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七 第一次对活人开枪,两次险些“翘辫子

共 14816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七 第一次对活人开枪,两次险些“翘辫子

之十七 第一次对活人开枪,两次险些“翘辫子”

忽然我左边有个战士叫喊起来:“副营长,喏,那边公路上有两个鬼子,快打!”那个提支冲锋枪被称为副营长的人马上说:“在哪里?我来打。”在那个战士向副营长指示目标时,我已经发现了:两个越军一前一后,前边那个肩扛一门60迫击炮,后边那个肩上挑着用竹子夹住的炮弹,正弓着腰往达果方向逃窜。

我很长时间没摸冲锋枪了,更没对活人开过枪,就向那位副营长说:“副营长,我是炮团侦察参谋,来,把枪给我来打。”他说:“距离不近,不一定打得准?”我说:“400米的样子,定表尺四差不多。”他说:“是差不多。喏,枪给你,打死那两个小鬼子。”我边接冲锋枪边问:“子弹上膛了吗?”“上膛了,打吧!”他说。我就顺势卧倒,据枪瞄准鬼子的上半身,当那两个鬼子背影正好重叠在一起时,扣下了扳机,“哒哒哒哒哒”一下射出五发子弹,再定睛一看,鬼子不见了,也不知是死是活(据后来经过那里的人说,是有个鬼子尸体躺在那里,后背有两个弹洞,身边还有竹夹夹着的60炮弹,应该是我打死的)。

此时,左后方公路上开来3辆轻型坦克,一路走走停停,坦克上搭载有许多步兵。只见坦克一会朝桥南山背上的越军战壕打几炮,一会向外约姆河东山上的战壕扫一阵高射机枪;当坦克再次向桥南山背上的战壕开炮后,一个鬼子蹿出了战壕,快速向山坡上那块巨石下扑去,引来我各种火器一阵猛打,却都打在巨石上。霎时间,巨石上迸出许多白烟和碎石片;最好看是那高射机枪子弹,它们的尾巴拖着红色的曳光,象一群大黄蜂一样直追那个鬼子,却无奈那小鬼子一个鱼跃钻进巨石下的缝隙里面去了;坦克手见鬼子钻进了石缝,就又瞄准石缝“咚”的一炮打去,谁知打高了一点点,打在巨石的下部,除了炸出许多块石片外,一无所获。

目睹此景,令我不得不佩服越军的单兵技、战术能力。要知道,那个家伙除了脚上套一双塑料凉鞋、腰间一条裤衩、上身扎个冲锋枪弹袋外,基本上是光着身子的,他居然能以高难的鱼跃动作扑进巨石下的缝隙里,真不简单。

这时,眼睛的余光瞥见左近方公路上那挺高射机枪“哗”的一下,整个向后转了180度,几个机枪手分别倒向转盘四周,站在路口隐蔽处的首长们大声咋呼起来:“怎么回事,枪口怎么朝后来了?”仔细一看,原来是被越军迫击炮弹击中了。救护人员马上冲上去抢救,另几个高机射手立即上去,扶正高机,检查是否还能打。我想,越军这些年没白打仗,技术蛮好的,简直是指哪打哪,真了不得,我军以后也得加强技术训练,做到一专多能,只有这样才顶用。

正遐想时,站在左后方公路上的许绵峰喊我:“炮团的刘参谋,刘三号叫你赶快过桥去!”哦,光顾看了,刘三号什么时候过桥都没注意。我马上带张勤西往回走十来米,跳下石坎。脚刚落地,一发炮弹在我们身后不远处“咚”的一声炸响,溅起的土石块都砸到身上来了。我回头一看,乖乖,先前待的那丛山楂被炸得枝条和着石块乱飞,就对小张说:“哈哈,好得下来了,否则就翘辫子喽。”紧走几步,来到那挺连用重机枪后边,见一个步兵正两手把着击发钣,就是不开枪,就对他说:“来,让我打两枪,把那个钻进石头缝里的家伙消灭掉。”他望望我,挪开了。我扑上去趴在后座上,压下枪身,瞄向那块巨石下的缝隙,两个大拇指同时摁下击发钣,“咚咚咚”一下就出去3发子弹,枪身直蹦,吓我一跳,没想到重机枪后坐力这么大。正想着,那个步兵指着那块巨石紧张地说:“出来了,出来了,快打!”耶,大概是我这3枪打进石缝了,鬼子吓得不敢再待在巨石下等死。只见他从巨石的右后方“噌”的一下蹿出,三滚两爬就蹿进了北侧的山洼之中,等我们的人向他开枪时,由于山背突出部的遮挡,连影子都找不到了。

