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橡树行动——营救墨索里尼的特种作战

共 666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橡树行动——营救墨索里尼的特种作战

营救墨索里尼的叫橡树行动。斯科尔兹内受命营救墨索里尼后,于7月26日乘飞机抵达罗马。虽然罗马发布了戒严令,但气氛却出人意料的平静,好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似的。两三天后拉德尔带着从第七空降团一营挑选出来的60名伞兵和10名谍报专家也赶到了罗马,准备开始营救工作。但是罗马市内关于墨索里尼下落众说纷纭,都不可信,斯科尔兹内了解到的只是他被带出宫后就用救护车送到什么地方去了。那时德国人都认为即使墨索里尼被诱拐到什么地方,意大利人仍会信守轴心国盟约的规定,继续与盟国作战。由于抱有这样的想法,斯科尔兹内一行在寻找消失的法西斯领袖时仍然显得轻松自在,也并未采取任何粗鲁的手法。结果营救部队经过三个星期的打探仍然没有一点线索,最后连希姆莱都叹道“只能去算卦了!”就在绝望之时,斯科尔兹内突然从以前认识的一个水果商人那里探听到了一条有用的情报。

这个水果商人家在加埃塔湾附近的一个小镇,据他说该地一个大主顾家的女佣和蓬察岛上看押政治犯的一个警察订了婚,他们最近已经有两三周没有约会了。斯科尔兹内从这一情况推断岛上可能突然关进了什么重要的政治人物。几天以后,他又从一位年轻的意大利海军军官那里获得了进一步核实的情报,这位军官说他亲眼看见自己服役的猎潜艇搭载着墨索里尼从拉斯佩齐亚军港驶到了蓬察岛。

这些情况上报后,斯科尔兹内很快便接到希特勒的命令:“搭乘意大利巡洋舰(当时德国在地中海没巡洋舰可派),救出被监禁的人!”战后斯科尔兹内这样回忆当时他的感觉:“这项任务足足烦了我24小时。在意大利船员死盯着我们的眼皮底下,我如何去救出墨索里尼?”这个难题第二天就解决了。当天德国人又获得了新的情报,墨索里尼早已不在蓬察岛上了。意大利政府怕德国人来解救他,早在8月6日便将其转移到了撒丁岛,先是将其幽禁在该岛北端的一个小村子里,然后转到了距撒丁岛5公里、有强兵把守的海军基地玛达莱娜岛(La Maddalena),被囚禁在岛上一座叫“科隆山庄”的公馆里。为核实这一最新情报,斯科尔兹内带人装扮成船员前往撒丁岛,从驻在这里的德国海军分遣队那里借了1艘摩托艇,绕着玛达莱娜岛侦察海岸地形,其手下则从每天往玛达莱娜岛送蔬菜水果的老农那里得到了墨索里尼就在岛上的情报。

科隆山庄由地面部队的重型火力严密把守,斯科尔兹内计划避开正面攻击,用伞兵袭击的方式救出墨索里尼。为了实行这一计划,他返回德国召集手下的队员,首先对玛达莱娜岛进行空中侦察。8月18日星期三,斯科尔兹内带着手下浩浩荡荡地出发了,但是他们的He-111飞机在撒丁岛上空遭到英国巡逻战斗机的截击,虽然逃脱了英机的射击,但却因左发动机停车而在海面上迫降。机上人员虽然都幸免于难,但斯科尔兹内却被撞断了3根肋骨。所幸他们不久被一艘意大利船救起,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这艘船偏偏是巴多格里奥政府派来警戒海面、执行保护墨索里尼的任务的。

带着断掉的肋骨返回柏林后,斯科尔兹内立即当面向希特勒提出一个大胆的营救方案——对玛达莱娜岛的港口发起海上突击。具体方法是先派一艘德国军舰“礼节性访问” 玛达莱娜岛,然后派出由一支R艇(高速扫雷艇)小舰队进港停泊。翌日清晨,载有突击队员的R艇在港内德舰的支援下冲向栈桥,让队员上岸,在舰炮支援下冲向科隆山庄,守卫这里的意大利军人势必被德国人的突然袭击吓得抱头鼠窜,无法抵抗。希特勒立即为这一冒险行动打开了绿灯,最后告诫他“意大利还是德国的盟邦,从国家的角度而言,不可侵犯意大利的主权。这次尝试如能成功,你将会受到赞赏,倘若失败则会招致谴责,那时便容不得你辩解,我将不得不解除你的职务。”

