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寇血债]“阳信惨案”纪实(1)

共 20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793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寇血债]“阳信惨案”纪实(1)

[日寇血债]“阳信惨案”纪实(1)

“七七事变”以后,华北很快落入日寇之手,日寇对人民群众进行了烧杀抢掠,犯下来不可饶恕的罪恶,可谓罄竹难书。在鲁北地区对阳信人民的暴行最为严重,更是不计其数,现就几次重大的惨案记录于下。

流坡坞惨案

1937年11月11日,日军在大汉奸赵金全的勾结下,从沧州畅通无阻地来到冀鲁交通要道流坡坞,受到我共产党领导的乡农自卫队的阻击,打响了山东抗日第一枪。凶残的日寇对流坡坞村民进行了报复,杀死30余名没有转移出来的无故群众,其中有七位老人,制造了流坡坞惨案,然后直达惠民城。

北园子惨案

由于阳信是鲁北抵抗日军的第一站,所以日军占领惠民城后,多次对阳信进行了血洗。1937年11月底,当时国民党残部海防队长刘景良打跑了阳信第一任伪县长赵金全,组织了救国军及抗日人士近千人。当时无棣共产党员李援和罗广文领导的40余人的游击队,也开赴阳信,共同抗击日寇的入侵。12月12日子夜,以中队长金青为首的日伪军数百人,在十几辆坦克的配合下,乘汽车在大汉奸劳香臣、王少之的带领下偷袭阳信城。由于熟悉阳信的地理环境,于12日拂晓来到城南刘货郎村附近,兵分两路将阳信县城包围。大部队为西路,在段赵村、牛王堂、双庙村一带设埋伏;少部分兵力为东路,从朱家园迂回到东关和纸坊一带,并且向城内开炮,佯做攻城。城内救国军及各路“便衣队”大部分仍在休息,警惕性不高,突遭袭击,不明情况,以为西边没事,慌乱中大部分都从西城门突围,在双庙、牛王堂、马家坟村以西,纪家村以东开阔地带,误入西路日寇的包围圈。坦克和汽车上的鬼子一起开火,在机枪等重武器的猛烈扫射下,由于没有防备,跑在前面的士兵霎时倒下去一大片,国民党救国军司令刘景良侥幸脱险,但有三百多名救国军战士倒在了这片土地上。西路鬼子进入西关,堵截向西溃逃的救国军,打死了两名开门探视情况的无故群众。此时我党领导的游击队没有跟着向西突围,而是出北关撤退,并在北园子附近隐蔽,这时日寇两路合并追击向北逃难的群众和散兵。我党游击队在村边掩护群众向北撤退,利用隐蔽地形向日寇射击,并打死一名鬼子指挥官,但终因武器落后,游击队伤亡较大,有二十多名队员牺牲,百余人负伤,李援同志也负了伤,只好向北转移。而日寇将怒气都发到了北园子村民身上,进村后挨户搜查,押往村西北角湾边平地里。当时村内费氏兄弟和孙守元全家,拒绝去村外集合被杀死在院内和炕头上。刘希明的两个弟弟和侄子被日寇捆绑后,在院内被日寇用战刀砍下头颅后,又从腰部截成两段,身首三处。七十岁的老人李珍,赤手空拳与日寇搏斗,被砍下头颅。六十五岁的刘玉岐和儿子刘新青、刘新志、刘连庆一起,用三齿与日寇拼搏,全部被刺死。四十八岁的李绍堂被抓后立而不跪被砍死。日寇对集中在湾边的无故群众进行了大屠杀,用战刀砍,刺刀刺,全部倒在血泊里,最大的63岁,最小的只有18岁。北园子李玉功万幸的是被日寇用战刀从背后砍在颈部,把颈骨砍断,但没有砍断神经和前面的气管,昏死在死人堆里,天黑醒来后手托下颏跑回家中,伤好后,颈部长在一起不能扭头。李天台则被日寇刺穿腹部,被埋在尸首下,苏醒后逃走,经治疗后保住了性命,但终生残废。此次日寇杀死北园子村民21人,城内逃难来的群众11人,共有32名无故群众遇难。这就是日寇在阳信制造的“北园子惨案”。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9/22 7:49:24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血债难还,华夏儿女当自强!

      2021/9/23 22:23:5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寇血债]“阳信惨案”纪实(1)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