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永丰战役 1战机

共 4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316538
  • 工分:10435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永丰战役 1战机

1 战机

“出击永丰镇,收拾李日基。”一锤定音,彭德怀边说边把紧握的右拳朝桌子一砸。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彭德怀副总司令对参加西北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的指挥员发出的指令。

1948年11月上旬,西北野战军前委扩大会议。

彭德怀将军手拿着军委电报与地下党转来的情报说:“同志们,解放战争已经进入第二个年头了,目前华东中原两大野战军发动了淮海战役,国共双方投入了一百多万军队,进行着有史以来军事史上最大的一次战略决战。面对两大野战军的势如破竹的进攻,蒋介石惊恐万状,预感到末日的来临,急电西北王胡宗南抽调兵力驰援中原,妄图挽救他摇摇欲坠的政权。”

彭总略一停顿,双眼巡视了一下会场,接着说道:“为了策应淮海战役,减少淮海前线我军压力,拖住西北王胡宗南大军,毛主席指示我们寻找战机,向胡宗南部发动攻势,不让胡宗南从西边抽调一兵一卒去淮海。要达到这个目的,关键是要给胡宗南以狠狠的打击。我们对胡宗南的压力愈大,愈使他感到自身难保,才不会分兵南下。怎样才能拖住胡宗南,我想听听大家意见。”

参加会议的有副政委习仲勋、副司令张宗逊、赵寿山、参谋长闫揆要、政治部主任甘泗淇、后勤部长刘景范。各纵队司令员:贺炳炎,王震,许光达,王世泰,罗元发等。

将军们抽着烟,喝着茶,发表着个人的意见,有人提出两个拳头打人,有人提出东西出击,有人提出诱敌深入,有人提出守株待兔打伏击。大家摩拳擦掌,出谋献策,经过反复酝酿,详细讨论,一致认为,再消灭国民党2到3个师,就能达到拖住胡宗南。

在会议上,习仲勋副政委强调说:进军关中,我们要以纵队为单位,组织三至四个百人的武装工作队,配合地方武装开展游击战争,动员与组织人民群众,拿起土枪、梭标、手榴弹、地雷杀伤敌人,袭击敌人,困扰敌人,封锁敌人的消息。捉拿敌人的探子,捉拿敌人掉队的落伍的士兵。在敌人可到达的地方,像我们在延安那样,进行坚壁清野,埋藏粮食,赶走牛羊,藏起鸡猪,掩盖水井,使敌人没饭吃,没水喝。

他进一步强调说,还要利用俘虏逃兵进行敌军工作,从俘虏中遣散一部分回去,向敌军扩大我军的影响;动员一部分表现好、转变快的俘虏逃兵进行前线喊话,或给敌军中的亲友捎话带信,并利用其关系进行瓦解工作。派遣有胆识的俘虏逃兵实行归队,或打入另部敌军,组织拖枪逃跑或小股哗变。对零星捕获之敌军掉队的士兵及伙马夫等杂兵,可予以短时间的突击教育,发给路费,立即放回,令其归队,向敌军士兵进行耳语宣传,进行政治瓦解工作。

最后他挥动着右手鼓励大家道:同志们,我们要用这些行之有效的办法,千方百计增加敌人困难。给敌人造成恐慌心理,精神压力。打一场人民战争,把敌人掩埋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

刘景范后勤司令强调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要进行冬季攻势,一定要解决部队粮食供应的问题,动员地方政府、地下党、游击队相互协作,积极筹粮,从大户中征粮,保障部队进行冬季作战与整训所需的粮食。

其他参加人员,前委及各纵队首长,交流了各自主管的工作及任务。

彭德怀手拿着一支铅笔,倾听着大家的发言,沉思着,谋划着。会议决定,寻找战机,再歼胡宗南集团2至3个师,改变渭北国共双方拉锯的局面,扭转双方相持的战局。

最后,彭总强调一定要抓住战前空隙,进行三查诉苦活动,提高解放战士的政治思想觉悟,加强军事训练,增强攻打城市技术能力。

随后彭德怀司令员把野战军分成左右两个兵团:

以第一、四纵队及警备第四旅、骑兵第二旅等组成右翼兵团,向铜川、耀县地区寻找战机。调动洛河东边的敌军西援,以第二、三、六纵队组成左翼兵团,隐蔽集结于洛河两侧地区,准备寻找战机,在运动中歼击胡宗南的有生力量。

紧接着张宗逊副司令指挥右翼兵团,进到铜川东南的陈炉镇、薛镇、美原镇附近,与国军第三军十七师在韩村、康庄、底店附近遭遇。第一、四纵队于22日拂晓向草滩、康庄攻击。至14时许,歼第十七师大部及第三军军部两个营,击毙少将师长王作栋等,歼敌6千多人。

