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日寇血债]济南惨案

共 54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6248577
  • 工分:60209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日寇血债]济南惨案

[日寇血债]济南惨案(1)

1928年5月,日本军队大举向山东济南进攻,屠杀中国外交官员,打死打伤中国军民数千人,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济南惨案”。因惨案发端于5月3日,故又称“五·三惨案”。这是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人民欠下的一笔血债。

1928年4月,国民革命军总司令蒋介石联合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北上攻打奉系军阀张作霖,进行第二次北伐。日本不愿意中国统一,恐怕中国一旦统一,必不能任其肆意侵略,所以竭力阻挠“北伐”之进行;于是以保护侨民为名,派兵三万进驻济南、青岛及胶济铁路沿线,对中国进行明目张胆的武装干涉,阻挠蒋介石的军队北上。

蒋介石任命国民革命军总司令部战地政务委员兼外交处主任蔡公时为山东公署交涉员,全权代表外交部负责处理战区有关的外交事务。

5月1日,蒋介石的军队一开进济南,日本军队就寻衅开枪,打死中国军民多人。

5月2日,蔡公时一行抵达济南。5月3日上午8点左右,蔡公时率领属员来到“山东交涉署”(即外交公署),他取出孙中山的遗像和当时代表中国政府的国民党国旗端正地挂在墙上。

不久,就听到市内各地枪炮声接连不断。外交公署门前也有日本兵和“便衣”在频繁活动,外交公署的工作人员外出,日军概不放行。外交公署的电话线被切断,与外界的联系彻底断绝了,“弹尽粮绝”,一天只能喝自来水充饥。

当天下午4时,日军一个班突然冲进“山东交涉署”,把前后门严格把守,并缴了交涉署工作人员自卫用的全部枪支。当晚9时,又从外面闯进五十多个全副武装的日本兵,不由分说,大肆抢掠。蔡公时用日语同日本兵交涉,日本兵不等蔡公时说完,就用枪托子将蔡公时打翻在地。又将交涉署内18人一起绑缚拉到院里空旷地,撕去他们所有的衣服,用刺刀乱戳乱砍。随即,一个日本兵宣读日军第六师团长福田彦助关于屠杀中国外交官的命令。精通日语的蔡公时听后翻译给大家听:“日本兵要剥去衣服、枪毙我们,我们没法,赴死可也!”一个日本兵首先冲向蔡公时,野蛮的将他的耳朵割下,然后又去刺杀其他被捆绑的外交官,接着又返回来又残忍地将蔡公时的鼻子割下!

蔡公时在极度痛楚中仍大义凛然,痛骂日本侵略军的兽性,凶残的日本兵猛地将刀插进蔡公时的嘴里,使劲旋转了两圈,蔡公时的舌头被剜掉了!经过一阵惨无人道的折腾,日军一拥而上,将蔡公时等人拖到院外乱枪打死;并放了一把火焚烧了遇难者的尸体。

此日上午9时许,日本在济南驻军3000余人倾巢出动,对中国军民发动突然袭击,进行大屠杀。所有日兵,凡遇中国人,不论兵民,即开枪射击。一时尸体满街,儿童、妇女、工人、商贩、学子、兵士等皆有死伤。10时以后,又开大炮轰击,一时繁华的商埠变成了战场,房屋炸裂焚烧者不知凡几。日军在济南奸淫掳掠,无所不为。中国军民在马路上行走时,在商店里买东西时,甚至在澡堂里洗澡、在理发店里理发时,只要被日本兵碰上,立即遭到杀害。日军还唆使日侨义勇团,杀害平日有反日言论或者取缔过日货的中国学生、工人、店员。一时间,济南成了日寇屠杀中国军民的杀人场。在此惨案中,中国官民被焚杀死亡者达一万七千余人,受伤者二千余人,丧心病狂的日寇制造了惨绝人寰的“济南惨案”(即“五三惨案”)。

蔡公时于5月3日上午8时在“山东交涉员公署”开始办公, 到晚上10点被日本兵残酷地杀害,前后不过10个小时;他面对强敌临危不惧、慷慨陈词声讨其罪行,他那大无畏的英雄气慨,被誉为“中国外交第一人”!

