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二 调解婚姻纠纷

共 2411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二 调解婚姻纠纷

上集是 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

下面请看 之四十二 婚姻调解,送人玫瑰手留香。

休假离队之前,对门的老程告诉我,他的妻子小汪可能就在这个月底生产,只是由于军务股事情多,一时走不了。只好让我带点东西回来,去她(小汪)家看看,我满口应承。

8月25日黄昏时分,客车经过小汪家门口时,我看见她正挺着个大肚子,在洗衣池边洗东西。第二天上午,我给她家送东西去,见她家人正忙得一塌糊涂。原来她昨夜里生了,还是个男孩子,两家人高兴得不得了。见我去了,汪大婶手脚利索地端来五香红茶蛋,汪大叔陪我聊了会天。本想看看小孩子,她家人告知人还在医院里,要等一周后出院,再到“老韫家”(婆家)去“做产妇”(坐月子)。不忍过多打扰她家人,就告诉汪大婶:等小汪母子出院后,去启洪家看望他们。

回到岳父家,已是下午4点多钟。可能我那一身的汗酸味太熏人,小齐叫我赶快洗澡。她家没有专门的卫生间,洗澡就在厨房里。谁知道我这一洗就是两小时,浑身的泥灰搓下足有斤把斤。岳母在厨房外等着烧晚饭,又不便喊我,急得在堂屋和饭厅之间来回走了很多趟。

他们后来常提起这事,我还觉得莫名其妙呢,心想不可能用了那么长时间吧,除非是中途昏过去了。这倒是有可能的,因为我经过五天的长途颠簸,又是在开水炉边待的,几乎虚脱。虽然顺利到家,由于一下子身心放松了,意志力不再坚持,就昏过去了。否则,大热天洗澡,哪用得了两个多钟头呢。

吃过晚饭,我小夫妻回小齐单位分的房子里。他们税务局年初在泮邻街建了这座宿舍楼,分给小齐一楼西边那个小套,一厅一室。小是小了点,可我们吃在岳父家,这里也就是住宿而已。这在当时,算是挺不错了,要不是小齐是军属,还不一定分得到呢。

我那小家的摆设,跟现在真是不能比。厅上就一张小圆桌,外加他们单位配的一张写字桌,四把折叠木椅和两个小凳子,显得空空荡荡;卧室里就是1980年小齐找人打的那套虎式家具:一张双人床,一个大衣橱,一个五斗橱,一个床头柜。由于房间小,显得很紧凑。

到家的第二天,我回横岗看望母亲和兄嫂各家人,送上我的礼品。大哥见我回家了,立即决定为我补办婚礼,被我拒绝。他不甘心,说只办一桌饭,就算是答谢人家当年的帮忙,就是几个大队领导和好朋友,不多的。没办法拒绝了,只好掏出30元钱交给他去办。我就赶快进城来,招呼小齐请半天假,下午一起去参加。

真难为大嫂和临时叫来的三嫂了,她俩忙活了大半天,做了“四盘四碗四碟”(当时农村里最讲究的菜式)大菜;大哥叫来了我参军时的大队书记赵金友、大队长查嫦娥、大队民兵营长余林祥、大队民兵营教导员汪德安、以及父亲世交朱继坤的二儿子朱松青,还有东山生产队当年演李玉和的朱长来师傅,加上四个哥哥和我小夫妻,一共十二个人。拉出八仙桌,摆上大圆桌面,安好椅凳,大家按长幼分别入座。

本来是想搞餐答谢饭算了,没承想客人们还送来了喜匾、枕巾等贺礼,弄得我和小齐不知所措。那礼品虽然不值钱,可也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只好带回城里我的新房收藏起来,一直到2001年初搬到现住房时才处理掉。

到家一周后的一个星期天,我和小齐买了红塘和蜜枣等营养品,去程启洪家探望小汪和她的小孩。进到程家,程妈妈热情接待我俩,我俩连声称“恭喜!恭喜!”然后吃“锡格子茶”(“锡格”指糕点,分别盛在锡做的格盘里;“子”就是五香茶叶蛋;“茶”就是茶水)。一套礼仪下来,程妈妈领我俩进入卧房。只见小汪头扎毛巾,斜靠在床头,满脸喜气,小男孩甜甜地睡在她的身边,瞧那模样,跟程启洪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我掏出一个小红包,作为见面礼,轻轻放进小孩的襁褓中。……

