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共 92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1939年6月19日深夜,鉴于“伪满洲国”和蒙古人民共和国之间的边境冲突愈演愈烈,苏军也正在“满”蒙边境附近增兵集结,并已经开始对日军集结地展开空袭。日本关东军总部对下属部队进行了紧急动员,准备直接进行军事干预,夺取哈拉欣河西岸地区。吉丸清武大佐的战车第3联队(相当于团)和玉田美郎大佐的战车第4联队接到了调往诺门罕的紧急命令,他们将要充当“安冈支队”的中坚力量。

6月21日,这两个战车联队开始装车进行铁路行军,先运往阿尔山火车站,再履带行军赶赴诺门罕以北的集结地。23日,玉田美郎下令对车辆进行技术维护,做好越野行军的准备。之前的降雨让诺门罕一带变得泥泞,道路也不堪使用。雨后灼人的烈日炙烤着草原,气温高达30余度,坦克发动机过热的状况频发,等到这两个战车联队磕磕绊绊地挣扎到集结地的时候,已经比原定的到达日期晚了两天。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在诺门罕一带休息的日军装甲兵,近景为一辆89中战,稍远处可见一辆97中战。战车第3和第4联队一共只有4辆相对新锐的97中战——事实上,该型坦克已经是交战双方最为“重型”的战斗车辆了。之前有“资料”称苏军派出了T-28坦克(还有更为离谱的说法,T-34什么的全出来了),完全是无稽之谈。诺门罕战役中,日军装甲部队的对手是苏军的T-26和BT系列轻型坦克,以及坦克旅用于侦察的重型装甲汽车,双方也没有爆发什么骇人听闻的“坦克大战”。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在诺门罕行军的日本装甲部队。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战车第3联队战前实力:

·89中战x26

·97中战x4

·97轻战x4

·94轻战x7

战车第4联队战前实力:

·95轻战x36

·89中战x8

·94轻战x4

关东军计划先发制人,强渡哈拉欣河,但河水的深度超过了他们的预期,坦克无法涉水开到对岸。由于日军的通讯技术低劣,玉田只得设法过河赶上大部队,与他们取得联系。6月29日,日军侦察机发现苏军正在从边境线一带向后撤退,但战车第3和第4联队由于行军距离过远,燃料储备已经不足,只能在罕达盖的农场里待命。30日,两个战车联队集中部分作战单位追赶苏军。大约上午9:00时,玉田的好友,战车第9中队的北村大尉报称与苏军发生交火,一辆95轻战被苏军45mm反坦克炮击毁,幸存乘员声称炮弹飞行速度极快,在看到炮口焰之前,炮弹就已经击中了坦克。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日军在6月30日的战斗当中缴获的苏制53-K 45mm反坦克炮,对于30年代的薄皮坦克而言,该炮堪称“威力巨大”。

玉田命令其余车辆赶上第9中队,12:30时,战车第4联队大部与第9中队会合,玉田又要求第9中队继续推进,对正在后撤的苏军实施穿插,其余单位做好进攻准备。苏军坦克第11旅的8辆BT坦克、3辆装甲汽车和一门45mm反坦克炮对进攻的日军坦克进行了迟滞作战,其余的苏军则趁乱撤到日军观察范围之外。双方一直交战到下午2:30,苏军的那门45mm炮被日军坦克击毁,这是苏日两国装甲部队的第一次交锋——玉田意识到,阻拦他们前进的并非苏军主力,只是一支侦察分队。相较于日军,苏军的技术装备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都处于领先地位,后面的战斗肯定会更加艰难。战斗结束之后,玉田的坦克停在原地一边补充燃料,一边等待后续进攻部队跟上来。

