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八 冲击1796 高地,差点被炸死

共 12152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八 冲击1796 高地,差点被炸死

之十八 冲击1796 高地,差点被炸死

我们紧跟在446团指挥所后面,沿着桥南山脊向1796高地进发。在先前看见的那个鬼子逃窜的山洼里,上山的小路两边,丢弃着许多断了襻子的塑料凉鞋和轻武器。可见刚才这阵进攻,让越军尝到了厉害,眼见阻击无效,不得不仓皇逃窜;也可能是完成了上级交给的阻击任务,趁势撤退。

翻过两个山头,进入一片原始森林,只见两三人合抱的楠树挺立在半边山坡上;偶尔遇上几个巨大的弹坑,甚至还从一枚发动机尾部开了花、弹头扎在土里小半截没有炸的火箭弹旁边走过;在小路上经常遇到一些垂直往地下打的土洞,深不见底,闹不清是干什么用的。若说是陷阱吧,它没有遮盖,若说是藏人的地方,它又是笔直向下挖的,至今仍然百思莫解。

出了原始森林,上到一座山包,只见一大串巨大的弹坑连成一条线,弹坑里积有水,我判断是152加榴炮前几天打的。当时我还真有点想不通:怎么尽打些没有人守的地方,不是浪费吗?后来学了参谋业务后才弄清楚:每次战斗发起之初,都要进行事先计划好的火力准备,参谋人员将认为需要打的地方全纳入计划之中,这些计划的目标所在地不一定真的有敌人,因为情报渠道有限,只有宁滥勿缺了,凡是可能有人驻守的地方就都计划上;通常浅近纵深的目标由师、团属炮兵负责打击,深远纵深目标由军属以上炮兵负责打击,所以在这个大山上才会有这么大的弹坑。

下午四点多,我们一大群人行进到距1796高地顶峰约500米的山背上。亚热带的太阳高悬在天空,虽然才三月初,气温已经相当高了,对我们这些登山打仗的人来说,一个个早就汗流浃背,曹一号决定休息一会再前进。该团参谋长举起指北针,分别测定1948、2093、2230三座山峰的磁方位角,准备在地图上图解决定站立点位置,好向师指挥所报告。此时太阳已经偏西,可能是他测定2093高地时,指北针反光镜片反射的阳光被1796高地上的越军发现了,随着一阵“吁吁”声,“咚”,一发炮弹在参谋长右侧两三米的地方爆炸,一下掀掉了他手中托着的图板,额头流出血来,大家赶快帮他包扎。有人大声责问我们:“你们炮兵怎么搞的?自己人都分不清啊?”

我正想发话,又一阵“吁吁”声响起,我大声叫喊起来:“是前边山头上鬼子打的。卧倒,隐蔽!”众人一听,顿时乱了套,一时不知所措。我想应该找个反斜面隐蔽才行,就向周围迅速扫视一圈,见左侧有个山洼,山洼的南侧较陡,正好能避弹。便用手一指说:“快,往那洼地里去!”谁知在这危急时刻,刘三号不知怎么回事,往前一跤跌进一蓬刺窠里,爬不起来,我同警卫员小张拉了他几下也没拉起来,气得我一脚踢在他屁股上,大声喝道:“再不隐蔽就要挨炸了,起来!”手上一用劲,将他拎了起来,往山洼里一搡,自己也三步两蹿地冲了下去,另外几人跟着也连滚带爬的进到山洼里。

我把他们几人安排好隐蔽处后,自己来到反斜面的一道高约一米的土坎下蹲着。见我选的地方不错,后面跟来两个人。我往山坡下望去,只见大部分人沿着山背往下跑,越军迫击炮弹一发接一发地追着打,撵得那些人鬼哭狼嚎。估计都是些政工干部,他们缺乏利用地形的经验。正在为那些人着急时,又一阵“吁吁”声响起,我刚大声喊过“隐蔽”,只听“噗呲”一声响,一发炮弹就落在我隐蔽的土坎上,吓得我赶快把头往下一埋,心里默念“最好是颗不炸弹。”过了两三秒钟,炮弹没有爆炸。我抬起头来,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句黟县普通话:“乖乖,差点去货(黟县土话——死掉)。”听到这话,身后一人开口说话了,问道:“你是徽州人?”我说:“黟县的。你呢?”“歙县的。”他说。这时,解除警报的小喇叭响起,大家就此分手,各自找自己的队伍去了。1982年9月,我到军里参加侦察处组织的“外军研究”时,在军招待所大门口碰见其中一个,就同他寒暄起来,得知:他叫吕彦铭,当时是作训参谋,现在是军作训处参谋;另一个叫钱新庭,当时是团宣传干事,现在是团宣传股长。1997年底,原50军1972年入伍的徽州籍战友在屯溪花溪宾馆聚会时,三人再次相聚,此时,吕彦铭是歙县法院副院长,钱新庭是休宁县委副书记。1999年4月份,钱新庭调来我县当县长,“十一”那天,我邀请他们两家人到我家来聚会。那天,我们三家人玩得很愉快,我们三人回顾了当时打仗的经过,都庆幸自己能活着回来,作为幸存者,感到非常幸福和自豪。2002年底,吕彦铭调来黟县法院代理院长,2003年初转正。钱新庭于2003 年上半年调任市交通局局长。