接着右翼兵团乘胜西进,攻占铜川以东的军台岭、店子坡据点,歼第二五四师一部,炸毁黄堡镇以北铁桥,攻占黄堡镇及火车站,目的是引蛇出洞,在运动中将其歼灭。

引蛇出洞奏效了。

铜川耀县国军被围攻的消息传到西北王胡宗南手里,胡宗南立即召集会议宣布对策。西北“剿总”各部高级将官进入公署军事会议厅,在条形长桌两边依次而坐。

“胡长官到!”参谋长喊一声,坐在长形会议桌两边的军官们齐刷刷站了起来。头顶青天白日帽徽、身穿将军服装的胡宗南,戴着一双白手套,步入会议厅,他伸开双手向下按了按,将军们依次坐下了。站在长桌主席位置的胡宗南,环视了一下诸将道:“奉委员长口谕。”

将军们听到“委员长”三个字,齐刷刷地又站了起来,抬头挺胸,聆听军令。

胡宗南双手朝下按了按,诸将又坐下了。胡宗南大声说道:“各位将军,现在就西北战局作一下部署,现在由参谋长宣布。”

参谋长先宣讲了作战意义:为防御彭德怀乘胜南下,威胁潼关,并截断西北彭德怀与中原刘伯承的战略联系,绥靖公署近期在陕西地区东西两线与共军进行作战。然后宣读了各部调动防守的命令。并且强调各道防御阵地凭借村落和城镇作为防守据点,又以野战工事相连接形成防御体系,与共军在关中进行决战。

为了安抚军心,鼓动士气,胡宗南亲自来驱车到了大荔县城,在大荔中学礼堂主持军事会议,研究对付西北野战军的战略战术,并整饬军规军纪,制定了多条杀律令,企图凭借其优势的兵力、坚固的工事以及高压的手段来挽回其颓败的命运。

胡宗南,黄埔军校一期毕业生,号称“天子门生第一人”。民国陆军一级上将,官至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西北绥靖公署主任,成为手握几十万重兵、指挥几个兵团的一路诸侯。

胡宗南已经嗅觉到了西北野战军对自己出击的火药味,对他们驻扎在洛河地区的军队又“机动”了。他把设防在善庄的七十六军后退驻扎到大荔县以北的韦庄镇,三天之后,又命令该军进驻洛河东侧的永丰镇,其目的是为了便于西渡洛河,支援铜川,保住他的老巢西安。

七十六军进至永丰镇及洛河以西的石羊地区,第九十军及第一六五师进至唐家堡、坞坭村地区。驻守豫西卢氏县的第二十七军三十一师,亦调至大荔与第九十军衔接。此时,向西增援的国军各路发觉西北野战军在蒲城、石羊之间设伏,随即占领洛河东西两岸,构筑工事,坚持固守,龟缩不前了。这时,西北野战军左翼兵团继续采用守株待兔等待伏击的打法已经不可能,但却形成了七十六军与东西两股国军都间隔一段距离的局面。

彭总手里捧着参谋送来的侦察到的这些情报。

他看着情报,脑海里萦绕着一年多来自己所经历的往事,所走过的路,所打过的仗。是啊,自己指挥的西北野战军每打一仗都跟走钢丝一样,开始用小米加步枪的两万多人马和的武装到牙齿的胡宗南二十多万正规军周旋着,对抗着,战斗着。敌强我弱,来不得一点马虎,一点大意,稍有不甚,就会全盘皆输。他胡宗南能输得起,可我彭德怀却输不起(兵员太少,输一仗就很可能是全军覆没)。面对这一严峻形势,这就要求野战军每一仗都要取得胜利,至少也要打个平手才行。

他的脑海里显现出蟠龙镇、沙家店,瓦子街、壶梯山、西府战役的情景。董钊、刘堪、钟松、徐保这些对手,虽然个个出手不凡,来势汹汹,可是,到头来,一个一个地败在自己手下,这才扭转了西北战局。

又显现出了西北野战军进入关中以来,东杀西挑,南征北战,飘忽不定,打得西北王胡宗南丢盔弃甲,节节败退。

荔北战役,更是得心应手,牵着胡宗南的鼻子东窜西逃,南来北去,累得国军狼狈不堪,叫苦连天。

眼前出现了秋季攻势中合阳东马村吃掉敌人一个团的顺手牵羊的战斗,蒲城东部永丰城围歼17军36团的瓮中之鳖的战斗。澄县杨家凹一口吃掉国军386团的一锅端战斗…… 这些战斗像包饺子一样把敌军整团整团地吃掉了。

这样小股小股的吃,显然难以达到震慑胡宗南。只有一次吃掉一个师,一个军,才有震慑作用。

彭德怀的胃口越来越大了,下一个目标是一个师,一个军,对手是谁?

面对七十六军远离其他国军的情报,彭德怀一会儿伸开手指丈量着两军相隔的距离,一会儿用用红铅笔勾画着,一会儿用两个指头在他那紧皱的双眉之间使劲地楸拧一下,他脑海里部署着一场更大的战役。

对手出现了,这个对手就是李日基。

“出击永丰镇,收拾李日基。”

目标确定以后,西北野战军迅速地把命令秘密传达下去,展开了战前动员,攻城训练,后勤供给,粮食储备,草料积累,制作担架,打造云梯,敌情侦察,发动群众等工作,都提到议事日程,为攻打永丰城,消灭李日基做战前准备。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5/14 16:28:58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向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而献身的先烈先辈们致敬!

      2021/5/16 13:20:3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永丰战役 1战机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