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 有喜有悲“八一”节(之二)[八一征文]

共 6245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 有喜有悲“八一”节(之二)[八一征文]

再过七天,就是2010年的“八一”建军节了,这可是我们这些当过兵的人最值得纪念的日子。将近四十年来,我的“八一”节不是在军营度过,就是在演习场度过,不是在军校度过,就是在人武部度过,不是在比武期间度过,就是在看望病危老人中度过。其中,最让我刻骨铭心的有三次,就是:1978年成都军区大比武期间的“八一”节,1984年成都军区大比武期间的“八一”节,1987年母亲病危时的“八一”节。先说1978年的八一节。

前面发了之一 “尖子”分获冠亚军 团长亲自考“人才”,下面请看之二

自编自导自演备战比武,主攻箭头收回屈居第三

1984年的“八一”建军节,是我喜忧参半的日子。这一天,我获知了军区大比武的结果——炮兵参谋第三名;也是这一天,我大清早就犯了病,稀屎拉了一床铺,病歪歪的还得起来洗床单和被子;无可奈何,只好告假,不去参加军区的颁奖大会了,奖品——一件蓝色长袖套头衫(上印白字“成都军区军事竞赛大会纪念”),还是副参谋长严兴科帮我领回来的。

这次大比武,还得从年初说起。当我还在家乡休假时,团里发来急电:有任务,速归队!急惶惶地告别妻子,吻别幼儿,踏上了归队的列车。前脚跨进司令部大门,董光枝参谋长边搓着手边说:“哈哈,你总算平安回来了。师里下了个命令,把你改为师炮兵科的副营职参谋,准备参加军区的大比武。”我很惊讶,就问他:“我调到师炮兵科去了?”“不,只是个临时变动。因为参加比武的人员不得带‘长’字,就只好这样办了。你还是我们团的作训股长。”我心想:“他娘的,真绝了,好事咋都摊给我了呢?!”大家都明白,军令如山倒,谁敢不执行。我只好硬着头皮干喽。

一了解比武内容,我的个乖乖,把我当年在宣化炮兵学院学的东西大部纳入了:射击指挥,射击理论,战术指挥,战术理论,苏军研究,司令部工作。呵呵,参谋“六会”的内容全包圆啦。我这个人有一点可能不好,就是一旦接受一件事,就非得干出点名堂来不可。这参加比武么,总得闹个名次才行,况且我们师可是响当当的王牌师,哪个专业都在选拔尖子强化训练,直奔比武名次而去,我岂能装孬?!

深入了解后,得知除了笔试外,还有个战术标图。就是根据录音机放的口述战斗命令,标绘《陆军第×师××地区进攻战斗首长决心图》。我想,笔试还好说,死记硬背就是了;就那口述标图不轻松,我可从来没有搞过哟。再说啦,那战术想定的拟制、录音的制作、地图的粘接、彩笔的准备,还有录音机和录音带的购置,等等一大堆琐事,没有助手咋行呢?于是向参谋长反映。谁知他说:“你的助手团里可不好找,目前团里还没有能充当这个角色的。我向师炮兵科反映一下再说。录音机就把作训股那个带去,其他的你自己买,凭发票报销。”

师里此时的炮兵科长是武凤海,当年是我在炮兵学院的同学,只是不在一个班。武凤海掂量来掂量去,也没抽到能胜任的人。为了让我学会口述标图,只好通知我到师教导队去,说步兵团的“尖子”正在那里集训,其中有参谋专业,也有口述标图作业。我就带着所有需要带的家伙,卷起大背包,前往师教导队。

到了那里,还真热闹。只听得整个驻地枪声一片,什么56式冲锋枪、班用轻机枪、56式半自动步枪,“乒乒砰砰”、“哒哒哒”响个不停。还见那步兵“尖子”真是了得,一声令下,就从卧着的射击出发地线一跃而起,低姿冲向射击位置;离射击位置还有将近5米远,就一个鱼跃扑向前去;人还没到靶台,枪已经伸出;到位换手的同时,拉开了枪机;“咔哒”一声,子弹入仓(弹夹换上);顺势一带,“哗啦”一声,子弹上膛;迅速举枪,只听“噹”的一声,规定距离的钢板靶子应声落地。嘿嘿,从下口令到靶子落地,仅用不到5秒钟。

还有个副练级干部更是了得。他用那铁把子折叠式冲锋枪打连发,竟能30发子弹全上靶,而且只用一只手。我因为使用了六年这种冲锋枪,自认射击技术不差,在他跟前简直就是不值一提了。我打内心佩服呀!