为了避免攀登高山造成的过度疲劳,指挥所人员会合后,曹一号决定从1796高地的东北山腰绕过去。我们穿过一条乡村大道,继续往1796高地的西南方向迂回前进。19时30分(当地天文时间应是18时30分),队伍到了一个小山洼里,前边传下口令说“就地休息。”这时,太阳刚刚下山,先到的人在唧唧喳喳地议论一天的战斗经过,声音很大。曹一号听得起火,就大声的斥责:“叫个球,这是打仗,不是逛庙会。妈的皮。”我们几个人正好走到,听见了骂声,我就问旁边的步兵:“曹一号为什么这么大火气?”他悄悄说:“他的儿子早上在打四号桥时牺牲了,正烦着呢。小点声吧。”原来,曹团长的儿子也在这个团当兵,早上他搭载坦克往桥头冲锋时,被越军高射机枪扫下坦克,当场牺牲。壮年丧子,叫他心里多难受啊。然而,军令如山倒,作为主攻团的一号首长,他不得不将悲痛压在心间,率领部队完成战斗任务。但是,他也是个活生生的人,有七情六欲,当别人不知轻重的乱喊乱叫时,怎能不发火呢。这种心情,完全可以理解。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九 渴罪难熬,牛脚印里的水也得喝

本文内容于 2009-1-20 22:48:41 被50411200编辑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3321145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48
      【蓝剑军团职务】军团学院老院长【蓝剑军团军衔】大校
      【蓝剑军团军籍】LJ_1059


      2009/1/20 20:53:59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1楼 中华龙爷
      怨邓 小 平?你也配?那是你的最高首长!

      这可是你说的哦,你配吗?

      2014/4/18 16:33:12
      左箭头-小图标

      大命不死,必有后福!看来此话是真的!从头至尾看了前辈的这篇文章,感觉对越反击战我军有许多失误之处:第一,作为团参谋长使用指北针时,怎么连一点安全意识也没有?第二,搭载坦克牺牲的曹团长之子,也同样没有安全意识;第三,我军的那些政工干部,看来平时并没有进行相应的单兵战术科目的训练,最起码对“包坑坎”的利用应该是会吧?相反,看到了越军的狡猾与多变。

      2013/6/6 13:41:51
      • 军衔:中国海军上将
      • 军号:542198
      • 头衔:果觉·阳司令
      • 工分:3286347 / 排名:43
      左箭头-小图标

      只听“噗呲”一声响,一发炮弹就落在我隐蔽的土坎上,吓得我赶快把头往下一埋,心里默念“最好是颗不炸弹。”过了两三秒钟,炮弹没有爆炸。我抬起头来,情不自禁的说了一句黟县普通话:“乖乖,差点去货(黟县土话——死掉)。”

      是默念起了作用了,天灵灵啊,大命

      2013/3/12 16:02:31
      左箭头-小图标

      怨邓 小 平?你也配?那是你的最高首长!

      2012/9/14 3:24:54
      左箭头-小图标

      现在还有那个团长会把自己的儿子放到一线去战斗!

      2010/12/20 23:36:59
      左箭头-小图标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的文章链接总汇

      第一部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一 两支“王牌师”的前身今世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二 对决“前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三 对决“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四 对决“合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五 对决“协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六 对决“穿插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七 对决“交响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八 对决“结束曲”