谒见希特勒后,斯科尔兹内又带着手下返回玛达莱娜岛。这一天是8月28日,次日就将展开营救行动。他们向科隆山庄附近的一个洗衣店走去,那里是他们的观察点。斯科尔兹内在这里意外地碰到了一个科隆山庄的看守,于是用话套他,说“听说墨索里尼好象死了?”看守一本正经地告诉他:“不,他没有死,今天早晨我刚看见了他。他坐着一架白色的水上飞机飞走了。”这一消息令斯科尔兹内大失所望,袭击计划又落了空。几天后,斯图登特将军在访问设在距罗马约51公里的布拉齐亚诺空军基地时,偶然听到该部队指挥官说“不久前有过一次空袭警报,其间一架白色水上飞机在这里降落。有几个人从飞机下来,然后被一辆救护车带走。”斯图登特知道,看守墨索里尼的意大利卫兵每次打算将其转移之前,都会拉响一次假的空袭警报,因此他很有可能再次被转移至大陆,但是在什么地方?

追踪似乎陷入了僵局,此时斯科尔兹内等人跟踪着墨索里尼的足迹,已几乎走遍了意大利半岛。9月初的一天,这种“猫捉老鼠”般的追踪寻找终于有了新的线索。德军情报人员截获了一封发给意大利内政部的电文,内容是“大萨索山附近的警卫部队布置完毕”,发信者的名字“古易利”(Giuseppe Gueli)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因为此人是意大利警方的一名将军,一向负责墨索里尼的安全保卫。斯科尔兹内的目光立即转向了罗马东北约160公里的大萨索山(Gran Sasso)。这里是亚平宁山脉的最高峰,战争爆发前夕意大利人在海拔2,000米的半山腰处修建了一处冬季滑雪旅游地,山上建有一座饭店,名叫“坎波·因帕莱塔”(Campo Imperator)。经过对各种情报的综合分析,认为墨索里尼很有可能就拘禁于此饭店内。斯图登特和斯科尔兹内都想找到关于该饭店的更多信息,但几乎一无所获,因为饭店建于二战爆发前不久,在所有军事地图上都没有标注,斯科尔兹内与副官拉德尔立即开始驾机空中侦察,发现坎波饭店位于亚平宁山脉最高峰蒙特柯诺南坡高约1,800米处,十分巧妙地修建在一个陡峭的悬崖顶部,交通极为不便,只有一条缆车与下方100多米外的山谷相连,饭店周围约有250名士兵把守,通往这个山区地带的每条道路都被意大利军队封锁着。如果派遣地面部队由下往上攻打,需要一个师的兵力,而且其间墨索里尼有可能被看守他的士兵杀掉。为确定墨索里尼确实被软禁于这一易守难攻、现成的“没有栅栏的监狱”,斯图登特将军颇费了点心计。他派出一名军医前往饭店侦察,借口是为患了疟疾的伞兵寻找养病的地方,但这名军医甚至都未能登上缆车, 在缆车站下方就被一名凶悍的军官拦住,命令他离开该地区,否则会被逮捕。种种迹象都更坚定了斯科尔兹内的判断。

空降大萨索山

9月8日,意大利向盟军投降,驻扎在那里的德军迅速解除了昔日盟友的武装,成了意大利的主宰者。同一天,斯科尔兹内采取更为直接的手段,乘坐一架He-111侦察机再次在大萨索山地区进行空中侦察,但飞机上的自动照相机却失灵了。在大萨索山上空5,000米高度,斯科尔兹内和他的助手拉德尔不得不轮流探身出去,顶着冰冷的气流,手持莱卡相机向下拍照。虽然冲洗出来的照片很不清楚,但却可以看见饭店后方有一小块三角形平地。

