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第一军团原创)无可奈何花落去

共 39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670458
  • 工分:182782 / 排名:932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第一军团原创)无可奈何花落去

不得不承认,我是个爱回忆的人。常常一杯清水,一支烟便将自己陷入往事的防腐溶液里,不可自拔。任那些记忆里的锋锐将我刺得血淋淋。我喜欢这种血淋淋。

一、

认识小鱼,只是个偶然。偶然的邂逅,留给我一段至今无法忘却的记忆。从此,记忆的长河中,多了一抹绛紫的色彩,如同一只美丽的蝴蝶

那是四月,本应春光明媚的季节。可“非典”的不请自来改变了这一切,留下了一段空白和苍淡,变成了横桓在心底的铅灰。

那是段烦躁的日子。驻守在荒山仓库中的我每天只能看到高墙电网上那一小片天空。抑郁和寂寞是我唯一的感受。就在这时,我认识了小鱼。温温婉婉、清丽脱俗的小鱼。

陌生的号码,温柔的声音。让我的大脑有些模糊,何时,我有了这么一位朋友呢?

“呀!对不起!我打错了,不好意思哦!”在一大串的语言之后,她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似乎在那头俏皮的吐了吐舌头。

我失笑,然后调侃“你大可以继续错下去,我不会介意的。”

“啊?”她有些惊讶,显然没有料到我会这样说。“ 不跟你讲了,妈妈回来了。拜拜!”

手机里传来挂线的“嘟嘟”声,我愣了愣,感觉今天有点儿莫名其妙。

无聊地坐在台阶上发呆。天上的浮云舒卷着,自由自在,似乎在嘲笑我如同苦囚般的生活。一瞬间有些懊恼,将身旁颤巍巍的小草一把把扯断,青绿的汁液沾得满手都是。

下岗的战友回来了,步枪在他们身上“哐当”作响。每天都是这个样子,每天都是同样的生活。我烦躁起来,觉得他们走路的姿势很傻,我也是

“今天真不好意思哦!”上午的号码发了来短信。是那个女孩么?我躺在床上,看着月光的碎片落在地上的影子。没什么,我回复她。很感谢你给我的生活带了点波动进来。

怎么?她问。我没来由地感慨让她迷惑。

“没什么,聊一下可好?”

“嗯!用短信。”

熟睡的战友发出轻微的鼾声。我倚在床栏上,等待着手机的每一次震动。“嗡嗡”的轻响混在了他们的呼噜里,如一首别样的小夜曲

二、

我要做一条自由自在的鱼,快乐地吐着泡泡,快乐地游淌。”她告诉我,透过手机的屏幕,我仿佛看见了她闪动的眼睛。

“那我就是宽广的海洋,让你自在地在浪花间跳跃。”

她轻笑,轻快的笑声在跃动的字符间回荡。“那我以后就叫你大海咯!”

“嗯!那我叫你小鱼。”

“小鱼!我喜欢这个名字,我是条快乐的小鱼,对吗?大海!”

快乐的小鱼,是的。她是条快乐的小鱼,而我呢?是深沉忧郁的大海吗?目光投向四周的高墙,一道道的电网刺得我的眼睛生疼。我苦笑,我不是大海,倒更像一个囚徒。高墙电网下守着TNT的囚徒。

“非典”将我们这群十八九的男儿死死地困在这荒山里。无人敢违抗的禁令,将年轻人的火气憋在心里燃烧。爆发,只是迟早的事。

相比那些靠抽烟和跑步宣泄的战友,我想我是幸运的。因为我认识了小鱼,善解人意的小鱼。她用她的细语温言,轻轻地抚慰着一颗年轻的,在极度空虚与郁闷中躁动不安的心。

时不时会通一次电话,但更多的还是无声的文字交流。我喜欢这种交谈的方式,可以将心情蕴藏在字里行间写给她听。不知不觉间,与小鱼的接触,也已从一开始的偶然,到后来的小心翼翼,再到现在的无话不谈。而她,也终于知道了我的身份,一个在山中守着弹药的士兵。

“军人啊!我们这里的兵没留给我什么好印象,他们……”也许是为了顾及我的感受,她又安慰地补充“放心啦!你和他们不一样。”

我苦笑,我又有什么不一样呢?镜子中那个晒得黑不溜秋的我与那些同样黑黑瘦瘦的战友,又有什么不同呢?

