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 当上了计算兵

共 4067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 当上了计算兵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老小刘

人老了爱想过去的事情,而且越早的事情越是记得清楚。

前几年,由于退居二线,身心闲得难受,又不谙琴、棋、书、画、扑克、麻将,正好儿子上大学走了,电脑留在家里,凭着小学的汉语拼音底子,花了点时间,多看了几次别人的操作,也就摸索着上了电脑。这东西好是好,就是上网收费太高,因为我包月太迟,现在包的是60元钱120小时,每天只能上4小时。怎么办?总不能成天打游戏呀。这样,就想到把自己的一生用文字记下来,供后人参考,或许有用。

象我这样年龄的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虽说解放前的事情没经历过,可解放后的事情差不多全都经过了。我就从自己家说起,然后再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慢慢铺陈。

上集是之九 艰苦而有趣的新兵连生活 请看下集

之十 凭十道数学题全对当上了计算兵

3月中下旬,团里对新兵进行了全面的考核。通过考核,检验了我们的训练效果。3月 26 日,新兵连生活终于结束了。那天,我们一早就起了床,打好背包,理好挎包,装好杂物,穿戴整齐。

早饭后,全体集合在一号操练场,只见一个领导手里拿着花名册,先从来领新兵的干部队列中喊出一个干部,介绍是某某连长,姓甚名谁;然后一个一个地点新兵的名字,被点到的新兵就提上自己的行李,跟着那个连长走。

我们 19 班 9 个新兵,胡志伟和吴禾苗去了汽车连,程启洪去了团指挥连,方社光、毛开清和黄德祥去了二营部,魏遵礼、凌云和我被交给了 4 连。

连长叫刘利德,是个小个子四川人,看上去挺精干的。他带着我们15个新兵踩着苏河坝上的石墩过河,沿着田间小路,经过一个叫余岗的自然村,穿过两座山冈,走了近 4 里路的样子,来到了 4 连驻地。

连里的老兵们带着锣鼓家什,在营房外夹道站着,从一看到我们就“咚咚锵锵”地敲打起来,还一个劲地喊“热烈欢迎新战友!向新战友学习!向新战友致敬!”我们这些个新兵不由自主地都精神振奋起来,不知是谁也带着我们喊“向老兵学习!向老兵致敬!”气氛满热烈的。

进了营区,连长先让我们排成一列横队,放下背包和行李,然后解散休息。过了一会从新兵 2 连又送来一车新兵,等他们下车后,连长叫文书发给我们每人两张纸,其中一张是十道数学题,另一张是白纸,叫大家在白纸上写自我介绍和一百字以内的当兵感想与打算。数学题做好、自我介绍和当兵感想写好交上去以后,又等了好长时间。

突然响起了集合哨,老兵们也一起集合了,只见连长手拿点名册出了连部,值班排长向他报告后,他就开始分兵了:刘中林、王龙圣、凌云到侦察班……他点到哪个班,那个班的班长就过来把这几个新兵带到一边。分完了,只听他一声口令:各班带回,整理内务。话音刚落,侦察班的几个老兵就跑过来帮我们三个人拿背包提行李,带我们来到侦察班的宿舍。

班长向我们一一做了介绍:班长叫王军申,河南省渑池人,1970 年度兵;任俊成,河北省蠡县人, 1971 年度兵,主观侦察员;曾启学,四川省黔江人, 1971 年度兵,计算员;吴文金,安徽省无为人, 1971 年度兵,侧观侦察员。

介绍完毕又分配武器器材和“师傅”:王龙圣管炮队镜,随吴文金担任侧观侦察员;凌云管方向盘,跟任俊成担任主观侦察员;我管计算器和一支铁把折叠冲锋枪,担任计算员,“师傅”就是曾启学。然后就一对一地介绍和熟悉武器器材。

班里一共有两支冲锋枪,另一支是班长的,都是苏制 "AK47" (即 1954 年式)侦察兵用冲锋枪,折叠起来就只有尺把长,而且不带刺刀,很便于携带。指挥器是一个宽 80 、长 60 、厚 10 厘米的木头盒子,外面安有提手和背带。打开后一看,里面名堂可多了,有图板、射击诸元尺、计算盘、射表、指挥尺、坐标梯尺等,还有照明和遮光(雨)工具,其他还有扎针和文具;扎针是用来在图板上定点用的,通常用绣花针,在针头一端烫进了一节塑料牙刷柄,以便于使用。从此,冲锋枪和指挥器这两样东西伴随我将近六年,直到提干为止。

王龙圣是太平县潭家桥人,原系浙江淳安移民,是个团员。他比我大两岁,很老成,对我很不错。营建施工中我俩配对抬砖时,他都是抬重的那一头;挑粪种菜时,他也是让我挑轻的。他 1975 年下半年就入了党,可惜的是由于他的祖父曾在旧社会当过伪职,提不了干。他 1976 年 3 月当我的班长, 1978 年 3 月退伍了,从此没有再联系过。他既是我的入团介绍人,又是我的入党介绍人。1978年初我还在教导队集训时,他和吴清火被党支部指定为我的第一、第二介绍人,支部大会通过接收我为中共预备党员后,他俩就退伍了。1986年我调回家乡后,曾借到太平县(现黄山区)开会的机会多方探听他的音讯,听人说他于八十年代初,在一次为公社整修变压器时,不幸触电而死。唉,太可惜了。有机会去太平的话,我一定要到他的墓前凭吊,以寄托我多年的思念。

凌云是上海闸北人,比我小几个月,也还没有入团。他经常和几个上海老兵在一起呢呢哝哝地说上海话,听得我们一愣一愣的。他 1975 年 3 月下炮班去当了瞄准手, 1977 年 3 月退伍回了上海,在一个工厂当了名工人,后来再没有了消息。直到去年才与他联系上,现在日子过得挺好。

魏遵礼分在无线班, 1975 年底调任给养员, 1978 年 3 月退伍回黟县后,因其叔父魏润杰(黟县人武部副政委)的关系,被安排在渠道上当工人;魏副政委离休前将他调进了人武部,安排在弹药库当保管员; 1982 年回河北深县老家找了个老婆。如今一家人生活过得很安定;家属在县人武部做合同工;还建了一座占地不小的新房子,生活一般。

一起分到四连的还有好几个黟县同乡:我的小学同学吴和平,分在炮 3 班;碧山石亭的但兴发,分在炮 1 班;从汽车站走的屯溪人郭永雄,在炮 2 班;西武的汪炳涛和际联的李来信分在炮 6 班;从屯溪下放到宏潭的知青吴清火分在有线班;柯村的胡继明分在有线班,汪正荣分在驾驶班。

吴和平真够倒霉的,他 1977 年秋在沙湾大渡河边直瞄打靶时,由于 1 炮发射的炮弹在炮口处爆炸,弹片四射,把作为 3 炮长的他击伤了,在 40 医院住了好几个月,医生从他的身体里取出了很多弹片,但有些弹片紧挨着神经,医生不敢取。1978年 3 月连里通知他退伍,医生也认为问题不大了,他就老老实实地登上了回家乡的列车。谁知一路颠簸,体内的弹片压住了多根神经,右半身基本瘫痪了。好在有王龙圣、吴清火和李来信几个战友一路照顾,才平安地回到了家乡,但伤痛一直伴随着他。在他母亲的不懈努力下, 1981 年 2 月我团派军务股罗昌平(时任团军务股长,现任安徽省人事厅副厅长)来黟县核实情况,为他评了个三等乙级残废,补偿了一些钱,从此按国家规定享受了定期补助,红旗公社把他安排在红旗饭店开票,成为集体企业工人。公社取消后,饭店关门了,他也就只好自谋职业,拖着半边不灵活的身体,做过豆腐,贩过小猪,炒过古董。他的妻子是缫丝厂的工人。他们的第一胎是个女孩,第二胎又生了两个女孩,真不容易。好在几个孩子都还争气,读书很用功,如今老大金融专业毕业后分在我县建设银行工作,双胞胎女儿都在上大学。真不知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但兴发也是一个高中生,他很快就当上了预备瞄准手, 1975 年 3 月成了正式瞄准手,也就是副班长,1976 年 3 月底退伍。他现在过得也很好,妻子在家里务农,两个儿子一个当厨师,一个在成都工作。

