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永丰战役 18

共 9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316538
  • 工分:21266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永丰战役 18

红色军旅《永丰战役》18

炸炮

西北野战军不但在战前的侦察,动员,运粮各项工作紧张地有条不紊地进行,而在武器改进方面也有了大的进展。

一个名叫王艾雷的战士,改进了大炮。

半个月来,王艾雷一直沉着铁脸,见谁也不吭一声,可出操他到,学习不拉后,按时吃饭,熄灯睡觉,这等老兵的生活规律,他都做到了 ,可就是一碰上自由支配活动,王艾雷连影儿也找不见了。

他跑哪儿去了呢?

班长秦成民,他在连里,不算姜子牙,也算得上诸葛亮了。可也摸不着王艾雷的诡秘心思,他为了解王艾雷,有意靠近王艾雷。

八月十五月亮圆吗,虽然是夜晚,可月如白昼,大伙都庆幸古老的中秋节,拉拉唱唱,吃吃喝喝地好热闹呀。可秦成民看了看,班上就少了个王艾雷,秦成民出去找,看见王艾雷独自在练兵场上转悠哩。

晚上,熄灯号响了,王艾雷才回来睡觉。秦成民约莫他睡妥帖了,就偏过头去,小心翼翼地说道:“王艾雷,有话就讲出来吧,干嘛整天愁眉苦脸的,那样会憋死人了?”

“啥也没啊。”他有点不顺心,想不到班长竟然会多心。

“嘘……”秦成民失望了。过了三几分钟,听见王艾雷翻身,秦成民看他没睡着,就又不甘心地问道:“昨天我整理班上的内务,看见你的枕褥底下放着一叠废纸,铅笔画了那么多弯弯道道,乱七八糟的,是些什么呀?”

王艾雷听了,惊讶了,欲言又止,有点儿失落之感。

“王艾雷,你有心事,吐出来不就爽快了,把心里话说出来,或许大家能为你分忧解难哩。”

“我是……嘿,想改造炮呗,不能叫它单干,给它多加一份活路。”

“炮就是炮,硬梆梆的钢铁家伙,你能捏扁了它?”

“班长,这几天我细细琢磨过,能用它送出炸药包去,不就减少了爆破手的危险了吗!”

“嘿,好主意,有门路吗?”秦成民一听,高兴地弹了起来。

“嘘……还没眉眼,俺没上过几天学,知识少,画来画去,白搭。”

“不懂科学,那就死了心吧。”秦成民道。

“不,班长,这几天,我改了思路,想在炮筒子上做文章……”

“既然是这样,那就好,我对值星官说一下,你就别出操了,连文化课、政治学习也别参加了,专门日弄它。再说,近来的平静中包着火哩,就要打仗了。你侍弄得越快越好,你若成功了,咱班上不就出了个兵器专家呢?可有一条,别呕气。”

王艾雷听了,高兴地说:“好!”

秦成民睡稳了,可王艾雷太兴奋了,他想的太多了,首先想即使自己摸索的改造迫击炮,贻误了时间,要早些向组织说明想法,不就侍弄成了吗?秦班长不是明明白白支持干吗,想着,想着,他眼前出现了壶梯山战斗的情景。

在那次战斗中,王艾雷的一个同乡……李祥生扛上炸药包冒着敌人的炮火去炸敌人的地堡,爆炸成功了,仗是打胜了,可是李祥生也随着爆炸声牺牲了。从那时起,王艾雷就琢磨起来了,用什么办法能远距离进行爆破,就可以减少或完全避免战友的伤亡。王艾雷不愿意逞能,就这点心事也没讲给任何人听,只怕落得个吹牛,侍弄不出名堂来。

王艾雷终于睡着了,睡梦中整夜都和李祥生在一起。

第二天天一明,秦班长就告诉他:“王艾雷,粱排长还把你的研究告诉了连长和指导员,大家都支持你的想法。除了吃饭、睡觉,所有的时问都给你,这下子该称心了吧?”

