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血战长津湖:装备严重落后的志愿军为何能战胜美国王牌部队?

共 33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371779
  • 工分:560653 / 排名:169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血战长津湖:装备严重落后的志愿军为何能战胜美国王牌部队?

血战长津湖:装备严重落后的志愿军为何能战胜美国王牌部队?

2021年10月08日 18:41:09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23人参与5评论

大约是由于境内没有南北向山脉阻隔南下冷空气的缘故,朝鲜咸镜南道的长津郡纬度虽与北京相差无几,但气候却有着天壤之别:10月此地就开始入冬,11月平均日间气温就已降到零下3.6摄氏度,12月更会降到零下11.6摄氏度。

1950年,当美第10军在开进长津时,面对的就是如此天寒地冻的天气。虽然如此,但大多数第10军的美国大兵似乎并未放在心上。毕竟,他们一路走来并没有经历什么战斗,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

感恩节上,全军享用到了一顿大餐,虽然嚼着火鸡的官兵们未必知道麦克阿瑟已经放出的狠话:“圣诞节前让孩子们回家!”但他们清楚,阿尔蒙德已遵照麦大帅的安排调整部署,计划在27日配合西线发动“圣诞总攻势”。

27日,也就是第10军计划发动总攻势这天,长津湖地区天降大雪,气温已经降到了零下36到38度。

朝鲜最寒冷的一个冬天,已经到来。

志愿军第9兵团战士通过长津湖大桥。长津湖是朝鲜北部地区最大的湖泊,海拔在1300米以上,位于赴战岭山脉与狼林山脉之间。长津湖地区一般从10 月份开始进入冬季,11月开始温度一般可达零下3.6度,1950年冬季由于受西伯利亚寒流影响,当地温度骤降到零下30度以下

麦克阿瑟的王牌

麦克阿瑟曾公开对记者宣称,朝鲜战争将在圣诞节前结束。

麦克阿瑟并不是在吹牛。他策划中的“圣诞总攻势”是一个标准的钳形进攻,第8集团军和第10军构成的两翼左右开弓,分别沿朝鲜东西海岸线北上,抵达鸭绿江后便转为沿江对进。一旦会师,他们将构成一个规模庞大的包围圈,将整个朝鲜北部囊括在内。

为了实现此目标,他给负责右翼的心腹爱将阿尔蒙德配置了强大的兵力:打底的是以精锐著称的美海军陆战队1师和步兵第7师,此外配属有南朝鲜军第3师、首都师、海军陆战队第1团,以及英国皇家陆战队第41突击队,攻势发动前又特地将美步兵3师划拨给第10军,加上提供支援的远东空军、第七舰队的话,整个右翼部队可达10余万人。

1950年11月15日,美国海军陆战队第1师在进军长津湖的路上

据后来美方一些战史披露,当时仅在长津湖地区的陆战1师总兵力约达2.5万人,除了3个陆战团 (每团辖3营) ,1个陆战炮兵团 (辖4个炮兵营) ,3个坦克营,1个作战勤务大队 (辖工兵、通信、医疗、信号等8个营) ,除此之外还有1个陆战观察特遣队、英国皇家陆战队第41突击队,以及部分特遣队,并能得到第1陆战航空队 (辖2个大队) 的支援。其他步兵师在人数上虽略逊一筹 (约1.6万人) ,但普遍都能拥有4个炮兵营及1个以上的坦克营,装备之优良,火力之强大,远不是以轻武器为主的志愿军所能比拟。

1950年12月,美海军陆战队第1师在长津湖附近下碣隅里的营地,这里驻扎着陆战1师师指挥所和师属特种兵分队,第1团和炮兵11团各1营,图片中一架飞机正在从跑道上起飞,这个简易机场对陆战1师最终逃出生天意义重大

