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旷古未见的美丽毒花——1945年对日原子弹轰炸纪念

共 358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6838
  • 工分:343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旷古未见的美丽毒花——1945年对日原子弹轰炸纪念

胖子与小男孩

第509混合大队

“杀日本鬼子呀,杀日本鬼子!奋勇多杀日本鬼子!你做好本职工作,就是帮助前方多杀日本狗杂种!”

阿拉莫戈多的试验并没有消除人们对于原子弹的所有疑问。由于“小玩意”已经爆炸,所以内爆式原子弹在理论上应该是能够投入使用的,但是对于枪式原子弹就谁也说不准了。由于浓缩铀的生产速度比钚慢上许多倍,曼哈顿工程手头没有足够的铀235可供进行一次爆炸试验之用。

在洛斯阿拉莫斯装配的第二颗内爆式原子弹规格与“小玩意”相同,装药为6.2公斤钚239,只是在外面加装了弹壳和稳定翼,全重4.5吨,长325厘米,外径152厘米。这颗炸弹起初有许多绰号,如“圆人”(Round Man)、“大男孩”(Big Boy)、“大个儿”(Big Fellow)等等,最后在1944年9月被命名为“胖子”(Fat Man),以纪念丘吉尔和英国人对曼哈顿工程的帮助。枪式原子弹的装药为60公斤铀235,按照42:58的比例分为“子弹”和“靶子”两部分,“枪管”直径18厘米,弹体长320厘米,外径71厘米,总重4吨,在投放前夕被命名为“小男孩”(Little Boy,其他几个绰号包括“瘦子”(Thin Man)、“皮包骨”(Skinny One)等等,“瘦子”是一种弹长达5米的设计)。

由于原子弹的尺寸大大低于预测(爱因斯坦曾认为需要用船运到港口),所以格罗夫斯决定用陆军航空队的轰炸机作为投放手段。早在1944年春天,他就为此拜访过陆军航空兵司令阿诺德寻求支持,当时他甚至还不知道原子弹的尺寸和重量是多少,能不能装进B-29轰炸机的弹舱里。阿诺德问到如果装不进去怎么办,格罗夫斯说那就不得不考虑使用英国的“兰开斯特”轰炸机了,他确信丘吉尔一定会乐于把这种飞机提供给美国使用。格罗夫斯的激将法令阿诺德感到很没面子,于是回答说,他希望用美国的轰炸机载运原子弹,即使为此特地改装B-29也在所不惜。

1944年8月,格罗夫斯通知陆军航空兵派来的联络官威尔逊(Roscoe Wilson)上校,空军应当按照以下总则着手制定计划:一、在1944年9月1日到1945年2月1日这段时间里,为了训练目的,曼哈顿工程将供给他们数百颗和内爆式原子弹具有类似弹道特征的高爆炸弹,供投弹练习之用,但首批炸弹的交付时间尚待确定。二、枪式原子弹的制造大体上已经完成了,不过还需要等待足够的铀235装药,预计其完工时间为1945年6月。三、内爆式原子弹还在研究中,但有希望在1945年1月交出第一个与其外形相同的高爆炸弹。

在这一通知的基础上,威尔逊制定了陆航的支援计划:专门指定一个附带特别小队的重型轰炸机中队及其人员,将其集中在西南部的某基地进行特殊训练;及时地开始改装飞机,在1944年9月30日之前提供3架改装的B-29,在1945年1月1日前再提供13架,在这段时间里在地面和空中进行练习炸弹的投掷训练工作,训练期间,曼哈顿工程和空军的专家应随时在场并提供技术指导;到1944年底,应指定原子弹空袭的起飞机场。

由于B-29是一种数量稀少且造价昂贵的新式超重型轰炸机,所以陆航的各单位都不愿意将自己手头的飞机交出去,阿诺德得知此事后立即插手干预,对其部下说:“曼哈顿工程区的任何要求必须无争论地予以满足。”几个月后,曼哈顿工程的专家又认为最好使用新出厂的飞机,格罗夫斯为此再度求助于阿诺德,后者的回答非常干脆:“鉴于国家已经花费了巨大的力量支援曼哈顿工程,空军方面就不容有任何疏忽,否则我们就会成为失败的罪人。”他问需要多少新飞机,格罗夫斯说至少需要1架用来空投原子弹,结果阿诺德一下子批了14架,并另购14架以供备用,并一再对格罗夫斯说,不管别的部门出什么岔子,决不能让人说空军方面没有竭尽全力支持曼哈顿工程。

