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两江刺马:湘军势力绝地反击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两江刺马:湘军势力绝地反击

被杀掉的两江总督是马新怡。

马新怡不是湘军系人马,而是镇压捻军起义的袁甲三手下。经袁甲三一再推荐,才从知县一路升到了安徽布政使(第一副省长)的位置上。1864年,南京城破之际,马新怡被任命为浙江巡抚。这是朝廷往湘军系里边“渗沙子”的安排,把镇压捻军的北军人马往湘军系地盘渗透。后来左宗棠带兵去西北平叛,马新怡又取代左宗棠升任闽浙总督。

等到1868年捻军被镇压,清廷终于决定把曾国藩再次调离其两江老巢,让马新怡去做两江总督。马新怡没有什么军功,主要是文官履历。在乱世之中,竟然从浙江巡抚干到闽浙总督,再到两江总督,很明显是清廷在故意利用马新怡这颗棋子逐步架空湘军系势力。

两江地区是中国最为富庶的地区,国家的财赋有一半来自于此,上海这个最重要的对外贸易中心也位于此地。两江总督一直被称为“天下大缺”、“枢廷部臣衣食所系”。湘军系人马从湖南等内陆贫穷地区,沿江而下镇压太平天国,一方面将两江财富疯狂劫掠归为己有,一方面也占据了两江地区的众多军政职位,成为了盘踞在两江人民头上的军阀利益集团。两江地区的财富,也被湘军系人马视为“禁脔”,不容他人染指。两江总督的位置,则是保证湘军系人马权势的关键。

南京城破后,曾国藩在朝廷压力下主动请求解散了嫡系部队,湘军系实力大损,清廷趁机恢复了在南方地区的部分权威,才能让马新怡这颗棋子从浙江巡抚到闽浙总督步步紧逼。对此,湘军系也一直没强势反抗,但要拿走两江总督的位置,那就触及底线了。

据马新贻的儿子马毓桢回忆说,在接任两江总督前,马新贻曾经到北京朝见慈禧,当面请求“训示”。觐见慈禧出来后,马新贻惊恐失态、大汗淋漓,甚至连朝服都被汗水湿透了。

一般来说,出现这种情况,说明这名官吏因办事不力,受到了严饬,即将面临丢官的厄运。

但奇怪的是,慈禧太后最亲信的太监安德海亲自送马新贻出门,一直到宫门口,还执手相嘱,依依不舍。按照经验,这是官员深受皇太后信任、委以重托的表示。

如此前后矛盾的情况,居然同时发生在同一个人身上,着实令人费解。

按照当时的惯例,马新贻久未进京,应该到处会见京城的大小官员,但面见慈禧后,很快就离开了北京,并且专程请假回家“祭祖”,在山东菏泽老家与兄弟们告别之际,马新贻将自己的两位哥哥叫到身边,对他们说:

“我此去吉凶难料,万一有不测,千万不要到京告状,要忍气吞声,方能自保。”

尽管这次陛见的具体内容已经无从得知,但结合马新怡的表现来看,很显然,慈禧给他安排了一些非常凶险的任务。有野史干脆认为,就是让马新怡去追查当年湘军从南京城内劫掠的财富。慈禧应该不会去纠结旧账,但能让两江总督处于危险境地的任务,在当时的背景下则只可能是跟打压湘军系势力有关。

马新怡到了两江,迅速清理太平天国战争后的土地遗留问题,鼓励人民开垦抛荒土地,却又同时规定:外地进入两江的军事人员不得占有江苏土地。此外,又把自己的亲信、老上司袁甲三的侄儿、袁世凯的父亲袁保庆调到两江,担任营务处总管,负责训练新军,并统领长江的江防水陆军队,以强化社会治安为由,大力逮捕处决了一大批在长江两岸横行不法的“黑社会分子”。这些做法严重得罪了两江湘军势力。

曾国藩虽然解散了围攻南京的湘军,但他创立的湘军水师并未解散。毕竟水师只能在长江活动,不能北上造反,保留下来没有大问题。这支水师的统帅是曾国藩的亲信黄翼升,曾国藩晚年纳妾的事儿都是他一手操办的,可见二人关系之亲密。马新怡上任后的一系列举动,就是冲着这只军队去的,被袁保庆捕杀的“黑社会分子”,其实就是在湘军水师庇护下形成的黑恶势力,其中很多是当年被解散之后没有返回原籍的湘军士兵。

——本书引言里边讲了清朝三大帮会组织:白莲教、天地会、青帮。湘军解散以后,大量士兵没有返回原籍,在长江两岸加入了天地会、青帮组织,极大的强化了会党力量,衍生出来了哥老会、红帮等新兴会党。这些士兵经过专业军事训练,又与湘军水师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让长江两岸成为秘密会党发育最强大的地区。会党组织鱼龙混杂,势力庞大,后来革命党人对其进行思想和组织渗透,借助其力量成功发动武昌起义,成为推翻清王朝的一大契机。清廷逼迫曾国藩遣散湘军,看似在表面化解了危机,实则湘军势力已成,人心思变,不裁是军阀,裁了是会党,最终满清还是死在了这股力量手中。

马新贻在江宁练了四营新兵,规定每天操演两次,专习洋枪、抬炮、长矛,每月二十五校阅。加上袁保庆新练的水上部队,都是明显要在两江培养一支独立于湘军、忠于朝廷的新军队。这支新军练成,两江恐怕就没有湘军系人马的立足之地了。

1869年7月26号这天,马新怡举办“阅射”活动,公开观看新军操练骑射,地点就在新建总督衙门前。有很多老百姓来看热闹。总督等高官阅射的地方与民众围观的地方是完全隔离的。偏偏这一天来的“围观群众”特别多,挤得太厉害,把隔离栅栏都给挤坏了,场面有些混乱。马新怡为了不影响阅射,只得允许民众也进到栅栏里边观看。

阅射完毕,马新怡带着护卫往总督府走。突然,从旁边窜出来一个人,大声喊冤,还有上前递信的动作。老百姓拦路喊冤是常见情况,尽管能跑到两江总督面前喊冤的人不多,但也不是绝对没有。侍卫和马新怡都放松了警惕,侍卫们也没有以最快速度冲上来。不料那人在喊冤信里藏着一把利刃,对准马新怡的心脏部位就是一刀,又准又狠。等侍卫们冲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马新怡很快就抢救无效死掉了。

刺客叫张汶祥,行刺以后并没有逃走,而是丢下武器束手就擒,笑道:“用兵千日、用兵一时”[1]。无论如何审讯,也总是胡言乱语,每次审问编的故事都不一样。最后也查不出来到底咋回事。

清朝立国以来,从未发生过总督巡抚这种高官被刺杀的事情。朝廷派员去查,始终查不出来幕后是否有人主使,调查结论认为只是张汶祥的个人报复。

这个事情是不是湘军系势力所为呢?没有确凿的证据。张汶祥之前在浙江太平军中当过兵,后来觉得太平军快完了,又去投靠湘军提督黄少春,后被遣散。曾国藩给朝廷的报告说是“酌给盘缠回籍”。但他拿到遣散费以后,跟很多湘军士兵一样,并没有返回原籍,而是留在当地加入了会党——正是马新怡、袁保庆重点打击的对象。他跟湘军势力确实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站在慈禧的位置看,她必然会在第一时间想到可能是湘军干的,是湘军对她的严重警告:两江重地是无数湘军流血牺牲打下来的,不容其它势力染指。不管有没有确凿证据,作为一个政治家,她都必须从这个角度来考虑问题并按照这个假设来采取应对措施。如果再继续任用非湘军系背景的官员主管两江,湘军兵变也不是不可能。湘军现在力量薄弱,造反很难成功,但如果被逼兵变,最后两败俱伤,清王朝从此四分五裂的危险极大。

唯一稳妥的办法,就是让曾国藩再回两江。

回任之前,曾国藩进京陛见。这次陛见的待遇搞得不错,慈禧三次接见,又赐“入坤宁宫吃肉”,太后生日这天又在朝房赏赐了点心,都算是大臣的殊荣。

陛见的时候,自然要谈起刺马案。

根据曾国藩的记录,慈禧旁敲侧击的问道:“马新怡这事岂不甚奇?”——这句话隐藏的后半句应该是:这么奇怪的事情,你是不是可以给我什么解释?