斯科尔兹内立即开始制定营救计划,他感到这块三角地是所有问题的解决方案,因为险峻的地形使得从地面进入已不可能,而由于高山上空气稀薄和狂风不断,普通的伞兵部队又无法在此海拔高度降落。于是斯科尔兹内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方案:用12架滑翔机,每架运载10名突击队员(包括驾驶员在内)从天而降,以这块三角地为降落点,强攻饭店并救出墨索里尼,并以同样方式让突击队员在山谷一带降落,攻占缆车站台,阻止意军向山顶增援,然后将墨索里尼送到山脉低地的阿奎拉机场,在那里换机送往希特勒的统帅部。

营救计划报到斯图登特将军处,这位久经沙场的老将见了也不禁暗暗吃惊。他将计划交司令部讨论,几乎无人相信能够成功,但别人一时间也想不出别的办法,又不愿得罪希特勒亲自指派的突击队长。最后斯图登特还是调来已在意大利作战的第1伞兵师第7团的一个营为攻击提供兵力。该营的2个连由营长莫尔斯少校(Otto Harald Mors)指挥,将通过公路到达大萨索山,并占领下面山谷里的缆车站。第3连由独眼的冯·贝尔普施中校(Georg von Berlepsch)指挥,将乘滑翔机降落并攻打饭店,同时提出派兵攻占阿奎拉机场。第二滑翔机联队第I大队(I·/LLG 2)则为行动提供所需的飞机。

然而斯科尔兹内认为I·/LLG 2的Go 242滑翔机体积太大,无法在饭店旁的地面降落。斯图登特为此立即命令将第1滑翔机联队第III大队(III·/LLG 1)的DFS 230滑翔机从位于法国南部的基地调来。在用以执行任务的12架DFS 230突击滑翔机中,每架都可以运载9名全副武装的伞兵。这样共可运送108名士兵,相当于饭店守军的2/3。在斯图登特看来,突然袭击的战术以及德军更具优势的火力完全可以弥补人员上的不足。大家一致同意由斯科尔兹内带队在饭店里寻找墨索里尼,贝尔普施手下的伞兵负责压制守军。斯图登特将3号和4号滑翔机分配给斯科尔兹内和他的手下。

这无疑是一次风险极大的行动。在行动开始前的一天夜里,斯科尔兹内召集队员们说:“这次行动充满危险,随时可能丧生。如果你们当中有人不愿参加,可以离开,我绝不会对此做任何记录,也不会因此而蔑视你们。我将亲自参加并指挥这次行动,愿意参加的人请向前迈一步。”结果所有队员都向前走了一步,这令斯科尔兹内非常满意。

行动计划于9月12日(星期日)的黎明时分开始,但却因故推迟了几个小时。因为12·/LLG 1的亨舍尔Hs-126拖曳机航程较短,从法国南部的瓦朗斯基地飞到罗马的途中需作几次停留,直到当天上午10:00才到达罗马南郊的普拉提卡空军基地(Pratica di Mare)。不过推迟起飞时间也有好处,因为这样抵达大萨索山将是中午,而意大利人皆有午睡的习惯,势必减少遇到抵抗的可能。斯科尔兹内利用这段时间,派其副官拉德尔到罗马请来了对德军素有好感的索莱蒂将军(Carabinieri Soleti),认为这位亲德的意大利高官与攻击部队一起出现在饭店将有助于规劝守军放弃抵抗。对于这位将军是否情愿参加此次行动有不同的说法,有的资料称他很愿意充当中间人,只是在听了他们的计划后目瞪口呆,但仍同意一同前往,并与斯科尔兹内同乘一架飞机;也有报道却称他是在斯科尔兹内的手枪威逼下登上滑翔机的。9月12日上午11点整,从法国飞来的第一队滑翔机到达机场,斯图登特简短地向滑翔机驾驶员们介绍了他们的任务(这些飞行员原本以为是来参加攻打盟军登陆地萨莱诺滩头的!)Hs-126牵引飞机很快便注满了燃料,滑翔机队排好顺序准备起飞,然而12:00时机场上空却响起了空袭警报,不一会儿,一队美国B-25轰炸机掠过机场上空,投下了10多枚炸弹。值得庆幸的是地面上的飞机没有一架受损。13时05分,领头的一对Hs-126牵引机终于拖着1号和2号滑翔机起飞了,之后每隔2分钟起飞一组,又起飞了5对。除最后起飞的11号和12号滑翔机撞毁在跑道上的弹坑里外,其余滑翔机都顺利升空。

