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寇血债]日寇在坎墩制造的惨案

共 95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793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寇血债]日寇在坎墩制造的惨案

[日寇血债]日寇在坎墩制造的惨案

坎墩历史上的“12.13”惨案

抗日战争伤亡调查

1941年4月19日,日寇在镇海登陆,20日至23日,宁波、慈溪、余姚等地相继沦陷。日寇为推行“以华制华”、“以战养战”的方针,竭力控制三北地区,掠夺大量人力、物力,以图屏障沪、杭、甬等城市。皖南事变后,中国共产党中央对新四军在华中的战略部署作了新的安排。华中局根据党中央的批示,决定将开辟浙东、浙西两地工作的任务暂归苏南区党委书记谭震林同志负责。苏南区党委批示路南特委:将我党在上海市黄浦江以东地区的两支武装力量分批南渡杭州湾,向浙东三北(慈溪、余姚、镇海三县的姚江以北部份)地区挺进,开辟敌后游击战场。1941年6月18日,刚从浦东(上海市)到达杭州湾南岸的淞沪五支队第四大队,在相公殿打响了开辟浙东敌后抗战第一枪(第一仗战斗),造成日军八死七伤的失败。1942年夏,中共华中局派谭启龙、何克希等同志来浙东主持抗日工作,于当年的7月在宓家埭(宓大昌)成立了中共浙东区党委,8月,在鸣鹤(金仙寺)建立了三北游击司令部(后改为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开展敌后抗日斗争。

坎墩地处浙东三北,在浒山以北、庵东以东,各约距有七、八公里的路程,是商贸繁荣、经济富庶的集镇,也是爱国将士—浙东工农红军第一师师长费德昭的故乡,因而被日寇看重的地方,也是遭受日军严重蹂躏的地区之一。现据调查证实,1942—1945年的三年时间里,被日军打、刺死亡的有30人之多,失踪的达102人以上,财产损失更是无法统计。

蹂躏老百姓 宴后遇袭击

当时,浒山、庵东两地各有日军驻守,这两股日军经常来犯坎墩,掠夺老百姓的财物,抢夺店主和商贩的烟、酒、副食品,虏掠群众的鸡、鸭、鹅、羊、棉花、粮食等物资,还侮辱妇女,任意拳打脚踢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据调查,说得出姓名的,有以下五位:坎中村的吕尧炳和“橡皮”阿三;三四灶村的陆文其和江日章及胡德茂等村民。其中村民胡德茂更惨:因他刚从街里卖完蕃薯往家走,路到三灶书房河边时,迎面碰到巡逻的日军,鬼子怀疑他是“三五支队”的军人,立即进行严格的检查。看到他沾满手掌的蕃薯浆痕迹,断定为地道的农民后,被推入河里。他挣扎着爬上岸来,鬼子又用枪托把他顶落水中,反复几次之后,还野蛮地撒尿浇他的脑袋。最后,他迫不得以地泅渡到河对岸起身,逃回家里。

1942年12月12日,坎墩镇公所维持会会长胡旭环(羊路头人),为了讨好驻守浒山的日本鬼子,在坎墩设宴,款待日军。此消息被新四军浙东游击纵队获悉之后,布置在日军的必经之路—周家路,设下埋伏。午餐后,酒醉饭饱的12名日军和一个汉奸,从保德小学的坎墩镇公所走出,大摇大摆地沿周家大路往南,返回浒山所,当途径潮塘八角凉亭附近时,被我军伏击,发生了激烈的战斗,毫无防备的日本鬼子,溃不成军,逃窜于田野河沟,遭受了不少损伤,狼狈地逃回浒山驻地。