这批崭新的B-29于1945年春天交到了犹他州西部紧邻内华达州边境的温多佛机场(Wendover),它们装有可控燃油喷嘴和变距螺旋桨。驻在温多佛的是组建于1944年12月17日的第509混合大队(509th Composite Group),该大队隶属于总部在科罗拉多州的陆军航空兵第20航空队第315轰炸机联队,核心为1944年9月从调往太平洋的第504大队中分出的第393重轰炸机中队,此外还有1个空运中队和1个军械特别中队,成员包括225名军官和1542名士兵,指挥官为保罗·蒂贝茨上校(Paul Tibbets),他曾担任过北非和欧洲战场的第97轰炸机大队作战参谋,具有多年的飞行经验,调回美国后一直从事B-29飞机的接收、检验和编写操作条例的工作,对这种轰炸机的性能非常熟悉。

      打赏
      收藏文本
      6
      2010/12/11 22:07:1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好文,准确,详细,不过这种情况马上又要在矮倭国土重演,象臭虫一样被消灭,就是矮倭的命运。

      2013/8/8 11:28:36
      左箭头-小图标

      上帝保佑美利坚

      2011/1/3 20:20:16
      • 军衔:海军中校
      • 军号:2290363
      • 工分:80401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上这些傻粪,当年曼哈顿工程时中国人还在自己土地上被日本人追着屁股打,美国的成绩有什么好意淫的。

      2010/12/17 6:29:41
      • 军衔:海军中尉
      • 军号:85028
      • 工分:11798
      左箭头-小图标

      在日本开的这种花真漂亮,空前绝后.

      2010/12/16 21:08:00
      左箭头-小图标

      禽兽不如的日本人获得了地球人的殊荣--在本土被实战性核爆,这种美丽的毒花也只适合在日本这块罪恶的土地上盛开。

      2010/12/13 16:23:20
      • 军衔:空军中尉
      • 军号:107822
      • 头衔:天高云淡
      • 工分:9902
      左箭头-小图标

      piaoguo

      2010/12/13 6:54:00
      左箭头-小图标

      图片图片图片??????

      2010/12/12 20:42:47
      左箭头-小图标

      似乎是战研的文章。

      2010/12/12 10:23:17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2973278
      • 工分:3
      左箭头-小图标

      相关文章看过很多,观后感很是痛快。

      2010/12/11 22:57:45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6838
      • 工分:343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子之上”曾报告说小仓上空天气良好,可以进行目视轰炸,但当斯韦尼机组飞到这座城市上空时却发现整个城市都被云层覆盖,“博克之车”在小仓上空穿梭了3次仍未找到缺口,最后向第二目标长崎飞去,“懒龙”报告说那里晴朗无云。此时“博克之车”的另一台燃料泵也发生故障,机尾的640加仑汽油抽不到引擎里去。根据计算,如果“博克之车”要飞到冲绳岛的后备机场降落的话,只能在长崎上空作1次轰炸飞行,否则他们就会因耗尽燃料而在海上迫降。

      长崎上空的云层也很厚,云量达8/10,“博克之车”第一次通过时未能找到目视投弹目标。按照规定,斯韦尼在这种情况下应带弹返回,但他和阿什沃思商量后决定采用雷达轰炸。“博克之车”在箕岛上空调头,“伟大艺人”紧随其后,两机从东北偏北方向进入长崎上空,向三菱重工长崎船厂方向飞去。投弹手比汉(Kermit Beahan)正准备换用雷达瞄准器,突然发现两块云团之间有个大缝隙,第二投弹点三菱重工长崎兵工厂清晰可见,于是立即通知斯韦尼进行目视轰炸。

      提尼安时间11时58分,比汉瞄准了预定轰炸目标三菱重工长崎船厂以北2.5公里的长崎市中心体育场跑道,扔下了原子弹。根据美国陆军测量部L902地图,爆心投影点在浦上天主教堂附近,松山町交叉点中心东南约90米,东经 129?1'56.4,北纬32?6'12.6的位置(即长崎和平公园原子弹爆心投影点纪念碑处)。当时长崎气温28.8度,气压1104毫巴,相对湿度71%,天气晴朗闷热。

      “胖子”爆炸的准确高度有几种说法:1945年调查为490士25米,1966年为500士9米,1969年为504士10米。1976年综合分析的结论为503士10米,据说这是最可靠的数据。爆炸时间也有几种推断:长崎气象站的自动记录显示上午10点54分时气压有剧烈振动,事后查明这个记录器的时间不准确,后修正为11点05分。距长崎38公里的云仙温泉气象站于上午11点02分、距离70公里的佐贺气象站于上午11点07分也均记录有气压振动,最后确认长崎的爆炸时间为上午11点02分(饭岛宗一:《广岛·长崎原爆灾害》,日本岩波书店)。不过“博克之车”和“伟大艺人”上的机组成员都没有注意这一时间,他们被防护镜外面那旷古未见的美丽奇观惊呆了。

