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寇血债]房山区坨里惨案

共 8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793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寇血债]房山区坨里惨案

[日寇血债]房山区坨里惨案

l937年8月20日,侵华日军调集大批部队疯狂向京郊侵袭,驻守在卢沟桥以南的中国军队无力抵抗日军凶猛的攻势,且战且退,很快撤至良乡、房山地区。日军穷追不舍,一直进犯到坨里村。坨里村地处房山城东北部,为北平城郊交通要冲。当中国军队撤至口子山时,日军已杀进村东,并占领了制高点。之后立即向村中进犯。一进村就杀死三名村民,其中有林万友的父亲、刘殿永的父亲和王昆。年近50岁的王昆从坨里高线下班回来,不知道村中发生了什么事,在街上正碰上入侵的日军。日本兵不问青红皂白马上把他押到陈家院中,王昆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刺刀挑死。一同被挑死的还有口子村的穆墨艳。村民宋国山的妻子听到枪声慌忙朝大街逃跑,日本兵紧迫不放,然后从背后开了一枪,宋妻当场死亡。刘景义的妻子在慌乱中跑出家门,日本兵见了追上去将她杀死。刘景义见了急得不顾一切冲上去。几个日本兵端着刺刀马上将他围住,使他动弹不得。刘急得直叫老总,紧紧攥住一个日本兵的刺刀不放。这个日本兵使劲一拧,刘景义的一个手指就断了。村民王振生的父亲王田被日本兵捉住后,被逼着烧火做饭。王田不甘作亡国奴,趁机逃跑被日军抓回。日军把他押到大庙里牢牢捆上,轮番毒打,又照着他的臂膀砍了两刀,卸下一只胳膊,用这只胳膊狠狠打他。王田被打得死去活来,加上失去一只胳膊,再也支撑不住。日本兵见状又打了一枪,王田当场死去。据王振生回忆,8月20日早上没吃饭,他和母亲、妹妹、两个弟弟一块儿逃走,父亲没来得及走而被抓住。他们先来到南罐沟,又跑到英水一带。几个月的小弟弟有病没法医治,不久就夭折了。直到一个月以后他们回来寻到父亲下落时,只见到他生前穿过的衣服、一双圆口鞋和一堆白骨。在这次惨案中,秦二掌柜一家10几口人死于日军屠刀下。另一些逃难的百姓躲到房山城北的羊头岗村,其中秦连州一家八口人及一部分逃荒者躲在村东头一口白薯井里。由于井下藏了几十口人,声音嘈杂,被追赶的日军发现后赶进教堂。天亮之后,荷枪实弹的日军才进去查询情况。9月17日下午,日军让村公所的人到教堂通知所有的男劳力都出来。100多名10岁以上的男人被赶到二站村西大沟里,四周有日军骑兵队围着,高坎上支着机关枪。日军头目让这些男劳力脱下衣服检查身体。发现头上有戴草帽印的说是军帽印,肩上有担子印的说是扛枪扛的,脚腕上有腿带子印的说是绑裹腿绑的。总之说他们是八路军或是宋哲元二十九军。检查完毕,就开始杀人。每两个端刺刀的日兵赶着三名百姓到西边的谷地里,走出不远,日兵就用足了劲儿,用刺刀扎进他们的后心。好端端的汉子横七竖八地倒了一地,有的胸口或脊背上咕嘟咕嘟地冒鲜血,有的痛苦地惨叫。天黑后,还有10来个人没被杀。他们一起被赶上地坎儿。当两个日兵从前边动手时,一个18岁叫张润生的小伙子就势躺在死人堆里装死。日军杀完了查看是否有活的,发现张润生身上没有血,便向他刺了三刀。因他穿着10多斤重的棉袄,才没扎到要害处。这次惨案日军共杀害中国村民110人。张润生是这次惨案中唯一的幸存者。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9/19 17:03:3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寇血债]房山区坨里惨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