曾国藩知道慈禧在想什么,当然不会正面回应,只管跟着打哈哈,说:“此事实在甚奇。”——别问我,我啥也不知道,我也觉得奇怪呢。

慈禧又说:“马新怡办事很好。”——朝廷让他担任两江总督是因为他能办事,不是为了打压你和你的湘军人马,你们要理解。

曾国藩跟着说:“他办事和平、精细。”——我很理解朝廷的用心,回去一定做好安抚解释工作。

两句话下来,慈禧试探清楚了底线:曾国藩不会承认刺马案与湘军系有关,但也不愿进一步扩大事态。二人彼此无话,曾国藩退下,陛见结束。

回到两江,曾国藩跟朝廷派来的刑部尚书郑敦谨一起,继续审问刺客张汶祥。审问的过程,都是郑敦谨在问,曾国藩一言不发,全程旁听。审了好多天,郑敦谨问曾国藩的意见,曾国藩只回了他一句:还是按照之前的审理结论来吧。

郑敦谨目瞪口呆,亦无可奈何,只得与曾国藩共同上书,维持原来的审理结论,即此案没有幕后黑手,是张汶祥个人行为。

一同参与审理的还有两个人,一个是马新怡的亲信孙衣言,另一个就是袁保庆。对曾国藩和郑敦谨的结论,孙、袁拒绝签字认可。曾国藩干脆在上奏中直接就不提二人参与审理这个事儿。朝廷也立刻就接受了曾国藩的结论。两江总督遇刺的惊天大案,最后就以杀掉刺客结案,不再深究。

郑敦谨完成使命回京,曾国藩按照规矩派人去给他送一千两银子作为“路费”。清朝大臣出京办案,回程的这笔钱都是必不可少的。但郑敦谨竟然拒收,看来他对这个结论也很不满,不愿落下收受钱财、替曾国藩销案的口实。

从此后,朝廷不再敢安排非湘军系官员担任两江总督,而是由曾国藩、彭玉麟(湘军水师创建者)、沈葆桢、左宗棠、曾国荃、刘坤一(江忠源部下)等湘军实力派人马轮流坐庄。其间有过两次例外,一次是甲午战争期间刘坤一北上参与战事,由湖广总督张之洞暂时代理过一段时间,然后就是1906年到1909年期间,满洲旗人端方被任命为两江总督。前一次只是暂时署理,没有引发任何问题。第二次则完全破坏了太平天国起义被镇压以后的国家权力划分格局,是满洲新一代权贵谋划从汉族官僚手中夺回实权的举动。此次任命之后没过几年,清朝就灭亡了。

也就是说,太平天国起义被镇压以后,清廷只有两次真正意义上的“违规出牌”,踢开湘军系任命两江总督,以强化中央权威,一次是马新怡,一次是端方。第一次任命的结果是总督没了,第二次的结果是清朝没了。曾国藩对清朝还是忠诚的,但他带出来的这个湘军系利益集团在维护自身核心利益的问题上则毫不含糊。镇压太平天国以后,清廷得力于列强的支持,尚能维系表面的国家统一和中央权威,不至于像唐朝一样陷入藩镇割据,但地方势力尾大不掉的局面已成,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

      打赏
      收藏文本
      2
      0
      2021/4/29 10:29:39

      网友回复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3365956
      • 工分:2675
      左箭头-小图标

      慈溪想要用马新贻取代曾国藩,所以马新贻是慈溪的人?

      陈国瑞第一个去搞得就是马新贻,而不是曾国藩

      慈溪的目的是引起湘系内斗,互相削弱,一直是这个策略

      结果拉上来李鸿章,陈国瑞直接被丢在黑龙江啃雪了

      外惭清议,内疚神明 只有皇权才有这样的压力,辞官不做

      2021/5/3 23:19:23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150730
      • 工分:10169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3楼 汉委奴国王
      所以马案主犯张被凌迟后,有湘军人员给张立庙。
      5楼 立石000206
      晚清政治也就是湘系政治,在太平天国之前天下督抚满人占据十之七八,在太平天国之后,天下督抚汉人占据十之七八,大多出自曾国藩幕府,尤为突出的为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左宗棠、李鸿章同源于曾国藩幕府,不断受到栽培、提拔、保举,成为地方大员,出将入相。左宗棠发迹的班底是曾国藩拨给的两营湘军为基础,再自行招募兵员组成,号称楚军,在曾国藩保举下担任浙江巡抚,带兵平定浙江,进而成为闽浙总督,控制浙江福建,拥护曾国藩称帝。从电视剧杨乃武与小白菜中可以看出,杭州将军之子冲创辕门被左宗棠的亲信杨昌俊捕获,不经审判直接杀掉。杭州将军是满洲亲贵,官阶为从一品,浙江巡抚官阶为从二品,杭州将军虽然官阶高也不敢对浙江巡抚怎么着,值得搞到慈禧那里。慈禧没敢立即办理,只是借着杨乃武一案罢免了杨昌俊,顺带罢免了有牵连的浙江一百多位官员。鉴于此,湘系官僚岂可善罢甘休,一年后杨昌俊复职,被罢免的一百多位官员大多复职。陕甘回乱,左宗棠调人陕甘总督,进而进军新疆,平定阿古柏,回京后入阁拜相,完成了对浙江、福建、陕西、甘肃、新疆的控制。李鸿章尊称曾国藩为恩师,在曾国藩幕府任职,在曾国藩的教导下历练成熟,组建淮军。淮军的基础也是曾国藩调拨的湘军加上李鸿章自行招募的兵员组成,转战于江苏,担任江苏巡抚,进而接替曾国藩为两江总督。曾国荃自不必说,曾国藩的兄弟,攻克添加,功劳巨大,曾经担任过陕甘总督。

      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同出一源,面不和心和,都是曾国藩称帝自立的拥护者,问题是曾国藩不愿意造反,只能效忠大清了。但是,湘军系有个特点,入阁拜相可以,不让兼任地方督抚不行,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荣任内阁大学士,回京后担任直隶总督。李鸿章担任过两江总督、湖广总督、两广总督、直隶总督,内阁大学士,从没有放弃过地方大权。左宗棠担任过闽浙总督、陕甘总督,回京后荣任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但其只当了几个月的军机大臣就撂挑子不干了,内情不言自明,晚清的中央大臣不好干,对上要讨好慈禧太后,对下要笼络湘系人马,没有担任大方大员实际。