蔡公时于1881年5月生于江西九江,是望族的后代。1902年,蔡公时来到日本求学,得知孙中山在日本,就立即投奔孙中山成了坚定的革命党人,时刻伴随在孙中山左右。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成立之后,孙中山委以其要职,不想做官的蔡公时几次辞去高官职务。后来,孙中山卸职,为了实现孙中山所提出发展交通的愿望,他担任了全国铁路督办。1913年7月,孙中山发动了全面“讨袁”的“二次革命”,蔡公时亲至湖口前线一同指挥作战。“二次革命”失败,蔡公时追随孙中山再次流亡日本。1916年3月,蔡公时又与孙中山一同回到上海,再度“讨袁”,直到袁世凯被迫取消帝制。在这之后,无论是“护国运动”还是“护法战争”,蔡公时时刻都跟随着孙中山奔波转战,与孙中山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当时“山东交涉员公署”共有18人被日本兵围困绑缚,17人惨遭杀害,其中有一个人趁乱侥幸地逃脱了,他就是蔡公时的勤务兵张汉儒;也是这桩惨案唯一活着的历险者。

据张汉儒回忆:5月3日晚10点左右,突然有数十名日本兵将全署役员捆绑,对各人之头面或敲击或刺削”。张汉儒借日兵手电光得见诸人之形状:大半有耳无鼻,有鼻无耳,血肉模糊。面对暴敌淫威,诸役员群相同骂,日兵更怒,竟刀枪拳足一齐并下。尽力侮辱后,将十余人分三四组,所着衣服全部剥下,横拖倒拽扯出。院外枪声突起,蔡公时等17人皆被残杀,而他自己则趁混乱之际,剪断绳索逃出,方才幸免于难。

在国民政府死亡烈士抚恤花名清册中,明确地记载:

蔡公时48岁,战地政务委员兼外交处主任,山东公署交涉员,江西九江;张鸿渐,参议科长,南京丹凤街54号3进;此外还有姚成义、姚成仁、谭显章、傅宝山、黄继曾、张德福、陈端成、张麟书、刘文鼎、姚志怀、熊道存、韩树椿、王德禄、王立泰、周惠和等共17人在此惨案中遇难。

事件发生后,蒋介石一面下令各部停止对日军还击,一面派黄郛、熊式辉等人赶赴日军司令部进行交涉。在交涉过程中,日军又相继占领济南邮政局、电报局等机关,并炸毁中方电台,杀死守台的全体士兵。5月4日晨,济南枪炮声再起,炸弹落入省长公署及总部。入夜,国民党军队撤离商埠。次日,又分批撤出济南,仅留第一军和第四十一军所属3000人移驻城内。同时,蒋介石在党家庄召开会议,决定各军绕道济南渡河北进,由崔士杰接替蔡公时职务,到济南负责与日军交涉。

“五三惨案”发生后,日本宣称对中国还要实行更加强硬的政策。4日,日本政府急调关东军2000余人赶赴山东。5日,田中内阁讨论对山东问题的新方案,为将对济南的行动与整个大陆政策的实施相联系,决定陆海空军总动员,扩大对华战争。5 月8日,日军开始了对济南全境的攻击,先后占领了火车站、电话局、黄河大桥、济南飞机场及济南周围险要地带,发起全面攻击。5月11日,济南沦于敌手。日军疯狂屠城,惨无人道地虐杀伤员、处死战俘、滥杀平民、抢劫奸淫,种种暴行,令人发指。

这次“济南惨案”,激起了全国人民的强烈反对。“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及抵制日货的怒潮随即席卷全国。蒋军官兵对日军暴行忍无可忍,被迫进行自卫还击。但是,蒋介石竟下令各师“约束士兵不准还击”。

