关闭

帖子主题:忻口战役:歼敌过万,国共合作抗日的成功典范

共 30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中国陆军少校
  • 军号:706431
  • 工分:4678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忻口战役:歼敌过万,国共合作抗日的成功典范

忻口战役是抗日战争初期中国军队在晋北抗击日本侵略军的一次大规模的战役。战役从1937年10月13日开始至11月2日结束,历时21天。中国军队用自己的血肉之躯筑成了一道新的长城,他们的浴血奋战使得穷凶极恶的日军板垣师团在21天内寸步难进,创造了中国抗日华北战场上最辉煌的战绩。

参加忻口战役的部队有阎锡山的晋绥军、国民党的中央军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忻口战役歼敌逾万,它是台儿庄大战前,中日军队对峙时间最长、作战规模最大、双方付出代价最高、国共两军配合作战最为成功的一个战例。

序 幕

1937年7月,日军发动卢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的序幕从此拉开。在中华民族危急存亡之时,国共两党开始第二次携手合作,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新四军,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开始形成。然而,抗战初期,由于日军装备精良,准备充分,在其重兵围攻下,中国军队接连失利,华北重镇北平、天津相继失陷,日军势力开始向整个华北地区蔓延。

8月17日,日本有关扩大侵略的内阁会议召开后,日军便集中兵力,摆开对华北的全面进攻之势,兵锋直指山西。

山西地处黄土高原东部,太行、吕梁、恒山、中条四山环绕周围,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素有“华北之锁钥”、“华北要塞”之称。省会太原扼正太路、同蒲路之交会点,为控山带河之重镇。其北部屏障忻口地势险要,右托五台山,左依云中山,两山之间一片河谷,河谷中间矗立一数十米的土山,筑有半永久性的工事。中国军队如能守住这一战略地带,就可以确保山西不失,且威胁平津日军侧背。可以说,忻口是晋北通向太原的门户,是保卫太原的最后一道防线。华北日军为确保对平津地区的占领,解除侧背之忧,图谋进一步南侵,也力求扫清忻口这个障碍,夺取太原,控制山西。在这两军必争之地,一场鏖战势在必然!

1937年8月初,日本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兵分三路,一路沿平汉路南犯,进窥河南,一路沿津浦路南下,进攻山东,一路则沿平绥路西进,进犯国民党第二战区所辖的山西、察哈尔、绥远等地,并把战略进攻的重点指向战区司令部所在地太原。

8月下旬,日军察哈尔派遣兵团和第五师团在攻陷察哈尔省平绥路各据点后,随即将兵锋指向山西北部的天镇、阳高,直逼晋北门户大同。

9月下旬,据守雁门关至平型关一线的阎锡山所部与日军激战数日后,于10月1日全线撤退。随后,日军从茹越口突入长城以南地区,进占繁峙,集结于代县附近,准备攻打忻口。

为确保山西不失,蒋介石令卫立煌率第十四集团军的4个师外加两个旅从河北星夜驰援山西。卫立煌率军抵达忻口后,被阎锡山紧急任命为前敌总指挥,组织忻口战役。在对当前战局深入思考之后,卫立煌提出了较具体的作战方案。这个作战方案很快得到国共双方军事高层的批准。八路军的任务是以第一一五师主力北越长城,从东线袭击敌人后方交通线,与第一二O师主力在西线之行动配合,阻止日军向山西正面攻击。同时,周恩来携带电台,随阎锡山行动,协调八路军与中央军、晋绥军联合作战事宜。

10月1日,华北日军主力坂垣第五师团及关东军察哈尔派遣兵团第一、第二、第十五混成旅团与特种部队等共3万余人,沿代县至原平公路发起进攻,从而拉开了忻口战役的序幕。

惨烈的崞县原平之战

1937年10月1日,日军混成第二旅团逼近崞县。由于日军武器先进,火力凶猛,装备低劣的守军只能招架挨打,伤亡很重,没有能力反击。8日晚,在日军炮火6个小时的轰击下,崞县城墙被摧毁,日军进入县城。守军与日军展开巷战和肉搏战,日军伤亡极大,但守军官兵也损失惨重。这天夜里,十九军军长王靖国下令撤退。日军进入崞县。为了报复,日军把被俘官兵用铁丝捆绑在一起,集体枪杀。

10月1日当天,日本第十五混成旅团向原平县城外工事一连发起5、6次猛攻,但都被亲临前线指挥的姜玉贞旅长率部击退。两天后,得到增援的日军开始对原平形成三面包围。中国军队伤亡很大,为了保存实力,姜玉贞决定撤入城内,固守城池。

