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四十六 拖乌演习,担任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 [蓝剑军团]

共 198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四十六 拖乌演习,担任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 [蓝剑军团]

之四十六 拖乌演习,担任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

1982年的6月底之前,我的主要工作还是计划安排、检查指导侦察、计算、测地分队的训练。期间,回家休假一个月,家属来队两个月,参加师组织的“司政机关带通信分队战术演习”半个月。

半年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6月底。6月25日,师司令部转来军司令部的调令,要我自带背包、个人生活用品和战术教材及相关资料,于第二天18时前到军司令部作战室报到,担任演习战术调理员。此时,我心情特好,因为小齐已经有喜了,来年我将为人父;担任战术调理员,也是一次检验自己能力的好机会。于是,赶紧向孙建军参谋交代近期工作,向董光枝参谋长请示有何吩咐,第二天一早就乘火车前往成都。

这次演习的课题是“陆军师对野战阵地防御之敌进攻战斗”,这个陆军师就是我们“陆军第149师”。照讲,我是不应该被抽来当战术调理员的,哪有自己人调理自己部队的呢?可军区和军里有几个高参是我炮兵学院时的老同学,知道我原则性强,组织纪律性更是没得说,就建议把我抽调去了。

6月27日,演习指导组全体人员在军作战室集中,由军参谋长介绍情况,明确分工,强调纪律,我被定为“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接着,由作训处发放拖乌地区1:5万地形图、标图用水彩笔和防水透明大塑料袋,另外给每人发了《演习方案》和相应专业的辅助材料,还有一个红袖箍子,上面印着黄色的“战术调理员”字样。我们签字以后领回招待所,抓紧时间拼接地图,按“作战”方向折叠成折页式,装进大塑料袋中;然后就是熟悉资料,了解自己所担任角色的任务。

6月28日,在一名副军长的带领下,从成都南站上了开往西昌的专列。在等待发车的空档时间里,我遇见了同乡战友蒋友吉。这个老乡新兵下连时,分在1营1连炮班,因文化程度不高,不吭不哈,但脑子灵活,做事勤快,1973年6月被选去学驾驶,后来就一直在1连驾驶班开牵引车,1979打仗回来后,被调到军里开运输车,后来改开小车。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原来不吭不哈的人,现在话头话尾可多了,跟另外一个贵池老乡边说黄段子,边紧固小车,嘻嘻哈哈,简直就是换了个人。他看我惊奇的样子,就调侃地说:“军小车班可是‘大染缸’呀,再老实的人进来,也让你染色喽!”我心想“还真是的,环境塑造人呀,一点不错的。”嘴上便讲:“呵呵,榔槌拖成精喽!大地方就是不同呀。”

天刚擦黑,专列就开动了。我们这些当参谋(股长不也是参谋吗)的,跟带队的副军长同在一节软卧车厢。大家明确了自己的铺位后,就在过道里来回走动。只见副军长的警卫参谋,从带来的大包里一样一样地取出熟食来,什么猪耳朵、猪嘴巴、猪尾巴、猪大肠,全是卤好的,放在小桌子上,又拿出一瓶“茅台酒”,摆好杯筷,往个小酒杯里斟上茅台酒。副军长就在边上坐着,笑眯眯的很是惬意。

别看我打这几十个字花了不少时间,可看这个过程也就不到两分钟,还不是正眼看的。当时心里想:这首长还挺会过日子的么,大官就是待遇好呀!后来跟另几个高参一说,他们告诉我,那是副军长自己掏钱买的,他年纪大了,几次参战,落下一身的病,每晚喝点酒可以活血松筋。喝酒么就要下酒菜,你没看见都是不值钱的猪杂么?哦,倒也是。那时期,各级风气都还好的,公款吃喝几乎没有,要解馋都是自己掏钱。

6月29日中午,专列安抵西昌站,再转摩托化行军,于傍晚时分到达宿营地——冕宁县一个叫“雀儿窝”的彝族聚居地,住进了先遣分队搭建好的帐篷里。呵呵,这帐篷搭建在一块平整出来的坡地上,六顶小帐篷围着一个大帐篷,成为一个独立的帐篷小区。小帐篷约20平方米,分别为伙房兼炊事员宿舍、饭堂、警卫人员宿舍、后勤管理人员宿舍、副军长和警卫参谋宿舍、战术调理员宿舍;大帐篷约为60平方米,为演习指导部兼作战室。成都军区炮兵部的楼参谋和作战部的张参谋、50军炮兵处的徐泽宪参谋和作训处的王参谋、军炮团的张振尧参谋和我,拢共6个人合住那间参谋宿舍。

那些警卫人员可忙了,先是把各种物资分别放进不同的帐篷中,然后支起行军床,撑开作业桌,竖起挂图架,……一个个忙得汗流浃背。我们也不能闲着,赶紧把各自的背包扛进帐篷,按照来自单位的级别,挨顺序找到属于自己的行军床;然后打开背包,整理内务卫生。随行的电工班则抓紧时间拉线安电灯,检查发电机。……大家都在有条不紊地忙活着。

开晚饭了,大家取出各自的盛饭家什,8人一桌吃起来。可能是炊事员高海拔地区煮饭技术不过硬,那饭半生不熟的,很难下咽;菜倒还可以,味道不错。饭后,很多人将剩饭倒进了伙房外的潲水桶里。等我们四处转一圈回到帐篷小区时,看见几个彝族大妈正在捞那些白米饭,估计不会是拿去喂猪的。

晚8时,演习指导部开会。张副军长要求我们这些调理员利用两天时间,根据演习实施方案,标绘《陆军第×师拖乌地区对野战阵地防御之敌进攻战斗经过图》,按照各自调理的对象,编制《天文时间与作战时间对照表》。还说两天以后,到现地勘察地形。

这次演习,严格按照《陆军师对野战阵地防御之敌进攻战斗》(总参军训部·1982年2月编印)战术教材进行设计与推演。演习方案大致内容如下:

对阵双方:防御一方,为蓝军1个加强摩步团;进攻一方,为红军1个加强陆军师。

作战地区:冕宁县拖乌公社以北至石棉县孟获城以南。

情况设置:

蓝军第×集团军占领石棉地区后,其摩托化步兵第×师于7月26日18时在孟获城以南地区组织野战防御,企图阻止红军向石棉进攻。其左翼为摩步第×团,凭借有利地形,构筑了大量野战工事,形成环形支撑点式防御体系;阵地编成、火力配系等准备都很充分。

红军第×军决心第一梯队以两个师实施钳形突击,迅速突破敌人防御,分割围歼敌摩步第×团,而后以军第二梯队协同第×军全歼石棉地区之敌。

红军第×师在军的右翼担任主攻,歼灭瓦罗、黑姆乃简沟、孟获城地域之敌。进攻正面约8公里;当前任务约3公里,后续任务约4公里。

攻击发起时间为7月28日0时。各参战部队必须于7月27日20时前隐蔽展开完毕,并占领进攻出发地线。

要求:整个战斗实施阶段,计划使用36小时,中途没有休息时间,不论刮风还是下雨,必须连续作战,直至结束。

……

我们利用一天半时间,就标绘、编制好了演习推演图(即:《陆军第×师拖乌地区对野战阵地防御之敌进攻战斗经过图》)和《天文时间与作战时间对照表》。另外半天,跟副军长请了假,结伴前往彝海子,寻找当年刘伯承与小叶丹歃血结盟的遗址,缅怀红军。