正观望中,一辆坦克从我身边开过去,大约一个排的步兵跟在后面,还有几个待在坦克上面。坦克快到桥头时,从外约姆河东山敌阵地射来一阵高射机枪弹雨,打在坦克身上“叮叮当当”直响,还把坦克上面的步兵扫倒了好几个;坦克车长大怒,掀开顶盖,探出上身,朝敌阵地发射红色信号弹,指挥后面的坦克向敌人射击,他自己这辆就地左转90度,往路基北侧斜坡连着坐了几下,抬高炮口,对着敌阵地连打3炮,然后再上路开向桥南。

趁这个时候,我同张勤西快步向桥南走去。离桥头还有10来米时,两个担架兵抬着一个伤员迎面跑过来,当他俩正好到我的左边,将与我擦肩而过时,河东山上又打来一串高机子弹,“乒里扑通”一阵响,我拉着小张一起跳进路北边的水沟,刚刚蹲下,两个担架兵一前一后滚落在我蹲的水沟里,前边这个脑袋开了花,脑髓就象掺了红墨水的刚出锅的豆腐花一样,热气直冒;后面那个脸朝下,背上一个老大洞,鲜血往外直喷,四肢一个劲的抽搐;那个被抬的伤员就滚在我的左手边,身体紧贴着我,正在哼哼。

我赶快往后面一招手,大声叫喊:“快来人,把这三个人抬下去!”说完,拉起小张奔向桥南。刘三号看见了我俩刚才的险境,正急的要死,见我俩过来了,说:“好险哪,你们不要命啦!走,跟446团指挥所往山上走;喏,445团马上过来接替主攻,顺公路向沙巴挺进。”我朝他努嘴的方向一看,好啊,445团正以三路纵队跑步前进,很快就要过桥来。我下意识的看了一下手表,是9时30分。

我们从土坎的右边上去,走到刚才炮击的支撑点上,只见越军的战壕挖得很怪,窄窄的刚够一人侧身通过。我想,大约是为了减少出土量和被炮弹直接命中的概率;战壕里躺着好几具尸体,散落着冲锋枪、40火箭筒、手持反坦克火箭、60炮和12.7高射机枪,可见火力之强;那些粗大的原木支撑物歪歪斜斜地塌在里面;台地的内侧,几个步兵战友正对着草丛中的暗堡使劲打枪,还有个喷火兵在步兵的指引下,朝一个暗堡里喷火,直烧得里面的人“叽哇”乱叫,估计肯定没得活了;台地的左侧地面上,堆着十几个人,看样子既有越军又有我军,都有红领章和帽徽,只是越军的领章上钉有小黄五角星,我军是块红布板;这些人大都肢体不全,伤痕累累,有的好象还没有死,眼睛大睁着,木然地望着天空和我们,估计已经差不多了;先头使大家以为放毒气的地方,原来是一堆又湿又烂的稻草,可能当时被燃烧弹击中了,才冒出的黄烟,被大家误以为是毒气,虚惊了一场。

欲知下回如何,请看之十八

冲击1796 高地,差点被炸死

本文内容于 2009-8-5 13:30:59 被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编辑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 http://bbs.tiexue.net/post_3321141_1.html
      打赏
      收藏文本
      53
      【蓝剑军团职务】军团学院老院长【蓝剑军团军衔】大校
      【蓝剑军团军籍】LJ_1059


      2009/1/20 20:52:36

      热门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954578
      • 工分:1576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几个步兵战友正对着草丛中的暗堡使劲打枪,还有个喷火兵在步兵的指引下,朝一个暗堡里喷火,直烧得里面的人“叽哇”乱叫,估计肯定没得活了;台地的左侧地面上,堆着十几个人,看样子既有越军又有我军,都有红领章和帽徽,只是越军的领章上钉有小黄五角星,我军是块红布板;这些人大都肢体不全,伤痕累累,有的好象还没有死,眼睛大睁着,木然地望着天空和我们,估计已经差不多了;先头使大家以为放毒气的地方,原来是一堆又湿又烂的稻草,可能当时被燃烧弹击中了,才冒出的黄烟,被大家误以为是毒气,虚惊了一场。} 刘参谋终于开杀戒了。

      2009/9/16 22:47:4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0楼 hawk19999
      战术思想和装备问题。。

      请细说!