从10月4日开始,板垣师团的主力开始攻打原平城。他们先用大炮、飞机轰击,把城墙炸出一个缺口,接着让大批步兵簇拥着坦克向缺口猛冲。姜玉贞指挥官兵携带成箱的手榴弹埋伏在缺口附近,等日军一冲上来,就扔出手榴弹,炸得日军死伤无数。

10月7日晚上,正当已经完成预定任务的姜玉贞筹划如何撤退时,上级再次电令他们再死守三天,以掩护忻口布防。面对这一艰巨任务,姜玉贞坚定地表示:“誓与原平共存亡!”

10月8日,由于西北城墙和南门先后毁于炮火,大批日军蜂拥而入。姜玉贞率领士兵冲上去与敌展开白刃格斗。到了10月10日傍晚,守军尽管只剩下二三百人,但在姜玉贞的带领下一直死战到深夜,再次完成了守城任务。次日,姜玉贞旅长在战斗中壮烈殉国,守军伤亡殆尽,原平遂陷。

崞县、原平前哨战让日军暴露了兵力部署和作战意图,使中国军队能在较短时间内对日军的进攻态势作出正确的评估并及时做出部署,为第二战区主力部队在忻口地区的集结争取了时间。

截至10月11日,忻口前线部队已经全部进入指定位置。第二战区长官部作出进一步的部署,将中央军担任的25至30公里的正面防线再划分为3个作战地区,中央军分为三个兵团,分别驻防。傅作义率总预备队加入中央军作战。总指挥仍为卫立煌,傅作义为副总指挥。

到10月12日拂晓,日军各部陆续进入阵地。一场更大规模的战斗即将打响!

南怀化反击战

1937年10月13日清晨,在20多架飞机和大量大炮猛烈炮火的掩护下,日军集中五六千兵力向南怀化阵地发起猛攻。中央兵团以炮兵协同步兵作战,顽强抵抗,对来犯日军给予大量杀伤。由于日军火力猛烈,战术运用得当,我守军阵地表面工事毁坏严重,装备损失也很大。10时许,日军趁我军伤亡殆尽、援军未及时赶到之时,多路出击,占领了南怀化阵地。日军突破南怀化阵地后,随即向纵深突入,又攻占了1300高地。第九军军长郝梦龄紧急增派第二十一师第一二五团、第一二四团阻击日军的进攻。这两个团毙伤日军400多人,于15时左右重新夺回1300高地,将日军逼退至云中河南岸。此时,左翼兵团阎庄阵地也被3000多日军突破,但第十师给予了坚决回击,将日军击退。

尽管日军首战并没有达到预期目的,但卫立煌与傅作义明白,敌人正面进攻受挫后,势必要调整部署,重新组织兵力进行后续的作战。为了能转移攻势,改变不利态势,卫立煌于13日12时致电阎锡山,让其以预备军一部从中央地区出击。阎锡山随即派出部队与溃退日军交火,并令左翼和右翼部队积极向敌后迂回,以阻止日军后续部队的增援。此外,他还将左翼部队的第六十八师孟宪洁部和第七十一师郭宗汾部划拨给中央军指挥。

随后,中央军第五十四师、第二十一师和新编第四旅开始向南怀化进行全力反击。战斗开始后,日军投入了大量的增援兵力,双方战斗进入胶着状态。第二一八旅击退了日军4次猛烈进攻。左翼兵团方面,第一O一师向阎庄以东的旧练庄日军进行反击,第八十三师和第八十五师第二五三旅向卫家庄、麻港地区的日军进行反击。练庄被我攻占。但卫家庄的日军也攻入该师大白水左翼阵地。师长李默庵随即抽调第八十三师一个团进行增援,师主力及第二五三旅继续向卫家庄、麻港攻击。激战到傍晚时分,双方都没有进展。右翼兵团方面,当第十五军抽调部队准备向桃园村日军反击时,日军的一个联队也渡过滹沱河向灵山阵地发起攻击。守军对敌顽强阻击,激战直至深夜,日军被迟滞于滹沱河南岸至灵山脚下一线。14日20时,卫立煌率领独立第五旅至忻口督战。为了便于指挥,他对部署进行了调整。15日拂晓,忻口正面守军第二一七旅及第二一八旅分别由下王庄左右两侧向东泥河及中泥河的日军反击。双方激战后,第二一八旅攻占中泥河,但第二一七旅被随后到来的日军击退,未能攻克东泥河,造成中泥河地段形成突出部,招致了敌人的集中攻击,第二一八旅被迫撤退。南怀化方面的日军于拂晓开始向1300高地发起攻击。守军顽强抵抗,并多次组织反冲击,经过反复争夺,日军终于被击退,双方形成对峙。

