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揭秘苏军保卫上海的天空

共 206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3340045
  • 工分:5036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揭秘苏军保卫上海的天空

上海解放以后,蒋介石及残部逃到了台湾岛,但其部分人马仍固守上海东南60公里处的高地和各沿海岛屿。国民党空军在这些地方拥有两座飞机场,可供战斗机和侦察机起降,而在台湾岛还部署有中型和重型轰炸机。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宣布成立后,上海和江苏省仍旧是一个临战地区,由于有美国专家和教官在背后撑腰,国民党的飞机仍在该地区猖獗了好一阵子。

1950年3月初,蒋介石命空军加强对上海地区的空中侦察,然后开始不分昼夜地对该市重要设施实施系统轰炸,空袭目标包括市内发电厂、通信枢纽、电台等。上海是中国最大的城市,当时的居民已达600万人,也是整个远东首屈一指的大都市。蒋介石及美国的阴险企图是,通过对该地区的空袭,造成年轻的人民共和国经济和政治生活的混乱。

这一阴谋在一段间内得逞了。凭借一时的空中优势,肆无忌惮的敌机在上海制造了恐慌,迫使上海一些企业、工厂和商店关门歇业,造成市内供应短缺,物价飞涨,投机盛行。在这样复杂而迫切的形势下,新中国政府转而求助于苏联政府,希望能帮忙化解这一危局。

奉命出征

1950年2月12日傍晚,在我指挥的高炮师师部,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响起。 莫斯科防空军区司令高级副官在电话里说,首长要我立即赶往军区司令部。我一路快马加鞭,在夜里十一点整走进了基里尔?莫斯卡连科司令员的办公室。司令员命人叫来军区参谋长巴季茨基将军,并当着他的面问我:“斯皮里多诺夫同志,对于前往中国执行政府下达的任务,你是怎么看的?”

我在此前就早已知晓,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在莫斯科访问,斯大林和毛泽东正在举行谈判,对中国开展军事援助是商讨的首要议题。对情况了如指掌的我便开口说道:我认为前往中国是正确的,如果需要我投票,那么我一定赞成。当感到上边已对此事做出了决断,我就不放心地问:“把我的高炮师交给谁管?”

为前往中国执行防空任务,苏联政府派出了一个防空集群,由巴季茨基中将出任司令,斯柳萨列夫将军任副司令,亚库申上校任歼击机部队指挥官,米罗诺夫上校为后勤部长。关于我的任命,命令中是这样描述的:“任命斯皮里多诺夫上校为第52高炮师师长,并将该师并入负责上海高炮防空事务的防空集群。”

我们这个防空集群的任务是,火速向中国军事指挥部提供城市防空支援,首当其冲的为上海和江苏,以阻止国民党空军对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猖狂空袭。这个防空集群汇入了各类部队,既有歼击机、防空火炮和探照灯,也有无线电技术装备和后勤部队。当然,此次出国作战的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部队,具有极强的战斗力,派出的指挥员也都是莫斯科防空军区最优秀的军官。

2月16日寒冷的早晨,在莫斯科中央机场,我们这一行人在一架飞机前集合完毕。莫斯卡连科司令专程驱车赶来送行,在简短的临别赠言之后,我们就挥别登上了飞机。我们的飞行路线是:莫斯科-喀山-斯维尔德洛夫斯克-赤塔-哈尔滨-北京。

我们在飞机上个个情绪高昂,在清凉的机舱里热烈地交谈起来,回忆着件件往事,并慢慢谈到了莫斯科防空的话题。大家一致认为,对于1941年至1942年莫斯科反击纳粹空袭的经验,现在对组织上海防空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启程后的第二天,我们已经置身中国领土之上。飞机徐徐降落在有苏联轰炸机驻扎的哈尔滨机场,驻守那里的苏联战友前来迎接,并与我们热情地握手问候,晚上还一同共进晚餐。在对飞机进行检查维护后,我们这架飞机再次升空,直飞北京。

与朱德陈毅共商空防事宜

1950年2月17日上午,我们降落在北京机场,受到了中国同志非常热烈的欢迎,并住进了北京一家最好的旅馆。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中国方面进行了精心的准备,不论是机场欢迎仪式,还是住宿和伙食,一切都安排得十分细致周到。就在抵达北京的当天,我们就拜会了朱德、周恩来,并见到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副总参谋长。

在到达北京那天,我们先是到苏联大使馆听取了国外工作要求。大使告诫我们,在与中国同志和百姓打交道时,要尊重他们国家的传统和风俗。从使馆出来后,我们就径直去拜见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

