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六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一)

共 2602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六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一)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老小刘

人老了爱想过去的事情,而且越早的事情越是记得清楚。

前几年,由于退居二线,身心闲得难受,又不谙琴、棋、书、画、扑克、麻将,正好儿子上大学走了,电脑留在家里,凭着小学的汉语拼音底子,花了点时间,多看了几次别人的操作,也就摸索着上了电脑。这东西好是好,就是上网收费太高,因为我包月太迟,现在包的是60元钱120小时,每天只能上4小时。怎么办?总不能成天打游戏呀。这样,就想到把自己的一生用文字记下来,供后人参考,或许有用。

象我这样年龄的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虽说解放前的事情没经历过,可解放后的事情差不多全都经过了。我就从自己家说起,然后再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慢慢铺陈。

上集是之五 尽管学习拔尖也只录取公社农中 下面请看

之六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一)

我的少年时代有生活带来的欢乐,也有磨难造成的烦恼。正所谓苦中有乐,乐中有忧,忧中有愁,愁中有恼,恼中有恨。

苦中有乐,是指在艰苦的物质生活条件下,自己创造条件改善伙食,能够从中体会快乐。恼而生恨,则是无端被人欺侮,自己又无力反抗积累起来的怨愤。

那些年,随着年龄渐长,身体逐渐长高,对营养的需求越来越多。按当时我家的劳力和所挣工分,一年到头不找钱给生产队,也就是不超支就算谢天谢地了,平时想多吃点菜油都办不到。因为每人每年才分一两斤菜油,加上母亲在自留地种的油菜籽换点菜油,四个人(母亲和三哥、四哥、我)全年一共不到十斤菜油,不论是三哥,还是四哥或我,炒菜时都想多放点油,让菜好吃一点。这样不管怎么节省着吃,也就顶多吃三个月就吃光了;就算一年到头养头猪,由于没有好猪食喂,猪老是不长膘,过年杀掉也不过得六七十斤净肉和一两斤猪油,勉强凑合再过三个月,加起来也只能管半年,还有半年就只有吃红锅(炒菜不放油)。如此,就得自己想办法找营养食品,那就是鱼。

那个年头有一样绝对比现在好,就是河里鱼儿很多。每当春天油菜花开时节总要发大水,这时油菜田、红花草田和待耕田里都是水汪汪一片;又时值鱼儿繁殖时节,各种各样的鱼就逆水而上,寻找繁殖地。因此,只要有活水的地方准有鱼。

大水退后,大部分鱼儿滞留在田里,这时就是我们抓鱼的最好时机。你只要看到哪块田里有鱼游动的水痕,那块田里肯定就有很多鱼。你只要把这块田的进水口堵住,再把出水口开大或多开几个出水口,并在出水口安个“撩合”(一种专用来捞鱼的网兜)或插上一排细草棒,使鱼儿跑不出去就行,人就站在出水口处。当水快流完的时候,就能看见一群一群的鱼儿往出水口游过来。它们看见人后就噼里啪啦地往回游,挤在靠近出水口的地沟里的低洼处,你就尽管抓就是了。这些鱼大的有半斤来重,小的也有一二两,有扁鲫、鲶鱼、长条、泥鳅、黄鳝、红茶鲥和黄古丁,等等。那几天我家里就天天有鱼吃。吃不完就大的腌起来小的晒干,留着慢慢吃。

田里的鱼抓完了就逮水沟里的。先是侦察看哪一段水沟里鱼多,就在这段水沟的上下游各堵一道坝,然后使劲把这段水沟里的水舀干,先抓不钻泥的鱼,再抓钻泥的鱼,每次总能大有收获,偶尔还能抓到一两只鳖。

到了八、九月份,田里和水沟里没什么水,河里也没有发大水的时候,就到河滩去逮鱼。我把五齿耘田耙子敲直了安上竹竿,做成一把鱼叉,每天中午只要不下大雨,都要下河去逮鱼。

那时生态环境比现在好得多,鱼也多。有一种鱼我们叫红茶鲥,细溜溜的,身上的鳞片五彩缤纷,大的有半尺长,小的也有两三寸;这种鱼生性喜欢在浅水滩处互相追逐嬉闹,搅起一片片水花,老远就能发现。

逮这种鱼我有一个诀窍,就是在急(浅)水滩的下游稍为扒道坎,扯些辣蓼草拦一拦,然后悄悄地绕到上游,将鱼叉倒过来,用竹竿使劲地拍打水面,那小精灵们便急惶惶地钻进辣蓼草中去“避难”,殊不知正好中了圈套。这时你只要两手往草下轻轻地摸,就能一条接一条地逮出鱼来,只管往鱼串上穿就是了。