      [原创] 我军149师与越军316A师伤亡情况对比

      [原创]1979年云南前指让149师单挑316A师的真正原因

      第二部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一 年纪轻轻写遗书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二 调任参谋,按第一套方案准备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三 年饭氛围和参战方向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四 铁路输送,由峨眉到昆明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五 摩托化行军,战争气氛越来越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六 越过红河,战场景况原来如此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七 宿营房主竟是南京人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八 担任前指侦察参谋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九 二上446团指挥所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十 3 4 6 高地待命期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一 前出时,第一次步炮协同不顺畅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二 途经代乃战场,第一次见到越军尸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三 幽深险峻的沙巴峡谷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四 三号桥头与水文站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五 4号桥激战,新老师长亲临一线指挥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六 关键时刻,冒风险指挥炮火支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七 第一次对活人开枪,两次险些“翘辫子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八 冲击1796 高地,差点被炸死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九 渴罪难熬,牛脚印里的水也得喝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 无名高地遇险,虽未硌坏却摔下悬崖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一 归建途中,活捉一伤兵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二 前往沙巴县城,捡了点纪念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三 指挥所里闻噩耗,忠武老哥牺牲了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四 积极做事,却招致丢功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五 担负交通调整哨,保胜路口两天一夜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六 工兵杰作,炸他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七 探 亲 还 愿

      [原创]刘忠武连长,您在天堂可好?!

      [原创]1979年对越反击战参战纪实之经历图

      [原创]加农炮3连2排覆灭及应吸取的教训

      [原创]“二杆子”危急关头成“勇于献身的共产主义战士”

      [原创]自带炊具上战场的回族战士——李兴树

      [原创]献给对越反击战的战友

      [原创]痛祭烈士

      [原创]当年参战,个人服装都有哪些?

      第三部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 父母原是江北“客边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 儿 时 印 象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 二上小学直到毕业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五 尽管学习拔尖也只录取公社农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六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一)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七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二)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八 高高兴兴当兵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九 艰苦而有趣的新兵连生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 凭十道数学题全对当上了计算兵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一 营区坐落峨眉山麓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二 庙儿岗的由来与专业初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三 营建做小工与“打半工”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四 第一次野营拉练,驻训西昌大营农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五 拖木沟实弹射击,迫击炮炸死俩小彝胞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六 看守团弹药库,首次接受培训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七 第二次野营拉练,驻训德昌黄水塘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八 “战士画之家”里跑龙套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九 当了一回“师傅”和“设计师”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第三次拉练,首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一 三星陨落,灾难频仍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二 因与排长有过节差点蒙冤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三 当兵第五年第一次探家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四 再驻大营农场,拖木沟里炮声隆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五 深造于柏香坪 “军校”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六 人生命运转折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七 再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八 对象看了一个排,最后定下一知青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九 凭出色成绩,考入炮兵最高学府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一)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一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二)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二 第一次登门就叫岳父母为爸爸妈妈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三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三)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四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四)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五 放弃留校还是回原部队吧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六独自领取结婚证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七 遵团长令,编写《苏军研究问答》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八 结婚蜜月,从成都站前旅馆开始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九创新训练方法,探索“侦察班训练”新路子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 大桥驻训,初次领略司令部实际工作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二 婚姻调解,送人玫瑰手留香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三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一)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四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二)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五 战友重病,好军嫂患难与共不离不弃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六 拖乌演习,担任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七 赴军集训,专题研究苏军战术原则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八“炮校”执教,推广“侦察班对抗训练法”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第四部

      [血浪杯][原创] [班长征文]班长,我成长进步的领路人

      [原创] 当兵的也是人,见到女孩能看到转弯

      [原创]手榴弹实弹投掷的那些糗事

      [原创]我军各型号手榴弹的构造性能

      [原创]对近期网友争论言语不雅的看法与建议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一)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二)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三)

      [原创]我的写作乐趣是这样培养起来的

      [原创]亲身经历男女不分上厕所

      [原创]干仗干赢了,处分以后不装进档案

      [原创]建国后,“征兵体检标准”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政审条件”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文化程度、兵员来源”的变化情况

      [原创]古徽州黟县文化习俗辑录

      [原创]质疑walkinlife55 的 《也聊对越反击战中的我军侦察兵》

      [原创]新兵征集程序

      [原创]谈谈规范化征兵

      第五部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一)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二)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三)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四)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五)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六)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七)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八)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九)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一)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二)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三)

