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蓝剑军团]

共 26923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蓝剑军团]

上集是之四十 大桥驻训,初次领略司令部实际工作。下面请看 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

每年的七、八月份,四川盆地都要遭受一次暴雨袭击,而且时间绵长。主要原因,是由于四川盆地地处西风带我国内陆第二台阶,印度洋暖湿气流上升后,越过喜马拉雅山脉时,形成大范围的冰晶云;当这股气流到达四川盆地时,猛然下降,与盆地的高温相遇,便形成了暴雨;又由于盆地广阔,且四周高山阻隔,气流一时不能东去,便在盆地内扫荡,形成连绵不绝的大雨天。

1981年的七、八月,暴雨如期而至,成天大雨倾盆。大雨下至八月中旬,盆地里洪水泛滥成灾,农田和交通线路损毁严重。先是成昆线乌斯河大桥垮塌,线路中断;接着,宝成线秦岭隧道垮塌,无法通车。好在我们部队提前结束拉练,已经安全回到了原驻地。

回营后没两天,大约是8月20日,团干部股通知我休假。此时休假?真亏干部股想得起来,怎么走啊?可是,休假机会不是随便想就有的,部队不是菜园地,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再说,小齐来部队结婚,在一起待了一个月就回去了,这几个月也确实想得慌。既然让休假,那就休假吧。

当时,四川盆地通往省外的铁路线有三条,这时已经断了两条,只剩成渝线可走了。于是,通过老营长、也就是原参谋长接安东的家属(时任成都火车站售票员),预订了从成都经重庆到武昌的火车票。

当天上午,找朱德林(时任团家属工厂会计)帮忙,买了四瓶“泸州老窖”和两条“云烟”,加上七七八八的土特产,装了一大皮箱。为了防止路上没座位,又将以前往返部队当凳子坐的“706”压缩干粮桶装在背囊里,填上些换洗衣服。然后乘火车直奔成都。

到了成都火车站,打眼一看,我的个天呀,怎么那么多人。一问,原来全是因洪水泛滥,准备赶赴外地谋生的灾区农民。只见他们拖儿带女,背着背篓,挎着大包袱,满脸愁容地守在候车室、站前广场和进站口旁。

我找到参谋长家属,她很无奈地对我说:“小刘,真的没办法,不讲卧铺票了,就是硬座票也都卖完了,只有站了。”我说:“不要紧,我吃得消的,我带了‘坐凳’了。”她问:“在哪里?”我指了指背囊,说:“喏,那就是。”她笑了起来,说:“小刘还真行,早作准备了。”我调侃说:“还不是参谋长教的,凡事预则立么。”她说:“那你路上就要受苦嘞,天又热,车又挤,注意身体呀!”我赶快说:“谢谢你,你忙吧,我到候车室去歇一歇。”说完,她就忙她的去了。

开始上车了,灾民们急惶惶地使劲往车上挤。车门处上得慢,先上去的人就打开车窗,将行李和人从窗口拖上车去。一时间,站台上一片混乱,嘈杂声不绝于耳。这边,有女人在凄声呼喊“幺-儿-!,幺--儿---!”大概是孩子走丢了;那边是在骂人:“狗日的鬼儿子,快点上么!”“吼你妈的皮!老子不想快呀?快得起来吗?日你先人斑斑!”……目睹耳闻此情此景,我心中很是感慨:这四川人就是有劲,这么辛苦,还有精神对骂。

好不容易挤上车,心想总算上来了,赶快找空地坐下来吧。于是,将皮箱举过头顶,在密匝匝的人群中往车厢里挤。挤进车厢里一看,嗨呦,比车厢连接处好不了多少,连货架上、坐凳底下都有人。过道上除了人挨人外,就是大包袱小背篓,整个车厢里满满当当的。空气中弥漫着人体散发的汗臭味和叶子烟味,希奇古怪,熏得人头昏脑胀。

我边往前挤边盘算着:起码得找一个能放下背囊的空地,哪怕厕所也行。抱着这种想法,每挤到一个车厢交接处,都用手去按厕所门把,使劲推开。只听一声吼“干啥子?人满喽!”定睛一看,哦吼,里面早就挤满了人。如此炮制,都落了空。我的犟劲上来了,心想:老子就不相信找不到一个能放下背囊的地方,今天非得找到不可!于是,继续逐个车厢找。

我以前在家时,曾听四哥讲他当年串连进京见毛主席的经过,特别是挤火车的情形是那样的恐怖。他描述的情景,跟我这时的处境完全相同,只是年代和起因不同而已。

由于我穿着军装,车厢里的人还算尊重军人,所以我在人群中挤的时候,招来的骂声还不算多,只有背朝着我的人被挤着了,边骂边回头,看到是军人也就不骂了。我么,也一个劲地说“对不起!”强作笑颜赔不是。哈哈,大家都是“天涯沦落人”么,何必较真?!

