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越“稀土外交”玄机:日本意外杀入南海棋局

共 44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中校
  • 军号:406021
  • 工分:6495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越“稀土外交”玄机:日本意外杀入南海棋局

在南海暗流涌动的棋盘中,还有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日本。

为了保证稀土供应以及太平洋-印度洋航道的安全,它正积极地与越南等东盟国家深化彼此的经贸与政治关系。

日越稀土合作提速

“首相菅直人将会从10月28日起访问河内,会见越南总理阮晋勇。其间将会谈到稀土合作问题”,这是产经新闻10月22日的新闻,而标题则是更富炒作性的《稀土:越南共同开发,摆脱中国依存》。日越两国的稀土合作,放在目前从东亚到南海的一系列地缘政治局势下看,格外引人注目。

10月19日,菅直人在官邸接见记者,探讨日本的稀土储备问题。面对日本媒体报道的“中国将会在明年减少3成的稀土出口”这一话题,菅直人表示:“除了要考虑减少使用稀土以及再利用技术的开发外,目前必须思考建立稀土储备的问题,我想政府会稳健沉着地应对这个问题。”

实际上,日本对越南的稀土开发前几年就已开始。

早在2009年1月中旬,日越两国高层就在越南的下龙(Ha Long)会晤时商讨相关事宜,据日本《读卖新闻》报道,当时越南官员向日本的经济产业副大臣吉川贵盛保证:“日本将获得稳定和长期的越南稀土供应。”而日本经济产业省下属的“独立行政法人”日本石油天然气金属矿物资源机构(JOGMEC)将负责相关矿场所在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援助行动。

负责在越南开发稀土矿两家日本公司是丰田通商和双日商社,其合作伙伴是一家有政府背景的越南公司。双方合作开发的Dong Pao矿场位于越南北部,在河内西北方280公里处。

东南亚国家中,越南稀土藏量丰富,除了Dong Pao地区外,莱州(Lai Chau)和安沛(Yen Bai)两省的Nam Xe、Muong Hum 和Yen Phu地区也拥有丰富的稀土资源。

根据日越两国的计划,Dong Pao矿场最早可以于2011年投入生产,每年将会为日本供应5000吨稀土矿,占日本年需求的1/4或1/5,持续20年时间。

而从两家参与的日本公司来看,双日之前就一直从事中日之间的稀土贸易,对相关产业经验丰富。丰田通商的稀土子公司丰通株式会社成立于2008年,为了进入稀土业务,丰通还特意收购了专门从事稀土贸易的日本和光物产株式会社。这家公司成立时的新闻通稿中就强调:“近来随着世界范围内的混合动力车和手机的普及,对稀土的需求大大增加。而目前90%的稀土矿山都在中国,供应受到相当的限制,确保中国以外的稀土资源来源成为一项紧急的课题”,并表明这家公司的主要任务是“确保中国以外的稀土供应”。

在矿场开发以外,2010年5月,昭和电工和中电稀土也先后在越南建立加工工厂。这也符合越南的需求——越南并不希望纯粹出口资源,也希望能引进相关加工产业。

稀土:日本工业血液

稀土外交很可能在未来几年内成为一个热点名词。至少对于日本的外交来说,这是一个很现实也很紧迫的需求。中国减少和控制稀土出口的行动,将比主权问题更加困扰日本的产经界人士。

目前,中国是世界稀土的最大供给国。2009年,内蒙古白云鄂博的稀土产量为12.9万吨(外媒推算),占到了世界总产量的97%。中国以外,加拿大、印度、巴西、澳大利亚等也有稀土出产,但是目前和中国相比份额极少。

稀土对于日本有重要的经济和战略意义,稀土被广泛运用于工业生产的方方面面。如制造一辆曾被评为美国最干净和最省油的丰田混合动力汽车普瑞斯,需要稀土400克;而生产马达和振动器的强力磁石需要稀土中钕、钐、镝三种元素;液晶板的研磨剂需要铈元素;电视机屏幕、荧光灯和LED需要的荧光体不能没有钇元素;各种磁光盘,如DVD,VCD,CD,已经消失在生活中的软盘,和当红的索尼王牌产品“蓝光”也都离不开稀土中的钆、铽、镝元素。

