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永丰战役 19

共 6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316538
  • 工分:21271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永丰战役 19

红色军旅《永丰战役》19

一九四八年十一月下旬某日初夜,二纵正在召开着紧急军事会议。

四支蜡烛照明的双间民房里,旅长、团长坐在房子四周的高低不平的凳子上,滔滔不绝地一个接一个地交流着,畅谈着各自的群众工作,总结着各自练兵经验。会议进行了两个钟头以后,主持会议的王司令脸上出现了难受的表情,只见他双手扒着桌沿,使出好大的劲才站了起来。大家看到王司令站起来,目光投向了他,停止了发言。只见他艰难地对部属说:“同志们,对不起,我这不争气的胃病又犯了,我得方便一下。大家继续讨论吧。”

原来王司令出身贫苦,童年就是在颠沛流离的饥寒交迫的饥饿线上煎熬度过的,吃饭饥一顿,饱一顿,饿坏了肚子。参加革命以后,在白色恐怖的岁月中,硝烟弥漫的战争年代,经常行军打仗,常常吃不到饭,患上了严重的胃病,每逢过度劳累与心情紧张就会犯病。以至于在西府战役中不能正常主持工作,彭总只好让张宗逊代替他指挥战斗,让他去后方休息养病。病情有所好转,他又立即投入到紧张的指挥战斗之中。加之最近连续行军打仗,劳累过度,吃饭不及时,得不到很好的休息。这次病又犯了。

郭鹏副司令听了王司令的话,看着王司令脸上痛苦的表情,转身向门外的警卫员大个子喊:“大个子,快,快搀扶王司令去休息!”

大个子搀扶着王司令休息去了,躺在床上,王司令双手抚摸按摩着肚子,脑海里回想起上次患病的经过。那一次,是在妻子王季青照料下,才得以很快地好转。不由得又回忆起了二人结为伉俪的的往事来。

那是在华北抗日前线,一次去师部参加会议,研究敌情,自己与副师长肖克政委关向应坐在板凳上,就有关敌情作战问题激烈讨论,侃侃而谈。引起了师部一位二十来岁的女战士的注意,她双目朝着自己,聚精会神地听着,自己不由得朝哪女战士望了一眼,女战士犀利的眼神与自己双面相对了。

这一动作,被眼前的关向应捕捉到了,关向应站起来,对那位女战士说:“小王,来,我介绍一下。”他指王震说:“这位是刚从前线回来的359旅王震旅长。”又指着她说:“这位是新参加八路军的王季青同志,是从北平来的一位大学生,在师部做民运工作。”

王季青大方地伸出右手,王震也立即伸手,她握住王震的手深情地说:“认识王旅长真高兴!”说着面带笑容双眸望着王震,她那温温的手似暖流传遍了王震全身。她紧握的手还没松开。

远处的贺龙司令员看见了说道:“季青王胡子,你们真是一对郎才女貌呀!”说得季青的脸一下子红到脖子。

在贺龙、关向应在两位首长的撮合下,王震很快地与王季青举行了婚礼。婚礼是在岢岚河畔一家简陋的农舍里,由关向应主持的。当关向应说到:“志同道合者一见如故,才有这战场上的‘罗曼蒂克’”的时候。”

王震听了,爽朗幽默干脆地说:“么子蒂克,这叫速战速决!”

大家听了,都笑了。新婚燕尔,在岢岚河畔这间简陋的农舍里,王季青向自己倾诉了她的家事、身世和投笔从戎抗日救国的一腔挚诚。她的陈述,一下子感动了自己,当时就对她说:“就凭你这个大学生,一个女同志,不辞劳苦来到抗日前线,这就很不简单!嘿嘿,这就是我们最大的缘分!”然后叙述了自己的革命经历。双方的经历与革命豪情,使两颗心贴得更紧了。

婚后第二天,自己要回359旅。贺龙师长打趣地问王季青:“季青同志,如今你是359旅的人啦,是跟王胡子去359旅,还是继续留在师部?”

季青略一思索笑着说:“既然是359旅的人啦,那就去359旅吧。”

这样王季青跟随自己上了前线

回想到这里,心情一下好多了,病情也减轻了许多。

这时只听见郭鹏对大家说:“刚才大家一见面就交谈了练兵的情况,求战的心情。现在我来通报一下,前几天我纵队在合阳至临皋一线消灭了敌一四四师。胡宗南这条受伤的狼,又要‘机动’他的军队了。据我们得到的情报,胡宗南已命令他的一军、六十五军、十七军从蒲城、富平东调,进驻永丰、路井、寺前等地……”

张参谋长插话说:“这就是说,由于敌人一四四师在合阳等地被歼灭,胡宗南吓破了胆。他认为我纵队进攻的主要战区在澄、合以南,洛河以东,也就是我部驻地以东二十至三十里的地方。”

郭鹏又接上说:“敌人东调三个军,矛头指向一四四师覆灭地区。其目即使寻我军主力决战,东进路线是从我们眼皮底下穿过。”

“好哇!”三五九旅旅长徐国贤叫开了,“给他来一个有来无回!”