郭永雄是个很有特点的人,浓眉大眼,一脸络腮胡,大家送一雅号“熊猫”。他的经历基本同但兴发,由于没有抄《少女之心》而躲过了一劫。因为他当兵前就有了工作,退伍后反正不愁安排,加上年龄也不小了,就于 1976 年 3 月和但兴发一起退了伍,回屯溪随父亲被安排在屯溪机床厂当了一名产业工人。我 1977 年 8 月探亲归队途经屯溪时,到他家去看过,一家人蛮好的。他原来在部队的时候得过胸膜炎,回家后还时不时地犯病。1980年初,我从炮兵学院回家度寒假返校时住在屯溪饭店,他正好结婚不久,借住在饭店里,我还应邀到他的新房去坐了坐。谁知这一别竟是永诀,他因胸膜炎转为肺癌,医治无效不幸去世,太可惜了。

吴清火分在有线班,1975年当班长。他是个吃苦耐劳的人,既是连队的技术骨干,又是连队的文艺骨干,吹得一手好笛子。他于 1978 年 3 月退伍回了屯溪,被安排在市自来水厂工作。1988年秋我与他取得了联系,还专程去看了他,他也很怀念部队那段生活。

李来信是个高高大大的汉子,既有山里人的憨厚,也有山外人的狡诘。他也是 1975 年当的瞄准手(副班长), 1977 年升为 6 炮长(班长), 1978 年 3 月退的伍,现在是宏村镇(原际联公社)联合村村委会主任。因家处深山,家底又差,三十多岁才结婚,妻子比他小许多。不过,如今日子也还好过,只是相对山外要苦一些。

汪炳涛是西武关麓人,文盲,又有哮喘病,黟县人称“花油猫”。他当了两年兵就退伍了,后来顶父亲的班到景德镇人民医院,当了一名锅炉工,我 1987 年底送新兵去南昌回来路过景德镇时专门去看过他,他一家人过得也还滋润。前几年听汪金平说他得肝癌去世了,原因是太贪酒,没有注意控制自己。

胡继明下连队大约个把月时间,就被团里抽到营建办公室去当木工,直到 1977 年下半年才回到连里,1978 年 3 月同李来信他们一起退伍回到了家乡。他回家后担任大队干部,后来当湖田村党支部书记,前几年不当了;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当了几年兵,现在都在外面打工,一家人过得挺好的。

汪正荣下到驾驶班后的第二个月,就被送到团汽车驾驶员集训队训练去了。学成后直接被选送到西藏军区汽车第X团,担任运送战备物资的任务。这个团长年往返于川藏线,很辛苦也很危险。他后来转了志愿兵,并在西藏林芝毛纺厂找了个女工结了婚。1986年他偕妻儿转业回到了家乡,后来县物价局当驾驶员,妻子杨荣在劳动和社会保障局工作,儿子在上大学,生活很稳定。2006年7月13日因肾衰竭,医治无效去世。

至今我还珍藏着王龙圣、吴和平、李来信和 7 连一个太平老乡的合影照片,每有空闲时就拿出来看一看,以解思念。

我们连的指导员叫张华双,和连长是同为 1961 年当的兵,曾参加过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而且都是无线兵出身;副连长有两个,一个叫张汝江,另一个叫张政权(当时还在外面“支左”),他俩也都是四川人;副指导员叫钟仁鸿,甘肃人,1965年度兵,他的形象活脱脱的就是地雷战中的伪军(汤)司令,举手投足象极了,连里的干部和个别胆大的老兵都爱对着他说:“高,高,实在是高”。惹得我们这些个新兵想笑又不敢笑。他是我们连的团支部书记,对我这个“青年”高中生还是看重的。这里所讲的“青年”,就是党团组织以外的群众分子。1975年 5 月,我就是在他的手上入的团。

我们指挥排长叫王正发,1964 年当的兵,也是甘肃人;炮一排排长叫佘金礼,四川简阳人,1968 年的兵;炮二排排长叫刘培功,与钟副指导员是同乡和同年兵;司务长姓伍叫安清,当时也在外“支左”。

下集 之十一 营区坐落峨眉山腰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3344773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30
      【蓝剑军团职务】军团学院老院长【蓝剑军团军衔】大校
      【蓝剑军团军籍】LJ_1059


      2009/2/5 10:50:3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1楼 xsjaqbl
      解释一下“泸沽至大桥,基准射向----零!”的意思:指定的靶区目标都在大桥,火炮进入例行都由泸沽或由拖乌下来右拐,由于两侧都是山地,所以只能选择河谷设置阵地,而这条河谷又是正南正北走向。所以间瞄火炮的阵地侦察兵为各炮赋予射向时,都依地图同时结合方向盘选基准射向“零”,而后再由炮观对方向略作修正即可——基本历年如此。

      另外,说起拖乌这一带,我也许比您更感到亲切一些,因为75年以我师为主角也在此地进行了一次实兵检验性演习,那时装备还要差点,空军来的是杜--2轰炸机,这种非喷气式飞机开起来太慢,朝战时就是这种飞机配合我师轰炸大和岛,损失不轻,没想到二十多年后还在做朋友,你想想,军队不搞现代化咋行嘛!

      彝海子82年我们也去游玩过一次,记得当时地方上的一个公务人员模样的人脱的赤条条的跳进去游泳,很不雅观,好在附近并无女性。彝海子的水很好,沉积物都还是原生态的,后来感觉与九寨沟镜海的水差不多,希望以后搞旅游不要过度开发。也许当时游彝海子时我们擦肩而过。

      康虎振军长、张少松政委等也曾搭过话,希望他们退下来后一切都好。

      请老战友继续。

      43楼 37号阵地
      哈哈:冕宁县很多地方我都熟悉了,大桥、泸沽、漫水湾、拖乌山彝海子(原来好像叫漁海子)1975年10月25日在拖乌山50军,有13军吗?在拖乌山军演我就到现场观看了。我那年高中毕业就到父亲工作地(冕宁县沙垻参加西昌卫星发射基地的铁路专用线建设(铁道兵8724部队民兵营)我,父亲是建设基地部队的副食品站的负责人。10月份他的一个县委组织部的朋友问他想看军事演习吗?县委有参观券,所以要了两张,那天早晨在县中学上的军车到拖乌山靶场总指挥所旁边的参观席观看了一天。我在铁血军事上《说打就打说干就干那些年我军敢打必胜》中有个跟帖有所描述,不知是不是那回事,请老兵们指教。
      地炮我不懂,75年10月25日我在冕宁拖乌山观看你们的军事演习,当看到各种炮弹的炸点呈黃色烟团、烟柱或黑色烟团、烟柱,各是哪种炮弹打的?我只知道火箭炮打的是成片地毯式爆炸。

      2015/4/28 23:02:36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615965
      • 工分:19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xsjaqbl
      楼主能以写实的手法回顾自己的军旅生涯,说明了本身的心胸坦荡和对美好的追求。虽然不是一个部队的,但作为战友,应当赞一个!

      按楼主的经历,应该还有很多内容,我猜猜还有这样一些事,只点一句,看看楼主的经历中是否涉及:“拖木沟上山十八公里”、“泸沽至大桥,基准射向——零!”、“82年夏季演绎在石棉至冕宁间李子坪、菩萨岗、彝海子、拖乌的一场气势磅礴的大戏”(不过82年你若还在外学习,也许没赶上);从地点来看,由近及远:燕岗、普雄、乌斯河、漫水湾、泸沽、巨龙、新华、礼州、马道、黄联关、十九冶、麻栗应该有你涉足的地方。

      期待、鼓励楼主继续!