另外大到超导材料、光放大器(用于光纤技术)和激光设备;小到电容器都离不开稀土。很难想象没有稀土的“日本制造”会出现怎样的局面。目前,日本对稀土的需求占世界需求的一半左右从中国进口。《日刊产业新闻》的评论说得非常明了:“为了维护以汽车和家电之类的日本骨干产业的竞争力,确保中国以外的稳定稀土来源是非常重要的。”

目前,日本已经开始想办法去摆脱对中国稀土过于依赖的局面。日本最新的技术研究发现,日本国内锰矿带中有含稀土元素的花岗岩。与此同时,日本正在研究用火力发电站的灰尘收集器来回收燃烧煤炭、石油后形成的灰尘中的稀土元素。此外,开发海底的锰结核、岩浆矿等海洋资源亦能获得稀土。

稀土危机是否能促进日本新一次的技术革命尚不可知,但是从国外寻找新的稀土来源是最现实的选择。

除了之前提到和越南的合作,美国重开加州稀土矿的政策使得日本得到鼓励;日本住友商社在哈萨克斯坦开发的稀土矿将于2011年投入生产;开发蒙古的稀土矿也被提上日程。

从以上可以看出,日越两国的资源合作并非直接来源于目前的中日局势,下一步:河内组织?

谈到日越的接近,暨南大学东南亚研究中心张明亮副教授对时代周报记者分析:“双方此种合作再正常不过。经济上,寻求原料供应地、市场多元化是每个人、每个国家都会做的,所有鸡蛋不能放在一个篮子里;政治与战略层面上,上述二者都与中国有着海域争执、有着复杂的相互历史认识分歧,所以两者因中国而合作是务实选择之一。”

日越的接近也有可能因为印度的加入而更趋复杂化。印度总理辛格将从10月24日开始对日本、越南和马来西亚进行为期6天的访问,此外他还将出席于河内举办的东亚峰会。印度专家拉曼说:“作为受到中国扩张战略威胁最大的国家,印度、日本和越南应该齐心协力商讨如何对付中国,并避免不必要的冲突。”

事实上印度媒体已经在炒作建立一个“河内组织”。印度重要的门户网站雷迪夫网(rediff.com)在10月20日发表文章:受到中国扩张战略威胁最大的印度、日本和越南三国应同心协力商讨如何对付中国,同时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辛格在即将进行的对日、越访问中应该会就该问题进行商讨。三国可以考虑参照中国、俄罗斯以及一些中亚国家在数年前成立的上海合作组织而设立一个类似的组织——河内合作组织。上海合作组织的主要宗旨是保护其成员国免受恐怖主义、极端主义以及分裂主义的破坏。河内合作组织的主要宗旨可以定为促进合作,共同监督和评估来自国家或非国家因素对地区安全构成的威胁,并相互帮助提高各自能力。

不过对于这份印度式的“雄心”,日本舆论没有做出较多的反映。媒体只是转载相关消息,而且来源还是中国国务院新闻办下属的中国网的日语版和人民网日语版。这也许反映了日本的一种矛盾态度——即不希望中日关系继续恶化,同时也在谋求通过南海问题来制衡中国。

“其实说到日越合作应该去关注印度,印度这几年和越南合作得很多。日本本身不是南海争端国,但是南海通道对日本非常重要。因为日本和中国在东海有争端,所以日本会非常关切中国在南海的立场,我认为日本希望中国处在一个不利的立场。”加拿大阿尔伯特大学和中国南海研究院的洪农博士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如此看日越在南海的合作。(张子宇 发自广州)

而是早已开始的战略合作中的一环。

      打赏
      收藏文本
      0
      2010/10/29 12:22:4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还有李克强等行见

      2015/5/8 9:54:15
      左箭头-小图标

      把日本给淹了

      2015/5/8 9:53:4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越“稀土外交”玄机:日本意外杀入南海棋局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