通常情况下,我是从家门口的河边开始,挨个找急水滩如法炮制,一直要到漳河与东边溪(龙江河)会合处才结束。因为再往下水就深了,而鱼也抓了不少,够晚上煮一碗就行了(因为没有油煎,就只得煮,放点酱油和葱花、辣椒,一样好吃),何况下午还得上学呢。

10月份以后,水沟和小河里基本上没有什么水了,就顺着沟渠找淤泥厚并有枯枝烂叶覆盖的地方,埋头用手挖泥鳅。嘿,那泥鳅又肥又大,洗干净后用豆腐和辣椒一炖,熟透后放上一些香葱,别提有多香了。泥鳅,人称水中人参,有滋补作用,即使到了现在也还被人视为佳肴补品。我以前视力特别好,可能就是由于那时鱼吃得多。

同样是为了抓鱼改善伙食,有两次受到人家的欺侮。

一次是在靠近东山桥头的水沟里拦水抓鱼,我们队里的“矮鳖”——吴松柏正好在沟坎上的一丘水田里犁田。我一点都没惹到他,也绝对没有影响到他犁田。这家伙不知怎么回事,竟骂骂咧咧地跑过来,把我大半脸盆鱼全部倒进了他犁的那块田里,气得我边哭骂边上前跟他拼命。我当时才十三四岁,体质又不是太好,虽然个子差不多高,毕竟他是大人我是少年,不但打他不过,反而被他按在水田里打得浑身的泥水和伤痛。暑假里,四哥从绩溪农技校回家,我向他说了被松柏欺侮的事,他后来找了个机会狠狠地教训了那混蛋,直揍得那家伙跪地求饶。后来,他一见到我四哥就避之不及,生怕又找个什么理由再收拾他一顿。1977年 8 月份我回家探亲时,曾经碰到他几次,我主动与他打了招呼,他很有点不自然,显得很局促,我笑笑就擦肩而过了。我以为,人不可没骨气,但也没必要把别人一时的错误行为记一辈子。人都有犯错的时候,还是与人为善好。

另一次好象是 1970 年 7 月的样子,河里刚刚发过大水,把社边高塍(我们牌楼生产队的河坝)给冲开了一道口子,为了修补这个口子,必须让河水改点道,在缺口处形成个围堰,然后把围堰里的水抽干再施工。我参加了河水改道劳动,当新河道形成后,由于水浅而且流急,许多红茶鲥顺着河道往上游。我看着心里痒痒的,捞了个卵石,冷不丁的对准一群鱼儿砸去,立刻有好几条鱼翻白非死即伤。我大喜过望,丢下工具就去捞鱼。不想把个老隔壁邻居、一向对我家不乍样的老鳏夫“癞痢老志”惹起火来了,他用自己劳动用的铁耙子把我的工具一挑,忽忽拉拉的飞出去好远,接着把我一搡,我一点也没防备,被他一下推倒在水里;又把我的一只手擎(一种低提手的簸箕)给踩得稀烂,要不是别人拦着解劝,我非跟他斗一场不可。后来还是四哥给我报了仇,令他再不敢欺负我们家的人了。后来随着年龄大了,我也原谅了他,还时常到他那间小屋去看看,觉得这个人活得很孤苦,对他产生一种怜悯之情,不再怨恨他了。1977年我探亲时听说他上吊死了,据说是后来在黄关岭下(小地名)找到了亲妹妹,就经常到妹妹那去呆几天,有一次竟然要和妹妹发生性关系,气得妹妹臭骂了他一顿,他实在没有脸面活下去,就寻了短见。

那个年代,我们这些少年人由于肚子里缺油,就老是觉得饿,成天找吃的东西。老实说,凡是我们路过的地方,只要看见了能吃的东西,千方百计都要弄来吃:

春天主要是豌豆和蚕豆,而且专拣嫩的摘来吃,因为甜,好吃。春夏之交主要是桃子、李子和梨子,当然不会等它们完全成熟,吃在嘴里酸得直咧嘴。

夏天主要是黄瓜、菜瓜和西瓜,自家菜园里的吃完了,就去人家菜园里偷来吃;菜瓜只有农校种了有,就乘中午农校老农午休时悄悄溜进瓜田里,一次偷他几个,然后溜到河边找个阴凉处慢慢吃,吃不完的就带回家给猪吃,让可怜的猪也改善一下伙食;西瓜那时很少有人种,农校和农科所有的年份也种一些,只要让我们看见了都跑不掉,起码要让我们尝个鲜。