在领头1号牵引机内,坐在驾驶员后面的是斯图登特的情报官朗格特上尉(Gerhard Langguth),4天前他已经与斯科尔兹内一起乘坐He-111进行了空中侦察,因此他也是牵引机乘员中唯一一位真正见到过降落区域的人。然而,牵引1、2号滑翔机的两架飞机在浓雾和厚云层中迷失了方向,不得不半途返回。这样斯科尔兹内与索莱蒂乘坐的3号滑翔机成了领航机。飞机时起时伏地在云层中飞行,滑翔机内的视野不好,而且非常闷热,索莱蒂将军和几名队员已出现晕机反应。斯科尔兹内果断地拔出随身带的伞兵刀,将滑翔机的布质机壁割出几个洞,让清凉的空气进入机舱,并通过这个破口观察地面,不时将正确的航线通知驾驶员。约1小时后,机群抵达预定地区,斯科尔兹内命令滑翔机与牵引机脱钩,8架滑翔机开始从3,600米高空下降,在距地面约1,000米时,兵分两路扑向各自的目标。

就在斯科尔兹内的座机即将着陆时,驾驶员发现事先选定的这块三角地上不仅布满了石头,而且坡度也比以前估计的大,而意大利人在战前的那本假日手册上竟然充满诗意地将此处描述成滑雪道的一部分!场地不平意味着降落时的危险性远远大于事先的预计,3号机驾驶员海因里希中尉有些不知所措,这时身后的斯科尔兹内大喊起来:“快降落!在离饭店尽可能近的地方降落!”驾驶员事后回忆降落时的情景说:“视野中的小黑点很快变成了一栋大建筑。尽管滑翔机的机头装有减速装置,但我们很难降低速度,于是我改变航向,顶着来自山脊的强劲上升气流接近了降落区。我向外望去,希望看到敌人的活动情况,但开始时一切都保持着平静。当我飞到饭店上方150米左右时,饭店里的士兵像被捅了窝巢的蚂蚁一样涌了出来。不过他们看上去并没有多大敌意,只是站在那里目瞪口呆地看着这群仿佛从刺眼的阳光中落下的袭击者。”

“经过迅速判断,我将沉重的滑翔机向左急转,并再次打开减速火箭,这一次飞机迅速降低高度,机头朝着饭店方向落下去。当绕在着陆滑橇上的带刺铁丝网(目的是减短着陆滑跑的距离)像根细绳一样被地面上的碎石头划断后,整架飞机剧烈振动起来,并在距饭店大门台阶仅4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斯科尔兹内指挥部下迅速制服了饭店周围的意大利卫兵,随后推着索莱蒂将军向饭店冲去。这时,他看见墨索里尼的面孔出现在二楼的一个窗户旁,急忙对他喊道:“退回去!离开窗户!”面色铁青的索莱蒂则对意大利卫兵大喊:“不要开枪!我们不需要流血!”这些卫兵中有的放下武器站住不动,有的则四下逃进山林。

当其他滑翔机陆续降落时,斯科尔兹内那一组人员已带着冲锋枪冲进饭店,首先制服了饭店内的无线电通讯员,用枪托将无线通讯设备砸坏。饭店里的意大利卫兵乱作一团,随着更多突击队员的拥入,意兵举手投降。随后,斯科尔兹内直奔关押墨索里尼的房间,饭店以前的舞厅。在墨索里尼的劝说下,房间内负责看管他的两名意大利军官也没有反抗便举手投降了。整个营救过程非常迅速,从第一架滑翔机(3号机)着陆到控制饭店只用了4分钟,且几乎没有遭遇任何抵抗,未开一枪便救出了墨索里尼。这个胡子拉碴的法西斯领袖紧紧地抱住斯科尔兹内,声音哽咽地说:“我知道我的老朋友希特勒没有抛弃我!”当所有事态平息之后,突击队的6号和7号滑翔机才刚刚着陆,最后降落的8号机滑行时狠狠地撞在旅馆外隆起的山坡上,飞机严重毁坏,机上乘员也全部受伤,这也是这次行动中唯一受伤的人员。