有这样一支武装到牙齿的大军,麦克阿瑟和阿尔蒙德自然都信心满满。 但前线指挥官已经隐隐感觉到,前方正有一个巨大的陷阱等待着第10军。

诱敌深入

在长津湖之战爆发之前,史密斯已经隐约感到不妙。他在路过长津湖南方黄草岭时,注意到山口唯一通道——一座水泥桥,并没有被在先前的黄草岭阻击战 (1950年10月25日—11月7日) 中阻挡了他们13个昼夜的志愿军炸毁,这位经验丰富的战将由此得出结论:“中国人希望美国人跨过这座桥”,然后“彻底切断我们的后路。”

史密斯的预感是对的,志愿军几乎是在进行一次战役后马不停蹄就在策划二次战役了。1950年11月4日,即一次战役结束前一天,彭德怀就致电毛泽东,提出“ (一次战役) 消灭敌人不多,我军实力尚未完全暴露,美伪军还可能重新组织反攻”,因而“拟采取巩固胜利,克服当前困难,准备再战方针”,然后“在内线要点上构筑必要工事。如敌再进,让其深入后歼灭”。

1950年,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员宋时轮(右)指挥部队推进到长津湖。经过紧张的部署,11月26日,第9兵团已经秘密埋伏在长津湖地区

诱敌深入说来容易,实际做起来并不简单。志愿军虽然在一次战役中获胜,但美军进攻势头不减,志愿军打得也很疲倦,在什么地方部署“口袋”,怎么个诱法?用哪支部队来诱?特别是考虑到美军火力强大,占据空中优势,如果有个万一诱敌成了引狼入室,那就弄巧成拙了;另一方面,此时敌军一线将领诸如沃克、史密斯对局势都有着不祥预感,倘若他们硬顶着麦克阿瑟压力不北进,诱敌没有诱上来,志愿军也不好打。

幸运的是,美军中没有人能顶住麦大帅的压力。东西线各路敌军均被诱至预定战场,11月25日,二次战役率先在德川、宁远地区打响。不过,正在西方鏖战正酣之际,东线却仍处于平静,直到两天后战斗才在长津湖周边打响。

东西线战场上之所以在出现时间差,同一次战役后的东线的态势是分不开的。一次战役后,西线美第8集团军有所退却,但东线的第10军却在阿尔蒙德指挥下继续突进。从志愿军的角度来看,美第10军正朝江界方向猛冲,有着切断志愿军后路的危险,此时志愿军在东线仅有42军两个师,很难挡住齐装满员的美第10军。为此,原本计划在东北整训一段时间的第9兵团紧急入朝。

在接到命令后,第9兵团几乎是马不停蹄地踏上了朝鲜土地,该兵团下辖的27军在临江下车之后,当晚 (11月12日) 就奉命渡江,随即在9天之内强行军约250公里抵达云山里一带,从正面拦住美7师的去路,兵团下辖的其他各军的情况也差不多,作战准备极为仓促。现实困难迫使第9兵团首长请求志司将东线作战的日期推迟到26日后。考虑到东线战场具有相对的独立性,彭德怀批准了第9兵团的请求。

长津湖战役前,志愿军第9兵团将士誓师出战,约摄于1950年冬

经过紧张的部署,26日第9兵团已经秘密埋伏在长津湖地区:20军隐蔽进入柳潭里以西以南,27军主力隐蔽进入柳潭里、新兴里以北,准备伏击美军湖西侧的陆战1师第7团和第5团一部;而26军主力则由厚昌向战场靠近,开往长津东南地区。兵团首长决定,“集中廿 (欠六〇师) 及廿七军主力,首先歼灭美陆一师主力于下碣隅里、新岱里、旧津里、柳潭里、新兴里之间地区 (均在长津湖西侧) 。得手后,视机歼灭美七师卅一团或美陆一师增援之敌”,全线攻击时间确定为27日晚。

11月27日清晨,美第10军按计划发动“总攻势”。

穿插,穿插,再穿插

就在美第10军发起进攻的这天黄昏,已经埋伏到位的志愿军第9兵团发起攻击。当天下午4时,担任正面进攻的27军率先在长津湖两侧发起进攻,第80师在长津湖东迅速切断了泗水里同新兴里之间的联系,并攻占了新岱里,包围内洞峙,将湖东侧的“北极熊团”压缩在不足4平方公里的狭小区域;而79师则同20军59师配合,将湖西侧陆战1师第7团又4个营合围;第81师位置略远,师主力占领了赴战湖西侧的小汉岱、广大里一点,切断第10军派往赴战岭的美7师同长津湖部队之间的联系,保障军主力的侧翼安全。