“也许是我不理解吧!”她沉默了片刻“对不起!”一个微笑的符号缀在文字的后面,看起来是那么的勉强。我知道,刚才不经意的牢骚已经刺伤了她。

时间推移着,如同空中被风吹过的云。

小鱼的问候会在每天晚上传过来。籍由震动的手机,我深深体会到了她的关心。

我的心随着手机一起震动。”我把这句话发了过去,不出所料,那头传来她的微笑。虽然无法真正地看到,但那微笑却已在我心底搅起了一池的涟漪。每天,这个时候的闲聊,竟已成为了单调生活中唯一的期待。

而此时,封禁在窄小空间中的我们,并不知道蔓延了整个京城的白色恐慌。口罩的颜色,居然成为了那段特殊日子里的流行色。

没有电视,没有报纸,我们的空间里只有那些沉睡着的铁疙瘩。它们,是我们生活的全部。

当山野间蒸腾起暑气的时候,五月走了,六月来了。而“非典”似乎越闹越凶了。从领导们脸上可以看到隐约的忧虑。一旦有人感冒、咳嗽,卫生员立刻如临大敌。浓重的消毒水味弥漫在空气里。烦躁,愈发沉重的烦躁。

感受到我的心情,小鱼耐心地开导着我。“不要这个样子啊!试着想些开心的事啊!比如:想想我啦!”电话那端她轻轻地笑着。柔柔的声音顺着电波传入我耳内,振荡着耳鼓。

“小鱼!”我沉吟着,又一次在脑海中描绘着她的样子。然而,又是同样的放弃。因为,我永远无法描绘。绛紫的衫裙,齐耳的短发,小巧的嘴,秀挺的鼻,还有一双忽闪着的、会说话的眼睛。

“这是我的自画像哦!”小鱼的声音在我耳边欢快的回响。

“我喜欢紫色,喜欢短发,喜欢在阳光下迎着风奔跑。”小鱼对我描述着。我已经能想象到她在轻风和阳光的抚慰下,裙角飞扬的样子。柔软的短发无拘无束地起伏着,将灿烂的阳光映射成一片梦幻的色彩。一个词语突然间蹦了出来,却又丝毫不觉得突兀。

蝴蝶!绛紫色的在阳光下翩翩起舞的美丽蝴蝶

“好美!”小鱼轻轻地赞叹“可我有那么美吗?”她似乎皱起了眉头低声嘟囔。

“在我心里是。”

“真的?”

“真的,骗你是小狗。”

“谢谢你!”

我笑了,我知道她也在笑。微微上翘的嘴唇犹如盛开的花的笑脸。一朵绽放的蝴蝶花。

四、

“是否还记得童年阳光里那一朵蝴蝶花,它在你头上静静地盛开,绽放着天真无暇……”

水木年华悠沉的歌声从收音机里传来,带着我的心随着那一个个音符一起起伏。

已经一个月没有小鱼的消息了,她就这样消失在我的生活里,宛如阳光下瞬间破灭的美丽气泡。我的心底升起一丝忐忑,同时升起的还有深深的期盼与思念。

短信,没有回复。拨电话,持续的关机。

忐忑变成了不安,期待换成了焦虑。隐隐感觉到些什么,却又抓不着头绪。大脑里像一锅煮沸的水,蒸腾着对小鱼强烈的思念。

脾气开始变怀,言语间陡然多出了许多火药的气味。仓库的领导讶异我的变化,同班的战友看我的眼神里多了几丝疑惑。他们不理解,而我,同样也想不明白。

也许,从一开始便只是我自作多情。不是有句话么“多情自古空余痕,此恨绵绵无绝期。”也许,这只不过是一场梦幻。上天不忍见我的生命在空寂中消耗,便赐给了我一场美丽的梦。而我,也沉醉在其中不愿醒来。

也许……也许……

尽管给自己设定了诸多的解释与假设,可我的心情并未因此而明媚起来,反而更加的抑郁。天空中再看不到随风舞动的浮云,取而代之的是沉甸甸的阴霾。

小鱼,我可爱的小鱼,你在哪儿呢?你可有听见此刻我对你的呼唤?