当我浑身被汗浸得透湿,来到又一个车厢接头处时,终于看到一个没有人挤的地方。于是,赶快放下背囊,稍微整理一下,就坐了下来。啊哈,这地方多好呀,车门就在跟前,由于下车阶梯处的踏板已经收上来,位置宽多了。

我正暗自庆幸时,突然觉得一股股热气从身后扑来。回头一看,哎呀!原来屁股后就是开水锅炉,大概又一炉水开了,水蒸气正“呲呲”响着从炉顶的出气孔往外冒呢。哈哈,难怪这儿没人挤呢,原来如此。看样子,车上尽管挤得象沙丁鱼罐头,这过于热的地方还是没人愿长待的。也好,我就当回“哈儿(四川人对傻子的叫法)”吧,总比没地方坐好啊。

这个位置虽说热了点,可有一样好,那就是喝开水特别方便。你想啊,车厢里人挤得象沙丁鱼罐头一样,打一次开水得花多大劲呀,还不一定每次能打到呢。我这多好,伸手就打到了。

火车行驶在川东平原,车厢外目及之地,到处一片水汪汪,只有那青冈树、白蜡树、桉树挺立着,在水蒸气和炎炎烈日的蒸熨下,得意地昂着头。

我坐的地方,由于对着车门,门上的窗子是打开的,所以当车行进时,就有一阵阵的风吹进来,驱赶那湿热的水蒸气,为我带来些许凉风。肚子饿了,就打开背囊,取出压缩干粮桶里的食品,就着开水填肚子。整个22日这一天,我的衣服就没有干过,酷暑加热水蒸气,把我几乎蒸熟。好在这节车厢的列车员见人实在太多,就没有开这道车门。否则,我不会有安生的。

傍晚,列车到达重庆,下去一些人,又挤上来更多的人。我宗旨摆定:管他上来多少人,我就待这里了。夜里,列车行进在重庆至武昌的铁路线上,凉爽的夜风从窗口灌进来,很是舒服。下半夜,感觉有点凉,就关上窗子,心想:先睡一觉,再讲道理。

天亮时,列车到了襄樊站。哦,进入湖北境内了。太阳升起后,气温一个劲往上窜,热气开始加大。也是的,武汉不是火炉么,整个湖北大概也是如此。

由于严重超员,列车一路上走走停停。走的时候还好,窗口吹进风来,日子还好过;一旦停下来,热气就猛然增大,要不了一分钟,身上就会冒汗。我的军装就这么一会干一会湿地穿在身上,干的时候能见到白色的汗碱,湿的时候则贴在身上,难受着呢。

23日傍晚,列车终于抵达武昌站。至此,我待在开水炉边整整两天一夜,下车时走路都打飘了。人家说汗流多了要虚脱的,我想我那就是虚脱的表现吧。好在年轻,加上意志力强,总算熬过来了。

下车后,又马不停蹄地往码头赶,坐轮渡到汉口去,准备乘到安庆的轮船。在轮渡上,遇到个女兵,便攀谈起来。通过交谈,得知她是川东人,在安徽池州二炮部队当兵,我俩正好同路。我想也好,还有一天多的行程,有个伴总比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强。

到了汉口码头,叫那女兵看着行李,我去买船票。她是战士,只能坐四等仓,我可以坐三等仓。于是,各买了一张。上船后,我们在甲板上买了些吃食,然后各自回仓休息。

天黑断了,只听得一阵“哗啦啦”的起锚声后,周围的景物在移动,船开了。我坐的讲起来是三等仓,实际上是加铺。由于人太多,船主在三等仓的过道上、遮阳篷下加了一些铺位。这里有一样好,就是凉快,还能看夜景。

晚上九点的样子,那个女兵跑上来找到我。我说:你不休息,到处跑啥?她说:下面太吵,气味难闻,上来透透气!也难怪,四等仓大部分是工农乘客,加上铺位拥挤,嘈杂是肯定的了。我只好让她坐在我的铺上,俩人坐着聊天。当然只谈部队的趣事,不谈自己的事情。十一点钟了,船上静了下来,大概人们经过一天的忙乎,也累了,再没精神聊大天了。我对女兵说:好了,静下来了,你下去休息吧,明天还要赶路呢。她伸伸懒腰,打了个哈欠,起身下去了。

24日早晨,我被刺眼的阳光催醒,睁眼一看,哈哈,长江水真黄呀,江面真宽呀。我此前还从没见过这么宽的江面,一时兴起,赶快刷牙洗脸。正准备去餐厅吃早饭时,那个女兵也进餐厅来了。于是,俩人AA制买了些吃的,填饱了肚子。然后,上到三层我的铺位那儿,扶着栏杆,边欣赏江景边聊天。

下午四点多钟,轮船到了安庆。下船后,赶忙到长途汽车站买第二天的票。她买到池州的,我买到渔亭的。再跑到汽车站附近找了个旅馆登记住宿,她住女间,我住男间,相隔三个房间,共用一个洗漱间。