四灶桥扫荡 十二人惨死

第二天,1942年12月13日凌晨,赴宴遭受袭击的日军,组织了32个荷枪实弹的日本鬼子,丧心病狂地直扑坎墩四灶老街,进行了扫荡,实施所谓的“清乡—抓共军”的行动。在四灶勒子桥头,日军用机关枪向四周的街面、里弄及民房村落疯狂扫射,弹飞满天。当时,太阳刚从地平线升起,极大多数的老百姓还在吃早饭,阵阵激烈的枪声,村庄顿时鸡犬不宁,人们惊恐万状,街坊邻里即刻慌乱不堪,老百姓东躲西藏。央水塘跟自然村的村民徐开敖,起早走了八、九里路来坎墩老街买火油(石油制品—照明燃料)时,当即被中弹身亡,他的脸皮肉还飞溅到“孙行记花行”的门栅上,惨不忍睹。新婚不久的沈五村村民胡元顺,早晨到五灶江朝南埠头挑水,被流弹击中,忍着剧烈的疼痛,硬撑着把水挑回家后死亡。三四灶村的胡长春来不及躲避,猝不及防地被枪杀在胡文卓的家门口。现经调查核实,在“12.13”的那天,坎墩共有12人被打死(《慈溪县志》记载为打死7人。现调查证实为12人),其中一个姓陈的是宗汉人(在坎墩女婿家作客)其它都是坎墩籍老百姓;受伤的不计其数。那天,鬼子还抢走坎中村“沈顺记号”的大批棉花花皮。

野兽乱发淫 可怜两家人

被日寇铁蹄下的坎墩街,阵尸巷弄,血迹斑斑,全镇乌烟笼罩,在一片白色恐怖之下,人们忍受着巨大的悲痛,诚惶诚恐地从墙角壁旁走出来,抬移亲人的屍体。而气势汹汹的日本鬼子,头戴钢盔、脚穿皮靴、手握钢枪,虎视眈眈地沿街挨户入室进行搜查。四灶勒子桥西边,当搜到施姓簟匠家里时,他妻子马 x 就在光天化日之下,被闯进家门的鬼子强奸了;三四灶村周 x 女儿,那天在自己家里的手工“布机”上,织着准备结婚嫁装用的土布,入室的鬼子要强行奸淫,她惊慌地从房屋边门逃向河沿,紧追不舍的鬼子遭其母亲潘小香的阻拦,恼羞成怒的鬼子开枪将她的母亲打死在河埠头上,鲜血从石板缝流下,染红了一片河水。可怜这两户人家,两个亲人的死亡,痛心疾首,家庭缺少了主要劳动力,后来的生活更加困苦。尤其是周 x 家庭,以务农为生,一家八口靠她们夫妻俩劳动养活,她的死亡,无疑给全家人们的生活增加了痛苦和煎熬。

耀威烧茶亭 恐吓众乡亲

在坎墩街西段的羊路头,有一座茶亭,座北朝南的三间房子,后面是保德庵(保德小学)旧址,也就是维持会办公的所在地。茶亭是当时人们喝茶歇脚、休闲聚集的地方,诡计多端的日军,以显示他们的威武,制造恐怖,震吓群众,搬来了“日昇厂”和烧饼店的柴爿、松毛作引火燃料,用机关枪扫射,把火点燃,焚烧茶亭,整个羊路头火光冲天。耀武扬威的日军走后,被吓得胆颤心惊的老百姓,花了将近二个小时才把大火扑灭。一场大火,茶亭的三间和郑渭章的木匠店二间房屋被烧毁,周边的部分房子包括学校,也有不同程度的烧坏,损失相当严重。

鬼子还怀疑,维持会长胡旭环的宴请,是设下的圈套,暗通着浙东游击队。因此,日本鬼子走时,还遣怒于胡旭环,把他押送到庵东所,使用电触、军犬等工具,严刑拷打,惩罚胡旭环,把他折磨得生不如死、痛苦难忍。后来由浒山区区长方福林(坎墩后孙方人)贿送金钱,得以保释出来。

斗转星移,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当前,在这全世界人民掀起纪念“二战”活动热潮之机,我们深入调查了坎墩有关“12.13”惨案中有关的人和事件真相,走访了许多当时的目击者和受害者的亲属及家人。旨意在向该事件的死亡者表示哀悼!同时也向受害者家属表示问候!更是想告诫我们的当代与下一代人民,不要忘记这一段历史和国耻!我们采访的沈延寿、孙炳泉、邱仁寿、胡文水、卢书豪、段国相、胡炳良、胡水湾、郑彩英、黄联清、张明德、卢书根、孙尧明、叶成水、沈志坤、周忠裕等40多位坎墩籍的耄耋老人,回忆起来都个个历历在目,谈到之处人人义愤填膺。的确,历史上的日本军国主义,对中华民族犯下了滔天罪行,在中国人民的心中留下了难以忘怀的伤痕,实在太深了!中国人民所付出的代价实在是太沉痛了!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10/9 12:29:4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寇血债]日寇在坎墩制造的惨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