烟瘾越来越重了,食中指间厚厚的一层焦黄展示着烟碱的沉淀量。寂寞缭绕的烟雾在夜风中飘荡着,翻滚着,直至溶入整个夜空。

又一根烟蒂从手中弹出,残余的火光在夜色中拉出了一条不规则的弧线迅速陨落,带着我的心一起沉入无尽的夜暗中。而那份思念反而更加重了,压得我有些透不过气来。

“何苦?”辉劝我。“你也相信这浪漫的爱情么?你真的了解她吗?别忘了,我们的身份。浪漫和爱情与我们无缘。”好朋友拍着我的肩膀,抓过我嘴上的烟头扔了出去。

“你他妈的不能振作一点儿?”辉抓着我的衣领吼。

轻轻地推开他的手,我苦涩地笑“我也不愿意,可是我做不到。”

“我相信她!”转身,我在辉的错愕中回到屋里,把自己重重地扔在床上

辉的意思我很明白,他不愿意见到我消沉下去。从新兵连一起熬出来的兄弟,我们的友谊坚逾钢铁。

“解禁后去找她吧!”辉进屋,在我的对面坐下,扔给我一句话。

“我会的!”我闭着眼睛对他说,也是对自己说。

小鱼,我一定会去找你的,一定!

五、

八月,北京的上空流窜着一股火气,烤得人透不过气来。在整个七月里杳无音讯的小鱼突然间发来了短信。

节日快乐!送给最可爱的人。”

那一刻,我迷茫,然后是错愕,最后是溢于言表的喜悦。整个世界在眼睛里似乎丰富起来,连平日里聒噪的蝉鸣此刻也变得悦耳。

“还好吗?”我颤抖着问,指尖因激动而在键盘上轻颤。“我很想你,这段时间去了哪里呢?怎么都找不到你。”

“还好!”她送来了一个微笑“我也很想你啊!可是……可是人家有事嘛,没办法跟你讲啦……现在不是回来了吗?”她轻轻地抱怨着,而此刻,我所有的不快和疑惑已通通灰飞烟灭。也不想再去寻求答案,剩下的只有难言的喜悦。

辉看着我摇了摇头,“疯了!”他丢下一句,自顾而去。

“我要去看你。”我把这句盘桓已久的话送了过去,静候着她的回答。

“啊?”她吃惊地叫出声来,旋即又换成绽开的笑脸。“真的吗?那你可要请我吃‘麦当劳’哦!”

“那个!好!”我兴奋地回答,开始计算着我与她之间的路程。

“什么时候呢?”

“请到假就打电话给你。”

“说定了,谁骗人是小狗。”

呵!我笑,可爱的小鱼。

长达五个月的门禁,在“建军节”后的第二天解除。走出闭锁了五个月的大门,来到这旷野之间,我们大声地吼叫着,把所有的抑郁、愤怒在这荒野间悉数发泄。有人在哭,有人在笑,没有任何人有权利去嘲笑这群状若疯狂的战士。他们把青春,把人生中最美好的岁月挥洒在了这里,他们枯守着孤独与寂寞。不当兵的人不会理解也永远不会有这份感觉。

