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 儿 时 印 象

共 2144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 儿 时 印 象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 儿 时 印 象

老小刘

人老了爱想过去的事情,而且越早的事情越是记得清楚。

前几年,由于退居二线,身心闲得难受,又不谙琴、棋、书、画、扑克、麻将,正好儿子上大学走了,电脑留在家里,凭着小学的汉语拼音底子,花了点时间,多看了几次别人的操作,也就摸索着上了电脑。这东西好是好,就是上网收费太高,因为我包月太迟,现在包的是60元钱120小时,每天只能上4小时。怎么办?总不能成天打游戏呀。这样,就想到把自己的一生用文字记下来,供后人参考,或许有用。

象我这样年龄的人,生在新社会,长在红旗下,虽说解放前的事情没经历过,可解放后的事情差不多全都经过了。我就从自己家说起,然后再根据自己的所见所闻慢慢铺陈。

上集是之二 父母原是江北“客边人,下面请看

之三 儿 时 印 象

如前,大哥长我18岁,二哥、三哥、四哥分别大我16、10、6岁。我的幼年生活,印象中是同三哥四哥在一起时间长,他俩对我照顾最多。大哥要帮父亲做农活,二哥在外读书,与我单处极少。

鸡溷(hun)——我的学步车。模糊记得刚刚学走路时,父亲、母亲都没空、几个老兄也不堪长时间弯腰曲背扶我,就找代用品——鸡溷(竹编的农家罩小鸡用的家什),将我放进去,正好卡在两腋下,让我自己用手抓住随便走。你们看现在的小天使多幸福呀,有专门特制的华美的学步车,好看又好用。我们那时侯哪有这玩意,农家的小孩学走路大都如此。

棒槌——我的学步拐。鸡溷里走熟练后,就让我悬空走;走不稳,就递根棒槌给我拄着走,直到完全撒手。

喂饭——三哥四哥轮换。学会走路时已经断奶了,三餐就得人喂。这差事自然非三哥和四哥莫属了。依稀记得,每次喂饭,他俩中的一个会吆喝我搬小凳子在厅堂中间坐好,然后将熟鸡蛋掰碎拌在稠稀饭中,用小勺子一勺一勺地喂。

脑后疙瘩的来历。两岁左右曾有一段时间,白天由黄四九的“外婆”照看我。四九比我大几岁,也由“外婆”照看。他常常把坐在小凳子上的我往后推,使我的后脑壳经常撞到地上,每摔一次起个包。这样至今我的后脑壳上疙里疙瘩的。

不想洗脚,被三哥将双脚按进热水中。我是最小的弟弟,在我不能自理之前,吃喝拉撒睡起居一应事项,都靠三哥和四哥。有一次洗脚的印象最深。那天傍晚,三哥四哥服伺我洗脚,我嫌水烫,扭扭捏捏地就是不愿下脚。三哥试了好几次水温,都认为不烫,见我三番五次不就范,就两手抓住我两脚,强行按进水中。这下惹恼了我,就又哭又闹起来。脚最后还是洗成了,却让我在爹娘面前告了一状,招来一顿骂。

上过几天幼儿园。父亲去世前的半年里,我被送到下村吴祖骐的夫人主持的幼儿园里托管。幼儿园设在下村厅厦里,印象中门厅很大,大门前有一个荷花塘。有一次,祖骐婆请了照相师傅来照相,让我们这些小朋友坐好后,只见照相师傅在蒙着黑布的相机后露出头来,吸引我们的注意力,然后手上一捏,一道强光在大家眼前一闪,相照好了。可惜祖骐婆死得早,我一直没找到那张相片。

父亲去世时我才三岁,什么都不懂。对父亲出殡时的情景只有一些片段印象:一是看到四个哥哥在小屋的地上哭着打滚,心里觉得奇怪,怎么都肚子疼啊;二是看到很多人举着旗帜(实为挽幛),打着洋鼓,吹着洋号(实为锁呐),煞是热闹,还以为是唱大戏呢,并喜洋洋的跑到正哭着的母亲跟前,边给母亲擦眼泪边说:“娘!娘!别哭了,小屋那边在演戏呢,快去看哪”。三是凤池妈妈(我家邻居大婶,她自己不能生孩子,有意收我为养子,母亲让我叫她妈妈)抱着我跟着许多人过河,在河对岸的草地上换鞋子。比这更早的,就只有父亲穿着长褂,理个平头,抱着我送我去幼儿园的模糊印象,对他的长相却一点也不记得,太遗憾了。