我们被告知,由于蒋介石及美国制定了疯狂的入侵计划,苏军在中国的行动将复杂而艰巨。巴季茨基将军向朱德介绍了苏联防空集群的任务,并向他通报了苏军的编制实力和武器装备情况。在结束发言时,巴季茨基胸有成竹地表示:“我相信,在我们共同努力下,上海市的空防将万无一失。”经过双方初步协商,粗略的上海防空计划就在会谈中敲定。

次日,我们动身飞往石头城南京。此地集结着规模庞大的解放军作战集群,华东军区司令部和后勤机关也都设于此处。当时粟裕为华东军区副司令员,我们一下飞机就从机场直奔他那里。在与我们的谈话中,身经百战的粟裕果真显示出了他的雄才大略,其对形势的判断清晰精准而有说服力。他详细剖析了蒋介石军队的现状,其人员编制及战斗力,以及美国不断增长的军事援助。以既不夸张也不保守的态度,他描述了手下部队的战斗力和训练情况,并向我们介绍了解放沿海小岛的战果,还暗示正准备发起渡海战役,攻打台湾。

2月19日15时,苏军高级指挥员抵达上海后,与华东军区最高首长陈毅司令员举行会晤,从而拉开了上海防空组织工作的序幕。他着重讲解了我们最感兴趣的内容:华东军区动用了哪些兵力和装备保卫上海的蓝天,对轰炸机来说这座城市有哪些特点,最需要保护的重要工业区和运输枢纽是如何分布的。

为了尽快完成这一艰巨的任务,我开始着手选址工作,以安顿所辖部队指挥部的人员和设备。中国同志向我推荐了上海郊区的几处地方,我就去这些地方详细察看了地形。中方派了一名王同志来我处协助工作,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帮助。王同志是一位精力充沛、雷厉风行的指挥员,那段时间他和我形影不离,我就是通过他与陈毅保持联系。对情况仔细推敲和评估后,我亲自向华东军区司令进行了汇报,并提出了一些建议。在得到陈毅的肯定之后,全部计划开始步入实施阶段。

新型喷气式战机蓄势迎敌

按照双方共同制定的计划,上海的空防事务由两国共同承担。中国军队派出的兵力有:三个中口径高炮团,各团均配备苏制85毫米高射炮、PUAZO-3型火控仪和测距仪;一个小口径高炮团,配备苏制37毫米火炮。他们全都被部署在火力阵地上。

苏联政府采取迅速果断措施,为中国提供了及时的援助,向那里火速派遣了先进完好的作战飞机和雷达设备。苏联方面派出的兵力如下:两个歼击机团,一个混成轰炸机团;地面部队有第52高炮师、一个防空探照灯团和一个空军无线电技术营,它们将分乘两列火车开赴战区,一列由莫斯科开出,而另一列则从大连启程。

2月25日,第一趟专列驶入上海,随车抵达的是空军地勤营。陈毅司令员亲自带领一大批中国军人来到车站,并带去了1500辆汽车。马卡罗夫上校的歼击机团有45架拉-11,他们随后从大连机场起飞,飞越渤海湾,经青岛抵达徐州,在短暂停留后到达上海。在谢苗诺夫上校的指挥下,沿上述大连至上海的路线,一个有30架图-2和30架伊尔-10的混成轰炸机团也及时到达上海。与此同时,帕什科夫上校的精锐飞行团也从莫斯科经铁路抵达徐州。在1950年,苏联空军刚刚开始配备喷气机,帕什科夫团是苏联首个将米格-15投入实战的部队。

随着各部队的陆续就位,紧张的备战整训开始了,其中中国军队各炮团的训练和指挥备受重视。在翻译的帮助下,我的副手格尔曼上校和第52高炮师的参谋们付出巨大努力,对中国炮兵开展了战前集训。我手下的这些军官与中国炮兵指挥员建立了良好关系,对中方作战装备进行了彻底调试,对炮兵进行了瞄准和火力拦截训练,并让他们实现了与探照灯和歼击机的默契配合。

防空网建立之前,国民党空军飞机每每从台湾机场起飞,可以肆无忌惮地进犯中国东部领空,几乎没有遇到过对手。我们目睹这一切,密切地进行着观察,并研究其飞行方向和飞行特点。在通常情况下,蒋军在空袭时只派单一机型出战,只有两三架飞机。它们每个星期要来袭扰两到四次,主要时间集中在白天。当时中国炮兵的射击水平还很差,总是无法击中敌机,炮弹爆炸的位置离目标很远。

