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红色军旅《永丰战役》24 撤退

共 7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316538
  • 工分:2127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红色军旅《永丰战役》24 撤退

红色军旅《永丰战役》24

撤退

永丰城内,七十六军军部。

李日基听到河西的枪炮声,询问赵亚中说:“河西阵地——”

“军长,电话!”赵亚忠还没来得及回答主子的问话,机要员吉娜娜在电话机旁尖声尖气地叫开了。

李日基进门从吉娜娜手里接过电话,只听见二十四师师长于厚之喘着粗气说道:“军座!共军已向我右翼防地大举进攻了。前沿阵地付家庄、刘家庄——”

“顶住!坚决顶住!我立马来!”李日基吼叫着。

李日基还没听完于厚之报告付家庄、刘家庄已经失守的消息,就放下耳机,匆匆钻进汽车里去了,他又伸出头来对机要员吉娜娜说:“告诉高参谋长,我去河西前沿阵地了。”

二十四师在石羊镇还是作了精心布防的,准备在这里固守一阵子。

李日基驱车飞快地来到二十四师的石羊防地。

他刚一下车,师长于厚之就来到他面前,对他诉苦似的报告说:“军座,担任前沿警戒的一个步兵营,已经被共军吃掉了。右翼第三道防线——东陈庄,受到共军的强烈炮火的攻击,已经防守不住了,也退了下来!”

李日基听了,内心十分慌乱,但他还是要以镇定的外表来稳定下属,只见他勉强地笑了笑说道:“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样吧,命令戴克北那个团投入战斗!”

“可戴团是我的预备——”

李日基沉着地说:“于师长,战争嘛,开始最好是取胜,至少也得稳住阵脚才行。否则影响士气。还是把戴团投入战斗,方能夺回阵地,鼓舞士气。”

“可是,军座,这全甩出去,我手头空了。”

“好啦好啦,好于师长,和彭德怀、王震他们交手,单靠我们一个军是难以抗衡的,要紧的是看兵团长官的棋子怎么摆,明白了吧?”李日基虽是商量的口气,却也是不容辩解地命令着。于厚之只好惟命是从了。

安顿好于厚之后,李日基驱车回到永丰城,立即拿起电话,向上司兵团司令报告河西战况,迫切地要求派大军支援。可是兵团司令裴昌会却回电说:“二十四师立即放弃河西阵地,回师河东,住进永丰,固守永丰城。”

裴昌会所言,并不是李日基报告战况的目的,派军队援助等事宜。

李日基听了,辩解地说:“裴司令,永丰城面积太小,几个师集中在一个城围子里,人员甚密,共军一个炮弹,就可能杀伤我们许多人马呀!”

裴昌会却说:“这个,我晓得。李军长,你的部队新兵比较多,没有参加过什么大的战斗。如果不把他们圈在寨子里,敌人在夜里一冲锋,就会跑光的。至于伤亡嘛,共军能有几颗炮弹,只要你能坚持过今晚,我命令九十军明早前来支援。”说罢,裴昌会放下了电话。

听到裴昌会放下电话的声音,李日基长舒了一口气,顶头上司的电话总算给了自己一线希望,他再也不好固执己见了。他刚放下电话,赵副官就进来汇报说:“军长,西北二公里的曲里村阵地失守了,退兵已经进了永丰城了。”

“回来就回来吧,裴长官不也命令都叫回寨子里来吗!”此刻的李日基,酸甜苦辣咸各种味道灌满了肠子,能说什么呢?裴昌会的朝令夕改,使他极为恼火。“长官一动嘴,千军跑断腿”。可他自己也不得不和裴昌会一样,对于厚之刚才面对面下的固守命令,也要朝令夕改了。他强打精神,抓起耳机,对于厚之说道:“于师长,我李日基,命令二十四师,全线撤退,退守永丰城。”

“军座,这才几十分钟,就改变——”

“这是兵团的命令,没有理由可讲,全线撤退,固守永丰。”

“军座!军座!”于厚之急坏了,可他怎么也喊不应他的主帅了。

李日基刚放下耳机,赵亚忠就进来说:“军座,该休息了!” 心乱如麻的李日基听了,转身走到床前,他躺下了,两只眼睛盯着窑顶,发起呆了,他能睡得着吗?

听了军座的电令,于厚之目瞪口呆,该不是阵地失守了,军法——他不敢再往下想了。他沉默着,思虑了几分钟,才清醒一点,军令就是军令,也和他的军长同样地‘如法炮制’了,他抓起耳机,行使命令了:“七十一团!七十一团!”于厚之用手拍拍耳机。无人接听。“七十一团!喂喂!七十一团!”依旧没人接电话。于厚之那里知道,刘、付家庄阵地失守以后,七十一团据守的东陈庄阵地也失守了,败兵溃退,乱了阵脚,还会有谁守着电话机呢。于厚之没了奈何,只好急急忙忙喊七十三团了,“喂喂!是七十三团吗?”

