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永丰战役 33 空投

共 266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316538
  • 工分:2127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永丰战役 33 空投

永丰战役33

33 空投

十一月二十七日午后。永丰城上空,几架飞机盘旋着,发出嗡嗡的响声。

李日基听见了,立即步出窑洞,他站在土洞坡沿上,抬头仰望着天空,脸上挂出了一丝微笑,心里思忖着:长官们还算有点良心,不送来弹药,难道要我姓李的用拳头打仗吗!原来绥靖公署已经来电通知他说,今天派飞机空投七十六军急需的食品与军用物资。接到电文以后,李日基在窑洞里来回踱着步子,焦急地等着,当他听到嗡嗡的声音,带着愉悦的心情急忙走出窑洞,向发声的天空望去。

飞机在空中盘旋,想必是找不到投掷的目标,慢悠悠地哼哼着。李日基又听见吉娜娜刺耳的叫声,她在电话上通知各部,命令把捡到的空投物资全部送交军部军械处,不得违抗。李日基清楚,这都是高献岗的安排。

一架飞机用慢速俯冲下来了,李日基连那青天白日国徽也看得十分清楚了,他一时感到充实,感到欣慰,一想到胡长官的精心栽培的大恩大德,差点要洒上几滴激动的泪水了。然而他又听见北城头上的哨兵骂道,“日你奶奶!干嘛投到城外去啦,你他妈的,眼睛长到裤裆去了!”

“糊涂。”李日基是在指责哨兵无知可笑,还是指责驾驶员的愚蠢无能。只有他自己知道,其实他比哨兵更着急。他趋步向高献岗的窑洞走去,一进窑洞没有见到高献岗,便问一个小参谋:“参谋长呢”

小参谋立正报告说:“报告军座,高参谋长指挥摆布板去了。”

“摆了布板了,怎么还投不准呢?”李日基自言自语道。

小参谋没有回答军长的问题,其实他也没有回答的必要。李日基清楚,空投盯不准目标是常有的事情。况且,这个小小的永丰城,南北仅有三百多米宽,很容易投到城外去,这难道能怨飞行员吗。

高献岗和几个小参谋,将布板挪到街中间靠南面的戏楼空场子里,南北只有三十米,东西只有四十米,距离之短,说啥也不能使长蛇似的红色布板伸展开去。可高献岗站在布板旁边,把一只小红旗不停地摇晃着吗,颇似向航空员打旗语,指挥着航空员的空投。不过还算好,第二架飞机把物资投在了城内,街面上的心急如火的等待物资的官兵们一片欢呼“投的好哇!”

可还没高兴起来呢,第三架飞机又投到城外去了。又是监察哨兵骂街了“王八蛋!瞎了眼啦!”

李日基气恼了,不看了,也不听了,他又钻进了地洞。当他坐下来之后,又听见外面一片欢呼声,说明又投准了一次,这使他心情上得到了一些安慰。

六连驻地的黄文华与武西川正在侍弄着枪械,忽然听到远处传来隆隆的响声,他们停下手中的活儿,抬头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眺望。看见远处天空中像鸟儿一样的几架飞机远远飞来了,黄文华说:“快看,敌人飞机来了,是空袭来了吗?”当飞到他们到头顶上空的时候,只听见有人喊:“卧倒!隐蔽!”听到喊声,战士们立即卧倒,防止敌机空投的炸弹的袭击。可是飞机从他们头顶绕过去,却没有投下炮弹,却飞走了。一会儿又飞回了,飞机来回在空中上空盘旋着,他们的眼睛随着飞机在空中移动,忽然发现飞机肚子底下溜下一包一包的东西。张富清黄文华他们看到抛下的东西并没有爆炸,这才知道是空投物资来了。飞机来回盘旋是飞行员在寻找目标,飞得高了,空投没有准头,就投到城外去了,投到共军的阵地上去了;飞得低了,又担心解放军的高射炮瞄准自己,盘旋了几个来回。终于抛下了物资,飞走了。