25日清晨,服务员分别喊醒我们,稍事洗漱,吃点东西,就上了各自该上的汽车。去池州的车和去屯溪的车,轮渡过江以后,就分道扬镳了。

傍晚时分,我终于回到了家乡。

下集请看之四十二 婚姻调解,送人玫瑰手留香。

本文内容于 6/5/2009 1:07:10 PM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3573301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55
      【蓝剑军团职务】军团学院老院长【蓝剑军团军衔】大校
      【蓝剑军团军籍】LJ_1059


      2009/5/20 19:48:23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1987年底我从昆明坐80次昆明至上海的火车就是和刘营长一样没有坐位,我就是往三人椅下一钻,就没人与我争铺位了,半夜车到贵州六盘水某路段突然火车一个急刹车,太猛烈了,不知是什么因。1988年初同样在那里发生了列车严重颠覆事故。伤亡剧大,震惊了全国!。

      2015/5/1 0:07:55
      左箭头-小图标

      81年夏天那场大暴雨,损失不小,金堂赵镇淹得特别厉害。我们各单位都派出了电工去支援抗洪救灾,连我是电话站的外线工(弱电工)都被抽调去为灾区每家新安装电灯、开关,一户一套。我们到达赵镇街上一看,临街的房屋只有县广播站的是二层水泥楼房,其它基本上是老式木制小瓦房,虽然洪水已经退去,但水淹痕迹清慚可见,都在屋顶以上,全是稀泥。每家人的电灯头及开关内也全是稀泥,得全镇全部新换。有些居民逃避洪水前收拾的带不走的东西打成大包抬到竹楼上放置,等灾后回家一看大包已经被大水抬到地面上了。

      2015/4/30 23:52:57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现在的长江水变绿了,客运只从宜昌到重庆了!

      2010/5/22 14:58:30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当初红卫兵串联的时候,列车上的WC都挤满了人,方便只能冲窗外了!

      2010/5/22 14:58:12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有一次四川发洪水,把段铁道给冲了,两边各有一列客车都没法走,结果只好让两边的旅客互换后往回开!

      2010/5/22 14:57:56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河流到了一定的时候就要改道,束缚它自然要泛滥!

      2010/5/22 14:57:37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四川人是个小儿嗓门大!

      2010/5/22 14:57:21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从没见过发洪水,真无法理解那来的这么多水!

      2010/5/22 14:57:05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从没见过发洪水,真无法理解那来的这么多水!

      2010/5/22 14:56:46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954578
      • 工分:15761
      左箭头-小图标

      看了楼主老兄的文章很亲切也有感受,想起了1985年5月 在离开部队探家时路上的那些艰辛了,从桂林兴安上火车一路站到广州,两天一夜没有位座,车票16.5元,只好蹲在卫生间旁,这样的旅途经历只有第一次出门的人才深深感受到,太辛苦了。归队时没那么笨,提前买好座票,或者上车后找乘务员,送点礼物给他,他会安排你坐乘务员室,再可以找列车长补票坐卧铺。

      现在火车提速了,班次也多,飞机票也好买,不过也贵点,现在交通比80年代好百倍!

      2009/10/2 21:19:23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954578
      • 工分:15761
      左箭头-小图标

      {23日傍晚,列车终于抵达武昌站。至此,我待在开水炉边整整两天一夜,下车时走路都打飘了。人家说汗流多了要虚脱的,我想我那就是虚脱的表现吧。好在年轻,加上意志力强,总算熬过来了。}

      2009/9/30 16:38:06
      左箭头-小图标

      杜甫有诗云:青春作伴好还乡。呵呵,你们只是相伴互相帮助一下,军人本色啊。

      2009/9/29 23:20:41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老兵原创

      我会继续关注的

      2009/7/8 10:23:28
      • 军衔:中国海军中校
      • 军号:1400796
      • 头衔:联合舰队司令长官
      • 工分:85424
      左箭头-小图标

      老首长好!

      都是为革命洒过热血的英雄啊!

      2009/6/16 12:48:50
      左箭头-小图标

      向老兵致意。

      2009/6/8 16:10:24
      左箭头-小图标

      学习了

      2009/6/5 22:49:12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563432
      • 头衔:雅玛猜楼15号院长
      • 工分:8584
      左箭头-小图标

      有个小经验;座位下面臭味小,热空气都上浮了.

      2009/6/5 22:26:2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h75x 在第4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3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非洲斑马 在第37楼的发言:

      小时候,随父母探亲,记得从北京到重庆的火车要走三天三夜。那时的火车没有空调不说,还是蒸汽机车,一路下来,人脸上都是脏兮兮的。估计老兵坐的车也好不了多少。

      算了算,老兵的回家之路用了差不多一周时间,汽车、火车、轮船再换乘长途汽车,估计还要走一段路才能到家。探亲之路真是不易呀。

      是哦,那时交通建设没有现在发达。虽说从地图上看,我们部队驻地与我家乡几乎就在一条纬线上,都是北纬30度,时差也就一个多钟头。可回家一趟,要绕老大一个弯。峨眉到成都要半天,成都到南京再到芜湖要两天两夜,芜湖到家又要一整天。这还是正常情况下,若遇到特殊情况,就不知道要耽搁多时了。我曾经有一次在路上走了一个礼拜,到家后,一觉睡到第二天晚上。。