“是,师座吗,我,戴克北。”

“喂!戴团长,还没有进入阵地?”

“师座,我团正在前进——”戴克北还当于师长责怪自己行动迟缓了。

“不,不必了,回头进永丰。”于厚之说话口气缓和了。

“师座!这——”

“戴团长!一句话,我命令七十三团撤退!”

戴克北眉头一蹙,再也叫不应他的师长了。这是连锁反应,牵一动百啊,戴克北也是‘如法炮制’,急忙大喊传令兵,“立马追赶各营长,回师永丰城。”焦急之中,突然接到了师长于厚之下达的撤退命令,大家犹如落水的人遇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急急忙忙收拾行装,各种器械,车载马驮,担子挑,肩膀扛。脊背背,手里提。乘着夜色从东门溜出去,往洛河畔退却,只留下少数掩护部队在阵地上守护着。

于厚之坐在总机旁边,急躁地指挥电话员宋俊英一次又一次倒换着插头,可他那耳机里总是只有他自己的“喂!喂喂!”声,却听不到一点回声。“再叫七十一团!”宋俊英听到师长的命令,满脸哭相了,也不知是急得流汗了,还是吓得流泪了。

“师长,还是无人接!” 宋俊英沮丧地说。随从副官杨大运在一旁看着师长火烧眉毛的焦急的样子,看着电话员不知所措的沮丧的面容,提醒说:“师座!各团都在忙于撤退,都在途中,那里会有人接电话呢?”

于厚之听了,甩掉了耳机,对杨大运斥责地说:“你怎么不早说。”只见他身上的肥肉颤抖着,自言自语地道:“妈的,七十一团要是撤不下来,我这个师就损失了大半子!”

“师长!我们还是行动吧,听听外面的喊杀声,共军可能追过来了。”杨大运再次提醒他的师长。

于厚之看看电话总机,内心还是不甘心不落意而又无可奈何地说:“撤!进永丰城!”他身边的部属们听了“撤”的命令,立即忙活起来了,收拾文件,搬弄电台、电话、器材、捆绑行囊,弄得锅碗瓢盆哗啦地响着。

只听有人喊着“快!”“快!”都怕动作慢了走不了了!师部的其他大员们,除了参谋主任孟斌南对下属指手画脚地说这喊哪外,副师长朱强、参谋长蒋绍刚,人人心乱如麻,焦虑不安地不停地瞅着他们的师座,怨他还不快点跨上坐骑,自己也好跟着撤退到安全地方去!

于厚之在杨大运的参扶下,颤颤索索地爬上了灰色的坐骑。扬了一下鞭子,朝东门走去,出了东门,又回头看了一下,似乎有点不愿意,又无可奈何花落去的感觉。由于是仓皇撤退,丢枪的、抛掉行囊的,跑掉鞋子的,忘了提公文包的,什么情况都有。

于厚之带着师部一杆子人马。急急如丧家之犬,慌慌如漏网之鱼,在撤退的过程中,当然还有乘机开小差的,因为正在匆匆忙忙的行军之中,想开小差的,只要借着长官们稍不留神,一闪身就钻进路边那沟谷崖下、草丛梢林里之中,谁也看不见了,这些士兵也是抓来当炮灰的壮丁,他们压根儿就不愿意打仗,不愿意卖命,也只有在这个混乱的时候,瞅准时机,仗着胆子,才能逃之夭夭,保住生命。当然这个节骨眼上,也不用担心有谁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抓捕逃兵呢,这是他们逃跑的最佳时机。

于厚之他们跑完了一段慢坡,来到河边一片沙滩地,喘了一会气,回头往西一看,只听见远处枪炮齐鸣,轰轰隆隆。

于厚之心急如焚,举起鞭子,狠狠抽了坐骑一鞭,坐骑突然受惊,猛地向前纵了一下,踩进了洛河的流水中,正好前蹄碰上了暗礁,噗塌一声,朝前跪倒了,把于厚之从马头上翻进了水中。跟在后边副官杨大运看见了,急忙跳下马来,双脚踩进水中,双手使劲地拉起了肥胖的落汤鸡似的于厚之,然后用尽吃奶的劲才把师长从新扶上马,吁一声,急急忙忙地淌水过河去了。大河对岸的蔡村守敌,枪炮齐鸣,似乎在接应着二十四师的撤退。

欲知后事发展,且看下文。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6/2 10:20:3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敌人撤退了,解放军随后展开追击。

      2021/6/3 10:09:4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红色军旅《永丰战役》24 撤退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