我静静地坐在一旁,感到自己的幸运。在这段难熬的日子,我有小鱼的陪伴,空白与苍淡之中也多出了一份温馨的色彩。

谢谢你,小鱼!美丽温柔的小鱼。

六、

我开始计划着去见小鱼,我的心因激动而颤抖。

从平谷到丰台,路程不长却也不短。

然而,最终我未能成行。

演习的命令在我准备请假的前一天下到了仓库。我们押运着数车弹药连夜赶往演习场。

所有对外的通信都被阻断了,连长收缴了所有的手机。

“你们使用手机已经是违规了,但那段时间情况特殊,我不追究。现在,都给我老老实实押运去,有什么事回来再说。”连长的话很严肃,没有任何价钱可讲。

这次,是我来不及对小鱼说再见,永远也来不及了。

酷热的八月,闷罐车里如蒸笼般难熬。不敢喝水,喝下的水全都变成了汗。口渴依旧,酷热依旧。

完全封闭的车厢,没有灯光,没有昼与夜的分界,只有手表上的指针“滴滴答答”记录着时间的流逝。三天三夜,下火车时,人瘦了一圈,嘴唇上全是裂开的口。

三天三夜,从平谷来到了渤海湾。从地图上量量,这段路程并不长,可确实走了三天三夜。为什么?我不知道。

这是我第一次真实地体会到了硝烟的味道。呼啸的炮弹把一块块沙滩炸成零落的大坑。飞扬的沙尘遮蔽了天日,耳边只剩下炮火的轰鸣。

眼前是翻滚着的蔚蓝大海,同它一起翻滚的还有我的心。心中涌起的是强烈的思念,与这撕杀震天的战场格格不入。

我在炮弹壳上划着归程的时间,一条一条。粗糙而又清晰。

一个月,竟然又是一个月!

当疲惫的我们被扔下军车时,已近暮夏。

“送我一朵玫瑰吧!在我最美丽的时刻,你会听见我的心在为你轻轻颤动,你会看见娇嫩花瓣上盛开着我最美丽的容颜。我想要你的玫瑰,可是,我再也等不到了……”

一条条地翻看着手机上沉积下来的短信,我的心在一字一句间碎裂。任由泪水在黝黑的脸颊上肆意流淌。

颤抖着的手,拆开了这封十天前抵达的快件。看着上面清秀的字迹,我的脑子里满是那一抹忧伤的绛紫。

大海,你这个坏蛋。到处乱跑的坏蛋,现在你是否在乖乖地看我的信呢?

我只是条小鱼,不能在海浪中游弋;我只是只蝴蝶,不能如海燕般翱翔;我只是朵娇嫩的花,经不起风吹雨打。再见了!我最爱的大海。尽管你说你不是,可我喜欢这样叫你。对不起,不能让你看我在阳光下跳舞了,不能让你带我去吃麦当劳了。对不起!不能再陪你聊天了。

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走了吧!去到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医生说那里不会有战争,不会有疾病,只有美丽的鲜花在温柔的阳光下露出笑脸。那地方很美的对吗?所以,你不要哭,不要伤心,因为我去了那么美丽的地方,你要为我高兴,知道吗?不要哭哦!听话!我知道你最听话了。

唉!对不起,叫你不要哭,我自己先哭了。羞死人了。我不是害怕,我只是舍不得你。我好想收到你的玫瑰啊!想让你带我去麦当劳啊!你穿着军装一定很帅的,一定有许多人羡慕的。可是,可是我哪儿都去不了了。我找不你,不知道你去了哪儿。我打不通你的电话,我好想看到你。大海!我的大海,你去了哪儿呢?

唉!你这个让人担心的家伙,去哪儿怎么也不告诉我呢?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你是在报复我上次不告而别吗?真是个小气鬼。人家是去看病嘛!住了一个多月的院,人家怕你担心嘛!那段时间“非典”那么凶,你知道了一定会很担心的,那样你就不能安心工作啦!领导会批评你的,所以我才不告诉你嘛!你……你……你居然……

呵!你看我,又哭了。真是羞死了,这么大了还哭。可是,可是我想你啊!你知道吗?这几天妈妈的眼睛总是红红的,医生也给我加了好多好的药,护士阿姨每天都来陪我。她们都不告诉我,可我知道我快要离开了。从三年前就知道自己迟早就要离开的。妈妈骗我说是白细胞增多,哼!其实我知道这是白血病啦!

我现在好矛盾哦!既想看到你,又怕让你看到我。我现在的样子好丑哦,头发都掉光了,像个小尼姑一样。算了,还是不要让你看到我,给你看我以前的照片吧。怎么样?我很漂亮吧?嘻嘻!我是条美丽的小鱼儿,我是只美丽的蝴蝶,我是朵美丽的蝴蝶花。呀!好自恋哦!羞羞!

大海!我要走啦!我已经听到天使的歌声啦!好想见到你啊!我就要离开了,你会想我吗?还会记得我吗?我知道你会的,对吗?

大海,我走了。你要听话,不要哭。要为我祝福。我会在天堂看着你的。

再见了,我的大海!

小鱼

2003年8月27日

我捧着手里的信,看着那上面的泪迹斑斑,已经忘记了哭泣,因为泪水早已流干。小鱼,我可爱的小鱼,你就这么狠心一个人游走吗?大海里的风浪太的啊,你一个人太危险,小鱼,听话,你快回来吧!快回来啊!