      2009/11/2 9:04:32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954578
      • 工分:1576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曹一号决定从1796高地的东北山腰绕过去。我们穿过一条乡村大道,继续往1796高地的西南方向迂回前进。19时30分(当地天文时间应是18时30分),队伍到了一个小山洼里,前边传下口令说“就地休息。”这时,太阳刚刚下山,先到的人在唧唧喳喳地议论一天的战斗经过,声音很大。曹一号听得起火,就大声的斥责:“叫个球,这是打仗,不是逛庙会。妈的皮。”我们几个人正好走到,听见了骂声,我就问旁边的步兵:“曹一号为什么这么大火气?”他悄悄说:“他的儿子早上在打四号桥时牺牲了,正烦着呢。小点声吧。”原来,曹团长的儿子也在这个团当兵,早上他搭载坦克往桥头冲锋时,被越军高射机枪扫下坦克,当场牺牲。壮年丧子,叫他心里多难受啊。然而,军令如山倒,作为主攻团的一号首长,他不得不将悲痛压在心间,率领部队完成战斗任务。但是,他也是个活生生的人,有七情六欲,当别人不知轻重的乱喊乱叫时,怎能不发火呢。这种心情,完全可以理解。}

      上阵不离父子兵!向烈士跪拜,向烈属问候!

      2009/9/16 22:58:34
      左箭头-小图标

      这是现实版的部队首长的儿子在战争中牺牲,而且就是首先的面前。残酷啊。

      2009/9/11 10:44:31
      • 军衔:空军中校
      • 军号:1710071
      • 头衔:党卫队帝国领袖
      • 工分:62363
      左箭头-小图标

      不错

      2009/9/7 10:28:40
      左箭头-小图标

      向老兵敬礼!战争太残酷了,是你们当年的浴血奋战换来了30年的和平发展!

      2009/7/14 8:39:46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老兵原创

      我会继续关注的

      2009/7/8 10:05:50
      • 军衔:空军中尉
      • 军号:363169
      • 工分:10050
      左箭头-小图标

      顶一个

      可惜了

      2009/5/7 21:59:44
      • 头像
      • 军衔:空军少尉
      • 军号:1800023
      • 工分:593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我就问旁边的步兵:“曹一号为什么这么大火气?”他悄悄说:“他的儿子早上在打四号桥时牺牲了,正烦着呢。小点声吧。”原来,曹团长的儿子也在这个团当兵,早上他搭载坦克往桥头冲锋时,被越军高射机枪扫下坦克,当场牺牲。壮年丧子,叫他心里多难受啊。然而,军令如山倒,作为主攻团的一号首长,他不得不将悲痛压在心间,率领部队完成战斗任务。但是,他也是个活生生的人,有七情六欲,当别人不知轻重的乱喊乱叫时,怎能不发火呢。这种心情,完全可以理解。

      另一篇79年对越自卫反击战149师老兵回忆中记载如下:

      坦克部队往前开的时候坦克兵挥手让我们上了坦克一共上了七个人,走了一会后我看到对面山上还有越军活动就抓过坦克上的高射机枪打了一个点射。坦克兵听到枪声把坦克炮调过来也向对面山上射击,打过后我感到坦克上不安全就把本班战友赵明全一起叫下坦克,公路前方是一个急转弯,转弯处的山体直上直下,足有八九十米高,坦克刚一转过弯车上搭载的五名战友就被一个越军倒打火力点的机枪打下来了,据说五人中有446团团长的儿子曹凯。

      曹辉:安徽省淮北市人,35264部队副班长,中共党员,18岁,1979年3月2日在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中光荣牺牲,三等功。

      本文内容于 2009-3-20 18:30:06 被高原银鹰编辑

      2009/3/20 18:28:34
      左箭头-小图标

      2009/3/17 13:52:2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真爱如血 在第9楼的发言:

      老哥,干部分配的工作都不错,战士就惨了,进了企业,效益都不咋样。许多下岗了。

      改制、下岗,都是后来的事情,国家政策变了,谁也没办法。怨谁呢?大家心里有数。

      2009/3/16 21:41:13
      左箭头-小图标

      老哥,干部分配的工作都不错,战士就惨了,进了企业,效益都不咋样。许多下岗了。

      2009/3/16 2:26:21
      左箭头-小图标

      即使有人都忘记他们,我们也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的英雄

      2009/3/3 20:38:23
      左箭头-小图标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顶一个

      2009/2/10 17:01:08
      左箭头-小图标

      我来顶 !

      楼主辛苦了!

      2009/2/7 23:53:47
      左箭头-小图标

      部队很久没打仗,作战经验快丢光啦。

      2009/2/7 8:27:05
      左箭头-小图标

      太晚啦!只好明天再拜读啦。

      2009/2/6 1:00:53
      左箭头-小图标

      战争之残酷,使人大意不得,小小失误可酿大错。

      2009/2/6 0:59:57
      左箭头-小图标

      更正:446团曹从连团长的儿子叫曹辉,当时为445团9连副班长。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2009/1/21 9:48:4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4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八 冲击1796 高地,差点被炸死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