吉丸大佐的战车第3联队和步兵第64联队协同作战,进攻战壕之后的苏军炮兵阵地。战车第3联队先是隐蔽在一处湖泊附近,等待侦察机在他们右翼的苏军防线上找出弱点,之后再向那个方向进攻。然而老天却没有成全他们,天降暴雨,各中队无法协同出击,直到第二天8:00,吉丸的联队才开始攻击苏军防线右翼,玉田也在左翼发动攻击,已经就位的日军炮兵对三个联队的进攻行动进行了火力支援。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吉丸麾下两辆97中战的行走装置把苏军提前布置的钢琴弦卷了进去,动弹不得,其中一辆被苏军45mm反坦克炮击毁,另一辆的车长古贺大尉使用炮塔后向机枪扫射苏联步兵,坚持了一个半小时之后,机枪弹药告罄,古贺打开舱门,使用手枪继续射击,很快就被苏军击毙。吉丸等人的坦克击毁了一些苏军坦克和装甲汽车,一些试图用手榴弹摧毁日军坦克的苏军步兵也倒在了机枪火力之下。战车第3和第4联队虽然成功夺取了苏军阵地,但步兵第64联队却没能及时跟上来。仅靠坦克是无法守住阵地的,晚上10:30左右战斗结束后,日军坦克只能放弃阵地撤回。战车第3联队一共只有4辆新锐的97中战,其中两辆已经在战斗中损失。两个联队的坦克加起来虽然有90余辆,但绝大部分都是老旧的89中战和脆弱的95轻战(还有少量更加不堪的“豆战车”),性能比苏军坦克落后太多。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日军在诺门罕战役结束后进行了实验,重现了战斗中坦克行走装置被钢琴弦缠绕卡死的情况。钢琴弦本质上是一种用经过热处理的高碳钢制成的弹簧线,直径很细,韧性和强度极高,一旦绷直布置在草丛之中就很难发现。重量轻,动力弱的日本坦克是无法碾断钢琴弦的。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由于炮塔空间狭小,且需要保证火炮具备左右摆动一定范围的能力,很多型号的日本坦克都只好把炮塔机枪放在炮塔后方,形成了独特的梨形结构。

吉丸和玉田只得在步兵缺席的情况下制定下一步的作战行动——吉丸提出由他的部队正面进攻苏军阵地,玉田在右翼支援,但苏军的重炮火力可不是闹着玩的,正面死磕简直形同自杀。万般无奈之下,玉田想出了利用地形迂回进行夜袭的办法,结果遭到了很多下属的反对。玉田坚持称,如果在白天实施进攻,那么就很有可能“全员玉碎”,大家这才同意按照玉田的计划行事。

7月2日晚上11:30,两个战车联队在夜幕的掩护下出击,为了避免过早惊扰苏军,各车尽量低速行驶,试图将噪音减小到最低水平。指挥官们要求部下接近到距离目标十米的距离再开火,野战炮是最为优先的目标——这一天晚上雷雨大作,完全盖过了日本坦克发出的噪音,他们顺利接近了苏军阵地。一道电光裂长空,昏昏欲睡的苏军突然发现敌人已经近在咫尺。日军坦克冲上去接连开火,苏军阵地上顿时乱作一团。

虽然夜袭非常顺利,但夜间的通讯指挥非常困难,日军的燃料也所剩不多,而苏军的增援部队也随时可能赶来。玉田他们决定见好就收,砸完场子之后赶紧撤退,不宜久留。事后经过清点,日军一共摧毁了20辆苏军坦克、10辆装甲汽车、20辆卡车以及数量差不多的火炮,本身仅损失一辆95轻战。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艺术家后来绘制的夜袭场景,日军7月2日的这次夜袭堪称经典战例。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战车第4联队的一辆95轻战遭到苏军炮火多次命中。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被日军95轻战37mm主炮击毁的苏军BT-5坦克,由于装甲钢材质量不佳,命中的穿甲弹导致炮塔侧面装甲发生了崩解和开裂现象。