      老兵:你说到的冕宁县巨龙,都知道电影《达吉和她的父亲》里达吉的原形就在巨龙粮站工作,而且她原本是汉人。巨龙有座红星电站,就在泸沽至县城的公路边上的安宁河畔。我父亲1980年在冕宁县工作的最后一站,里庄、漫水湾沙埧、巨龙红星水电站,那年红星电站埈工后调回成都过的端午节,是我去把他的搬迁行李一卡车押送回家的,开车的驾驶员还是13军刚打仗退伍到冕宁县供销社的重庆人,姓名我忘记了,开的车是新进口的蓝色日野卡车,货箱很矮长、车轮较小(解放牌卡车),由于我母亲多年向单位领导及人事部门述说家庭分居两地的困难,单位终于开恩将我父亲调回内地工作。但是现在有些后悔,如若在凉山州退休回来工资要高得多,成都东郊的国防厂的工资极低2010年之前我缴了养老保险、医保后,拿到手上的收入只有900多元,席主席上台后工资才涨到2000多点的。

      2015/4/27 23:17:29
      左箭头-小图标

      7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以下是引用剑客888 在第5楼的发言:

      “上海老兵在一起呢呢哝哝地说上海话,听得我们一愣一愣的。”哈哈,你只要知道“来噻不来噻”就全懂了!

      阿拉现今全懂了噻,阿拉找了个老婆是浙江余姚人呀。

      余姚话是这么说的么?问问你爱人看看吧,余姚话啊拉的意思基本是我们的意思回复:[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 当上了计算兵

      2015/4/27 22:56:20
      左箭头-小图标

      40楼 37号阵地
      前几年我在成都送仙桥旧货、古董市场看见有个商贩在展示炮对镜,成色有六成新,我问他这是什么东西?他说不清楚,只知道是军用望远镜,1250.oo元:很多人围观。我只知道是炮兵指挥用的,上面两个物镜可以立也可以往下扳角度的,下面有个木制可伸缩腿的三脚架。我当时没有那么多钱,很想要,我们37高炮民兵训练时指挥班只有高炮指挥镜(又叫观察镜)脚架就与炮对镜的一模一样。如果当年买下来,今后住上电梯公寓高层,架在家里的阳台上看城市的远景该多好呀。我们当年民兵训练间隙就常常用观察镜、一米测距机和62式望远镜往山梁顶端眺望,特别清楚。我在1969年小学六年级因为"珍宝岛事件"从成都疏散到四川冕宁县里庄(雅砻江边)别人借给我一架苏联军用望远镜,目镜和物镜都是老铜的,有俄文和斧头镰刀小五星。雅砻江对的人仔细看只有蚂蚁大小,用望远镜看则面容甚至痣都看得见。我每天胸前挎着望远镜出去看山、看江对面,玩了一个多星期就被剿匪部队给"军事接管"了。后来居然还和那些兵们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了,那个年代我唱样板戏还可以,所以兵们常让我唱《智取威虎山》的"我们是工农子弟兵"(就是毕福剑唱翻的那首)交换条件是可以玩他们的56半自动步枪,那时我就学会了分解结合56半了,当然了被缴的望远镜是无法拿回来了,那位缴我望远镜的曹排长在剿匪作战中牺牲了。
      41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1969年还要剿匪吗?到底是什么回事?
      44楼 37号阵地
      据说是解放初期(1950年的西昌战役,国民党胡宗南遗留下的散兵游勇被彝族同化了,穿的民族衣服,手里拿的是国民党军的美制轻武器,在冕宁县很多地方作恶多端。当时我爸还在冕宁县里庄锦屏工矿贸易公司工作(保障雅砻江锦屏水电站建设的百货公司)县城至里庄区有个叫麦地沟的无人区,土匪就是在那个地方设卡抢窃过往车辆(国家三线建设的保障车队即五大公司车队,驾驶员全是北方人,北京、河南河北、山西等,车门上一个碗大的圆圈里面一个1,下面几个阿拉伯数字)主要要抢些生活物资,当时冕宁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剿灭匪患。
      46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我有个同连战友叫侯忠义家住冕宁县礼州,不知你对此地可熟悉?
      47楼 37号阵地
      熟悉啦:漫水湾至西昌之间,1975年8月坐铁道兵的喀斯卡车去了一次,哦是阿扭瓦特(侯中义)彝族雄鹰!挺帅气!我在你的之十八《战士画》中看见过他。
      老哥我刚才在铁血里面输入:"1969年四川省冕宁县剿匪作战"一搜索,即克跳出了相关冕宁剿匪斗争的历史,请关注一下吧。

      2015/4/27 21:13:45
      左箭头-小图标

      40楼 37号阵地
      前几年我在成都送仙桥旧货、古董市场看见有个商贩在展示炮对镜,成色有六成新,我问他这是什么东西?他说不清楚,只知道是军用望远镜,1250.oo元:很多人围观。我只知道是炮兵指挥用的,上面两个物镜可以立也可以往下扳角度的,下面有个木制可伸缩腿的三脚架。我当时没有那么多钱,很想要,我们37高炮民兵训练时指挥班只有高炮指挥镜(又叫观察镜)脚架就与炮对镜的一模一样。如果当年买下来,今后住上电梯公寓高层,架在家里的阳台上看城市的远景该多好呀。我们当年民兵训练间隙就常常用观察镜、一米测距机和62式望远镜往山梁顶端眺望,特别清楚。我在1969年小学六年级因为"珍宝岛事件"从成都疏散到四川冕宁县里庄(雅砻江边)别人借给我一架苏联军用望远镜,目镜和物镜都是老铜的,有俄文和斧头镰刀小五星。雅砻江对的人仔细看只有蚂蚁大小,用望远镜看则面容甚至痣都看得见。我每天胸前挎着望远镜出去看山、看江对面,玩了一个多星期就被剿匪部队给"军事接管"了。后来居然还和那些兵们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了,那个年代我唱样板戏还可以,所以兵们常让我唱《智取威虎山》的"我们是工农子弟兵"(就是毕福剑唱翻的那首)交换条件是可以玩他们的56半自动步枪,那时我就学会了分解结合56半了,当然了被缴的望远镜是无法拿回来了,那位缴我望远镜的曹排长在剿匪作战中牺牲了。
      41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1969年还要剿匪吗?到底是什么回事?
      44楼 37号阵地
      据说是解放初期(1950年的西昌战役,国民党胡宗南遗留下的散兵游勇被彝族同化了,穿的民族衣服,手里拿的是国民党军的美制轻武器,在冕宁县很多地方作恶多端。当时我爸还在冕宁县里庄锦屏工矿贸易公司工作(保障雅砻江锦屏水电站建设的百货公司)县城至里庄区有个叫麦地沟的无人区,土匪就是在那个地方设卡抢窃过往车辆(国家三线建设的保障车队即五大公司车队,驾驶员全是北方人,北京、河南河北、山西等,车门上一个碗大的圆圈里面一个1,下面几个阿拉伯数字)主要要抢些生活物资,当时冕宁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剿灭匪患。
      46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我有个同连战友叫侯忠义家住冕宁县礼州,不知你对此地可熟悉?
      熟悉啦:漫水湾至西昌之间,1975年8月坐铁道兵的喀斯卡车去了一次,哦是阿扭瓦特(侯中义)彝族雄鹰!挺帅气!我在你的之十八《战士画》中看见过他。