农家庄稼地里,落下了一箱子一箱子军用物资,一包一包的生活用品。解放军指战员看到了,欢呼着,高喊着:“下来了!” “又投下了!” “胡宗南给我们送礼物来了,快去拾!”这一喊,战士们立即爬起来,兴致勃勃地奔跑到空投下来的物资箱子跟前。

黄文华跑到一个最大的箱子面前,弯下腰,双手伸开,抱了一个大箱子,一抱搬不动,抬头一看,武西川跑过来了,他对武西川说:“伙计,这个大家伙,太沉了,搬不动,帮个忙,咱俩抬着。”武西川点了一下头,二人伸出双手往上一抬,搬动了,二人抬着,边走边说开了,只听黄文华说:“这个胡宗南,送来了礼物,连收条也不要,可他怎么报销呀。”

“说明他大方嘛。”武西川说着相反的话。

“怎么个大方呀?”黄文华质疑地反问。

“你不看看,咱们缺弹药,他送来了,好孝顺呀!胡儿子变成了及时雨宋大哥了。两军对战,各投一半,不就公平合理吗。可他却是偏心眼,给我们投得多,给他家老李投得少,全不怕他家老李哭鼻子!”武西川幽默地道。

“照你这么说,胡儿子还思想进步了,还摇身变成共产党呢,那感情好啊,快点给他封个官,封他个运输大队长怎么样?”

“他可不够格哩,人家蒋介石不早就抢上了运输大队长呢!”

“哎呦,有意思,蒋介石已经当上了大总统,当了委员长,还不过瘾,偏要抢个运输大队长,品品官味儿,犯的什么神经病?”

“这你就不知道啦,他那个大队长还是美国佬封的呢,要知道吗?那就听咱这‘路透社’的新闻记者告诉你。这则新闻还是有关人士透露的呢,据说美国驻华大使艾奇逊骂了蒋介石一通。蒋介石在艾奇逊面前眼泪往下流,哭着向美国主子要武器打内战说,不消灭共产党,死不瞑目。只要美国供给足够的武器,就一定在世界东方把共产党连根铲除了!”

“狗东西,丢人现眼,给他一个耳刮子!”

“不顶用,他接受的教育全是外国的,打他耳刮子,他也不认祖先。他看艾奇逊不高兴支持他,就叩起头来了。艾奇逊急了,就骂蒋介石是饭桶,是油桶,是贩卖军火的运输大队长。所以说他的大队长是美国封的吗,他还觉得有些委屈呢。于是向艾奇逊说,我这大队长有些冤。艾奇逊笑了笑说,不冤不冤,试问我们美利坚合纵国供给你的军火,百分之六十落在了共产党和老百姓的手里了,怎么解释呢?”

“他怎么解释?”

“他呀,解释个屁,再叩几个头,喊声洋爸爸,军火不就到手啦!”

“你俩在叽叽嘎嘎谝什么,还不抬着快走,还有任务呢!”这是副排长张富清在喊叫了。只见他边催二人赶快走,边和李飞抬着一件空投的大袋子朝前走了,武西川和黄文华听了,停止了叽咕,加快了步伐。

排长张吉荣高喊着:“鼓起劲呀,赶快搬呀!看谁抱的多呀!看谁跑的快呀!”大家听了,抬起大包,扛起小包,也跟着排长喊着号子:“鼓起劲呀,赶快搬呀!看谁抱的多呀!看谁跑的快呀!”往连队驻地快速地走去。

李日基郁闷的很,坐在床沿上,微微闭起眼睛,再次吸着卷烟。高献岗进来了,分明是要汇报一下空运空投情况的,可他看见李日基的颓废象,只是无奈地说了句,“这叫什么空投,像是给共产党空投。”

李日基没有反应,更没有说话。他也不想讲什么,只是微闭着的双眼不睁地压压手,示意辅佐他的参谋长坐下去。高献岗坐下了,以为主帅要讲点什么的,可是几分钟过去了,他的主帅还是闭眼不睁,也不说话。高献岗不知他的主帅想些什么,多年官场的混迹,使他深谙了一条为人处世的诀窍,能察言观色,猜摹主子的心理,这种场合作为部属的自己是不便问的,但为了打破这沉闷的使人透不过气的气氛,于是喊道:“赵副官,来点水!”