我们沿着山梁往彝海子进发,一路上看到许多盛开的杜鹃花,有红色的,有白色的,还有黄色的,由于开放的迟早不同,就显得浓淡相宜,姹紫嫣红,煞是好看。这些景色,我以前拉练从大桥下额瓦村过来时,根本就不会有,因为那时已是秋末时节。行进的路也正好相反,以前是从西南方向过来,一路上坡,累得够戗;现在是从东北方向过去,都在山梁上走,坡度不很大,大家一路嘻嘻哈哈,不知不觉就到了。

彝海子还是那样,三块黑黢黢的花岗石头,仍然象以前一样墩在那儿。高原的阳光映照着海子,闪耀着粼粼波光;微风吹来,水面上微波涟涟。海子边长满半人高的蒿草,间杂着一些青冈栎和不知名的灌木。我由于来过,也就热情不大,就在边上看着那几位没来过的尽情地观赏。可惜的是,大家都没带相机去,那么好的景色,却没留个影作纪念。

7月2日,副军长带领我们沿着雅安到西昌的国道,从雀儿窝出发,一直看到与孟获城一沟之隔的无名高地。我们一会乘车,一会步行,一会上山,一会下谷,紧跟着副军长细致地看了各个要点的地形。

这里所讲的“孟获城”,就是三国时期诸葛亮七擒孟获”故事中,那个主角孟获驻扎的城池。听彝族老乡讲,传说中那里原来高墙壁垒,易守难攻,诸葛亮七次用计擒住孟获,不但每次都放了他,而且均未破坏他的城池,故而感动了这位“南蛮王”,使得刘备大军直下云南。我们站在大山沟的南侧远眺孟获城,却只能见到山坡较为平缓,高大的乔木与密实的灌木全部覆盖了那一片。用8倍望远镜透过丛林的缝隙仔细观察,偶尔能看到倒伏的黑黢黢的房屋构件,实在难跟《三国演义》中描述的情景相配。

此时,整个拖乌峡谷一派生机,山是青的,草是绿的,一片片的荞麦正开花,粉红的花色点缀在山野之中;一群群的牛羊,悠闲地徜徉在轮耕地上吃草;……从山顶往下看,就如同一幅春意盎然的写生画。

接下来半个多月,显示分队根据指导部的安排,在蓝军防御地域内设置各种目标;挖掘堑壕、交通壕,以及显示人员的隐蔽坑;布设炸点,埋设各种导线;清理炮兵实弹射击目标区域的杂草与灌木,用熟石灰显示出来;……

7月22日,参演部队进场,我被直接派到“反坦克预备队”扮演单位——师炮团加农炮营,与他们吃住在一起,随时检查指导他们的战前准备工作。王正高兴得不得了,缠着我要看“演习推演图”,我推来推去,最后只好让他看了一会,却不知他究竟看懂了些什么。呵呵,我那图上密密麻麻地标绘着各个战斗时节的敌我态势,谅他也没看到什么东西。他又一个劲地追问我反坦克预备队的基本和预备阵地的位置与数量,我说你别急,明天就要带你去现地勘察。

加农炮营驻扎在“喇嘛房”与“黑拔呷”之间那片荒地上,全按野外宿营的要求搭建了帐篷,有制式的,也有简易的,一个个都还整齐;营地周围被指战员们整理得很平整,还就地取材,挖来许多不知名的花草,把营地装扮得相当漂亮。

7月23日,根据事先的安排,我套上“战术调理员”的红袖箍,带着加农炮营的营连领导进行现地勘察。从基本阵地看起,一个一个地指示现地和图上位置。最后交代他们:阵地构筑的各项要求以及各战斗时节的行动,务必按照师里的《战斗命令》和相关指示执行。

返回营地的途中,我们站在一片荞麦地的边上介绍情况,迎面公路上走来一群军人。我打眼一看,头里走的是师里的王文钦副师长,身后跟着的是师司令部作训、侦察、通信、炮兵各科科长。这时,炮兵科长武凤海看见了我,就跟王副师长嘀咕了几句,王副师长走上前,向我伸出手来。我赶紧腾出右手给他敬礼,他也不说话,回了个礼,直接从我手中拿去了用塑料袋装着的地图,迅速地扫了几眼,脸上显出复杂的表情,也不知是嫌我标绘得不好,还是我这个“战术调理员”保密意识不强,反正匪夷所思。我正疑惑着,王副师长车身带着那帮人走了,只有武凤海跟我打了个招呼,扬了扬手。我想,大概是怕人多眼杂,让军演习指导部的人看到后挨批。

接下来的几天,加农炮营的人忙于构筑工事和战前准备,我则闲了下来。于是,就在营地周围转悠。这一转悠不打紧,看到一些驾驶员一个个忙着挖草药,有当归、党参,还有天麻。这些草药可是好东西呀,都是补药。我问他们在哪挖的,他们也不隐瞒我,曾经都是一个营的人么,就指点我概略位置,以及如何识别、到什么地方找,等等。

我这人对中草药有兴趣,前几年还帮家乡人买过新鲜天麻,用大锅稀饭汤煮后烘干,成为半透明的成品,然后寄给人家,说是治头痛、头昏的良药;党参和当归是补气、补血、滋阴的,也是居家常用补药,药材店还不大好买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去挖点草药,即便用不着,以后炖肉吃也好呀。

当天下午,我就拎了把小圆锹上了山,找到一片乱石杂草丛生的坡地,按照人家描述的样子仔细找党参或当归。哈哈,党参找到了。草丛中那牵着藤蔓,长着粉绿的三角叶子,开着小白花的就是。我顺着藤蔓,向根部下挖,一根根粗如小拇指,约10公分长的新鲜党参就出来了。一直挖到日薄西山,才赶紧收拢下山来,在山沟里清洗干净,带回营地,铺在帐篷上面。第二天,又如法炮制,找到了一些当归,遗憾的是没有找到天麻。这些党参和当归晒干以后,用手掂了掂,分别有1斤和半斤的样子。哈哈,收获还不小呢。

7月26日,大家好好休息了一天,各单位都把从驻地带来的大肥猪宰了,再让会抓鱼的战士到小河沟里逮来许多清水无鳞鱼。哈哈,连着吃了几餐有鱼有肉的好伙食,就为了27日夜间开始的那场“恶战”。

27日上午,我带着营连干部,到各个预设阵地做最后的检查。呵呵,几天没来,预设阵地都已构筑、伪装好,从那些出土量来看,我们的炮手分队可是吃大苦了,难怪一个个加餐时猛吃大肥肉,也不嫌腻得慌。他们体力透支啦,能不补回来吗?几个地方看下来,我做了讲评,指出了几个不足之处,让他们抓紧弥补;提了几个注意事项,以便引起重视。

下午4时,各部(分)队开饭。半小时后,仔细复查一遍车、炮的技术状况,以及车、炮和人员的伪装情况。然后,就是静静地等待着展开的时刻。

也许老天想来助下威,顺便考验一下这支英雄的部队,就在部队开始展开时,突然电闪雷鸣,黑压压的乌云顷刻间就笼罩了整个峡谷,天黑得就象无光的深夜一样。随着一阵大风刮过,大雨倾盆而下。由于天黑,往前线运送步兵的车辆不得不慢速行驶;可能是事先协同得不够好,各部队都想尽快赶路,驾驶员就见缝插针。一时间,各种车辆拥挤在原本不宽的公路上,建制也打乱了,一片乱糟糟。