      2015/4/27 16:46:10
      左箭头-小图标

      40楼 37号阵地
      前几年我在成都送仙桥旧货、古董市场看见有个商贩在展示炮对镜,成色有六成新,我问他这是什么东西?他说不清楚,只知道是军用望远镜,1250.oo元:很多人围观。我只知道是炮兵指挥用的,上面两个物镜可以立也可以往下扳角度的,下面有个木制可伸缩腿的三脚架。我当时没有那么多钱,很想要,我们37高炮民兵训练时指挥班只有高炮指挥镜(又叫观察镜)脚架就与炮对镜的一模一样。如果当年买下来,今后住上电梯公寓高层,架在家里的阳台上看城市的远景该多好呀。我们当年民兵训练间隙就常常用观察镜、一米测距机和62式望远镜往山梁顶端眺望,特别清楚。我在1969年小学六年级因为"珍宝岛事件"从成都疏散到四川冕宁县里庄(雅砻江边)别人借给我一架苏联军用望远镜,目镜和物镜都是老铜的,有俄文和斧头镰刀小五星。雅砻江对的人仔细看只有蚂蚁大小,用望远镜看则面容甚至痣都看得见。我每天胸前挎着望远镜出去看山、看江对面,玩了一个多星期就被剿匪部队给"军事接管"了。后来居然还和那些兵们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了,那个年代我唱样板戏还可以,所以兵们常让我唱《智取威虎山》的"我们是工农子弟兵"(就是毕福剑唱翻的那首)交换条件是可以玩他们的56半自动步枪,那时我就学会了分解结合56半了,当然了被缴的望远镜是无法拿回来了,那位缴我望远镜的曹排长在剿匪作战中牺牲了。
      41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1969年还要剿匪吗?到底是什么回事?
      44楼 37号阵地
      据说是解放初期(1950年的西昌战役,国民党胡宗南遗留下的散兵游勇被彝族同化了,穿的民族衣服,手里拿的是国民党军的美制轻武器,在冕宁县很多地方作恶多端。当时我爸还在冕宁县里庄锦屏工矿贸易公司工作(保障雅砻江锦屏水电站建设的百货公司)县城至里庄区有个叫麦地沟的无人区,土匪就是在那个地方设卡抢窃过往车辆(国家三线建设的保障车队即五大公司车队,驾驶员全是北方人,北京、河南河北、山西等,车门上一个碗大的圆圈里面一个1,下面几个阿拉伯数字)主要要抢些生活物资,当时冕宁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剿灭匪患。
      我有个同连战友叫侯忠义家住冕宁县礼州,不知你对此地可熟悉?

      2015/4/27 15:27:13
      左箭头-小图标

      38楼 37号阵地
      我在民兵高炮也是搞指挥的样样懂、门门温,主要是有线通信,高炮指挥镜、一米测距机、8倍望远镜、便携式20门野战磁石式小交換机、HCX一3型磁石便携式电话单机,还有2w的步谈机。
      42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好啊,你还蛮全面的。
      器材是配备齐了的,还有62式指北针。但很多我不会用,我专管有线通信,八O年还被派往省军区、警备区教导队培训过的,都是各学各的专业。我们一起去了三个人,我学的是野战电话站的开设、收放被复线。

      2015/4/27 14:58:21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615965
      • 工分:19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40楼 37号阵地
      前几年我在成都送仙桥旧货、古董市场看见有个商贩在展示炮对镜,成色有六成新,我问他这是什么东西?他说不清楚,只知道是军用望远镜,1250.oo元:很多人围观。我只知道是炮兵指挥用的,上面两个物镜可以立也可以往下扳角度的,下面有个木制可伸缩腿的三脚架。我当时没有那么多钱,很想要,我们37高炮民兵训练时指挥班只有高炮指挥镜(又叫观察镜)脚架就与炮对镜的一模一样。如果当年买下来,今后住上电梯公寓高层,架在家里的阳台上看城市的远景该多好呀。我们当年民兵训练间隙就常常用观察镜、一米测距机和62式望远镜往山梁顶端眺望,特别清楚。我在1969年小学六年级因为"珍宝岛事件"从成都疏散到四川冕宁县里庄(雅砻江边)别人借给我一架苏联军用望远镜,目镜和物镜都是老铜的,有俄文和斧头镰刀小五星。雅砻江对的人仔细看只有蚂蚁大小,用望远镜看则面容甚至痣都看得见。我每天胸前挎着望远镜出去看山、看江对面,玩了一个多星期就被剿匪部队给"军事接管"了。后来居然还和那些兵们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了,那个年代我唱样板戏还可以,所以兵们常让我唱《智取威虎山》的"我们是工农子弟兵"(就是毕福剑唱翻的那首)交换条件是可以玩他们的56半自动步枪,那时我就学会了分解结合56半了,当然了被缴的望远镜是无法拿回来了,那位缴我望远镜的曹排长在剿匪作战中牺牲了。
      41楼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1969年还要剿匪吗?到底是什么回事?
      据说是解放初期(1950年的西昌战役,国民党胡宗南遗留下的散兵游勇被彝族同化了,穿的民族衣服,手里拿的是国民党军的美制轻武器,在冕宁县很多地方作恶多端。当时我爸还在冕宁县里庄锦屏工矿贸易公司工作(保障雅砻江锦屏水电站建设的百货公司)县城至里庄区有个叫麦地沟的无人区,土匪就是在那个地方设卡抢窃过往车辆(国家三线建设的保障车队即五大公司车队,驾驶员全是北方人,北京、河南河北、山西等,车门上一个碗大的圆圈里面一个1,下面几个阿拉伯数字)主要要抢些生活物资,当时冕宁的主要工作之一就是剿灭匪患。

      2015/4/27 13:03:03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615965
      • 工分:19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1楼 xsjaqbl
      解释一下“泸沽至大桥,基准射向----零!”的意思:指定的靶区目标都在大桥,火炮进入例行都由泸沽或由拖乌下来右拐,由于两侧都是山地,所以只能选择河谷设置阵地,而这条河谷又是正南正北走向。所以间瞄火炮的阵地侦察兵为各炮赋予射向时,都依地图同时结合方向盘选基准射向“零”,而后再由炮观对方向略作修正即可——基本历年如此。

      另外,说起拖乌这一带,我也许比您更感到亲切一些,因为75年以我师为主角也在此地进行了一次实兵检验性演习,那时装备还要差点,空军来的是杜--2轰炸机,这种非喷气式飞机开起来太慢,朝战时就是这种飞机配合我师轰炸大和岛,损失不轻,没想到二十多年后还在做朋友,你想想,军队不搞现代化咋行嘛!

      彝海子82年我们也去游玩过一次,记得当时地方上的一个公务人员模样的人脱的赤条条的跳进去游泳,很不雅观,好在附近并无女性。彝海子的水很好,沉积物都还是原生态的,后来感觉与九寨沟镜海的水差不多,希望以后搞旅游不要过度开发。也许当时游彝海子时我们擦肩而过。

      康虎振军长、张少松政委等也曾搭过话,希望他们退下来后一切都好。

      请老战友继续。

      哈哈:冕宁县很多地方我都熟悉了,大桥、泸沽、漫水湾、拖乌山彝海子(原来好像叫漁海子)1975年10月25日在拖乌山50军,有13军吗?在拖乌山军演我就到现场观看了。我那年高中毕业就到父亲工作地(冕宁县沙垻参加西昌卫星发射基地的铁路专用线建设(铁道兵8724部队民兵营)我,父亲是建设基地部队的副食品站的负责人。10月份他的一个县委组织部的朋友问他想看军事演习吗?县委有参观券,所以要了两张,那天早晨在县中学上的军车到拖乌山靶场总指挥所旁边的参观席观看了一天。我在铁血军事上《说打就打说干就干那些年我军敢打必胜》中有个跟帖有所描述,不知是不是那回事,请老兵们指教。