我在心底呼唤着,一颗颤抖的心在滴血。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

没有见面,竟已永别。

七、

难道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梦吗?一个起于“非典”而又止于“非典”的梦?“非典”!“非典”!难道因为它,这一切从一开始便最终是个悲剧?是这样吗?是这样吗?那为什么偏偏会选上我?

我努力地寻找着答案,却什么也找不到。我的大脑中似乎只剩下一片苍白。我尝试着去回忆小鱼给我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微笑。可没有用,在没有了她的日子里,我的生命中只剩下那一片苍白。孤独的、寂寞的、伤痛的苍白。

辉徒劳地安慰着我,但每次都被我粗暴的咆哮打断。

“你想怎么样?陪她一起去死吗?你以为你这样就能挽回一切吗?你难道就不能为别人想一想?为她想一想?她要是知道你这个样子,她会安心吗?会快乐吗?”

恶狠狠地咆哮着,辉的每一句话都让我的心在淌血。她要我为她祝福,要我不要哭泣,她已经摆脱了病痛的折磨吧?她是不是已经变成了一个美丽的天使在云端之上注视着我呢?

摩挲着手中的照片,看着她在阳光下旋舞着的微笑,温热的液体又顺着眼角滑落。天上的浮云依旧自在地舒卷,而此刻,我的心却在疼痛中抽搐。

小鱼,是的,我会想你,永远的想你,永远都不会忘记。记得当初的诺言吗?我会去看你,会带你去吃麦当劳,还会送你想要的玫瑰,最红最红的那种。小鱼,我不会骗你,因为我是你的大海,不是小狗。

将那一束艳红的玫瑰放在小鱼的墓前,我轻轻地呢喃。

小鱼,我亲爱的小鱼,你的大海来看你了。你看,我带来了你想吃的麦当劳;你看,我穿着你说的很帅气的军装;还有,小鱼,这是送给你的玫瑰,你想要收到的玫瑰,它们很美对吗?

小鱼,我来了,你的大海来看你。你在天堂看到了吗?

————————————————————————————————————————————————————————————————————————————————————————— 结束语:这是七年前写的东西,曾经在榕树下发过,现在发到铁血来,无非是想借此追忆一下那逝去的青春,流年似水,似水流年,一转眼,我的人生已经走过27个春秋了。逝者如斯夫……青春不再,那青葱岁月里的情怀也再难拾起……剩下的,除了回忆,也仅仅只有回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4536715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23

      铁血第一军团 空突第二师作战参谋
      男儿从军征,未闻铁索寒,待拾重头月,楼空人不还!

      2010/10/8 11:55:11

      网友回复

      • 军衔:中国海军上将
      • 军号:1414772
      • 头衔:华夏航母编队司令
      • 工分:3274200 / 排名:48
      左箭头-小图标

      眼睛进沙子了。。。向老兵致敬——敬礼

      2010/10/10 11:46:24
      左箭头-小图标

      爱回忆说明人已经变老了。

      2010/10/10 0:04:32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1534584
      • 工分:177414 / 排名:9722
      左箭头-小图标

      很悲伤的故事啊。有些老套,但是套在军人身上,却是壮情的。

      2010/10/9 21:04:33
      • 头像
      • 军衔:海军中将
      • 军号:444274
      • 头衔:军事大区首席版主
      • 工分:1349553 / 排名:205
      • 本区职务:大区版主
      左箭头-小图标

      [quote user="真的是落后 在第7楼"]卫士哥,还是俺自己来回答吧!这篇东东是我七年前写的一狗血剧情的小说,当时发在榕树下的,后来好像被有的网站给转走了!昨个儿军团里几个家伙在那儿数落我好久没发帖了,一时半会儿的又写不出来,恰好这篇还没在铁血发过,于是就先拿出来交差咯。是原创,但非首发!呵呵!![/quote]

      [quote user="ygk0001 在第9楼"][quote user="网络卫士 在第6楼"]......

