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永丰战役连载 32 火力侦察

共 8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316538
  • 工分:2127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永丰战役连载 32 火力侦察

永丰战役32

32火力侦察

王震一直忙碌到零点,才躺下,一觉睡了四个钟头,电话铃震醒了他。

“王司令,我部和兄弟部队,已经扫清了外围敌人据点,占领永丰外围北面、西面的所有阵地。”周建生在电话里报告着。

“周建生,你们打得好。告诉你,永丰城东面已经被三五九旅占领了。至于南面吗?彭总命令第三纵队独立第五旅及我们三五九旅一个团进至永丰镇以南的楼子塬、杨家沟、石马一线了。这下子李日基是插翅难逃呀!”

周建生听了接着说:“王司令,这也叫作‘瓮中捉鳖’呀!”

王震司令员在畅笑声中放下了耳机。

一连接到攻克敌人几个阵地的报告,王震带着兴奋的心情给西野司令部彭德怀打电话说:“报告彭老总,河西几个阵地被我们占领了,七十六军被压缩到了河东了,进了永丰城,李日基逃不了了。”

彭德怀听了,呵呵一笑在电话里说道:“王胡子,干净,彻底消灭李日基,一个也不留,让他从视线中彻底消失。”

“是。”王震挂断了电话。

三纵许光达司令员来到王震将军的前线指挥部,进了门还没坐下就问道:“听说咱们的彭老总要李日基放下武器,避免生灵涂炭,百姓遭殃,不知进行得怎么样了?”

“可惜,你不曾参加彭总的战前会议。这个李日基,本来就是死心塌地的反动分子!他竟然不识时务,拒绝放下武器。”王震很气愤地讲着。

“不,据我的了解,李日基不是不识时务,而是有他的打算。他何以拒降呢,一是忠于胡宗南,不愿意背叛他的主子,二是对他的上司调兵遣将增援抱有希望,三是是破坛子烂摔,孤注一掷。”

“总之是拒降!”

“他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那就只好让他尝尝再次吃败仗的滋味了!”王震看看许光达是否对自己的话感兴趣。

“李日基在陕北两次漏网,这一次恐怕他这条泥鳅,再也漏不掉了!不过,每当兵临城下,规劝敌人弃暗投明,已经成了我军的惯例了,像东北战场上的曾泽生和济南战场上的吴化文,就是明智,率部起义,弃暗投明,但还要分清具体对象。”许光达谈了自己的看法。

“是啊 ,某些顽固不化的敌人, 他们不吃这一套,例如眼前的李日基,劝降不起作用,我们就必须丢掉幻想,坚决歼灭,绝不留情!”王震看了一眼许光达,坚决地说,“在前总会上,彭总也是这样讲的。他讲在任何时候,我们对敌人,不能只给一条死路。应该提醒他们走活路,劝降只是具体拯救那些迷失方向具有良心的人。一旦敌人执迷不悟,宁走死路,不走活路,那只有武力解决了,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毫不留情地坚决消灭!”

王震又说,“为了干净、彻底消灭李日基,我们不妨到外边看看?”

许光达点头同意了。几位将军,迈步向村外走去,大个子警卫员立即跟着。他们来到村外一片开阔地带,看到永丰城墙了,大家站住了。王震拿出望远镜,对着永丰城墙,瞭望着,嘴里崩出一句话:“捶他一下子!”

许光达听了这几个字,右手向上一举,作了个用力往下一砍的动作说:“对!捶他一下!”

王恩茂听了二人的话,看着二人,自言自语道:“锤他一下?”

许光达看着王恩茂说:“火力侦察。”

王恩茂听了明白了道:“你们二人,不谋而合!这真是英雄所见略同。”

三人不约而同地哈哈大笑起来。王震又问道:“半个钟头怎么样?”

许光达道:“完全可以!”

王震道:“干!”三人回到指挥部,王震拿起电话,接通各部,下达了作战命令,特别强调半个钟头。一霎时,炮声轰鸣,子弹飞舞,喊声震天。

守卫在城墙上的一处国军指挥官听到解放军的枪炮声,以为是解放军攻城开始了了。挥舞着手中的盒子枪大声喊:“共军攻城了,给我狠狠地打”

另一处的国军指挥官喊道:“弟兄们,操起家伙,坚决把共军挡在城外!”