整个休假期间,白天小齐上班,我就要么在岳父家干活,要么回横岗我母亲那里,陪老娘干活聊天,要么到几个老同学那里走动走动,叙叙友情。就在即将离家归队的前一个礼拜天的上午,我和小齐正在她家做准备。一个女青年走进来找我,说是我们战友林某某的未婚妻,叫邱某某。她问我几时回部队去,好跟我一起去部队找老林。我出于对老林的偏袒,只好骗她说要过十天才走。她说她等不得了,过两天就走。

之所以要偏袒老林,主要是休假之前,听说老林已在部队驻地岷江电厂谈了个女教师,还是团政委的夫人给介绍的,目前正在准备结婚事务,新房是女方单位分配的,家具都买好了,就差举办婚礼了。这下半路杀出个程咬金,老林在家乡还谈了一个老同学,我可是始料未及的。相比之下,老林这个“未婚妻”长相确实没有那位女教师好,使我内心产生一种厌恶感:你也不是除了老林就嫁不出去,何必拧住老林不放呢?!可嘴上不好说出来,只得糊弄一下她。

两天后,我如期启程归队。在屯溪上车后,我快速巡视一遍车厢,没有看到熟人,心想还好邱某某没有上这趟车。中午,客车到达宣城孙家埠靠边吃中饭。这时,突然看见邱某某正从饭店里出来,已经看见了我,满眼惊诧地问我到哪里去。我只好说部队发来加急电报,要我迅速归队。要不这样讲,就会暴露先前骗她的伎俩。原来她乘的是前一班车,比我所乘的这辆车早发半个钟头,这下正好追上。眼见她那可怜兮兮又急迫的样子,我就说你先到芜湖火车站等我,我们一起到部队去。

我到芜湖火车站时,她已经在焦急地等我了。既然是同路人,又是家乡人,还是老林的“未婚妻”,不论怎么讲,我都得带着她才对。于是,我让她看着两个人的行李,去售票窗口买了一张到燕岗、一张到峨眉的联票。然后就上车,一路往成都而去。

这一路还是很辛苦。由于刚上的是铜陵到南京的路过车,根本没有座位。我就将我的那个所谓“坐凳”放在过道上让她坐,自己靠着车座的靠背站着。到南京站签了字,上车还是没有座位。只好还是她坐我的“坐凳”,我则跑去找列车长,出示《军人通行证》,请求买两张卧铺票。磨了不少嘴皮,说了不少好话,终于买到了。于是挤回原来的车厢,打眼一瞧,耶!人呢?小邱不见了。这下我可急起来了,我的行李都叫她看着的。她不见了,我可怎么向她家人交代呀?!

于是,拼命往车厢里面挤,试图穿过车厢去下一节车厢找。挤着挤着,忽然听到她叫我。哦呵,原来她没有坐我那个“坐凳”,而是坐在地板上,头伏着我的“坐凳”在睡觉呢。哎呀,总算一颗心放进肚子里了。我拉起睡眼迷糊的她,提上行李,来到卧铺车厢。这下好了,不用再去挤了。我们分别洗漱后,爬上自己的铺位休息去了。

第二天早上起床后,我叫她先去吃饭,我来看行李。她说不饿,也不想吃东西。我没想那许多,就自己去餐车吃早饭去了。餐毕回来换她去,她还是不想吃,还一脸的愁容。我们搞侦察的多少还学了一点心理学,便猜测她可能有很大的心事,于是做起了思想工作。

通过交流思想,得知她和老林是中学同学,老林当兵以后,俩人关系逐渐升温。前年顶班招工在供销社当营业员,老林也提干了。于是,两人提出婚姻之事,近两年老林探亲或休假,都与她在一起过日子,去年还不慎怀孕。写信给老林,要求马上结婚。谁知老林说现在结婚条件不成熟,要求她先打胎,等今年结婚,她就自己悄悄去医院打了胎。最近听风言风语,说老林在部队又谈了人,都准备结婚了,那怎么行呢?她说“我必须去找他,他要是不答应,我就死在部队里算了。”我听到这里,心想:这下坏事了,这个老林太不象话了,居然吃着碗里望着锅里,都把人家搞出大肚子了,还敢甩了人家,真不道德!我的正义感一下子升腾起来,决心帮助她得到自己的婚姻。接着,我向她了解了一些证据方面的事情。她说有老林叫她打胎的信件为凭,还有以往的情书,等等。我跟她说,证据一定要放好,不要弄丢了,免得到时老林不认帐。