1928年6月8日,国民党军队绕过济南进入北京。15日,南京政府宣布“北伐告成”。日本威逼张作霖将东北从中国本土独立出来、置于日本势力之下的阴谋亦归于失败。这时,日本田中内阁处于内外交困之中。在此情况下,日本政府被迫与南京政府重开谈判,“济案”交涉进入第二阶段。7日,日方口头答应派使来华交涉,但又提出三项要求:其一不派全权代表,只派驻沪商务领事矢田七太郎为代表;其二不在南京谈判,只能在济南谈判;其三谈判的前提是中国政府向日道歉,惩办祸首,赔偿损失及保证日本在华侨民今后安全。南京政府拒绝了日方的要求。10月18日,矢田奉日本政府训令,以全权代表的身份到南京与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王正廷会谈。国民政府明确告诉矢田:只有日本答应先撤兵,津浦线通车,交还胶济路,胶济路沿线20华里内行政机关得悬挂青天白日旗、沿线土匪由中方肃清等条件后,才能开始谈判。矢田表示无权答复,或声称未接到训令,致使第二阶段的谈判又告停顿。

1929年1月25日,日本驻华公使芳泽以全权代表身份,在南京与王正廷就济案进行第三阶段的谈判。第一次谈判中,芳泽有意回避撤军问题,王正廷则提出如不撤军,一切悬案不能谈判。26日,王正廷进一步提出解决济案的条件:日本政府郑重道歉;赔偿中国财产损失;严惩主凶;保证此后不发生此类事件。芳泽矢口否认日军屠杀中国军民的罪责,反而要求中方赔偿、道歉、惩凶。第二次会谈不欢而散。29日,芳泽虽然接受撤兵条件,但以需请示本国政府为由中止了第三次会谈。2月2日,双方在上海继续谈判。4日,双方意见交换完毕,设定原则4项:(1)在山东日军无条件撤退;(2)济案责任,由中日合组调查委员会于日军撤退进行调查后,再行确定,并查明损失;(3)赔偿以平等相同为原则;(4)蔡公时被害,日本不知其为外交官,允由日本政府道歉,不再提要求。对这些中方已作让步的条件,日本首相田中训令芳泽不能签字,需重新磋商。中日交涉又归于停顿。

3月初,中日双方恢复谈判,由日本新任驻上海总领事重光葵与民国政府外交部亚洲司司长周龙光、山东交涉员崔士杰秘密进行协商,然后请示两国政府。24日,王正廷、芳泽分别代表本国政府在济案解决草案上签字。其文本计有撤兵照会两件、调查损失议定书一件、双方结束济案声明一件,另有一项秘密的会议记录。解决济案协定主要内容为:(1)两个月内日本撤退山东驻军;(2)济南不幸事件,认为既往不究,相互不课其责任;(3)组织共同调查委员会,重新调查双方损失。秘密文件的会议记录中,日方则提出下列要求:(1)中国对排日及抵制日货活动需严加取缔,迅速根绝;(2)日华双方所受损失相差无几,可以互相抵消;(3)胶济铁路车辆不得流用于其他线路,收入除该路经费及偿还日本债务外,不得挪用,重要地所增加日本人的配置;(4)外人参加青岛市政,开放胶济沿线城市。

从中日解决济案最后签署的文件中可以看出:日本制造济南惨案,完全是为了独占山东,保持并扩大其侵略利益,在山东实行残酷的殖民统治。日本对济南惨案没有承担任何责任,而国民党政府就济案与日本交涉时,妥协退让,委曲求全,使倍受欺辱、损失惨重的山东人民未得到丝毫的赔偿。

由于国民党政府的对日屈服,“五·三”惨案就如此草草了结。

蔡公时等被杀害,日军一手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济南“五三惨案”,激起全中国人民的极大愤慨。北平(北京)、天津、上海、武汉、广州等各地民众、团体纷纷举行抗议示威,主张废除外交上的不平等条约,抵制日货。美国、法国、英国、新加坡、加拿大、菲律宾、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等海外华人华侨为济南惨案踊跃捐款,华人青年学生恳请回国参加对日斗争,采用各种形式讨伐日本军国主义,要求严惩肇事者,赔偿损失,声援国内正义的斗争。全国成立了以山东省教育厅长何思源为主席的济南五三殉难烈士纪念会。