      2015/4/27 12:29:00
      左箭头-小图标

      38楼 37号阵地
      我在民兵高炮也是搞指挥的样样懂、门门温,主要是有线通信,高炮指挥镜、一米测距机、8倍望远镜、便携式20门野战磁石式小交換机、HCX一3型磁石便携式电话单机,还有2w的步谈机。
      好啊,你还蛮全面的。

      2015/4/25 21:32:00
      左箭头-小图标

      40楼 37号阵地
      前几年我在成都送仙桥旧货、古董市场看见有个商贩在展示炮对镜,成色有六成新,我问他这是什么东西?他说不清楚,只知道是军用望远镜,1250.oo元:很多人围观。我只知道是炮兵指挥用的,上面两个物镜可以立也可以往下扳角度的,下面有个木制可伸缩腿的三脚架。我当时没有那么多钱,很想要,我们37高炮民兵训练时指挥班只有高炮指挥镜(又叫观察镜)脚架就与炮对镜的一模一样。如果当年买下来,今后住上电梯公寓高层,架在家里的阳台上看城市的远景该多好呀。我们当年民兵训练间隙就常常用观察镜、一米测距机和62式望远镜往山梁顶端眺望,特别清楚。我在1969年小学六年级因为"珍宝岛事件"从成都疏散到四川冕宁县里庄(雅砻江边)别人借给我一架苏联军用望远镜,目镜和物镜都是老铜的,有俄文和斧头镰刀小五星。雅砻江对的人仔细看只有蚂蚁大小,用望远镜看则面容甚至痣都看得见。我每天胸前挎着望远镜出去看山、看江对面,玩了一个多星期就被剿匪部队给"军事接管"了。后来居然还和那些兵们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了,那个年代我唱样板戏还可以,所以兵们常让我唱《智取威虎山》的"我们是工农子弟兵"(就是毕福剑唱翻的那首)交换条件是可以玩他们的56半自动步枪,那时我就学会了分解结合56半了,当然了被缴的望远镜是无法拿回来了,那位缴我望远镜的曹排长在剿匪作战中牺牲了。
      1969年还要剿匪吗?到底是什么回事?

      2015/4/25 21:31:07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8615965
      • 工分:19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前几年我在成都送仙桥旧货、古董市场看见有个商贩在展示炮对镜,成色有六成新,我问他这是什么东西?他说不清楚,只知道是军用望远镜,1250.oo元:很多人围观。我只知道是炮兵指挥用的,上面两个物镜可以立也可以往下扳角度的,下面有个木制可伸缩腿的三脚架。我当时没有那么多钱,很想要,我们37高炮民兵训练时指挥班只有高炮指挥镜(又叫观察镜)脚架就与炮对镜的一模一样。如果当年买下来,今后住上电梯公寓高层,架在家里的阳台上看城市的远景该多好呀。我们当年民兵训练间隙就常常用观察镜、一米测距机和62式望远镜往山梁顶端眺望,特别清楚。我在1969年小学六年级因为"珍宝岛事件"从成都疏散到四川冕宁县里庄(雅砻江边)别人借给我一架苏联军用望远镜,目镜和物镜都是老铜的,有俄文和斧头镰刀小五星。雅砻江对的人仔细看只有蚂蚁大小,用望远镜看则面容甚至痣都看得见。我每天胸前挎着望远镜出去看山、看江对面,玩了一个多星期就被剿匪部队给"军事接管"了。后来居然还和那些兵们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了,那个年代我唱样板戏还可以,所以兵们常让我唱《智取威虎山》的"我们是工农子弟兵"(就是毕福剑唱翻的那首)交换条件是可以玩他们的56半自动步枪,那时我就学会了分解结合56半了,当然了被缴的望远镜是无法拿回来了,那位缴我望远镜的曹排长在剿匪作战中牺牲了。

      2015/4/25 15:26:46
      左箭头-小图标

      乐山沙湾大渡河边一一太平镇卫生院

      2015/3/31 21:12:17
      左箭头-小图标

      我在民兵高炮也是搞指挥的样样懂、门门温,主要是有线通信,高炮指挥镜、一米测距机、8倍望远镜、便携式20门野战磁石式小交換机、HCX一3型磁石便携式电话单机,还有2w的步谈机。

      2015/3/31 15:18:13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224788
      • 工分:980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36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aixiaonan002 在第3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1楼的发言: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老小刘

      人老了爱想过去的事情,而且越早的事情越是记得清楚。

      前几年,由于退居二线,身心闲得难受,又不谙琴、棋、书、画、扑克、麻将,正好儿子上大学走了,电脑留在家里,凭着小学的汉语拼音底子,花了点时间,多看了几次别人的操作,也就摸索着上了电脑。这东西好是好,就是上网收费太高,因为我包月太迟,现在包的是60元钱120小时,每天只能上4小时。怎么办?总不能成天打游戏呀。这样,就想到把自己的一生用文字记下来,供后人参考,或许有用。

      象我这样年龄的人,......

      该叫你什么呢?老兵?老班长?首长?

      我也是计算兵啊!!!!!!我们县那届兵就我一个计算兵,你说的这些专业器材我10年没有听到了啊!很亲切!

      终于遇到了一个后生同行,真高兴!

      至于要叫我什么,那不关紧要的,先把我的文集看完了再说吧,记住每看一篇“顶一下”啊!

      没问题老前辈!

      其实我很敬佩你们老一辈的军人!毕竟没有你们在前线流血就没有我们美好的童年,我去当兵受影响最大的就是小时候看了很多对越自卫反击战的电影电视,一首血染的风采让我激动不已,虽然我那时侯还小并不是完全懂歌词的意思!

      虽然我当计算兵也取得了一些成绩,指定我保障过旅首长实弹打靶考核,可是始终没有办法跟您相比,您是经过战场考验的,而我只不过是纸上谈兵而已,向您学习!

      2010/4/24 18:13:47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aixiaonan002 在第3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1楼的发言: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老小刘

      人老了爱想过去的事情,而且越早的事情越是记得清楚。

      前几年,由于退居二线,身心闲得难受,又不谙琴、棋、书、画、扑克、麻将,正好儿子上大学走了,电脑留在家里,凭着小学的汉语拼音底子,花了点时间,多看了几次别人的操作,也就摸索着上了电脑。这东西好是好,就是上网收费太高,因为我包月太迟,现在包的是60元钱120小时,每天只能上4小时。怎么办?总不能成天打游戏呀。这样,就想到把自己的一生用文字记下来,供后人参考,或许有用。

      象我这样年龄的人,......

      该叫你什么呢?老兵?老班长?首长?

      我也是计算兵啊!!!!!!我们县那届兵就我一个计算兵,你说的这些专业器材我10年没有听到了啊!很亲切!

      终于遇到了一个后生同行,真高兴!

      至于要叫我什么,那不关紧要的,先把我的文集看完了再说吧,记住每看一篇“顶一下”啊!

      2010/4/24 13:53:3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aixiaonan002 在第3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1楼的发言: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老小刘

      人老了爱想过去的事情,而且越早的事情越是记得清楚。

      前几年,由于退居二线,身心闲得难受,又不谙琴、棋、书、画、扑克、麻将,正好儿子上大学走了,电脑留在家里,凭着小学的汉语拼音底子,花了点时间,多看了几次别人的操作,也就摸索着上了电脑。这东西好是好,就是上网收费太高,因为我包月太迟,现在包的是60元钱120小时,每天只能上4小时。怎么办?总不能成天打游戏呀。这样,就想到把自己的一生用文字记下来,供后人参考,或许有用。

      象我这样年龄的人,......

      该叫你什么呢?老兵?老班长?首长?

      我也是计算兵啊!!!!!!我们县那届兵就我一个计算兵,你说的这些专业器材我10年没有听到了啊!很亲切!

      终于遇到了一个后生同行,真高兴!

