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刘茂恩抗日纪事

共 85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341682
  • 工分:17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刘茂恩抗日纪事

1937年,全民抗战,奉命率第15军由安徽六安出征晋北,加入抗战序列。9月12日任第十三军团军团长,辖第15、17及第33军,参加晋西北平型关战役。其先头部队9月15日驰抵怀仁时,因大同已告弃守,即奉命担任东起乱岭关,西迄北楼口线之守备任务。后因第17军84师在南口作战伤亡惨重,战斗能力已失,即令84师在后方收容散兵,没有参加平型关战役。因此,第84师防线(团城口至平型关)就有第15军接替防守。9月17日,浑源之敌数百名,向我第64师恒山阵地攻击,倭敌稍触即退往城内。同日,敌百余人向我王千庄附近猛攻,激战约一小时,敌溃退。19日,敌约300人由晋庄向我凌云口阵地进犯,战约20分钟,敌向晋庄溃退。26日拂晓,敌大部兵员和汽车载运物资由浑源向应县退却,同时将城内妇女掳去甚多。第64师防地战事平静。

平型战役:

9月22日,日军兵分两路向大营镇进军,一路由日军第21旅团旅团长三浦率步兵三个大队,炮兵一个大队约五千人沿灵丘至大营公路向大营镇进军。9月23日清晨2时,约千余人突入平型关,在关口附近与64师一部激战六日,历五度肉搏,和敌军对峙于平型关。于此喘息之机,奉命实行战略转移至忻口附近,翌日,敌占领平型关。另一路由日军第21联队联队长粟饭原率第21联队主力约两千余人,由浑源向大营镇进军,9月23日早4时,敌约千余人向杨庄附近第21师阵地发起攻击,6时敌一部向我清塘村正前方第65师阵地进犯,我沉着应战,敌我双方在阵地前呈对峙状。薄暮时分,敌约5百人向师福沟和董家庄方向移动。9月24日上午,步炮联合之敌约千余人乘大雾向我第64师师福沟高地猛攻,被我击退。8-9时大雾散尽,敌利用炮火飞机猛轰我守军阵地,我军奋勇奋战,前赴后继死守不退,伤亡惨重之际,急调兵一团由大坪村急进驰援。9月26日夜,敌约5、6百余人向我师福沟阵地袭击,激战四小时,将敌击退。同日,我65师一营欲绕至我正前方之敌敌后游击突袭。十五时许,该营运抵柴树沟附近,与步炮联合之敌遭遇,激战三小时,双方伤亡甚重,我伤亡官兵百余人。

平型关战役自9月23日至9月29日,日军在平型关讲堂村师福沟柴树沟等地遭到第十五军顽强抵抗,使日军不得不绕过第15军防地改道进攻大营镇。将倭敌阻挡在团城口鹞子沟及六郎城一带。使晋军有充分的时间布防忻口一线。为忻口战役赢得了宝贵的时间。9月30日,奉命向忻口转进设防。

忻口战役:

1937年10月7日,任忻口战役右翼兵团兵团长,辖第15、17及33军。10月10日,奉命在忻口以东南崞经灵山、韶王堂一线构筑阵地。12日,敌第15师团向我中央兵团阵地展开猛攻,激战三昼夜,敌我双方死伤惨重。13日下午5时,敌约9百余人进逼我15军64师阵地,被我守备一团击退。15日拂晓,命65师一个旅,向忻口镇正面之敌侧背发起突袭。敌以飞机及战车参加战斗,激战四日,我伤亡惨重,乃于18日夜将该旅撤回,予以休养整补。19日拂晓,敌以优势炮火及飞机对我灵山阵地进行疯狂报复,灵山阵地两次易手,失而复得,敌我双方形成对峙局面。21日,总司令卫立煌将伤亡甚重且疲劳过度的第15军改为总预备队,而派第17军高桂慈部接替15军阵地防务。刘茂恩知第17军在南口战役损耗过大,全部兵力不过两千余人,如果接替15军长达二十余里的阵地,则战局堪忧,若有闪失,影响极大。及请准仅将龙王堂阵地交接。此公众友爱精神深得同僚感动。旋,敌又增加重兵向我展开全线猛攻,双方激战至11月2日,奉长官部命令移军保卫太原。忻口战役至此宣告结束。

