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三 营建做小工与“打半工”

共 3456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三 营建做小工与“打半工”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老小刘

人老了爱想过去的事情,而且越早的事情越是记得清楚。

前几年,由于退居二线,身心闲得难受,又不谙琴、棋、书、画、扑克、麻将,正好儿子上大学走了,电脑留在家里,凭着小学的汉语拼音底子,花了点时间,多看了几次别人的操作,也就摸索着上了电脑。这东西好是好,就是上网收费太高,因为我包月太迟,现在包的是60元钱120小时,每天只能上4小时。怎么办?总不能成天打游戏呀。这样,就想到把自己的一生用文字记下来,供后人参考,或许有用。

象我这样年龄的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虽说解放前的事情没经历过,可解放后的事情差不多全都经过了。我就从自己家说起,然后再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慢慢铺陈。

上集是之十二 庙儿岗的由来与专业初训,下面请看

之十三 营建做小工与“打半工”

1973年 6 月初,我们连除留下饲养员和一名老病号留守外,全部开拔到团部所在地——九里白水沟驻扎,负责修建一营部和一连的营房。

团里把会砖工和木工的兵全部召集在一起,充当工匠师傅,负责砌墙、抹灰、架梁、盖瓦;我们这些不会者则当小工,负责抬砖、抛砖、码砖、和石灰、和水泥沙浆、运送灰浆。最吃苦的要算抬预制板上楼架楼板,八个人抬一块是不算太重,但要从近五十度的栈道上抬上去,并非易事。抬的时候就象我们家乡抬棺材一样,中间扎根杠子,杠子两端扎一横担,横担的两头再扎根短杠,短杠两头各一人;抬的时候最好是左边的人用右肩,右边的人用左肩;走的时候步子一定要统一,否则步子一乱就直打晃,既费力还容易出事故。

抬砖时都是王龙圣和我配对,我在前他在后。他很照顾我,总是把绳套往他那边移,以减轻我的负重。时间一久我就有点不好意思,就要和他换一头抬。他坚持不换并说:“你刚从学校出来,肩膀还嫩。我在农村干的时间长,经常抬东西,练出来了。你不要客气,接着抬吧!”

我们那时作兴“比学赶帮”,在营建施工中还开展劳动竞赛,每天除了完成额定任务外,还想方设法超额完成。业余时间和下雨不能上工时,就练习基本运算。当时我们连挤住在团家属大院,团里的主要领导就在眼前,连队干部就更是起劲,把我们一天的作息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的,弄得老兵们怨声载道,我们这些新兵不知就里,不便插嘴,只是茶壶里装饺子——心里有数。

8月初,1 营营房建成竣工交付使用,我们连又转回庙儿岗,接着修8连宿舍楼,位置在淹溪沟南侧山冈再往南百来米的一片较平缓的坡地上。由于我们连队离工地很近,因此我们住在自己连队营房里,每天上工收工很方便。营建施工既辛苦又容易出事故,稍不留神不是破皮就是伤筋。

记得有一次在二楼向两米高的墙上抛砖,王龙圣在墙外向上抛,曾启学在墙上接,一抛一接很顺当,他俩就一次抛接两块;抛的人不过就是费力一些,两块砖摞在一起抛就是了,接得人就要手疾眼快了,因为砖抛上去以后就分开了。只见曾启学两手左右开弓,一手接一块,工效提高了一倍。

谁知曾启学一不留神,右手没接住另一块砖,这块砖就飞进了墙里,正好砸到在里面干活的吴文金的头上,我当时正站在墙外,听到里面一声“唉呦”,就同王龙圣一起立即跑进去,一看不好,吴文金的头被砸破了,鲜血正从他捂着的手指缝里往外直冒。曾启学也赶快从墙上下来,我们几个人手忙脚乱地扶起蹲在地上的吴文金,将他扶下脚手架,交给连队卫生员王保全去包扎处理后继续干活。不过,再也不敢一次抛两块了。

还有一次是我自己的惊险动作。那天下午我在二楼干活,大约四点钟的样子,连值班员吹响了休息哨,我的尿憋急了,就想从楼北侧那块跳板上走下去操个近道,免得从抬预制板的坡形栈道上下去太费时间。谁知我刚走到跳板的中间,就听见“啪”的一声,我的身体跟着跳板一起落下去了,“扑通”掉在两块好几百公斤重的大石头之间,我先是吓了一跳;再一看哪,我的乖乖,好险哎,只要往两边随便移十来厘米,肯定要摔伤,真是祖宗保佑。好得这次历险没人看见,自己拍拍胸口压压惊算了,赶快撒尿要紧。尿撒完人轻松了,就过来找原因。原来那条一尺来宽五六米长的跳板,一头搭在二楼脚手架上,一头落在地面那道一米多高的土坎上,由于跨度大,人走到中间时,跳板往下弯,使上头搭的地方够不着了,自然就掉了下来。