      至于要叫我什么,那不关紧要的,先把我的文集看完了再说吧,记住每看一篇“顶一下”啊!

      2010/4/24 13:52:43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224788
      • 工分:980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1楼的发言: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老小刘

      人老了爱想过去的事情,而且越早的事情越是记得清楚。

      前几年,由于退居二线,身心闲得难受,又不谙琴、棋、书、画、扑克、麻将,正好儿子上大学走了,电脑留在家里,凭着小学的汉语拼音底子,花了点时间,多看了几次别人的操作,也就摸索着上了电脑。这东西好是好,就是上网收费太高,因为我包月太迟,现在包的是60元钱120小时,每天只能上4小时。怎么办?总不能成天打游戏呀。这样,就想到把自己的一生用文字记下来,供后人参考,或许有用。

      象我这样年龄的人,......

      该叫你什么呢?老兵?老班长?首长?

      我也是计算兵啊!!!!!!我们县那届兵就我一个计算兵,你说的这些专业器材我10年没有听到了啊!很亲切!

      2010/4/24 12:21:31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那时看手抄本可是件来不得的事

      2010/4/21 19:27:22
      左箭头-小图标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的文章链接总汇

      第一部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一 两支“王牌师”的前身今世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二 对决“前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三 对决“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四 对决“合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五 对决“协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六 对决“穿插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七 对决“交响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八 对决“结束曲”

      [原创] 我军149师与越军316A师伤亡情况对比

      [原创]1979年云南前指让149师单挑316A师的真正原因

      第二部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一 年纪轻轻写遗书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二 调任参谋,按第一套方案准备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三 年饭氛围和参战方向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四 铁路输送,由峨眉到昆明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五 摩托化行军,战争气氛越来越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六 越过红河,战场景况原来如此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七 宿营房主竟是南京人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八 担任前指侦察参谋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九 二上446团指挥所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十 3 4 6 高地待命期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一 前出时,第一次步炮协同不顺畅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二 途经代乃战场,第一次见到越军尸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三 幽深险峻的沙巴峡谷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四 三号桥头与水文站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五 4号桥激战,新老师长亲临一线指挥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六 关键时刻,冒风险指挥炮火支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七 第一次对活人开枪,两次险些“翘辫子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八 冲击1796 高地,差点被炸死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九 渴罪难熬,牛脚印里的水也得喝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 无名高地遇险,虽未硌坏却摔下悬崖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一 归建途中,活捉一伤兵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二 前往沙巴县城,捡了点纪念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三 指挥所里闻噩耗,忠武老哥牺牲了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四 积极做事,却招致丢功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五 担负交通调整哨,保胜路口两天一夜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六 工兵杰作,炸他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七 探 亲 还 愿

      [原创]刘忠武连长,您在天堂可好?!

      [原创]1979年对越反击战参战纪实之经历图

      [原创]加农炮3连2排覆灭及应吸取的教训

      [原创]“二杆子”危急关头成“勇于献身的共产主义战士”

      [原创]自带炊具上战场的回族战士——李兴树

      [原创]献给对越反击战的战友

      [原创]痛祭烈士

      [原创]当年参战,个人服装都有哪些?

      第三部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 父母原是江北“客边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 儿 时 印 象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 二上小学直到毕业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五 尽管学习拔尖也只录取公社农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六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一)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七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二)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八 高高兴兴当兵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九 艰苦而有趣的新兵连生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 凭十道数学题全对当上了计算兵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一 营区坐落峨眉山麓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二 庙儿岗的由来与专业初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三 营建做小工与“打半工”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四 第一次野营拉练,驻训西昌大营农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五 拖木沟实弹射击,迫击炮炸死俩小彝胞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六 看守团弹药库,首次接受培训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七 第二次野营拉练,驻训德昌黄水塘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八 “战士画之家”里跑龙套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九 当了一回“师傅”和“设计师”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第三次拉练,首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一 三星陨落,灾难频仍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二 因与排长有过节差点蒙冤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三 当兵第五年第一次探家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四 再驻大营农场,拖木沟里炮声隆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五 深造于柏香坪 “军校”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六 人生命运转折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七 再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八 对象看了一个排,最后定下一知青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九 凭出色成绩,考入炮兵最高学府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一)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一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二)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二 第一次登门就叫岳父母为爸爸妈妈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三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三)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四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四)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五 放弃留校还是回原部队吧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六独自领取结婚证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七 遵团长令,编写《苏军研究问答》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八 结婚蜜月,从成都站前旅馆开始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九创新训练方法,探索“侦察班训练”新路子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 大桥驻训,初次领略司令部实际工作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二 婚姻调解,送人玫瑰手留香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三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一)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四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二)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五 战友重病,好军嫂患难与共不离不弃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六 拖乌演习,担任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七 赴军集训,专题研究苏军战术原则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八“炮校”执教,推广“侦察班对抗训练法”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第四部

      [血浪杯][原创] [班长征文]班长,我成长进步的领路人

      [原创] 当兵的也是人,见到女孩能看到转弯

      [原创]手榴弹实弹投掷的那些糗事

      [原创]我军各型号手榴弹的构造性能

      [原创]对近期网友争论言语不雅的看法与建议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一)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二)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三)

      [原创]我的写作乐趣是这样培养起来的

      [原创]亲身经历男女不分上厕所

      [原创]干仗干赢了,处分以后不装进档案

      [原创]建国后,“征兵体检标准”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政审条件”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文化程度、兵员来源”的变化情况

      [原创]古徽州黟县文化习俗辑录

      [原创]质疑walkinlife55 的 《也聊对越反击战中的我军侦察兵》

      [原创]新兵征集程序

      [原创]谈谈规范化征兵

      第五部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一)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二)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三)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四)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五)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六)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七)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八)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九)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一)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二)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三)

      2009/11/2 22:08:41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954578
      • 工分:1576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但兴发也是一个高中生,他很快就当上了预备瞄准手, 1975 年 3 月成了正式瞄准手,也就是副班长。这年底,他和吴清火一起参加团里举办的“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理论学习班”学习。他的笔记簿的后面抄有黄色小说《少女之心》,那可是当时被认为最毒的东西了,上级查缴得很厉害。这天,吴清火有事笔记没记全,就借他的去抄,结果发现了这棵“大毒草”。吴清火是个老知青,又是个老党员,本着“为他好”的想法,就把笔记簿交给了团政委杜玉德。这下可麻烦了,团里一个劲地往下追查,结果好几个此前在“炮长瞄准手训练班”学习的老乡都受到了严厉的批评,因为他们都传抄了。为这事,但兴发作为“党员发展对象”和“干部苗子”的事就泡汤了,1976 年 3 月底做了退伍处理。这件事也对我有刺激,觉得什么人都不可完全相信,更不可深交,应当慎重处事,不可马虎对待。他现在过得也还可以,自己在乡办油厂里发油和记帐,妻子在家里务农,两个儿子都在外打工}

      刘老兵对战友的情况了如子掌,人的命运是很难掌握。老兵介绍和发表这文章我们60后也欢喜!

      老兵老家安庆,本人坐火车由东莞到合肥经过安庆站。老兵家乡同江西交界?跟着老兵走!

      2009/9/19 22:01:14
      左箭头-小图标

      主贴好,跟贴也有意思。

      2009/9/15 17:30:28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老兵原创

      我会继续关注的

      2009/7/8 10:14:4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剑客888 在第4楼的发言:

      呵呵,我要考老兵肯定考不上啊!

      可惜你没和我分到一个连队。否则,在这发言的人里就没有我喽。哈哈,龟儿子,你好不谦虚呀!格老子。

      2009/2/16 20:00:40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1786436
      • 工分:931
      左箭头-小图标

      o(∩_∩)o...哈哈,你们这些老兵南腔北调都会!