对大跃进印象较深的是:

一为 1958 年底过年时全家人到“棋子厅”大食堂吃年饭,大嫂(大哥前任妻子)抱着我,拣给我吃了好几块肥肉,从此直到当兵两年了还不敢吃肥肉;

二是大人们都集中到沙田前边,在一块旱地上搭建的大草棚里住,晚上点着汽油灯在田里劳动;

三是许多淘铁沙的人在我家,楼上楼下全住满了,他们白天就在家门前的大溪里淘铁沙,傍晚,一个个脱光了在河里洗澡,我心里想:真不要脸,丑都不知道。

对吃大食堂,我记忆最深:

一是锅很大,炊事员抓着大锅铲在锅里用劲地搅着米汤,一个个大气泡咕噜咕噜地边冒边破,热气一阵阵升腾,好香好香;

二是 1960 年下半年,我上了小学,但是老觉得肚子饿,就同几个小伙伴成天赖在食堂里,捡炊事员扔在案板下的山芋根和萝卜皮吃,不幸得了疳积病,干瘦的身子却挺着个大肚子,让人取了个“小地主”的外号,还为此留了一级

三是 1961 年上半年有一次吃发糕,大人分两大块,高小学生分一大块,初小学生分一小块,四哥当时读五年级,得了一大块,我很快吃完了那一小块发糕,捧着个小搪瓷碗,眼巴巴地看着坐在门槛上吃着发糕的母亲,不知是哪个大人恶作剧地怂恿说:“哎,看你敢不敢从你家娘手上抢到发糕吃!”在饥饿的推动下,我竟真的将小搪瓷碗砸过去,正好砸掉母亲手上端着的粗瓷土碗,我赶快冲过去,抓起地上的发糕就跑,四哥赶紧来追我,我也不知哪来的力气,拚命地往前跑,跑到三路黄观弄还是让四哥追上了,缴去了被我吃了一半的发糕,打了我几下,现在每每想起来鼻子就发酸,真是太对不起母亲了;

四是由于吃不饱,四哥带着我搞复打复收,就是将生产队堆在我家的麦秸重新打一遍,打了好大一堆麦秸才得到一小捧麦粒,就和四哥分了,吹一吹就生吃了下肚;

五是也有半夜被家人叫起床吃白米饭的美事,那时利用夜晚到田里偷粮食回来弄吃的,已是公开的秘密,我家地处小村落,离田很近,家里有石磨石碓和悄悄藏起来的铁锅(吃食堂之前的大炼钢铁期间,各家的铁制品几乎全收走了),母亲和大哥将稻谷偷回来后,先炒干,再用石碓舂,过筛后就成了白花花的大米,我那时小小年纪竟能一气吃下两蓝边碗饭,那可是一点菜也没有的啊,可见其饥饿程度;

六是大哥第二次结婚(此前他与前任妻子离了婚)时的情景,那是 1961 年春的一天,客人自带米来,母亲用从农校买的芥蓝菜和在一起,煮了两大锅菜饭,弄了“四盘四碗”款待客人,我也好歹弄到了几块番薯糖吃;

七是在阴雨天学大明(同学,其母亲想把自己妹妹许给我二哥,当时正谈着,我俩就成了好朋友,他说话结巴)说话,结果自己也成了结巴,越紧张越结巴,以至成了顽症,给我后来的人生带来了很多影响,尤其是不敢与人交流,造成了心理缺陷。

还有两件事记忆很深:

一是右手大拇指生“蛇鱼头”(即疔疮),据说是在田里抠胡萝卜时被蛇骨头刺了后生的。由于没钱医治,母亲讨了个土方子,就是从旧“单挂”(一种用吉祥年画和贺词联合裱在一起的条幅,是贺礼必须部分)上撕点红纸,挑点化鸡屎糊在疔疮上,再用青布包好,一天换一次。那个臭啊简直比痛还让人受不了,至今四哥还经常提起这事,因为我总是和他睡一头,有时翻身痛手放在他的脸上。后来,疔疮是治好了,可是我的大拇指却短了一节,成了个圆槌子,好在后来参军体检时医生没有发现,否则就当不成兵了。

