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幸会南海[蓝剑军团]

共 344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海军上校
  • 军号:2034264
  • 工分:114030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幸会南海[蓝剑军团]

幸会南海[蓝剑军团]

毕业实习去的是南海舰队

因为带着一定的定向性质,毕业实习前,领导们说,北海、东海来的去南海实习,南海来的去东海实习,要不毕业以后去看看的可能性不大了。

我来自北海舰队,自然去南海实习了。

实习时间是三个月,我们大概是三月下旬出发的,火车。时间太久了,具体记不太清楚了,火车走得很慢,南京、上海、江西到广州。

临行前副队长专门给我们做了动员讲话,他被派出南海部分实习地区进行了考察,记得他给我们说的一句话:“就是典型的资本主义社会,你们要对自己的前途负责!”他大概也是第一次去那些地方吧!

一、初识前沿

南海舰队实习的统一乘火车到的广州,下车后住在了广州基地边上的一个招待所,带队领导大概重申了些要求后,就各实习小组各自按指定的地方去找实习单位了,要求6月中旬在此集结,集体返校。

我和两具来自东海的哥们一组,到汕尾的一个观通站实习。

广州到汕尾不到200公里的样子吧,我们很乐观,第一次到了真正的南方,看什么都新鲜。

说到这还想起个趣事,我们仨在广州汽车站等车时,看见一个小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吧,明显比北方的女孩子黑,个子也小,但看上去挺顺眼的,一双眼睛尤其黑得好看。大家都在等车,离得不是太远,她总是不时地偷看我们,可能是因为我们都穿着军装的原因吧。

她觉察到我们发现了她偷看我们,便故意低下头,但过一会又偷偷地看过来,多年以后有一首歌叫《对面的女孩看过来》吧,当我第一次听到这首歌时,还真的想起了她。

我们三个便偷偷地猜她在看谁,在那不停地坏笑。可能是女孩子的敏感吧,她走开了。不一会儿,我们的车来了,当时的广州已经很热了,我靠是靠车窗的座。正闲着走神的时候,听见有人喊我似的,往车下一看,是刚才的女孩正在跟我说话,但实在听不懂她的话,说了半天也没听明白个什么,这时车已经发动了,她拿出的纸笔,我明白了,她是在要我们的地址,也来不及犹豫了,就写给了她。

近三个月的实习结束后,早已经把这件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了,但返校时,接到了一封来自广州女生字体的来信,着实奇怪了一阵,拆了信才知道是她的来信,原来她是广州某大学的学生,那天也是回家,她说喜欢看海军的军装,才多看了我们几眼,想交个朋友什么的。毕业后还通过几封信,我记得还给她寄过大雪的照片呢!对了,她告诉我,她家在斗门。

书归正卷,出了广州市才知道,广州与汕尾之间的公路正在修建之中,路面已经破开,看不出是公路的模样,汽车就是在一个庞大的工地里先进,走的时间没有停的时间长,天气热,不能关车窗,车汕尾时已经时凌晨4点多钟了,天已经快放亮了。

我们已经没了人模样了,想到打打身上的尘土,就近找了家旅店准备休息一下,清理下个人卫生。

当我们刚走上二楼,从一个房间里呼地一下子涌出三、四个衣衫不整的女孩子,我们已经累得迷迷瞪瞪的了,但印象中她们都很年轻的样子。说实话我当时是吓了一跳的,没见过这阵势啊。

也没敢多看她们,我们三个就直奔我们的房间了,身后传来她们放肆的笑声。

二、别样红

实习单位在离市区不是很远的一座山上,我们是打摩的去的。

南方的山格外的葱翠,各种叫不上名字的植物枝繁叶盛。

连队已经接到的通知,我们的到来没引起他们任何特别的关注,我们的报到自然也十分的顺利,安置好行李之后,站长跟我们简单地谈了谈,中心意思就是注意安全,别出什么事,我们承担不起责任,至于实习的内容,由一名副站长负责安排。

副站长交待得更是简单,站里的事你们想知道的,都可以参与,去干什么分跟他打个招呼,说这山上的蛇特别的厉害,不要单独行动,尤其晚上更不能单独行动,说山上有竹叶青、五步蛇什么的。

站里的官兵关系比我们连队时还要融洽得多,大家都十分的随意,吃过晚饭,站长、指导员和几个志愿兵及老兵就在会议室打牌,一帮人围看、起哄!这种坦率的关系是那以前以及那以后都在北方的部队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

