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永丰战役 23 河西夺村寨

共 23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316538
  • 工分:2127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永丰战役 23 河西夺村寨

红色军旅《永丰战役》23

河西夺村寨

七十六军军部。

李日基午觉醒来,赵亚忠急忙把泡得浓浓的毛尖热茶递到他手里。他刚端起茶杯,还没有递到嘴边,侦察营长就进来了:“报告!我们东线的部队,三十六军、六十九军、九十军,遭到共军的强大攻击,已经溃退南逃了,共军已占领了塬畔、风式、临皋。”

“住嘴!”李日基愤怒了,把茶杯砸向营长。他不要听这样的消息,他仰头看着天空,似乎村东的黄土高崖就要垮下来了。风式、临皋,还有塬畔村不就在高塬上吗。他愤怒的是因为失去了必要时可以遥相呼应的友军,他深感孤单,他怨恨三十六军、六十九军的逃跑,他们是战斗力软弱,还是畏敌如虎。可九十军装备精良,怎么也逃跑了呢?他仔细揣摩着,思虑着——,最后他终于明白了,气愤地骂道:“娘的屁,自保活命,太不仗义了!”

赵亚忠泡上了第二杯热茶,李日基只呷了一口,还没咽下喉呢,就听见了河西阵地上的枪炮声。

六旅接到命令以后,在洛河西岸的原上开始了扫除战斗。

正在擦拭手枪的九连长马战胜突然间听到东南方向枪炮齐鸣了。他一惊,看看手表,正好两点。排长刘弘章疯了似的急乎乎地跑进来说:“连长!一营干上了!”

“那一个连?”马战胜不紧不慢地问了一句。

“当然是杨疯子的一连了。”

“能者向前嘛,这有什么奇怪的!”

“嘿!”刘弘章觉得没捞上打头阵,心里不痛快,狠狠一拳头砸在门框上,发出“咣当”一声。

随着响声,副团长周建生闪了进来,“嘿,怎么?有怨气,发牢骚,背后里埋怨起领导来了,这还了得?”

马战胜豁地站起来,没有吭声。周建生这才转身对着刘弘章说:“哦,原来是刘大排长在闹情绪呀!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还记着没有,砸烂了群众门框,那可要赔偿耶!”

马战胜的心情这才松弛下来说:“周副团长,请先坐,吸支香烟,‘蝴蝶牌’的。”说着把一支烟递到周建生手里。

“怎么,还行贿啊!”周建生接了烟逗趣地笑了笑,然后向门外喊:“三营长!进来吧。”

三营长林懋功进来了,笑嘻嘻地说:“上好的香烟不吃白不吃。”他抓起香烟,掏了一支,拿在手中。马战胜忙为两位上司点火。

周建生吸着烟说道:“关于杨疯子打头阵,昨天晚上团党委就决定了。马战胜,你的眼红啦!刘弘章的气也出不匀啦,就不细细想想,人家吃盘小菜也有意见。好啦,不说这些了。林营长,下命令吧!”

林懋功看看手表,甩掉烟蒂,忽然严肃起来,调兵遣将了:“马战胜!”

“有!”马战胜立正听候命令了。“经营部研究决定:命令九连立即进入阵地,四十五分钟必须打响,消灭东陈庄守敌!”

“坚决完成任务!”这本来是连长马战胜的誓言,可刘弘章也高兴地举起了铁拳头,跟着连长喊起来。

“立即出发!”林懋功的手挥了一下。

“是!”马战胜、刘弘章不约而同地行了举手礼,快步出去了。

步出连部的大门,周建生、林懋功,站在街东头老堡子西边的高地上,亲眼看着自己的部队在疾飞猛进。同时也看见付家庄、刘家庄炮火的云烟和听见冲向敌人阵地的喊杀声。周建生笑了笑对林懋功说:“九连这群猛虎,我本来不在这个时候放手的,不过——马战胜求战心切,就是你这位营长也——”周建生话还没说完。

“周副团长? 你想说惹不起,对吗?”林懋功把周建生想说的说了出来。

正说着,小匹红马到了面前,通讯员贺粟子没踩蹬就滚鞍下了马,立正敬了个军礼:“报告团首长,杨连长命令我前来报告,我们一连接连攻克了付家庄、刘家庄,守敌向南边逃跑了。这次抓了一百多名俘虏,缴迫击炮五门、各种长枪短枪一百多支。报告完毕,请首长指示!”

