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中国崛起与东亚货币对抗

共 28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23916
  • 工分:928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中国崛起与东亚货币对抗

法律出版社决定出版本书的中文版(本文为《东亚货币对抗》序言),我感到非常荣

幸。中国在东亚地区主义的发展进程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热忱欢迎中国的学者、

决策者和对此颇有兴趣的公众阅读并讨论我的著作。

本序言将探讨几个中国读者感兴趣的问题。首先,我将为中国读者交代一下本书的

写作背景。本书的受众主要是熟悉美国学术与政策讨论的读者,其他读者可能对其中某

些思想和讨论产生疑惑。其次,本书终稿完成后的两年半以来,全球和东亚金融体系已

发生了多个重大事件。源于美国的这场全球危机对我们的国际金融标准与实践的理解产

生了深远影响,但各方迄今仍未就其警示教训达成一致看法。危机肆虐之时,在复苏全

球经济和谋划重建全球和地区金融体系的过程中,中国发挥了核心作用。与此同时,东

亚地区金融合作也有了重要进展,包括2010年《清迈倡议》(Chiang Mai

Initiative,简称CMI)的扩大化与“多边化”进展。因此,本序言将探讨本书所作的

分析如何应用于这些新进展。

“现实主义”观点与中国的崛起

本书从“现实主义”观点出发。在国际关系领域的英语学术研究中,现实主义分析

法关注各国权力考虑对其互动作用的影响方式。一直以来,现实主义分析法都是美国

英国国际安全研究中的主要方法。但许多学者也同时提出批评,认为它无法解决思想和

利益对各国国际行为的影响方式。

权力分析在国际政治经济学学者中的普及程度较低,因为互相依存与共同利益是经

济互动的主要推动力量这一事实显而易见。传统上,人们一直认为现实主义政治经济学

强调的是各国推行重商主义或自给自足的动因;但在现代经济学看来,贸易与金融领域

的互相依存和国际规则的发展限制了严格意义上的重商主义行为,自给自足也显然会导

致经济停滞。本书运用了不同的分析法,试图理解地区和全球经济关系中权力的应用。

本书不再关注关税和资本限制等传统意义上的重要问题,而是将规则制定与对国际体系

本身的影响视为经济领域权力与角逐的主要平台。从这一角度来看,二战后国际秩序的

一项最突出特点便是美国占统治地位,这体现在与几乎各种人类活动息息相关的规则制

定、维护与调整上。在国际金融领域,美国不仅主导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它是唯一拥

有否决权的国家),还在几乎所用“全球标准”的制定过程中起到了关键作用,无论

在“巴塞尔标准”(Basel Standards)等国际认同还是实际存在的标准中都是如此。

美国同时还是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美元的发行国,这使得它能够以本国货币进行国际借

贷,并成为事实上的国际最后贷款人。

在多数国家看来,全球美元体系一直具有积极作用。例如,中国实行钉住美元制,

从而能够稳定中国企业面对的国际价格。此外,中国也在逐步采用全球金融标准的过程

中受益匪浅。然而,美国的金融结构性权力有时却对其它经济体造成了困扰乃至威胁。

随着时间的推移,日本与欧洲政府已试图减小美元及美国财政和货币政策对自身的影

响。在欧洲,这最终导致了欧元的建立,而日本在推广日元国际化时却不甚成功(尤其

在亚洲)。本书主要探讨了日本利用地区合作来隔绝于美国宏观经济政策的手段。

本书之所以具有生命力,还得益于中国经济和政治的崛起这一大规模力量。在传统

的现实主义看来,国际体系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便是如何应对新兴大国的崛起。在过