      你说的是柴达木那儿的百里风区吧,还是塔城的老风口呢。说实话自打我从家出来这10来年,我在任何地方都没见过那么大的风,07年7月我一路开车从舟山往上海逃窜,屁股后面追我的就是麦莎,但那也只是身后黑云压顶的感觉比较可怕一些,比起塔城老风口的大风,还是小很多,10多岁的时候我们一家回乌鲁木齐的时候就被困在了老风口10多天,那可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吃煮熟的皮带。。。[估计现在的皮带就算煮了也不能吃了吧]

      我总认为漫天的黄沙能够锻炼人的意志,就像我一直认为不但新疆自古是英雄好汉驰骋的地方,而且现在以及将来,都是的。

      楼主老哥,您是我上网这么多年见到的第一个回帖如此认真且有贴必回的人,像你学习了。做事要都像您这样,我看真是没有成不了的事了。赞您一个。

      做人么,就应该认真,诚实为本么。我们这代人,接受的是正统教育,从小受毛泽东思想的熏陶,崇尚“做老实人,说老实话,办老实事”,视偷奸耍滑为可耻。几十年过去了,形成了习惯,改不了啦。哈哈!坚决不改啦!

      本文内容于 2009-5-27 19:47:59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2009/5/27 19:46:55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935899
      • 工分:31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39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非洲斑马 在第37楼的发言:

      小时候,随父母探亲,记得从北京到重庆的火车要走三天三夜。那时的火车没有空调不说,还是蒸汽机车,一路下来,人脸上都是脏兮兮的。估计老兵坐的车也好不了多少。

      算了算,老兵的回家之路用了差不多一周时间,汽车、火车、轮船再换乘长途汽车,估计还要走一段路才能到家。探亲之路真是不易呀。

      是哦,那时交通建设没有现在发达。虽说从地图上看,我们部队驻地与我家乡几乎就在一条纬线上,都是北纬30度,时差也就一个多钟头。可回家一趟,要绕老大一个弯。峨眉到成都要半天,成都到南京再到芜湖要两天两夜,芜湖到家又要一整天。这还是正常情况下,若遇到特殊情况,就不知道要耽搁多时了。我曾经有一次在路上走了一个礼拜,到家后,一觉睡到第二天晚上。。

      你说的是柴达木那儿的百里风区吧,还是塔城的老风口呢。说实话自打我从家出来这10来年,我在任何地方都没见过那么大的风,07年7月我一路开车从舟山往上海逃窜,屁股后面追我的就是麦莎,但那也只是身后黑云压顶的感觉比较可怕一些,比起塔城老风口的大风,还是小很多,10多岁的时候我们一家回乌鲁木齐的时候就被困在了老风口10多天,那可是我这辈子唯一一次吃煮熟的皮带。。。[估计现在的皮带就算煮了也不能吃了吧]

      我总认为漫天的黄沙能够锻炼人的意志,就像我一直认为不但新疆自古是英雄好汉驰骋的地方,而且现在以及将来,都是的。

      楼主老哥,您是我上网这么多年见到的第一个回帖如此认真且有贴必回的人,像你学习了。做事要都像您这样,我看真是没有成不了的事了。赞您一个。

      2009/5/27 18:41:18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gaoyuan1035 在第44楼的发言:

      真是难以想像,在锅炉旁待上二天一夜是个什么概念,坚持下来更不容易啊

      呵呵,估计没几个人领教过。

      2009/5/23 20:26:09
      左箭头-小图标

      真是难以想像,在锅炉旁待上二天一夜是个什么概念,坚持下来更不容易啊

      2009/5/23 11:57:14
      左箭头-小图标

      是啊,当年回家的路真是很难啊

      2009/5/23 10:37:04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空降兵老战士 在第40楼的发言:

      艰苦的探家路上真实写照,从十七岁参军离开家乡,三十多年来有过无数次挤车的经历,宝成线每年雨季都要塌方。80年我们单位从四川调迁来到江苏,因为江苏做的家具没有四川的质量好,运费还可以算在调迁费里面。81年单位派我回绵阳采购了一批办公用家具,7月中旬交货正赶上雨季,我从江苏乘火车赶到绵阳,验收完货后就带上军列申请单(我们单位属军工企业)到绵阳火车站找军代表要车皮,那时虽然车皮紧张,但是军列还是优先的,一个星期车皮就批下来了,因为加工单位是我们一个系统的附属厂,所以运输及装车都没用我费心,车发走后办完......

      对对,就是这么回事。真急人耶!

