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寇血债]延吉海兰江大血案

共 41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789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寇血债]延吉海兰江大血案

[日寇血债]延吉海兰江大血案

1931年10月至1933年2月,日本军警及伪自卫团对延吉县海兰区花莲里一带,进行大小94次“讨伐”,制造了屠杀朝鲜族革命者和无辜村民1700余人的血腥惨案。花莲里距延吉市东35里,位于海兰江下游20余里狭谷,北端即为布尔哈通河合流处。有12个自然村和200多户朝鲜族人家。1931年l0月初成立的中共海兰区委,把区委机关设在花莲里柳亭村,同时组建游击队,打击日本侵略者及其走狗,开辟了海兰抗日游击区。花莲里成了日本侵略者的“心腹之患”,日军叫嚷:“杀死一百个朝鲜人,就定有一两个共产党。”龙井日本总领事头目纠集大批日本军警和伪自卫团,向以花莲里为中心的海兰游击区发动了疯狂“讨伐”。同年10月30日,盘踞河东、小营子、五岩洞的伪自卫团配合龙井日本总领事馆警察和保安队,突然侵袭花莲里。残暴的敌人用刺刀刺死7岁的儿童金石松,用火烧死怀孕的金学善之妻和她的三个小姑和小叔,杀害了金明浩、金学善、朴得男等共27名抗日干部和无辜村民。日本总领事馆为表彰伪自卫团的“功荣”,赏给l0余支步枪。1932年5月3日,日本守备队50多人,突袭南花莲里、中村、学校村和柳亭村,烧杀掠夺,无恶不作。南花莲里的金龙洙、中村的金道济、柳亭村的李东根、学校村的金某,以及通往石建坪的路上行人,共18人被残杀。1932年9月6日,中共海兰区委负责人和抗日游击队干部多人在柳亭村李三达家开会。会后,60余名干部和游击队员分住李三达等三户人家过夜。不料,敌人接到叛变投敌的原延吉县委组织部长白昌宪告密,即派侵占小盘岭的日军守备队、河南站守备队和河东、小营子伪自卫团共70多人,7日凌晨3时侵袭了只有九户人家的柳亭村,用三挺机枪和一门迫击炮突然开火,发动了袭击。当人们被猛烈的枪炮声惊醒时,已有不少人中弹身亡。区委干部和游击队员们虽奋力抵抗,然寡不敌众,不少人未能突围。敌人闯进村里,见房就烧,见人就杀。牺牲者有海兰区委书记李相根、组织委员张相淳、宣传委员金正奎、海兰区游击小队队长金麻子、开区游击队队长柳基龙、游击队员28名及村民20名,共53人,仅李三达一家就有11人遇难。这就是震惊东满地区的“八·七惨案”。11月16日,日军守备队和河东、小营子伪自卫团再次侵袭花莲里。在山冈上放哨的金尚益,被日伪军围住。他掏出手榴弹,拉响导火索,冲进敌群,与敌同归于尽。正患伤寒病的金某等三位革命者,躲进地洞里不幸被捕,残忍的敌人将他们三人放在柴禾堆上活活烧死。是年12月12日,侵占延吉的日军守备队、伪警察和伪自卫团组成混合“讨伐队”,又进犯花莲里。正在这里进行革命活动的金贵松、朴元石、俞一男、金雇农、金奎植等人,不幸被捕。敌人将金贵松用刺刀刺死后,扔进火堆里;将朴元石割下四肢扔进沸腾的开水锅里;将金奎植剜去眼睛后乱棒打死;将金雇农绑在磨盘上用刀刺脖子慢慢折磨死;将俞一男的脖子上捅一刀后,又把他搁在磨盘上碾死。他的弟弟被砍死,4岁的儿子被刺死,妻子被扒光衣服,受尽凌辱后,拖到山沟里杀害。接着,敌人活埋了几十名抗日干部和村民。(金仁哲)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9/20 17:26:2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寇血债]延吉海兰江大血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