1928年5月12日,国民政府行政院长谭延闿签发证书,对蔡公时等17人员明令褒扬。同年6月18日,江西旅京同乡追悼蔡公时先生大会召开筹备会,谢兆熊等人报告国民政府请令江西政府为蔡公时建一纪念碑,以慰忠魂,勉励来者,为国争主权,为民争人格。蔡公时的家乡九江举行了蔡公时追悼会,江西省政府派员参加,各界挽联达200余幅。10月26日,新加坡华侨筹款5万元,其中2.5万元,为蔡公时等铸铜像勒石碑。新加坡山东惨祸筹赈会会长陈嘉庚来电,要求国民政府和南京市政府张继文择地为蔡等铸像建坊,他认为南京下关江边中山路起点公地最适宜。征求图案后立即修建,后来因故没有建成。后又有陈嘉庚募捐筹款5万余元赈济被难家属。

11月10日,蒋作宾、吴作宾、吴铁成等40名国民党高官名流报告国民政府为蔡公时建立公园和学校,当时的行政院以缓议为由,这项议案再无下文。1931年8月3日蔡遗孀郭景鸾报告要求国民政府对蔡公时设灵公祭,举行国葬。国民政府批复其国葬不符合国葬法规定,可在济南被难处建塔对尸骸保存,塔前设祠纪念,可在沪开追悼会,因为济南当时仍被日军占领,此后建塔设祠成为泡影。

1928年11月27日,国民政府北平(北京)成立了谭显章治丧筹备处,并函请题为烈士像赞表词,国民党政府要人和社会名流蒋介石、李宗仁、冯玉祥、孙科、宋子文、陈立夫、孔祥熙、王正廷等30余人题字赞表词,被其家族编为《荣哀录》珍藏。

山东交涉员公署蔡公时等17名外交职员殉难,殉难家庭生计困难,国民政府根据标准和等级为遗属们进行了抚恤,海外捐款也给了一些补助,才得以勉强度日。在领取抚恤补助中有的竟遭遇了曲折和辛酸。

殉难参议张鸿渐原籍江宁,家住南京。财政部就把他的抚恤补助金转到原籍,由江宁县发放,其夫人何桂青几次赴江宁县领取,财务局出纳员王升礼把持不发。原来江宁县县长王尧看中了何桂青,图谋不轨,并且侮辱她,并指使出纳员不发她抚恤补助金,以此要挟,迫其就范。刚烈的何桂青忍无可忍,进行了告发,县长王尧和出纳员王升礼被撤职,方才领取到抚恤金。

谭显章的遗妻徐煜珍也有类似的遭遇。财政部也把住在北平(北京)谭显章的抚恤金突然转给河北省大清县代发。徐煜珍往返大清县数次,分文未得到。不得已报经外交部转财政部,由北平(北京)发放。谭夫人一人拉扯着7个儿女艰难度日。由于其父徐永焯系孙中山的同窗好友,她几次给国民政府报告,减免了学费,还在外交部安排了一个只拿钱、不上班的“书记员”。

被难遗属领取慰问金时,被难人员姚志怀母亲姚燕氏与娘家侄子有一段官司。革命军北进时,蔡公时的勤务兵陈普远因怕危险没有去,陈的姑母姚燕氏听说后便把自己的儿子姚志怀冒名顶替其参加革命军。姚被害后,陈的家兄陈疏远领取了姚志远的抚恤金,此事被人检举后,两家引起纠纷,姚燕氏又通过外交部把名字进行变更,方才领取了抚恤慰问金。其它被难人员遗属情况可想而知。

蔡公时有一女儿,1928年父亲殉难时,她还不足周岁,后又送人抚养,因为有几多缘故,半个世纪过去,历尽周折,女儿方才认祖归宗,兄妹团聚。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9/15 15:53:48

      网友回复

      • 军衔:海军大校
      • 军号:59523
      • 头衔:北府军团 双头死神
      • 工分:240856 / 排名:673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化学天才3333
      杀害的是蒋介石的人。
      回复:[日寇血债]济南惨案还有大量的无辜平民

      2021/9/16 11:41:24
      • 军衔:海军大校
      • 军号:59523
      • 头衔:北府军团 双头死神
      • 工分:240856 / 排名:6732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化学天才3333
      杀害的是蒋介石的人。
      回复:[日寇血债]济南惨案还有大量的无辜平民

      2021/9/16 11:41:24
      左箭头-小图标

      杀害的是蒋介石的人。

      2021/9/15 16:17:18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日寇血债]济南惨案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