      在B-29的头顶上,是明亮的正午阳光,突然间,来自下面的巨大闪光照亮了整个机舱。闪光过后,机组人员摘下护目镜,发现那不同于日光的光线仍在继续照耀着,整个天空充满了奇异的蓝光。爆炸后第一个冲击波撞在飞机上,他们立即前后剧烈摇晃起来。长崎为丘陵地貌,山谷反射的冲击波一个接一个相继袭来,使人感到飞机仿佛遭到来自四面八方的炮火袭击。飞行员和记者回头向窗外望去,但见一个光亮灼目的巨大火球自地面迅速上升,上部不断地喷射出数不胜数的白色烟环,接着有一条巨大的紫色火柱直贯万米高空,它快速飞升的情况如同自地球内部飞起的一颗流星。火球的下部与地面升起的火柱相连,变成了一朵美丽的蘑菇云。这个“蘑菇”的底部直径至少有5公里,颜色为棕色,中部接近琥珀色,颈部直径约为1公里,颜色为白色。随机记者劳伦斯写道:“柱顶的蘑菇似乎极有生命力,看上去犹如沸腾的奶油在冒白泡,或者一杯上好的啤酒在溢出泡沫……数秒后,柱顶的蘑菇头迅速挣脱主体,高速地飞向6万英尺的同温层。紧接着从那烟柱上端又冒出第二个蘑菇云,但是较小,犹如被砍去脑袋的妖怪又长出了一颗脑袋……”当长崎上空的原子弹烟云即将离开美国人的视线时,他们最后看到的景象异常壮观:第一个蘑菇云在向上漂浮的同时变成一朵花的形状,巨大的花瓣朝下低垂,花瓣大部分呈白色,花心却是美丽的玫瑰红……蘑菇云变成了一朵花,一朵旷古未见的美丽毒花。

      长崎这座从幕府时代起对外通商历史最悠久的城市大难临头了。这里地形狭长,大致分为中心区和浦上地区两部分,原子弹如果在预定的爆心原点枣长崎三菱船厂上空爆炸的话,将会造成更大的伤亡和损失。尽管这样,“胖子”还是将爆心投影点周围2公里以内的地区全部毁坏,爆心3公里以内的大部分建筑也在随后的火灾中化为灰烬。三菱长崎兵工厂、三菱长崎钢铁厂、三菱长崎电机厂、三菱长崎立神船厂、饱之浦船厂及众多附属工厂、九州热电厂、西部煤气大桥工厂、长崎医科大学及其附属医院、浦上第一医院、长崎县政府……都在光辐射和冲击波的作用下顷刻间化为废墟。

      2010/12/11 22:10:13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6838
      • 工分:343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由于“印第安纳波利斯”号被击沉,格罗夫斯决定用C-54运输机将“胖子”的钚装药从洛斯阿拉莫斯运到提尼安,第509大队留在阿尔伯克基的2架B-29负责运输其余的零件。投放这颗原子弹不需要杜鲁门签署特别命令,阿诺德和斯帕茨两人就可以批准轰炸。7月25日,汉迪将军指示正在关岛的斯帕茨将军,“工作人员的准备工作一旦完成,就立即把另外的炸弹投向上述目标……”8月7日,斯帕茨在关岛正式批准对日本进行第二次原子弹轰炸。轰炸的目标依次为小仓和长崎。斯帕茨和法雷尔准将(格罗夫斯已将他派到提尼安岛担任一线指挥)讨论后从目标名单中删去了新泻,理由是该地距提尼安太远,一旦投弹不成功将没有周旋余地,另外该市市区面积也太小,不利于测试轰炸效果。

      8月8日,6架载有“南瓜”的B-29前往日本进行轰炸,由于天气原因,1架飞机迷航返回提尼安,其它5架飞机轰炸了宇和岛的松山海军航空队,以及敦贺和四日的工业目标。到当天晚上,“胖子”已经在提尼安基地的一座工棚中组装完毕,准备吊上飞机。

      内爆式原子弹的结构比枪式原子弹复杂得多,因此无法在起飞后再进行最后组装(8月7日组装原子弹时,509大队军火库主任、海军工程师阿什沃思就把起爆器电缆装反了,最后不得不切断所有电缆后重新组装),投弹飞机必需携带装配好的原子弹起飞。此前B-29在该岛起飞和降落时已经多次发生过事故,这次如果携带原子弹的飞机在跑道上坠毁,很可能将这个岛屿炸成齑粉,或者至少造成极严重的放射性污染。提尼安岛的空军基地指挥官要求帕森斯签署一份保证装好原子弹的飞机起飞时绝对安全的保证书,尽管有点畏缩,帕森斯还是签署了这份文件,因为如果真发生事故的话,他和这位空军指挥官大概都不会有机会活下来对此进行争论了。