      [quote user="真的是落后 在第7楼"]卫士哥,还是俺自己来回答吧!这篇东东是我七年前写的一狗血剧情的小说,当时发在榕树下的,后来好像被有的网站给转走了!昨个儿军团里几个家伙在那儿数落我好久没发帖了,一时半会儿的又写不出来,恰好这篇还没在铁血发过,于是就先拿出来交差咯。是原创,但非首发!呵呵!![/quote]

      卫大,您对落后同志的解释还算满意么?如果还有什么疑问,请和我联系,谢谢![/quote]

      感谢对我工作的支持!

      2010/10/9 11:53:30
      • 军衔:中国陆军中校
      • 军号:1029271
      • 工分:87958
      左箭头-小图标

      是写的故事???真感人!!!

      是真实的奇遇吗???那得把它搬上影戏院才对的起你和他!!!!

      2010/10/9 10:55:59
      • 头像
      • 军衔:中国空军大校
      • 军号:461917
      • 头衔:体育区特约评论员
      • 工分:331196 / 排名:402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网络卫士 在第6楼的发言:

      http://www.vsread.com/article.php?aID=47007

       以下是引用ygk0001 在第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盼 在第2楼的发言:

      天啊,楼主写出这样的文章,我惊爆了眼球!太意外了!

      难道你不知道落后同志偶尔也不会落后滴

      01老大,让你的兵告诉我他在铁血发表的帖子为啥在其它网站是小说?这事情交给你老大替我问清楚,否则没办法评定。多谢01老大!

       以下是引用真的是落后 在第7楼的发言:

      卫士哥,还是俺自己来回答吧!这篇东东是我七年前写的一狗血剧情的小说,当时发在榕树下的,后来好像被有的网站给转走了!昨个儿军团里几个家伙在那儿数落我好久没发帖了,一时半会儿的又写不出来,恰好这篇还没在铁血发过,于是就先拿出来交差咯。是原创,但非首发!呵呵!!

      卫大,您对落后同志的解释还算满意么?如果还有什么疑问,请和我联系,谢谢!

      2010/10/9 10:54:15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665351
      • 工分:22956
      左箭头-小图标

      当青春的年月过去,留下的是回忆!永远的回忆,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2010/10/9 10:45:31
      左箭头-小图标

      卫士哥,还是俺自己来回答吧!这篇东东是我七年前写的一狗血剧情的小说,当时发在榕树下的,后来好像被有的网站给转走了!昨个儿军团里几个家伙在那儿数落我好久没发帖了,一时半会儿的又写不出来,恰好这篇还没在铁血发过,于是就先拿出来交差咯。是原创,但非首发!呵呵!!

      2010/10/9 8:42:48
      • 军衔:海军中将
      • 军号:444274
      • 头衔:军事大区首席版主
      • 工分:1349553 / 排名:205
      左箭头-小图标

      http://www.vsread.com/article.php?aID=47007

       以下是引用ygk0001 在第5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盼 在第2楼的发言:

      天啊,楼主写出这样的文章,我惊爆了眼球!太意外了!

      难道你不知道落后同志偶尔也不会落后滴

      01老大,让你的兵告诉我他在铁血发表的帖子为啥在其它网站是小说?这事情交给你老大替我问清楚,否则没办法评定。多谢01老大!

      2010/10/8 21:05:45
      • 军衔:中国空军大校
      • 军号:461917
      • 头衔:体育区特约评论员
      • 工分:331196 / 排名:4021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盼 在第2楼的发言:

      天啊,楼主写出这样的文章,我惊爆了眼球!太意外了!

      难道你不知道落后同志偶尔也不会落后滴

      2010/10/8 17:03:25
      左箭头-小图标

      死猫你做死呢??信不信我用我的D80捅你!!!

      2010/10/8 13:18:07
      • 军衔:中国空军大校
      • 军号:461917
      • 头衔:体育区特约评论员
      • 工分:331196 / 排名:4021
      左箭头-小图标

      好凄美的故事,好感人的情感,唉,怎么我就遇不上呢,呵呵

      2010/10/8 12:32:23
      • 军衔:中国陆军中校
      • 军号:963432
      • 工分:58512
      左箭头-小图标

      天啊,楼主写出这样的文章,我惊爆了眼球!太意外了!

      2010/10/8 12:04:3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4条记录] 分页:

      1
       对(第一军团原创)无可奈何花落去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