      2014/4/18 16:01:52
      • 军衔:空军大校
      • 军号:5553589
      • 工分:368505 / 排名:3368
      左箭头-小图标

      战术思想和装备问题。。

      2014/4/18 15:50:14
      左箭头-小图标

      老前辈写得太好了!写得非常生动,更有细节,让我仿佛也亲临其境一样!有时间我一定逐个拜读!老前辈用亲身作战经历,告诉后人一个真实的对越自卫反击战!向老前辈敬礼!

      2013/6/6 13:21:43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3063920
      • 工分:1074033 / 排名:357
      左箭头-小图标

      ,应该是我打死的)——上了回战场,亲手打死个敌人!过瘾!

      2013/3/28 18:53:51
      • 军衔:中国海军上将
      • 军号:542198
      • 头衔:果觉·阳司令
      • 工分:3286858 / 排名:45
      左箭头-小图标

      生死场上走一遭,老天保佑啊,幸运完好无损回来了

      2013/3/12 16:06:16
      左箭头-小图标

      “对越反击战幸存者”的文章链接总汇

      第一部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一 两支“王牌师”的前身今世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二 对决“前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三 对决“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四 对决“合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五 对决“协奏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六 对决“穿插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七 对决“交响曲”

      [原创:中越“王牌师”沙巴对决]之八 对决“结束曲”

      [原创] 我军149师与越军316A师伤亡情况对比

      [原创]1979年云南前指让149师单挑316A师的真正原因

      第二部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一 年纪轻轻写遗书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二 调任参谋,按第一套方案准备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三 年饭氛围和参战方向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四 铁路输送,由峨眉到昆明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五 摩托化行军,战争气氛越来越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六 越过红河,战场景况原来如此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七 宿营房主竟是南京人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八 担任前指侦察参谋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九 二上446团指挥所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 之十 3 4 6 高地待命期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一 前出时,第一次步炮协同不顺畅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二 途经代乃战场,第一次见到越军尸体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三 幽深险峻的沙巴峡谷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四 三号桥头与水文站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五 4号桥激战,新老师长亲临一线指挥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六 关键时刻,冒风险指挥炮火支援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七 第一次对活人开枪,两次险些“翘辫子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八 冲击1796 高地,差点被炸死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九 渴罪难熬,牛脚印里的水也得喝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 无名高地遇险,虽未硌坏却摔下悬崖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一 归建途中,活捉一伤兵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二 前往沙巴县城,捡了点纪念品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三 指挥所里闻噩耗,忠武老哥牺牲了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四 积极做事,却招致丢功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五 担负交通调整哨,保胜路口两天一夜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六 工兵杰作,炸他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二十七 探 亲 还 愿

      [原创]刘忠武连长,您在天堂可好?!

      [原创]1979年对越反击战参战纪实之经历图

      [原创]加农炮3连2排覆灭及应吸取的教训

      [原创]“二杆子”危急关头成“勇于献身的共产主义战士”

      [原创]自带炊具上战场的回族战士——李兴树

      [原创]献给对越反击战的战友

      [原创]痛祭烈士

      [原创]当年参战,个人服装都有哪些?

      第三部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 父母原是江北“客边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 儿 时 印 象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 二上小学直到毕业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五 尽管学习拔尖也只录取公社农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六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一)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七 懵懂少年的苦乐年华(二)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八 高高兴兴当兵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九 艰苦而有趣的新兵连生活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 凭十道数学题全对当上了计算兵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一 营区坐落峨眉山麓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二 庙儿岗的由来与专业初训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三 营建做小工与“打半工”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四 第一次野营拉练,驻训西昌大营农场

      [原创] 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五 拖木沟实弹射击,迫击炮炸死俩小彝胞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六 看守团弹药库,首次接受培训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之十七 第二次野营拉练,驻训德昌黄水塘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八 “战士画之家”里跑龙套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十九 当了一回“师傅”和“设计师”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第三次拉练,首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一 三星陨落,灾难频仍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二 因与排长有过节差点蒙冤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三 当兵第五年第一次探家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四 再驻大营农场,拖木沟里炮声隆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五 深造于柏香坪 “军校”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六 人生命运转折的一年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七 再驻大桥下额瓦村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八 对象看了一个排,最后定下一知青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二十九 凭出色成绩,考入炮兵最高学府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一)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一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二)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二 第一次登门就叫岳父母为爸爸妈妈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三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三)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四 紧张而有趣的学员生活(四)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五 放弃留校还是回原部队吧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六独自领取结婚证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七 遵团长令,编写《苏军研究问答》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八 结婚蜜月,从成都站前旅馆开始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三十九创新训练方法,探索“侦察班训练”新路子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 大桥驻训,初次领略司令部实际工作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一 探亲途中,开水炉边待一路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二 婚姻调解,送人玫瑰手留香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三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一)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四 升任股长,执掌政工干部军训队(二)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五 战友重病,好军嫂患难与共不离不弃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六 拖乌演习,担任反坦克预备队战术调理员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七 赴军集训,专题研究苏军战术原则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之四十八“炮校”执教,推广“侦察班对抗训练法”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原创]从放牛娃到炮兵营长