忻口正面的日军不断增兵,在中央兵团正面集中了3至4万的兵力。阎锡山于15日电令第十八集团军总司令朱德指挥五台山区的部队截断敌后交通,阻敌增援兵力。

10月16日凌晨2时,我军在忻口正面的5个旅开始反攻,广大官兵英勇战斗。由于阵地狭窄、地形复杂,双方基本上处于混战当中,伤亡都十分惨重。在前沿指挥的第九军军长郝梦龄和第五十四师师长刘家麒先后中弹牺牲。截至拂晓时,双方都伤亡了数千人,第五旅旅长邓廷珍也中弹牺牲。由于日军装备占优势,又极死硬,中国军队除了将南怀化以南的日军基本肃清外,收复南怀化阵地的这个主要意图未能实现。卫立煌随即指派第十四集团军参谋长郭寄峤任第九军军长,第一六一旅旅长孔繁瀛任第五十四师师长,并指定第六十一军军长陈长捷统一指挥中央兵团继续作战。

卫立煌深深感到,由于日军的增援,此次战役己方兵力并不占优势,形势十分严峻。随后,他致电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以求获得补充。蒋介石立刻电令第二十二集团军孙震部启程援助。阎锡山也电告第九十四师的朱怀冰部和第一七七师的第五二九旅由五台山、龙泉关一带星夜赶赴忻县兰台镇、二十里铺,归卫立煌指挥。

平型关伏击战和奇袭阳明堡

为增强忻口正面的防御,阎锡山在16日电令第十九军迅速开赴金山铺,由卫立煌直接指挥。卫立煌调整部署后,随即制定了新的作战方案。他命令部队利用高地、村落构成交叉火力网,相互掩护,从侧面袭击敌军;利用夜间多派小股部队对敌进行袭扰。

10月17日至19日,日军对南怀化东北高地和官庄高地发动了5次以上的猛攻,均被击退。由于守军抵抗顽强,日军的全力进攻没有取得任何效果,相反却损失惨重,伤亡3000多人。截至19日,已经没有较大的、成编制的日军部队发动新的进攻,只有一些零星小规模的攻击,甚至是偷袭。这时,日军“华北方面军”开始为第五师团增加兵力。由“中国驻屯步兵旅团”第二联队为主力,配以坦克、装甲汽车、工兵爆破队和骑兵分队组成的萱岛支队被加入第五师团战斗序列,并于10月22日到达原平。

10月24日,日军第五师团长将萱岛支队投入战场,向忻口守军发起疯狂攻击。日军此次攻击的重点是官庄、南峪和朦腾之间的阵地。但在守军的英勇阻击下,日军攻击被击退。26日,日军在飞机坦克的配合下,攻破第八十三师固守的朦腾村阵地。

由于上海方面战事吃紧,日军的“华北方面军”第六、第十六师团和第五师团一部组成的国崎登支队被派往上海地区,日军在忻口地区的兵力已经捉襟见肘。在这种情况下,在平津地区担任守备任务的日军第一O九步兵师团第一三六联队的两个大队及独立混成第一旅团的机械化步兵联队被派到忻口增援第五师团作战。

在忻口正面守军与敌血战的同时,八路军各部队根据第二战区会战计划和八路军总部的命令,在山西省东北和西北地区进行大范围的游击作战,袭扰和威胁日军侧翼以及破坏日军后方交通线。其中的平型关伏击战和奇袭阳明堡堪称抗日游击战的经典!