我穿着雨衣,打着手电筒,正在引导反坦克预备队向前机动,却无奈前边堵着了。暴雨还在猛劲地下着,打在车窗上就象小瀑布一样,雨刮器此时已经不顶用了,驾驶员们几乎是脸贴着车窗观察前面的路况。

眼见这样拖下去要坏事,我赶紧一路往前巡视,原来前面有辆车抛锚了,驾驶员正在冒雨抢修。我见边上能够单行一辆车,而两列车队都想先过去,谁也不让谁。这怎么行呢?此刻,当年我部前往河口参战堵车时的情景浮现眼前,不就是需要交通调理员么。于是,我取下红袖箍,用电筒光照着举起,打手势拦住身后想冲过去的车子,然后,毫无商量余地地指挥两列车队交替通过。……那辆破车终于修好了,带车干部不好意思地对我笑笑,然后指示驾驶员晃晃悠悠地开走了车子。交通恢复了,暴雨也停了下来,我回到王正的指挥车上,美美地睡了一阵。

突然,一阵暴烈的轰隆声惊醒了我。睁眼一看,时间已到,现在显示的是炮火准备。只见前方的天空中忽闪忽闪的映着红光,那是连续的炸点发出的光造成的。10分钟后,炮火准备(作战时间应为40分钟)显示完毕。随着三发红色信号弹升起,前面又传来爆豆般的枪声,步兵开始冲击了。……

整个战斗实施阶段,一共设计了两个时段、六个战斗时节。“突破战斗”时段三个时节,顺序为“火力准备”、“突破敌前沿阵地战斗”和“扩大与巩固突破口”;“纵深战斗”时段三个时节,顺序为“粉碎敌人反冲击”、“师第二梯队进入战斗”和“歼灭被围之敌”。

28日上午,我奉命来到设在“下香坝”北侧无名高地的演习指导部,与大家一起观摩149师指挥所的动作。这里离师指挥所约500米,由于接通了高音喇叭,那边下的每一个口令,这里都听得清清楚楚。军区和军里的几个合同战术调理员,不时地下达战术情况,聆听那边的应对决心与口令,分析是否恰当,及时巧妙地予以提醒。我们这几个炮兵专业调理员,则躲到一边“摆龙门阵”,谈毕业回到单位后的情况。徐泽宪和小楼参谋是上海人,时不时地说几句上海话;军区作战部的张高参是湖北武汉人,谈锋甚健,一口的湖北普通话抑扬顿挫,说得眉飞色舞,很有感染力;军炮团的张振尧和我不便插嘴,就听那几位瞎球侃。……不知不觉,一个上午就过去了。那边宣布“突破战斗”时段结束,下午1时接着干!

大家就在现地,不分官大官小,一律手捧饭盒,一边吃着炊事班送来的中饭,一边聊起了上午的情况。那个合同战术调理员大概不知道我是149师来的,竟在笑话我们的康“老虎”(虎振)师长,说他领会战术情况不精,老是由王“结巴”(文钦)副师长提醒,下口令也是王“结巴”悄声先说,他再大声说一遍,……言下之意,康“老虎”不及王“结巴”,我听了心里怪不是滋味的,却不好插嘴反驳。

我向来敬重王文钦副师长,他的合同战术知识非常丰富,对我军的攻防战术原则领会得相当精准。别看他平时说话憋半天才脸红脖子粗地说出几句话来,可一旦说起战术来,那可是头头是道,顺溜得很,而且简明扼要,从不罗嗦。

下午,演习第二时段——纵深战斗,一上来就是“粉碎敌人反冲击”。霎时间,峡谷里爆破声此起彼伏,各类炸点相继显示出来;步兵按照战术要求做着各种动作,当冲到距无名高地半山腰时,蓝军阵地上冒出了反冲击的“坦克”(实际是由显示人员扛着的用迷彩纱布搭的坦克靶子);红军立刻上去两组喷火兵,冲着坦克队形喷出两条火龙;“坦克”立时着火,阵脚大乱。见此情况,指导部立即叫停,大声责问“怎么来真的啦?赶快救人!”后来听说,喷火器把两个坦克显示员给烧成了重伤。

后面两个时节,由于战线前移,师指挥所也已转移,我们看不到真实的“战斗”情况,只听见孟获城方向爆炸声震天响,估计“战斗”进行到最后阶段了。至于炮兵实弹射击和空军的空中支援,为了安全起见,需要明天另外组织。

当晚,我回到了雀儿窝演习指导部驻地,跟大家一起座谈演习情况,找缺点与不足;研究明天实弹射击和空军空中支援时的协同事项,收集气象资料和炮兵射击的最大弹道高,确定歼击轰炸机进入的方向和高度,等等。

7月29日上午,我们观看了两个榴弹炮兵营和一个火箭炮兵营的实弹射击,效果都不错。下午,由于云层较低,一个中队3架歼击轰炸机只在云缝里闪现了几下,冲下面打了几发信号弹,就回去了,空军的地面联络组告诉我们,云层太低,下面峡谷地形复杂,不宜继续往下降,免得发生事故。指导组从副军长到我们,都心中有数,多话不讲,立即向参演部队下达“演习结束”的命令。不多会,远处升起三发绿色信号弹,“战区”立时轰响起车辆的发动机声,部队开始撤出。

我遵照指示,就地归建,等待我团司令部的车子来后,一起回驻地。

下集请看之四十七 赴军集训,专题研究苏军攻防战术。

本文内容于 2009-8-27 10:36:57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3797947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33
      【蓝剑军团职务】军团学院老院长【蓝剑军团军衔】大校
      【蓝剑军团军籍】LJ_1059


      2009/8/26 21:46:3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69楼 lightning1517
      演习经过讲的太详细,我不敢象楼主这样开讲当年参加的演习。

      番号还是用‘XX’替代。

      曾有几名转业干部被捕,被国军XX情报工作站收买。我不认识这几人,身边的同事跟他们在一起工作过。同办公室的一位同事是主犯的搭档,是这位同事调机关之前的职务。我的直接领导下部队挂职是他们的上级。

      70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你说得在理,谢谢!

      但是,这些都已时过境迁,我军的武器装备编制早已更新,再讲保密就只能是对老百姓保密。

      71楼 lightning1517
      可能我们保密教育和要求比你们严格,必竟叛逃和间谍就在身边,就在知道名字和认识的同事、战友之中。

      我曾到一个发生过叛逃大案的兄弟单位检查,接待我的一位老同志是叛逃的直接受害人之一,叛逃发生后他一直夹着尾巴做人,同案判刑和撤职处分4人。台湾进行过这次叛逃的成果展示并用于宣传。

      还有私自卖军用地图的兵,卖年度训练计划的干部等等。

      情报要靠长期的积累搜集整理,一些看上去过时的情报,分析对比后就是可以打开很多机密的钥匙。

      我只是写过程,不披露具体的战术,更不会出卖军事资料与装备。

      2015/12/25 22:26:14
      左箭头-小图标

      69楼 lightning1517
      演习经过讲的太详细,我不敢象楼主这样开讲当年参加的演习。

      番号还是用‘XX’替代。

      曾有几名转业干部被捕,被国军XX情报工作站收买。我不认识这几人,身边的同事跟他们在一起工作过。同办公室的一位同事是主犯的搭档,是这位同事调机关之前的职务。我的直接领导下部队挂职是他们的上级。

      70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你说得在理,谢谢!