      慈禧太后明面上耀武扬威,实际上是维持会长的角色,要想政令畅通,必须征得湘系大员的支持。

      6楼 汉委奴国王
      朝廷不再敢安排非湘军系官员担任两江总督,而是由曾国藩、彭玉麟(湘军水师创建者)、沈葆桢、左宗棠、曾国荃、刘坤一(江忠源部下)等湘军实力派人马轮流坐庄。其间有过两次例外,一次是甲午战争期间刘坤一北上参与战事,由湖广总督张之洞暂时代理过一段时间,然后就是1906年到1909年期间,满洲旗人端方被任命为两江总督。前一次只是暂时署理,没有引发任何问题。第二次则完全破坏了太平天国起义被镇压以后的国家权力划分格局,是满洲新一代权贵谋划从汉族官僚手中夺回实权的举动。此次任命之后没过几年,清朝就灭亡了。
      7楼 立石000206
      甲午惨败,湘系势力受到打击,李鸿章引咎辞职,清廷势力有重新洗牌之势,辞去了直隶总督的李鸿章赋闲在京,却也没有闲着,一是推荐慈禧亲信荣禄为直隶总督,二是扶植袁世凯小站练兵。

      荣禄在湘军中没有根基,又与李鸿章关系不错,大可不必担心,推荐旗人朝廷容易接受。李鸿章盘踞直隶多年,领军统领都是湘系淮军,荣禄只要不得罪李鸿章讨好慈禧即可当好直隶总督。袁世凯有野心,但其羽翼未丰,只能老老实实地跟着荣禄。小站练兵,李鸿章面授机宜,调淮军一部做为班底,招募新兵,练成北洋新军。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袁世凯一脉相承,都有湘军的影子。

      端方担任两江总督,只是看着,维持着,并没有象马新怡那样对湘军动手脚,如果他要重起炉灶排斥湘军,李鸿章虽然表面失势了,实力还在,第一个不答应,之所以能够容忍旗人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担任封疆大吏,无非是甲午战败自己有责任,朝廷的责任不便说。张之洞是慈禧的亲信,却又是洋务运动的积极推动者,与李鸿章的意见相合,不然,他在湘系军中没有根基,当不成两江总督。不久,两广地区会党起事,危机了英法的利益,英法要挟出兵镇压。清廷为了阻止洋兵深入内陆,启用李鸿章担任两江总督。李鸿章赴任,通过外交涡旋,铁腕镇压,两广很快平复。恰时,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慈禧下旨令李鸿章北上擒王。李鸿章接到电报,说:此乱命耳,粤不奉诏。其他督抚也接到进京擒王的电报,不敢做主,纷纷打电报向李鸿章请示对策。经过反复电商,出台了东南互保,按兵不动,任凭北京陷落,慈禧逃窜。

      李鸿章死亡,袁世凯做大。光绪、慈禧死亡,载沣掌权,组成皇族内阁,倒行逆施,杀袁。杀袁不成贬袁,中央失去了依靠。安插旗人担任地方督抚,却不知上虚下实,旗人大员指挥不了下层军官。武昌起义一声炮响,各省响应,大清朝玩完。

      如果载沣沿用慈禧的做法,笼络汉族实力派,即便武昌起义,也会镇压下去,大清朝不会灭亡的那么快。

      11楼 柯岩芬
      还有嫌辫子不够长的,奇葩。
      曾国藩在两江总督任上,已经快要走到人生尽头,心力交瘁,听闻附近道观里有一位世外高人,便带着曾国荃及贴心幕僚前往拜访。进得道观,见着道长,睁开三角眼打量,道长相貌无比丑陋,却也不乏英气,觉得似曾相识,说:曾某打扰。丑道人坐着纹丝不动,眼都没有睁,也没有让坐,说:迟了。曾国藩寻思,为什么迟了,什么意思,说,道长明示。丑道人睁开眼睛,扫视立着的三个人,说:知道你们会来,记得家母仙逝之事否。曾国藩心说家母仙逝如何不记得,当时正在江西学政任上,正值长毛作乱,又闻之母亲病故,即辞去官职回籍奔丧,为何到任提起这事,说,记得,记得。丑道人起身让坐,说,只记得读不懂我,可否有一位青年道士不请自到贵府。曾国荃起身一躬,说:有一位,莫非您和为曾家看坟茔的欧阳道长相识。丑道人微微一笑,说:正是本人,一场大火变成这般模样。一语点破梦中人,曾国藩打心眼里佩服欧阳道长,不但为曾家选了一处坟茔,而且还是自己的恩师,第一位恩师是两江总督陶澍,师承其心学,参悟静子功夫,研读王阳明的经世致用,受益匪浅,但是,陶澍的学问与欧阳道长的学问相去甚远,欧阳道长不但为曾家选了绝佳的坟茔,据说仙逝的老太太头枕青山,脚踏青溪,可以护佑子孙大富大贵。其时朝廷下旨让我夺情出山,兴办团练。自己没有带过兵,何谈练兵,便回绝了,不久又一道圣旨下来,正在犹豫不决之时,这位欧阳道长不请自来,指点迷津,才坚定了出山的决心。也不错,虽然与湖南官场不和,总算练成一直劲旅,攻克岳州,攻克武昌,丛观大清将帅,有哪一位有如此功业。无奈朝廷猜忌,同僚排挤,带着几万大军靠化缘为生。恰时,父亲病故,以回乡守制为名撂挑子不干。朝廷没再挽留,免去本兼各职,回乡守制。本想建立功业,却没有想到是这个下场,憋气、烦闷,在料理父亲的后世之后一下子就病了,还病得不轻,就是这位欧阳道长治好了自己的兵,其实,并没有病,是心病,欧阳道长赠送的一本《道德经》是绝佳良药。病好了,心情开朗了,不久,朝廷下旨让自己夺情出山,不在那么固执,做事方便多了,可仍然没有实权,有心无力。恰时,恩师穆彰阿穆相来信,说:打掉门牙和血吞。呃,对了,穆相与欧阳道长心灵相通。不在傲气,默默做事,等待时机。江南大营、江北大院被太平军攻破,朝廷已无兵可调无将可用,想起了自己,下旨让自己担任两江总督,节制四省兵马,才平定了太平天国,出将入相,位极人臣,躬身站起,说:受曾某一拜,还望指教。丑道人也不还礼,微微一笑,说:迟了,迟了,可惜。曾国荃安耐不住,说:怎么迟了,怎么可惜,明说。丑道人环顾四周,屏退无关之人,对曾国藩、曾国荃及谋士三人说:天与与之,反而不取,愚也。曾国荃明白过来,说:季高试探,少荃试探,大哥不语,众将拥戴不从,如果给我一道命令,不出一年拿下北京。曾国藩制止曾国荃不要说了,丑道人哎了一声,说:大将之才,可惜生不逢时,没遇英明之主。曾国藩明白欧阳道长的心思,淡淡地说:不可为。丑道人嘿嘿一笑,说:少荃可否来过。曾国藩答道:应某召唤,托付后世,刚走不久。丑道人说:犬儒能做什么,神州无人。曾国藩明白自己不久将离开人世,已经把嫡系人马交于李鸿章,李鸿章是自己的得意门生,是犬儒是走狗,自己以会相人识人而纵横捭阖,识人不明,岂不也是走狗,说:骂得对。丑道人说;也怪我,应该在攻下天京之时见上大人一面。曾国藩顿悟,当时众将劝进,最为敬重的欧阳道长光临,他的话也许能听的进去,国家就不是这般模样,说:失去了不可挽回。欧阳道长说:我知道长毛成不了事,大人能够练出一支劲旅,平长毛,灭满清,办洋务,强经济,船坚炮利,国之大幸。曾国藩不置可否,说:真的可为。欧阳道长说:可为而不为,之时国家落入妇人之手,只会弄权,不务经济,积贫积弱,中兴无望。曾国藩说;少荃究竟如何。欧阳道人说:犬儒。曾国藩说:少荃之后呢。欧阳道人说:即便有才人出,国事日非,难以回天。曾国藩带着遗憾走了,不久便死去。