列车在不紧不慢地行进着,我的脑子也在不紧不慢地思考着:怎样才能既达到让老林到峨眉火车站接她,又不让老林知道是我带她来部队的,免得以后见面不好说话。

车到成都站,我们签了字。由于离发车时间还早,就让她在火车站等,同她商议:我去军里以政治部张干事的身份,直接把电话打到老林所在单位,叫他本人接电话;用四川话通知他务必于某时某分到峨眉火车站接小邱。她说这个办法好。

于是,我乘公共汽车来到新华东路50军招待所,拨通了电话,通信员说老林去茶山组织种菜去了。我说:“我是军政治部的张干事,马上叫老林来接电话!”那个通信员还不错,马上跑去叫他来接电话。过了一刻钟的样子,果然老林气喘吁吁地接电话了。我说:“你是林某某吧,我是军政治部张干事。你的未婚妻邱某某已经来到成都,今天下午乘某某次列车到峨眉火车站,你务必去接她。”他在电话里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答应下来,说:“我一定去接,请你放心!”回到车站,我把经过学给小邱听,并叫她记着,到时不要说漏嘴了。

回到部队没几天,接到教导员潘某某的电话,请我和老程去帮助做老林的思想工作。原来,那天老林根本没去峨眉火车站接人,是小邱自己一路问到营区的;到了部队后,老林闭口不谈婚姻之事,也不承认另外有人的事。小邱只好找教导员,请组织出面做工作。教导员做了很长时间的思想工作,老林就是油盐不进。为了挽救他和小邱的婚姻,只好做最后的努力,让我们两个老乡来协助做工作。

我和老程来到营部,小邱正待在教导员办公室里,一副苦相。我问了一些情况后,便问她那些证据是否还在,她说在。我叫她拿来当着老林的面摊牌,她说证据放在女厕所的电灯下,马上去拿。说完急匆匆地跑下楼去取。过了一会,只见她哭兮兮地回来说:“东西不在那里了。我可怎么办呢?!”我说:“你别急,那个电灯是两边照的,恐怕哪个男兵当草纸拿去用了。请教导员马上到五连查一下,估计是共用厕所的五连兵拿了。”教导员立即吩咐通信员去五连了解。

过了半个钟头,一个用细绳扎着的纸包取回来了。打开一看,正是小邱那些“证据”。原来正如我的分析,五连炊事班一个老兵上厕所忘带了草纸,蹲在厕所里东瞅西看,发现电灯窗口下有一包纸,就取了下来。又由于好奇,就打开来看。一看竟然是老林给小邱的情书,就没敢吱声,悄悄地留下了。刚才连里查问,他才拿出来。

这下好了,人证物证俱在,教导员又晓以利害,我和老程动之以情,老林理屈词穷,答应立即结婚,明天就去办结婚登记,我和老程总算放下心来。潘教导员再三表示感谢,说我俩帮他做了件大好事;小邱也破涕为笑,用家乡话连声道谢。

后来,听说老林将新买的那套家具送给了那位老师,请政委夫人相帮做女教师的工作,退出这门不合适的婚姻。不久,那个女教师就调到外地去了,跟老林毅然决然地斩断了这段情缘。

下集请看之四十三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3607096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27
      【蓝剑军团职务】军团学院老院长【蓝剑军团军衔】大校
      【蓝剑军团军籍】LJ_1059


      2009/6/3 21:32:2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48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以下是引用gaoya070921 在第46楼的发言:

      通过交流思想,得知她和老林是中学同学, 老朱 当兵以后,俩人关系逐渐升温。前年顶班招工在供销社当营业员,老朱也提干了。于是,两人提出婚姻之事,近两年老林探亲或休假,都与她在一起过日子,去年还不慎怀孕。

      他在电话里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答应下来,说:“我一定去接,请你放心!”回到车站,我把经过学给 小王 听,并叫她记着,到时不要说漏嘴了。

      前辈,我刚看,只是不知道,上面的老朱和小王是打错了,还是前面写过的?

      打错了,应该是“老林”和“小邱”。(因为牵涉当事人隐私,只能如此)

      54楼 哑言
      你好,关于军婚方面 的问题,我们可以聊聊吗,前辈?
      当年的军婚是高压线,如今时代不同了,新婚姻法好像已经取消“保护军婚”这一条。

      2015/11/16 22:18:50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389573
      • 工分:21
      左箭头-小图标

      48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以下是引用gaoya070921 在第46楼的发言:

      通过交流思想,得知她和老林是中学同学, 老朱 当兵以后,俩人关系逐渐升温。前年顶班招工在供销社当营业员,老朱也提干了。于是,两人提出婚姻之事,近两年老林探亲或休假,都与她在一起过日子,去年还不慎怀孕。

      他在电话里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答应下来,说:“我一定去接,请你放心!”回到车站,我把经过学给 小王 听,并叫她记着,到时不要说漏嘴了。

      前辈,我刚看,只是不知道,上面的老朱和小王是打错了,还是前面写过的?