我在家时几乎年年七月底八月初都要打一次“半工”(疟疾)。所谓“打半工”,就是说这种病发作时,半天就好,但明天还会准时发作,故而皖南人称“打半工”。这种病还有个特点,就是每年到时就发。那时体检虽然也搞病史调查,但医生只是问一下打没打过“摆子”,你说打过又不影响合格,只是作为脾肿大的佐证,属于正常现象。

到了部队,换了环境,原指望不会再发了,谁知它还是准时发作起来。刚发作时,还能坚持参加施工劳动,两天后就支持不住了,全身发冷,浑身虚汗直流,只好向班长请假,他和几个老兵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好象我要偷懒似的。这也难怪,当时我们班里的凌云已经“病”了,又能吃又能喝的就是不能上工,现在我又生病了,是不是也是装的啊。

班长王军申过来摸摸我的额头,发现确实挺烫的,就准许了我的假。我回到班里,凌云还冲我发笑,以为我也吃不消称病躲回来休息了。我也管不了许多了,拉开被子蒙头就睡,谁知越睡越冷,就把邻床王龙圣的被子也盖上,迷迷忽忽地睡了一觉。醒来时发现不但全身衣服湿了,连被子都汗湿了。正好班长他们收工回来,看见我这模样,知道病得不轻,就向炊事班报了“病号饭”。

北方人不了解南方人的习惯,炊事班的田福来老兵还一片好心,给我下了一碗面条,还打了两个鸡蛋在里面,弄的我一点胃口都没有。见我不想吃,班长就问我想吃啥,我说想吃稀饭汤,他就又向炊事班要稀饭,那碗面条就让他“米西”了。班长吃了面条后,问了问我的病情,然后去叫来了他的老乡,也就是连里的卫生员王保全。

王保全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长着张麻脸,可能是青春期挤“青春美丽疙瘩豆”挤的,满脸坑坑洼洼,但他人很随和,逢人都嘻嘻哈哈的,你见了他,没病的会不由自主地偷着乐,有病痛的也会觉得病轻多了。他对我进行了一番望闻问切后,说是得了疟疾,他手头没有特效药奎宁,叫我明天上午去营部找陈医助再看看,然后开点奎宁回来吃,连吃一个礼拜就会断根。

第二天上午,我就按他说的病歪歪地上了庙儿岗,来到营部卫生所,找到陈医助。我把情况向陈医助报告以后,他又一次对我进行了诊断,说:“王保全诊断没错,是得了疟疾,回去吃一个疗程的药就会好起来”。就给我开了一个疗程的奎宁药片。回连后我立即吃了第一餐,然后按照一日三次,每次三粒的要求服用,两天后果然觉得清爽多了;又接着吃完,直吃得全身皮肤发黄,而且此后好几年都是出的黄汗。还正如王保全所说给治断了根,从此再没打过“半工”。实际上我在吃药后的第三天就上工了,尽管医助给开的是病休一星期,但我自己觉得不能老休息。我当时还是个青年群众,很想早日入团,带病坚持上工能给领导留下好印象,入团就会快一些。

下集请看 之十四 第一次野营拉练

http://bbs.tiexue.net/post_3348141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09-2-6 20:00:24 被50411200编辑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3346023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26
      【蓝剑军团职务】军团学院老院长【蓝剑军团军衔】大校
      【蓝剑军团军籍】LJ_1059


      2009/2/5 20:10:01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上铁血就得看刘营长的战争回忆录!这才是广大铁友想要一一军旅作家、军中豪杰。

      2015/4/1 6:46:08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写的很亲切,在部队不是整年的风风火火,很多时间是一些繁琐小事,站岗放哨、起床出操、共同课目,种菜养猪,专业训练,投弹打靶、齐步正步,稍息立正,会老乡,打扑克,班务会,连点名、小野营、大野营、实弹射击、一年完工。就是这些繁琐事构成了火热的军营生活。

      2014/6/18 17:20:06
      左箭头-小图标

      13楼 1022k
      {我在家时几乎年年七月底八月初都要打一次“半工”(疟疾)。所谓“打半工”,就是说这种病发作时,半天就好,但明天还会准时发作,故而皖南人称“打半工”。这种病还有个特点,就是每年到时就发。}是什么原因引起?

      老兵学建筑还可以。小工很定辛苦的。

      是疟疾毒素引起的。小时候家境很苦,买不起蚊香,被带有疟疾病毒的蚊子叮过后,就得上了疟疾,也就是我们这里俗语说的“打半工”——半天好时能工作,半天发病发高烧。

      2014/6/18 9:35:19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雪地飘香9520
      LZ在什么地方宽带包月限制时间,我们这宽带包月是不限制时间的
      那是09年的事情了,现在改为了联通,已经不存在那个问题。谢谢你的支持!