“要我说嘛,快设埋伏,半路上捅他一家伙,打他个出其不意、攻其不备。”18团长也吼起来。他急得站了起来,又坐了下去。

这个18团,1947年11月,在山西武安归属西北野战军序列,改称独立第6旅18团,由晋西南转战到西北战场,运(城)安(邑)战役初露锋芒,宜瓦战役再建奇功。西府行动,抵御强敌于荔镇,掩护西北野战军主力顺利地回到黄龙山。壶梯山战役,率先将胜利的红旗插上玉皇庙顶。荔北战役,攻克李家寨,为独六旅打开了攻取东西汉村的门户。18团,以善于打抗击战闻名西北战场。

“我认为:集结兵力,给敌人一刀,腰断三节,分头歼灭!”四旅旅长顿星云说到‘腰断三节’时,他的手扬起来斜劈了一下。

郭鹏看见旅、团长们勇气十足的样子,兴奋地笑了笑又接上说:“目前形势摆明了,大家心中有个数。看来是要热闹一阵子喽。刚才718团长说,半路伏击也对头,可杀猪也得摆好阵势,刀子才捅的准。也就是彭老总说的‘捕捉战机’。至于怎么打,什么时候打,还是恭候彭总的命令吧!们应该抓紧攻坚战术训练,这才是当务之急。这也叫枕戈待旦,刻听候命令吧!”

“报告!”机要员霍晓莹推开门伸头进来说:“野司张副司令电话。”

“走吧!”郭鹏挥挥手,说话的声音很低微,霍晓莹并没有听见他的话,是看了他的手势才走的。郭鹏本来有话要讲,可见霍晓莹那焦急的神色,使他不得不停止讲话跟着出去。

参谋长张希钦近来为了攻坚战术的训练忙昏了头。他借郭副司令离开之际,强调说:“同志们!从今天起,就是明天早操开始,练兵的核心科目是飞登城寨,要快、得高、还要防反扑,打得准、要灵活,镇得住、站稳脚。这样看来那还像个军训科目呢?但它实用,当年我们称霸山头,钻高粱地、玉米地的那些老办法用不上了!”他说完了,看看王恩茂副政委。

副政委插话道:“飞登城寨,攀援高墙是未来的主要项目,必须加强训练。”参谋长再问其他人,大家摇摇头表示没话可说。于是张希钦正式宣布“散会。”

各旅、团长们都站了起来,刚要散去,可是郭鹏匆匆进来了说:“同志们,别急着走,刚才前指来电话,命令我纵加紧登城训练,做好攻城准备工作,大家可以走了。”

大家又一次豁地站了起来,四旅旅长顿星云边走边笑着对自己的搭档杨秀山政委说:“看来要三打祝家庄了!”

“也该撒撒欢了,战士闹翻了天,怨我们光吃饭不打仗,手痒了,腿痒了,真急死人!”六旅参谋长刘鹏跟着也说。

“你们也这样?”顿星云深有同感地问。

“对呀!我们怎么不是这样?难道不是一个部队吗?”

“嗨,提起打仗那个兴头,他娘的比娶媳妇还来劲哩!”

走出纵部,在朦胧的月光中,大家跨上坐骑,快速地往回走去。

作战参谋游杨凯走出纵部大门,就看见霍晓莹站在门口,向自己招手,于是他就跟着霍晓莹,走进了她的工作室。站在床边问:“怎么,有事儿?”

“哎吆,没事还不兴来吗?”霍晓莹面带着兴奋的表情反问了一句。

“可这阵子挺忙的!”

“忙,一年三百六十天,什么时候闲过呀?来坐坐,还真有点事儿呢!”说着,霍晓莹站在游杨凯的面前,伸出双手,压了压游杨凯的肩头,游杨凯才顺势地坐在床沿上了。霍晓莹从叠得整洁的被子底下拉出一件白色的羊毛衣,双手捧到他面前说:“来,试试大小。”

看着整洁的羊毛衣,游杨凯觉得有些突然,心里头热乎乎的,白生生的方脸上也泛出红晕来了,面带不知所措的表情说:“这阵子天还不冷嘛!”。当然他和霍晓莹经常因公因私都有接触,可要得到女同志的物质上的恩赐,这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他心里都明白,这件毛衣意味着他们之间的关系,比一般同志更深一层。他的脑海里出现了过去的一幕。