随着各处的喊声,国军开火了。枪声、炮声从守军城墙阵地上,呼啸而出,特别是城墙上多个重机枪像火舌一样喷吐着。国军的火力位置,火力布局,的情况全部暴露出来了。半个钟头一到,解放军阵地上的枪炮声嘎然而止,只听见守城国军还在嘟嘟地打着机枪。过了一会儿,国军也停止了枪声,一切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好像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

一位参谋给倒了几杯开水,先递给王震,再给许光达,王恩茂。

指挥部的谈话继续着。王震呷了两口又讲了,“在野司会议上,彭总还讲,敌人如果把我军的劝降,认为是我们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软弱,认为是祈求,那就大错特错了!”王震呷了一口水又说,“彭总在会议上讲了攻打永丰的具体进攻时间,一方面是自己决定的,一方面是敌人逼的。这就是说,李日基时刻在呼喊他的主子增援解围。胡宗南已经‘机动’富平、蒲城的驻军东进洛河以解李日基之围。我们屈指可数,东进之敌明天下午,或者是后天清早,就可能和七十六军汇合的。”

“那就今晚动手吧!赶在他们前边。”许光达的反应太敏捷了

王震胸有成竹的说“可以!”

“那么,打响的具体时间?”许光达急不可待了。

“还是用拂晓,不,应该是兵法家常用的最佳时间——拂晓攻击。凌晨四点四十分打响!老许,这个时间,也是彭总原则上定了的。你还有什么看法吗?说出来,商量嘛!”

“意见,没有。我认为,既然下半夜行动,时间紧迫,就立即向各旅团下达命令吧!”许光达急切地表态了。

“是的,眼前就是战机,必须强调检查进攻的坑道工事如何。如不合要求,立即突击,力争打响以前完成。”

“此乃关键,不可马虎。哎,老王,咱们大体上分个工。”

“对!”王震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说:“老许!还是你那颗大脑子好使。彭总要你我碰碰头,也算不上分片包干吧!”王震停了一下又说:“我们二纵六旅攻西边,四旅攻北边,三五九旅东边。”

许光达说:“独五旅负责南边,另两个旅在胭脂山一带抗击大荔方面的援军。”

王震说:“如果打援力量不够,三五九旅再给你拨一个团。打援部队担子不轻呀!有必要调整,临时再交换意见。还有,攻进城围子去,我们定在中心街道会师,怎么样?”

“好!”许光达这才一口气喝光了杯子的开水,“电话上随时联系。”

两位将军并肩走出梁家院子,握手告别后,许光达看了一眼他的警卫员,接过缰绳,跨上了“菊花青”(马)奔驰而去。

六连接到开挖通道的土工作业构筑掩体工事的紧急命令,各排各班深知任务艰巨,大战在即,立即作了动员,战士们带着工具,立即投入到各自的作业区域,顺着便于出击的位置毫不含糊地干起来了。这个六连无论是战士、班长、排长,只要命令一下,就别管了,他们人人争先,个个顶用,唯恐落后,工作向来不马虎。

连长李柱国亲自带领全连战士分段挖掘进攻的交通沟,好多人身上直冒汗,有的战士连上衣也脱掉了,赤着膀子干,遇到松软的黄土,直接用脚踏铁锨,干硬的地方才用耙子,路面过于干硬用铁镐。只见十字镐上下挥动,园铁锹挑土撩,壕沟两边新土不断地增高,壕沟向前不断地延伸。

教导员肖友恩督促检查来了,他是个对工作一丝不苟的扎扎实实的指挥员。李柱国见他来了,丢下手中洋镐,陪着他去检查。二人来到二排的挖掘工地上,李柱国看着正在用铁锨挖土的排长张吉荣说道:“张吉荣,你回答一下挖掘这条坑道的用处?”

“各排都在构筑工事。”弯着腰没有停下挖土的张吉荣所问非所答地说。

“张吉荣!问你挖这壕沟的作用?”