北方的部队也有赌博现象,但都是悄悄地进行的,没有这么光天化日的,或许人家更真实吧。

我跟班实习的有个87的河南兵,中等个,稍胖,肉眼泡,笑眯眯的。因为接触得多,他就给我讲了许多听起来天方夜谭般的故事。

他说现在不行了,他每讲故事几乎都以这句话开头。

他说站长很有钱,他跟站长原来都在***观通站,那时候走私成风,他们的雷达随便就能发现走私船,走私船多得抓不过来……(因为公知原因,不得已在此省略580余字)。最夸张时,他们跟山上的另一个空军的单位联手,把当地跟他们作对的警察也给收拾了。

最后因为诸如此类的事情太多,被造到了上面,他们站被大换血,站长跟其它几个人才被分到了这里。

他的话我一直将信将疑,今天唠到了,大家也就当个乐一听吧。

我还傻呵呵地向他请教过那天凌晨在旅店的遭遇,他见我真是不懂,就做了个手势:干这个的!见我还是不懂,又解释说,这种事这边多的是,你掏五块钱,她……呵呵,不说了,有点不着调了。

我才明白临行前副队长说的“资本主义社会”含义!

三、苦瓜的苦是个理儿

东北说谁有难以的事时脸色难看时有这么个比喻:吃了苦瓜似的!在这真的是第一次吃苦瓜。连队吃饭很简单,就一个碗,自己装饭,然后炊事员给打一勺菜,没人在餐厅吃,都在外面找个地方或站或蹲地吃,根本没有站队、集合、唱歌那回事儿。有一天晚上,装好饭后,照例打了一勺菜:像黄瓜似的青菜炒肉,理解上是炒肉,但没看见肉。我也习惯了地往嘴里扒拉了一口,我靠!一口全喷了出去,咋这么苦啊?!比药还苦!从来没吃过这么苦的药!

看其它人都若无其事地吃着,我只能默默地忍受了。就这样勉强地吃了几天,后来就不觉得那么苦了。

人生很多事都这样,因为所受的教育不同,让人养成了某种特定的思维方式;因为所受的训练不同,让人某种特定的解决问题的方式;因为接触的食物不同,养成了自己特定的饮食习惯;因为听惯了假话当真话来讲,所以习惯了空洞无物或假话连篇的言辞;从无到有是个质的飞跃,但这个飞跃并不难,但一旦形成,想改回来,就很不容易了,因为已经习惯了,深入到了你的骨髓也深入到的你身边的人的骨髓了!就象你虽然觉得苦不堪言但其它人都若无其事一样!

四、品味个性

站在山上合适的地方就能望见蔚蓝色的海,很近,就在眼前。我们实习很自在,有事只要打个招呼即可,没有什么约束。那蔚蓝色的海太诱人了,有一天我们就打了个招呼,去海边了。沿着盘山道往海边走,眼看着海,就是走不到,有时眼看着越走越远,大概两个来小时吧,才走到,都已经大汗淋漓了。

海水清得让人不好意思下脚,沙滩细软得让人躺下就不想起来。

玩了大半天,回去的时候已经没了来时的力气,因为盘山道太长了,我就建议爬山,取直线回连队,因为站在我们现在的位置,就可以遥遥地看见单位的营房。

但他们俩不同意,或许是担心副连长提醒的蛇的事吧。

于是我们就分开了,我自己爬山走直线,他们俩走盘山公路。

山坡比较缓,当我爬上了在海边时看到的山顶时,才发现离营房之间并不只在海边看时这一座山!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营房方向走了。可能是太靠近海边的原因,山上都是低矮的灌木,少见高起的乔木。视线之内不见一个人影,天上的太阳倒是兴致颇高。

我也想到的竹叶青和五步蛇,眼前这片地带更加宽缓,低矮的灌木和草丛间不时有凸起的石头,那些石头或大或小,但都很圆滑,像放大些许倍的河卵石。我折了一根长长的树枝,不停地敲打眼前的草丛,确定没危险时迅速通过。当我要经过一片草地,例行地敲打了几下准备通过时,一条手腕粗、宗红色的蛇出现在我的眼中,只看见了不到二十公分的一段,在草丛的缝隙中游动着,霎时从脚后跟到脑袋顶全是鸡皮疙瘩!

本来就对蛇这东西充满的恐惧,孤身一人在这荒野遇到这么大的蛇把本来的恐惧不知又瞬间放大的若干倍!站在那块大大的石头上,很久不敢动一动,但确定那条大蛇直经走远之后,才敢出了一口长气。

这下再不敢走石头之间的草丛了,近点的跳过去,没把握跳过去的,就一块石头一块石头地跳着绕行,常常是五、六米的距离要绕上十几分钟才行。

就这样,我还是在晚饭前赶回了营房,当我吃完了晚饭,他俩才气喘嘘嘘地赶回来。见了我说他们俩一路上都在相互埋怨没听我的话,因为感觉回来的路比去时还要长!已经累得不行了。而我呢,因为紧张的恐惧而忘记了疲劳,但自己狼狈的心情怎能向他俩承认啊,让他俩后悔去吧,哈哈!