时间回到了几年前,抗战快要胜利了。蒋介石对江南的新四军动起了刀枪,开始围堵新四军。为了粉碎蒋介石的阴谋,党中央毛主席指示王震将军率领的359旅,南下策应中原突围,部队行至大别山一个山沟里的一个村庄,部队就地宿营住了下来。躲避乱兵的老百姓,远远看见这支队伍就地宿营,没有骚扰老百姓,就陆续回来了,他们围上来询问部队的情况,才知道原来这支队伍是当年北上的红军回来了。大家把部队回来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老百姓欢迎子弟兵归来,把子弟兵迎接到家里,招待吃喝。拉家常,数说红军走后国民党军烧杀奸掠的罪行。

第二天,部队逗留一天,帮助群众干农活,许多年轻人要求参军,上级批准了这些请求,接受了一批新战士。

一个十五六的女孩来到接兵报名处,要求参军。这下难住了连长游杨凯。

他对女孩说:“我们这次只接受男兵,不收女兵。”

“为什么?”

“我们是正规军,正在行军打仗,再说,一个女孩子,跟着也不方便。你还是回去吧。”游杨凯解释说。

女孩听了,灵机一动说:“我没有家呀。”

“你可以去亲戚家呀。”

“已经没有亲戚了。”女孩回答说。

“没有家,那你父母呢?”

听了游杨凯问父母的话,女孩对游杨凯说:“听母亲说,我父亲早年参加了红军,大部队去老远的北方的时候,他掩护部队突围,负了重伤,不能随军行动,留下来打游击。一次他们被还乡团包围了,进行了一场激烈的冲突。听冲出来的战士说,父亲为了不拖累大家,开枪把敌人吸引到自己附近,结果被还乡围上来,乱枪打死了。还乡团开始大肆搜捕红军家属,母亲拖着我逃了出来,我们一直不敢回家,我们母女俩常年奔波,担惊受怕,饿了,讨口饭,渴了,要口水。晚上住在破庙里,农家的场房里。一次,母亲去讨饭再没有回来,我再没有见到她。没有了父亲,没有了母亲,我就开始一个人讨饭过活。两年以后,被一家大户人家收留做了仆人,给人家喂鸡喂猪,打扫院子洗衣服。”

“那你还是回到主人家吧。”

“我不回去,我就要参加你们的部队。自从我母亲去了。我就寻找你们,可是一直没找到,只好给人家做仆人。如今你们来了,我就得跟着你们走。”

“你年龄小,还是过几年再参加吧。”

女孩一听,指着附近一个打扫院子的小个子战士,胸脯一挺说:“看,我比你们那位战士还高呢。”

“我们部队很艰苦,不适应女孩子。”

“你们的护士不也是女的吗?她们能适应,我就能适应。我可以像她们一样当护士。”

“我们暂时不需要护士。”

“不需要护士,我还可以帮你们洗衣服,打扫卫生。”

“这个——”

“今天我是非要参加你们的部队。你不答应,我就不走。”

游杨凯被女孩的动机感动了,对女孩说:“你先回去,我们在商量一下。”

女孩听了说:“我不走,就在这里等结果。”又说,“俺叫霍晓莹,上过学,还识些字,收下俺吧。俺可以给你们洗洗衣服,拆拆被子,烧烧水,扫扫地,打打杂。”女孩恳求着说。

“好吧,那你先吃点东西再说吧。”游杨凯安排炊事员给她吃的。

指导员听了游杨凯引来个女孩,问是怎么回事?游杨凯把事情经过叙述一遍。指导员听了,十分慷慨地说:“她是一个穷孩子,又是红军的后代,我们有保护她的责任,既然她要求当参军,我们就收下她吧!”

从此以后,霍晓莹就留在部队里了,成了一名小战士。没了亲人的霍晓莹就把游杨凯当做亲人了。

可几年来,她总是死死咬住一条死理,游杨凯调到哪儿,她就要跟到哪儿,甚至有时连组织的话也听不进去。由于她上过小学,有基础,加之人也聪明,爱学习,就调到纵部担任电话员。为什么她要跟游杨凯在一起工作呢?游杨凯是她救的救命恩人,还把她接进了部队,引上了革命的道路,成为一个革命战士,除此以外,她自己有了一种心思,只有青春女性才有的那种心青春的萌动。

游杨凯的思绪又回到霍晓莹身边,双眼看着她均匀的身材,两个眉梢下一对水灵灵的大眼睛,两片微微张开的红润的嘴辰,露着洁白的牙齿,一双勤快灵巧的白皙的纤手。他心动了,眼前的她,不正是自己的意中人吗!但是,现在是战争年代,有许多革命工作还要做,还不是考虑个人事情的时候。等到战争结束了,才能考虑个人这些。因此,他转换了话题,顺便说了几个字,“天还不冷。”

听到这几个字,霍晓莹以关切的语气说:“谁说不冷?初冬的结霜天气,半夜三更的成天在外面跑,难道能不冷。哄谁呢!”