“来啦!”除了土洞外昼夜不离的哨兵之外,忠诚的赵亚忠时刻寸步不离地守候在土洞外边,尽职尽责地保护着主子李日基的安全。他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都是随叫随应的,算得上是一个称职的侍卫官了。他进门说,“高参谋长!这是军长在永丰城围子里饮的最后一点咖啡了!”赵亚忠说着话将两只杯子分别敬给了两位上司。

李日基这才睁开了眼,品了一口咖啡,对往出走的赵亚忠说:“亚忠,告诉李匡,再次向胡长官发电报,援军必须在傍晚抵达永丰城。注意在电报的前面一定得加上‘十万火急’几个字!”赵亚忠刚扭头要走,又听李日基说,“且慢,再告诉李匡,每过三至五分钟,就催问一次援兵,别顾及长官们的面子,管他高兴听不高兴听,一定及时发报。告诉那个夫子李匡,此刻是兵临城下,是千钧一发的时刻。”

“是,卑职就去。”赵副官回答后转身走了出去。

窑洞里又陷入沉闷了。过了好大一阵子,高献岗这才觉察到主帅的情绪是一落千丈了,但又狐疑不定。就试探着问道:“军座!身体不舒服吗?”

“嗯。”他不知什么时候又关闭了眼皮。

“那就休息一会儿吧。”高献岗起身欲走,李日基却疲困地站了起来,伸手当空压了压,示意不能走。李日基在龌龊的土洞里踱了个来回,站定脚根盯着对方说:“老高,你看我们的人会不会离心离德?”

“军座!”高献岗心里一颤,似笑非笑地说,“我看不会。”他有点儿谈虎色变之感,甚至于担心主帅怀疑自己了,“我们的几个师长和他们手下的团长,都是和共军撕打过的人。虽然也屡次失败,但还是不折不挠的骨干,对党国是忠心不二的,也是忠于胡长官的。”

“可这外围阵地丢光了,新一师——”李日基没有直讲下去,转而又说,“好啦,不谈这个。另外,我想要你谈谈,我们急得火烧眉毛,援兵还是迟迟不来,胡长官、裴昌会,还有那个李德润,他们说话算数吗?”

“军座,纸上谈兵,古已有之。不过卑职认为,长官们绝不会刮目对待我们七十六军的。问题出在将军们身上,就说近在咫尺的九十军,他们受命后裹足不前,只向这边用远程炮弹送送人情,而其他的部队呢?也都按兵不动,独身自保,害怕伤了自己的元气。这等尔虞我诈、离心离德、独善其身的伎俩,难道还少吗?”高献岗一针见血地点出问题的实质。

“这就是说,上峰指挥失灵。”

“不,是各路将军们的花招迷惑了上峰。也就是说,兵团长官是派了援军,而是受命部队裹足不前,自保其身。”高献岗确实是言中了。

十一月二十五日,解放军向洛河西塬上敌二十四师防地进攻时,李日基即向兵团司令裴昌会报告了战况,并急不可待地要求增援。裴昌会慷而慨之地讲,“只要能支持过今晚,我命令九十军明早前来解围!”可迟至今日,李日基连九个兵也没捞到手。不错,长官部也曾命令过李振兵团,“立即机动,限令十一月二十六日抵达水丰!”而李振呢,只是小股挪了个窝,造了造进军永丰的声势,不敢把触角伸向在他看来是灾难的永丰战区。