      曾国藩幕府人才济济,文臣武将各有千秋,是一个缩小了的朝廷,放大了就是一个朝廷,因为他是一个犬儒,只有当走狗的份,如果他能够勇敢地跨出哪一步,当时中国的权益还没有丧失的那么多,新朝新气象必定尽早地摆脱帝国主义的侵略与控制,中兴华夏。

      2021/5/3 8:54:17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150730
      • 工分:10169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
      3楼 汉委奴国王
      所以马案主犯张被凌迟后,有湘军人员给张立庙。
      5楼 立石000206
      晚清政治也就是湘系政治,在太平天国之前天下督抚满人占据十之七八,在太平天国之后,天下督抚汉人占据十之七八,大多出自曾国藩幕府,尤为突出的为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左宗棠、李鸿章同源于曾国藩幕府,不断受到栽培、提拔、保举,成为地方大员,出将入相。左宗棠发迹的班底是曾国藩拨给的两营湘军为基础,再自行招募兵员组成,号称楚军,在曾国藩保举下担任浙江巡抚,带兵平定浙江,进而成为闽浙总督,控制浙江福建,拥护曾国藩称帝。从电视剧杨乃武与小白菜中可以看出,杭州将军之子冲创辕门被左宗棠的亲信杨昌俊捕获,不经审判直接杀掉。杭州将军是满洲亲贵,官阶为从一品,浙江巡抚官阶为从二品,杭州将军虽然官阶高也不敢对浙江巡抚怎么着,值得搞到慈禧那里。慈禧没敢立即办理,只是借着杨乃武一案罢免了杨昌俊,顺带罢免了有牵连的浙江一百多位官员。鉴于此,湘系官僚岂可善罢甘休,一年后杨昌俊复职,被罢免的一百多位官员大多复职。陕甘回乱,左宗棠调人陕甘总督,进而进军新疆,平定阿古柏,回京后入阁拜相,完成了对浙江、福建、陕西、甘肃、新疆的控制。李鸿章尊称曾国藩为恩师,在曾国藩幕府任职,在曾国藩的教导下历练成熟,组建淮军。淮军的基础也是曾国藩调拨的湘军加上李鸿章自行招募的兵员组成,转战于江苏,担任江苏巡抚,进而接替曾国藩为两江总督。曾国荃自不必说,曾国藩的兄弟,攻克添加,功劳巨大,曾经担任过陕甘总督。

      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同出一源,面不和心和,都是曾国藩称帝自立的拥护者,问题是曾国藩不愿意造反,只能效忠大清了。但是,湘军系有个特点,入阁拜相可以,不让兼任地方督抚不行,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荣任内阁大学士,回京后担任直隶总督。李鸿章担任过两江总督、湖广总督、两广总督、直隶总督,内阁大学士,从没有放弃过地方大权。左宗棠担任过闽浙总督、陕甘总督,回京后荣任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但其只当了几个月的军机大臣就撂挑子不干了,内情不言自明,晚清的中央大臣不好干,对上要讨好慈禧太后,对下要笼络湘系人马,没有担任大方大员实际。

      慈禧太后明面上耀武扬威,实际上是维持会长的角色,要想政令畅通,必须征得湘系大员的支持。

      6楼 汉委奴国王
      朝廷不再敢安排非湘军系官员担任两江总督,而是由曾国藩、彭玉麟(湘军水师创建者)、沈葆桢、左宗棠、曾国荃、刘坤一(江忠源部下)等湘军实力派人马轮流坐庄。其间有过两次例外,一次是甲午战争期间刘坤一北上参与战事,由湖广总督张之洞暂时代理过一段时间,然后就是1906年到1909年期间,满洲旗人端方被任命为两江总督。前一次只是暂时署理,没有引发任何问题。第二次则完全破坏了太平天国起义被镇压以后的国家权力划分格局,是满洲新一代权贵谋划从汉族官僚手中夺回实权的举动。此次任命之后没过几年,清朝就灭亡了。
      7楼 立石000206
      甲午惨败,湘系势力受到打击,李鸿章引咎辞职,清廷势力有重新洗牌之势,辞去了直隶总督的李鸿章赋闲在京,却也没有闲着,一是推荐慈禧亲信荣禄为直隶总督,二是扶植袁世凯小站练兵。

      荣禄在湘军中没有根基,又与李鸿章关系不错,大可不必担心,推荐旗人朝廷容易接受。李鸿章盘踞直隶多年,领军统领都是湘系淮军,荣禄只要不得罪李鸿章讨好慈禧即可当好直隶总督。袁世凯有野心,但其羽翼未丰,只能老老实实地跟着荣禄。小站练兵,李鸿章面授机宜,调淮军一部做为班底,招募新兵,练成北洋新军。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袁世凯一脉相承,都有湘军的影子。

      端方担任两江总督,只是看着,维持着,并没有象马新怡那样对湘军动手脚,如果他要重起炉灶排斥湘军,李鸿章虽然表面失势了,实力还在,第一个不答应,之所以能够容忍旗人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担任封疆大吏,无非是甲午战败自己有责任,朝廷的责任不便说。张之洞是慈禧的亲信,却又是洋务运动的积极推动者,与李鸿章的意见相合,不然,他在湘系军中没有根基,当不成两江总督。不久,两广地区会党起事,危机了英法的利益,英法要挟出兵镇压。清廷为了阻止洋兵深入内陆,启用李鸿章担任两江总督。李鸿章赴任,通过外交涡旋,铁腕镇压,两广很快平复。恰时,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慈禧下旨令李鸿章北上擒王。李鸿章接到电报,说:此乱命耳,粤不奉诏。其他督抚也接到进京擒王的电报,不敢做主,纷纷打电报向李鸿章请示对策。经过反复电商,出台了东南互保,按兵不动,任凭北京陷落,慈禧逃窜。

      李鸿章死亡,袁世凯做大。光绪、慈禧死亡,载沣掌权,组成皇族内阁,倒行逆施,杀袁。杀袁不成贬袁,中央失去了依靠。安插旗人担任地方督抚,却不知上虚下实,旗人大员指挥不了下层军官。武昌起义一声炮响,各省响应,大清朝玩完。