五、再见汕尾

回广州乘的是晚班的车,可能是想凉快些吧。

去车站是连队的车送的站,我们在车站等车时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几点钟记不得了,反正路灯已经亮起来了,远远地见到一个烫发的中年女子不停地跟路过的男人搭讪,一旦有停下脚步低声交谈一会儿的,看中年女人的手势,就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从旁边汽车的阴影下闪出来。

因为有了河南战友的指点,自然就知道了这是个什么情况,那烫发的女人显然是经济人!呵呵。

这让我想起了在校时同学们对一则新闻的争论,当时英国首相是号称铁娘子的撒切尔夫人,记不得是上院还下院了,反正是议员们提交了一份议案,就是要在英国取消妓女。而首相撒切尔夫人否决了这项提案,理由是英国有上百万的流浪汉,如果取消的妓女,他们就没了解决生理需要的地方,那么强奸案就要大幅度上升,将影响英国的社会稳定。

在我们所受的教育中,是不能见人的事情,做为物资文明和精神文明都高度发达的老牌资本主义国家,怎么能把这种事情拿到国家的最高权力机构进行讨论?当时同学们对首相撒切尔夫人也是褒贬不一,但我是支持撒切尔夫人的,说不上什么具体的理由,只是觉得她的理由有道理,那里我们还没有人性化这个概念呢。

卖淫嫖娼是十分丑恶的行径,并且是万恶的资本主义和万恶的旧社会特有的,怎么会在我们伟大祖国的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如此的盛行?我们这些匆匆过客能够轻易地一而再地遇到,难道当地的公安部门会不知道么?是纵容还是同流合污?我们不得而知了。

回广州好像顺利了很多,大概经过两个来月,路已经修得差不多了吧,没有什么特别的记忆了。

当我们陆续回到广州基地旁边的招待所时,已经是6月中旬了,大家就在招待所等待集结返校的日期。6月中旬的广州已经酷暑难耐,我们白天基本不敢出门,都是睡到中午才起来,然后窝在房间里吃点方便面什么的,等待夜幕降临。

夜幕下的广州是当时在北方无法想象的,晚上八、九点之后,才开始了人水马龙,最难忘的就数满街的大排当了。当时也都没什么钱,饿了一天了,几个人找了一家,要了几个菜,便开始狼吞虎咽,广州的饭碗也小,一碗饭到了我们的人手里,不够两口的,于是便出现了滑稽的一幕:一个服务员走马灯般地往复为我们盛饭,以至于旁边的人都停下筷子,看我们的笑话。最后服务员把锅抱了出来,说没饭了,大家才在哄笑中回去了。

如果两个人,要一个炖菜,两碗饭,两瓶吃酒,不超过20块,吃得很好。

2006年去广州时觉得这个城市吵杂得让人心烦,汽车笛声、摩托车轰鸣声,一片浮躁,全无了当年的恬静。

十几年间,我们的社会各个方面看起来都有了长足的发展,但我们失去了很多无法挽回的东西,比如人心,人心一旦散去,再想恢复就不太可能了,即便恢复,那代价也将是数以倍计的昂贵,谁将为此负责呢?

我们的明天将会如何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11/19/2009 11:11:04 AM 被15665883编辑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3948032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31
      【蓝剑军团职务】学院创作处干事
      【蓝剑军团军衔】少尉
      【蓝剑军团军籍】LJ_1126


      2009/11/19 9:01:5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加油啊,让我们多看看你在部队的故事,那一定很有意思

      2009/12/18 23:20:26
      左箭头-小图标

      只要我们不放弃对明天的追求,哪么明天不管是什么,总会感觉空气是清新的.

      2009/12/18 20:06:18
      左箭头-小图标

      社会生活包括许多方面,有些事需要逐步改变。军人为国防和国家建设做出贡献就可以了,其他事领导人决策吧!

      2009/12/3 17:49:32
      左箭头-小图标

      南海舰队还不能保卫南海,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乃虽努力啊。

      2009/11/21 17:41:36
      • 军衔:海军上校
      • 军号:2034264
      • 工分:11403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呼伦贝尔1983 在第19楼的发言:

      期待你的文章!

      感动啊!努力中

      2009/11/21 8:17:06
      左箭头-小图标

      期待你的文章!