      根据安排,第二颗原子弹的投弹日期为8月11日,但气象预报人员说8月9日以后的5天之内天气都不会很好,于是李梅将其提前到8月9日。8月8日晚11时,所有参加此次任务的飞行员集合起来进行了任务介绍,由于天气的影响,将不采取编队飞行方式,各轰炸机不绕道硫磺岛,而是直接飞行到屋久岛上空集结,飞行高度为4000米,每架飞机在集结点的等待时间不得超过15分钟,如果仍未能会合,则单机飞往第一目标小仓。蒂贝茨还特地加进了一点:只许进行目视轰炸,如果无法投弹,就将原子弹带回基地。

      8月9日凌晨,执行第二次轰炸任务的6架飞机都已准备就绪,但是最后检查时发现执行投弹任务的“博克之车”号的燃料泵发生了一个小故障,有800加仑汽油打不到发动机里。由于预计此后两天的天气都不好,法雷尔准将决定让机组准时起飞。他问“博克之车”号机长斯韦尼(斯韦尼的“伟大艺人”号为预定的投弹机,但投弹日期提前了两天,“伟大艺人”号此时还未拆掉空投仪器的装置,于是蒂贝茨命令其机组换乘“博克之车”号):“年轻人,你可知道这颗炸弹花了多少钱吗?”斯韦尼回答说:“大约2500万美元。”于是法雷尔告诉他说:“请让我们的钱花得有价值!”

      8月9日凌晨2时58分(提尼安时间),执行气象观测任务的“原子之上”号(Up an’ Atom)和“懒龙”号(Laggin’Dragon)起飞,分别飞往小仓和长崎。3时49分,“博克之车”号(Bocks Car)起飞,接着是空投仪器的“伟大艺人”号和进行观测的“大臭”号(The Big Stink),担任后备的“满堂红”号于3时55分起飞,飞往硫磺岛。4时整的时候,阿什沃思爬进“博克之车”的炸弹舱,15分钟后灰头土脸地爬了出来,告诉斯韦尼必需保持1500米以上的飞行高度,否则原子弹就会爆炸。另一位技术专家伯恩斯中尉手拿盖革计数器,聚精会神地望着上面的读数,一位机组成员好奇地问这是什么东西,伯恩斯说:“看到这个灯泡没有?如果它慢慢地一亮一灭,就说明原子弹没有问题。如果它突然开始快闪起来,嗯……”

      上午8时10分(日本时间,下同),“博克之车”飞到了指定的会合点,在那里同“伟大艺人”会合,但是“大臭”却迟迟不见踪影。尽管蒂贝茨规定只许等待15分钟,斯韦尼还是在屋久岛上空盘旋了30分钟之久,最后才决定向小仓飞去。

      2010/12/11 22:09:52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6838
      • 工分:343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然而有关原子弹的消息也给美国人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暧昧和恐惧感。专栏作家汉森·鲍德温在8月7日的《纽约时报》上写道:“昨天,我们在太平洋夺取了胜利,但是我们也播下了罪恶的种子。”《圣路易斯邮报》发出警告说“科学已经签发了哺乳动物世界的死亡证书,并订立契约把地球的废墟转让给蚂蚁。”《华盛顿邮报》在题为《闹鬼的森林》的社论中说,随着新型炸弹的发展,所有科幻小说中虚构的最丑恶恐怖的事物似乎都已经变成了真的。

      被拘留在英国剑桥附近高德曼彻斯特镇一座舒适农庄里的德国科学家对这一消息则有另外一种奇特的反应。根据英国人1997年公开的窃听记录,德国原子弹项目负责人格拉赫听到这一消息后犹如战败了的将军,表现出一系列精神分裂的症状,住在其隔壁的海森堡和魏茨泽克直担心他会自杀。在纳粹德国科学界权力金字塔的下层等级中受气很久的年轻科学家责备他们的长辈在制造原子弹的过程中“渎职”,起初大吃一惊的奥托·哈恩和马克斯·冯·劳厄也垂头丧气,哈恩认为他最初的发现导致了这几十万人的死亡,感到自己应受责备。他喝了点酒才平静下来,然后下楼与别的科学家一起吃晚饭。

      在晚餐桌上,德国科学家们还是半信半疑,对美国人如何制造出原子弹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海森堡得到的结论是美国人一定空投了整整一座核反应堆,哈恩则说“制造元素93是件极端复杂的工作……如果美国人有了铀炸弹,那么你们就统统是二等货色。我可怜的老海森堡啊!”

