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寇血债]马天牧:大白天日军在抚近门城楼上开枪

共 7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792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寇血债]马天牧:大白天日军在抚近门城楼上开枪

[日寇血债]马天牧:大白天日军在抚近门城楼上开枪

震天动地的枪炮声足足响了一夜——

9月16日,现居天津的马天牧老人接受了本报记者的电话采访,耄耋之年的他一说起“九·一八”事变当夜的经历,记忆犹新。

当年,马天牧的家就在现在的大东区小河沿路一带,是一座老式的四合院。1931年9月18日入夜,还不满10岁的马天牧像以往一样,吃完饭后就开始做功课……晚十点多,已经入睡的马家人突然被巨大的声响惊醒,当时家里人还在猜测是谁在“放鞭炮”,然而这样的猜测很快就被现实所粉碎,震天动地的枪炮声一直持续着,足足响了一夜。

那时马天牧正在读小学四年级,第二天一早,他还像往常一样去上学。可没有想到,他一走到抚近门(即今天的大东门)的位置时,发现那附近都已经戒严。还看见不断有人往回跑,一边跑一边喊:“日本人在城墙上开枪呢!快跑啊!” 马天牧这时才从别人嘴里得知,沈阳已经被日军占领了。

据马天牧老人回忆,当时马路上一个人都看不到了,亲朋好友之间也几乎断绝了往来。沈阳的工厂停了产,学校也都停了课。大人们都不敢去上班,孩子们也整日待在家里。马天牧说:“虽然日军没到我家来,但我知道他们闯进了不少普通人家,掠夺财产,欺凌百姓。”

大概过了20多天,家里储存的粮食越来越少,为了维持日常生活,百姓也需要采购生活必需品。于是,街上逐渐开始有一些大胆的小商贩出来做生意。马天牧说:“这时在大街上到处可见日本兵来回走动,对过往的行人进行搜身、检查。大概过了半年左右,学校开始上课了,但改了名字,课本也一律更换,还派来了日本教官,增添日语课。”

“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那里有我的同胞,还有那衰老的爹娘……”一曲让人肝肠寸断的《松花江上》蕴藏着中华儿女奋起抗争的力量。然而,对于今年已经90岁的马天牧老人来说,歌曲还浸染着三位挚友的鲜血——“九·一八”事变后,他们因为传唱这首歌而被敌人逮捕,受尽酷刑……“九·一八”事变后,马天牧和许多父老乡亲一样开始了在日军统治下的屈辱生活。马天牧说:“那时每当日军打了胜仗,他们就强迫我们搞‘庆祝活动’。我有一个叫史尚华的老师,是北京大学的高材生,毕业后回到沈阳教书。在一次‘庆祝活动’中,日本人逼我们唱‘伪满国歌’,我的老师想到日本侵略者给中国人民带来的深重灾难,难以抑制地哽咽起来。没想到日本人看见了,就抓走了老师。他在狱中受尽酷刑后,被残忍地杀害了。”见习记者 张娇岩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9/16 8:17:2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寇血债]马天牧:大白天日军在抚近门城楼上开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