第二天,我参加步兵参谋的口述标图作业。嗨哟,哪能跟得上呀,他们快得不得了。只见他们一个个右手夹着红蓝黑三支彩色铅笔和一支钢笔,左手推移着战术指挥尺,随着口述命令的下达,钢笔在记录命令,写着《战术协同计划》,彩笔在图上快速标绘着各种标号;口述命令下完没几分钟,一个个就交上了《首长决心图》和《战术协同计划》。我简直无法想象他们是怎么练到这一手的。

光羡慕不行呀,自己也得干哦。可我是“半老郎学翦猪——太迟了”,何时才跟得上呢?还是一步一个脚印地学吧!于是,根据以往所学,找来地图,从编写战术想定开始,再拟制战斗命令,然后录音。第一次自己给自己放录音搞口述标图,录音放完了,也没标上几个标号。再录音时,放慢了速度,而且每句话重复两遍。别说,效果出来了,比先前好多了。

时光老人仿佛与我作对,即使我那样抓紧又抓紧,一个月时间还是一晃就过去了,人家教导队结业了,改为各专业分训。正不知怎样好的时候,师炮兵科也将炮团的“尖子”们收拢,集中到师侦察连和防化连的驻地——黑桥——来了,我就跟他们在一起,接着往下练。

过了大概半个月,一天上午9点钟的样子,师里分管干部工作的副政委来到我的单身宿舍(为不影响我搞录音和作业,让我一个人住一间),问我家属现在是干什么的,我如实说是在家乡税务局工作;又问愿不愿意随军到乐山工作。我一听,这可是大事,得认真对待,就说:“请让我考虑一下,下午答复您行吗?”“行,我下午再来。”这下轮到我犯难了,家属在他们单位工作表现很好,大家都信任她;她家父母亲年纪老了,弟妹又多,还就她能担当一些事情,肯定离不开的;再说这“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我又能在部队干多久呢?何况她随军到乐山能被安排进税务局吗?要是安排在军人服务社之类的单位,岂不害了她?不行,回掉算了,反正我自己在部队一天,就尽心尽力干好一天,不给师里和团里丢脸就是了。

下午3点钟,副政委真的又来了,开门见山就问:“想好了吗?”“想好了,算了,还是不随军算了!”“为什么?”“我家属在税务局上班,随军后能进这里的税务局吗?”“不行,进不了!顶多安排进事业单位。”“那就是喽,肯定来不了的。”接着,我把理由向副政委叙述了一遍。同时,感谢师领导对我的关心和爱护,并表示在部队一天,就认真干好一天,请领导放心。他见我决心已定,就摇摇头走了。那时通信可没有现在方便,打电话老难的,我也就自作主张了。后来写信跟妻子一说,她高兴地说我还真果敢,做了个很正确的决定。

在黑桥驻训的那段时间里,我编写了《战术》、《射击》、《外军》三大本理论习题集,成天背记,把个脑袋背得晕乎乎的。时间在一天天过去,我的心也一天天紧张。不仅如此,每天上午9点多钟,上腹部就开始不舒服了,胀胀的,嗝酸味,体重一个劲的下降。为了缓解紧张的心情,我利用到乐山市买东西的机会,买来一张“鹤翔桩”拳法挂图,休息时间揣摩,次日早操时间独自练习。过了半个月,似乎好了一些。

5月下旬,50军“尖子”集中接受检验性考核,炮兵专业的在德阳东湖150师炮兵团驻地进行。考核那天,四个所谓炮兵参谋(估计人家也跟我一样是临时宣布的)接受了考试,结果,前两名让150师的朱平和148师的吴孔照夺得,我居最后一名。5月26日下午召开的“军师属炮兵‘尖子’竞赛总结大会”上,当宣布到炮兵参谋名次时,我分明看到老师长、时任军长康虎振那双虎眼很不屑地扫了我一眼。呵呵,当时地上如果有缝的话,我都钻得进去。当时,我就在心里想:“哟,这是什么眼神,简直要吃我呀!”又想:“已经这样了,打死我也弥补不了了;还是下一步扳回来吧,在军区闹个名次给他看看!”