秋天主要是包芦秆、芦稷秆和柯笋,还有番薯。包芦就是玉米,芦稷就是高粱,柯笋就是北方的茭白,番薯就是山芋。包芦是连杆带包芦一起偷走,点个火堆,掰下包芦连皮丢进火里去烧,估计熟了再拨出来撕开,吃起来可香了;包芦秆和罗稷秆的吃法同吃甘蔗一样,咬掉皮咀嚼秆心,就有很多汁液出来,假如是用农家肥种的就会是甜咪咪的,如果是用化肥种的就是咸呖呖的。

我们每天中午和下午放学时,必经小马路,这是一条连接里门(我们大队的一个生产队)与大马路的机耕道,在小马路的南侧是一条约两米宽的水渠,里面种着柯笋,我们就趴在路边上,上半身伸进渠里,拣那没有露青的掰下来,很嫩,挺好吃的。

番薯的偷法与众不同,别人是将番薯藤拔起来,再根据番薯根的断头来判断有无番薯,以及有几节番薯,把人家番薯地里弄得象野猪拱过一样,招来主人的咒骂;我通过实践发现,只要你不拔番薯藤,哪怕你把下面的番薯全抠走了,藤子也死不了,如果你把抠出番薯的地方填平,再用番薯藤按原样覆上,谁也发现不了,当然就更不会招来咒骂;还有更妙的办法,就是在番薯地里看垄墒上的裂口,俗话说,番薯是七上八下,意思是农历七月以前是长根以上部分,八月才开始长根下部分。到了九月份,由于番薯长大了,垄墒被胀裂了口子,你只要顺着口子掏,稍为扒开一些土,番薯就露出来了,再扒几下就能把它取出来,然后照原样恢复即可。我一般只在一棵番薯下抠一节番薯,不采取毁灭性的掠夺。既然人家辛辛苦苦地种了番薯,你偷了吃了就算了,何必把人家毁得一塌糊涂呢。

下集请看 之七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二)http://bbs.tiexue.net/post_3339903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09-2-2 19:57:57 被50411200编辑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3339874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28
      【蓝剑军团职务】军团学院老院长【蓝剑军团军衔】大校
      【蓝剑军团军籍】LJ_1059


      2009/2/2 19:03:1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真实,真情。

      只有经历那段岁月的农村人才能产生共鸣。

      2015/4/1 17:10:22
      左箭头-小图标

      我也很喜欢捉鱼,做鱼的方法和战友差不多,只是当时的条件比战友更差,连酱油也没有,只是将鱼放在水里煮,放点盐煮熟了就吃.

      2012/8/10 19:43:29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小时我们也经常偷边上老农的玉米杆吃,确实是上了化肥的就不甜了。有时中午还偷老农的菜,俗话说:带贼腥味的东西就是香。

      2010/4/21 19:20:21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那时谁家的男孩多拳头也多,别人都不敢惹!

      2010/4/21 19:20:02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动物界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

      2010/4/21 19:19:41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那时环境好是因为工业不发达的结果

      2010/4/21 19:19:14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我的一个表妹家住在农村,他们那也是大水过后,能见到鱼,有时鱼太多了,小的都不要。

      2010/4/21 19:18:58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这上网包月是100元/月,1000/年。24小时/天不限时间。

      2010/4/21 19:18:38
      左箭头-小图标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的文章链接总汇

      第一部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一 两支“王牌师”的前身今世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二 对决“前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三 对决“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四 对决“合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五 对决“协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六 对决“穿插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七 对决“交响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八 对决“结束曲”

      [原创] 我军149师与越军316A师伤亡情况对比

      [原创]1979年云南前指让149师单挑316A师的真正原因

      第二部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一 年纪轻轻写遗书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二 调任参谋,按第一套方案准备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三 年饭氛围和参战方向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四 铁路输送,由峨眉到昆明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五 摩托化行军,战争气氛越来越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六 越过红河,战场景况原来如此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七 宿营房主竟是南京人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八 担任前指侦察参谋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九 二上446团指挥所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十 3 4 6 高地待命期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一 前出时,第一次步炮协同不顺畅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二 途经代乃战场,第一次见到越军尸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三 幽深险峻的沙巴峡谷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四 三号桥头与水文站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五 4号桥激战,新老师长亲临一线指挥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六 关键时刻,冒风险指挥炮火支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七 第一次对活人开枪,两次险些“翘辫子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八 冲击1796 高地,差点被炸死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九 渴罪难熬,牛脚印里的水也得喝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 无名高地遇险,虽未硌坏却摔下悬崖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一 归建途中,活捉一伤兵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二 前往沙巴县城,捡了点纪念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三 指挥所里闻噩耗,忠武老哥牺牲了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四 积极做事,却招致丢功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五 担负交通调整哨,保胜路口两天一夜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六 工兵杰作,炸他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七 探 亲 还 愿

      [原创]刘忠武连长,您在天堂可好?!