“攻城围子呀!”张吉荣这才答到所问的问题上。

“好,知道就好。面对眼前的地形地物,什么样的工事最有用?”李柱国看到张吉荣忙于劳动,回答问题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提示着说,“告诉战士们,只要看见面前的城墙垮下来了,就得顺利地跳出坑道,立即冲进城围子去。这就是对坑道的基本要求。办得到吗?”后边的话发出了咄咄逼人的问话,但却引起了正在干活的战士们相反的一阵呵呵地笑声。

李柱国被战士们的哄哄笑声搞懵了,问张吉荣道:“大家笑什么?”

“嘿嘿!”张吉荣憋不住也笑开了:“李连长!你那一番话,向小娃儿讲讲,倒也新鲜!你没看看,咱们这帮子大狮子、小老虎是干什么的,打了多年仗,连壕沟的常识不知道吗?壕沟不会挖吗?不知道通道对保护自己的重要性吗!所以对你提的问题发笑呢?”

“不对!这种态度是轻敌,还有点儿麻痹思想?”李柱国虽然是在批评,可还是带着笑脸讲着话,看来还有点儿幽默。

“李连长!”素来不太讲话的张富清停下了挖土的动作,拄着洋镐把,对教导员说:“教导员、李连长,开挖的时候,张排长已经讲过了,开挖的这条坑道,要符合三个条件! 一是确保隐蔽,二是射击无阻,三是出击方便。”他觉得在这种场合不应该把张排长弄得下不了台,所以才打这个圆场。

“说得好啊!”李柱国听了,伸手一把抓住张吉荣的双臂说:“好我的张大排长哩,你怎么不早说呢?”

张吉荣笑了笑,低头不语了。

李柱国对肖友恩说:“教导员,我们去三排吧!”

肖友恩满意地点了点头。

肖友恩一直没有讲话。他觉得李柱国的工作扎实具体。没有必要讲。

在去三排的路上,肖友恩一边走着一边说:“李柱国同志!你的工作具体扎实,是好的一方面。可你不能把干部和战士们的战斗水平估计得太低了。就像张吉荣同志,积极肯干,确实可靠,头脑也清楚,可以大胆放手使用,不要给这样的同志绊脚,或是给他们念紧箍咒。像张吉荣这样的人才,给他一个连,指挥起来也得心应手!”

“教导员,我接受你的意见,可对张吉荣,千万不可拐弯抹角地谈问题。他性子直,要是不直端端谈工作,谈思想,被他发现你在绕圈子,打迂回战,他会扭头就走,他是个了不起的犟牛,对他来说,我是摸透了他的,他不会有任何计较。说心里话,我还真喜欢他呢!”

“这是从工作着眼,有远见,有头脑。”

“哎!教导员,可千万别把张吉荣调出去,战士们可舍不得他走呢!要么,把我这个连长让给他,也就更能发挥他的才能,施展他的本领。”

“李柱国,这当连长不当连长,是要组织决定的,不是你李柱国让不让的问题,再说他当连长,你干什么!当营长?”

“教导员,我不是这个意思。打开窗子说亮话,我曾经发过誓,等到全国解放了那一天,我要解甲归田。”李柱国坦诚地说。

“解甲归田?什么意思?”教导员望着李柱国,疑惑地问道。

李柱国自豪地倾吐了他的未来理想:“哪儿来,哪儿去,回农村,当农民,养个大犍牛,赶着牲口种地球!过那‘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娃娃热炕头’的自耕自种自吃的舒舒服服的田园日子呀。”

教导员听了,呵呵一笑,接着李柱国的话说:“做一个新时代的陶渊明。在桃花源里过那怡然自乐的田园生活。”

说罢,二人不约而同地呵呵笑了。

他们边走边聊,一会儿到了三排阵作业地带,三排战士同样在紧张地挖坑道,准备着战前的最后的准备工作。

欲知战斗发展情况,且看吴新友所著长篇红色军旅永丰战役之33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1/6/12 7:47:3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永丰战役连载 32 火力侦察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