既然决心下了,就得比以前更用功才行。但是,也不能不了解别人的情况呀。于是,我私下里了解了一下,原来人家都是有助手的,至少有一个同行在做保障工作。可我没这个条件呀,唯一的就是下苦功了。

总结大会后,各师参赛队分赴各地封闭式强化训练,我们师的全部到彭县和灌县交界的某煤矿驻训去了。直到学校放暑假,才从煤矿搬到一个研究所的子弟学校来。在那个煤矿驻训时,我每天上午只要不下雨,就爬上对面的山坡,在玉米地的边上呆着,默背理论部分,下午要么编写想定和战斗命令,要么录音和口述标图。

记得有一天上午,我又坐在那块地边背记理论题答案。突然,觉得身后有异常。车身看,没有呀。再接着背记,还是觉得有威胁。于是转身仔细看,哦呵,一条一米来长的竹叶青正吐着芯子沿着一蓬嫩绿的茅草向我爬来,离我只有一尺来远了,不仔细看还真发现不了。这可如何是好?我想起来了,蛇是近视眼,全靠热成像找猎物,你这时只要悄悄地走开就没事了。假如吓得落荒而逃,它就会来追击的。于是,我轻轻地站起来往后退,退到离它2米远时,突然加力向山坡上跑去。为啥要向山坡上跑?向上跑阻力大呀,蛇就追不上了么。

我那段时间不晓得怎么了,火气特别大,动不动就大发脾气。有一天,我正在宿舍(子弟学校的教室)里搞录音,录来录去就是录得不理想,正烦躁着呢。这时,负责连长“尖子”带训的榴炮1营营长陈崇焕走了进来,洋兮兮地学我录音时的语气。我不由自主地爆发了,抓起手边的大文具盒,用力甩向他,他猝不及防,被击中脸颊,右眼眉骨被划出一个口子来。他站在那里发呆时,我又一跃而起,冲了过去。他以为我又要打他,急忙招架。没想到我俯身捡起铅笔盒,冲他一笑,回到我的铺位上,再没理他。只听他骂骂咧咧的从另一个门口出去了,没有当时与我争斗。晚上,负责全师炮兵训练的武凤海科长找到我,问我怎么发那么大火。我说我也莫名其妙,当时就是压不住火,猛然就发出来了。他叫我向陈营长道歉,我说可以。然后找到陈营长,向他道了不是,请他原谅。

后来,陈营长的老营长,时任炮兵副师长的刘兆才还发话说,假如他这次到军区拿不到名次,看我怎么收拾他。不过,他那时还是从大局出发,给了我一套地图,明确了口述标图的战术标题和规模,让我根据这套地图和野战阵地防御战斗炮兵群的战术原则,拟制战术想定和战斗命令,好好练习口述标图;还明确了许多注意事项,比如:队标的定位点、队号的绘写要求、冲击出发地线两端的定位、各种区域线的含与不含,等等。这些都是《军队标号》里没有具体规定的,如果不知道的话,到时就要吃大亏啦。记得那套地图是自贡市富顺县的,我立即着手编写想定,拟制战斗命令,录音,放录音练习。

7月下旬,我们进入军区比赛场区附近,住在一个场镇的单位里,我和师高炮营的汪卫星副连长合住一个房间。小汪是我的老家安庆人,说的一口的安庆普通话,听着怪亲切的。他一天到晚就在高声地练习高炮射击指挥,我也就在他的严重干扰下,背记我的文字题解,倒是锻炼了我的抗干扰能力。我的肚子还是那样难受,情绪时常不好,只是强压着不敢再动粗了。

7月30日,比赛正式开始。上午,我们炮兵参谋在一个小教室里进行了笔试,我的感觉还不错。下午,在一个大会议室里,我们先是用10分钟粘接、熟悉地图。我一看,嘿嘿,这不就是我前段时间练习的富顺县地图吗。我的心定了,不慌不忙地完成了准备工作。