胡宗南在他的西安缓靖公署里,急得火烧眉毛,昏头转向,他不命令近距永丰二至三十里的胭脂山一线的九十军、三十六军、六十九军北上参战,反而舍近求远地调动约有近二百里之遥的富平驻军第一军、六十五军、三十八军以及驻蒲城的十七军,十万火急的驰援永丰。富、蒲驻军倾巢出动了四个旅,七辆坦克,战炮百门,势不可挡,直奔洛河战区,貌似着与共军决一雌雄。看样子威风凛凛,气势汹汹,不过是逢场作戏,造造东进的声势罢了。这些国军援兵,沿路拉兵抓夫,偷鸡摸狗,掳掠民财,侮辱妇女。老百姓说他们比起日本鬼子来,坏得有过之无不及,坏极了,因此不再叫他们‘中央军’而叫‘遭殃军’了。由蒲城直达永丰仅有四十多里,伸腿即可到达。然而上述各个军旅,哪一个没尝过人民解放军铁拳的味道呢,又害怕中途到孙镇地区遭到伏兵,却绕道转向南,经党木、龙阳、大荔,然后再折向北,方可抵达永丰战区。这一绕道啊,就是二百华里,其目的避实免遭伏击。

李匡进来了:“军长!长官部回电,已命令富平是第一军、六十五军、三十八军;蒲城是丁德隆的十七军。星夜驰援。”

“只听吼雷响,不见天下雨。”李日基急的搓着手掌,坐立不安。“咚!”的一声,李日基的拳头狠狠地砸在桌面上了,“他娘的,这都是些战斗力不抵事的军队。富平,富平,远水解不了近渴啊!”

“只要他们按照军令能来, 至少可以给共军以威胁,分散共军的兵力,缓解我军的压力,或许可能改变一下目前不利的形势。”高献岗打圆场说。

“嘿嘿!现在还讲什么军令,来了又能怎么样?”李日基的眼珠子差点蹦出来,看着高献岗道,“来不了!来不了!”李日基失态地摇摆着头,阴阳怪气地说,“他们怕死!怕死!大战就在今晚! 就在今晚!”李日基急得团团转,又不由自主地搓起手掌了。

一个小参谋进来了,他把手里的电文交给高献岗就出去了。高献岗看了看电报,说道:“第一军联络,二十九日方可抵达这里。”

“二十九日!?”李日基胆都气炸了,一时脸上扭曲了,嘴唇也有点儿颤抖,“娘的,开什么玩笑,今晚,就是今晚,胜利和失败,就在今晚,当英雄当俘虏,也就在今晚!”李日基反反复复地念叨着,他有这个预感,而是很自信的预感,他深知眼前的对手不是等闲之辈,他对高献岗说:“彭德怀、王震,他们岂能搁在这里再泡蘑菇吗?参谋长,该明白了吧!”

高献岗没有回答主子的话,但怎么能不明白呢,七十六军的生死存亡就在今晚,也包括他自己。但高献岗并不认定百分之百决战就在今晚。

李日基又说道:“电话通知各部,立即加强第一线,准备战斗,把特务营调来军部,把发报机、电话机,统统搬到这里来,以便随时向长官部联络。”

“报告!这是什么人写给军长的一封信,前哨送来的。”小参谋又一次进来,手里捧着一封信汇报说。

李日基一把抓过来,打开信封,匆匆看了一遍,对参谋长说:“彭德怀——

劝降书——”他一屁股塌在椅子上,半天不说话。

劝降书也掉在地面上。

高献岗弯腰捡了起来,拿在手中看了看,沉重地说:“军长!你看,这——”

李日基没有回答高献岗的问话,而是抬头看见了墙上挂着的中正剑,走到跟前,取了下来,握在左手中,右手抓出剑柄,往外一抽,眼前出现了“成功成仁”几个字,他对参谋长下令道:“与城池共存亡,打下去,我们能背叛党国吗?能背叛胡长官吗?”

“好,我去通知各部,立即准备战斗!”高献岗匆匆出去下令去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34炮手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1/6/13 10:25:4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决定战争胜利的是人心,而不是先进的优良的现代化的武器。

      2021/6/15 11:59:24
      左箭头-小图标

      决定战争胜利的是人心,而不是先进的优良的现代化的武器。

      2021/6/15 11:59:09
      左箭头-小图标

      决定战争胜利的是人心,而不是先进的优良的现代化的武器。

      2021/6/13 10:49:1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永丰战役 33 空投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