      打错了,应该是“老林”和“小邱”。(因为牵涉当事人隐私,只能如此)

      你好,关于军婚方面 的问题,我们可以聊聊吗,前辈?

      2015/11/15 16:10:04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又一次我们单位组织出去玩,回来后洗澡打了两遍洗发水都不待起沫的!

      2010/5/22 14:59:23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南方人生孩子就是吃染红的鸡蛋

      2010/5/22 14:59:07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954578
      • 工分:15761
      左箭头-小图标

      {这下好了,人证物证俱在,教导员又晓以利害,我和老程动之以情,老林理屈词穷,答应立即结婚,明天就去办结婚登记,我和老程总算放下心来。潘教导员再三表示感谢,说我俩帮他做了件大好事;小邱也破涕为笑,用家乡话连声道谢。

      后来,听说老林将新买的那套家具送给了那位老师,请政委夫人相帮做女教师的工作,退出这门不合适的婚姻。不久,那个女教师就调到外地去了,跟老林毅然决然地斩断了这段情缘。}

      2009/9/30 17:05:53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老兵原创

      我会继续关注的

      2009/7/8 10:23:43
      左箭头-小图标

      我来了。。。

      2009/6/29 15:32:33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gaoya070921 在第46楼的发言:

      通过交流思想,得知她和老林是中学同学, 老朱 当兵以后,俩人关系逐渐升温。前年顶班招工在供销社当营业员,老朱也提干了。于是,两人提出婚姻之事,近两年老林探亲或休假,都与她在一起过日子,去年还不慎怀孕。

      他在电话里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答应下来,说:“我一定去接,请你放心!”回到车站,我把经过学给 小王 听,并叫她记着,到时不要说漏嘴了。

      前辈,我刚看,只是不知道,上面的老朱和小王是打错了,还是前面写过的?

      打错了,应该是“老林”和“小邱”。(因为牵涉当事人隐私,只能如此)

      2009/6/16 14:46:48
      左箭头-小图标

      路见不平,两肋插刀!能遇见楼主老兵,小邱真是个幸运的姑娘。一件小事,可见楼主老兵是个仗义的军人。

      2009/6/15 15:34:07
      左箭头-小图标

      通过交流思想,得知她和老林是中学同学, 老朱 当兵以后,俩人关系逐渐升温。前年顶班招工在供销社当营业员,老朱也提干了。于是,两人提出婚姻之事,近两年老林探亲或休假,都与她在一起过日子,去年还不慎怀孕。

      他在电话里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答应下来,说:“我一定去接,请你放心!”回到车站,我把经过学给 小王 听,并叫她记着,到时不要说漏嘴了。

      前辈,我刚看,只是不知道,上面的老朱和小王是打错了,还是前面写过的?

      2009/6/15 14:55:51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走过硝烟 在第44楼的发言:

      老战友你做了件大好事,那年月提干后遗弃家乡女朋友是很忌讳的事也是很难做工作的事,一旦闹起来两败俱伤,你老兄做工作可以说是两全其美!即成就了美满鸳鸯,又保护了战友的成长进步,真积了大德了。赞赏你的文章真实,其实有的老兵开始写的很真实,写到后来江郎才尽,为了追求点击率就哗众取宠,胡编乱造,些写迎合低级趣味的东西很可惜,人任何时候都不能忘本,我们这些幸存者不应为名利所累,期待你保持本色写出更多真实精彩的回忆录!

      好的,谢谢你的鼓励。也希望你多写点东西,让大家欣赏欣赏。

      2009/6/5 14:53:14
      左箭头-小图标

      老战友你做了件大好事,那年月提干后遗弃家乡女朋友是很忌讳的事也是很难做工作的事,一旦闹起来两败俱伤,你老兄做工作可以说是两全其美!即成就了美满鸳鸯,又保护了战友的成长进步,真积了大德了。赞赏你的文章真实,其实有的老兵开始写的很真实,写到后来江郎才尽,为了追求点击率就哗众取宠,胡编乱造,些写迎合低级趣味的东西很可惜,人任何时候都不能忘本,我们这些幸存者不应为名利所累,期待你保持本色写出更多真实精彩的回忆录!

