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寇血债]回忆平顶山惨案之一

共 17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793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寇血债]回忆平顶山惨案之一

[日寇血债]回忆平顶山惨案之一

平顶山惨案,是九一八事变以来,日军制造的第一起大规模集体屠杀我无辜百姓的惨案。1932年9月16日,3000多善良百姓被血腥屠杀,平顶山村从此不复存在。

平顶山位于抚顺市区南面约4公里处。1932年9月15日,即农历八月十五中秋节当晚,当地民间抗日武装辽宁民众自卫军,为纪念“九·一八”一周年,策划进攻抚顺日军。他们途经平顶山村,放火烧了栗家沟日本人开的商店,与日军守备队、宪兵队发生激战,打死日寇10余人。为了报复,日寇决定对平顶山村进行大屠杀。

9月16日上午,约200名日寇包围平顶山村,把全村人赶进事先选好的屠场,然后放火烧了整个村子。大屠杀直到傍晚才结束,历时3个多小时。天大黑后下起了蒙蒙雨,死人堆里开始有人往外爬,幸存逃走的有三四十人。

枪在响,我喊娘

见证人:杨宝山,男,1921年出生,平顶山惨案幸存者。

1932年农历八月十六上午,从抚顺市内方向开来4辆汽车,有3辆车上全副武装的日本兵到了牛奶房子就下来了。其余一辆车上的日本兵进到了村里。我们全家出来走到大街上,看到好多人都往牛奶房子方向走去。

这时,突然有人大声尖叫,洋鬼子烧房子啦!人们回头一看,平顶山浓烟弥漫,大火冲天。

午后一点多钟,人们差不多都被赶进了屠杀场,日本守备队从四面八方拼命把人群往中心压缩。

紧接着,一个日本军官一摆手,多挺机枪同时疯狂扫射,顿时哭喊叫骂声乱成一团。父亲领着弟弟想跑,没跑了就被打倒了,母亲把我搂在怀里压在她的身底下,枪在响,我在母亲身底下喊娘。枪响了好长时间,突然停止了,鸦雀无声。

这时,有人大喊,日本人都走了,你们没死的快逃命吧。我想,汽车也没拉笛,日本鬼子肯定没走。一些没有受伤的人起来准备逃时,鬼子又进行了第二次机枪扫射。

突然一颗子弹打在我的右腿上,我趴在那里再也不敢出大气。枪声停止了,日本人第三次竟然用刺刀检查,从北头到南头,死的活的每人一刺刀,检查到我时,用刺刀把我娘挑到一边,扎我的后背,我强忍痛一动没动。日本人在我身上走了好几个来回,把我脑袋都踩破了,我都没敢动。

直到听不到汽车的声音,我才爬出来,看到母亲张着嘴,瞪着眼,鼻子、口出血,再看父亲和弟弟也死了,我坐在那里哭。怕日本人再回来,我就带着枪伤走,走了不远我又回去了,看看父母,不相信他们真的死了,可是遍地是血,一个挨一个地找没有找到,我就赶快逃跑了……

81年前的今天, (农历八月十六)我从死人堆里爬出来,那年才四岁

见证人:方素荣,女,1928年6月2日出生,平顶山惨案的幸存者。平顶山惨案发生时她才4岁。

中秋节第二天上午,阳光很好,我在家门口玩。我看见,在离我们这条街不远的公路边,停了一大排汽车,日本兵一个接一个地从车上跳下来,戴着铁帽子,背着枪,向我们这个方向小跑过来。我连忙喊:“爷爷,爷爷!”爷爷刚走出门,一看,急忙把我抱进屋,把门关上,然后让我爸快跑,又抱着我准备放到煤棚里藏起来。

这时,院门被日本兵踹开了,他们看见父亲正在爬后墙,一枪就把父亲打倒在地上。日本人不让哭,说:“出去照相的有!”爷爷就拉着我,抱着孩子,和其他家人一起走出去了。到了空地上,一会儿,枪声就响起来了,爷爷一下子把我摁在了身下。

过了多久我都不知道,我醒来时的第一个印象就是,日本兵踩着血,皮靴在血里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的弟弟还在地上爬,喊着“妈妈—妈妈—”日本兵用刺刀一挑,然后给甩了出去,弟弟再 也没有声息了。

我吓昏过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醒了。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一看,满地躺的全是死伤的人。还有呻吟的,没有日本人了。我就本能地向家走。可是,走到街上,我发现房子都被烧掉了,于是我又回去找爷爷。用力拽爷爷的衣服,都被血渗透了,没一点反应。妈妈脑袋上白花花的,脑浆都出来了。后来,我就一直搂着爷爷哭,我记得还下了小雨。第二天我跑出来的时候,还碰见了两个小孩,有一个是聋哑人,身上都是血。

我们3个人一起走,走到大路上,听见汽车马达声,连忙都猫到一条沟里,后来就走散了。

我记得爷爷曾经常带我到离家不远一处铁丝网里的房子里找宋爷爷玩。我就爬过去,找到了宋爷爷。他见到我,大惊失色,“哎呀”叫了一声。他把我藏起来,说:“千万不要发出声音,要不日本人非把你整死!”

子弹像雨点射向人群

见证人:莫德胜,男,1924年出生,惨案发生时8岁。

1932年中秋节的第二天中午刚过,3个鬼子兵进到我们家,把门踹开,母亲抱着3岁的妹妹,父亲拉着我的手,就这样被赶出了家门。

满街的老百姓都被赶到牛奶房。一会儿,机枪响叫起来,人群随着枪声一排排地倒在地上。

父亲按着我的脑袋趴在地上。妹妹死在母亲怀里,母亲大骂日本鬼子狼心狗肺。子弹像雨点落在人们身上。从我头上突突打在地上直冒烟。有人喊“不能白白叫鬼子打死”!靠东南边的喊声很大,起来一些人往外冲,枪声也集中到这个地点。

扫射完了,鬼子怕有人不死,一拥而上,挨排挨个地用刺刀往人身上扎。刺刀声越来越近,还有一两步就扎到我时,我就装死。鬼子兵穿的大皮靴正好踩在我的胯骨上,我感到一阵疼痛。接着又觉得脖子突然凉了一下,又是一阵剧痛,我脖子上挨了一刀,我咬着牙没动,日本兵以为我死了就过去了。过了一会儿,我偷着睁开眼睛一看,有个小孩哭着坐了起来喊妈,鬼子兵竟然号叫着用刺刀把孩子活活挑死。

当我看到鬼子真的不在了才起来,我看到,我的亲人全部倒在血泊中死了。听到有人喊,快跑吧,日本人要回来了。我最后看了亲人一眼,钻进了高粱地,遇到一个姓刘的女孩,她也被扎了一刀。我拽着她跑到千金铺。这里家家户户都没人了,我就和她上了西山。

作者:张宝印、孙彦新、刘昕、雷雨、陆纯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9/16 15:59:0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寇血债]回忆平顶山惨案之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