      如果载沣沿用慈禧的做法,笼络汉族实力派,即便武昌起义,也会镇压下去,大清朝不会灭亡的那么快。

      11楼 柯岩芬
      还有嫌辫子不够长的,奇葩。
      曾国藩在两江总督任上,已经快要走到人生尽头,心力交瘁,听闻附近道观里有一位世外高人,便带着曾国荃及贴心幕僚前往拜访。进得道观,见着道长,睁开三角眼打量,道长相貌无比丑陋,却也不乏英气,觉得似曾相识,说:曾某打扰。丑道人坐着纹丝不动,眼都没有睁,也没有让坐,说:迟了。曾国藩寻思,为什么迟了,什么意思,说,道长明示。丑道人睁开眼睛,扫视立着的三个人,说:知道你们会来,记得家母仙逝之事否。曾国藩心说家母仙逝如何不记得,当时正在江西学政任上,正值长毛作乱,又闻之母亲病故,即辞去官职回籍奔丧,为何到任提起这事,说,记得,记得。丑道人起身让坐,说,只记得读不懂我,可否有一位青年道士不请自到贵府。曾国荃起身一躬,说:有一位,莫非您和为曾家看坟茔的欧阳道长相识。丑道人微微一笑,说:正是本人,一场大火变成这般模样。一语点破梦中人,曾国藩打心眼里佩服欧阳道长,不但为曾家选了一处坟茔,而且还是自己的恩师,第一位恩师是两江总督陶澍,师承其心学,参悟静子功夫,研读王阳明的经世致用,受益匪浅,但是,陶澍的学问与欧阳道长的学问相去甚远,欧阳道长不但为曾家选了绝佳的坟茔,据说仙逝的老太太头枕青山,脚踏青溪,可以护佑子孙大富大贵。其时朝廷下旨让我夺情出山,兴办团练。自己没有带过兵,何谈练兵,便回绝了,不久又一道圣旨下来,正在犹豫不决之时,这位欧阳道长不请自来,指点迷津,才坚定了出山的决心。也不错,虽然与湖南官场不和,总算练成一直劲旅,攻克岳州,攻克武昌,丛观大清将帅,有哪一位有如此功业。无奈朝廷猜忌,同僚排挤,带着几万大军靠化缘为生。恰时,父亲病故,以回乡守制为名撂挑子不干。朝廷没再挽留,免去本兼各职,回乡守制。本想建立功业,却没有想到是这个下场,憋气、烦闷,在料理父亲的后世之后一下子就病了,还病得不轻,就是这位欧阳道长治好了自己的兵,其实,并没有病,是心病,欧阳道长赠送的一本《道德经》是绝佳良药。病好了,心情开朗了,不久,朝廷下旨让自己夺情出山,不在那么固执,做事方便多了,可仍然没有实权,有心无力。恰时,恩师穆彰阿穆相来信,说:打掉门牙和血吞。呃,对了,穆相与欧阳道长心灵相通。不在傲气,默默做事,等待时机。江南大营、江北大院被太平军攻破,朝廷已无兵可调无将可用,想起了自己,下旨让自己担任两江总督,节制四省兵马,才平定了太平天国,出将入相,位极人臣,躬身站起,说:受曾某一拜,还望指教。丑道人也不还礼,微微一笑,说:迟了,迟了,可惜。曾国荃安耐不住,说:怎么迟了,怎么可惜,明说。丑道人环顾四周,屏退无关之人,对曾国藩、曾国荃及谋士三人说:天与与之,反而不取,愚也。曾国荃明白过来,说:季高试探,少荃试探,大哥不语,众将拥戴不从,如果给我一道命令,不出一年拿下北京。曾国藩制止曾国荃不要说了,丑道人哎了一声,说:大将之才,可惜生不逢时,没遇英明之主。曾国藩明白欧阳道长的心思,淡淡地说:不可为。丑道人嘿嘿一笑,说:少荃可否来过。曾国藩答道:应某召唤,托付后世,刚走不久。丑道人说:犬儒能做什么,神州无人。曾国藩明白自己不久将离开人世,已经把嫡系人马交于李鸿章,李鸿章是自己的得意门生,是犬儒是走狗,自己以会相人识人而纵横捭阖,识人不明,岂不也是走狗,说:骂得对。丑道人说;也怪我,应该在攻下天京之时见上大人一面。曾国藩顿悟,当时众将劝进,最为敬重的欧阳道长光临,他的话也许能听的进去,国家就不是这般模样,说:失去了不可挽回。欧阳道长说:我知道长毛成不了事,大人能够练出一支劲旅,平长毛,灭满清,办洋务,强经济,船坚炮利,国之大幸。曾国藩不置可否,说:真的可为。欧阳道长说:可为而不为,之时国家落入妇人之手,只会弄权,不务经济,积贫积弱,中兴无望。曾国藩说;少荃究竟如何。欧阳道人说:犬儒。曾国藩说:少荃之后呢。欧阳道人说:即便有才人出,国事日非,难以回天。曾国藩带着遗憾走了,不久便死去。

      曾国藩幕府人才济济,文臣武将各有千秋,是一个缩小了的朝廷,放大了就是一个朝廷,因为他是一个犬儒,只有当走狗的份,如果他能够勇敢地跨出哪一步,当时中国的权益还没有丧失的那么多,新朝新气象必定尽早地摆脱帝国主义的侵略与控制,中兴华夏。

      2021/5/3 8:54:17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立石000206
      曾国藩不想造反,继续保留大规模的湘军已没有意义,为了取信于清廷,只有根据朝廷的命令裁军,但是,这个裁军不是一味的裁,而是有保留的裁,一是保留了长江水师,二是把三万多名湘军精锐充实到绿营中去,把民办的湘军摇身一变成为朝廷経制之师。造反不可能,自保绰绰有余。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统领湘军与绿营,湘军是嫡系,不断补充不断加强,有二十万之众。绿营非嫡系,虽然是朝廷之兵,但没有得到补充,减员很多,曾国藩利用整军的机会淘汰老弱,淘汰伤残,再把湘军精锐补充进去,亲选将官,变朝廷之兵为曾家军,无论谁当两江总督,只要动了湘系人马的奶酪,休想干成。
      3楼 汉委奴国王
      所以马案主犯张被凌迟后,有湘军人员给张立庙。
      5楼 立石000206
      晚清政治也就是湘系政治,在太平天国之前天下督抚满人占据十之七八,在太平天国之后,天下督抚汉人占据十之七八,大多出自曾国藩幕府,尤为突出的为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左宗棠、李鸿章同源于曾国藩幕府,不断受到栽培、提拔、保举,成为地方大员,出将入相。左宗棠发迹的班底是曾国藩拨给的两营湘军为基础,再自行招募兵员组成,号称楚军,在曾国藩保举下担任浙江巡抚,带兵平定浙江,进而成为闽浙总督,控制浙江福建,拥护曾国藩称帝。从电视剧杨乃武与小白菜中可以看出,杭州将军之子冲创辕门被左宗棠的亲信杨昌俊捕获,不经审判直接杀掉。杭州将军是满洲亲贵,官阶为从一品,浙江巡抚官阶为从二品,杭州将军虽然官阶高也不敢对浙江巡抚怎么着,值得搞到慈禧那里。慈禧没敢立即办理,只是借着杨乃武一案罢免了杨昌俊,顺带罢免了有牵连的浙江一百多位官员。鉴于此,湘系官僚岂可善罢甘休,一年后杨昌俊复职,被罢免的一百多位官员大多复职。陕甘回乱,左宗棠调人陕甘总督,进而进军新疆,平定阿古柏,回京后入阁拜相,完成了对浙江、福建、陕西、甘肃、新疆的控制。李鸿章尊称曾国藩为恩师,在曾国藩幕府任职,在曾国藩的教导下历练成熟,组建淮军。淮军的基础也是曾国藩调拨的湘军加上李鸿章自行招募的兵员组成,转战于江苏,担任江苏巡抚,进而接替曾国藩为两江总督。曾国荃自不必说,曾国藩的兄弟,攻克添加,功劳巨大,曾经担任过陕甘总督。