      [原创]1979年对越反击战参战纪实之经历图

      [原创]加农炮3连2排覆灭及应吸取的教训

      [原创]“二杆子”危急关头成“勇于献身的共产主义战士”

      [原创]自带炊具上战场的回族战士——李兴树

      [原创]献给对越反击战的战友

      [原创]痛祭烈士

      [原创]当年参战,个人服装都有哪些?

      第三部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 父母原是江北“客边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 儿 时 印 象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 二上小学直到毕业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五 尽管学习拔尖也只录取公社农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六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一)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七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二)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八 高高兴兴当兵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九 艰苦而有趣的新兵连生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 凭十道数学题全对当上了计算兵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一 营区坐落峨眉山麓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二 庙儿岗的由来与专业初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三 营建做小工与“打半工”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四 第一次野营拉练,驻训西昌大营农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五 拖木沟实弹射击,迫击炮炸死俩小彝胞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六 看守团弹药库,首次接受培训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七 第二次野营拉练,驻训德昌黄水塘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八 “战士画之家”里跑龙套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九 当了一回“师傅”和“设计师”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第三次拉练,首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一 三星陨落,灾难频仍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二 因与排长有过节差点蒙冤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三 当兵第五年第一次探家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四 再驻大营农场,拖木沟里炮声隆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五 深造于柏香坪 “军校”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六 人生命运转折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七 再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八 对象看了一个排,最后定下一知青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九 凭出色成绩,考入炮兵最高学府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一)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一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二)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二 第一次登门就叫岳父母为爸爸妈妈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三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三)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四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四)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五 放弃留校还是回原部队吧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六独自领取结婚证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七 遵团长令,编写《苏军研究问答》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八 结婚蜜月,从成都站前旅馆开始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九创新训练方法,探索“侦察班训练”新路子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 大桥驻训,初次领略司令部实际工作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二 婚姻调解,送人玫瑰手留香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三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一)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四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二)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五 战友重病,好军嫂患难与共不离不弃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六 拖乌演习,担任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七 赴军集训,专题研究苏军战术原则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八“炮校”执教,推广“侦察班对抗训练法”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第四部

      [血浪杯][原创] [班长征文]班长,我成长进步的领路人

      [原创] 当兵的也是人,见到女孩能看到转弯

      [原创]手榴弹实弹投掷的那些糗事

      [原创]我军各型号手榴弹的构造性能

      [原创]对近期网友争论言语不雅的看法与建议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一)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二)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三)

      [原创]我的写作乐趣是这样培养起来的

      [原创]亲身经历男女不分上厕所

      [原创]干仗干赢了,处分以后不装进档案

      [原创]建国后,“征兵体检标准”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政审条件”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文化程度、兵员来源”的变化情况

      [原创]古徽州黟县文化习俗辑录

      [原创]质疑walkinlife55 的 《也聊对越反击战中的我军侦察兵》

      [原创]新兵征集程序

      [原创]谈谈规范化征兵

      第五部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一)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二)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三)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四)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五)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六)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七)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八)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九)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一)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二)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三)

      2009/11/2 22:05:37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954578
      • 工分:1576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一次是在靠近东山桥头的水沟里拦水抓鱼,我们队里的“矮鳖”——吴松柏正好在沟坎上的一丘水田里犁田。我一点都没惹到他,也绝对没有影响到他犁田。这家伙不知怎么回事,竟骂骂咧咧地跑过来,把我大半脸盆鱼全部倒进了他犁的那块田里,气得我边哭骂边上前跟他拼命。我当时才十三四岁,体质又不是太好,虽然个子差不多高,毕竟他是大人我是少年,不但打他不过,反而被他按在水田里打得浑身的泥水和伤痛。暑假里,四哥从绩溪农技校回家,我向他说了被松柏欺侮的事,他后来找了个机会狠狠地教训了那混蛋,直揍得那家伙跪地求饶。后来,他一见到我四哥就避之不及,生怕又找个什么理由再收拾他一顿。1977年 8 月份我回家探亲时,曾经碰到他几次,我主动与他打了招呼,他很有点不自然,显得很局促,我笑笑就擦肩而过了。我以为,人不可没骨气,但也没必要把别人一时的错误行为记一辈子。人都有犯错的时候,还是与人为善好。