      2009/11/20 21:35:07
      左箭头-小图标

      哈哈,我也在汕尾呆过。

      2009/11/19 21:41:55
      • 军衔:海军少将
      • 军号:1364258
      • 工分:613999 / 排名:1286
      左箭头-小图标

      变与不变在部队和社会之间形成对照,故事很好。

      2009/11/19 18:33:59
      • 军衔:海军上校
      • 军号:2034264
      • 工分:11403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iiiqibo0072iii 在第13楼的发言:

      回复:[原创]幸会南海[蓝剑军团]

      子弹上的图案是怎么弄上去的,

      挺漂亮的。

      浮雕的,哥自己研究的工艺,呵呵!

      2009/11/19 17:37:02
      • 军衔:海军上校
      • 军号:2034264
      • 工分:11403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iiiqibo0072iii 在第12楼的发言:

      一哥的艳遇还蛮浪漫的吗!

      “我们的明天将会如何呢?”

      现在看来,你当时说的明天也就是现在的今天,现在看来你的事途不错,现在你不用再当心了。

      还有,谢谢你的帮助。

      近期我也会发帖子,

      记得来捧场啊!

      加油啊,一哥!

      不用客气,互相帮助的事!

      2009/11/19 17:32:24
      • 军衔:空军少校
      • 军号:2270231
      • 工分:40880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用情写了。。感人感性感知。。。

      2009/11/19 15:41:16
      左箭头-小图标

      回复:[原创]幸会南海[蓝剑军团]

      子弹上的图案是怎么弄上去的,

      挺漂亮的。

      2009/11/19 15:31:42
      左箭头-小图标

      一哥的艳遇还蛮浪漫的吗!

      “我们的明天将会如何呢?”

      现在看来,你当时说的明天也就是现在的今天,现在看来你的事途不错,现在你不用再当心了。

      还有,谢谢你的帮助。

      近期我也会发帖子,

      记得来捧场啊!

      加油啊,一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009/11/19 15:27:03
      • 军衔:中国海军少将
      • 军号:1113069
      • 头衔:冰山下的火种
      • 工分:652375 / 排名:1132
      左箭头-小图标

      兄长的军旅生涯有不少艳遇啊。哈哈~~

      2009/11/19 13:25:37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2372292
      • 工分:20
      左箭头-小图标

      加油啊 海军

      2009/11/19 12:59:23
      左箭头-小图标

      原来“看上去挺顺眼的,一双眼睛尤其黑得好看”的小女孩真是慧眼,想必当年一定英姿飒爽,如今更加人见人爱啊吧!

      2009/11/19 10:38:14
      左箭头-小图标

      “海水清得让人不好意思下脚,沙滩细软得让人躺下就不想起来。”写得好,山尾是广东新兴的一个沿海城市,楼主有机会到那里学习,又被当地的女大学生眉来眼去的,现代青年敢说敢爱,一点都不害羞,羡慕呵。我们当兵的时候,看见大姑娘脸就红,唉,差远着呢?

      2009/11/19 9:23:07
      左箭头-小图标

      嘿嘿!我就记得楼主说的那句:我们的明天将会如何呢?

      是啊!我们的明天,挺难想象的。

      2009/11/19 9:11:58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642483
      • 头衔:退伍老兵
      • 工分:1235308 / 排名:249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楼主的原创作品,写得很好,希望能把以后的系列写出来战友们共享!

      2009/11/19 9:11:04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1858172
      • 头衔:铁血红色军团军团长
      • 工分:185498 / 排名:9161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战友的好帖好文章

      2009/11/19 9:10:19
      • 军衔:中国空军少将
      • 军号:1708147
      • 头衔:空中飞龙之龙主
      • 工分:575874 / 排名:1491
      左箭头-小图标

      以前的日子已经走远呢!不想在看那时的风雨!

      2009/11/19 9:07:26
      • 军衔:中国陆军大校
      • 军号:2148336
      • 头衔:叱诧风云小罗罗
      • 工分:384675 / 排名:3142
      左箭头-小图标

      尘封的回忆中有多少美好和无奈,只是我们有的不愿再想起,能够无畏的回忆自己的当初,这样的勇敢不是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拥有的

      2009/11/19 9:07:16
      • 军衔:中国空军大校
      • 军号:2226257
      • 头衔:钓鱼岛空军守备司令
      • 工分:474716 / 排名:2206
      左箭头-小图标

      其实我感觉并非只有资本主义社会才有这种行业,有钱就变坏,这好像成规律了

      2009/11/19 9:05:4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4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幸会南海[蓝剑军团]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