去,新兴大国的崛起通常导致了破坏性的战争及其它对抗。在这种意义上,中国的崛起

是当代的一个核心挑战。但我依然坚信,美国与其它西方国家能够和平适应中国在世界

事务中的崛起。我要向中国读者强调的是,本书并未采取美国民族主义立场,即中国的

崛起具有危害或中国本身是一个问题。中国的崛起不过是一个客观事实,中国与世界其

它国家必须设法实现共同利益和对抗的最大化与最小化。幸运的是,中国的领导人一致

谨慎地提出和平崛起的概念,美国、日本和欧洲领导人则自觉地通过多种手段来促进这

一进程,包括作为世界贸易组织(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成员完全参与全球经济

体系、20国集团(G20)及其它制度和论坛。到目前为止,在设法最大化共同利益、高

瞻远瞩的领导人的带领下,中国的崛起位于史上最为和平、最为互惠的崛起之列。尽管

如此,随着中国从“制度接受者”到“制度设定者”角色的转变,某些摩擦也不可避

免。东亚金融地区主义是亚洲经济体设法善用国际体系的一块阵地,但由于历史记忆、

经济发展与增长、经济政策思想及外汇储备模式的差异,东亚内部也存在着分歧。本书

试图提出深刻见解,以探明东亚金融领域的三大关键国家如何为规则和制度制定而角

逐,即中国、日本和美国。

东亚金融地区主义的最新进展

至少可以这样说,过去的两三年是全球经济的多事之秋。在源自美国并蔓延至全球

金融危机面前,美国金融体系的某些弱点一览无遗,各方开始希望建立新的国际协调

机制来解决金融监管和全球失衡的问题。纽约和伦敦等金融市场体系具有优越性的观点

已遭到了撼动,与此同时,发达国家在经济停滞不前和政府债台高筑的情况下经历了多

次衰退。

虽然本次危机及其原因和结果大有可谈,但这已超出了本序言的范畴。就本书而

言,东亚金融地区主义产生了四项重大进展。在全球层面上,美国与欧洲监管者及金融

机构的现有领导地位遭到了削弱,这导致了决策制定权散乱于系统内部。G20(中国与

东亚国家日本、韩国和印度尼西亚是关键成员)正是此种转变的一种明显体现。至于该

过程将如何发挥作用,依然不甚明了。与此同时,现在仍无法断定美国理想中的金融自

由化和全球化是否具有可行的替代方案。可能性最大的是,各国将继续推动开放的金融

体系,但发达经济体将加深对风险的理解,发展中国家则将更注重恰当的安排顺序。我

认为,可以将中国充分视为自由化顺序的一个佳例,而非其替代方案。

在地区层面上,东盟+3财长就推进《清迈倡议多边化》(Chiang Mai Initiative

Multilateralization,简称CMIM)达成的协定或将对东亚未来的货币危机应对方法产

生深远影响。以中国为首的部分东亚国家再次在地区内发起了对美元地位的讨论,并对

地区选择表现出越来越浓厚的兴趣。与此同时,各方对东亚本币债券市场重燃了兴趣,

这是最隐秘但可能最具影响的转变。

《清迈倡议多边化》

在这场全球危机中,东盟+3财政就《清迈倡议》的扩大化与“多边化”方案达成了

一致。根据公开报道,CMIM将建立一个真正的储备池,实行加权表决制而不附属于

IMF。如果报道属实,那《清迈倡议》将与亚洲货币基金(Asian Monetary Fund,简称

AMF,1997年由日本首先提出)大同小异,而本书第三章的分析法很大程度上需要重新

考虑甚至根本改变。

然而,现实中的CMIM与AMF支持者的主张具有本质区别。首先,各个成员国继续持

有大量外汇储备,资金释放与否在于政府决议。在这方面,这与第三章描述的形势完全

一样。非应急决策制定也是一样,因为规则改变的前提是达成共识。决策制定程序也发

生了重大改变,这体现在应急决策制定这一重要领域,即决定在危机爆发时提供资金。

此处采用了加权表决制,中国与日本作为主导国家(两国各持有32%的表决权)。但由

于依然与IMF挂钩,受灾国在不与IMF谈判的情况下最多只能获得20%的资金。事实上,

加权表决制仅仅确认了IMF谈判正在进行,而CMIM资金不过是现行IMF货币危机管理的辅

助。中国与日本支持此种安排的原因在第三章有详细论述。

无可否认,某些重要进展依然存在:参与国政府责任的明确性和标准化得到确立,

未来潜在借款国的可用资金数额大幅提高,未来合作框架得到建立。但总的来说,我依

然坚信,虽然达成了重大的《清迈倡议多边化》协定,但本书对CMI的评估仍然是准确

的。

虽然CMI得到了扩大和加强,但有必要指出的是,这场危机同样表明该地区协定本

身具有弱点。2008年9月底,韩国与危机擦肩而过,这便是最好的例证。由于CMI要求受

灾国与IMF开展谈判,这并不是韩国能够用来解决其短期美元流动性难题的合适机制。

事实上,韩国危机表明,应将CMI视为一种危机解决机制,针对的是全球化程度较低的

小型金融体系,例如印度尼西亚、泰国和菲律宾。出人意料的还在于,韩国当局并未向

CMI伙伴中国和日本求助,反而强调韩国与美联储之间的美元互换额度具有可信性。虽

然那时《清迈倡议多边化》已完全实施,但美联储却必须在韩国问题中扮演最后贷款人