敌攻陷忻口后,以机械化部队与空军配合跟踪追击,同时派其第二十师团自晋东夹击,十一月四日,第15军先头到达太原城南之小店镇时,敌十四师团及二十师团已先期占领小店,乃仓促展开就地应战,感觉敌势甚锐。而此时我自晋北南撤之20余万大军正在行进途中,因形势异常严重,刘茂恩急派一旅冒敌猛烈炮火沿汾河展开占领阵地,保卫汾河桥,终于掩护大军顺利南撤。第15军在此地区与敌激战至5日薄暮,趁隙脱离战场,转移至霍县以北之韩侯岭构筑阵地,阻敌南犯。

1939年任第五集团军总司令,兼第十五军军长。

1939年10月,改任第十四集团军总司令,辖第14、15及第93军。

战役片段:

在龙王堂的一线阵地上,出现郭发祥盘肠大战日军的壮烈事迹,实乃中外史上所罕见。郭发祥,南阳方城县人。1915年生,高级小学毕业,1932年加入国民革命军第十五集团军。1937年升任第十五军65师补充营少尉排长。10月17日,参与(忻口战役)龙王堂战斗。连内官兵相继阵亡,士兵死伤惨重。郭发祥在一天之内连升三级,由少尉排长升至中尉排长、副连长及连长。英勇作战,喋血搏斗,忽腹中炮弹,大肠坠出,乃自裹之。再与敌战,数退数进,杀敌无数,倭寇谓之“盘肠大战”。勇士之名驰扬战场。阵地几次失而复得,终以流血过多伤势不支,腹破疼痛难支扑地,嘱全连官兵坚守阵地,而指派排长代理其职务。营长闻讯驰之,目睹其英勇惨状,坚嘱忍耐,拟送后方医治。郭声色俱厉义正言辞:阵地力弱之时,势必削减战员,岂可以一人生死影响战局。营长不忍。争执间,郭即自行裂腹而死。时年23岁。这种舍身取义大无畏的精神惊天地泣鬼神,以使战地军民尊之谓“忻口之神”。

日酋板垣征四郎亲为之立碑敬礼,称之为“支那勇士”

中条山战役:

1941年5月7日拂晓,敌第三十三师团及其独立第四旅团,开始向我98军阵地董村、杨城以南之第10师阵地进犯,并以飞机重炮轮番轰炸,战况异常激烈,全线守军凭借工事沉着应战,战至10日,董村阵地被敌突破,第15军一团急速驰援,阵地失而复得,双方伤亡极残。11日晨2时,敌又攻破第10师防线,向我十四集团军总部横河镇猛扑。第10师陈师长亲率预备队1营和集团军总部特务营两连,在大雾中与敌遭遇横河镇以北山冲地带,我以手榴弹及白刃战向敌反击,将犯敌悉数歼灭,第14集团军总部始得转危为安。同时,第98军阵地也在激烈争战。12日,奉第一战区司令长官令:中条山补给线中断,大军应酌留一部分以游击方式打击敌人,主力迅速突围向敌后转进。于是决定日暮突围。13日午后,刘茂恩率第十师突围后转进之杨城以南时,获报第15军及第98军突围时被日寇阻止于横河以南,正在激战中。中条山补给已断,战况陷入混乱,主力部队又尚未突出包围,后果堪忧。刘茂恩遂决定重回中条山,指挥部队杀出重围。14日,第98军安全突出重围,同日,第10师师长率一团前来,坚请有其掩护突围转进,刘茂恩则称:此地第15军及第43军正在与敌苦战,各部尚未脱离危机之前,总部绝不能后退,应奋战到底。陈师长深受感动,也表示:在总司令未脱险之前,定舍命追随其左右。15日,晋城垣曲之敌相继来犯,以当时情况,到处都被敌军所占,已无阵地可供防守,遂决定以机动作战方式打击敌人,展开对敌游击战。21日,奉令:河防空虚,饬即设法南渡黄河,担任黄河河防之守备。25日开始行动,采取游击方式,交替掩护,相继渡河。至6月下旬,第15军及93军陆续渡河。第98军直至8月间,方得渡河集中。

洛阳保卫战:

1944年4月下旬,敌人开始将主力移至开封及新乡地区,另一部配置于晋南信阳地区,有敌华北方面军总司令冈村甯次统一指挥。4月18日开始,向中牟地区进犯,5月6日,敌陷登封和临汝后,直向洛阳进犯。5月9日龙门陷落后,奉命以15军附94师担任洛阳守备。第15军军长武庭麟为防守指挥官,所辖64师(刘献捷)担任西工、周公庙、七里河及其以北高地庄王山、李屯一线之守备,65师(李纪云)担任邙岭及洛阳北关阵地之守备。另以94师(张世光)担任东南两关阵地之守备。洛阳阵地为长官部所策划构筑,当时64师65师共计有四个团,94师三个团。刘茂恩曾面见长官部参谋长董英斌,要求增派兵员,董说:无兵可派。又请其补充弹药,董说:可到龙门弹药库取用。时,龙门已失。最后发动群众到七里河抢运出一万余箱手榴弹。为给下一步战略准备留出充裕的时间,洛阳战役之前,蒋总命守洛阳7天,战区司令长官部令守10天。第14集团军总司令刘茂恩则下令死守15天。结果,洛阳城守军在无粮、无弹、无援的情况下,以血肉之躯与日寇重炮飞机狂轰滥炸相拼搏,展开白刃战肉搏战,终守洛阳18天。

战役片段:

5月11日晨,64师在城西庄王山、李屯、七里河、西工一带阵地,血战硬拚,英勇阻击敌人,在连续三天三夜的激烈战斗中,敌人扑入阵地,立即逐出,阵地反复争夺达十数次,毙伤敌2000多人,守军也死伤惨重。为了节约兵力,12日晚上64师放弃西工阵地,转守防卫邙山南麓史家屯经苗沟、烧沟到城西北角关帝庙一线,13日早晨,敌人大队援军来临,出动几十辆战车,以强大猛烈的炮火攻势,掩护大队步兵突入西工核心阵地,所有工事都被摧毁,形成一片火海。守军利用邙岭的梯田斜坡、悬崖壕沟及各村民房修成枪眼,用混凝土和砖石修筑隐蔽火力点,以散兵壕和交通沟把各个火力点连接起来。在火力点外面架设铁丝网,挖防坦克壕,在防坦克壕附近埋设地雷。与敌逐村逐地进行争夺,多次进行白刃格斗。这次战斗中,64师师长刘献捷双耳被大炮震聋。

5月20日,65师195团营长张毅群,在洛阳庄王山两侧和史家屯以北的阵地上 在激战中牺牲。5月20日,在洛阳后洞阵地,194团2连连长韩昆生擒日军大队长藤本,日兵蜂拥来抢。韩昆急忙刺死藤本,自己也倒在敌人的刺刀下。副连长贾乐民见状大吼一声,抱着8枚手榴弹冲入敌群,与50多名日军同归于尽。

64师191团排长李军义率全排战士以集束手榴弹和血肉之躯阻击日军坦克前进,炸毁日军坦克5辆,毙敌30多人,全排官兵无一生还;在4天4夜的上清宫保卫战中,日军突然施放毒气,官兵仍不退缩,与阵地共存亡。

64师连长张朝安,温县人,性刚烈。在守卫西工阵地时,看到多数碉堡被敌夺去,十分震怒,组织敢死队发动反攻,猛冲猛打,连续夺回7座碉堡,敌人尸横遍野,仓皇逃遁。195团一上士班长在本排排长阵亡后,主动率本排士兵杀敌,死守碉堡,敌人炮火猛烈,全班战死,班长自杀……

耿谆当时是15军64师191团2营5连连长。据他回忆:他带领全连战士,凭借西下池的牢固工事,11日一整天都在阻敌过河。阵地正面是敌军的5辆坦克及大批步兵,我军火力虽不及敌军,仍打退了对方的一次次进攻。后来,敌人从东西两个方向发动攻击,坦克冲到我阵地前沿,我重机枪手换上有一定穿甲能力的钢心枪弹,向坦克甲板薄弱处射击,杀红了眼的士兵抱起集束手榴弹与敌同归于尽。

洛阳保卫战,在抗战史上感天地泣鬼神,惨烈不逊于衡阳保卫战的战役,最终都将被湮没在浩瀚的历史海洋。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1/10/26 11:12:0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7条记录] 分页: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