周建生听了,回头对林懋功说:“我们也该挪挪屁股了。到前沿去!”他又对林懋功的警卫员黄志鑫说:“小黄,跑马回去,告诉游参谋长,已攻克付家庄、刘家庄阵地。团部进驻前移。”

黄志鑫将青马缰绳递给林懋功,他跨上小白马向团部飞去了。牛喜子将枣红马缰递给周建生。向前走了百十步,刚好到了堡子东侧的大路上,周建生说:“我们骑上走,说不定前面更需要我们。”

林懋功嗯了一声,没说话,三人一起跨上马,向南奔去了

战报报到纵部,纵队司令部随即移到刘家庄,并下达了再歼灭郭庄、西辛庄敌人一个团的任务。四旅由南攻击,六旅由北攻击,下午3时运动部队,4时半打响。郭庄之敌闻风已经退去。西辛庄有敌二十四师七十团二营及另一个营的一个连守卫。我军发起攻击,在炮火的轰击掩护下,指战员喊着“冲啊!”向敌人发起冲锋,敌人一触即溃,我军顺利地占领了西辛庄。

接着准备攻击东陈庄。

东陈庄与石羊是于厚之在河西高原上设防的重点,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他曾三次勘察过这两个村庄。他把全师中最精锐的七十一团一营安排在东陈庄。一营全是美式装备,营长是跟随于厚之十余年的心腹张猛烈,外号“黑豹子”,智勇双全,标准化的铁杆军人。于厚之把一营看做掌上明珠,鞘中利剑,常常夸耀说,“我的黑豹子营,是全军的尖子营!”此外他还给一营配备了一个机枪连,连里的武器也是甲级装备,俄式转盘、日式歪把、捷克式、美式——应有尽有。就连“黑豹子”营长张猛烈也自吹自擂地不可一世地炫耀着说:“妈的,俺这个营就是全军的顶梁柱!”

马战胜的九连,面对的就是这样一个武装到牙齿的“黑豹子”。九连一接近外围据点,“黑豹子”就不分内外地各种火器齐发,一刹时,炮火轰鸣,硝烟弥漫,烟雾笼罩了整个村野,可九连并未进行火力还击。

马战胜和三位排长在前沿阵地观察着敌人的火力布局,希望敌人的武器不停地止射击,方能向我们暴露更多的火力布局。十五分钟过去了,马战胜对三位排长说:“要拿下东陈庄阵地,必须分两次攻击。黑豹子布的是蝎子阵,首先要砍断东西伸出的两只爪子,再对中心地堡进行炮轰,达到赶跑敌人的目的。然后利用夺得的阵地,集中火力,对准敌人核心碉堡,也制造一阵烟雾。爆破手就可以趁着烟雾的掩护接近核心碉堡。只要核心碉堡在爆炸中粉身碎骨,敌人的火器就无能为力了。”他回头面对程明连说,“指导员,你看这么干行吗?”

“行!不能拖时间、泡蘑菇。一旦核心碉堡被炸垮,立即全面冲锋,一鼓作气,直捣敌窟!”程明连坚决地说道。

“再听听三位排长的意见!”马战胜注目着刘弘章,刘弘章看了看一排长梁中科,又顾了顾三排长张伟民一眼,然后焦急地说:“快弄吧!”

“好,从东向西,一二三排各攻击一个地堡,五分钟后冲上去。各排长分别通知爆炮手姜小江、谭天富、王艾雷来我这里集中。出发!”

还不到五分钟,各排就打响了。

敌人东北角上的地堡是建筑在土崖顶上的。梁中科亲自带领两名战士,带着手榴弹,在两挺机枪的掩护下,迂回到土崖下,叠起罗汉,快速向敌人的枪眼里塞进三颗手榴弹。敌人只顾朝前扫射,猛不防从崖下塞进来的手榴弹,还没醒悟过来,“轰!轰!轰!”地接连爆炸。敌人的机枪歪在一边了,二十几个敌兵,活下来的没有几个,就是活着的也都受了伤,乖乖地举起了双手。这一切马战胜看在眼里,他挥着手示意战士们继续前进。

刘弘章听见梁中科打响了,命令炮手谭天富用掷弹轰,谭天富架好掷弹筒,连发三弹,三发三中。地堡里的土块唰唰地垂落,站在炮位上的炮手谭天富都能听见地堡的叫声:“妈呀,再要楔两下子,可就透顶啦!”敌人的嚎叫声,给了谭天富信心,于是对刘弘章说:“排长!再给来几家伙吧!”

“好,要打的准!”