口述标图开始,大录音机传出军区炮训大队高川(时任炮训大队教员,我1982年秋在那当教员时认得)小个子那很磁的战斗命令声。我们聚精会神地边记录、边写战斗命令、边标图。口述命令播放完了,我一边继续写完余下的命令内容,一边标绘最后几个标号。然后就是修饰图面,粘贴图名(地图准备时按要求写好的)。这时,有个监考教员大声说:大家做好的再认真检查一下,不要弄错了。我就认真的检查了起来。所有小的标号都对照了一下,没有发现错误。再看大的标号,却发现那个主攻箭头怎么指向了一个山头的前方去了。糊涂的事情就在此时做下了。我没有去对照记录,就将主攻箭头往回收缩了4毫米,也就是1:5万地图上的200米。心里好很庆幸的:好得认真检查了,否则就要扣去许多分了。规定时限到了,我轻松地交了卷。

回到宿舍,听到饭堂里正在放奥运会现场直播,正是我国射击选手许海峰夺冠的那一部分,只听大家欢声雷动,兴奋异常,就跑去瞅了瞅。突然,肚子又难受了,只好回宿舍休息。31日下午,传来消息说,炮兵参谋比赛刘中林只得了个第三名,本来应该是第一名的,就是因为他将主攻箭头收回了200米,被扣了20分,而人家现在的第一名只比他多3.7分。

我一下子又高兴又不安。高兴的是总算得了个名次,尽管是第三名,总比得不到强呀!不安的是,怎么会是这样的呢?再一打听,果真是我稀里糊涂的记错了,出题的教员故意这样做的,就是看大家是不是死搬教条,以为主攻必须到山头为止,而我由于没有仔细对照记录,正好中了套。

这人一放松呀,身体立即有反应。当晚我就早早的洗漱休息了,谁知第二天早晨就发生了本文开头的事情。领导得知我犯病后,立即找随队军医给我诊治。记得那位赵军医说可能是急性阑尾炎,就近送我到43医院去看。43医院同意赵军医的诊断,于是打了高剂量的青霉素,弄得屁股又胀又痛。

回到驻地的第二天就班师回朝了。人家都忙着休假探亲,我则到处求医问药。先是到师医院,医生以为是胃病,给我做了钡餐造影,却没见到病灶;再做胆囊造影(那时还没有B超),呵呵,原来是急性胆囊炎发作。总算找到病因了,就对症下药吧。那位女的张军医(后来成了战友吴跃忠的夫人)可想了不少办法,又是开中药,让我喝药汤;又是开西药,一把一把地吞下去。期间,炮兵科长武凤海提升为我们团的团长。有一天,老武和董光枝一起去看我,谈了一些事情,说我可能职务有变动,不是到师炮兵科当副科长,就是下营当营长,叫我尽快治好病,准备应对。

我那时哪有心思想升官的事情哟。我心想,人都病得歪歪倒倒的了,还当个什么官呀,莫名其妙!

在师医院住了三个来月,苦药汤喝了不老少,花花绿绿的西药片也吞了一大些,自我感觉好多了。于是,就在快元旦的时候归了队。……

11月底,团里传出我要到榴弹炮第2营去当营长的消息,我很不高兴,心情又烦躁起来,谁在我跟前提起此事,我都没有好脸色给他。记得还为此臭骂过我的参谋陈镇宏,弄的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后来想起来觉得怪对不起他的,前两年与他联系上了,还向他做过道歉。

12月初,干部股长老唐通知我到榴弹炮第2营去上任,我气呼呼地回他“谁愿去谁去!老子不去!”于是,政治处主任蒋声福再来动员。他也是安徽人,我们说话随便一些。他最后说:你还是先去吧,以后不会亏待你的。我说:你们统统都想错了,我不是嫌官小,而是身体不好不想去营里,哪怕在机关继续当股长我都没意见。他又说:本来是要提升你高一点职务的,军里看了你的履历,发现你没有干过基层的主官,就让你到营一级去锻炼一下;我们团的参谋长可都是从2营产生的哟!言下之意,我自然理解,可我还是不想去。

12月中旬,家属带孩子来队探亲,下营的事情暂时没人提了。月底,老武团长亲自来劝说:你还是先下去吧,2营现在没有一个主官在位,快过年了,不大好;下去后,病照看,多休息就是了。话都说到这一步了,再不给面子就不像话了。于是,就在1984年的最后一天下午,我携妻将子下到了营里。

下面请看之三 慈母辛劳一生,临终身边无人,儿子不孝呀!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4376168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48
      【蓝剑军团职务】军团学院老院长【蓝剑军团军衔】大校
      【蓝剑军团军籍】LJ_1059


      2010/7/23 21:50:45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飘过 顶下

      2010/8/10 0:39:10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2766030
      • 头衔:骁骑总兵
      • 工分:780062 / 排名:756
      左箭头-小图标

      头悬梁锥刺股,军营之中更如此。

      勤苦练意志坚,考场镇定操胜券。

      军中事细道来,苦尽甘来意味长。

      佩服 佩服!好帖,顶一个!