      另一次好象是 1970 年 7 月的样子,河里刚刚发过大水,把社边高塍(我们牌楼生产队的河坝)给冲开了一道口子,为了修补这个口子,必须让河水改点道,在缺口处形成个围堰,然后把围堰里的水抽干再施工。我参加了河水改道劳动,当新河道形成后,由于水浅而且流急,许多红茶鲥顺着河道往上游。我看着心里痒痒的,捞了个卵石,冷不丁的对准一群鱼儿砸去,立刻有好几条鱼翻白非死即伤。我大喜过望,丢下工具就去捞鱼。不想把个老隔壁邻居、一向对我家不乍样的老鳏夫“癞痢老志”惹起火来了,他用自己劳动用的铁耙子把我的工具一挑,忽忽拉拉的飞出去好远,接着把我一搡,我一点也没防备,被他一下推倒在水里;又把我的一只手擎(一种低提手的簸箕)给踩得稀烂,要不是别人拦着解劝,我非跟他斗一场不可。后来还是四哥给我报了仇,令他再不敢欺负我们家的人了。后来随着年龄大了,我也原谅了他,还时常到他那间小屋去看看,觉得这个人活得很孤苦,对他产生一种怜悯之情,不再怨恨他了。}

      人善被人欺!他们欺你父亲不在世上。你们兄长呢?还是四哥帮你出头,兄弟同心试问准能敢来放屁!

      2009/9/19 14:52:25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954578
      • 工分:15761
      左箭头-小图标

      {那个年头有一样绝对比现在好,就是河里鱼儿很多。每当春天油菜花开时节总要发大水,这时油菜田、红花草田和待耕田里都是水汪汪一片;又时值鱼儿繁殖时节,各种各样的鱼就逆水而上,寻找繁殖地。因此,只要有活水的地方准有鱼。}

      无污染无农药。绝对上菜。我们农村男孩都一样。家穷不得不到处“顺手牵羊”。注意;如果被民兵发现要游街的并罚款5元!穷没办法,肚子饿什么都偷。穷起盗心!现在生活环境富裕了,小孩什么都不缺,手脚没有我们勤快!

      2009/9/19 14:43:18
      左箭头-小图标

      同样的偷,偷法也有不同,呵呵。

      2009/9/14 17:49:41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老兵原创

      我会继续关注的

      2009/7/8 10:13:51
      左箭头-小图标

      又抓鱼,又偷地瓜,挺忙的。

      2009/3/14 2:34:09
      • 军衔:警察三级警监
      • 军号:967152
      • 头衔:永不妥协
      • 工分:116983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小的时候够皮啊!

      2009/2/7 23:18:00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黄啸 在第7楼的发言:

      只有昔日吃苦才知今日生活甜!

      忆苦思甜呀。

      2009/2/7 16:20:40
      左箭头-小图标

      有意思,捉鱼那一点看得最过瘾。

      2009/2/3 15:08:58
      左箭头-小图标

      红薯是当年农村的最好水果!

      2009/2/3 12:32:08
      左箭头-小图标

      那时的生活苦但很有乐趣,农村邻里之间比这时的关系要融洽。

      2009/2/3 10:56:23
      • 军衔:武警下士
      • 军号:854979
      • 工分:632
      左箭头-小图标

      只有昔日吃苦才知今日生活甜!

      2009/2/3 7:52:45
      • 军衔:中国陆军少将
      • 军号:808249
      • 头衔:沂蒙铸剑老八纵
      • 工分:664180 / 排名:1096
      左箭头-小图标

      呵呵,60-63年大饥荒的年月,玉米团团比奶油蛋糕还好吃。

      2009/2/3 7:01:34
      左箭头-小图标

      楼主童年虽然"皮",但生活很丰富.比起我来要好多了.我的童年回忆就一个字"苦".苦怕了,也对苦日子习惯了,现在生活节俭一点,老婆孩子就说我"抠门".咳!

      2009/2/3 0:10:03
      • 军衔:武警列兵
      • 军号:1813405
      • 工分:14
      左箭头-小图标

      ..........

      2009/2/2 22:08:01
      • 军衔:武警列兵
      • 军号:1813405
      • 工分:14
      左箭头-小图标

      ......

      2009/2/2 22:07:27
      左箭头-小图标

      和我一样皮的很.

      2009/2/2 21:03:4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6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六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