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寇血债]“九一八事变”

共 4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791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寇血债]“九一八事变”

[日寇血债]“九一八事变”

“九·一八事变”的具体侵略计划,在1931年5月已由石原莞尔中佐和板垣征四郎大佐订出。关于在沈阳制造侵略借口,爆炸城北柳条湖边铁路,由沈阳特务机关的花谷正少佐负责;进攻北大营的东北军第7旅,占领沈阳、长春、吉林的军事行动计划,由关东军参谋石原莞尔中佐负责;关于在吉林市、哈尔滨挑起事端,造成日本占领的借口,由吉林市特务机关长大迫通贞中佐和日本浪人、原宪兵大尉的甘粕正彦负责。整个侵略计划的特点是:要求行动迅速,必须在一夜之间,造成占领沈阳、长春的既成事实,以防本国政府的干扰和外国的干涉。

花谷正爆炸铁路的计划是:由当时任少帅将军的日本军事顾问柴山兼四郎中佐的助手今井新太郎大尉指挥,执行部队由沈阳的独立守备第2大队驻虎石台第3中队担任。

具体行动方案:在事件开始的当晚,第3中队长川岛正大尉和副中队长河本末守中尉,以演习名义率中队由虎石台向南经文官屯,一部至柳条湖的铁路边,川岛则率领中队在北大营外围的预定地点展开。河本率中队少数人在铁路边,将今井新太郎提供的炸药放于铁轨附近并予以引爆。川岛听到爆炸声之后,即指挥部队向北大营攻击。

此时在沈阳城内的关东军参谋板垣征四郎,则根据所谓中国军队爆炸了柳条湖附近铁路的报告,即以关东军司令官的名义,命令驻沈阳的独立守备第2大队进攻北大营,步兵第29联队进攻沈阳城。

板垣所策划的诬蔑我国军队爆炸铁路,除了为欺骗舆论、蒙混国际视听、寻找侵略的借口外,还有为关东军自身作解脱责任的考虑——未经请示,即动用部队与别国作战。因1919年4月11日规定的“关东军司令部条例”(共9条)其中第3条规定:……关东军司令官在发生紧急情况时,可独自决定动用部队行使武力,但应立即报告陆军大臣和参谋总长。

石原的作战计划,除规定作战开始的当晚,由独立守备第2大队进攻北大营、29联队进攻沈阳城之外,还规定在事件发生后,以辽阳的第2师团主力、公主岭独立守备队一部支援沈阳作战;在长春的第3旅团和骑兵第2联队,作好攻击宽城子、南岭我国军队的战斗准备,驻营口、本溪、安东铁路沿线的守备队,到时出动与就近的我国驻军作战;根据吉林市的“反日活动”,第2师团以“护侨”名义占领吉林;向朝鲜军请求派出陆军和空军部队,越过鸭绿江到达沈阳进行支援。

计划中还规定:如苏联出兵干涉时,关东军的一部占领哈尔滨和齐齐哈尔,主力则位于吉林市以北的舒兰一带和白城子至索伦地区。

这个作战计划制定之后,板垣和石原即以个人关系,与其参谋本部的中国科长重蘑千秋大佐、俄国班长桥本欣五郎中佐、陆军省军事科长永田铁山大佐、朝鲜军作战参谋神田正种少佐、沈阳的步兵第29联队第1大队长名仓刊少佐、沈阳宪兵分队长三谷清少佐、沈阳独立守备第2大队第1中队长小野正雄大尉和驻虎石台车站第3中队长川岛正大尉等,作好了暗中联系,届时统一行动。

关东军在沈阳制造事件的日期,原定在东北各地秋收之后,便于部队运动、观察、射击的9月28日(阴历8月17日),因事机泄露而提前。其原因:一是我国驻国际联盟韵代表施肇基于9月11日,在日内瓦国际联盟总会上,揭露了日军在我国东北正利用中村震太郎失踪事件等为借口作侵略的准备,二是驻沈阳日本总领事林久治郎根据近日关东军将有所行动的风传,独立守备第2大队营院内已秘密放列了24公分的大口径火炮;关东军改变了多年的做法,不事先通告即进行演习,且夜间演习不少是在北大营四周和沈阳城的附近进行等情况,遂向外务省作了报告。