得知苏联歼击机已经进驻中国,并从上海机场起飞和训飞,故而从4月份起,蒋介石空军的行动变得谨慎了许多。需要指出一点,蒋介石空军的人数并不算多,也谈不上训练有素。轰炸机虽是美国提供的先进飞机,但通过空中交手后得知,其飞行员的战斗素质实在糟糕。

到1950年3月底,上海市的防空体系已经组建完毕,各防空指挥所都已进入作战值班状态。官兵们此刻个个摩拳擦掌,静待国民党飞机来犯,好在实战中一显身手。因为对于我们来说,敌空军的威胁并算不太大,保卫上海天空的任务也不算复杂。

从1950年4月到10月的这段时间,我们的歼击机起飞50多次,但开火开炮的主要还是防空高炮。从4月到10月,上海的防空火力击毁国民党轰炸机三架,击伤两架,还有两架自动飞过来投诚。就这样,上海的新防空体系显示了神威,让国民党飞机领教了厉害。蒋介石手下的飞行员从此变得格外小心,再也不敢像以前那样张狂地频繁出击,而是乖乖地龟缩在老巢不出来了。

上海空战的精彩瞬间

4月的一个早晨,一架B-26双引擎轰炸机窜至徐州机场附近,当见到机场上空的米格-15飞机后,B-26急忙调转方向,以最大速度向台湾方向逃窜。但苏联飞行员一直追到黄海边,将其击落在连云港地区,四名国民党机组人员全部丧身。

次日,大约在十二点钟左右,另一架B-26侦察机又窜至徐州机场上空,苏联飞行员一出手就将其击中,但它仍燃烧着冲向停在机场边缘的米格-15机群。然而,当国民党飞行员清醒过来后,他迅速调转动机头,在远离机场300-500米的土地上强行着陆。只见三名机组人员匆忙跳出着火的飞机,不顾一切地朝树林里跑。两三分钟以后,轰炸机发生了爆炸。

飞行员被抓住后,他们在审讯中交待,基地内有美国顾问和教官,因时刻担心解放军进攻台湾,国民党官兵士气十分低落。国民党飞行员们还说,他们飞大陆是被迫的,否则他们的家人必将受到牵连。因为昨天的侦察机没有返回基地,他们就被派来寻找下落,并对徐州机场实施侦察,以搞清部署于此处飞机的型号和数量。因机上射手兼报务员在空战中当场毙命,所以他们还没有来得及将侦察结果报告台湾。

接连损失两架轰炸机后,国民党飞机的空袭暂停了约一个月。在这段时间里,几座翻修的旧机场和新近修建的机场都投入了使用,上海地区集结的米格-15新式喷气战斗机已达45架。

4月21日上午,从空情观通总站传来信息,有两架敌机正朝上海方向逼近,飞行高度为4500米。按照巴季茨基将军下达的命令,苏军两架米格-15紧急升空拦截,各负责跟踪一个目标。见我歼击机渐渐逼近,敌一架В-26轰炸机迅速调头,仓皇向台湾本机场方向逃去。但第二架В-26却继续径直向前飞,丝毫没有改变航向和高度。只见这架飞机轻轻晃动着机翼,以约定俗成的方式发出了如下含义的信号:“我找你来了。”

在我们飞行员护送下,这架国民党轰炸机降落在上海的一座机场。后来得知,像这样的驾机投诚事件并非第一次。在向解放军投诚的时候,国民党飞行员最初是采用弃机跳降的方式,后来又有人用链子把自己绑在座椅上,如同负荆请罪一般。

5月初的一天,预警部队在漆黑的夜里锁定了两个空中目标,其飞行线路为上海方向。而在更远一些的夜空中,又发现几个目标在向前移动。机场上顿时警报大作,8架米格-15夜间战斗机急速升空。地面同时还有几架战机做好了战斗准备,飞行员都坐在驾驶舱内随时待命。当目标进入光照区域后,防空总指挥部一声令下,探照灯顿时将两架轰炸机照得浑身通亮,成了给米格-15端上的两盘下酒菜。

大队长申卡连科驾机靠近敌机,并用37毫米机炮和机枪同时开火。由于米格速度太快,他的飞机眼看就要贴上敌机,但他并不慌张,从容而迅速地放下起落架和机翼,使两机拉开了一定距离。等他再次进行第二轮射击时,他的炮口几乎抵在轰炸机的屁股上,算得上是真正的抵近射击。结果敌轰炸机中弹爆炸,机身被炸得粉碎,碎片飘得满天都是。另一架轰炸机也被另两架米格击落,其余敌机见状被吓得乱作一团,一溜烟地朝台湾方向逃去。