二是因吃糠咽菜得了“跌肠头”(脱肛)病,一拉屎就往下掉,后来严重到掉下来将近一寸长,不能自行复位,还是母亲用土法治好的。具体操作方法是:先用淡盐水清洗创面,再用干净棉花蘸上麻油轻轻的托着往里揉送,然后就让我坐在她的膝盖上,一次要坐半个多钟头,如此持续了半个多月才基本痊愈。为巩固疗效,还用猪大肠装上糯米和芝麻,蒸熟了让我吃,因为没有放盐腻得受不了。尽管如此,还是没有根治,后来每次拉屎都有一点外露,并发展为痔疮,直到 1975 年初才在 40 医院被内蒙古军区巡回医疗队给彻底治愈。

我在学会游泳之前,曾有一次危险经历,差点被水淹死。那是一次发大水后,我家门前的木桥被冲走了,水退后临时搭了座便桥,离水面很近,那天我就坐在桥中段看别人游泳,两脚悬在水面上直晃悠,不知为何突然掉下水去了,很快就被水冲走了,幸好被在此洗澡的叶华林哥哥给救了上来。据说我掉下水时有人发现了,大喊“中林掉下水了,赶快救人啊!”此时我已被冲走上十米,只露几个手指头在水面上。叶华林哥哥把我捞上岸后,见我喝了很多水,就送我回家,从我家掀了个铁锅来倒扣在树兜上,叫我趴在上面,使劲按我背脊,把喝下去的水全吐了出来。救命之恩,永志不忘。

下集 之四

二上小学直到毕业

本文内容于 2009-2-1 19:07:29 被50411200编辑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3337020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36
      【蓝剑军团职务】军团学院老院长【蓝剑军团军衔】大校
      【蓝剑军团军籍】LJ_1059


      2009/2/1 8:51:2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兄弟情深,楼主的童年有那样多的兄长照顾,也很幸运.在那个年代,所有的人都很苦.

      2012/8/10 19:17:41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那时有不少农民好可怜,有了病没钱去医院治!

      2010/4/21 19:13:48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那时我们早餐能有油饼吃就乐坏了!现在是怕得“脂肪肝”基本上是不敢吃了!

      2010/4/21 19:13:20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现在有些人总拿我们发展中的大陆与日欧美及港台澳地区的国民比素质,岂知我们这些(只是部分)刚刚脱贫的国民与人家在一个档次上吗!?人在吃不饱饭的情况下有几人还会考虑到廉耻!

      2010/4/21 19:12:55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小时我在老家的时候,家附近有一个生产“高粱饴”的厂子,我们就经常跑到它的垃圾堆中翻找丢弃的糖吃,找到后拿水冲冲就吃了,现在简直想起来都后怕!

      2010/4/21 19:12:24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小时我也不敢吃肥猪肉,那时因为平时吃得太素的缘故!

      2010/4/21 19:11:18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小的时候我是爱洗脚,不爱洗澡和洗头,现在条件好了我淋浴不怕了可还是不喜欢泡澡!

      2010/4/21 19:10:21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可能是气候和条件关系北方的农民是最烦洗澡和洗脚的,他们说洗澡伤元气!

      2010/4/21 19:09:41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现在有种说法小孩没必要用学步车,到时自己就会走了,我和我的孩子就是如此。

      2010/4/21 19:07:34
      • 军衔:陆军中将
      • 军号:1369824
      • 工分:1176491 / 排名:280
      左箭头-小图标

      我们这上网包月是100元/月,1000/年。24小时/天不限时间。

      2010/4/21 19:07:06
      左箭头-小图标

      掀了个铁锅来倒扣在树兜上

      这办法还真是哪都用啊,呵呵

      2010/1/8 20:23:19
      左箭头-小图标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的文章链接总汇

      第一部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一 两支“王牌师”的前身今世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二 对决“前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三 对决“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四 对决“合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五 对决“协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六 对决“穿插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七 对决“交响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八 对决“结束曲”