      2009/5/22 20:24:43
      左箭头-小图标

      艰苦的探家路上真实写照,从十七岁参军离开家乡,三十多年来有过无数次挤车的经历,宝成线每年雨季都要塌方。80年我们单位从四川调迁来到江苏,因为江苏做的家具没有四川的质量好,运费还可以算在调迁费里面。81年单位派我回绵阳采购了一批办公用家具,7月中旬交货正赶上雨季,我从江苏乘火车赶到绵阳,验收完货后就带上军列申请单(我们单位属军工企业)到绵阳火车站找军代表要车皮,那时虽然车皮紧张,但是军列还是优先的,一个星期车皮就批下来了,因为加工单位是我们一个系统的附属厂,所以运输及装车都没用我费心,车发走后办完手续我才去买返回南京的火车票,到售票处看到通知说马角坝塌方把铁路冲坏了,正在抢修,我听候急出一身汗来,因为锁车皮大门的钥匙我拿着呢,车皮到站后卸货还要等我开锁呢,去问军代表说挂我们那节车皮的列车已经驶过塌方地段了,急也没办法只能等了,在军代表的帮助下四天后我才买到184次成都开往南京的车票,当列车途经马角坝塌方地段是开的非常慢,铁路两旁都是抢修的工人,被泥石流冲坏的铁轨扭成了麻花,等我回到南京后,单位已经派人砸开锁把货物运会仓库了。

      本文内容于 2009-5-22 16:40:58 被空降兵老战士编辑

      2009/5/22 16:27:2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非洲斑马 在第37楼的发言:

      小时候,随父母探亲,记得从北京到重庆的火车要走三天三夜。那时的火车没有空调不说,还是蒸汽机车,一路下来,人脸上都是脏兮兮的。估计老兵坐的车也好不了多少。

      算了算,老兵的回家之路用了差不多一周时间,汽车、火车、轮船再换乘长途汽车,估计还要走一段路才能到家。探亲之路真是不易呀。

      是哦,那时交通建设没有现在发达。虽说从地图上看,我们部队驻地与我家乡几乎就在一条纬线上,都是北纬30度,时差也就一个多钟头。可回家一趟,要绕老大一个弯。峨眉到成都要半天,成都到南京再到芜湖要两天两夜,芜湖到家又要一整天。这还是正常情况下,若遇到特殊情况,就不知道要耽搁多时了。我曾经有一次在路上走了一个礼拜,到家后,一觉睡到第二天晚上。。

      2009/5/22 14:04:05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topgun1965 在第35楼的发言:

      看了楼主老兄的文章很亲切,想起了当年在部队探家时路上的那些艰辛了. 80年代初我在新疆核实验基地,每次探家要从基地坐一天汽车到大河沿(吐鲁番),然后再火车到乌鲁木齐,然后再找关系买回北京的车票,然后再坐三天四夜的的火车,那个辛苦就不用说了,从部队出发,到家一般要5天左右,等到了家腿和脚都肿了,得有两天时间晚上睡觉时,还有在火车上咣当,咣当那种感觉,赶上春节或暑假这样的时候,车上人挤得连行李架上和座位底下都睡满了人,有一次因为走得急,没有买到票,也买了张站票,在车上挤得连坐下的空间都没有,大家就都......

      哦,你更不容易呀。

      前年从电视上得知,新疆有个地方大风把火车都吹翻了。可见那风是多么的大。

      我们这些常年在外的人,往返一次付出的不仅是体力,还有那积攒了一年的工资收入。当时部队流行一句话——军人探亲苦,肥了铁道部。好在还能报销差旅费,否则就更苦了。

      2009/5/22 11:00:12
      左箭头-小图标

      小时候,随父母探亲,记得从北京到重庆的火车要走三天三夜。那时的火车没有空调不说,还是蒸汽机车,一路下来,人脸上都是脏兮兮的。估计老兵坐的车也好不了多少。

      算了算,老兵的回家之路用了差不多一周时间,汽车、火车、轮船再换乘长途汽车,估计还要走一段路才能到家。探亲之路真是不易呀。

      2009/5/22 10:51:08
      左箭头-小图标

      细微之间见艰辛、精神、情趣…,多角度的反映了军人的生活和心路…,真实——好文!

      2009/5/22 10:15:18
      • 头像
      • 军衔:空军中将
      • 军号:1077180
      • 工分:1231000 / 排名:25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看了楼主老兄的文章很亲切,想起了当年在部队探家时路上的那些艰辛了. 80年代初我在新疆核实验基地,每次探家要从基地坐一天汽车到大河沿(吐鲁番),然后再火车到乌鲁木齐,然后再找关系买回北京的车票,然后再坐三天四夜的的火车,那个辛苦就不用说了,从部队出发,到家一般要5天左右,等到了家腿和脚都肿了,得有两天时间晚上睡觉时,还有在火车上咣当,咣当那种感觉,赶上春节或暑假这样的时候,车上人挤得连行李架上和座位底下都睡满了人,有一次因为走得急,没有买到票,也买了张站票,在车上挤得连坐下的空间都没有,大家就都站着,下车的人都从人头上爬过,当时我的身子因为拥挤而倒象一侧,就那么歪着站了一夜,直到第二天,到了一个甘肃的大站下去很多人后,才在过道上找到一个能坐的小空间,就那么坐了两天,一直坐到北京! 冬天还好点,夏天车上那个热劲虽然没有楼主经历的那么严重,也是非常难受的.而且途中还要经过几个比较要命的地方,特别是百里风区,那段路一年365天,有300天刮7,8级风,要是再赶上沙暴的话,火车就要随时停车避风,即便如此,刮起的沙石也经常把车窗打破,很危险的.幸运的事,本人从那里经过了很多次,没有赶上过沙暴,但每次经过时,那风也是大得很,火车也要减速,慢慢通过,最要命的是风一大了厕所就没法用,那风从厕坑中往上倒灌,一不小心就喷自己一身,哈哈... 过去很多年了,现在回想起来,虽然那时很苦,但还是非常怀念那时的生活.谢谢楼主的文章。