      2010/8/9 9:53:21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2539762
      • 工分:1000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4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贵金属 在第11楼的发言:

      支持老兵的好作品!

      同时看了后也有一些感触,就是说培养一个业务骨干多么不容易,而一支部队形成战斗力也是多不容易,绝不是简单的几个月训练就能完成的。所以也就理解了当年战争年代主力部队的能力所在,是长期锻炼培养的结果。而二战中的德军、日军越打越弱,除了物资供应困难,也有这个很大的原因在里面,就是说军官、老兵和技术骨干损耗殆尽,短期内无法培养补充了,哪怕保留了番号,补充了新兵,也只是一个空壳。

      是的,一支好部队不可能徒有虚名,肯定有显赫的战功在那摆着。

      否则,别的部队不把你拱翻才怪呢!

      老刘说得对,支持观点!

      2010/8/1 17:30:4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贵金属 在第11楼的发言:

      支持老兵的好作品!

      同时看了后也有一些感触,就是说培养一个业务骨干多么不容易,而一支部队形成战斗力也是多不容易,绝不是简单的几个月训练就能完成的。所以也就理解了当年战争年代主力部队的能力所在,是长期锻炼培养的结果。而二战中的德军、日军越打越弱,除了物资供应困难,也有这个很大的原因在里面,就是说军官、老兵和技术骨干损耗殆尽,短期内无法培养补充了,哪怕保留了番号,补充了新兵,也只是一个空壳。

      是的,一支好部队不可能徒有虚名,肯定有显赫的战功在那摆着。

      否则,别的部队不把你拱翻才怪呢!

      2010/7/28 21:48:09
      左箭头-小图标

      哎呀呀,又用错ID号码了,真要命。父子同用一部电脑就是容易混,对不起呀,请原谅!

      2010/7/28 14:18:07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常宁兵 在第35楼的发言:

      上过炮兵学院,赶上了唯文凭吃香的人生正当年,幸运幸福。军区参谋业务拿第三,是苦累换来的,在如今我人眼中,跟拿第一没区别,祝贺恭喜啦!好帖,顶啦!

      说实话,炮兵学院的经历只能说是我军旅生涯的的重要阶段之一。更为重要的,还是不断的充电过程。我将在《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自传中叙述,请战友们到时斧正。

      2010/7/28 14:14:48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中尉结束a 在第37楼的发言:

      几天后,大比武开始!共勉!

      长江后浪推前浪,现在的你们肯定比我们当年强。预祝战友摘金夺冠!

      2010/7/28 14:09:24
      左箭头-小图标

      几天后,大比武开始!共勉!

      2010/7/26 10:33:11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1975962
      • 头衔:龙和莲花
      • 工分:148606
      左箭头-小图标

      老刘参谋的业务,真是炉火纯青嘛!

      步兵技术性没这么强,没这么繁锁,不过现在都高科技了。

      2010/7/25 23:41:48
      左箭头-小图标

      上过炮兵学院,赶上了唯文凭吃香的人生正当年,幸运幸福。军区参谋业务拿第三,是苦累换来的,在如今我人眼中,跟拿第一没区别,祝贺恭喜啦!好帖,顶啦!

      2010/7/25 17:04:27
      左箭头-小图标

      好文章

      2010/7/24 22:51:07
      左箭头-小图标

      2010/7/24 22:49:42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顶起

      2010/7/24 22:48:24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梦回沙场秋点兵 在第18楼的发言:

      因病有苦有悲,升官可喜可贺!

      高度概括,绝妙评论。

      姜还是老的辣呀!

      向老姜学习!

      向老姜致敬!