1937年9月24日,由林彪、聂荣臻指挥的一一五师赶到了平型关。第二天清晨,日军第五师团第二十一旅团一部和大批辎重车辆,沿着平型关公路向西开进。7点左右,敌人全部进入第一一五师设伏地域。这时,一一五师突然发起攻击,6个小时后,被围日军全部被歼。平型关作战虽然在忻口战役之前,但其胜利却在相当程度上对忻口战役产生了积极的影响。

忻口战役期间,日军飞机对我军阵地的威胁极大。为配合国民党军作战,八路军第一二九师第三八五旅第七六九团奉命进至代县、崞县以东地区,执行侧击南犯日军后方的任务。该团进至滹沱河南岸苏龙口、刘家庄地区后,发现日军飞机不断由滹沱河北岸的阳明堡前线机场起飞,轰炸忻口我军阵地。经过缜密侦察,该团团长陈锡联决定以三营为突击队,夜间袭击阳明堡机场,摧毁日军飞机。19日夜,突击队从东西两侧隐蔽进入机场,当进到距飞机约30米时,被日军哨兵发觉。突击队当即发起攻击,一部阻击日军警卫分队的反扑,一部迅速扑向停机坪,用机枪、手榴弹对飞机猛烈攻击,由于日机大多为木质结构,防护较差,顷刻间就有六、七架飞机爆炸燃烧。大火又引燃其他停放的飞机,造成连锁反应。经1小时激战,第七六九团以伤亡30余人的代价,歼灭日军100余人,停机坪上的24架飞机全部被烧毁,取得了阳明堡机场夜袭战的完全胜利,极大地支援了国民党守军的忻口防御作战。

与此同时,八路军第一二O师各部队在山西东北部破坏了许多公路、铁路和桥梁。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迟滞了日军对忻口地区的兵力增援和补给。八路军还在怀仁南部的辛庄、雁门关南面的石头沟、阳明堡南面的王董堡等地对日军的运输队进行了4次袭击,消灭日军1000多人,击毁汽车100多辆,切断了由绥南经大同至忻口地区的日军后方补给线。

忻口战役失利及其意义

鉴于忻口战役日益紧张,双方已进入对峙状态,党中央高瞻远瞩,向阎锡山积极建议派重兵据守娘子关,以防止日军占领娘子关,对忻口守军造成侧翼威胁,但建议没有引起阎锡山足够的重视。

10月26日,日军攻占娘子关,与晋北日军相呼应,对忻口的中国守军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原本占据主动的中国军队又变成被动,战局急转直下。11月2日,坚守阵地23天之久的中国守军不得已从忻口撤退。太原随即沦陷。至此,持续了21天的忻口抗战,最终以国民党军队的失败而告终。

对于忻口战役,国共双方都给予了较高的评价。何应钦日后在“1937年对日作战的总结”中,写道:“阵线稳固,且迭次出击,歼敌三四万人,造成华北各战斗中最有利的战局……我朱德部在敌后方袭击,迭次予敌重创。”此外,蒋介石在1937年10月17日也致电朱德、彭德怀:“贵部林师及张旅,屡建奇功,强寇迭遭重创,深堪嘉慰。”在忻口战役中,守军官兵作战英勇,尤其是军长郝梦龄、师长刘家麒、旅长郑廷珍、旅长姜玉贞等先后以身殉国,树立了舍身报国、慷慨赴义的形象。对此,毛泽东在1938年3月的《在纪念孙总理逝世13周年及追悼抗敌阵亡将士大会的演说词》中对牺牲者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八个月来,陆空两面都作了英勇的奋战,全国实现了伟大的团结,几百万军队与无数人民都加入了火线,其中几十万人就在他们的神圣任务中光荣地、壮烈地牺牲了。这些人中间,许多是国民党人,许多是共产党人,许多是其他党派和无党派的人。我们真诚地追悼这些死者,表示永远地纪念他们。从郝梦龄、佟麟阁、赵登禹、饶国华、刘家麒诸将领到每一个战士,无不给了全中国人民以崇高伟大的模范。”

忻口战役沉重打击了日军嚣张气焰和不可一世的骄蛮姿态,极大地增强了中国军民抗战必胜的信心,同时也打乱了日本妄图速战速决,6个月内灭亡中国的狂妄企图,支援了平汉路中国守军的作战,为平汉路中国守军集结、南撤赢得了时间。

忻口作战是全面抗战开始后国民政府与中国共产党紧密配合下取得的的一次成功的防御战,中央军、晋绥军与八路军密切配合,协同作战,以伤亡10万余人的代价,歼灭日军2万余人,创造了华北战场歼敌之最新的纪录。

      打赏
      收藏文本
      4
      不求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
      2011/6/9 22:12:5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恩,林彪袭击了补给车队,杀了900自损九百,这就是平型关,这场战役是八路军总部制定的,但在陕北瓦窑堡的中央机关同意让打了吗?主席的电令八路军的中心是做好群众工作。。。

      2011/6/9 22:23:0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忻口战役:歼敌过万,国共合作抗日的成功典范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