      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同出一源,面不和心和,都是曾国藩称帝自立的拥护者,问题是曾国藩不愿意造反,只能效忠大清了。但是,湘军系有个特点,入阁拜相可以,不让兼任地方督抚不行,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荣任内阁大学士,回京后担任直隶总督。李鸿章担任过两江总督、湖广总督、两广总督、直隶总督,内阁大学士,从没有放弃过地方大权。左宗棠担任过闽浙总督、陕甘总督,回京后荣任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但其只当了几个月的军机大臣就撂挑子不干了,内情不言自明,晚清的中央大臣不好干,对上要讨好慈禧太后,对下要笼络湘系人马,没有担任大方大员实际。

      慈禧太后明面上耀武扬威,实际上是维持会长的角色,要想政令畅通,必须征得湘系大员的支持。

      6楼 汉委奴国王
      朝廷不再敢安排非湘军系官员担任两江总督,而是由曾国藩、彭玉麟(湘军水师创建者)、沈葆桢、左宗棠、曾国荃、刘坤一(江忠源部下)等湘军实力派人马轮流坐庄。其间有过两次例外,一次是甲午战争期间刘坤一北上参与战事,由湖广总督张之洞暂时代理过一段时间,然后就是1906年到1909年期间,满洲旗人端方被任命为两江总督。前一次只是暂时署理,没有引发任何问题。第二次则完全破坏了太平天国起义被镇压以后的国家权力划分格局,是满洲新一代权贵谋划从汉族官僚手中夺回实权的举动。此次任命之后没过几年,清朝就灭亡了。
      7楼 立石000206
      甲午惨败,湘系势力受到打击,李鸿章引咎辞职,清廷势力有重新洗牌之势,辞去了直隶总督的李鸿章赋闲在京,却也没有闲着,一是推荐慈禧亲信荣禄为直隶总督,二是扶植袁世凯小站练兵。

      荣禄在湘军中没有根基,又与李鸿章关系不错,大可不必担心,推荐旗人朝廷容易接受。李鸿章盘踞直隶多年,领军统领都是湘系淮军,荣禄只要不得罪李鸿章讨好慈禧即可当好直隶总督。袁世凯有野心,但其羽翼未丰,只能老老实实地跟着荣禄。小站练兵,李鸿章面授机宜,调淮军一部做为班底,招募新兵,练成北洋新军。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袁世凯一脉相承,都有湘军的影子。

      端方担任两江总督,只是看着,维持着,并没有象马新怡那样对湘军动手脚,如果他要重起炉灶排斥湘军,李鸿章虽然表面失势了,实力还在,第一个不答应,之所以能够容忍旗人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担任封疆大吏,无非是甲午战败自己有责任,朝廷的责任不便说。张之洞是慈禧的亲信,却又是洋务运动的积极推动者,与李鸿章的意见相合,不然,他在湘系军中没有根基,当不成两江总督。不久,两广地区会党起事,危机了英法的利益,英法要挟出兵镇压。清廷为了阻止洋兵深入内陆,启用李鸿章担任两江总督。李鸿章赴任,通过外交涡旋,铁腕镇压,两广很快平复。恰时,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慈禧下旨令李鸿章北上擒王。李鸿章接到电报,说:此乱命耳,粤不奉诏。其他督抚也接到进京擒王的电报,不敢做主,纷纷打电报向李鸿章请示对策。经过反复电商,出台了东南互保,按兵不动,任凭北京陷落,慈禧逃窜。

      李鸿章死亡,袁世凯做大。光绪、慈禧死亡,载沣掌权,组成皇族内阁,倒行逆施,杀袁。杀袁不成贬袁,中央失去了依靠。安插旗人担任地方督抚,却不知上虚下实,旗人大员指挥不了下层军官。武昌起义一声炮响,各省响应,大清朝玩完。

      如果载沣沿用慈禧的做法,笼络汉族实力派,即便武昌起义,也会镇压下去,大清朝不会灭亡的那么快。

      还有嫌辫子不够长的,奇葩。

      2021/5/1 21:52:10
      左箭头-小图标

      “刺马”貌似和湘军没关系吧?马新怡和其部将的老婆勾搭成奸,将这个部将杀害。部将好友张文祥为朋友报仇舍身刺马。

      平心而论 ,一个人如果没有深仇大恨,会舍自己的命来干这事吗?

      2021/5/1 21:48:50
      左箭头-小图标

      湘军是什么好东西?还绝地反击?

      2021/5/1 21:24:54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立石000206
      曾国藩不想造反,继续保留大规模的湘军已没有意义,为了取信于清廷,只有根据朝廷的命令裁军,但是,这个裁军不是一味的裁,而是有保留的裁,一是保留了长江水师,二是把三万多名湘军精锐充实到绿营中去,把民办的湘军摇身一变成为朝廷経制之师。造反不可能,自保绰绰有余。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统领湘军与绿营,湘军是嫡系,不断补充不断加强,有二十万之众。绿营非嫡系,虽然是朝廷之兵,但没有得到补充,减员很多,曾国藩利用整军的机会淘汰老弱,淘汰伤残,再把湘军精锐补充进去,亲选将官,变朝廷之兵为曾家军,无论谁当两江总督,只要动了湘系人马的奶酪,休想干成。
      3楼 汉委奴国王
      所以马案主犯张被凌迟后,有湘军人员给张立庙。
      5楼 立石000206
      晚清政治也就是湘系政治,在太平天国之前天下督抚满人占据十之七八,在太平天国之后,天下督抚汉人占据十之七八,大多出自曾国藩幕府,尤为突出的为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左宗棠、李鸿章同源于曾国藩幕府,不断受到栽培、提拔、保举,成为地方大员,出将入相。左宗棠发迹的班底是曾国藩拨给的两营湘军为基础,再自行招募兵员组成,号称楚军,在曾国藩保举下担任浙江巡抚,带兵平定浙江,进而成为闽浙总督,控制浙江福建,拥护曾国藩称帝。从电视剧杨乃武与小白菜中可以看出,杭州将军之子冲创辕门被左宗棠的亲信杨昌俊捕获,不经审判直接杀掉。杭州将军是满洲亲贵,官阶为从一品,浙江巡抚官阶为从二品,杭州将军虽然官阶高也不敢对浙江巡抚怎么着,值得搞到慈禧那里。慈禧没敢立即办理,只是借着杨乃武一案罢免了杨昌俊,顺带罢免了有牵连的浙江一百多位官员。鉴于此,湘系官僚岂可善罢甘休,一年后杨昌俊复职,被罢免的一百多位官员大多复职。陕甘回乱,左宗棠调人陕甘总督,进而进军新疆,平定阿古柏,回京后入阁拜相,完成了对浙江、福建、陕西、甘肃、新疆的控制。李鸿章尊称曾国藩为恩师,在曾国藩幕府任职,在曾国藩的教导下历练成熟,组建淮军。淮军的基础也是曾国藩调拨的湘军加上李鸿章自行招募的兵员组成,转战于江苏,担任江苏巡抚,进而接替曾国藩为两江总督。曾国荃自不必说,曾国藩的兄弟,攻克添加,功劳巨大,曾经担任过陕甘总督。