      2009/6/5 13:58:28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谭清海 在第41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1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谭清海 在第12楼的发言:

      借用qq象棋的“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春天刚过,现在正值旺盛之时,何以就“谢”啦?不能呦!

      您真会开玩笑!上次是5月22号 更新,我等到6月3号

      哦,是拖长了点,中间不是端午节么,忙得我四脚朝天,老婆家人来了,“马大嫂”集于一身呀。

      2009/6/5 13:05:1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谭清海 在第40楼的发言:

      下集请看之四十二 提任股长,参加师首长机关战术演习。

      四十二 婚姻调解,送人玫瑰手留香

      哈哈,没有改过来。对不起呀对不起!

      2009/6/5 13:02:4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1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谭清海 在第12楼的发言:

      借用qq象棋的“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春天刚过,现在正值旺盛之时,何以就“谢”啦?不能呦!

      您真会开玩笑!上次是5月22号 更新,我等到6月3号

      2009/6/5 11:51:26
      左箭头-小图标

      下集请看之四十二 提任股长,参加师首长机关战术演习。

      四十二 婚姻调解,送人玫瑰手留香

      2009/6/5 11:41:55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fytz 在第28楼的发言:

      弟一次来顶老战友的文章!祝老兵老战友为弘扬一四九铁血军魂而写多点对越作战及军营里面的事情,我和楼主有同心情,退下来上上罔抄抄股心情从商海惊心动魂中静了下来,特别怀念老部队怀念战友,怀念贡献了最青春年月的激情燃烧的部队生活,同在一四九.我们永远是战友!风雨同舟野战兵

      炒股我可不敢,一是没那个闲钱,二是没那个耐心,三是缺乏分析力。也就在网上发发帖子,诉说军旅生活与参战经历。试图以此歌颂人民军队,赞美革命军人,向下一代人灌输点革命英雄主义思想,以及那时军人吃苦耐劳的精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009/6/5 11:08:27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湘雨阁 在第23楼的发言:

      老兵的好文章,再现当年改革初期的许多往事.那时军属在地方上有许多政策上的照顾,比如分房就是一个单位拥军的标志.分房是单位争夺最激烈的福利问题,但一般来说对军属家庭来说,大家是不去比的,优先对待.

      确实如此。若不这样,军人怎能安心部队建设,部队又如何保持旺盛的战斗力?

      2009/6/5 11:02:3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欧阳中士 在第22楼的发言:

      在那个政治突出的时代里,婚姻是和政治生命关联的。

      霓虹灯下的哨兵是哪个时代道德的缩影。

      只是早了一点。

      婚姻问题对国家是小事,但对具体一个家庭是大事。

      其实,教育人不忘本很重要。如果这种观念教育坚持下来,

      中国现在的官场要干净的多。

      军人的婚姻,由于军人的特殊性质,必须符合军队的要求,这是不可马虎对待的事。

      再说,军人常年在外,家庭顾不上,惟有找一个厚道忠实的女人做老婆,才能放得下心。

      当年,我们周围不乏追求者,有的长得实在水灵。可婚姻不是插花瓶,好看不中用,甚或给你戴绿帽,你能受得了吗?!

      2009/6/5 10:44:2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13军114团朱诚明 在第21楼的发言:

      哈哈,楼主做了一好事!尤其是你文中的一些安庆家乡话,听了很亲切!

      老家战友好。

      我虽生在徽州,却心在安庆,当兵前一直与母亲相依为命,母亲的乡音很重,我自然能说一些,但不很熟练。

      如今我倒是几种话都学着说:与四川人说四川话,与安庆人说安庆话,与河南人说河南话,与浙江人说浙江话。当然了,浙江话由于学得迟,说得不好。

      母语还是安庆话,说普通话时常夹带安庆话尾子和四川话尾子。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009/6/5 10:38:0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黄德家 在第20楼的发言:

      老刘讲的可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的故事吧?上世纪七十年代军队干部还实行的是“政治婚姻”。“政治婚姻”也就是军队干部谈对像后还必须报政治部门首先进行“政审”,其“政审”合格后再才批准正式恋爱与结婚,许多干部的婚姻因“政审”不合格不准许其结婚。这段历史现在看来觉得很可笑!