      但是,这些都已时过境迁,我军的武器装备编制早已更新,再讲保密就只能是对老百姓保密。

      可能我们保密教育和要求比你们严格,必竟叛逃和间谍就在身边,就在知道名字和认识的同事、战友之中。

      我曾到一个发生过叛逃大案的兄弟单位检查,接待我的一位老同志是叛逃的直接受害人之一,叛逃发生后他一直夹着尾巴做人,同案判刑和撤职处分4人。台湾进行过这次叛逃的成果展示并用于宣传。

      还有私自卖军用地图的兵,卖年度训练计划的干部等等。

      情报要靠长期的积累搜集整理,一些看上去过时的情报,分析对比后就是可以打开很多机密的钥匙。

      2015/12/25 14:54:21
      左箭头-小图标

      69楼 lightning1517
      演习经过讲的太详细,我不敢象楼主这样开讲当年参加的演习。

      番号还是用‘XX’替代。

      曾有几名转业干部被捕,被国军XX情报工作站收买。我不认识这几人,身边的同事跟他们在一起工作过。同办公室的一位同事是主犯的搭档,是这位同事调机关之前的职务。我的直接领导下部队挂职是他们的上级。

      你说得在理,谢谢!

      但是,这些都已时过境迁,我军的武器装备编制早已更新,再讲保密就只能是对老百姓保密。

      2015/12/25 14:37:14
      左箭头-小图标

      演习经过讲的太详细,我不敢象楼主这样开讲当年参加的演习。

      番号还是用‘XX’替代。

      曾有几名转业干部被捕,被国军XX情报工作站收买。我不认识这几人,身边的同事跟他们在一起工作过。同办公室的一位同事是主犯的搭档,是这位同事调机关之前的职务。我的直接领导下部队挂职是他们的上级。

      2015/12/22 21:28:36
      左箭头-小图标

      20楼 chengyu0526
      老刘,不知道你觉得我们师现在的战斗力如何。演戏部的情况我们士兵是不知道的也不可能炸点的。但我们觉得演戏就像小孩过家家,红军冲、蓝军退、炸点预设、空包弹。没有实战效果,让战士们没有身临战场的感觉。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呀。不知道现在部队训练演戏情况如何?
      65楼 37号阵地
      请问各位老兵;我不懂地炮。我看到演习场上很多炸点为黑色烟团烟柱或黃色烟团烟柱,我当年18岁是地方青年在现场凭证参观的,不明白那些炸点各是何种炮打出来的效果,只知道成片地毯式的炸点是火箭炮打的。
      炸点都用炸药显示的,那黑色烟柱是TNT炸药爆炸产生的,那黄色烟柱是硝铵炸药爆炸产生的。

      2015/12/22 20:00:50
      左箭头-小图标

      20楼 chengyu0526
      老刘,不知道你觉得我们师现在的战斗力如何。演戏部的情况我们士兵是不知道的也不可能炸点的。但我们觉得演戏就像小孩过家家,红军冲、蓝军退、炸点预设、空包弹。没有实战效果,让战士们没有身临战场的感觉。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呀。不知道现在部队训练演戏情况如何?
      有才后,好不了,有近平,差不了!

      2015/5/6 2:54:45
      左箭头-小图标

      30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以下是引用老曲波 在第14楼的发言:

      营长!一篇拖乌演习,了得。彝海结盟地,天麻、党参记忆犹新。我排挖防坦克壕,天麻挖出几斤,连里将所挖天麻上交,炖肉全连享用。撤回前,组织销毁弹药,我部一连也相邻处坎的老乡,投掷手榴弹将弹掉在掩蔽壕内,一连长应急快,拾起投出,避免了一场事故。演习虽短,趣事不少。

      拖乌还盛产剧毒中药“磨三转”——草乌,不知老曲波可知晓?就是那种一年生的草本植物,长得象狼牙菜,顶上的花类似于菊花,叶子墨绿墨绿的,植株高的有一米多,矮的也有两尺。其药用部分就是下面的块根,有点象“三七”,只是没有“三七”那样黄,灰黑色的。

      当时有彝族老乡跟我说:这玩意可毒啦,新鲜的掰开在饭碗或菜盘里磨三转,就能吃死人的,所以当地人称“磨三转”。主治麻风病和无名肿毒,用量必须很小很谨慎。

      我当时也挖了一些,晒干后带了回来。后来搬家时混乱之中,不知丢哪了。

      现在生态破坏严重,可能看不见这些好东西了。70年代拖乌山基本上是无人区,川滇公路从中穿越,都很少车辆经过,彝族同胞数量也少得很 。现在车多、老公路人满为患,雅西高速公路也从中穿过,两条公路的汽车尾气污染,彝民的耕作方式也告别了刀耕火种的原始劳作。采用现代化肥、农药。我觉得即便有的话都离公路很远、高的山梁上才能见到少量的。

      2015/5/5 22:36:49
      左箭头-小图标

      20楼 chengyu0526
      老刘,不知道你觉得我们师现在的战斗力如何。演戏部的情况我们士兵是不知道的也不可能炸点的。但我们觉得演戏就像小孩过家家,红军冲、蓝军退、炸点预设、空包弹。没有实战效果,让战士们没有身临战场的感觉。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呀。不知道现在部队训练演戏情况如何?
      请问各位老兵;我不懂地炮。我看到演习场上很多炸点为黑色烟团烟柱或黃色烟团烟柱,我当年18岁是地方青年在现场凭证参观的,不明白那些炸点各是何种炮打出来的效果,只知道成片地毯式的炸点是火箭炮打的。

      2015/5/5 21:34:57
      左箭头-小图标

      15楼 轻装骑兵3
      喷火器喷坦克靶,是没协调好吧。
      好像每次军演上级都规定了一定比例的伤亡数吧?1975年10月份那次就摔了一架歼击机,牺牲了一名飞行员,还有观摩军演的地方武装部门人员发生 恐惧症!精神绷溃了。

      2015/5/5 21:06:14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我的苍天啊
      我的个妈啊,整个一打越全记录。
      你还可以流览一下铁血内的“说打就打,说干就干那些年我军敢打必胜”里面的有一个跟帖也是这支部队在此地军演的情景。看看吧。

      2015/5/5 20:43:06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1087083
      • 工分:1731
      左箭头-小图标

      大作!!钦佩~~路过一顶

      2010/5/22 16:41:34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有说孟获的后代南迁建立了缅甸、泰国和老挝三国。

      2010/5/22 15:01:23
      • 军衔:中国陆军少校
      • 军号:1916222
      • 头衔:中国台湾省省委书记
      • 工分:36015
      左箭头-小图标

      记忆深刻,军人都一样

      2009/10/21 23:20:44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大哥,这都是您的亲历吧。

      为您骄傲,也为和您同在铁血而自豪!!!!!!!

      2009/10/15 8:50:12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是驻扎孟获城林场,我们直政股长史德义就随我们100炮连行动,反击战的时候脚被打伤,还在一瘸一瘸的,每天都叫战士给他挖天麻,昼夜温差太大,白天晒得大汗水,晚上冻得打抖,规定两人合睡取暖。刘参谋的文章又把我们带回那个年代,非常值得回味。谢谢老兵的辛勤劳动。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009/9/19 21:28:08
      • 军衔:海军上尉
      • 军号:8623
      • 工分:27161
      左箭头-小图标

      149师官兵的素质没的说!