      2010/7/24 21:35:01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心谷幽兰 在第12楼的发言:

      看了老院长的帖才知道那个年代的兵当得是如何苦如何累。不过人生中有这么段苦乐年华也不失为一种财富。

      谢谢政委的评论!

      我们那个时代基本上都如此,虽然辛苦劳累,却是心甘情愿。

      记得前两日在电视上看到军事频道采访“德艺双馨”艺术家阎肃时,当主持人问:“您为什么总是快快乐乐的?不论是顺境还是逆境。”八十岁高龄的严老认真地说“什么叫快乐?主动就是快乐!对任何事情,只要你积极主动的去做,你就会快乐,如果取得成果很好,你就会很快乐!”我想,这就是那个时代的人虽然过着艰苦的生活,却能够快乐,并有幸福感的根本原因。

      2010/7/24 21:29:44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老汪 在第27楼的发言:

      文章连载,故事甚多,事迹传奇,精品而作.是我们努力学习和借鉴的榜样!

      谢谢老战友的支持!预祝战友“八一”节日快乐!

      2010/7/24 21:17:14
      左箭头-小图标

      好文章!!!!!!

      2010/7/24 20:25:46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2287718
      • 头衔:铁军侦察兵
      • 工分:182714 / 排名:9331
      左箭头-小图标

      文章连载,故事甚多,事迹传奇,精品而作.是我们努力学习和借鉴的榜样!

      2010/7/24 19:46:32
      左箭头-小图标

      没让夫人随军是非常明智的选择,不然丢了税务局的工作太可惜了。

      2010/7/24 15:34:45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642483
      • 头衔:退伍老兵
      • 工分:1235308 / 排名:249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老哥哥的原创军事生活文章

      2010/7/24 14:04:51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万川叶 在第7楼的发言:

      前三名也不错呀!

      苦啊,那可是牺牲健康换来的,划不来哟!

      跟你说,我到现在还是被那胆囊炎拖累,消化系统不好,吃得不少,就是不长肉,精瘦精瘦的!

      老哥著书颇丰,向你学习致敬!

      2010/7/24 12:24:07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每年的八一节日是老兵相聚会的日子,这一天是我们参战老兵很开心的事儿,谈笑风云,回忆往事。

      2010/7/24 12:13:47
      左箭头-小图标

      祝贺老刘连发两篇好文章!支持!这个“八一”节有喜有悲,但感觉也不错!

      部队就是这样,首长们决定了的事,就得无条件服从,没有你讲条件的份。这一点我也是有体会的。

      2010/7/24 11:32:11
      左箭头-小图标

      不错,很不错

      2010/7/24 10:14:0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万川叶 在第7楼的发言:

      前三名也不错呀!

      苦啊,那可是牺牲健康换来的,划不来哟!

      跟你说,我到现在还是被那胆囊炎拖累,消化系统不好,吃得不少,就是不长肉,精瘦精瘦的!

      瘦是瘦,精神够!

      2010/7/24 9:59:49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914419
      • 头衔:退役老兵
      • 工分:13577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168384416 在第15楼的发言:

      因太忙,先顶后看。

      老刘的好文章,先顶后欣赏!

      2010/7/24 7:44:03
      左箭头-小图标

      因病有苦有悲,升官可喜可贺!

      2010/7/24 6:06:19
      左箭头-小图标

      老前辈辛苦了,致敬!

      2010/7/24 2:11:08
      左箭头-小图标

      看过了 很好很好

      2010/7/24 1:06:58
      • 军衔:中国陆军少将
      • 军号:2516093
      • 头衔:老顽童
      • 工分:539019 / 排名:1725
      左箭头-小图标

      因太忙,先顶后看。

      2010/7/24 0:27:11
      左箭头-小图标

      老营长!新作拜读了。我都在师教导队步兵分队尖子集训,你所描述的是步兵对抗射击。该项目军区比赛是第三名,应是第二,是裁判误判了。

      2010/7/24 0:13:48
      • 军衔:中国海军少将
      • 军号:872387
      • 头衔:国货区-电脑评论员
      • 工分:863903 / 排名:596
      左箭头-小图标

      老哥厉害哦,都要看哦

      2010/7/23 23:18:21
      • 军衔:警察二级警监
      • 军号:1277407
      • 头衔:空啸心谷觅幽兰
      • 工分:252235 / 排名:6060
      左箭头-小图标

      看了老院长的帖才知道那个年代的兵当得是如何苦如何累。不过人生中有这么段苦乐年华也不失为一种财富。

      2010/7/23 23:16:21
      • 军衔:中国海军上校
      • 军号:1419686
      • 头衔:钓鱼岛警备区司令员
      • 工分:164795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老兵的好作品!