      首先祝贺黄哥出任老兵创作处处长,请黄哥以后多关照。

      另外,从跟帖中看得出来,黄哥没有系统看我的文章,所以印象不深,对一些事情没有连贯起来。

      2009/6/5 10:30:2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飞翔的_心 在第19楼的发言:

      我自认为还算聪明,很多很难的问题都能想明白,胆子也大,很多东西都敢评论。但是婚姻这个东西我虽然有所领悟却实在不敢说自己就已经想明白。

      但愿老林能过得幸福。

      老林后来的婚姻生活倒是很幸福,生有一女孩。老林自己1986年3月同我一起调回家乡人武部工作,同年6月集体转业,改归地方建制;1996年人武部收归军队建制时,因患有肝病没有收回去,被安排在县公安局看守所任副科级看守;2002年10月,因肝病复发住院,2003年1月6日不治去世,终年49岁。

      老林的妻子小邱2004年因改制下岗,后办理退休手续,如今与女儿相依为命,住在老林1989年建筑的别墅里;女儿现在外地公路收费站工作。

      本文内容于 2009-6-16 14:43:43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2009/6/5 10:25:01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心谷幽兰 在第15楼的发言:

      老兵的文章写得好诙谐,呵呵~大热天的洗澡两钟头可进入迪利斯记录了~感谢老兵带给我们非常有情趣带满生活气息的美文。

      大概是躺在浴盆里昏过去了,也可能是睡着了。否则怎么也不会洗那么长时间的。

      2009/6/5 10:14:23
      左箭头-小图标

      老刘文章写的好,是也做的好,让一个走向道德边缘的人悬崖勒马,但不知老朱和小王的婚姻是否幸福。

      2009/6/5 9:19:55
      左箭头-小图标

      文章写的真是很有生活气息。支持好文章!应该是80年前后的事情了吧?哈哈。。。

      2009/6/5 2:43:15
      • 军衔:中国陆军少将
      • 军号:1768587
      • 头衔:请你吃大餐
      • 工分:593924 / 排名:1393
      左箭头-小图标

      80年代之前的军婚是高压线,之后就成了千家万户通用的220伏了。军人提倡自由恋爱,但也得赶上会自由恋爱的首长。

      2009/6/4 21:23:55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1937801
      • 工分:441
      左箭头-小图标

      弟一次来顶老战友的文章!祝老兵老战友为弘扬一四九铁血军魂而写多点对越作战及军营里面的事情,我和楼主有同心情,退下来上上罔抄抄股心情从商海惊心动魂中静了下来,特别怀念老部队怀念战友,怀念贡献了最青春年月的激情燃烧的部队生活,同在一四九.我们永远是战友!风雨同舟野战兵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009/6/4 20:42:40
      左箭头-小图标

      清官难断家务事!佩服老哥!

      功德无量啊!

      2009/6/4 20:17:37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642483
      • 头衔:退伍老兵
      • 工分:1235308 / 排名:249
      左箭头-小图标

      老兵是工作,生活两不误啊,向你学习!

      2009/6/4 19:17:51
      左箭头-小图标

      连载啊,期待中......

      2009/6/4 17:46:52
      左箭头-小图标

      敬礼

      2009/6/4 17:19:45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1846190
      • 头衔:古波居士
      • 工分:193453 / 排名:8683
      左箭头-小图标

      老兵的好文章,再现当年改革初期的许多往事.那时军属在地方上有许多政策上的照顾,比如分房就是一个单位拥军的标志.分房是单位争夺最激烈的福利问题,但一般来说对军属家庭来说,大家是不去比的,优先对待.

      2009/6/4 16:25:26
      • 军衔:武警大校
      • 军号:845506
      • 头衔:影子论剑之中神通
      • 工分:283351 / 排名:5105
      左箭头-小图标

      在那个政治突出的时代里,婚姻是和政治生命关联的。

      霓虹灯下的哨兵是哪个时代道德的缩影。

      只是早了一点。

      婚姻问题对国家是小事,但对具体一个家庭是大事。

      其实,教育人不忘本很重要。如果这种观念教育坚持下来,

      中国现在的官场要干净的多。

      2009/6/4 16:11:18
      左箭头-小图标

      哈哈,楼主做了一好事!尤其是你文中的一些安庆家乡话,听了很亲切!

      2009/6/4 16:01:02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914419
      • 头衔:退役老兵
      • 工分:135779
      左箭头-小图标

      老刘讲的可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以后的故事吧?上世纪七十年代军队干部还实行的是“政治婚姻”。“政治婚姻”也就是军队干部谈对像后还必须报政治部门首先进行“政审”,其“政审”合格后再才批准正式恋爱与结婚,许多干部的婚姻因“政审”不合格不准许其结婚。这段历史现在看来觉得很可笑!