林久治郎9月15日又向当时的外相币原喜重郎发去机密电报,内容主要提到关东军最近正集结军队并从仓库中取出物资、弹药,气氛紧张,近期似有采取军事行动之势。

币原依此向陆军大臣南次郎提出了质问,认为这是推翻了若槻礼次郎内阁以国际协调为基本原则的外交方针。于是南次郎与参谋总长金谷范三大将商量之后,决定派作战部长建川美次少将前来东北,了解和制止关东军的这一行动。

然而,建川本身就是赞成关东军采取这一激烈行动。加之在他出发的前后,参谋本部的俄国班长桥本欣五郎中佐连续数次向板垣发出:“事暴露立刻坚决行动”、“在建川到达沈阳前应坚决行动”、“国内无须担心,应坚决行动”等内容的密码电报。

建川美次于9月18日傍晚经本溪至沈阳。板垣前往本溪迎接,当他驻进沈阳柳町的旅馆后,即在旅馆派上岗哨,并劝他不要外出,以免遭到危险。随后,板垣即回到沈阳的特务机关,等待着由其一手导演的事件发生。

就这样,原定在9月28日的侵略行动计划,提前于9月18日晚10点20分开始实施。

川岛当晚利用月光,率第3中队105人,从虎石台向南至文官屯,给河本末守留下1个分队(班)共7人,使其沿铁路继续向南至柳条湖附近,其余即向北大营以北、以西地区展开,当听到爆炸声音后,即开始攻击。

河本在10点20分将放在柳条湖铁轨附近的炸药引爆,但并未炸断铁路。第3中队听到这一巨响之后,即从高粱地中前进,攻击北大营。

布置于独立守备第2大队营院中的炮兵部队得到通报后,即以24公分的大口径榴弹炮向北大营、东塔机场等地射击。独立守备第2大队、步兵第29联队则按板垣下达的命令至规定的作战地区开始行动。此时的沈阳城立刻陷入了一片惊慌混乱之中。

由守备第2大队长岛本正一中佐所率的第1、第4中队和炮兵分队由南站乘火车于晚11点50分至柳条湖之后,与第3中队会合,先占领了北大营的西营区,接着占领了东营区和兵营东南方向的东北无线电总台,至19日早6时30分占领了整个北大营。

在独立守备第2大队、第29联队已投入战斗,沈阳地区炮火连天的时候,关东军司令官、参谋长,尚不知道这些具体情况。直至夜间的11点45分以后,花谷、板垣才向在旅顺的本庄和三宅报告:中国军队破坏南满柳条湖铁路,并袭击守备队,现正对北大营及沈阳的中国军事机关进行出击。同时要求本庄对这一行动予以认可。本庄终于下了决心,并说:由本人承担责任,干吧!于是当晚各地按关东军的命令开始行动。

19日凌晨1时20分至2点,关东军分别向辽阳的第2师团,公主岭的独立守备队,长春步兵第3旅团发出如下之电话和电报命令:

(一)第2师团长多门二郎中将,立即率师团主力,由辽阳向沈阳集中,攻击该地的中国军队。

(二)第3旅团长长谷部照俉少将,指挥步兵第4联队,骑兵第2联队警备长春,并对该地区附近的中国军队,作好攻击准备。

(三)独立守备队司令官森连中将,率守备第1、第5大队前进至沈阳。

(四)守备第3大队攻占营口。

(五)守备第4大队攻占凤城与安东(丹东)。

(六)守备第6大队派出两个中队至沈阳,归第2师团长指挥。

另外,致电朝鲜军司令官林铣十郎中将,通报沈阳战况与攻陷沈阳的决心,并请求派兵支援。

本庄繁在作了上述的作战布署之后,即率关东军机关和驻旅顺的步兵第30联队、旅顺重炮兵大队等,于19日上午3时30分从旅顺乘火车向沈阳进发。

驻沈阳的步兵第29联队,于19日零时40分至1点,从驻地出发。平田幸弘大佐决定:由藤井勇少佐的第2大队从沈阳城西攻入城内;名仓刊少佐的第1大队在城西面的北侧配合进攻。约在4点30分,第2大队已占领了西城墙一带地区,第1大队则占领了西城墙北侧的一段。

之后,平田与第2师团参谋西山福太郎作了研究后确定:29联队单独进攻沈阳城;攻击方法:进城后由西向东推进。

此时沈阳城内的军警,也因接到了不准抵抗的命令而先后撤出。19日5时30分左右,敌29联队进入城内,几乎未遭到抵抗,于上午6时左右推进到城内的东城墙一线,沈阳城全部被其占领。