      2009/5/22 9:58:14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酷酷先生 在第32楼的发言:

      我当兵时又一次探家从武汉一直站到潍坊才有座可是也快到家了,现在想都不敢想那时武汉到青岛可是要走两天一夜的

      是啊,我就是由于以前往返途中吃过太多“站”的苦,才想出那个用压缩干粮桶当坐凳的点子的。

      我们军人任何时候都要替老百姓着想,即使自己有座位,看到没座位的老人和妇女,我都会让的。

      有好几次探亲途中,情愿自己站着,也把座位让给人家坐了,而且一站就是大半天,毫无怨言的。

      我们这样做,并不是傻,而是体现人民子弟兵来自人民,服务人民的真挚感情,不图回报,只要老百姓拥护人民军队就行了。

      我们那时就是这种想法,没有别的企图。

      有人会说,管他呢,又没有本部队的人看见,怕啥?

      不对!我们军人不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事情,就是要人前人后都一样,这才是一个真正军人应该采取的态度。

      也只有这样,才算是个合格的军人!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009/5/22 9:39:22
      左箭头-小图标

      那时就是这样

      2009/5/22 8:44:31
      左箭头-小图标

      我当兵时又一次探家从武汉一直站到潍坊才有座可是也快到家了,现在想都不敢想那时武汉到青岛可是要走两天一夜的

      2009/5/21 21:45:18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谭清海 在第29楼的发言:

      归心似箭,小别胜新婚!不该我们这些年轻人笑话您

      呵呵,军人不论何时,只要他的妻子没有随军,他的夫妻生活就是这种状况。这也算是“牺牲我一个,幸福千万人”吧。

      本文内容于 5/21/2009 9:24:28 PM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2009/5/21 19:56:17
      左箭头-小图标

      归心似箭,小别胜新婚!不该我们这些年轻人笑话您

      2009/5/21 17:51:55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h75x 在第27楼的发言:

      以前还像个样子,现在有军代处帮忙,老百姓再买不到票军人照样有办法搞到卧铺

      如今部队搞特殊了,军民关系也淡了。期盼军民鱼水情重回祖国大地。

      本文内容于 5/21/2009 7:53:29 PM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2009/5/21 15:45:44
      • 军衔:陆军上等兵
      • 军号:935899
      • 工分:312
      左箭头-小图标

      以前还像个样子,现在有军代处帮忙,老百姓再买不到票军人照样有办法搞到卧铺

      2009/5/21 14:32:1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湘雨阁 在第21楼的发言:

      一篇把探家路上的小故事再现出来,给我们这些有亲身经历的人是一个美丽而不想再去一试的回忆,而给没有在那年代经历过的年青人也是一个鲜明的对照.确实,一年一次的探家假期在干部们心里是一个年初就开始计划的大事,一般来说:刚婚的人安排在女方来队的半年后;已婚的不久的则安排在小孩子出生的时候;婚龄长的把假放在当年有一定重大纪念日的前后.那时的战士在三年服役期内是没有探亲假的。而路上的交通状况是,长途汽车的车子短、小、矮,都是硬坐;火车是单轨慢车多,车次少;想起来真的要是现在回到那时候的探家路上,我还真的怕了......

      非常同意你的说法。当兵的就是这样,很多事情不可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只有一切听从组织安排。实际上,这也是必须的。否则就乱套了,部队还怎么指挥。大家说是不是呀?!

      2009/5/21 9:23:24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13军114团朱诚明 在第20楼的发言:

      以前安庆通往全国各地的交通工具就是轮船,我父亲和母亲也是在部队办的婚礼,和楼主几乎同出一辙!那时是我母亲从安庆出发,坐了近一个星期的船到成都结婚!呵呵,现在的女孩没这么主动的了!

      你妈妈还是我的老家人呢。我老家在潜山县,你可能已经知道了,因为我这个自传的第二集就交代了。请代向你父母亲问好!祝他俩身体健康,万事如意!也祝愿你工作顺利,事业有成!

      2009/5/21 9:20:0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轻装骑兵3 在第17楼的发言:

      81年8月份就是因为四川铁路中断我才拖到10月来到江苏。

      你到江苏完全可以乘船走长江的,怎么在家混那么长时间呀?