6月一天的夜晚,一架В-26轰炸机出现在距上海160-170公里的地方,苏军无线电预警设备紧紧锁定了这一目标,随后地面探照灯也对其进行了跟踪照射。接到敌情通报后,两个米格-15双机编队升空拦截。在地面探照灯的帮助下,其中一架米格咬住了被照亮的目标,并向其步步进逼。

与此同时,地面高炮兵也发现并锁定了这个空中目标,并对其开炮射击。刹那间,一发发闪光的炮弹腾空而起,在敌轰炸机和我歼击机附近炸开了花。值得庆幸的是,只有敌轰炸机被击中,而我歼击机被放了过去。敌人的轰炸机被击中后,中国高炮兵怕它逃掉,对着已经下坠的飞机又是一通猛打。怀着炽烈的战斗激情,他们将这架В-26击落在上海北部一带。

8月初的一天下午,巴季茨基将军与几位副手一起去拜访华东军区司令员,而由我和亚库申上校留在指挥所负责指挥。亚库申是一位性情温和、老成持重的空军指挥员,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战斗机飞行员。他1937年曾参加过西班牙的空战,卫国战争爆发时任第6歼击机军副军长,参加过莫斯科保卫战。在来上海之前,他担任着莫斯科军区空军副司令。接到防空警报后,亚库申立即命令一对米格-15升空。在10到12分钟之内,两架米格顺利找到了目标,将来犯的一架敌机击落在上海外围135公里处,两名敌机飞行员跳伞逃生。

我到过各炮连火力阵地,曾经赶上高炮齐鸣还击敌机的时刻,亲眼目睹了中国炮兵全力以赴的作战场面。7月的一天,凭借浓密云层的掩护,一架敌机向上海偷偷摸来。发现目标后,高射炮群一起开火,竖起了一道强大的空中火网。这架敌轰炸机见势不妙,急忙调转机头,落荒而逃。

完成防空任务回国

国民党飞机吃了不少苦头之后,对上海这个设防城市的空袭就完全停止了。在防空作战过程中,防空部队指挥体系得到了完善,各部队的作战水平有所提高。而在作战的间隙,部队几乎每天都要拿出3-4个小时,用于学习、训练和演习。从4月直到10月,各指挥所和防空部队90次进入一级战备,其中近一半是以训练为目的。与此同时,就上海防空的组织指挥和设备问题,我们对中国干部展开了培训,还教他们如何操作技术装备。

到了1950年9月,巴季茨基将军被召回莫斯科,就任苏联空军总参谋长,他在上海的职务则由副手斯柳萨列夫将军接任。斯柳萨列夫将军是一位老练的空军指挥员,性格平易近人,来中国前在后贝加尔军区担任第12空军集团军司令。在他上任不久,莫斯科在10月初发来指示,要求加紧培训中国同志,以便向中国空军和防空司令部移交作战装备和整个防空系统。

不久,苏联向上海又新补充了一批轰炸机和强击机。这些新来的苏联战机一现身,就立即在蒋介石的部队中引起了巨大的恐慌。至此,这一地区的全部军事行动实际上都已结束,无论是陆上、海上还是空中。

除对中国防空高炮部队进行培训外,苏联飞行员短时间内为中国同志培养了一批喷气式歼击机、轰炸机和强击机飞行员,让他们学到了空战技巧,以及在白天、夜晚及复杂气情况下的飞行技能。到1953年11月中旬,中国人员的培训工作顺利完成。武器移交开始后,按中国领导的要求,上海防空指挥所迁移到了他们指定的地点。为检验中国军队的作战能力,在收尾验收时举行了首长司令部演习,而且非常成功。

中国同志全面接手防空阵地后,我们便收拾行装打道回府。我们临行前,中国同志极其真挚热烈地前来送行。在举行的群众欢送集会上,我们被授予特制的“保卫上海”奖章。感觉任务已光荣圆满地完成,我们心满意足地启程了。当火车缓缓启动,站台上传来阵阵欢呼:“友谊万岁!友谊万岁!我们是兄弟!”

      打赏
      收藏文本
      18
      爱中国
      2011/5/22 20:02:3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困难时期苏联没逼债,而且赫鲁晓夫提出可以延缓还债期限,是我们天朝自己要还的。

      2014/12/29 11:02:34
      左箭头-小图标

      苏联忘恩负义,困难时期撤专家,逼债!

      2014/3/27 19:49:28
      左箭头-小图标

      国民党的空军本来就不强

      (这篇帖子是通过手机发表,请参与手机体验 wap.tiexue.net)

      2011/5/23 2:10:1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揭秘苏军保卫上海的天空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