另一方面,志愿军20军4个师则从侧后向美军发起了进攻,至28日凌晨,58师已经从东、南、西三面包围了陆战1师师指所在的下碣隅里;59师攻占下碣隅里西北之死鹰岭、西兴里,切断了陆战1师柳潭里和下碣隅里两部的联系;60师攻占了乾磁开、小民泰里一线,切断了通往南路古土里陆战1师1团的主力同师指的联系。战至28日清晨,第9兵团已经将长津湖地区的所有美军分割包围。

1950 年11月27日,朝鲜战场东线地区普降大雪,气温降到零下30摄氏度左右,中国人民志愿军第 9 兵团某部翻越冰山雪岭,阻击从咸兴北援长津湖的敌人

尽管史密斯自觉已经将部队收紧靠拢到他满意的程度,但开战仅仅一夜,包括陆战1师在内的所有部队就被志愿军彻底切断分割,除了美军一开始就不断分兵、犯了分散兵力的军事大忌之外,同其自身战术习惯也有着相当关系。

长津湖周边,是茫茫群山夹着一两条谷底公路,过度依赖机械化行动军队很容易被人伏击痛揍。27军在战斗中就发现,美军即便从进攻中转入被迫防守时,也往往只在山腰、山角、村沿等洼部及较为隐蔽处构筑掩体,好处是射界开阔,不易被炮火摧毁,让志愿军比较难选择突击点,但缺点是配置在洼地很难进行远程射击,发挥不了美军的火力优势,而志愿军各种曲射、直射火力均能发挥威力,还便于可以利用单兵小组逐个夺取,连续攻击。

除此之外,美军多配有坦克等重武器,步坦协同也颇为娴熟,但27军同样发现,美军坦克在当地活动范围小,反坦克武器一打一个准,夜间作战则无法发挥步坦协同的威力,甚至出现了坦克被志愿军夺取,反而当作志愿军攻击依托的战例。

1950年11月,在长津湖附近前行进的志愿军部队。当时20军隐蔽进入柳潭里以西以南;27军主力隐蔽进入柳潭里、新兴里以北 ;而26军主力则由厚昌向战场靠近,开往长津东南地区

美军虽然装备精良,但作战意志不强,对敌时常常想当然,被志愿军第9兵团轻松分割包围,也自在情理之中。与他们呆板战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志愿军在二次战役中运用得炉火纯青的穿插战术。由于地形关系,长津湖地区美军纵深大、正面强,侧翼薄弱暴露,搜索警戒不严,本来就容易被志愿军从侧翼穿插、分割、包围。战斗打响后,第9兵团各穿插部队要么是寻找敌人比较空虚的结合部插进去,要么就是绕道跋山涉水而过,甚至有时候还要在敌人严密防守之下冲进去。

一旦插入美军纵深后,他们就会尽量扩大占领面积,在阵地两头设防,以便同时阻击逃窜或增援的敌人。同时,志愿军将士还会对阵地进行纵深配置,多层设防,同时对公路交通进行不规则的破坏,放置障碍物,以迟滞敌人机械化部队的行进。

1950年11月27日,志愿军某部指挥员在长津湖战役中指挥作战。志愿军的穿插部队多会控制村落外围和制高地,用火力或观察哨控制山顶,同时还会积极地组织小部队进行快准狠地反击

穿插作战,实质就是己方单一部队插入敌军纵深战斗,当敌人增援、突围时,又往往演变为阻击作战。志愿军在穿插时,首先遇到的问题就是补给,如果掌握不好节奏,穿插部队会陷入粮弹两缺的窘境,因而第9兵团穿插部队除了携带足够弹药,特别是反坦克武器之外,接敌作战往往都采取将敌人放到有效射程中再猛烈开火的战法。原则上,志愿军的穿插部队多会控制村落外围和制高地,用火力或观察哨控制山顶,同时还会积极地组织小部队进行快准狠的反击,并且在阵地前沿派出隐蔽战斗小组和狙击手,灵活地出现在敌人周围,四面八方地扰乱杀伤敌人,让他们顾此失彼。