      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同出一源,面不和心和,都是曾国藩称帝自立的拥护者,问题是曾国藩不愿意造反,只能效忠大清了。但是,湘军系有个特点,入阁拜相可以,不让兼任地方督抚不行,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荣任内阁大学士,回京后担任直隶总督。李鸿章担任过两江总督、湖广总督、两广总督、直隶总督,内阁大学士,从没有放弃过地方大权。左宗棠担任过闽浙总督、陕甘总督,回京后荣任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但其只当了几个月的军机大臣就撂挑子不干了,内情不言自明,晚清的中央大臣不好干,对上要讨好慈禧太后,对下要笼络湘系人马,没有担任大方大员实际。

      慈禧太后明面上耀武扬威,实际上是维持会长的角色,要想政令畅通,必须征得湘系大员的支持。

      6楼 汉委奴国王
      朝廷不再敢安排非湘军系官员担任两江总督,而是由曾国藩、彭玉麟(湘军水师创建者)、沈葆桢、左宗棠、曾国荃、刘坤一(江忠源部下)等湘军实力派人马轮流坐庄。其间有过两次例外,一次是甲午战争期间刘坤一北上参与战事,由湖广总督张之洞暂时代理过一段时间,然后就是1906年到1909年期间,满洲旗人端方被任命为两江总督。前一次只是暂时署理,没有引发任何问题。第二次则完全破坏了太平天国起义被镇压以后的国家权力划分格局,是满洲新一代权贵谋划从汉族官僚手中夺回实权的举动。此次任命之后没过几年,清朝就灭亡了。
      甲午惨败,湘系势力受到打击,李鸿章引咎辞职,清廷势力有重新洗牌之势,辞去了直隶总督的李鸿章赋闲在京,却也没有闲着,一是推荐慈禧亲信荣禄为直隶总督,二是扶植袁世凯小站练兵。

      荣禄在湘军中没有根基,又与李鸿章关系不错,大可不必担心,推荐旗人朝廷容易接受。李鸿章盘踞直隶多年,领军统领都是湘系淮军,荣禄只要不得罪李鸿章讨好慈禧即可当好直隶总督。袁世凯有野心,但其羽翼未丰,只能老老实实地跟着荣禄。小站练兵,李鸿章面授机宜,调淮军一部做为班底,招募新兵,练成北洋新军。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袁世凯一脉相承,都有湘军的影子。

      端方担任两江总督,只是看着,维持着,并没有象马新怡那样对湘军动手脚,如果他要重起炉灶排斥湘军,李鸿章虽然表面失势了,实力还在,第一个不答应,之所以能够容忍旗人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担任封疆大吏,无非是甲午战败自己有责任,朝廷的责任不便说。张之洞是慈禧的亲信,却又是洋务运动的积极推动者,与李鸿章的意见相合,不然,他在湘系军中没有根基,当不成两江总督。不久,两广地区会党起事,危机了英法的利益,英法要挟出兵镇压。清廷为了阻止洋兵深入内陆,启用李鸿章担任两江总督。李鸿章赴任,通过外交涡旋,铁腕镇压,两广很快平复。恰时,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慈禧下旨令李鸿章北上擒王。李鸿章接到电报,说:此乱命耳,粤不奉诏。其他督抚也接到进京擒王的电报,不敢做主,纷纷打电报向李鸿章请示对策。经过反复电商,出台了东南互保,按兵不动,任凭北京陷落,慈禧逃窜。

      李鸿章死亡,袁世凯做大。光绪、慈禧死亡,载沣掌权,组成皇族内阁,倒行逆施,杀袁。杀袁不成贬袁,中央失去了依靠。安插旗人担任地方督抚,却不知上虚下实,旗人大员指挥不了下层军官。武昌起义一声炮响,各省响应,大清朝玩完。

      如果载沣沿用慈禧的做法,笼络汉族实力派,即便武昌起义,也会镇压下去,大清朝不会灭亡的那么快。

      2021/5/1 16:28:28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立石000206
      曾国藩不想造反,继续保留大规模的湘军已没有意义,为了取信于清廷,只有根据朝廷的命令裁军,但是,这个裁军不是一味的裁,而是有保留的裁,一是保留了长江水师,二是把三万多名湘军精锐充实到绿营中去,把民办的湘军摇身一变成为朝廷経制之师。造反不可能,自保绰绰有余。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统领湘军与绿营,湘军是嫡系,不断补充不断加强,有二十万之众。绿营非嫡系,虽然是朝廷之兵,但没有得到补充,减员很多,曾国藩利用整军的机会淘汰老弱,淘汰伤残,再把湘军精锐补充进去,亲选将官,变朝廷之兵为曾家军,无论谁当两江总督,只要动了湘系人马的奶酪,休想干成。
      3楼 汉委奴国王
      所以马案主犯张被凌迟后,有湘军人员给张立庙。
      5楼 立石000206
      晚清政治也就是湘系政治,在太平天国之前天下督抚满人占据十之七八,在太平天国之后,天下督抚汉人占据十之七八,大多出自曾国藩幕府,尤为突出的为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左宗棠、李鸿章同源于曾国藩幕府,不断受到栽培、提拔、保举,成为地方大员,出将入相。左宗棠发迹的班底是曾国藩拨给的两营湘军为基础,再自行招募兵员组成,号称楚军,在曾国藩保举下担任浙江巡抚,带兵平定浙江,进而成为闽浙总督,控制浙江福建,拥护曾国藩称帝。从电视剧杨乃武与小白菜中可以看出,杭州将军之子冲创辕门被左宗棠的亲信杨昌俊捕获,不经审判直接杀掉。杭州将军是满洲亲贵,官阶为从一品,浙江巡抚官阶为从二品,杭州将军虽然官阶高也不敢对浙江巡抚怎么着,值得搞到慈禧那里。慈禧没敢立即办理,只是借着杨乃武一案罢免了杨昌俊,顺带罢免了有牵连的浙江一百多位官员。鉴于此,湘系官僚岂可善罢甘休,一年后杨昌俊复职,被罢免的一百多位官员大多复职。陕甘回乱,左宗棠调人陕甘总督,进而进军新疆,平定阿古柏,回京后入阁拜相,完成了对浙江、福建、陕西、甘肃、新疆的控制。李鸿章尊称曾国藩为恩师,在曾国藩幕府任职,在曾国藩的教导下历练成熟,组建淮军。淮军的基础也是曾国藩调拨的湘军加上李鸿章自行招募的兵员组成,转战于江苏,担任江苏巡抚,进而接替曾国藩为两江总督。曾国荃自不必说,曾国藩的兄弟,攻克添加,功劳巨大,曾经担任过陕甘总督。

      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同出一源,面不和心和,都是曾国藩称帝自立的拥护者,问题是曾国藩不愿意造反,只能效忠大清了。但是,湘军系有个特点,入阁拜相可以,不让兼任地方督抚不行,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荣任内阁大学士,回京后担任直隶总督。李鸿章担任过两江总督、湖广总督、两广总督、直隶总督,内阁大学士,从没有放弃过地方大权。左宗棠担任过闽浙总督、陕甘总督,回京后荣任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但其只当了几个月的军机大臣就撂挑子不干了,内情不言自明,晚清的中央大臣不好干,对上要讨好慈禧太后,对下要笼络湘系人马,没有担任大方大员实际。