      海森堡问:“有关这种原子弹他们有没有提到铀的字眼?……没有?那么就和原子弹没什么关系了……我能说的是,在美国某个只懂皮毛的人认为这种炸弹有相当于2万吨TNT的威力,实际上却是完全办不到的。”哈恩回答说:“总之,海森堡啊,你们确实是二等货色,你还是少说为妙。”

      海森堡最后说:“我很同意……我乐意相信这是一种高威力的炸弹,但我不相信与铀有关系。我认为这是一种化学物质,他们用这种物质大大增加了炸弹的爆炸力。”

      此时海森堡还自负地以为德国的科学技术遥遥领先于其他任何国家,他这个德意志物理学的帝王比美国和英国的科学家都高明,如果连他天才的海森堡都造不出原子弹,那么美国人更不可能造出原子弹。到晚上聆听了美国政府的详细公报后,海森堡才相信美国人真的造出了原子弹,于是哀叹(注意这个词。这是英国人公布整理窃听记录时形容海森堡当时讲话情绪的原文)他自己没有像冯·布劳恩研究V-1和V-2火箭那样为德国的核计划贡献出全部精力。

      这时原子物理学史上最厚颜无耻的谎言之一出笼了:海森堡感到必须对德国没能制造出原子弹有个交代,他的“谋士”卡尔·冯·魏茨泽克受到海森堡哀叹的启发,于是说:“我相信我们没有做的原因是因为所有的物理学家在原则上没有想做。如果我们那时都想使德国赢得战争的胜利,我们也能够获得成功。”不那么无耻的哈恩反驳说:“我不相信。然而我很高兴我们没能获得成功。”海森堡对其门徒的暗示心领神会,于是立即在次日清晨起草了一份名为《农庄馆声明》(Farm Hall Statement)的东西,并劝诱其他科学家在上面签名。《农庄馆声明》声称纳粹科学家只是想将原子能用于动力,根本没有进行原子弹方面的研究(他们确实没精力研究,因为连制造原子弹所必需的反应堆都没造出来),换句话说,纳粹德国没能造出原子弹既不是因为在战争中缺乏技术、资源和科技实力,也不是因为斯佩尔没有给予原子弹军备生产优先权,而是因为他们这些可尊敬的先生们有“科学上的良心”,从心眼里不愿意制造原子弹那种可怕的东西,所以比美英同行“高尚”得多,纳粹科学家对人类充满了“爱心”,不想去杀害他们。不过海森堡没有费心解释为什么他在1939年拒绝留在美国,反而忠心耿耿地赶回德国去参加军方的“铀计划”,为“对人类充满爱心”的希特勒和纳粹政权效劳,因为这方面的谎根本编不圆。

      美国核物理学家菲利普·莫里森在1947年说出了他对《农庄馆声明》的看法,这也是原子物理界大多数科学家的心里话:“和他们的盟国对手并无不同,德国科学家在条件所允许的程度上尽最大的努力为德国军方工作了。但是人们永远不会原谅的一个不同是,他们是为希姆莱和奥斯维辛灭绝营而工作的,是为焚书者和枪杀人质的凶手而工作的。”

      2010/12/11 22:09:32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6838
      • 工分:343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当第一批来自吴海军镇守府和宇品陆军船舶司令部的救援部队经被破坏的道路徒步进入已遭彻底毁灭的广岛时,眼前地狱一般的场景让他们惊讶不已:妇女、儿童和老人默默地坐在路边、栈桥上,全身一丝不挂,有的人从头到脚都涂抹了一种面粉状的药膏,闪着灰白色的光,有的人痛苦地呻吟着要水喝,一个5岁的小女孩哭喊着请求别人把她烧伤的胳膊和腿砍下来。许多人的皮肤像烧焦的纸或衣服一样大片大片地撕落下来,垂吊在身上,路旁堆满了褐色的和红色的尸体,有的人眼珠都被爆风拍得鼓了出来。随着太阳落山,广岛市的生命似乎与光明一道灭迹,火势逐渐消退,令人窒息的股股黑烟挟裹着阴燃的火星到处袅袅飘荡,升腾起舞,犹如狂欢的死神舞会……

      蒂贝茨投弹之后就向提尼安方向返航,50秒后,“恩诺拉·盖伊”被冲击波击中两次,第一次是直接冲击,第二次是地面反射波的冲击,此时飞机离开广岛已经有24公里的距离了。帕森斯在飞行日记中写道:“10:00(提尼安时间):仍然看到烟云……高度超过了4万英尺,向四周闪烁着五颜六色的射线……”直到离开广岛400公里远时,“恩诺拉·盖伊”机尾观测员仍能看见一直上升到同温层的蘑菇云。帕森斯用一次性密码向提尼安岛发回电报,电文随后转到华盛顿,交给格罗夫斯和马歇尔:“结果很清楚,各方面都很成功。肉眼观察到的爆炸效果比新墨西哥州的实验效果还要大。飞机在投弹后情况正常。”