救出墨索里尼后,接下来的任务是其安全送走。缆车站已经被德军占领,但山谷对面仍有大批意军防守,无法突围下山。由于所有的无线电装置都被破坏,他们也无法与罗马联系,不知道德军是否已经占领阿奎拉机场。作为备用方案,斯科尔兹内在行动前曾安排一架Hs-126飞机负责带墨索里尼离开,但该机着陆时受损,机上燃油漏光,无法再起飞。到此时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正在饭店上空盘旋侦察的一架小型单发菲斯勒“鹳”式侦察机上。这架飞机是斯图登特将军专门派来观察营救行动的情况的,其驾驶员是德国王牌飞行员格拉赫上尉(Heinrich Gerlach),他也是斯图登特的副官兼私人驾驶员。当斯图登特从无线电中得知斯科尔兹内已得手的消息时,还有些半信半疑,但他命令格拉赫想办法帮助突击队。接到命令后,格拉赫开始压低飞行高度,在山头上盘旋,准备降落。

斯科尔兹内指挥突击队员和已经投降的意大利士兵将旅馆后的滑翔机推到一边,并粗略修整一下地面,为侦察机的降落做准备。此时,跟随伞兵第一营占领山下索道站的几名德国战地记者得到允许,经索道来到山上,这几个不知名的记者用他们的照相机和摄影机记录下了后来发生的事件,其中就包括格拉赫上尉小心翼翼地将飞机降落在这个临时跑道上的镜头飞机降落后,众人上前七手八脚将这架只能载运两人的轻型飞机推到预定的起飞位置。当得知斯科尔兹内要与墨索里尼一起乘这架飞机离开时,格拉赫非常坚决地表示拒绝。因为这种飞机设计载运2人,若搭载90公斤重的墨索里尼后再加上同样90公斤重的突击队长,飞机是否能起飞已令人怀疑。但斯科尔兹尼坚持自己要亲自护送墨索里尼抵达安全地点,并暗示这是希特勒的指示后,格拉赫妥协了。12名突击队员站在飞机尾部紧紧拖住飞机,直到格拉赫举起手臂示意发动机转数到达理想位置可以起飞时,大家才放手。飞机飞速在临时休整的空地里蹦蹦跳跳地滑行,差一点撞上一块大岩石,但在经验丰富的格拉赫操纵下,飞机摇摇晃晃地爬升到天空中,围绕旅馆上空盘旋一周,然后径直飞往罗马郊外的普拉提卡机场。平安降落后,斯科尔兹内护送着墨索里尼上了一架He-111飞机转往维也纳,“橡树行动”大功告成。

抵达维也纳后,墨索里尼于13日飞往慕尼黑,在那里见到了逃出意大利的妻子和两个孩子,并于9月17日在意大利北部的萨洛再度粉墨登场,建立了完全由德国人操纵的傀儡政权“意大利社会共和国”。斯科尔兹内则在维也纳和柏林受到了英雄般的欢迎,他也因此一夜成名。欧洲各国的广播电台都在一遍遍地播放着关于这次营救的新闻,他的名字也以最大号的醒目字体出现在报纸上,甚至连丘吉尔也在下院演说中提到了斯科尔兹内的名字,称“这是英勇无畏的表现……这无疑表明,在现代战争中,有许多这样的机会可以来展示人们的勇敢精神。”

虽然营救墨索里尼行动本身对德国的战略意义并不大,但德国的宣传部门清楚地认识到这次行动所产生的巨大宣传效果,在他们的大力渲染下,斯科尔兹内成了德国家喻户晓的战斗英雄,戈培尔还派了一个电影摄制组去大萨索山重拍营救过程,斯科尔兹内本人也被提升为少校,并获骑士十字勋章。

德军历史上最为大胆的营救行动——橡树行动,被称为“魔鬼的杰作”。

1944年12月23日的黄昏,坐落于默兹河畔悬崖峭壁旁的比利时小城迪囊(Dinant)笼罩在一片紧张的气氛中。这一天刚好是冬至,暗灰色的比利时天空一片浑浊,空气阴森寒冷,仿佛要刺穿人的皮肤。担任防卫迪囊任务的是英国第29装甲旅下辖的一支装甲分队,美国陆军辎重兵部队的几百名黑人司机,以及若干工兵、宪兵、未受过作战训练的陆军航空队成员等等。