      2014/6/18 9:31:15
      左箭头-小图标

      LZ在什么地方宽带包月限制时间,我们这宽带包月是不限制时间的

      2014/6/18 6:29:3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yangjl4259 在第15楼的发言:

      老兄,在计划经济的时候我们这每人月供鸡蛋才半斤,你一下能吃到两个鸡蛋当时真让人羡慕!

      我可没吃哟,当时根本就不想吃呀。呵呵,让班长“米西”喽,瞧他吃得快活,我还心里好笑呢。

      2010/6/2 22:33:27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老兄,在计划经济的时候我们这每人月供鸡蛋才半斤,你一下能吃到两个鸡蛋当时真让人羡慕!

      2010/5/14 22:15:46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你那战友吴文金还算好的,有的人赶上寸劲给砸成“植物人”了!

      2010/5/14 22:15:19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954578
      • 工分:15761
      左箭头-小图标

      {我在家时几乎年年七月底八月初都要打一次“半工”(疟疾)。所谓“打半工”,就是说这种病发作时,半天就好,但明天还会准时发作,故而皖南人称“打半工”。这种病还有个特点,就是每年到时就发。}是什么原因引起?

      老兵学建筑还可以。小工很定辛苦的。

      2009/9/21 13:37:57
      左箭头-小图标

      我二哥就是泥瓦工,你所说的建筑施工过程,我都亲眼见过,所以很亲切。

      2009/9/17 17:35:43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老兵原创

      我会继续关注的

      2009/7/8 10:15:23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9楼的发言:

      “比学赶帮超”的口号,还有“一帮一、一对红”

      是的,我们当时也提倡的,只是“赶”都赶不赢,哪有能力“超”啊。所以,我就没提这个字。

      哈哈,老兄真幽默

      2009/2/17 8:57:54
      左箭头-小图标

      “比学赶帮超”的口号,还有“一帮一、一对红”

      是的,我们当时也提倡的,只是“赶”都赶不赢,哪有能力“超”啊。所以,我就没提这个字。

      2009/2/16 20:11:06
      左箭头-小图标

      老刘文章中对劳动的过程描写很详细,“比学赶帮”的口号好像还少一个超字,我们部队那时提倡的是“比学赶帮超”的口号,还有“一帮一、一对红”71年3-9月我也当过半年的小工,71年我们师新建机场,派我们团去参加施工,从采石、制砖,到施工都由部队自己干,还从地方请了工程技术人员,和技术工人,当兵的都是干力气活,向上面抛砖的活我也干过,不过我算幸运的,我在营部通讯班,要轮流在值班室值班,所以隔几天就能变相休息一天,后来把从国道通往机场工地两公里的临时道路的养护任务,交给了我们营部通讯排,就更轻松了,每天扛把铁锹在路上转悠,有坑就修补一下没坑就转悠。9月份因为发生了“9.13”事件,才把我们撤回担任战备值班。

      2009/2/13 15:27:2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轻装骑兵3 在第6楼的发言:

      部队自己动手搞建设呀。

      我们那时侯,不论什么事情都是自己干。不过,部队人才济济,什么人才都有。如此,也就没什么事情能那得到当兵的了。

      2009/2/11 19:13:03
      左箭头-小图标

      部队自己动手搞建设呀。

      本文内容于 2009-2-8 22:05:08 被轻装骑兵3编辑

      2009/2/7 21:19:4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cnkhtd163 在第4楼的发言:

      完全可以写成小说啊!

      谢谢你的提议,我以后一定修改成小说。

      2009/2/6 21:09:28
      • 军衔:中国武警中将
      • 军号:1210297
      • 头衔:心宁有如 止若皆水
      • 工分:1049137 / 排名:383
      左箭头-小图标

      完全可以写成小说啊!

      2009/2/6 18:16:56
      左箭头-小图标

      占一楼。。。

      支持哈LZ

      当兵的其实都挺不容易的

      。。。完哒。早上晃晃就9点哒。。时间蛮快滴

      2009/2/6 8:55:25
      • 军衔:中国陆军少将
      • 军号:808249
      • 头衔:沂蒙铸剑老八纵
      • 工分:664180 / 排名:1096
      左箭头-小图标

      老哥描写的很细,如“抬的时候最好是左边的人用右肩,右边的人用左肩;走的时候步子一定要统一,否则步子一乱就直打晃,既费力还容易出事故。 ”我想起刚当兵时连队拖坯修猪圈时就是这样抬得。我连的江苏兵个子小但很能抬东西,这是高大的北方兵所不能比的。

      2009/2/6 8:13:2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三 营建做小工与“打半工”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