      2009/6/4 15:52:53
      左箭头-小图标

      我自认为还算聪明,很多很难的问题都能想明白,胆子也大,很多东西都敢评论。但是婚姻这个东西我虽然有所领悟却实在不敢说自己就已经想明白。

      但愿老朱能过得幸福。

      2009/6/4 15:44:02
      左箭头-小图标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啊!

      2009/6/4 15:14:09
      左箭头-小图标

      老兵是一个极有正义感的英雄!

      2009/6/4 15:08:17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187058
      • 工分:226417 / 排名:7075
      左箭头-小图标

      婚姻的事情是不可以强求的。

      2009/6/4 14:38:49
      • 军衔:警察二级警监
      • 军号:1277407
      • 头衔:空啸心谷觅幽兰
      • 工分:252235 / 排名:6060
      左箭头-小图标

      老兵的文章写得好诙谐,呵呵~大热天的洗澡两钟头可进入迪利斯记录了~感谢老兵带给我们非常有情趣带满生活气息的美文。

      2009/6/4 14:33:21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1858172
      • 头衔:铁血红色军团军团长
      • 工分:185498 / 排名:9161
      左箭头-小图标

      我来支持老兵的好文章那....

      2009/6/4 14:30:1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谭清海 在第12楼的发言:

      借用qq象棋的“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春天刚过,现在正值旺盛之时,何以就“谢”啦?不能呦!

      2009/6/4 13:01:16
      左箭头-小图标

      借用qq象棋的“我等到花儿也谢了”

      2009/6/4 12:06:55
      左箭头-小图标

      婚姻自由,人人平等,强扭的瓜不甜

      2009/6/4 11:48:21
      • 军衔:武警大校
      • 军号:845506
      • 头衔:影子论剑之中神通
      • 工分:283351 / 排名:5105
      左箭头-小图标

      向老兵敬礼。

      浓厚的生活气息,让我如临其境。

      没经历那时的军营,但向往。

      2009/6/4 11:44:22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642483
      • 头衔:退伍老兵
      • 工分:1235308 / 排名:249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老兵的连载文章

      2009/6/4 11:28:40
      左箭头-小图标

      终于有了进展

      2009/6/4 11:25:01
      左箭头-小图标

      2楼,3楼的帖子到那去啦?

      2009/6/4 10:33:3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ljchip 在第4楼的发言:

      用现在的眼光看,没有必要做这个婚姻调解。婚姻自由,人人平等,强扭的瓜不甜。

      此一时彼一时也。

      不过,作为军人,还是应该珍惜婚姻的,尤其不能吃着碗里望着锅里。

      我们那时对这样的事看得很重的。因为那个时代,军队干部大部分找的是农村女青年,而农村人最讲究从一而终。假如你已经与她发生过关系,她又没有乱来的情况下,你另找对象,她会去死的。人命关天呀,哪能马虎对待?!

      再说了,人家嫁给你个当兵的,婚后两地分居,她在家照应家庭,还要工作,日子过得很艰难的。

      在这点上,军人老公应该多多体谅老婆才对。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009/6/4 10:29:17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关于“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系列回忆录的链接问题的报告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原是149师炮兵团的一员,他根据自身经历和陆军第149师战例为依据,原汁原味地介绍参战经过,目的是歌颂所有参战军人,让现在的年轻人了解三十年前的那场战争;又根据自己的家史,以及自己的成长经历,叙述了从一个放牛娃成长为炮兵营长的经过,抒写了一个战士的情怀,歌颂了部队这个大熔炉,废铁都能炼成钢。这些文章没有包装与虚构。

      为了让热心的战友们和网友能从不同的侧面,客观、公正地认识那场战争的一些真实情况,以及本人在部队的成长经历,了解战时、平时军人的真实生活与思想,根据铁血陆军版主的建议和帮助,建立了以下链接。现将巳发表的文章链接发帖公布,欢迎各位战友、网友光临指导并留下宝贵意见!