在辽阳的第2师团,19日1时30分接到关东军的命令后,即与步兵第15旅团,分乘两列车开向沈阳。多门二郎乘第1列车于4点45分到达,当得悉守备第2大队已攻进北大营,战斗正在顺利进行中,29联队已攻占至沈阳西城墙一带时,于是命令同车前来的第16联队第3大队长坂井逸二少佐率步兵1个中队和1个机枪小队经沈阳城以南地区向东,占领、封锁东塔机场,占领沈阳兵工厂,从东面策应对沈阳城的进攻。当第2列车到达时,多门于5点30分命令:

(一)天野六郎少将率步兵第16联队,攻占沈阳兵工厂及东塔航空处;

(二)步兵第29联队,继续进攻沈阳城;

(三)以步兵第16联队之第10中队为师团预备队,与师团司令部一同位于沈阳车站附近。

天野率滨本的第16联队于5时50分从沈阳南站出发,由南边绕过尚有零星战斗的沈阳城。8时25分担任先头警戒的小圜江邦雄少佐之第2大队一部,已前出到飞机场及兵工厂以东地区。其余部队则先后占领了有远东“克虏勃”之称的沈阳兵工厂(“KRUPP克虏勃”系德国有名的钢铁企业,位于鲁尔区的埃森市,主要生产枪炮、车辆、轮机)和东塔飞机场。坂井的第3大队在占领机场之后,很快即取下了飞机上的部分零件和电瓶,并将机场内的人员集中看管,以防有人将飞机飞走。此时在东塔机场的飞机,包括已在使用和进口尚未安装的约110架,全部落入日军之手,而兵工厂损失的现成枪炮、弹药,其数量更多。很多日军看到在厂内加工台上正在制作的24公分大口径榴弹炮身后都惊讶不已!感到在规模和技术上,并不比大阪炮兵工厂差。不少日军即以此种炮身为背景摄影留念。

多门根据沈阳整个作战情况,认为只有在占领了接近东部山区的东大营和东陵地区后,沈阳的局势才能平定。因而于19日7时50分决定继续攻占上述地区。其部署是:以刚从铁岭到达北大营东北方向的守备第5大队为北翼;以刚从鞍山调来的守备第6大队为南翼;以守备第2大队为预备队。进攻路线:沿沈阳去抚顺的铁路南侧前进。多门直接指挥的这3个大队。在前进中,均未遭到抵抗于19日11时40分至12点30分先后占领了东大营和山咀子。位于山咀子的炮兵教导团,36门山、野炮全部丢失。之后,日军即在该地进驻了部分部队。

守备队司令官森连,根据长春方面战事趋于紧张,他决定小河原中佐的守备第1大队去长春,而自率守备第1大队第3中队的1个小队,19日从公主岭到达沈阳。在这以前,该地区的几个独立守备大队均由多门指挥。

驻长春的第3旅团长长谷部照俉,于9月19日零时15分得到“满铁”长春车站的通报,知沈阳中、日两军已在战斗,因此他立即决定:以大岛的第4联队1个大队,奇袭东北军驻于南岭的两个团,以解除对其直接的威胁,其余部队乘火车从长春出发直开沈阳。其部署为:

第4联队派出一个步兵大队(两个中队)袭击南岭的炮兵部队,其余作好出动准备后去沈阳;

驻公主岭的骑兵第2联队,作好出动准备后待命。

依照第3旅团的命令,第4联队黑石武城少佐的第2大队于19日3点10分从驻地出发进攻南岭。

当时东北军驻防于长春的部队近6000人,即张作舟25旅所属任玉山上校的1个步兵团和穆纯昌上校的东北炮兵第10团,均驻于南岭附近;宽城区驻有李桂林的第23旅护路军傅冠军少校的1个营。日军向这两处进攻时,均遭到这些驻军的有力反击。

第3旅团于19日3时零5分接到关东军要其警备长春并对附近我国军队作好攻击准备的命令后,即中止了大岛第4联队去沈阳的决定。但考虑到沈阳的战事已起,我国在长春的部队较多,在南岭附近的步兵约有2350名炮兵及其它部队2000名,有山、野炮36门,迫击炮6门;在宽城子有步兵约650名,在城内有步兵约320名,山炮、迫击炮各4门。长谷部对这些情况经过考虑之后认为:与其等待,不如进攻,而危险也少。于是决定:进攻南岭的黑石少佐步兵第2大队之第5、第7中队(共约200人)仍按原计划执行;大岛大佐所率的第4联队4个中队攻击宽城子东北军的兵营;骑兵第2联队由公主岭开至长春。