      同时看了后也有一些感触,就是说培养一个业务骨干多么不容易,而一支部队形成战斗力也是多不容易,绝不是简单的几个月训练就能完成的。所以也就理解了当年战争年代主力部队的能力所在,是长期锻炼培养的结果。而二战中的德军、日军越打越弱,除了物资供应困难,也有这个很大的原因在里面,就是说军官、老兵和技术骨干损耗殆尽,短期内无法培养补充了,哪怕保留了番号,补充了新兵,也只是一个空壳。

      2010/7/23 23:14:3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望月星辰 在第8楼的发言:

      这个八一节,算是悲喜参半。有得有失。不过,还算是顺利,也算遂心。

      唉,不经过不知道那个苦呀。说实话,就是从那以后,我坚定了回家的决心。

      2010/7/23 22:49:37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万川叶 在第7楼的发言:

      前三名也不错呀!

      苦啊,那可是牺牲健康换来的,划不来哟!

      跟你说,我到现在还是被那胆囊炎拖累,消化系统不好,吃得不少,就是不长肉,精瘦精瘦的!

      2010/7/23 22:47:14
      • 军衔:中国海军少将
      • 军号:1113069
      • 头衔:冰山下的火种
      • 工分:652375 / 排名:1132
      左箭头-小图标

      这个八一节,算是悲喜参半。有得有失。不过,还算是顺利,也算遂心。

      2010/7/23 22:47:10
      左箭头-小图标

      前三名也不错呀!

      2010/7/23 22:44:26
      左箭头-小图标

      第五部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一)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二)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三)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四)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五)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六)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七)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八)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九)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一)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二)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三)

      第六部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一“尖刀英雄连”——447团2连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二 “猛虎红八连”——445团8连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三 “尖刀英雄班”——447团2连6班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四 “英雄总机班”[——师通信营有线连总机班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五 之六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七、之八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九、之十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十一 之十二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十三 之十四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十五、之十六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十七、之十八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十九、之二十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二十一、之二十二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二十三 之二十四[蓝剑军团]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二十五至二十七[蓝剑军团]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二十八至三十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三十一至三十三[蓝剑军团]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三十四至三十六[蓝剑军团]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三十七至之三十九[蓝剑军团]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四十至四十三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四十四至四十七

      [原创]英雄树开英雄花-149师英雄事迹录之四十八至五十

      2010/7/23 22:00:34
      左箭头-小图标

      第四部

      [血浪杯][原创] [班长征文]班长,我成长进步的领路人

      [原创] 当兵的也是人,见到女孩能看到转弯

      [原创]手榴弹实弹投掷的那些糗事

      [原创]我军各型号手榴弹的构造性能

      [原创]对近期网友争论言语不雅的看法与建议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一)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二)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三)

      [原创]我的写作乐趣是这样培养起来的

      [原创]亲身经历男女不分上厕所

      [原创]干仗干赢了,处分以后不装进档案

      [原创]建国后,“征兵体检标准”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政审条件”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文化程度、兵员来源”的变化情况

      [原创]古徽州黟县文化习俗辑录

      [原创]质疑walkinlife55 的 《也聊对越反击战中的我军侦察兵》

      [原创]老兵写作知识漫谈(之一)[蓝剑军团]

      [原创]老兵写作知识漫谈(之二)[蓝剑军团]

      [原创]老兵写作知识漫谈(之三)[蓝剑军团]

      [原创]老兵写作知识漫谈(之四)[蓝剑军团]

      [原创]老兵写作知识漫谈(之五) [蓝剑军团]

      [原创]老兵写作知识漫谈(之六)[蓝剑军团]

      [原创]老兵写作知识漫谈(之七)[蓝剑军团]

      [原创]老兵写作知识漫谈(之八)[蓝剑军团]

      [原创]老兵写作知识漫谈(之九)[蓝剑军团]