“没嘛哒。”话落点就是“哽、哽”两声,掷弹飞出去了。地堡塌了,地堡里的机枪不再吼了。刘弘章喊道:“冲啊!”全排冲了上去,才发现敌人的两个机枪手都趴在机枪上断气了。

且说三排长张伟民,在阵地前观察了几分钟,看到敌人的重机枪拼命地吼着,很难接近敌人地堡。他思忖着,最危险最复杂的处境往往用最简便的方法会出奇制胜的。于是他果断地命令道:“赵宏民、魏建熙!”

“有!”两战士同时应声道。“对准敌重机枪孔,狠命射击,不拿下地堡,不许你们的机枪停止!”张伟民发狠地道。

两个机枪手齐声答:“是!”

“九班长?”张伟民搜寻着丁战民。

丁战民可就在他的身后答道:“有!”

“机枪一响,带一名战士,绕到地堡后面去,从进口冲进去消灭敌人!”

丁战民点名一个战友,机枪一吼,端着冲锋枪冲上去了。他们开始猛跑了一百多米,一接近开阔地带就卧倒了。丁战民抱着冲锋枪,贴着地面滚着前进,战友也照样滚着前进了。地堡里的重机枪只注意着和他们对射的机枪阵地,顾不了从旁边滚着前进的丁战民他们。他们滚爬又前进了五十多米,到了敌人地堡的侧面,就爬着前进,一鼓作气找到了地堡入口。

“干什么的?”敌人一个守兵喊话了。

“前来支援的!”话声刚落,丁战民的冲锋枪就叫开了,守兵倒下了。他们二人冲进去直接对准两个重机枪手一阵扫射,子弹穿透了机枪手与助手。

张伟民见重机枪不再吼叫了,手提盒子枪大喊:“冲啊!”

战士们奋不顾身地冲了上去。可拿下地堡后,连死带活的只有七个人。张伟民心里觉得不太满足,于是骂道:“狗日的早就跑掉了。”他回头问一个敌兵:“谁是当官的?”

“死了,就是趴在重机枪上的两个,他们是正副排长。”

马战胜、程明连长吁了一口气,二十分钟攻占三个外围阵地。可他们仍有顾虑,二线的敌人核心碉堡和他左右两边的子母地堡简直是铜墙铁壁了。此刻马战胜想到了大炮,给两颗,也就蛰了。于是问道:“王艾雷,你看,那高碉上至少有三挺重机枪,他们组成了交织火力网,从那一面也不好接近。有办法炸掉吗?”

“是掀倒那高碉吗?”“对!”

“连长!这下子我的炸炮可有用场了。”王艾雷憨憨实实地歪着头,望着连长所指的高碉有点自豪地说。

“行吗?足有一百米哩。”马战胜又说。

“没嘛哒,比演马戏还来劲呢!”

程明连看王艾雷一眼,对炸炮的威力还不了解。他有些急躁地说:“马连长,还是按照原计划行动吧!”

王艾雷听了指导员的话,窝了一肚子气,也不来声,却偷偷侍弄他的炸炮了。马战胜听了指导员程明连的话,只得执行原计划。马战胜的指挥枪刚一打响,三个排长就从各自的阵地上集中火力向敌人高碉上射击了。机枪、步枪、冲锋枪、掷弹筒、枪榴弹的声音合成一片,恰似江河奔腾,震耳欲聋,刹时间烟云腾起,笼罩了天空。敌人高碉上的重机枪疯了似的拼命地吐着火舌,配合着制造烟雾。

马战胜看看火候到了,还没来得及下令,爆破组已冲进了烟云之中。正当爆破组冲出十来米的时候,就听见“轰”的一声震天响,敌人的高碉飞向天空,接着是碎石断砖从天空垂落下下,原来是王艾雷的炸炮落在高碉上。

刘弘章眼尖,猛虎似地吼道:“冲啊!抓活的!”

三个排长领头掀起了全线冲锋。

高碉两侧的地堡里的敌人,一看营指挥部——高碉垮掉了,“黑豹子”营长也去了阴间,向阎王爷报到去了。这时谁还有心再为国民党反动政府卖命,也就丢下阵地,一哄而散了。

东陈庄阵地很快地就被占领了。

王震司令员接到占领东陈庄阵地的战报,立即命令独六旅乘胜攻击石羊的二十四师。

接到命令,六旅一个团由四畛向东,一个团由白起寺向北,十二团由北向南,乘着夜色,向石羊运动,半夜时分,完成包围,做好攻击准备。

欲知解放军怎样攻占石羊,且看下回24.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6/2 9:28:4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这一回叙述解放军夺取刘家庄,付家庄,东陈庄敌人阵地。

      2021/6/3 10:11:4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永丰战役 23 河西夺村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