此时德军第2装甲师正通过阿登森林,向默兹河的桥梁展开猛烈的进攻。自从“突出部战役”开始以来,已经过去了7天,德军好象一把插入黄油的刀子,在西线撕开了一个缺口。一旦德军装甲部队占领了迪囊附近的默兹河大桥,通往西欧第一大港安特卫普的通路将豁然洞开,兵力已经贫乏不堪的盟军将无力抵挡,1940年的局面势必重演。迪囊守军在英军指挥官A·W·布劳恩上校的指挥下,紧绷着神经,静候德军的到来。午夜零时快到了,突然从树林中传出一阵引擎的声音,检查站的哨兵握紧了手中的步枪。突然间一辆搭载着4名美军士兵的吉普车突然冒了出来,不理睬哨兵挥手停车的示意,有如一道电光般冲过了检查站,向迪囊方向疾驰而去。仅仅一分钟之后,这辆吉普车就触道了盟军敷设的地雷,引起了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吉普车顿时四分五裂,变成了一堆废铁。美英士兵一窝蜂似的涌向出事的吉普车残害。现场弥漫着呛人的浓烟,在吉普车碎片之间,躺卧着四肢不全的士兵尸体,他们都穿着美军的制服。

此后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美英士兵呆站在路旁,默然不知所措:这就是战争造成的悲剧,自家的弟兄竟然死于自己敷设的地雷。这时一名军士突然心血来潮,蹲下来准备为死去的士兵验尸。他借着一把手电筒的亮光,扯开了第一具尸体的衣领,准备摘下他的身份识别牌。不看犹可,这一瞧差不多把这位好心的军士吓晕过去。在深绿色美军冬季服装里面,赫然别着党卫队的双闪电标志,这四个遇难的“美国兵”原来是德国人!

从“突出部战役”最初的几天起,在长达130公里的阿登战线各处,美英部队就时常遇到这样的怪事。类似的报告纷纷上报到各部队司令部,其中还搀杂着盟军士兵自己编出来的小道消息,让盟军司令部头疼不已。这样的消息不仅遍布前线,连后方也不断传来发现化装的德国人的消息:300名伪装为美军士兵的德国伞兵在巴黎的贝丝咖啡馆里秘密集结,准备攻打艾森豪威尔的司令部,生擒盟军最高统帅;布列塔尼的老农绘声绘色地说一大批身穿美军制服的德国佬趁夜从半空中降落下来;甚至在伦敦也有人说有乔装成英军的大批德国士兵已经潜入英伦三岛,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入了战俘营,准备解救里面的德国战俘,并在英国人的大后方展开大规模的暴动……这样,在德军于阿登地区发动反攻的第一周内,盟军后方出现了战争史上不曾有过的恐怖气氛,这是两个月之前柏林方面仓促地制订“格里芬计划”时候所不曾寄予厚望的。制订这一作战方案的党卫队上校奥托·斯科尔兹内(Otto Skorzeny)以其大胆心细的风格又一次赢得了空前的成功,上了当的盟军士兵们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开始称呼他为“欧洲最危险的男人”。

      打赏
      收藏文本
      5
      0
      2011/5/2 18:27:3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这个伞兵很牛

      2011/5/5 11:03:41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daoer1999 在第3楼的发言:

      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奥托·斯科尔兹内(Otto Skorzeny),是军人中的军人。

      可惜人才辈出的德国,居然输掉了战争。可惜了这群军人。

      奥托·斯科尔兹内(Otto Skorzeny)和希特勒一样,也是奥地利人。

      2011/5/5 8:50:08
      左箭头-小图标

      真正的军人,纯正的军人.

      2011/5/4 9:26:35
      左箭头-小图标

      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

      奥托·斯科尔兹内(Otto Skorzeny),是军人中的军人。

      可惜人才辈出的德国,居然输掉了战争。可惜了这群军人。

      2011/5/3 22:10:34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2341062
      • 工分:16197
      左箭头-小图标

      英雄辈出的德意志还是耗不过财大气粗的老美呀。

      2011/5/2 20:21:4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6条记录] 分页:

      1
       对橡树行动——营救墨索里尼的特种作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