      [原创]老兵写作知识漫谈(之十)[蓝剑军团]

      [原创]老兵写作知识漫谈(之十一)[蓝剑军团]

      [原创]看军队演习,提几点看法[虎年][蓝剑军团]

      [原创][民国往事征文]与民国同岁的父母亲(之一)[蓝剑军团]

      [原创][民国往事征文]与民国同岁的父母亲(之二)[蓝剑军团]

      [原创] 有喜有悲“八一”节(之一)[八一征文] [蓝剑军团]

      [原创] 有喜有悲“八一”节(之二)[八一征文] [蓝剑军团]

      2010/7/23 21:58:58
      左箭头-小图标

      第三部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一 家居皖南古黟六都塘下村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 父母原是江北“客边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 儿 时 印 象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 二上小学直到毕业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五 尽管学习拔尖也只录取公社农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六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一)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七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二)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八 高高兴兴当兵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九 艰苦而有趣的新兵连生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 凭十道数学题全对当上了计算兵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一 营区坐落峨眉山麓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二 庙儿岗的由来与专业初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三 营建做小工与“打半工”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四 第一次野营拉练,驻训西昌大营农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五 拖木沟实弹射击,迫击炮炸死俩小彝胞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六 看守团弹药库,首次接受培训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七 第二次野营拉练,驻训德昌黄水塘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八 “战士画之家”里跑龙套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九 当了一回“师傅”和“设计师”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第三次拉练,首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一 三星陨落,灾难频仍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二 因与排长有过节差点蒙冤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三 当兵第五年第一次探家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四 再驻大营农场,拖木沟里炮声隆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五 深造于柏香坪 “军校”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六 人生命运转折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七 再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八 对象看了一个排,最后定下一知青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九 凭出色成绩,考入炮兵最高学府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一)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一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二)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二 第一次登门就叫岳父母为爸爸妈妈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三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三)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四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四)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五 放弃留校还是回原部队吧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六独自领取结婚证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七 遵团长令,编写《苏军研究问答》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八 结婚蜜月,从成都站前旅馆开始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九创新训练方法,探索“侦察班训练”新路子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 大桥驻训,初次领略司令部实际工作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二 婚姻调解,送人玫瑰手留香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三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一)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四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二)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五 战友重病,好军嫂患难与共不离不弃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六 拖乌演习,担任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七 赴军集训,专题研究苏军战术原则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八“炮校”执教,推广“侦察班对抗训练法”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九 喜得娇子,初为人父好幸福

      2010/7/23 21:57:14
      左箭头-小图标

      第二部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一 年纪轻轻写遗书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二 调任参谋,按第一套方案准备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三 年饭氛围和参战方向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四 铁路输送,由峨眉到昆明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五 摩托化行军,战争气氛越来越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六 越过红河,战场景况原来如此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七 宿营房主竟是南京人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八 担任前指侦察参谋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九 二上446团指挥所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十 3 4 6 高地待命期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一 前出时,第一次步炮协同不顺畅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二 途经代乃战场,第一次见到越军尸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三 幽深险峻的沙巴峡谷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四 三号桥头与水文站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五 4号桥激战,新老师长亲临一线指挥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六 关键时刻,冒风险指挥炮火支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七 第一次对活人开枪,两次险些“翘辫子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八 冲击1796 高地,差点被炸死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九 渴罪难熬,牛脚印里的水也得喝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 无名高地遇险,虽未硌坏却摔下悬崖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一 归建途中,活捉一伤兵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二 前往沙巴县城,捡了点纪念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三 指挥所里闻噩耗,忠武老哥牺牲了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四 积极做事,却招致丢功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五 担负交通调整哨,保胜路口两天一夜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六 工兵杰作,炸他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七 探 亲 还 愿

      [原创]刘忠武连长,您在天堂可好?!

      [原创]1979年对越反击战参战纪实之经历图

      [原创]加农炮3连2排覆灭及应吸取的教训

      [原创]“二杆子”危急关头成“勇于献身的共产主义战士”

      [原创]自带炊具上战场的回族战士——李兴树

      [原创]献给对越反击战的战友

      [原创]痛祭烈士

      [原创]当年参战,个人服装都有哪些?

      2010/7/23 21:55:5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4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 有喜有悲“八一”节(之二)[八一征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