的角色——事实上,美国一直是全球危机的发源地,那时的美国仅仅是风中之烛。

货币问题

在写书过程中,许多学术同仁都对我探讨货币合作表示不解,因为这一论题鲜有人

真正涉及。正如第四章所讨论的,美元占据统治地位,东亚国家难以抵抗其影响。在本

书讨论的多个具体主题与论题中,这个问题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同时,我认为货币

问题对本书的理论意义至关重要

事实上,本书完成之后发生的种种事件恰恰肯定了我将其单列一章的做法。全球金

融危机的一个最重要特点在于,虽然危机源于美国,之所以蔓延全球也部分归咎于美国

领导的改革,但美元已成为了一个避风港,美国财政部和美联储在重建全球体系流动性

和稳定性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正当美国经济和金融体系弱点完全暴露之时,美国强大

的结构性权力或许得到了最佳体现,更不用提夏尔•戴高乐(Charles de

Gaulle)所说

的由关键货币带来的“超级特权”(exorbitant privilege)。

与此同时,各方再次对全球经济体系中储备货币地位展开了讨论。对中国读者来

说,货币问题应是最为重要的。暂且不论近几年美中双方重点关注的人民币估值问题,

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等中国领导人一直强烈要求改革全球货币体系,从而不再严重

依赖美元。虽然此类改革提议或意向在未来五年乃至十年内都不具可行性——事实上,

我依然强烈希望美元在未来二十年内继续维持全球最主要货币的地位——但美元的批评

者提出了限制美国的经济权力,这是有理可据的。正如过去四十年间欧洲和日本对这些

问题的讨论所表明的,这些都是老生常谈,但它们越来越有可能演化为东亚地区金融合

作。我希望,本书能对东亚金融地区主义的这个重要方面提供一些有益视角。

本币金融市场

最后,我将简单论述一下本币金融市场问题。第五章对多数东盟+3新兴经济体(除

中国)的本币债券市场表示悲观,认为它们不会对本书所讨论的更广泛的货币问题产生

重大影响。该章同时提出,为建立广泛、具有流动性的本币金融市场,各国必须克服新

兴市场经济中此类政策引发的政治困境和经济弱点,放开资本管制并采用全球标准。

迄今为止,本章提出的论点似乎具有强大的说服力。在金融危机肆虐及美国财务模

型多处丧失信誉的情况下,金融监管者并未大肆取消金融自由化或开放性。同样,在

G20重建并加固全球金融体系的过程中,东亚国家已成为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与此同

时,东亚的多数本币市场(除日本和香港)依然存在流动性不足、对债券发行者和潜在

买家缺乏吸引力的问题。

尽管如此,已有迹象表明,主要地区和全球金融机构对东亚本币债券市场表现出了

越来越大的兴趣。由于美国、欧洲和日本的大银行有意进入崛起的东亚的本币市场,这

将促进债券市场产品及其流动性的多元化发展。东盟+3政府将继续面临我所说的“通过

国际化来实现隔绝策略”(insulation through internationalization)的矛盾情

况,这将同时加重和缓解某些弱点。此外,东亚多数国家的金融自由化的本国政治依然

复杂棘手。但我愈发相信,盘活金融市场的经济依据正在积聚力量,可能对全球金融地

缘产生重大影响。

结语

作为一位政治学者,我知道一切预测未来的努力都将以失败告终。但是,如果我们

不愿深入思考当前的趋势与决策在未来将如何发挥作用,那将无法有效分析此类趋势或

推动政策讨论。在本书中,我试图系统考察权力考虑和利益分歧眼下和将来对东亚金融

架构的影响方式。当然还可以从其它角度理解这些问题,本书也有所涉及。但是,在提

出了基于大国政治、连贯一致的论点后,我希望已对现实中的地区主义提出了某些深刻

见解。对中国读者来说,我希望此种分析法能有耳目一新的感觉,更不用说从美国学术

传统的角度出发和重点关注日本面临的两难境地了。与此同时,我希望这一观点能为抱

不同意见的读者带来益处,并推动中国自身就地区主义重要问题的讨论。

威廉.格莱姆斯

马萨诸塞州,波士顿

2010年7月

      打赏
      收藏文本
      0
      2010/10/25 12:29:28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23916
      • 工分:9286
      左箭头-小图标

      顶一下.

      2010/10/27 16:38:2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中国崛起与东亚货币对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