      2009/9/3 20:08:53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3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老曲波 在第14楼的发言:

      营长!一篇拖乌演习,了得。彝海结盟地,天麻、党参记忆犹新。我排挖防坦克壕,天麻挖出几斤,连里将所挖天麻上交,炖肉全连享用。撤回前,组织销毁弹药,我部一连也相邻处坎的老乡,投掷手榴弹将弹掉在掩蔽壕内,一连长应急快,拾起投出,避免了一场事故。演习虽短,趣事不少。

      拖乌还盛产剧毒中药“磨三转”——草乌,不知老曲波可知晓?就是那种一年生的草本植物,长得象狼牙菜,顶上的花类似于菊花,叶子墨绿墨绿的,植株高的有一米多,矮的也有两尺。其药用部分就是下面的块根,有点象“三七”,只是没有“三七”那样黄,灰黑色的。

      当时有彝族老乡跟我说:这玩意可毒啦,新鲜的掰开在饭碗或菜盘里磨三转,就能吃死人的,所以当地人称“磨三转”。主治麻风病和无名肿毒,用量必须很小很谨慎。

      我当时也挖了一些,晒干后带了回来。后来搬家时混乱之中,不知丢哪了。

      不会被误食吧

      2009/8/30 17:54:53
      • 军衔:海军少尉
      • 军号:866735
      • 工分:650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太空鼠 在第7楼的发言:

      拖乌山晚上很冷喔。彝海结盟的地方风景还是不错的。

      但是那时个好地方啊,安逸的和那。我家就在冕宁附近。

      2009/8/30 10:54:41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444224
      • 工分:1441
      左箭头-小图标

      老兵辛苦!

      2009/8/30 10:19:12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96484
      • 工分:38428
      左箭头-小图标

      -开晚饭了,大家取出各自的盛饭家什,8人一桌吃起来。可能是炊事员高海拔地区煮饭技术不过硬,那饭半生不熟的,很难下咽;菜倒还可以,味道不错。饭后,很多人将剩饭倒进了伙房外的潲水桶里。

      在楼主提到的地方呆过,知道在那里要把米饭做熟是件难事,因为那个地方虽然海拔高度有点高,但又不是一个够标准的高海拔地区,因此部队的炊事用具还是日常的用品,新到的部队做饭自然就会遇到问题,那里的平民生活水平搂主写的很真实。

      2009/8/30 9:49:57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鹰击长空su27 在第43楼的发言:

      拜读前辈老兵的文章,精彩中见真情。五岭逶迤腾细浪,乌朦膀礴走泥丸!

      “五岭逶迤腾细浪,乌朦膀礴走泥丸!”中的后一句第二第三字错了。正确的是“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

      才女一时疏忽,以后注意啊!

      2009/8/29 13:05:33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8923075 在第48楼的发言:

      都40多集了,还没有当上营长?你也够拖的了,,,,,

      营长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当的,不付出努力和心血,能让你当吗?

      后面还有更惨的事情等我做呢,倒霉呀!

      再等几集吧,那些过程不交代完,营长就当不成!

      2009/8/29 13:00:44
      左箭头-小图标

      又见老哥精彩博文,顶一个。

      2009/8/29 0:24:58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493429
      • 头衔:川军总司令
      • 工分:251674 / 排名:6081
      左箭头-小图标

      都40多集了,还没有当上营长?你也够拖的了,,,,,

      2009/8/28 20:29:03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鹰击长空su27 在第43楼的发言:

      拜读前辈老兵的文章,精彩中见真情。五岭逶迤腾细浪,乌朦膀礴走泥丸!

      呵呵,真情确实倾注了,精彩还谈不上。感谢敏敏中将的抬举,以后多支持呦!

      2009/8/28 20:02:10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1937801
      • 工分:441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鹰击长空su27 在第43楼的发言:

      拜读前辈老兵的文章,精彩中见真情。五岭逶迤腾细浪,乌朦膀礴走泥丸!

      呵连靓女中将也给老刘捧场啦!老刘加油呵!

      2009/8/28 12:48:43
      左箭头-小图标

      顶顶顶!

      2009/8/28 12:37:26
      左箭头-小图标

      本帖已赚工分: 2534

      本帖已赚金币: 0

      编辑: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08-27 09:14

      编辑: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08-27 09:43

      加准原创: tiantianzaici 08-27 09:47

      加准精华: tiantianzaici 08-27 09:48

      编辑: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08-27 10:35

      编辑: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08-27 10:36

      固顶: tiantianzaici 08-27 10:43

      原创转正: 网络卫士 08-27 15:07

      精华转正: 网络卫士 08-27 15:07

      祝贺了。

      2009/8/28 12:33:39
      • 军衔:中国空军上将
      • 军号:1016863
      • 头衔:蓝莲花
      • 工分:3768953 / 排名:31
      左箭头-小图标

      拜读前辈老兵的文章,精彩中见真情。五岭逶迤腾细浪,乌朦膀礴走泥丸!

      2009/8/28 10:33:05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2017627
      • 工分:4546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30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老曲波 在第14楼的发言:

      营长!一篇拖乌演习,了得。彝海结盟地,天麻、党参记忆犹新。我排挖防坦克壕,天麻挖出几斤,连里将所挖天麻上交,炖肉全连享用。撤回前,组织销毁弹药,我部一连也相邻处坎的老乡,投掷手榴弹将弹掉在掩蔽壕内,一连长应急快,拾起投出,避免了一场事故。演习虽短,趣事不少。

      拖乌还盛产剧毒中药“磨三转”——草乌,不知老曲波可知晓?就是那种一年生的草本植物,长得象狼牙菜,顶上的花类似于菊花,叶子墨绿墨绿的,植株高的有一米多,矮的也有两尺。其药用部分就是下面的块根,有点象“三七”,只是没有“三七”那样黄,灰黑色的。

      当时有彝族老乡跟我说:这玩意可毒啦,新鲜的掰开在饭碗或菜盘里磨三转,就能吃死人的,所以当地人称“磨三转”。主治麻风病和无名肿毒,用量必须很小很谨慎。

      我当时也挖了一些,晒干后带了回来。后来搬家时混乱之中,不知丢哪了。

      怎不知到,"磨三转'在我家乡也有,也叫"血上一枝槁',但绝对没有拖乌多,可形容为遍地都是。开始大家挖的欢,可能是上级知到其剧毒,下令收缴,胆小的如实上缴,胆大的帐篷外四处藏,回撤带走的,少之又少。

      82年演习我在六O炮班,除了构筑工事阶段较累,当地气候与甘洛相差无几,推演阶段我们就轻松了,炮组4.5个人,一门小炮,标杆一拿,口令一下,给步兵排相比,路都少跑许多。

      2009/8/28 0:01:56
      • 军衔:警察一级警徽
      • 军号:1189858
      • 工分:407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是个专业的军人,好人啊.