      2009/5/21 9:15:4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小西天的兵 在第18楼的发言:

      在部队服役期间,最大的喜悦就是回家探亲了,路上的车马劳累都不在话下,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些回到亲人身边!

      是啊,归心似箭。心中有憧憬,意志更坚定;上刀山,下火海,何所惧也!

      2009/5/21 9:13:4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黄德家 在第19楼的发言:

      我记得也是1981年7月下旬长江上游涨洪水,我也是回家探亲后返回部队时,轮船在三峡里被关了三天三夜不敢开航,那真是急人啊!

      老哥也有体会呀,你在船上还好呀,三峡中风大凉快呦。不过关三天三夜后,船上的存粮可能不够了,不知是否临时补充。

      四川那么大,盆地就一个总出水口——长江,随便下点雨,长江都会涨水,何况那么大那么久的大雨。

      2009/5/21 9:09:49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1846190
      • 头衔:古波居士
      • 工分:193453 / 排名:8683
      左箭头-小图标

      一篇把探家路上的小故事再现出来,给我们这些有亲身经历的人是一个美丽而不想再去一试的回忆,而给没有在那年代经历过的年青人也是一个鲜明的对照.确实,一年一次的探家假期在干部们心里是一个年初就开始计划的大事,一般来说:刚婚的人安排在女方来队的半年后;已婚的不久的则安排在小孩子出生的时候;婚龄长的把假放在当年有一定重大纪念日的前后.那时的战士在三年服役期内是没有探亲假的。而路上的交通状况是,长途汽车的车子短、小、矮,都是硬坐;火车是单轨慢车多,车次少;想起来真的要是现在回到那时候的探家路上,我还真的怕了。

      2009/5/21 9:05:35
      左箭头-小图标

      以前安庆通往全国各地的交通工具就是轮船,我父亲和母亲也是在部队办的婚礼,和楼主几乎同出一辙!那时是我母亲从安庆出发,坐了近一个星期的船到成都结婚!呵呵,现在的女孩没这么主动的了!

      2009/5/21 8:37:18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914419
      • 头衔:退役老兵
      • 工分:135779
      左箭头-小图标

      我记得也是1981年7月下旬长江上游涨洪水,我也是回家探亲后返回部队时,轮船在三峡里被关了三天三夜不敢开航,那真是急人啊!

      2009/5/21 8:28:24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642483
      • 头衔:退伍老兵
      • 工分:1235308 / 排名:249
      左箭头-小图标

      在部队服役期间,最大的喜悦就是回家探亲了,路上的车马劳累都不在话下,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快些回到亲人身边!

      2009/5/21 7:56:38
      左箭头-小图标

      81年8月份就是因为四川铁路中断我才拖到10月来到江苏。

      2009/5/20 22:52:13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太空鼠 在第11楼的发言:

      以前坐火车是很痛苦的事情。

      尤其是那次,简直差点把我热死。

      2009/5/20 21:39:0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湘军长沙 在第8楼的发言:

      新兵——湘军长沙向首长致敬!

      向新战友学习!向新战友致敬!

      2009/5/20 21:37:4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铮亮的五星 在第7楼的发言:

      老哥的沙发我终于坐上了.

      一路有个mm陪着就不那么寂寞了,是吗?是不是还有精彩片段没说出来呀!

      “精彩片段”?没有呀!那不是马上要到家了,怎能吃到碗里望着锅里呢?!

      2009/5/20 21:36:24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8923075 在第6楼的发言:

      要是现在,估计就把那女兵给米西了,,,

      瞧你想到哪去了,我会吗?!

      呵呵,如果换成你,可能就那样了,是吧?!哈哈。

      2009/5/20 21:33:0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lionwww 在第4楼的发言:

      当时能在水炉边坐着,也是一种幸福啊

      哎呀,那个苦啊,现在想起来都后怕,差点虚脱呀。

      2009/5/20 21:31:21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1187058
      • 工分:226417 / 排名:7075
      左箭头-小图标

      以前坐火车是很痛苦的事情。

      2009/5/20 21:30:3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mzq004 在第3楼的发言:

      呵呵,新兵386``顶你!

      谢谢你!预祝你早日转正,向更高层次进军。

      2009/5/20 21:25:48
      左箭头-小图标

      我只打几个字就上了七楼.

      晕啊!

      2009/5/20 21:24:47
      • 军衔:中国陆军上校
      • 军号:1953917
      • 头衔:铁血红色军团参谋长
      • 工分:126463
      左箭头-小图标

      新兵——湘军长沙向首长致敬!

      2009/5/20 21:23:18
      左箭头-小图标

      老哥的沙发我终于坐上了.

      一路有个mm陪着就不那么寂寞了,是吗?是不是还有精彩片段没说出来呀!

      2009/5/20 21:22:55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493429
      • 头衔:川军总司令
      • 工分:251674 / 排名:6081
      左箭头-小图标

      要是现在,估计就把那女兵给米西了,,,

      2009/5/20 21:21:03
      • 军衔:海军大校
      • 军号:1629057
      • 工分:391923 / 排名:3051
      左箭头-小图标

      继续期待!

