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红色军旅《永丰战役》21请缨

共 4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316538
  • 工分:2127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红色军旅《永丰战役》21请缨

红色军旅《永丰战役》21

请缨

经过艰苦的军事训练,战士们攀援城墙的功夫掌握了,他们求战的心情如何呢?接着往下看。

六连驻地。这户人家的院子是一个标准的关中四合院,坐北朝南,前边有厅房,后边有二层木板楼房,厅房前后两边两对檐盖满了厢房,门口一座一蓝砖到顶的门楼房。大门口一对一米高的石狮子,微微侧着头,目视着前方。住房倒也宽敞,就缺少个大院落,开大会少了个大场子。

教导员肖友恩,想再一次摸一下战前指战员们的思想认识,战斗士气,跑遍了各连。听说六连正在开军人大会,急匆匆地赶到了六连。进了门,看见大家有的在厅房里盘腿而坐,有的靠着墙壁而坐,有的坐在院庭台台上。为了不打断会议进程,他悄悄走进会场,没有向大家打招呼,随便捡了个空位,席地盘腿而坐。

战士们看见他来了,都想和他拉拉话,可碍于大会的秩序,不可随便走动,但都以不言而喻的眼神注视着他,盼望他带给大家来什么好消息。

指导员马全友站在厅房与院庭中间的位置,双手在空中作了个制止大家议论的动作。大家随即安静下来,他作了开场白道:“同志们,我敲开场锣了。今天是开革命军人大会,大家有什么意见,关于领导的,一般同志的,都毫不隐瞒地讲出来。也就是毛主席所说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嘛!我们是革命军人,胸襟是坦白的,只要讲出来,无论是连长、我和各位排长,带头接受意见,改进工作作风。”

“哎?”肖友恩听了,轻柔地对马全友摇摇手,马全友停下了。

马全友不明肖友恩的意思,还以为军人大会就是生活检查会,于是他尴尬地望着肖友恩说:“还是请教导员给大家说一说?”坐在地上的战士们听了,立即“啪!啪!”地拍起手来,用热烈的掌声表示对教导员的欢迎。

肖友恩站起来,双手按了按,制止了大家的拍手,然后声音洪亮地说:“好,我来说说,今天的革命军人大会,和往日不同,它的主题是战前统一认识,我要告诉大家即使,要打仗了,没有正确的思想准备是瞎碰打。同志们!彭总下命令啦!命令我们纵队我们团,参加攻打永丰镇,消灭七十六军,捉拿李日基!”

“嗨!”战士们心花怒放了,全体跃跃欲动,挥手欢呼起来,说什么的都有:“来劲!”“够味儿!”“这下子该伸伸手脚了!舒舒筋骨了!”

肖友恩已有所预料,只好停了几分钟。直到战士们把高呼欢腾变作窃窃私语的时候才问道:“六连的同志们,和李日基的七十六再一次进行较量,大家有信心吗?”

“有,早都等急啦!”武西川抢先答话了。

“有没有把握全歼这个遭殃军?”

“有!有!有!快下命令吧!”

“同志们!打仗靠实力。既然说有把握,就得考虑打仗的技术练得怎么样,功夫硬不硬。敌人是一个军,几万人马,装备是先进的武器,各种火炮配备齐全,况且还有空中的飞机优势,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所以,我们得准备打硬仗。对于打赢这一仗,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一起讨论讨论。”

老战士高有林高声发言了:“要我说嘛,战斗嘛,说打就打,讲那么多‘考虑’呀,‘技术’呀有什么用,依我说,只要打得巧,打得妙,一根捅火棍也能消灭七十六军哩!”