      2009/8/27 18:41:54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老刘的好文章,多写文章向将军进军。

      2009/8/27 15:42:43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hjh7942 在第38楼的发言:

      ◣ 乌...龙…茶..。。。

      祝 ▎ ◣我们以直销的方式,改变了传统经营方式,减少中间环节,

      朋 ▎▓▓◣降低了您的购买成本,让您通过我们喝上最纯正、最实惠的茶叶

      ▎▓▓▓ ◣现在起全部8 .5折订购2斤可送半斤

      博 ▎▓▓▓▓▓◣包运费货到手里再付款!

      客 ▎▓▓▓▓▓▓ ◣联系Q:869058829

      人 ▎▓▓▓▓▓▓▓▓◣客户服务:如不满意者包退包换。

      气 ▎◣◣◣◣◣◣◣◣◣◣顾客购买500克以上,就可以邮寄到家

      旺 ▎

      盛 ▎◥▆▆██▆▆███▆▆▆▆▆███......

      别光说好话不做好事,上好的乌龙茶也泡上一杯给老兵喝呀!

      2009/8/27 15:37:07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1775221
      • 工分:374656 / 排名:329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读完炮兵营长的[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四十六《 拖乌演习,担任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一文,感受很深,当过兵的人都知道演习的辛苦,尤其是步兵,从修工事到演习前的训练,一步一个脚印,从来不敢怠慢,演习完了,整个人就像散了架似的。我记得,武汉军区有一年拉练,搞我们162师的一个叫“人走家搬”的拉练演习,昼夜兼程走了一天一夜,连队晚上在村边准备开饭的时候,部队又接到马上转移命令,军令如山倒,做好的饭菜各班来不及打,炊事班的战友只好扛起来走,我们饿得刮刮叫,炊事班的战友扛着饭菜真无奈,那情景叫人终身难忘。每次提起这事,我就有一种刻骨铭心的感受。嗨,谁叫你是当兵的呢!

      2009/8/27 14:54:1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潭城隐士 在第23楼的发言:

      部队演练项目的加强,正是自卫反击战以后我军认识了实战的经验教训。使部队训练正常化,规范化和系统化。从这个意义上说也是自卫反击战带来的实惠。对部队的影响是有积极意义的。

      中央军委“801”和“802”会议后,军委的战略方针有了新的解释,全军开始探讨新的作战样式,针对作战对象(也就是假想敌),开始研究战法与战术。

      当然喽,对越反击作战的经验教训,确实促进了这次变革。因为,越军基本上是根据苏军的样式来编制和装备部队的,作战指导思想也沿袭苏军的,不能说人家的东西不好,还真有我们不及的地方。

      这样,深入研究苏军,就成了那个时期我军各级军事机关的热门。

      2009/8/27 14:46:27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chengyu0526 在第21楼的发言:

      文中所写:彝族老阿妈,在潲水桶里捞饭97年我们在解放沟也遇见了。哎。。。。。。

      我们国家太大,幅员辽阔,经济发展步伐不一,有快有慢。

      而有些地方恐怕再过几十年,也难以摆脱贫困。

      只要是贫困的地方,就会出现这种情况。

      2009/8/27 14:36:1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jnd0827 在第19楼的发言:

      支持楼主的好文章,写得真是翔实生动!不过说句不中听的话,我军当时的演习科目似显落伍了,对敌我之态势、预设阵地、进攻和防御手段、兵力投放等环节,都类似于五六十年代的战法。149师官兵的素质没的说,但武器装备和作战指导思想实在是落后了。

       以下是引用chengyu0526 在第20楼的发言:

      老刘,不知道你觉得我们师现在的战斗力如何。演戏部的情况我们士兵是不知道的也不可能炸点的。但我们觉得演戏就像小孩过家家,红军冲、蓝军退、炸点预设、空包弹。没有实战效果,让战士们没有身临战场的感觉。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呀。不知道现在部队训练演戏情况如何?

      回两位的问题:

      1980年代初,我军根据中央军委“801”和“802”会议精神,正而八经开始针对现代作战指导思想、战术原则,进行探讨与摸索。总参相继编写出版了相关战术教材,这次的演习也还只是开头,暴露出来问题是自然的。毕竟演习不同于实战,既不能真枪实弹地对着干,又要体现战场气氛,确实不是件容易的事。

      后来,随着演习次数的不断增加,组织演习的方法不断完善,参演部队武器上加装了激光发射器和被动发烟管,演习气氛越来越逼真了。

      2009/8/27 14:30:35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黄德家 在第16楼的发言:

      认真欣赏拜读了对越反击战幸存者楼主战友的新作。对越反击战幸存者楼主战友的文章又把我们带回了那激情燃烧的难忘军旅岁月。希望对越反击战幸存者楼主战友再接再厉,继续写出更多更好的反映军旅生活的佳作!老刘,加油吧!象过去上战场一样向少将、中将冲击吧!

      黄德家老领导的文笔相当好,写的系列纪实文章很震撼人的,大家好评如潮。

      如今,老黄兄从蓝剑军团光荣退休,还坚持每天上网,对我们进行鼓励和支持。

      不仅如此,还培养他的三个孙辈小娃娃练习上网发帖子,钻研电脑知识,真有超前意识呦!

      向黄哥学习!向黄哥致敬!

      2009/8/27 14:13:4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轻装骑兵3 在第15楼的发言:

      喷火器喷坦克靶,是没协调好吧。

      说来也该那俩兵倒霉,他们扛着靶子在壕沟里行进,原本是喷不到他们身上的,无奈他俩显示的靶子当时正好位于挖不下去的地段,壕沟的深度不到一米,他们的身体大部分钻在靶子里。你想呀,火焰喷射器喷上去,能不烧着人吗?

      2009/8/27 14:06:49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1937801
      • 工分:44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2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fytz 在第8楼的发言:

      这是我们一四九师由兵至官丶再经实战经历丶再返军事学院深造又重返军营的八十年代优秀军官丶老刘这一经历和军旅人生真的值大书特书呵丶为老刘又一篇军旅博文顶上!

      每个在军营待过的人,都有书写不完的军旅往事,都有抒发不尽的战士情怀。

      老叶兄,也拿起你的笔或敲起你的键盘,把你的军旅往事抖出来,让战友们欣赏欣赏。

      老刘丶以后一四九老兵写作大旗你扛啦丶把老曲波丶高家营这两个新兵蛋子收为门徒丶好好培养下可帮上你忙呵丶我嘛老头子啦丶又要对着那些股票丶挣些喝酒抽烟钱丶只能帮你做后勤工作啦,

      2009/8/27 14:03:04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老曲波 在第14楼的发言:

      营长!一篇拖乌演习,了得。彝海结盟地,天麻、党参记忆犹新。我排挖防坦克壕,天麻挖出几斤,连里将所挖天麻上交,炖肉全连享用。撤回前,组织销毁弹药,我部一连也相邻处坎的老乡,投掷手榴弹将弹掉在掩蔽壕内,一连长应急快,拾起投出,避免了一场事故。演习虽短,趣事不少。

      拖乌还盛产剧毒中药“磨三转”——草乌,不知老曲波可知晓?就是那种一年生的草本植物,长得象狼牙菜,顶上的花类似于菊花,叶子墨绿墨绿的,植株高的有一米多,矮的也有两尺。其药用部分就是下面的块根,有点象“三七”,只是没有“三七”那样黄,灰黑色的。

      当时有彝族老乡跟我说:这玩意可毒啦,新鲜的掰开在饭碗或菜盘里磨三转,就能吃死人的,所以当地人称“磨三转”。主治麻风病和无名肿毒,用量必须很小很谨慎。

      我当时也挖了一些,晒干后带了回来。后来搬家时混乱之中,不知丢哪了。

      2009/8/27 13:59:2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万川叶 在第9楼的发言:

      楼主记忆力超好,当年演习的诸多细节恍若昨日,每一个细节都是那样的具体,详实,佩服。

      最近为什么更新得慢?原因就在于要细致回忆,又不敢糊弄大家,只得翻箱倒柜找以前的资料,再结合回忆,捕捉兴奋点。

      然后,在电脑上一字一句地敲出来。又由于每天要做家务事,“写”的时间自然就不多了。

      2009/8/27 13:46:46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1937801
      • 工分:441
      左箭头-小图标

      老刘文章丶更引起我对第二故乡的怀念丶特别是山青水秀的彝村风情更另人向往呵丶记得一九七二年五月丶部队派我带一个班前往马边县深山中采药丶那地方山高林密丶我爬进老林中丶挖过一窝天麻有近十斤呵丶其中有一个天麻刚长出一点苗芽丶挖出后跟一个小六零炮弹那么大丶我用土法泡制后丶退伍带回家乡泡酒呢?但那次代价也大呵丶我一套新军服全挂烂完啦!

      2009/8/27 13:41:4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fytz 在第8楼的发言:

      这是我们一四九师由兵至官丶再经实战经历丶再返军事学院深造又重返军营的八十年代优秀军官丶老刘这一经历和军旅人生真的值大书特书呵丶为老刘又一篇军旅博文顶上!

      每个在军营待过的人,都有书写不完的军旅往事,都有抒发不尽的战士情怀。

      老叶兄,也拿起你的笔或敲起你的键盘,把你的军旅往事抖出来,让战友们欣赏欣赏。

      2009/8/27 13:39:2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太空鼠 在第7楼的发言:

      拖乌山晚上很冷喔。彝海结盟的地方风景还是不错的。

      是的,那里中午能叫你汗流浃背,半夜会让你盖着棉被还叫冷,昼夜温差将近20度。

      2009/8/27 13:35:4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8923075 在第5楼的发言:

      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初,149师军事上挑大梁的就是副师长王文钦和参谋长涂育文。但这两人都在副师就停止了,很可惜。

      1983年春夏之交,康老虎升任副军长时,王文钦副师长本来是最佳接任人选,无奈他行政管理能力比较差,说话又结巴,所以提拔了包亦坤来接任师长,王定职为正师职顾问,涂玉文好象是副师长吧。

      至于师以上领导层的微妙关系,我作为一个参谋人员,阅历又不深,加上不喜欢打听那些勾心斗角的事,也就知之甚少了。说实话,这些也决定了我不敢在部队待长了,我哪是会拉关系的人呀?

      2009/8/27 13:32:58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1778869
      • 头衔:独行客
      • 工分:151701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的经济头脑一样超前啊!居然利用军训时间挖名贵药材!发达咯!

      2009/8/27 12:58:51
      • 军衔:中国空军少将
      • 军号:2018544
      • 头衔:劍影凌九東
      • 工分:546251 / 排名:1678
      左箭头-小图标

      部队演练项目的加强,正是自卫反击战以后我军认识了实战的经验教训。使部队训练正常化,规范化和系统化。从这个意义上说也是自卫反击战带来的实惠。对部队的影响是有积极意义的。

      2009/8/27 11:34:43
      左箭头-小图标

      好文支持,精彩的回忆!!真实的描写

      2009/8/27 11:11:51
      左箭头-小图标

      文中所写:彝族老阿妈,在潲水桶里捞饭97年我们在解放沟也遇见了。哎。。。。。。

      2009/8/27 10:52:10
      左箭头-小图标

      老刘,不知道你觉得我们师现在的战斗力如何。演戏部的情况我们士兵是不知道的也不可能炸点的。但我们觉得演戏就像小孩过家家,红军冲、蓝军退、炸点预设、空包弹。没有实战效果,让战士们没有身临战场的感觉。还有很多需要改进的呀。不知道现在部队训练演戏情况如何?

      2009/8/27 10:48:41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1695418
      • 工分:397536 / 排名:2975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楼主的好文章,写得真是翔实生动!不过说句不中听的话,我军当时的演习科目似显落伍了,对敌我之态势、预设阵地、进攻和防御手段、兵力投放等环节,都类似于五六十年代的战法。149师官兵的素质没的说,但武器装备和作战指导思想实在是落后了。

      2009/8/27 9:05:37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1楼的发言:

      之四十六 拖乌演习,担任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

      1982年的6月底之前,我的主要工作还是计划安排、检查指导侦察、计算、测地分队的训练。期间,回家休假一个月,家属来队两个月,参加师组织的“司政机关带通信分队战术演习”半个月。

      半年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就到了6月底。6月25日,师司令部转来军司令部的调令,要我自带背包、个人生活用品和战术教材及相关资料,于第二天18时前到军司令部作战室报到,担任演习战术调理员。此时,我心情特好,因为小齐已经根据我俩的约定,顺利怀了孕,来年我将为人父了;担任战术调理员......

      这位老兵的帖子写的真棒,发表十几个小时了,怎么还没见斑竹出来加准原创,准精华之类的评语呀?斑竹也应每天坚守岗位呀?

      2009/8/27 8:56:49
      • 军衔:中国武警上校
      • 军号:1758032
      • 头衔:图区缉查抚司指挥使
      • 工分:184815 / 排名:9206
      左箭头-小图标

      那激情燃烧的岁月,那荡气回肠的年代!

      2009/8/27 8:25:50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914419
      • 头衔:退役老兵
      • 工分:135779
      左箭头-小图标

      认真欣赏拜读了对越反击战幸存者楼主战友的新作。对越反击战幸存者楼主战友的文章又把我们带回了那激情燃烧的难忘军旅岁月。希望对越反击战幸存者楼主战友再接再厉,继续写出更多更好的反映军旅生活的佳作!老刘,加油吧!象过去上战场一样向少将、中将冲击吧!

      2009/8/27 8:23:45
      左箭头-小图标

      喷火器喷坦克靶,是没协调好吧。

      2009/8/27 7:46:41
      左箭头-小图标

      营长!一篇拖乌演习,了得。彝海结盟地,天麻、党参记忆犹新。我排挖防坦克壕,天麻挖出几斤,连里将所挖天麻上交,炖肉全连享用。撤回前,组织销毁弹药,我部一连也相邻处坎的老乡,投掷手榴弹将弹掉在掩蔽壕内,一连长应急快,拾起投出,避免了一场事故。演习虽短,趣事不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009/8/27 2:43:54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563432
      • 头衔:雅玛猜楼15号院长
      • 工分:8584
      左箭头-小图标

      好贴要鼎!

      2009/8/26 23:28:13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825502
      • 头衔:陕西冷娃
      • 工分:155615
      左箭头-小图标

      发完帖子刚碰上,支持下先。呵呵

      2009/8/26 23:08:07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642483
      • 头衔:退伍老兵
      • 工分:1235308 / 排名:249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老兵原创军旅作品

      2009/8/26 23:05:09
      左箭头-小图标

      应该是一个美好回忆!