正是有着如此灵活机动的战术,才让装备远逊于美军的志愿军能在长津湖战役中,一夜之间就顺利截断敌人,并且牢牢钉住他们,让他们动弹不得。

1950年12月,美海军陆战队第1师在遭到志愿军突袭后组织反击。为了维持强大的火力,美军弹药消耗极快,倘若不组织救援,一些被分割的部队很快就会陷入困境

整个28日白天,长津湖地区美军所有恢复联络的作战企图均告失败,依然被牢牢分割包围,到了晚上志愿军展开反攻,对内洞峙、新兴里美7师31团和下碣隅里的陆战1师师部发起猛攻。接下来的战斗重点,便逐渐从穿插同反穿插的对抗,转变为阻击和反阻击的争夺了。

“北极熊团”的覆灭

经过一天两夜的激战,东线美军已经被迫从进攻转入防御。史密斯已经意识到陆战1师的形势不妙,开始着手准备后路,于是下令让古土里的陆战1师1团主力会同英军皇家陆战队41突击队,另配属美军两个步兵连和两个坦克排近1000人组成特遣队 (Task Force) ,由英41突击队队长德赖斯代尔指挥向北进攻。特遣队出发后,下碣隅里的陆战1师也组织力量向南攻击,企图南北对进,打通陆战1师通往咸兴的交通线。

美军的攻击在一开始就遭到了志愿军的顽强阻击,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在富盛里、小民泰里一线遭到志愿军60师和58师的阻击,而南下美军刚一出下碣隅里,就遭到来自东南方1071.1高地志愿军20军58师172团3连3排的阻击,率领这支小队伍的,便是特级英雄杨根思。

杨根思,生前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20军58师172团3连连长,是新中国第一位特等功臣和特级战斗英雄

杨根思是来自新四军的老战士,作战经验丰富,长津湖战役开始后,他奉命率部穿插占领了下碣隅里外围的制高点,扼守在公路边1071.1高地。29日上午,美军蜂拥而至,先以飞机、火炮狂轰滥炸,倾泻了大量炮弹、炸弹和燃烧弹之后,发起轮番步兵冲锋。杨根思率领第3排先后打退敌人8次进攻。上午10时左右,美军发起了第9次进攻,3排弹药都已打光,人员仅剩两名伤员,增援部队尚在途中。此时,杨根思抱起仅有的一个炸药包,拉燃导火索,同敌人同归于尽,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守住了阵地。战后,新华社记者华敏根据参战战士的口述,写出了通讯《不朽的杨根思英雄排》,让杨根思英雄事迹广为知晓。

杨根思壮烈牺牲之后,德赖斯代尔特遣队也陷入了绝境。30日早上8时,战斗了一天一夜的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向志愿军投降,就此宣告全军覆没,志愿军俘虏英美军237人,缴获、击毁坦克、装甲车和汽车74辆,各种火炮20余门。

1950 年冬,志愿军第9兵团副司令员陶勇(中)正在查看缴获的美式火箭筒。1950年11月 27日,志愿军第9兵团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在长津湖地区同美军浴血奋战了十余昼夜,歼敌13916人,给予美第10军沉重的打击

数天的战斗过后,第9兵团发现战前对美军兵力判断有误,美军在长津湖实际兵力比预判多了一倍,有的地区甚至多出三到四倍。因此,第9兵团首长当即决定,调整预定作战决心,首先集中绝对优势兵力歼灭“北极熊团”。