“嘿,太感谢大班长了。”

这么一来,王艾雷再也不用背着人干了。他把迫击炮拖向大院,斧、刨、凿、锯、还有斧头全摆弄出来了。他一会儿上一锯子,又一会儿侍弄刨子,忙活的头上冒汗。他把迫击炮拆成件件,一会儿又安装上。他的举动,使同志们好笑而又不敢笑,觉得不哼不哈的王艾雷,活像个小孩了侍弄着玩具似的,当然也有人不屑一顾的眼神朝他蔑视一阵了。可他哪里知道这些,又哪里顾得上考虑别人怎么理解自己。他脑子里只有炸药包飞奔腾空,在敌人的地堡或是碉堡上爆炸,接着是火花四溅,浓烟滚滚,然后在冲锋号的鼓励下,战士们飞出掩体,喊杀声震天响,冲向败退的敌人。

王艾雷把一根刨了好久的木棍子捧在手里,小心翼翼地往炮筒里塞去。看样儿是粗了,塞不进去。他又把木棍子拿了下来,猫下腰去,来了个单眼吊线,发现木棍不端正,又有点弯,于是掂起大斧头砍了砍,又用刨子刨光它。这时汗水浸泡了眼睫毛,他不得不使袄袖子蹭一下。他再次端详一下木棍,又回头看看炮筒子,似乎有了成功的苗头,于是自言自语地说:“该合上拢口了吧!”然后托起木棍子在怀里,像抚摸小娃儿的红脸蛋儿似的满意和疼爱,又捧起来端详了一会,抱着满腔的希望,又是小心翼翼地塞向炮筒,一寸、两寸 ,终于顺顺当当达到了理想的深度。

王艾雷脸上出现了笑容,自言自语地说:“娘的,这下子有门路了!”

王艾雷要侍弄出名堂来。

战友大庆觉得他的行为好奇,一直盯着看他,也要看他个究竟。

看着王艾雷发出了成功似的笑声。

好奇的大庆憋不住了,他放下小马枪和手里的擦枪布头,蹦上前去说:“哎,炮司令,你发的什么疯呀?”

“疯吗,这下子可成功了!”王艾雷太高兴了,表现出从未有过的快乐,他挺了挺宽大的胸脯,对大庆说:“你看,这是炸炮,没有见过的炸炮吧!”

“鬼话,你骗谁个憨娃子幺!”大庆摇摇头不相信。

“你个小鬼不相信?”王艾雷一伸长臂把大庆夹在胳膊窝里,转着圈儿轮开了。大庆只管喊放开,可王艾雷偏不放,只是问大庆“信也不信?”

直到大庆撑不住了,才说:“信!信!信!”这才被放了,可大庆一脱身依旧不相信地说:“大块头,你要能侍弄出洋玩意来,公鸡也能下蛋了。”

王艾雷自个心中是有数的,他说:“小子!你不相信,不要紧,可反动派害怕他,胡宗南也怕它。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大庆虽然说‘不信’,可他知道王艾雷不是随便开玩笑的老兵。于是又于心不甘地说:“炮司令,你说连胡宗南也怕,可你能实验给大家看看吗?”

“好啊!这才算你小子说的人话啦。明天早操的时候,就给你放几炮,让你娃儿开开眼。”王艾雷自信地说。

“我就等着看你这两下哩!”

第二天晚上集合点名,连长表扬了王艾雷。他兴致勃勃地说:“同志们,千想不到,万想不到,我们连竟然出了个兵器改造专家,他就是默默无闻的炮手王艾雷。今天他试验了三包炸药,都命中目标。同志们,王艾雷的研究成果是一大功啊!它将对我们今后的战斗起到很大的作用。团首长知道以后,非常高兴,一方面要在全军推广王艾雷的‘炸炮’,二是要请示纵队司令部,给王艾雷同志嘉奖。这是我们全连队的荣耀,咱们明天改善伙食,为王艾雷同志庆贺庆贺。”

全连沸腾了,大家高兴地拍手鼓掌。值日官见大家激动的场面,喊一声“解散”,大家一拥而上,拥抱大块头王艾雷,几个人把他抬了起来,往上以托以托,“嗨!嗨!嗨!”地又喊起来,用这种方式向他表示祝贺!

王艾雷改进的炸炮等待着发挥自己的作用。

欲知怎样发挥作用,请看永丰战役19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5/29 8:25:40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大家一拥而上,拥抱大块头王艾雷,几个人把他抬了起来,往上以托以托,“嗨!嗨!嗨!”地又喊起来,用这种方式向他表示祝贺!

      2021/5/29 8:43:5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永丰战役 18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