      “恩诺拉·盖伊”号于当地时间下午2时58分在提尼安岛降落,“伟大艺人”号和第91号机随后也安全着陆。美国陆军战略航空兵司令斯帕茨上将、第20航空队司令特文宁中将(Nathan Twining)和副司令吉尔斯中将(Barney Giles)、第313联队长戴维斯准将等数百名官兵在机场上欢迎凯旋的机组成员,斯帕茨上将当场授予蒂贝茨优异服役十字勋章,所有参加行动的人员均获得银星勋章。情报官哈赞·派厄特随后仔细询问了投弹经过和观测结果,斯帕茨和特文宁也旁听了询问。华盛顿时间凌晨4时30分,格罗夫斯收到了详细的观测报告。

      中大西洋时间8月6日上午11时,“奥古斯塔”号重巡洋舰的海图室军官格雷厄姆上尉把史汀生转发的电报交给正准备吃午餐的杜鲁门,杜鲁门读完电报后一下子激动起来,抓住格雷厄姆的手说:“这是历史上最伟大的事件!”他站起来向餐桌上的国务卿喊道:“是我们回家的时候了!”然后用叉子轻轻敲了几下杯子,让大家注意:“请在座诸位听我讲几句。我有件事情要宣布一下。我们刚刚向日本投下一枚新式炸弹,其威力比2万吨TNT还要大(“小男孩”的实际爆炸当量为1.25万吨),这是极大的成功!”在“奥古斯塔”号军官和水兵们的欢呼声中,杜鲁门再次公布了这一好消息,他挥舞着小小的电报纸条,满脸笑容,大家都很激动,每个人都在欢呼。几分钟后,“奥古斯塔”号收到了华盛顿关于原子弹的新闻公报,然后是白宫于华盛顿时间8月6日上午11时(日本时间8月7日凌晨2时30分)发布的总统广播文告:“16小时前,一架美国飞机在广岛上空投下一枚炸弹……这是一枚原子弹,它利用了宇宙间的基本能量……现在,我们准备以更快的速度彻底地抹掉日本任何城市在地面上的每一个生产企业。我们将摧毁他们的码头、工厂和通讯设施。这里不要有什么误解:我们要彻底摧毁的是日本发动战争的能力,而不是消灭日本民族……如果他们现在不接受我们的条件,等待他们的将是从天而降的毁灭之雨,这个星球上从未见过的那种毁灭之雨……”

      总统文告使美国全国都沉浸在兴奋之中,每个有儿子或丈夫在军队中服役的家庭都如释重负:战争肯定会随时结束。对于在太平洋服役的几百万军人和正准备从欧洲乘船前往太平洋战区的军队来说,这个消息如同一道令人高兴的缓刑判决书。作家保罗·富塞尔当时21岁,是驻法国的陆军步兵中尉,腿和后背在欧洲战场上严重受伤,被定为40%残疾,但仍要参加进攻日本的战斗。他这样回忆当时的心情:“虽然我每次从车上跳下来都会因腿脚不灵而摔在地上,但仍被认为适合参加未来的作战行动……广岛事件后,我们意识到再也不需要装出男子汉气概,在枪林弹雨中冲上东京附近的海滩,我们如释重负,高兴得掉下泪来。我们将要活下去了。我们终于可以长大成人了。”

      2010/12/11 22:09:16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6838
      • 工分:343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945年8月6日:广岛

      “……亮红色的火焰还在市中心烧着,像是燃烧的火炭。屋顶瓦片爆裂……在大约100米见方的地方,有40来具粉红色尸体,男人、女人,也有孩子,全都一丝不挂。一个年轻的母亲脸朝下扑倒,她的婴孩蜷伏在她胸前。他们看上去更像是一堆蜡娃娃而不是人……整个城市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恶臭。一个姑娘,看来是被动员到工厂做工的学生,向市中心走去,一路痛哭失声。河岸长满南瓜,一片艳俗刺目的黄色。这事,我藏在心里已经半个世纪了……”

