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专家称解放军应锻造一支“又轻又狠”的现代陆军

共 174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专家称解放军应锻造一支“又轻又狠”的现代陆军

●自冷战结束以来,关于陆军发展方向,世界上就有轻重之争、轮履之争和甲弹之争等,其中尤以“轻重之争”最悠久最复杂,对世界各国陆军建设的影响也最深远。

●美军当下放弃“FCS计划”的断臂之举,实质是在陆军当前部队需求和未来部队建设目标之间选择一个平衡点,但由此推断美陆军转型开始“由轻向重”为时尚早。

●未来陆军建设究竟该轻该重?各国因国情军情不同,没有标准答案。但兼顾长远与现实、在构建体系作战能力中找准军种定位、更好地服务于国家战略利益的需要,应是始终要把握的主线。

近来,美国奥巴马政府针对安全环境的新变化,反思调整防务政策和军事战略。在陆军发展战略上,美军开始强调采取均衡发展的防务新模式,放弃研究数年的“FCS计划”,避免因推进过分超前的军事转型而导致陆军建设出现失衡,美陆军调整转型的路线图表明,陆军“轻与重”发展权重问题是保持陆军均衡发展的关键。

陆军发展

“轻重”之争由来已久

陆军重型化,某种意义上是冷战的遗产。二战后,“北约”同“华约”对垒欧洲,双方均准备打一场以核武器为后盾的堂堂之战。双方投入大量人力、财力和物力组建重型装甲部队,发展主战坦克。为穿透对方坦克的装甲,坦克炮的口径越造越大;为防对方坦克炮的攻击,装甲日益增厚。

随着“华约”解体、“北约”东扩,进入新世纪,世界格局和战争形态发生了巨大变化。战后一个时期,重型陆军还是轻型陆军、履带陆军还是轮式陆军、讲求速度还是讲求力量等,成为世界争论的焦点,也成为各国陆军发展必须跨越的门槛。出于全球快速部署的需求,美军祭起信息优势的大旗,陆军率先转向轻型化,强调尽快“实现由工业时代前沿部署型陆军向信息时代力量投送型陆军的转变”。从美军《2010陆军设想》及正在实施的“21世纪部队”建设来看,陆军小型机动、模块编组、全谱作战、快速反应是发展大势。

常人眼中,陆军的“轻与重”似乎不可兼得。要速度,就要轻装简从,什么大口径火炮、重型坦克,统统都应弃之不用。要力量,就要增强火力、增加重量和防护。大吨位、大口径、重装甲才能造就出威力强大的火力与防护力。美国陆军70吨重的“艾布拉姆斯”主战坦克、昂贵的“十字军战士”火炮系统等,就是重型陆军思维的典型代表。然而,自从拉姆斯菲尔德执掌五角大楼以后,“重型陆军”遭到排斥,在强大海空优势衬托下,高速度、更具杀伤力和机动力的陆军受到拉氏的推崇。于是乎,一场改造陆军的计划在美军中逐渐推行。此后,一个个拟议中的重型装备计划胎死腹中,一个个支持重装陆军的将领解甲归田,推崇“新陆军”的前特种作战司令彼得·斯库梅克将军出掌陆军,“未来战斗系统(FCS)”开始热闹登场。

拉姆斯菲尔德举起了手术刀,以“FCS”为蓝本开始了改造美陆军的行动。他要强化陆军的轻型、快速机动、火力强大的功能,既要速度、又要火力,唯独不要重量。“轮式陆军”、“飞行陆军”、“全球陆军”为五角大楼掌权派所津津乐道。昔日盘跨在履带上的重型陆军,面临被斩杀的境地。拉氏设想的陆军要能在天上飞、地上跑。

但是,2003年爆发的伊拉克战争,使美军看到现实战场并非尽如陆军转型理论的设想,面对低技术的反美武装的游击战,缺乏防护力的陆军乏善可陈;给美军造成最大伤亡的竟是设置在道路两侧的遥控爆炸装置和肩扛火箭弹等。不得已,美军紧急补救,如在轮式装甲车上安装带有装甲板的“装甲组件”、快速增产用于护卫的“汉姆威”装甲车、在运输车辆上加装装甲板和机枪等等。

“FCS计划”

中道夭折另有隐情

如果说面对恐怖分子和伊拉克、阿富汗反美武装传统的“游击战”,美陆军应对乏力是导致“未来战斗系统(FCS)”夭折的外部动因,但最终压倒这一计划的原因却另有隐情。

尽管“FCS计划”描绘的“目标部队”前景诱人,但就连美军官员也承认,建成装备“未来作战系统”的“目标部队”,其难度丝毫不亚于重新登月。

耗资巨大不堪重负。全球金融危机极大地削弱了美国的经济实力,身陷伊拉克、阿富汗两场战争泥淖也让美国人心力交瘁。因此,五角大楼拟定的美国陆军“FCS计划”因造价高昂、过程复杂一直遭到国会有关人士的强烈质疑。据悉,“FCS”工程仅在第一阶段就需要耗费1450亿美元。同时,美军还需额外投入250亿美元用来购买和增加战场高效通信网络设备,“FCS计划”可谓美陆军有史以来花费最高的武器清单。银根吃紧的奥巴马政府要甩掉包袱。

