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山楂树之恋》:理想主义的寂寞表达

共 13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2658460
  • 工分:11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山楂树之恋》:理想主义的寂寞表达

我始终觉得,既然现代电影在每一种认知层面都无法避免被深度解析,那么舆论的焦点就不一定具备标准影片美学意义上的评判价值。所以我认为《三枪》的骂名或者《孔子》的宿命只能停留在被争议的焦点上,评分与诋毁所摧毁的只是这些电影的年代价值,单论影片的质量,上述两部电影并非如此不堪。当你被武断的潮流论断左右了自己的主观判断力,那么我们更多的是在谈论电影的商品价值,而非艺术造诣。当然,既然当代电影离不开市场,那么这些言论就有存在的价值。但无论是电影创作还是商业操作抑或电影评论,既然都被这个浮躁而匆忙消费的时代拖下了水,那我们是否还有必要以尽可能理智的思维来评价一部电影?叫我说,即便可能性不大,也还是永远都必要的。《山楂树之恋》的争议在哪里,这个高人们都已给出种种观点,我再雪上加霜似乎没了必要。

请忘掉原型,忘掉小说,这样或许对电影本身来说能更公平一点。虽然电影艺术与文字艺术相比少了想象力的空间,但其记录性与临场感的天然特征也是文字无法企及的。比如片中静秋在被护士赶出门,她和老三遥相对视的那一场。近乎无声的蒙太奇带来的是一种简单却直接有效的情感宣泄。这种定格镜头除了用光与取景的讲究是不需要更多技术支持的,这在张艺谋的很多早期作品中很常见。很多人评价,包括宣传本片时都用“回归”一类的字眼来形容,殊不知一个平淡而充满哀愁的故事本来就不需要花哨的技巧。这种静态镜头拼接出来的心理状态常常是不平静的,《菊豆》如此,《大红灯笼高高挂》也是如此,就连那些被张伟平贩卖的所谓大片更是如此,窃以为这是张艺谋作为一个匠人的本能,回归与否根本无从谈起。至于配乐,叙事,或者字幕式的剧情承接,这些东西,对于一个在广泛层面有着较大影响力的导演而言,根本不是问题,更谈不上略显生硬,压缩剧情或者矫揉造作,有的只是导演本人的惯性思维方式所致的特征性电影语言。

再谈纯爱。在一切利益至上的年代里,这真的是一个可以雷倒众生的话题。我认为提及爱情,当代电影能给我们的除了娱乐与感性层面上的触动,真正能直达心灵的东西早就很稀少了。你不能指望《庐山恋》哭倒一大片创伤文学青年的奇迹再次持久而大面积的发生,更无法想象现今的主流电影消费者能被一部电影改变他们某种既定的思维方式和生活观念,所以类似“商品时代体验单纯的爱情”这样广告语的作用,除了兜售再无其它功效。充其量,中年人看《山楂树》是提醒自己去怀旧,青年人看则多半能被感动一把,其后呢?生活还是要继续。既然如此,所谓“史上最干净的爱情”那就是扯淡。从电影本身传达的信息来看,张艺谋的寂寞比曲高和寡要单纯的多。

首先,禁欲主义年代里的爱情本就压抑而充满极端的可能,静秋与老三之间的故事单纯到“此景只应天上有”,加上真实故事里的悲剧模板,影片具有天然的打动人心的能力;其次,感情纠葛在片中的回转基于特定的历史环境和被道德底线极端压抑的性观念,完全摒弃了个人在感情沟通时可能的反复,那么这则爱情事件的主人公就是近乎完美的。两种不现实,让基于真实原型的《山楂树之恋》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姿态。这不是高深的哲学命题,影片也没有给出明确的旁观态度,所以请在批判张艺谋贩卖清纯的时候,请理智考虑一下,这个电影真的在推销纯爱吗?如果是,那么,你买账么?这个问题很傻,我想很多人都会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但其实,这种回答,和我们的生活无关。那我就有理由说,本片故事所描绘的爱情,是属于静秋一个人的。也就是说,张艺谋只是把文字精简并影像化了一个爱情小说的标本,是否张艺谋作品,其实并不重要。我做能找到的导演痕迹,只有镜头语言,而不是故事本身。

论及演员的表达能力,我们又看到了在张艺谋的熟练指导下才出现的类生活化表演。我记得董洁魏敏芝或章子怡当年也是这样,单一而符合角色气质。这种追求原生态外形来匹配影片需求的做法再次证明了张艺谋在选角上的老练。那些广为流传的新人出色之类的评语,大抵都有这一层面的原因。你总不能让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来表达一个近乎完美的男青年,而稚气未脱的丫头比熟练的演员更容易展现那种懵懂状态的青涩与单纯,非学院派的更容易雕琢这个人人都懂,但真的实现起来恐怕并非人人都能有张艺谋一样的眼光。

单就影片本身而言《山楂树之恋》是张艺谋一次符合其个人趣味的唯美而理想主义的作业,不高尚,也绝不流俗。只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快餐时代里,当每一种责任都可以被消费,那电影世界里的理想主义在哪里?或许标榜专业是高调抛出各种论调的资本,也或者你来我往的口水里多少也有些对24格每秒影像艺术的尊重,只是不论从业者还是旁观者都早就不再纯洁的我们,还有多少人可以真诚的对待电影艺术,尤其是国产电影这个尴尬的产业链?

      打赏
      收藏文本
      0
      我左青龙,右白虎,肩膀纹个米老鼠。
      2011/1/29 5:26:2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山楂树之恋》:理想主义的寂寞表达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