      [原创] 我军149师与越军316A师伤亡情况对比

      [原创]1979年云南前指让149师单挑316A师的真正原因

      第二部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一 年纪轻轻写遗书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二 调任参谋,按第一套方案准备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三 年饭氛围和参战方向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四 铁路输送,由峨眉到昆明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五 摩托化行军,战争气氛越来越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六 越过红河,战场景况原来如此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七 宿营房主竟是南京人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八 担任前指侦察参谋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九 二上446团指挥所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十 3 4 6 高地待命期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一 前出时,第一次步炮协同不顺畅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二 途经代乃战场,第一次见到越军尸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三 幽深险峻的沙巴峡谷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四 三号桥头与水文站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五 4号桥激战,新老师长亲临一线指挥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六 关键时刻,冒风险指挥炮火支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七 第一次对活人开枪,两次险些“翘辫子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八 冲击1796 高地,差点被炸死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九 渴罪难熬,牛脚印里的水也得喝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 无名高地遇险,虽未硌坏却摔下悬崖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一 归建途中,活捉一伤兵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二 前往沙巴县城,捡了点纪念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三 指挥所里闻噩耗,忠武老哥牺牲了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四 积极做事,却招致丢功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五 担负交通调整哨,保胜路口两天一夜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六 工兵杰作,炸他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七 探 亲 还 愿

      [原创]刘忠武连长,您在天堂可好?!

      [原创]1979年对越反击战参战纪实之经历图

      [原创]加农炮3连2排覆灭及应吸取的教训

      [原创]“二杆子”危急关头成“勇于献身的共产主义战士”

      [原创]自带炊具上战场的回族战士——李兴树

      [原创]献给对越反击战的战友

      [原创]痛祭烈士

      [原创]当年参战,个人服装都有哪些?

      第三部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 父母原是江北“客边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 儿 时 印 象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 二上小学直到毕业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五 尽管学习拔尖也只录取公社农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六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一)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七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二)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八 高高兴兴当兵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九 艰苦而有趣的新兵连生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 凭十道数学题全对当上了计算兵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一 营区坐落峨眉山麓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二 庙儿岗的由来与专业初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三 营建做小工与“打半工”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四 第一次野营拉练,驻训西昌大营农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五 拖木沟实弹射击,迫击炮炸死俩小彝胞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六 看守团弹药库,首次接受培训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七 第二次野营拉练,驻训德昌黄水塘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八 “战士画之家”里跑龙套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九 当了一回“师傅”和“设计师”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第三次拉练,首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一 三星陨落,灾难频仍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二 因与排长有过节差点蒙冤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三 当兵第五年第一次探家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四 再驻大营农场,拖木沟里炮声隆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五 深造于柏香坪 “军校”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六 人生命运转折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七 再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八 对象看了一个排,最后定下一知青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九 凭出色成绩,考入炮兵最高学府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一)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一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二)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二 第一次登门就叫岳父母为爸爸妈妈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三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三)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四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四)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五 放弃留校还是回原部队吧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六独自领取结婚证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七 遵团长令,编写《苏军研究问答》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八 结婚蜜月,从成都站前旅馆开始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九创新训练方法,探索“侦察班训练”新路子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 大桥驻训,初次领略司令部实际工作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二 婚姻调解,送人玫瑰手留香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三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一)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四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二)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五 战友重病,好军嫂患难与共不离不弃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六 拖乌演习,担任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七 赴军集训,专题研究苏军战术原则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八“炮校”执教,推广“侦察班对抗训练法”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第四部

      [血浪杯][原创] [班长征文]班长,我成长进步的领路人

      [原创] 当兵的也是人,见到女孩能看到转弯

      [原创]手榴弹实弹投掷的那些糗事

      [原创]我军各型号手榴弹的构造性能

      [原创]对近期网友争论言语不雅的看法与建议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一)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二)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三)

      [原创]我的写作乐趣是这样培养起来的

      [原创]亲身经历男女不分上厕所

      [原创]干仗干赢了,处分以后不装进档案

      [原创]建国后,“征兵体检标准”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政审条件”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文化程度、兵员来源”的变化情况