      -------------------

      有一次车炮场日,我们一位河南兵传达连长指示,把“擦汽车”传成“擦器材”,害的大家白干了一个上午。

      2009/2/7 22:39:35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1786436
      • 工分:931
      左箭头-小图标

      关于大桥靶场,我将在后面说到。我曾经到大桥驻训和实弹射击两次,分别是1975年和1978年,就住在下额瓦村王会计家。

      -----------------

      呵呵,1977年炮训驻巨龙粮站,电影《达吉和她的父亲》中达吉的原型正在粮站工作,我们还曾试着去附近山上看看抢她走的奴隶主原型,无甚结果。那地方苍蝇太多,有一次进行枯燥无聊的政治学习时,我盘腿坐在铺板上,心想不动地方,用本杂志,看能拍死几只苍蝇,结果不到两小时,拍死四十几只。

      2009/2/7 22:33:28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1786436
      • 工分:931
      左箭头-小图标

      茹副司令我不认识,关副军长倒是认得,个子瘦高瘦高的,腰板笔直,军姿很好,非常注重军容风纪,据说曾在延安受过日本刺杀教员的训练,拼刺很有一套;我们师的康老虎就是他器重的,也同他一样非常注重军容风纪,走到哪都随时纠正官兵的军容风纪。1979年打仗时,老师长刘广桐副军长带着康老虎冲到第一线指挥战斗,是我亲眼看见的,......你可能从我的参战纪实中看到了。

      148师的同志我认识的不多,只认识师炮团轮训队的队长,那是1978年6、7月间在邛崃土地坡军炮团强化训练时,我俩住在一起,都是本师炮团的“计算兵尖子”教练;我俩常交流计算技巧,但又互相防范,生怕绝技被对方套走了;后来我带的俩尖子分别夺得军区比武的第一和第二名,他带的是否夺得名次就不晓得了。

      ——————————————————————

      您对关副军长的印象和我印象一致,但康的亲和力要更好些。

      我对师炮团轮训队长印象不太深。知道团里一位军事技术确实好,干过参谋、连长的,有可能那一时间成为你的搭挡,其在50军后期似乎还在149炮兵圈子里任过职,因为此君文革中在师宣传队一次公演时,扮演日军宪兵伍长,面对鸠山,口误说出“李玉和他招了!”而引出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波,一定范围内成为人们善意的笑料。不过他早你几年入伍。

      2009/2/7 22:17:3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xsjaqbl 在第21楼的发言:

      解释一下“泸沽至大桥,基准射向----零!”的意思:指定的靶区目标都在大桥,火炮进入例行都由泸沽或由拖乌下来右拐,由于两侧都是山地,所以只能选择河谷设置阵地,而这条河谷又是正南正北走向。所以间瞄火炮的阵地侦察兵为各炮赋予射向时,都依地图同时结合方向盘选基准射向“零”,而后再由炮观对方向略作修正即可——基本历年如此。

      另外,说起拖乌这一带,我也许比您更感到亲切一些,因为75年以我师为主角也在此地进行了一次实兵检验性演习,那时装备还要差点,空军来的是杜--2轰炸机,这种非喷气式飞机开起来太慢,......

      关于大桥靶场,我将在后面说到。我曾经到大桥驻训和实弹射击两次,分别是1975年和1978年,就住在下额瓦村王会计家。

      2009/2/7 18:03:27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轻装骑兵3 在第22楼的发言:

      40医院,名字好熟悉呀,是在夹江县的那座医院吗?

      夹江的是后来的42医院,我1985年在那泡了100天的病号——胆囊炎.。40医院就是后来的四川省武警疗养院。

      2009/2/7 17:58:47
      左箭头-小图标

      40医院,名字好熟悉呀,是在夹江县的那座医院吗?

      2009/2/7 16:46:41
      • 头像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1786436
      • 工分:93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解释一下“泸沽至大桥,基准射向----零!”的意思:指定的靶区目标都在大桥,火炮进入例行都由泸沽或由拖乌下来右拐,由于两侧都是山地,所以只能选择河谷设置阵地,而这条河谷又是正南正北走向。所以间瞄火炮的阵地侦察兵为各炮赋予射向时,都依地图同时结合方向盘选基准射向“零”,而后再由炮观对方向略作修正即可——基本历年如此。

      另外,说起拖乌这一带,我也许比您更感到亲切一些,因为75年以我师为主角也在此地进行了一次实兵检验性演习,那时装备还要差点,空军来的是杜--2轰炸机,这种非喷气式飞机开起来太慢,朝战时就是这种飞机配合我师轰炸大和岛,损失不轻,没想到二十多年后还在做朋友,你想想,军队不搞现代化咋行嘛!

      彝海子82年我们也去游玩过一次,记得当时地方上的一个公务人员模样的人脱的赤条条的跳进去游泳,很不雅观,好在附近并无女性。彝海子的水很好,沉积物都还是原生态的,后来感觉与九寨沟镜海的水差不多,希望以后搞旅游不要过度开发。也许当时游彝海子时我们擦肩而过。

      康虎振军长、张少松政委等也曾搭过话,希望他们退下来后一切都好。

      请老战友继续。

      2009/2/7 11:31:21
      左箭头-小图标

      回19楼:

      茹副司令我不认识,关副军长倒是认得,个子瘦高瘦高的,腰板笔直,军姿很好,非常注重军容风纪,据说曾在延安受过日本刺杀教员的训练,拼刺很有一套;我们师的康老虎就是他器重的,也同他一样非常注重军容风纪,走到哪都随时纠正官兵的军容风纪。1979年打仗时,老师长刘广桐副军长带着康老虎冲到第一线指挥战斗,是我亲眼看见的,......你可能从我的参战纪实中看到了。

      148师的同志我认识的不多,只认识师炮团轮训队的队长,那是1978年6、7月间在邛崃土地坡军炮团强化训练时,我俩住在一起,都是本师炮团的“计算兵尖子”教练;我俩常交流计算技巧,但又互相防范,生怕绝技被对方套走了;后来我带的俩尖子分别夺得军区比武的第一和第二名,他带的是否夺得名次就不晓得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009/2/7 10:11:46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1786436
      • 工分:931
      左箭头-小图标

      关于1982年秋的那场师规模的大演习,我将在后面叙述。请老战友慢慢看。建议你也写写你的经历和逸事,肯定也是很感人的。期盼着呀,快快快!

      ——————————————————————

      我的经历比起楼主还是很平淡的,当看客的时候多却少有作为,加之现在手头事情多,精力也顾不过来……。然而,从军的经历是人生最丰富的经历,我准备一段时间以后再动笔,完整的写写。还是请楼主继续写下去。我拟在回贴中,断续的讲一些事,既是自己的回忆,也算是帮楼主一下记忆面。

      上述82年拖乌演习,也许有个小错误,现场的军区领导似为军区茹副司令员,他以前曾任参谋长。

      您如73年入伍后先在加农炮分队,也许没有从西昌上山十八公里到拖木沟靶场,但当年反坦克火器(76、85、75无、82无等)曾在西昌附近进行过实弹射击表演,当时也邀请了地方同志观看,您当时也许在?这里边有一个人物也来了,即由北京调任的、军分管炮兵的关副军长,也许您当年还有印象?

      我的记忆中,安徽入伍的同志,留在部队提干并有所发展的并不多,确实,炮连侦察班的计算兵在全连文化算是顶尖的,团里就是看测地排的兵了。148师安徽籍入伍的,成绩显著的,有这样几位:夏柱玉,73年安徽贵池入伍,所在442团5连,为师、团在板烂方向攻、防作战中重点使用的连队,毙敌230人,俘敌2人,本人获一级战斗英雄称号;任俊年,71或73年由安徽入伍,师机关的,徐泽宪也许比较熟悉,现任四川省纪委副书记,5.12地震后频频亮象于媒体,解达有关问题;还有我在“燃烧的血”论坛跟贴“50军148师444团5连谅山外围332高地进攻战斗”时,现身的一位当时该连指导员陆中枢,也是一位安徽入伍的。这场战斗有两个特点,一是有可能是79之战中唯一的一次我军步兵连队抗敌坦克冲击的战斗,二是该连有可能是谅山地域前出最远的连队。

      呵呵,慢慢说吧,还是请楼主继续。

      2009/2/6 11:17:08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288244
      • 工分:29683
      左箭头-小图标

      好文章!支持!