长津湖战役志愿军缴获的美军 “北极熊团” 团旗,现藏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

围追堵截

“北极熊团”遭到全歼的消息传来,美第10军方才如梦初醒,全线发生动摇。此前第8集团军退却,他们被孤悬在朝鲜半岛东南一隅时,全军上下还觉得凭借优势火力,应付志愿军的进攻是手到擒来,但“北极熊团”的下场告诉他们,志愿军完全有能力将他们消灭,哪怕他们是所谓的王牌陆战1师。

12月1日,远在清津、惠山镇的美军和南朝鲜军开始狼狈后撤,而位于柳潭里的陆战1师部队也向囦水里退却,企图打通至下碣隅里的通道。隔天,位于社仓里的美3师及南朝鲜部队也开始南撤。东线敌人已经出现了总撤退的迹象。长津湖战役的焦点,也因此转到了围追堵截陆战1师之上。

第二次战役东线作战经过要图(1950年11月27日—12月24日)

陆战1师逃至下碣隅里之后,毁坏了所有重装备,通过空运将伤员后送,并且补给了作战物资,实力有所恢复。美第1陆战航空兵联队倾巢出动,不分昼夜地攻击公路沿线所有目标,为陆战1师扫除南逃障碍。在作好充分准备后,6日拂晓,陆战1师的主力从下碣隅里突围南逃。

1950 年12月,从下碣隅里撤退的美海军陆战队第1师

在长津湖战役中,陆战1师伤亡惨重,仅从11月27日到12月15日就减员7274人,然而最终还是逃出生天,第9兵团未能将其围堵住,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由于当时长津湖地区恶劣天气。由

于战局发展迅速,第9兵团入朝太过仓促,衣着单薄,粮弹缺乏,后勤补给困难,有些部队一两天才吃得到一顿结冰的高粱米,使得战斗力大为削弱。更为雪上加霜的是,此战中天公不作美,每每重要作战前都会气温骤降,给部队带来大量的冻伤减员,最让人痛心的战例发生在新兴里战斗中,27军80师240团5连在冲锋时受敌人火力压制,全连呈战斗队形卧倒在雪地,最后全部冻死。严寒天气同时也影响了武器的使用,整个兵团配备的迫击炮有70%打不响,许多步枪枪栓被冻住,马克沁机枪的水冷被冻成了冰,通信联络也极不畅通。在战役后半期这些问题越发严重,陆战1师能突破古土里、真兴里天险,完全就是因为极寒天气使得志愿军战力丧失的缘故。

长津湖战役中,志愿军战士正用迫击炮向敌人阵地发起攻击,摄于1950 年末。长津湖战役中气温骤降至零下30度下,使得志愿军作战遭遇极大困难,甚至整个兵团配备的迫击炮有 70% 都打不响

然而,第9兵团付出的代价并没有白费。他们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同美军浴血奋战了十余昼夜,歼敌13916人,给予美第10军沉重的打击,不仅打开了东线战局,还有力地保障了西线部队侧后安全,让麦克阿瑟的“圣诞总攻势”彻底破产。就在东线第9兵团同陆战1师鏖战的同时,12月5日,美军撤出了平壤,6日志愿军第116师和朝鲜人民军第1军团部队在大同江胜利会师,沦陷敌手46天的平壤被收复。12月7日,也就是陆战1师快抵达古土里时,美第8集团军开始向三八线实施总退却,至16日全部撤到三八线以南。此时,东线志愿军会同朝鲜人民军第3军团已经收复元山、咸兴,直逼兴南。美国远东海军则调集了300余艘舰只至兴南保障第10军撤退,同时依托城市,组成了海、陆、空火力构成的严密防御火力网,掩护部队登船,到12月23日,美第10军全部从海上南逃。次日,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收复兴南,第二次战役胜利结束。

这一天正是12月24日,1950年的圣诞节平安夜。

1950年12月,肃清长津湖至元山一线敌人后,中朝军队在东海岸会师。12月25日上午,志愿军第27军在进入兴南,此前,兴南港已经被美军摧毁

END

者丨李思达

编辑 | 詹茜卉

校对 | 苗祎琦、王用鑫

排版 | 薛梦缘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10/12 11:02:3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血战长津湖:装备严重落后的志愿军为何能战胜美国王牌部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