      [原创]古徽州黟县文化习俗辑录

      [原创]质疑walkinlife55 的 《也聊对越反击战中的我军侦察兵》

      [原创]新兵征集程序

      [原创]谈谈规范化征兵

      第五部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一)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二)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三)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四)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五)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六)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七)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八)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九)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一)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二)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三)

      2009/11/2 22:03:51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954578
      • 工分:1576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那个年代苦啊!我们湖南农村虽然是鱼米之乡,红薯丝饭能吃饱的就很不错了.吃肉嘛!一年吃上二三次,能吃一块肥肉那可要美上好几天呢!鱼特别多,河里沟里伸手就可以抓到,煮鱼汤因为没油放就是用清水煮,鲜味浓,但越喝肚子越饿.那时农村穷!农村的孩子没见过世面,七八年底征兵(紧急征兵),那年我实际年龄十五岁,坐的闷罐车,在长沙站一首长见我个子小,从挎包里找出两香蕉给我吃,我一路上都拿出来闻闻香味,车到南宁都没吃,当时一是舍不得吃,再嘛!没看别人吃过,不知道怎么吃.}

      全中国一样苦!东莞渔米之乡一样饿死人。楼上这样朋友78年十五岁当兵,不够年龄应走后门或者父母当官的。79年2月本人正在读初一第二学期。

      湖南没有出产香蕉?香蕉树落雪会死亡。

      2009/9/19 13:43:06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954578
      • 工分:15761
      左箭头-小图标

      }对大跃进印象较深的是:

      一为 1958 年底过年时全家人到“棋子厅”大食堂吃年饭,大嫂(大哥前任妻子)抱着我,拣给我吃了好几块肥肉,从此直到当兵两年了还不敢吃肥肉;}

      饿你不死是命大,可能你兄长多。那时饿死很多人。

      本人83年兵在部队只有0.73元伙食标准,45斤大米,连队60多人上士每天只买4至5斤猪肉,肥肉先炸油,炸干后再炒莱,每餐很少见到肉。

      2009/9/19 13:24:44
      左箭头-小图标

      少不更事,有些事是可以理解和原谅的。

      玩水而没被淹死,真是应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2009/9/14 16:58:34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老兵原创

      我会继续关注的

      2009/7/8 10:13:15
      左箭头-小图标

      前辈呀,精彩呀,

      人生自传哦。呵呵

      好朴实的农家生活,能记得那么清楚真的不容易了。

      2009/5/11 18:03:40
      左箭头-小图标

      那年月是苦,遭罪啊。

      2009/3/14 2:17:14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非洲斑马 在第7楼的发言:

      那三年是中国百姓饱受大跃进后人祸摧残的三年,老百姓的日子苦啊! 老兵好痞还有口吃的,我们老家可是有不少人都饿死了。

      三年自然灾害的确是天灾人祸,更主要是人祸,但是也不像有些文章刻意夸张的那样,饿死了多少多少人,本人就是从哪个年代过来的那时我才八九岁,的确吃不饱,能吃的树叶树皮,野菜都吃过,不能吃的也吃过,最难吃的是,玉米胡喽(就是去掉玉米粒后剩下的中间的那个棒,平时只能当燃料)为了充饥将玉米胡喽在碾子上碾碎,和上一点儿红薯面,蒸成饼子,吃了这种饼子后解不下大便来,农村要比城市好一些,起码有野菜挖,有树叶树皮,我哥当时在保定市上学,因为饿的受不了转回农村来上学了。但是我们村一个也没有饿死的。

      2009/2/10 15:02:03
      左箭头-小图标

      儿时的回忆是模糊不清的可那是美好的,虽然生活困难但是无忧无虑。

      2009/2/10 14:38:0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东路先锋 在第4楼的发言:

      也想念儿时的伙伴呀

      那时的感情很纯真呀。

      2009/2/7 16:04:33
      • 军衔:中国武警大校
      • 军号:1306246
      • 头衔:无为剑客
      • 工分:474864 / 排名:2205
      左箭头-小图标

      其实吃饺子是穷人最好的饭菜了,一下子都有了,什么都可以用来做饺子,原来我以为只有富人才吃饺子,现在看来,穷人才吃饺子,因为成本低,还好吃,一餐下来用不了几个钱,现在的孩子都不爱吃了