      2009/2/6 9:40:13
      左箭头-小图标

      坐一楼

      挺有趣德。。藕老爹根本不跟藕提以前的事情。。

      看LZ的东西才了解了点儿。。。

      看来藕老爹的说法是对滴。。

      2009/2/6 8:45:54
      左箭头-小图标

      不错啊,好文章啊,支持了!

      2009/2/5 19:20:34
      • 军衔:海军少校
      • 军号:1740328
      • 工分:38825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楼主的好文章

      2009/2/5 18:38:58
      左箭头-小图标

      关于1982年秋的那场师规模的大演习,我将在后面叙述。请老战友慢慢看。建议你也写写你的经历和逸事,肯定也是很感人的。期盼着呀,快快快!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009/2/5 18:16:21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楼主继续!

      2009/2/5 17:54:31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517653
      • 头衔:陆军侦察兵
      • 工分:6412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xsjaqbl 在第9楼的发言:

      老战友好,现在还是正月,向你拜个晚年,祝你身体健康、全家幸福!

      1982年秋的那场大演习,我是军调理组的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整个拖乌峡谷都跑遍了。当然,跟军区和军里的几个参谋(好几个是宣化炮兵学院的同学),如徐泽宪、楼参谋等混得很熟。还跑到彝海子去玩了一个来回。

      --------------------

      也向您拜个晚年!另请在写作中注意身体,来日方长。

      说到那场演习,我想那时可能你已不在149师了吧?因为实兵检验性演习的主角正是149师,按惯例似不应由本部人员做调理员的。 ......

      向两位老兵致敬啊

      2009/2/5 17:37:31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剑客888 在第5楼的发言:

      “上海老兵在一起呢呢哝哝地说上海话,听得我们一愣一愣的。”哈哈,你只要知道“来噻不来噻”就全懂了!

      阿拉现今全懂了噻,阿拉找了个老婆是浙江余姚人呀。

      “来噻不来噻”有一个字错了,应该读"来噻勿来噻”是好不好的意思.

      2009/2/5 17:01:3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对越反击战幸存者 在第7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剑客888 在第5楼的发言:

      “上海老兵在一起呢呢哝哝地说上海话,听得我们一愣一愣的。”哈哈,你只要知道“来噻不来噻”就全懂了!

      阿拉现今全懂了噻,阿拉找了个老婆是浙江余姚人呀。

      o(∩_∩)o...哈哈,你们这些老兵南腔北调都会!

      2009/2/5 16:58:44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1786436
      • 工分:931
      左箭头-小图标

      老战友好,现在还是正月,向你拜个晚年,祝你身体健康、全家幸福!

      1982年秋的那场大演习,我是军调理组的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整个拖乌峡谷都跑遍了。当然,跟军区和军里的几个参谋(好几个是宣化炮兵学院的同学),如徐泽宪、楼参谋等混得很熟。还跑到彝海子去玩了一个来回。

      --------------------

      也向您拜个晚年!另请在写作中注意身体,来日方长。

      说到那场演习,我想那时可能你已不在149师了吧?因为实兵检验性演习的主角正是149师,按惯例似不应由本部人员做调理员的。

      说到反坦克预备队,我们当时是看客,不知有这样一个场面您是否经历或有印象:现场先由工兵进行反坦克的火箭布雷,接着预定由空军战斗机演示对地攻击,我们都很期待这一过程。然而,当天云层很厚,尽管呼啸声很大,但看不到飞机下来。这时同样很期待的军区参谋长告诉说,大意是飞机和飞行员都是宝贵财富,还不是打仗,不能冒这个险。话刚说完,一架歼六穿过云层,以很低的高度掠过我们头顶,我们当时都很佩服这个飞行员,因为云层确实较厚,又是山区……。算了,还是不要打断您的思路。

      请继续。

      2009/2/5 16:52:36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xsjaqbl 在第6楼的发言:

      楼主能以写实的手法回顾自己的军旅生涯,说明了本身的心胸坦荡和对美好的追求。虽然不是一个部队的,但作为战友,应当赞一个!

      按楼主的经历,应该还有很多内容,我猜猜还有这样一些事,只点一句,看看楼主的经历中是否涉及:“拖木沟上山十八公里”、“泸沽至大桥,基准射向——零!”、“82年夏季演绎在石棉至冕宁间李子坪、菩萨岗、彝海子、拖乌的一场气势磅礴的大戏”(不过82年你若还在外学习,也许没赶上);从地点来看,由近及远:燕岗、普雄、乌斯河、漫水湾、泸沽、巨龙、新华、礼州、马道、黄联关、十九冶、麻栗应该有你......

      老战友好,现在还是正月,向你拜个晚年,祝你身体健康、全家幸福!

      1982年秋的那场大演习,我是军调理组的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整个拖乌峡谷都跑遍了。当然,跟军区和军里的几个参谋(好几个是宣化炮兵学院的同学),如徐泽宪、楼参谋等混得很熟。还跑到彝海子去玩了一个来回。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009/2/5 15:37:0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剑客888 在第5楼的发言:

      “上海老兵在一起呢呢哝哝地说上海话,听得我们一愣一愣的。”哈哈,你只要知道“来噻不来噻”就全懂了!

      阿拉现今全懂了噻,阿拉找了个老婆是浙江余姚人呀。

      2009/2/5 15:27:06
      • 头像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1786436
      • 工分:93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能以写实的手法回顾自己的军旅生涯,说明了本身的心胸坦荡和对美好的追求。虽然不是一个部队的,但作为战友,应当赞一个!

      按楼主的经历,应该还有很多内容,我猜猜还有这样一些事,只点一句,看看楼主的经历中是否涉及:“拖木沟上山十八公里”、“泸沽至大桥,基准射向——零!”、“82年夏季演绎在石棉至冕宁间李子坪、菩萨岗、彝海子、拖乌的一场气势磅礴的大戏”(不过82年你若还在外学习,也许没赶上);从地点来看,由近及远:燕岗、普雄、乌斯河、漫水湾、泸沽、巨龙、新华、礼州、马道、黄联关、十九冶、麻栗应该有你涉足的地方。

      期待、鼓励楼主继续!

      2009/2/5 15:21:44
      • 军衔:中国陆军少将
      • 军号:808249
      • 头衔:沂蒙铸剑老八纵
      • 工分:664180 / 排名:1096
      左箭头-小图标

      “上海老兵在一起呢呢哝哝地说上海话,听得我们一愣一愣的。”哈哈,你只要知道“来噻不来噻”就全懂了!

      2009/2/5 14:23:35
      • 军衔:中国陆军少将
      • 军号:808249
      • 头衔:沂蒙铸剑老八纵
      • 工分:664180 / 排名:1096
      左箭头-小图标

      呵呵,我要考老兵肯定考不上啊!

      2009/2/5 14:20:50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696484
      • 工分:38428
      左箭头-小图标

      岁月不饶人,多少旧事旧人的命运出人意外,尽管总有个归路,但搂主有心能把这些放在心上随时关心,不容易。

      2009/2/5 12:32:24
      • 军衔:中国武警上校
      • 军号:1623997
      • 头衔:乐之水乐之山
      • 工分:111525
      左箭头-小图标

      用现在的话说文章之人是“牛人”

      2009/2/5 11:01:4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5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 当上了计算兵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