“哎呦!吹牛!”战士群里乱嘀咕开了。

“甭把话说得太难听了。”刘建道愤然地说,“以少胜多,以弱克强的战争并不少见,还有——”他把军帽掀向后脑勺说,“旁的俺先不说,就说面前的敌人七十六军吧,早已是咱们手下的败将了。我记得去年十一月在清涧对战中,一阵冲锋堵截就垮了,连他们的师长廖昂也活捉了;再说今年四月,在宝鸡战斗中,七十六军被我们打得焦头烂额,提起裤子摸不着腰,像耗子迷了窝,东溜西窜没处钻。你看那个狗熊师长徐保,急了就往火车底下钻,吃了几个炮弹片片就完啦。嘿,要说这第三次嘛,真是冤家路窄,又碰上啦。尽管他把师改成军,也掩盖不了他们纸老虎的虚弱本质。真要我们收拾七十六军,只不过是石头砸鸡蛋,老鹰抓小鸡,小菜一碟咧!”

“我不同意刘建道的长篇大论,从他的发言里,可以看出他有轻敌思想。”江小民站起来,提出了相反的意见。

“不可以反对。我认为,刘建道久经战斗,讲的有板有眼。毛主席也说过,一切反动派是纸老虎呀!”武西川气势激昂讲完了他的观点,无疑他是站在刘建道一边的。他本来已经坐下去了,旁边的一个战士咬着耳朵说了说,却又站起来了说,“我再说几句,去年李日基当一百六十五旅旅长,在沙家店被我们打得屁滚尿流,差不多解决光了。可李日基侥幸溜掉了,分明是个草包将军。听说还是个什么中将呢,简直就是豆瓣酱、辣子酱哩!”

指导员马全友站起来要讲点什么,却被肖友恩摆手按捺住了。肖友恩认为战士们把思想亮的越透越好,错误认识是可以纠正的,他鼓励大家说:“同志们,刚才几个同志谈了自己的看法,表明了自己的观点,大家继续谈,有什么说谈什么,说错了也没关系。”

过了半分钟,有个新战士说:“我认为,刘建道是一种观点,江小民是相反的观点,不可能再有第三种观点。现在,请首长定个准,不就完了吗!”

“他是谁?”肖友恩胳膊碰了碰李柱国。

“钱尚武,上过中学。”李柱国说。

“我说几句吧。”张富清站起来了,“对七十六军的情况,我认为刘建道同志理解得不错。因为他谈的也是实际情况,但不全面。我们应该头脑清楚,七十六军毕竟是一支武装精良的军队,还是有战斗实力的。他们与我们的战斗是你死我活的。就说刘建道、高有林吧,还有连长李柱国、排长张吉荣,这些同志、不都是在清涧、宝鸡战役中和敌人拼过刺刀吗?李小红还和敌人抱在一起扭打过呀,这说明什么呢?说明敌人并不都是豆腐块,不是草包,他们是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老虎,是会吃人的。战场上他们会用手中的武器杀人的。所以我认为‘骄者必败’,绝对不能轻敌,轻敌是失败的根子。完了。”

“说得好,说得好。”肖友恩太高兴了,“同志们,张富清同志讲得多么好啊。毛主席教导我们,战略上要藐视敌人,是指敌人脱离人民,是外强中干的纸老虎,和他们斗,要有必胜的信心,但又指出了战术上要重视敌人,因为具体的战斗是拼实力的,斗战术的。敌人必定是手拿武器的军人,他们的子弹毕竟会伤人,杀人。所以具体战斗上要重视敌人,不可掉以轻心,只有足够的重视敌人,才能技高一筹地制服敌人,取得最后的胜利。”

“教导员,什么时间打呀?”武西川急了

“对,快下命令!”江小民的拳头直竖着。

“李连长,快快请战呀,别让我们连插不上筷子!”又是武西川说了。

“教导员,我们连包准打头阵,绝不给你丢脸!”一个叫谭富贵的战士十分恳切地说,把个大拇指直竖起,表示大拇指就是战无不胜的铁证。

“我们保证打好这一仗,连长你说?”黄文华也沉不住气了。

武西川酸不溜丢地嘻嘻哈哈地说:“李连长哪,我们……我们……我们的手也痒……啦!”他不好意思地肩头左右晃了晃。

“对,我们手也痒了!”这几乎是全连战上都喊了。接着是嘁嘁喳喳溢了锅似的,没完没了地说开了, 简直是乱了套。但总的方向是要打仗,要消灭敌人。

一个新战士竟然喊叫:“是呀,成天搁在没人处转悠,活像—堆怕死鬼!”