      第一部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一 两支“王牌师”的前身今世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二 对决“前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三 对决“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四 对决“合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五 对决“协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六 对决“穿插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七 对决“交响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八 对决“结束曲”

      第二部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一 年纪轻轻写遗书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二 调任参谋,按第一套方案准备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三 年饭氛围和参战方向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四 铁路输送,由峨眉到昆明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五 摩托化行军,战争气氛越来越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六 越过红河,战场景况原来如此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七 宿营房主竟是南京人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八 担任前指侦察参谋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九 二上446团指挥所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十 3 4 6 高地待命期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一 前出时,第一次步炮协同不顺畅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二 途经代乃战场,第一次见到越军尸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三 幽深险峻的沙巴峡谷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四 三号桥头与水文站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五 4号桥激战,新老师长亲临一线指挥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六 关键时刻,冒风险指挥炮火支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七 第一次对活人开枪,两次险些“翘辫子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八 冲击1796 高地,差点被炸死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九 渴罪难熬,牛脚印里的水也得喝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 无名高地遇险,虽未硌坏却摔下悬崖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一 归建途中,活捉一伤兵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二 前往沙巴县城,捡了点纪念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三 指挥所里闻噩耗,忠武老哥牺牲了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四 积极做事,却招致丢功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五 担负交通调整哨,保胜路口两天一夜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六 工兵杰作,炸他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七 探 亲 还 愿

      [原创]刘忠武连长,您在天堂可好?!

      [原创]1979年对越反击战参战纪实之经历图

      [原创]加农炮3连2排覆灭及应吸取的教训

      [原创]“二杆子”危急关头成“勇于献身的共产主义战士”

      [原创]自带炊具上战场的回族战士——李兴树

      [原创]我军149师与越军316A师伤亡情况对比

      [原创]献给对越反击战的战友

      [原创]痛祭烈士[版主已阅]

      第三部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一家居皖南古黟六都塘下村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 父母原是江北“客边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 儿 时 印 象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 二上小学直到毕业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五 尽管学习拔尖也只录取公社农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六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一)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七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二)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八 高高兴兴当兵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九 艰苦而有趣的新兵连生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 凭十道数学题全对当上了计算兵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一 营区坐落峨眉山麓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二 庙儿岗的由来与专业初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三 营建做小工与“打半工”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四 第一次野营拉练,驻训西昌大营农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五 拖木沟实弹射击,迫击炮炸死俩小彝胞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六 看守团弹药库,首次接受培训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七 第二次野营拉练,驻训德昌黄水塘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八 “战士画之家”里跑龙套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九 当了一回“师傅”和“设计师”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 第三次拉练,首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一 三星陨落,灾难频仍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二 因与排长有过节差点蒙冤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三 当兵第五年第一次探家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四 再驻大营农场,拖木沟里炮声隆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五 深造于柏香坪 “军校”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六 人生命运转折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七 再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八 对象看了一个排,最后定下一知青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九 凭出色成绩,考入炮兵最高学府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一)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一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二)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二 第一次登门就叫岳父母为爸爸妈妈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三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三)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四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四)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五 放弃留校,还是回原部队吧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六 特事特办,独自领取结婚证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七 遵团长令,编写《苏军研究问答》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八 结婚蜜月,从成都站前旅馆开始[蓝剑军团]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三十九创新训练方法,探索“侦察班训练”新路子[蓝剑军团]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四十 大桥驻训,初次领略司令部实际工作[蓝剑军团]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蓝剑军团]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二 婚姻调解,送人玫瑰手留香[蓝剑军团]

      第四部

      [原创] 当兵的也是人,见到女孩能看到转弯

      [原创]手榴弹实弹投掷的那些糗事

      [原创]对近期网友争论言语不雅的看法与建议[版主已阅]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一)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二)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三)

      [原创]我的写作乐趣是这样培养起来的

      [原创]亲身经历男女不分上厕所

      [原创]干仗干赢了,处分以后不装进档案

      [原创]建国后,“征兵体检标准”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政审条件”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文化程度、兵员来源”的变化情况

      本文内容于 2009-6-4 15:26:10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2009/6/4 10:16:47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229247
      • 工分:16960
      左箭头-小图标

      用现在的眼光看,没有必要做这个婚姻调解。婚姻自由,人人平等,强扭的瓜不甜。

      2009/6/4 2:38:48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276360
      • 工分:9360
      左箭头-小图标

      故事写的不错的,很好!

      2009/6/4 2:12:01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493429
      • 头衔:川军总司令
      • 工分:251674 / 排名:6081
      左箭头-小图标

      好象头次坐老刘的板凳哟,今天下午才去原50军军部招待所(新华饭店)的茶楼喝了一下午的茶。还时不时地惦记着老哥哈,,,

      2009/6/3 21:54:3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54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二 调解婚姻纠纷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