      2009/5/20 21:18:28
      • 军衔:海军少校
      • 军号:1740328
      • 工分:38825
      左箭头-小图标

      当时能在水炉边坐着,也是一种幸福啊

      2009/5/20 21:18:08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关于“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系列回忆录的链接问题的报告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原是149师炮兵团的一员,他根据自身经历和陆军第149师战例为依据,原汁原味地介绍参战经过,目的是歌颂所有参战军人,让现在的年轻人了解三十年前的那场战争;又根据自己的家史,以及自己的成长经历,叙述了从一个放牛娃成长为炮兵营长的经过,抒写了一个战士的情怀,歌颂了部队这个大熔炉,废铁都能炼成钢。这些文章没有包装与虚构。

      为了让热心的战友们和网友能从不同的侧面,客观、公正地认识那场战争的一些真实情况,以及本人在部队的成长经历,了解战时、平时军人的真实生活与思想,根据铁血陆军版主的建议和帮助,建立了以下链接。现将巳发表的文章链接发帖公布,欢迎各位战友、网友光临指导并留下宝贵意见!

      第一部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一 两支“王牌师”的前身今世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二 对决“前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三 对决“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四 对决“合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五 对决“协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六 对决“穿插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七 对决“交响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八 对决“结束曲”

      第二部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一 年纪轻轻写遗书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二 调任参谋,按第一套方案准备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三 年饭氛围和参战方向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四 铁路输送,由峨眉到昆明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五 摩托化行军,战争气氛越来越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六 越过红河,战场景况原来如此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七 宿营房主竟是南京人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八 担任前指侦察参谋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九 二上446团指挥所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十 3 4 6 高地待命期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一 前出时,第一次步炮协同不顺畅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二 途经代乃战场,第一次见到越军尸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三 幽深险峻的沙巴峡谷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四 三号桥头与水文站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五 4号桥激战,新老师长亲临一线指挥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六 关键时刻,冒风险指挥炮火支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七 第一次对活人开枪,两次险些“翘辫子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八 冲击1796 高地,差点被炸死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九 渴罪难熬,牛脚印里的水也得喝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 无名高地遇险,虽未硌坏却摔下悬崖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一 归建途中,活捉一伤兵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二 前往沙巴县城,捡了点纪念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三 指挥所里闻噩耗,忠武老哥牺牲了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四 积极做事,却招致丢功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五 担负交通调整哨,保胜路口两天一夜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六 工兵杰作,炸他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七 探 亲 还 愿

      [原创]刘忠武连长,您在天堂可好?!

      [原创]1979年对越反击战参战纪实之经历图

      [原创]加农炮3连2排覆灭及应吸取的教训

      [原创]“二杆子”危急关头成“勇于献身的共产主义战士”

      [原创]自带炊具上战场的回族战士——李兴树

      [原创]我军149师与越军316A师伤亡情况对比

      [原创]献给对越反击战的战友

      [原创]痛祭烈士[版主已阅]

      第三部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一家居皖南古黟六都塘下村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 父母原是江北“客边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 儿 时 印 象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 二上小学直到毕业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五 尽管学习拔尖也只录取公社农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六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一)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七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二)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八 高高兴兴当兵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九 艰苦而有趣的新兵连生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 凭十道数学题全对当上了计算兵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一 营区坐落峨眉山麓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二 庙儿岗的由来与专业初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三 营建做小工与“打半工”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四 第一次野营拉练,驻训西昌大营农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五 拖木沟实弹射击,迫击炮炸死俩小彝胞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六 看守团弹药库,首次接受培训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七 第二次野营拉练,驻训德昌黄水塘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八 “战士画之家”里跑龙套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九 当了一回“师傅”和“设计师”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 第三次拉练,首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一 三星陨落,灾难频仍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二 因与排长有过节差点蒙冤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三 当兵第五年第一次探家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四 再驻大营农场,拖木沟里炮声隆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五 深造于柏香坪 “军校”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六 人生命运转折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七 再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八 对象看了一个排,最后定下一知青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九 凭出色成绩,考入炮兵最高学府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一)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一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二)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二 第一次登门就叫岳父母为爸爸妈妈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三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三)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四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四)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五 放弃留校,还是回原部队吧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六 特事特办,独自领取结婚证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七 遵团长令,编写《苏军研究问答》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八 结婚蜜月,从成都站前旅馆开始[蓝剑军团]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三十九创新训练方法,探索“侦察班训练”新路子[蓝剑军团]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四十 大桥驻训,初次领略司令部实际工作[蓝剑军团]

      [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蓝剑军团]]

      [原创] 当兵的也是人,见到女孩能看到转弯

      [原创]手榴弹实弹投掷的那些糗事

      [原创]对近期网友争论言语不雅的看法与建议[版主已阅]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一)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二)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三)

      2009/5/20 19:51:3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6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迎春]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蓝剑军团]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