天亮之后,吉丸认为夜袭已经极大削弱了苏军实力,在步兵仍未到场的情况下再次贸然发动进攻,然而他却忘了苏联援军可能已经到达战场的事情。战车第3联队在进攻中遭到苏军坦克与火炮的集中射击,13辆坦克丧失了战斗力,吉丸也命丧当场。苏军损失BT坦克3辆,反坦克炮8门。冒失的日本人又一次栽在了钢琴弦上面,被钢琴弦缠住履带的坦克就是个活靶子。苏军虽然给日军造成了严重损失,但却没能守住阵地,攻占阵地之后,日军对受损的坦克进行回收。日军步兵这时也赶了上来,占据了阵地,这多少让精神高度紧张的日军装甲兵们松了口气。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战车第3联队的97中战。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97中战装备的97式57mm战车炮,设计目的是用来支援步兵,反坦克能力糟糕。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被日军技术人员回收修理的吉丸大佐座车(97中战),该车履带被钢琴弦缠住,装甲遭到苏军45mm火炮射击贯穿,乘员全体阵亡。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吉丸座车的炮塔被从车体上移除,竖着放置在地上。一枚45mm穿甲弹击穿了车长指挥塔左侧位置,弹头破片杀死了吉丸清武。

7月4日早上7:00,苏军出动19辆坦克(BT与T-26),20辆装甲汽车和500余名步兵,试图夺回阵地。日本装甲兵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坦克火力不如苏军的45mm炮,于是调整了战术,把车体隐藏在棱线以下,只露出炮塔迎敌。战至下午4:00,苏军进攻部队退去,十余辆坦克和装甲汽车被日军击毁,日军方面只损失一辆89中战。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被苏军45mm炮多次击穿的89中战。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被日军击毁的苏军BA-10装甲汽车。

之后日军得到命令向后撤退,构筑新的防线,两个战车联队继续采用反斜面潜伏战术支援。接下来几天里,苏军继续向日军发动进攻,并不断增强打击力度,日军实力持续消耗,且无法得到后备力量的补充和支援。战斗进行到第5天时,日军防线再也支撑不住,被苏军迅速瓦解。在关东军炮兵火力掩护下,两个战车联队的残部脱离战斗,撤下前线进行休整和补充。上级认为装甲部队撤离战场会导致步兵失去支援,玉田因此遭到了关东军司令部的严厉批评。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经过伪装的95轻战。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战车第4联队修理受损车辆。

实际上,战车第3和第4联队在诺门罕的表现堪称出色,在数量、质量均落后于苏军的情况下,依然取得了不错的战绩,体现了装甲部队的价值所在。然而,日军的战略失误和步坦协同不利也极大地阻碍了装甲部队的发挥,两个联队长时间与步兵脱节、无法有效占领阵地、以及车辆人员损失居高不下也严重挫伤了部队士气。装甲部队脱离战斗的无奈之举受到了步兵指挥官们的鄙视,他们认为装甲部队的坦克一无是处,只要胡乱布置一些钢琴弦就可以把坦克悉数消灭;一些军官更是认为,即便是已经输掉了战斗,他们的步兵部队也会坚持到底,但装甲部队发现情况不对就开溜了。

诺门坎战役中,日军装甲部队蒙受了惨重损失,如玉田的战车第4联队损失89中战4辆,95轻战32辆,仅剩下12辆坦克(89中战、95轻战、94轻战各4辆),人员也有不少伤亡。但是,这场战役的损害远胜于装备人员层面。战役结束后,以装甲力量为核心构建摩托化部队的思路被日军放弃,坦克沦为了步兵的附庸,配合步兵战术支援步兵作战,步兵对装甲部队的偏见也由此产生,并一直持续到二战结束。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苏军坦克第11旅的一辆BT-5坦克被日军缴获。

梦断琴弦:诺门罕战役中的日军装甲部队作战。

7月3日的战斗当中,日本战车第4联队的一辆97轻战被苏军缴获,后来送到库宾卡试验场进行研究(关于当天的战斗及战果,苏日双方的记载并不一致,出入很大)。

      打赏
      收藏文本
      7
      0
      2021/11/21 0:00:3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