      2009/8/26 22:56:45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记忆力超好,当年演习的诸多细节恍若昨日,每一个细节都是那样的具体,详实,佩服。

      2009/8/26 22:36:52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1937801
      • 工分:441
      左箭头-小图标

      这是我们一四九师由兵至官丶再经实战经历丶再返军事学院深造又重返军营的八十年代优秀军官丶老刘这一经历和军旅人生真的值大书特书呵丶为老刘又一篇军旅博文顶上!

      2009/8/26 22:28:59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187058
      • 工分:226417 / 排名:7075
      左箭头-小图标

      拖乌山晚上很冷喔。彝海结盟的地方风景还是不错的。

      2009/8/26 22:19:08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8923075 在第5楼的发言:

      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初,149师军事上挑大梁的就是副师长王文钦和参谋长涂育文。但这两人都在副师就停止了,很可惜。

      支持,蓝剑新兵402

      2009/8/26 22:09:21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493429
      • 头衔:川军总司令
      • 工分:251674 / 排名:6081
      左箭头-小图标

      70年代中期到80年代初,149师军事上挑大梁的就是副师长王文钦和参谋长涂育文。但这两人都在副师就停止了,很可惜。

      2009/8/26 22:06:52
      左箭头-小图标

      我的个妈啊,整个一打越全记录。

      2009/8/26 22:05:57
      • 军衔:中国空军少将
      • 军号:2018544
      • 头衔:劍影凌九東
      • 工分:546251 / 排名:1678
      左箭头-小图标

      先项再回复 抢了沙发再说

      2009/8/26 22:05:21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关于“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系列回忆录的链接问题的报告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原是149师炮兵团的一员,他根据自身经历和陆军第149师战例为依据,原汁原味地介绍参战经过,目的是歌颂所有参战军人,让现在的年轻人了解三十年前的那场战争;又根据自己的家史,以及自己的成长经历,叙述了从一个放牛娃成长为炮兵营长的经过,抒写了一个战士的情怀,歌颂了部队这个大熔炉,废铁都能炼成钢。这些文章没有包装与虚构。

      为了让热心的战友们和网友能从不同的侧面,客观、公正地认识那场战争的一些真实情况,以及本人在部队的成长经历,了解战时、平时军人的真实生活与思想,根据铁血陆军版主的建议和帮助,建立了以下链接。现将巳发表的文章链接发帖公布,欢迎各位战友、网友光临指导并留下宝贵意见!

      第一部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一 两支“王牌师”的前身今世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二 对决“前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三 对决“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四 对决“合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五 对决“协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六 对决“穿插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七 对决“交响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八 对决“结束曲”

      [原创]我军149师与越军316A师伤亡情况对比

      [原创]1979年云南前指让149师单挑316A师的真正原因

      第二部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一 年纪轻轻写遗书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二 调任参谋,按第一套方案准备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三 年饭氛围和参战方向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四 铁路输送,由峨眉到昆明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五 摩托化行军,战争气氛越来越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六 越过红河,战场景况原来如此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七 宿营房主竟是南京人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八 担任前指侦察参谋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九 二上446团指挥所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十 3 4 6 高地待命期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一 前出时,第一次步炮协同不顺畅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二 途经代乃战场,第一次见到越军尸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三 幽深险峻的沙巴峡谷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四 三号桥头与水文站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五 4号桥激战,新老师长亲临一线指挥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六 关键时刻,冒风险指挥炮火支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七 第一次对活人开枪,两次险些“翘辫子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八 冲击1796 高地,差点被炸死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九 渴罪难熬,牛脚印里的水也得喝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 无名高地遇险,虽未硌坏却摔下悬崖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一 归建途中,活捉一伤兵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二 前往沙巴县城,捡了点纪念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三 指挥所里闻噩耗,忠武老哥牺牲了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四 积极做事,却招致丢功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五 担负交通调整哨,保胜路口两天一夜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六 工兵杰作,炸他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七 探 亲 还 愿

      [原创]刘忠武连长,您在天堂可好?!

      [原创]1979年对越反击战参战纪实之经历图

      [原创]加农炮3连2排覆灭及应吸取的教训

      [原创]“二杆子”危急关头成“勇于献身的共产主义战士”

      [原创]自带炊具上战场的回族战士——李兴树

      [原创]献给对越反击战的战友

      [原创]痛祭烈士[版主已阅]

      [原创]当年参战,个人服装都有哪些?

      第三部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一家居皖南古黟六都塘下村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 父母原是江北“客边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 儿 时 印 象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 二上小学直到毕业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五 尽管学习拔尖也只录取公社农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六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一)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七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二)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八 高高兴兴当兵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九 艰苦而有趣的新兵连生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 凭十道数学题全对当上了计算兵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一 营区坐落峨眉山麓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二 庙儿岗的由来与专业初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三 营建做小工与“打半工”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四 第一次野营拉练,驻训西昌大营农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五 拖木沟实弹射击,迫击炮炸死俩小彝胞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六 看守团弹药库,首次接受培训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七 第二次野营拉练,驻训德昌黄水塘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八 “战士画之家”里跑龙套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九 当了一回“师傅”和“设计师”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 第三次拉练,首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一 三星陨落,灾难频仍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二 因与排长有过节差点蒙冤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三 当兵第五年第一次探家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四 再驻大营农场,拖木沟里炮声隆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五 深造于柏香坪 “军校”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六 人生命运转折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七 再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八 对象看了一个排,最后定下一知青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九 凭出色成绩,考入炮兵最高学府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一)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一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二)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二 第一次登门就叫岳父母为爸爸妈妈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三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三)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四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四)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五 放弃留校,还是回原部队吧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六 特事特办,独自领取结婚证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七 遵团长令,编写《苏军研究问答》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八 结婚蜜月,从成都站前旅馆开始[蓝剑军团]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三十九创新训练方法,探索“侦察班训练”新路子[蓝剑军团]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四十 大桥驻训,初次领略司令部实际工作[蓝剑军团]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蓝剑军团]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二 婚姻调解,送人玫瑰手留香[蓝剑军团]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三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一) [蓝剑军团]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四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二) [蓝剑军团]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五 战友重病,好军嫂患难与共不离不弃[蓝剑军团]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六 拖乌演习,担任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蓝剑军团]

      第四部

      [原创][铁血社区][班长征文][原创] 班长,我成长进步的领路人[蓝剑军团]

      [原创] 当兵的也是人,见到女孩能看到转弯

      [原创]手榴弹实弹投掷的那些糗事

      [原创]我军各型号手榴弹的构造性能

      [原创]对近期网友争论言语不雅的看法与建议[版主已阅]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一)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二)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三)

      [原创]我的写作乐趣是这样培养起来的

      [原创]亲身经历男女不分上厕所

      [原创]干仗干赢了,处分以后不装进档案

      [原创]建国后,“征兵体检标准”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政审条件”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文化程度、兵员来源”的变化情况

      [原创]古徽州黟县文化习俗辑录

      [原创]质疑walkinlife55 的 《也聊对越反击战中的我军侦察兵》

      第五部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一)[蓝剑军团]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二)[蓝剑军团]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三)[蓝剑军团]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四)[蓝剑军团]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五)[蓝剑军团]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六)[蓝剑军团]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七)[蓝剑军团]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八)[蓝剑军团]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九)[蓝剑军团]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蓝剑军团]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一)[蓝剑军团]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二)[蓝剑军团]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三)[蓝剑军团]

      本文内容于 9/6/2009 4:23:39 PM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2009/8/26 22:00:4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70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四十六 拖乌演习,担任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 [蓝剑军团]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