又有人气嘘嘘地说:“身为军人不打仗,活得窝囊。”

李柱国认为,教导员在当面,还用得着自己决定什么吗,至于战士们的请战,正好说了自己心里的话。所以战士们喊着连长如何如何,李柱国总是一眼接一眼地看看肖友恩,看他怎么说。

求战心切的情景,真地使肖友恩为难了,他怎么会以个人的名义下达命令呢?于是只好站起来说道:“同志们!不要叫指导员和连长为难了。这请战的工作交给我吧,我到团里一定在团长面前,为你们六连争取头阵。”最后,肖友恩颇带神秘感地说,“至于什么时候杀向七十六军?你们不要太傻瓜了,北面的担架队不是也来了吗?”

“嗨!总算等上啦!”任正田满脸劲头,拳头在膝盖上砸了一下。

“说不定今晚就干上啦!”吉明亮喜笑着说。

“这次可得对七十六军来上个连根拔,连窝端,一个也甭让他溜掉哇!”老成稳重的单三民也说话了。

肖友恩走后,李柱国认为,接上火也许就在这几天,于是他讲话了:“大家回去看看鞋子还能穿吗?行装精简了吗?枪弹检査过了吗!解散!”

“嗨!”战士们忽地站了起,有个战士说:“还是连长干脆。”

战士们都喜欢李柱国,尽管李柱国也碰打人,甚至于还吹胡子瞪眼睛训斥人,但他们觉得连长实在,一是一,二是二。

散会以后,马全友来到李柱国住处,神情郁滞地问道:“老李,听你刚才对战士讲的几件事,检查这检查哪,好像真的会马上打上去吗?”

“好指导员哩,这是预感,可靠的打仗的预感呀!”

“真要是你的预感十分可靠,那就下去进行检查,进行督促。”

“大可不必!”李柱国递给马全友一根香烟轻巧地说了一句。

“这战前检查可疏忽不得!”马全友一边接烟一边认真地说。

“老马啊,你还不了解吧,咱这六连的九个班长,那一个都是久经战火的烈火金刚,对战斗的要求比你我严格得多。放心好了,去了反倒碍眼!”

“是呀,我感觉到了,在今天的军人大会上,开头几个战士讲了那么多不恰当的话,我心里发毛,感到不好收场。谁知张富清,三言两句摆顺了。教导员夸赞张富清讲的正确,正在火候上。”

“老马,咱六连的正副班长,他们在政治思想的认识上,在对战争的看法上,都有远见。”接着又说,“做政治工作,要放得开,收得拢。要做到得心应手,就必须和战士们在生活中打滚,否则就会事事落空。就说教导员吧,他的特点是哪一个连队他都熟悉,干部都了解。可以说,没有战士不喜欢他、信赖他。他三十来岁,不算大,可他经历老啦,十五岁参军,十六岁入党,上过抗大,十八岁就当了指导员。”李柱国既神秘又幽默地介绍着肖友恩的革命生涯,战斗经历。

“了不起,久炼成钢,挺老练的。谈一下李营长吧!”

李柱国看了指导员一下,滔滔不绝地说开了,“他呀,土地革命,打土豪分过田地,长征路上,爬雪山走过草地;南泥湾,打过窑洞,开过荒,种过地,抗日战场,拼过刺刀,血染征衣。他像太阳,永远不知道疲倦,时时刻刻都在为实现入党誓言,为共产主义理想努力奋战,他是一个特殊材料铸成的真正的共产党员。”

马全友听了,带着敬仰的心情,竖起来大拇指,对着李柱国说:“了不起,英雄,一个真真正正的革命英雄!一个真真正正的模范共产党员。”

二人一直谈到深夜。指战员摩拳擦掌,迎来了攻击外围敌人的战斗。

要知精彩篇章,请看红色军旅题材永丰战役之22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6/1 9:15:17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指战员摩拳擦掌,迎来了攻击外围敌人的战斗。

      2021/6/3 10:07:15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红色军旅《永丰战役》21请缨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