诸多技术重题难以攻克。美国“政府责任办公室”表示,尽管“FCS”自美国陆军2004年调整战略以来已取得不少进展,然而该计划还需要很长时间才能达到成熟的技术水平。

军种之争让美陆军的未来难以把握。在美军中,陆军始终认为,只有地面部队才能保持美军的优势。美军虽然打赢了冷战结束后的所有战争,然而作战对象都是不值一提的军事弱国。海湾战争与伊拉克战争的实践,再次显示了重型装备的作战威力。过分强调轻型,极可能把美军带入危险境地。而海军则说,前沿存在的海军部队是“塑造”有利于美国的地区优势的关键。空军强调的则是,只有空军才能承担全球战略和打击任何范围内对手的任务。海空军都认为,“大陆军”时代已经过时。

过分超前备受质疑。“FCS”对传统作战理论与方式的冲击是巨大的。然而,对于美国派“下一个时代”的部队打现时代的仗,不少军事专家还是提出了异议。俄罗斯军事科学院的专家们说,目前美军已经是高科技部队了,可是面对恐怖分子和伊拉克反美武装传统的“游击袭击战术”却束手无策,将来技术含量更高的“科幻部队”进入战场,恐怕并无太多实际效果。

“混合战争”呼唤

“又轻又狠”的陆军

现今,美军在反思布什政府时期军事战略和军队建设得失的基础上,开始着手重大调整。强调应对更加复杂多样的安全威胁,这其中既包括传统安全威胁,也包括日趋增加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强调美军正面临融合了多种作战样式的“混合战争”考验,并将应对“混合战争”作为美军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战略指导。美军对今后的战争行动总体判断是大少小多,强少弱多,以反恐战争为代表的低强度战争将成为主要类型。这种战争在阿富汗、伊拉克、索马里的上演已经表明,除了开端有一段短促的准正规作战架式外,游击与反游击性的对抗将成为主导形式。基于此,美国陆军实施战略转型的目标就是建设一支兼备重型部队和轻型部队作战能力的“又轻又狠”的目标部队,既具备轻型部队的快速反应能力和快速部署能力,又具备重型部队的火力、生存能力和持续作战能力。

美军专家坦承,陆军转型是一个极为艰难曲折的历程。这不仅是因为陆军与其他军种相比,兵种多样,历史包袱沉重,转型的难度更大,而且还因为美陆军肩负着繁重的全球反恐作战任务,旷日持久的伊拉克、阿富汗战争使转型和战备的矛盾日益尖锐。如何合理分配有限的资源,做到转型和战备两不误,一直是美陆军近年来苦苦寻求的平衡点。

阿富汗战争伊拉克战争的实践证明:美军目前装备的“艾布拉姆斯”坦克和“布莱德利”步兵战车等重型装备火力虽强大,但调动困难,行动迟缓且费用高,容易贻误战机,而且难以进入狭窄街道与敌作战。而装备“悍马”吉普车的美军轻装部队虽机动性强,但火力明显不足、装甲薄弱,极易造成人员伤亡。因此,建设像“斯特瑞克”旅这样介于重型与轻型部队之间的“又轻又狠”的中型部队,充分吸纳“FCS计划”中业已成熟的新技术与装备,就成为未来一段时日,美陆军建设的重点。

战略谋划

应找准发展基点

新世纪新阶段,面对复杂多变的国家安全形势和我军新的历史使命,加速锻造一支适应战争形态和应对各种安全威胁的“轻重并举”的现代陆军势在必行。

从未来战争的需求看“轻重”。纵观美国陆军转型轨迹,不难看出,对未来战争客观需求的全面研判是其转型的基本依据。当下的新军事革命,实质上是一场军事信息化革命。在此背景下,陆军的转型必须紧跟社会信息化和新军事变革的步伐,从战争规模、战场构建、打击效果、后勤补给等方面进行考量,科学搭配“轻”与“重”,朝着快速机动、高效综合的方向稳步推进。

从国家利益的拓展选“轻重”。国家的政治、经济、外交、地缘环境因素,是决定陆军“轻”与“重”规模的关键要素。某种意义上,陆军的轻重不仅在陆军,更要在国家利益的维护发展中寻求答案。现今,陆军建设应兼顾核心军事能力建设和完成多样化任务的需要。

从部署机动的要求分“轻重”。值得关注的是应根据战略部署方向,搭配好轻重部队的比例,既要快速投送,又要保持一定的火力配置。将轻与重的分队进行模块化编组,根据作战任务的不同,整合作战单元,以求最优的作战效果。同时,对轻重单元进行任务区分,发扬各自优势。“分”的是类型和任务,“合”的是火力和指挥,统一指挥,协调配合,才能实现战场投送和火力配系的科学组合。

从军队建设的实际建“轻重”。当前,应以提高战斗力为准绳,把握好整体转型与局部调整的节奏,进一步搞好统筹规划,既要能战,又要发展。要考虑到人才和装备等方面的保障配套能否跟得上,使转型调整扎实推进,落到实处。★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10/6/15 23:21:4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不能全部轻型化,最多只能四分之一轻型化,四分之一航空化,四分之二重型化。美国国情和我们不同不能照般。

      2010/6/16 19:59:5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专家称解放军应锻造一支“又轻又狠”的现代陆军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