      本文内容于 2009-2-6 13:08:25 被lyjdsn编辑

      2009/2/6 13:07:39
      • 头像
      • 军衔:中国武警大校
      • 军号:1306246
      • 头衔:无为剑客
      • 工分:474864 / 排名:220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湖南越战老兵 在第6楼的发言:

      那个年代苦啊!我们湖南农村虽然是鱼米之乡,红薯丝饭能吃饱的就很不错了.吃肉嘛!一年吃上二三次,能吃一块肥肉那可要美上好几天呢!鱼特别多,河里沟里伸手就可以抓到,煮鱼汤因为没油放就是用清水煮,鲜味浓,但越喝肚子越饿.那时农村穷!农村的孩子没见过世面,七八年底征兵(紧急征兵),那年我实际年龄十五岁,坐的闷罐车,在长沙站一首长见我个子小,从挎包里找出两香蕉给我吃,我一路上都拿出来闻闻香味,车到南宁都没吃,当时一是舍不得吃,再嘛!没看别人吃过,不知道怎么吃.

      可以吃饺子啊,你们为什么不吃啊

      2009/2/6 13:05:25
      左箭头-小图标

      从奴隶到了将军就养得起了......

      2009/2/3 19:27:03
      左箭头-小图标

      哈哈,是养不起.

      2009/2/3 18:31:5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jerry1979 在第10楼的发言:

      一群哥哥罩着,相当幸福啊!

      是的.可如今一对夫妇只能生一个,即使农村的能生两个,也没那样好.当然这是指家族势力.现在即使让生也养不起,是不?!

      本文内容于 2009-5-14 15:53:51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2009/2/3 18:31:07
      左箭头-小图标

      一群哥哥罩着,相当幸福啊!

      2009/2/3 16:57:11
      • 军衔:中国陆军上将
      • 军号:1014746
      • 工分:9009546 / 排名:7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东路先锋 在第3楼的发言:

      童年的记忆虽然有些模糊,还是非常想念呀。

      我的都想不起来了啊

      2009/2/2 8:15:53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1725894
      • 头衔:圣铁叉执金吾
      • 工分:1658065 / 排名:145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你的原创

      2009/2/2 1:49:20
      左箭头-小图标

      那三年是中国百姓饱受大跃进后人祸摧残的三年,老百姓的日子苦啊! 老兵好痞还有口吃的,我们老家可是有不少人都饿死了。

      2009/2/2 1:45:35
      左箭头-小图标

      那个年代苦啊!我们湖南农村虽然是鱼米之乡,红薯丝饭能吃饱的就很不错了.吃肉嘛!一年吃上二三次,能吃一块肥肉那可要美上好几天呢!鱼特别多,河里沟里伸手就可以抓到,煮鱼汤因为没油放就是用清水煮,鲜味浓,但越喝肚子越饿.那时农村穷!农村的孩子没见过世面,七八年底征兵(紧急征兵),那年我实际年龄十五岁,坐的闷罐车,在长沙站一首长见我个子小,从挎包里找出两香蕉给我吃,我一路上都拿出来闻闻香味,车到南宁都没吃,当时一是舍不得吃,再嘛!没看别人吃过,不知道怎么吃.

      2009/2/1 22:22:16
      左箭头-小图标

      感谢楼主

      让我们这年轻人感受到了完全不同的生活

      2009/2/1 11:45:52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517653
      • 头衔:陆军侦察兵
      • 工分:64129
      左箭头-小图标

      也想念儿时的伙伴呀

      2009/2/1 10:48:19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517653
      • 头衔:陆军侦察兵
      • 工分:64129
      左箭头-小图标

      童年的记忆虽然有些模糊,还是非常想念呀。

      2009/2/1 10:45:13
      • 军衔:中国海军上校
      • 军号:670328
      • 头衔:铁X里的 鹅卵石
      • 工分:133193
      左箭头-小图标

      坐沙发支持楼主!

      越早的事情越是记得清楚

      嗨嗨,

      俺是越早的越模糊

      2009/2/1 10:18:2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36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 儿 时 印 象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