进攻宽城子兵营的第4联队,原拟奇袭。由于19日4时30分在兵营南约300公尺的地区展开时而被发觉,日军便改奇袭为强攻,东北军则依托营区工事进行抵抗,一直战斗到天明,日军被击毙24名,被击伤23名。傅冠军少校重伤后牺牲。

进攻南岭的黑石武城之步兵第2大队,于19日5时左右到达东北军炮兵部队驻地西北方向时天已渐亮,因守军并无战斗准备,也未发现偷袭的日军已经接近,致炮兵第1营遭到突然袭击,有16门火炮遭到日军的破坏。

此时步兵团和炮兵团的基层军官,不顾吉林军署参谋长熙洽(后投敌)不准抵抗的命令,打开军火仓库取出弹药,即以营区阵地进行英勇抵抗。

为了更多的杀伤敌人,炮兵团第3营营长张瑞福少校命令部队,将山炮对准日军向前运动的密集队形,用榴霰弹进行近距离的杀伤射击。

经步兵团、炮兵团坚决反击后,日军第4联队第2大队因从行进中发起攻击,遭守军依托营区工事作猛烈抵抗而不支,便停止进攻而将全大队集结于袁家窝棚附近待援。

此时在公主岭的独立守备第1大队由小河原中佐率第2、第3中队约300人,于19日6时20分从公主岭乘火车出发,7时20分到达长春南的孟家屯车站下车,9时到达了袁家窝棚与黑石的第2大队会合后,决定相互协同,继续进攻南岭。方案是:守备第1大队从守军兵营的东南方向进攻;黑石的第2大队从守军兵营的西面进攻。

上午10点,这两个大队攻击开始,但东北军的步兵、炮兵则依托原有和当天新做的工事继续抵抗,并对东南方向的守备第1大队进行了数次反冲锋并打退其进攻,给敌人造成较大的伤亡。除将其大队长小河原浦治击成重伤外,并将其第3中队长桥本茂大尉击毙。激烈的战斗,一直继续到下午。

于上午10点从公主岭出发的骑兵第2联队,11点20分到达了长春,随之,即按长谷部的命令向南岭增援。

根据以上情况,守军的这两个团于下午两点半左右开始依次撤出阵地并焚烧了弹药库,然后撤到伊通河以东的丘陵和山地。

南岭反击作战,击毙了日军43名(其中军官2人)击伤日军55名(其中军官3人);东北军约有200名官兵伤亡。这次反击作战的事实告诉人们:只有抵抗才能打击和消灭敌人;只有抵抗才能减少损失;只有抵抗,整个部队在战场上才能有行动的自由。

19日中午,本庄繁率关东军司令部到达战火尚未熄灭的沈阳。他根据沈阳、营口、本溪、安东(丹东)、长春等地的作战情况,除长春尚在战斗外,其它地方几乎没有抵抗。于是决定:

(一)将从旅顺开来的步兵第30联队,海城开来的野炮兵第2联队的第2大队,以火车运送至长春,支援该地的南岭作战;

(二)独立守备队司令官森连中将,率到达沈阳的第5、第6守备大队、野炮兵第2联队部及其炮兵第2中队、旅顺开来的野战重炮兵大队,以火车运送至昌图车站,进攻该车站西北约7公里的红顶山东北军兵营。

下午,本庄向陆军大臣、参谋总长发去电报,继续报告情况,并要求增兵3个师团,向北推进占领哈尔滨等北满地区,以图彻底解决东北问题。

本庄繁的请示因关系到进至长春以北的苏联权益地区和复杂的外交问题,日本的陆军省及参谋本部,对此并未立即予以回复,而朝鲜的援军也未到达。

森连所率的部队于19日夜间11点到达了昌图车站,20日拂晓前完成了攻击红顶山兵营的准备。天亮时即开始炮击,第一线步兵随之向前运动。但此时的东北军兵营已无部队,因知敌人已占领沈阳、长春等地,便不再留于临敌较近的营房,而分散驻扎于农村。

“九·一八事变”后的第2天,身为南京国民政府主席、军事委员会委员长的蒋,在南昌的剿共司令部向在北平的少帅发出了这样一份极为简短的电报:

北平张副司令勋鉴

中正刻抵南昌,接沪电知日兵昨夜攻沈阳。据东京消息,日以我军有拆毁铁路之计划,其借口如此。请向外宣传时,对此应力辟之。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9/18 13:15:1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寇血债]“九一八事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