      8月1日到了,日本上空的天气很不好,李梅取消了轰炸任务。8月4日下午两点,李梅向第509混合大队下达作战指令,确定8月6日向日本实施原子弹轰炸,计划出动7架B-29,其中“同花顺”(Straight Flush)、“贾比特三世”(Jabbitt III)、“满堂红”(Full House)为气象观测飞机,分别部署在广岛、小仓、长崎上空;“恩诺拉·盖伊”号(Enola Gay)为执行原子弹轰炸的飞机,蒂贝茨担任机长,帕森斯上校随机前往;“伟大艺人”号(The Great Artiste)由斯韦尼少校任机长,在爆炸区上空空投测量仪器,核物理学家哈罗德·阿格纽负责测量爆炸当量;第91号机(广岛任务后被命名为“必要的邪恶”,The Necessary Evil)由马夸特上尉驾驶,装载照相器材,物理学家拉里·约翰斯顿博士用16毫米彩色胶卷负责拍摄;“绝密”号(Top Secret)为“恩诺拉·盖伊”号万一发生机械故障时的预备机,部署在硫黄岛。实地轰炸以目测为主,雷达为辅助手段,如果不能进行目测轰炸就把原子弹带回提尼安岛。三个目标的投弹瞄准点分别是广岛火车站附近的的第二总军司令部(后改为相生桥)、小仓兵工厂动力车间和长崎饱之浦的三菱造船厂。

      8月5日早晨,美军气象预报部门称次日将是个好天气,于是帕森斯将原子弹初步装配完毕,将其装上拖车,外面包上帆布,运到装卸坑,于下午3时在那里吊进“恩诺拉·盖伊”的弹舱。当天傍晚,最后的检查工作已经完毕,原子弹完全准备好,飞机随时可以起飞。晚11时,全体参战飞行员在作战室听取出发指令,由于阿拉莫戈多实验的记录片还没有运到,帕森斯简要地向飞行员口述了这颗炸弹的威力,但没有提到“原子”的字眼。随后蒂贝茨宣布了此次作战计划的详细规定:“恩诺拉·盖伊”投弹后向右做155度急转俯冲,“伟大艺人”号在同一时刻空投3台仪器后向左做155度急转俯冲,第91号机随“伟大艺人”号进行机动。所有人都领到了电焊工护目镜,规定在原子弹爆炸后戴上以保护眼睛,还发放了氰化物胶囊,接着吃了早餐,随后在威廉·唐尼牧师带领下进行了宗教仪式。

      1945年8月6日星期一凌晨1时37分(提尼安时间,日本本土时间回推1小时,为凌晨0时37分),“同花顺”、“贾比特三世”和“满堂红”起飞飞往各自的观测目标。2时45分,“恩诺拉·盖伊”带着原子弹起飞,2分钟后“伟大艺人”升空,第91号机和“绝密”号的起飞时间依次顺延2分钟。2时53分,帕森斯和助手莫里斯·吉布森上尉爬进“恩诺拉·盖伊”的弹舱,开始组装原子弹的最后部分:被称为“绿插头”的信号发生器。他小心翼翼地拧开原子弹的背板,露出枪式装置的底座,在里面装进4块引爆炸药,整个装配工作在3时18分完毕,蒂贝茨随后用密码向提尼安发回了原子弹安装完毕的报告。

      6时07分,“恩诺拉·盖伊”在硫磺岛上空与“伟大艺人”和第91号机会合,此时他们仍不知道轰炸的最后目的地。7时30分,帕森斯装上了被称为“红插头”的起爆器,“小男孩”里的电池开始向它发出讯号,原子弹现在随时都可以爆炸。从7时41分到8时30分,蒂贝茨编队陆续收到了3架气象观测机发来的消息:广岛和长崎上空天气较好(云层覆盖率3/10),小仓上空多云,他们在8分钟后爬到了1万米的高空,向1号目标广岛飞去。

      日本本土时间7时09分,“同花顺”号飞到广岛上空,该地日军司令部发出警报,“同花顺”随即离开。7时31分,广岛解除警报,市内上班的人陆续出门奔向各自的工作场所,由中学生和市民组成的“国民义勇队”、“勤劳奉仕队”开始在市内各地点进行防火带房屋拆除作业。当时广岛气温26.7度,海平面气压1018毫巴,相对湿度80%,能见度良好。

      2010/12/11 22:08:19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6838
      • 工分:3434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记者:首相对27日的三国共同宣言如何看?