游杨凯盛情难却,不好拒绝,只好答应着说,“好好,试一试。”,说着解开腰间的皮带,解开纽扣,脱掉了上衣。

霍晓莹双手抓住毛衣往游杨凯头上一套,说道,“站起来,让我看一下。”游杨凯站了起来,她双手捏着下边撴了撴,左右揽了揽,拉展了,左看看,右瞅瞅,然后眼袋笑容说:“还可以吧,感觉咋样?舒适吗?”

“我在表演,你是观众,我怎么知道可以不可以呢?”游杨凯笑着说, “可以的,谢谢了,可从来没见过你织毛衣啊?” 游杨凯又说。

霍晓莹听了,嘴角含笑地说:“这还能敲锣打鼓给人说,半夜三更的,偷偷织呗。谢啥子,往后不拿你那首长大架子就天官赐福喽!”

“怎么,我还有架子? 这是你的感觉,还是别人的说发。”游杨凯听了官架子几个字奇怪地问了。

“可不嘛?成天冰冷着脸儿,绷得紧紧的。不只是我的感觉,只怕干部战士也有同样的感觉。”

“呃,这还了得,那还得自我检查哩。”

“是要检查呢。我只听同志们说司令、政委,特别是参谋长待人态度好,又能关心同志,关心群众。可就是没听人家说你这位大参谋如何如何。允许俺讲吗,虽然也没人在我面前讲过你什么坏话,但有优点的人,难道就没有缺点吗?”

“有点哲理,可你怎么不早点提醒我呢,在我们革命队伍里,官架子是要不得的,那样就容易脱落群众。”

游杨凯说这话的时候,边脱毛衣边说:“还是先搁在你这儿吧!”

“你这是怎么了?”霍晓莹急忙按住游杨凯的手,深情地说:“不行,这已经是你的了,穿着走吧!穿着它既抵御风寒的侵袭,又能想着织衣人。”

“好好,穿上它,也好随时去掉官架子,时时想着织衣人。”

霍晓莹听了游杨凯的话,喜上眉梢地说:“这就对了呀,也算接受群众意见哩。”霍晓莹紧紧地握了握游杨凯的手,然后,双手往游杨凯双肩一搭,口唇猛不防凑近了游杨凯的额头,亲吻了一下。

面对于霍晓莹突如其来的这个热吻的动作,游杨凯从来没有经历过,他的脸上一下子绯红起来,心情突突地跳。霍晓莹的双唇慢慢地下滑,贴到了游杨凯的唇边,又热情地吻了一下,他接受了这一吻,倏地一股爱慕的暖流传播了游杨凯的全身,他从来没有想到过这样,这一刻来得太突然,能得到一个女人的真诚的一吻,他感到无比的幸福。他双手轻轻地抚摸到了她的背部,拥抱了一下她那绵软的清香的温热的充满激情的身体。这一刻随即消失了,他感觉到霍晓莹双手搭着他的肩膀,向后退了,他松开搭在她后背的双手。他双眼望着霍晓莹递给他温情的眼神,感到她的内心的美满与灵巧,他内心非常激动,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他努力地克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对霍晓莹深情地说:“接受你的礼物,也接受你的感情。等待战争结束了,我们会永远在一起的。”说罢,游杨凯松开了霍晓莹的双手。

霍晓莹望着他说道:“我等着你说的话。”游杨凯边紧皮带边往外走。

第二天,鉴于下边于忠团长因病不能正常指挥战事,为了加强该团里的指挥力量,纵部决定让游杨凯到该团担任参谋长,协助杨大方政委做好团里工作,当然霍晓莹也随游杨凯到了团里,担任电话员。

纵队指挥员把攀墙训练的任务迅速传到基层。

欲知后事如何,且看永丰战役20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1/5/30 9:32:0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murktimes
      本文主要为李永林担任许司令警卫员的短短一年半时间内的所见所闻所想,由于时间久远,老人记忆力的问题,难免与当时的实际情况有出入。所以不能作为历史研究的依据,仅供大家参考!
      谢谢朋友的线索提醒‘′′

      2021/5/31 14:30:19
      左箭头-小图标

      本文主要为李永林担任许司令警卫员的短短一年半时间内的所见所闻所想,由于时间久远,老人记忆力的问题,难免与当时的实际情况有出入。所以不能作为历史研究的依据,仅供大家参考!

      2021/5/30 18:08:51
      左箭头-小图标

      本文主要为李永林担任许司令警卫员的短短一年半时间内的所见所闻所想,由于时间久远,老人记忆力的问题,难免与当时的实际情况有出入。所以不能作为历史研究的依据,仅供大家参考!

      2021/5/30 18:08:51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4条记录] 分页:

      1
       对永丰战役 19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