      第四部

      [血浪杯][原创] [班长征文]班长,我成长进步的领路人

      [原创] 当兵的也是人,见到女孩能看到转弯

      [原创]手榴弹实弹投掷的那些糗事

      [原创]我军各型号手榴弹的构造性能

      [原创]对近期网友争论言语不雅的看法与建议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一)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二)

      [原创]我军军衔制实行中的那些事(之三)

      [原创]我的写作乐趣是这样培养起来的

      [原创]亲身经历男女不分上厕所

      [原创]干仗干赢了,处分以后不装进档案

      [原创]建国后,“征兵体检标准”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政审条件”的变化情况

      [原创]建国后,征兵“文化程度、兵员来源”的变化情况

      [原创]古徽州黟县文化习俗辑录

      [原创]质疑walkinlife55 的 《也聊对越反击战中的我军侦察兵》

      [原创]新兵征集程序

      [原创]谈谈规范化征兵

      第五部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一)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二)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三)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四)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五)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六)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七)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八)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九)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一)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二)

      [原创]苏军研究问答100题(十三)

      2009/11/2 8:56:00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954578
      • 工分:1576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几个步兵战友正对着草丛中的暗堡使劲打枪,还有个喷火兵在步兵的指引下,朝一个暗堡里喷火,直烧得里面的人“叽哇”乱叫,估计肯定没得活了;台地的左侧地面上,堆着十几个人,看样子既有越军又有我军,都有红领章和帽徽,只是越军的领章上钉有小黄五角星,我军是块红布板;这些人大都肢体不全,伤痕累累,有的好象还没有死,眼睛大睁着,木然地望着天空和我们,估计已经差不多了;先头使大家以为放毒气的地方,原来是一堆又湿又烂的稻草,可能当时被燃烧弹击中了,才冒出的黄烟,被大家误以为是毒气,虚惊了一场。} 刘参谋终于开杀戒了。

      2009/9/16 22:47:40
      左箭头-小图标

      通过文字的描写,真实感受到战斗的残酷,比电影中的假像更有冲击力。第一次啊。

      2009/9/11 10:26:19
      • 军衔:空军中校
      • 军号:1710071
      • 头衔:党卫队帝国领袖
      • 工分:62363
      左箭头-小图标

      继续

      2009/9/7 10:28:49
      • 军衔:中国武警大校
      • 军号:1110663
      • 头衔:寒夜客来茶当酒
      • 工分:248058 / 排名:6229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世纪狐 在第7楼的发言:

      手上有几条人命还过的这么滋润

      这就是资本 这就是牛逼啊!

      这是用自己的鲜血换来的资本!

      这是用自己对祖国的忠诚换来的资本!

      对待无耻侵略我们国土的强盗,再多杀几个也是光荣的!

      2009/8/4 16:00:38
      左箭头-小图标

      支持老兵原创

      我会继续关注的

      2009/7/8 10:05:31
      左箭头-小图标

      2009/3/17 13:50:02
      左箭头-小图标

       以下是引用世纪狐 在第7楼的发言:

      手上有几条人命还过的这么滋润

      这就是资本 这就是牛逼啊!

      这叫啥话,当时没办法,战场就这样,生死一瞬间。

      2009/3/16 2:18:26
      左箭头-小图标

      英雄

      2009/3/3 20:30:09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756516
      • 头衔:发财完全等彩票
      • 工分:11471
      左箭头-小图标

      手上有几条人命还过的这么滋润

      这就是资本 这就是牛逼啊!

      2009/2/24 0:54:48
      左箭头-小图标

      这才是英雄帖!如何打赢现代化战争是我们应该思考的了!!!

      2009/2/10 16:56:51
      左箭头-小图标

      我来顶 !

      楼主辛苦了!

      2009/2/7 23:49:36
      左箭头-小图标

      刘参谋也开杀戒了。

      2009/2/7 8:20:58
      左箭头-小图标

      刘参谋好样的!

      2009/2/6 0:51:16
      左箭头-小图标

      老兵保重呀!

      2009/2/1 15:18:1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0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凯旋正值春意盎]之十七 第一次对活人开枪,两次险些“翘辫子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