      铃木:我认为,那个共同声明是开罗会议的翻版。帝国政府不认为其有重大价值。唯有默杀。我们唯有坚持向完成战争迈进。

      ——铃木贯太郎,1945年7月28日

      1945年4月,第20航空队的李梅将军下令将第509混合大队基地从温多佛转到提尼安岛,该岛原属日本委任统治下的北马里亚纳群岛,1944年8月被美军占领,岛上已建有一个机场,而且该岛距离日本本土比另一个主要军事基地——关岛近160公里。海军工程队从2月底就进驻该岛扩建机场,尼米兹特地指示该地区的海军部队必须无条件服从提尼安岛的任何物资调遣需求,并为此签发了强制执行命令,洛斯阿拉莫斯则派去了一个专家小组指导施工,组长为曼哈顿工程的安全主管威廉·帕森斯海军上校,陆军的柯克帕特里克上校为曼哈顿工程派驻太平洋地区海军的联络官。美军攻克硫磺岛后,帕森斯小组将该岛也接收过来,作为后备基地,以便在携带原子弹的飞机发生故障时在该岛紧急迫降,把原子弹转移到备用飞机上。

      1945年5月上旬,第509混合大队的800多名人员在西雅图登船,14架B-29飞机在5月20日抵达提尼安。到7月中旬,整个大队的人都已经在岛上安顿下来,飞行员接受7天的正规训练后,开始用特鲁克为目标进行为期20天的轰炸练习。这时他们已经有了外形和原子弹完全一样的训练弹,这种外形短胖的炸弹被称作“南瓜”,第509大队的人得知他们接受这么特殊的训练只是为了扔这种十分平凡的炸弹,不禁感到十分失望,其他大队的人也拿“南瓜”来取笑他们。

      从7月20日起,第509大队的飞机开始对日本本土城市投掷“南瓜”,以试验投弹技巧,尤其是投弹之后的俯冲急转弯动作。“南瓜”轰炸的目标主要是从最初的17座原子弹目标城市里漏掉的那些幸运儿:7月20日,第509大队的10架B-29轰炸了日立、东京、富山等地的钢铁和制氨工厂,扔下了10枚“南瓜”;7月24日,11架B-20用10枚“南瓜”轰炸了爱媛县的住友钢铁厂,神户的川崎车辆工厂、三菱重工神户船厂、神户制钢厂,四日的海军燃料库,滋贺的日满制氨工厂和大垣的市区;7月26日,第三批10架B-29轰炸了新泻的昭和电工工场、日立铜精炼厂,以及大阪、名古屋、岛田、滨松、富山和烧津的市区目标;7月29日,在实弹投掷前的最后一次模拟原子弹空袭中,8架B-29轰炸了东京郊区武藏野的中岛飞机厂,宇部的帝国燃料工场、日本制氮和苏打工厂,以及郡山、和歌山的轻工业目标。由于炸弹是空爆,装填的又是普通炸药,所以这几次轰炸的效果很不理想,7月29日对宇部的轰炸就只炸死了6人,也没有造成太大的财产损失,不过第509大队的飞行员为此获得了足够的投弹经验。

      7月26日是第一颗原子弹所需的铀235装药和其他组件运到提尼安的日子。这批铀在7月2日从橡树岭工厂运到洛斯阿拉莫斯,经检验后于7月14日装上了1辆封闭的黑色卡车,在7辆汽车的护卫下从圣菲运到了阿尔伯克基,在那里装上空军飞机运到旧金山市郊的哈密尔顿机场,随后运到亨特角海军仓库。

      7月16日清晨,装有铀235的一个金属圆桶和装着原子弹零件的一个大板条箱搬上停泊在母马岛海军基地的“印第安纳波利斯”号重巡洋舰,该舰随后立即启航,全速前往提尼安,7月26日当天就卸完了货,随后前往菲律宾海域,不幸的是,该舰于7月30日被日本潜艇击沉,900多名舰员遇难。原子弹的其他零件和最后一点铀235于几天后分别用两架C-54专机运到提尼安,人类第一颗用于实战的原子弹“小男孩”将在那里完成装配工作。

      7月23日,在马歇尔赴波茨坦开会期间代理参谋长的汉迪将军(Thomas Handy)签署了最后的书面命令:“致美国陆军战略航空兵指挥官卡尔·斯帕茨将军:1、空军第20联队第509混合大队大约在1945年8月3日以后,当气候条件允许进行目视轰炸时应立即将第一颗原子弹投到下列目标之一:广岛、小仓、新泻和长崎。另一架伴随飞机将载着陆军部及文职科学人员前去对爆炸效果进行观察和记录;2、另外一个炸弹,在本计划人员将其准备就绪后,也应立即投到上述目标,关于上述城市之外的目标,将另有指示;3、所有任何有关使用这类武器攻击日本的消息只可由陆军部长及美国总统发布,战地司令官未经授权不得发布与此有关的文件或新闻……希望你将此命令的抄件亲自转交麦克阿瑟将军一份,尼米兹海军上将一份。”

      2010/12/11 22:08:0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6条记录] 分页:

      1
       对旷古未见的美丽毒花——1945年对日原子弹轰炸纪念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