      慈禧太后明面上耀武扬威,实际上是维持会长的角色,要想政令畅通,必须征得湘系大员的支持。

      6楼 汉委奴国王
      朝廷不再敢安排非湘军系官员担任两江总督,而是由曾国藩、彭玉麟(湘军水师创建者)、沈葆桢、左宗棠、曾国荃、刘坤一(江忠源部下)等湘军实力派人马轮流坐庄。其间有过两次例外,一次是甲午战争期间刘坤一北上参与战事,由湖广总督张之洞暂时代理过一段时间,然后就是1906年到1909年期间,满洲旗人端方被任命为两江总督。前一次只是暂时署理,没有引发任何问题。第二次则完全破坏了太平天国起义被镇压以后的国家权力划分格局,是满洲新一代权贵谋划从汉族官僚手中夺回实权的举动。此次任命之后没过几年,清朝就灭亡了。
      甲午惨败,湘系势力受到打击,李鸿章引咎辞职,清廷势力有重新洗牌之势,辞去了直隶总督的李鸿章赋闲在京,却也没有闲着,一是推荐慈禧亲信荣禄为直隶总督,二是扶植袁世凯小站练兵。

      荣禄在湘军中没有根基,又与李鸿章关系不错,大可不必担心,推荐旗人朝廷容易接受。李鸿章盘踞直隶多年,领军统领都是湘系淮军,荣禄只要不得罪李鸿章讨好慈禧即可当好直隶总督。袁世凯有野心,但其羽翼未丰,只能老老实实地跟着荣禄。小站练兵,李鸿章面授机宜,调淮军一部做为班底,招募新兵,练成北洋新军。曾国藩、左宗棠、李鸿章、袁世凯一脉相承,都有湘军的影子。

      端方担任两江总督,只是看着,维持着,并没有象马新怡那样对湘军动手脚,如果他要重起炉灶排斥湘军,李鸿章虽然表面失势了,实力还在,第一个不答应,之所以能够容忍旗人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担任封疆大吏,无非是甲午战败自己有责任,朝廷的责任不便说。张之洞是慈禧的亲信,却又是洋务运动的积极推动者,与李鸿章的意见相合,不然,他在湘系军中没有根基,当不成两江总督。不久,两广地区会党起事,危机了英法的利益,英法要挟出兵镇压。清廷为了阻止洋兵深入内陆,启用李鸿章担任两江总督。李鸿章赴任,通过外交涡旋,铁腕镇压,两广很快平复。恰时,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慈禧下旨令李鸿章北上擒王。李鸿章接到电报,说:此乱命耳,粤不奉诏。其他督抚也接到进京擒王的电报,不敢做主,纷纷打电报向李鸿章请示对策。经过反复电商,出台了东南互保,按兵不动,任凭北京陷落,慈禧逃窜。

      李鸿章死亡,袁世凯做大。光绪、慈禧死亡,载沣掌权,组成皇族内阁,倒行逆施,杀袁。杀袁不成贬袁,中央失去了依靠。安插旗人担任地方督抚,却不知上虚下实,旗人大员指挥不了下层军官。武昌起义一声炮响,各省响应,大清朝玩完。

      如果载沣沿用慈禧的做法,笼络汉族实力派,即便武昌起义,也会镇压下去,大清朝不会灭亡的那么快。

      2021/5/1 16:28:28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立石000206
      曾国藩不想造反,继续保留大规模的湘军已没有意义,为了取信于清廷,只有根据朝廷的命令裁军,但是,这个裁军不是一味的裁,而是有保留的裁,一是保留了长江水师,二是把三万多名湘军精锐充实到绿营中去,把民办的湘军摇身一变成为朝廷経制之师。造反不可能,自保绰绰有余。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统领湘军与绿营,湘军是嫡系,不断补充不断加强,有二十万之众。绿营非嫡系,虽然是朝廷之兵,但没有得到补充,减员很多,曾国藩利用整军的机会淘汰老弱,淘汰伤残,再把湘军精锐补充进去,亲选将官,变朝廷之兵为曾家军,无论谁当两江总督,只要动了湘系人马的奶酪,休想干成。
      3楼 汉委奴国王
      所以马案主犯张被凌迟后,有湘军人员给张立庙。
      5楼 立石000206
      晚清政治也就是湘系政治,在太平天国之前天下督抚满人占据十之七八,在太平天国之后,天下督抚汉人占据十之七八,大多出自曾国藩幕府,尤为突出的为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左宗棠、李鸿章同源于曾国藩幕府,不断受到栽培、提拔、保举,成为地方大员,出将入相。左宗棠发迹的班底是曾国藩拨给的两营湘军为基础,再自行招募兵员组成,号称楚军,在曾国藩保举下担任浙江巡抚,带兵平定浙江,进而成为闽浙总督,控制浙江福建,拥护曾国藩称帝。从电视剧杨乃武与小白菜中可以看出,杭州将军之子冲创辕门被左宗棠的亲信杨昌俊捕获,不经审判直接杀掉。杭州将军是满洲亲贵,官阶为从一品,浙江巡抚官阶为从二品,杭州将军虽然官阶高也不敢对浙江巡抚怎么着,值得搞到慈禧那里。慈禧没敢立即办理,只是借着杨乃武一案罢免了杨昌俊,顺带罢免了有牵连的浙江一百多位官员。鉴于此,湘系官僚岂可善罢甘休,一年后杨昌俊复职,被罢免的一百多位官员大多复职。陕甘回乱,左宗棠调人陕甘总督,进而进军新疆,平定阿古柏,回京后入阁拜相,完成了对浙江、福建、陕西、甘肃、新疆的控制。李鸿章尊称曾国藩为恩师,在曾国藩幕府任职,在曾国藩的教导下历练成熟,组建淮军。淮军的基础也是曾国藩调拨的湘军加上李鸿章自行招募的兵员组成,转战于江苏,担任江苏巡抚,进而接替曾国藩为两江总督。曾国荃自不必说,曾国藩的兄弟,攻克添加,功劳巨大,曾经担任过陕甘总督。

      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同出一源,面不和心和,都是曾国藩称帝自立的拥护者,问题是曾国藩不愿意造反,只能效忠大清了。但是,湘军系有个特点,入阁拜相可以,不让兼任地方督抚不行,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荣任内阁大学士,回京后担任直隶总督。李鸿章担任过两江总督、湖广总督、两广总督、直隶总督,内阁大学士,从没有放弃过地方大权。左宗棠担任过闽浙总督、陕甘总督,回京后荣任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但其只当了几个月的军机大臣就撂挑子不干了,内情不言自明,晚清的中央大臣不好干,对上要讨好慈禧太后,对下要笼络湘系人马,没有担任大方大员实际。

      慈禧太后明面上耀武扬威,实际上是维持会长的角色,要想政令畅通,必须征得湘系大员的支持。

      朝廷不再敢安排非湘军系官员担任两江总督,而是由曾国藩、彭玉麟(湘军水师创建者)、沈葆桢、左宗棠、曾国荃、刘坤一(江忠源部下)等湘军实力派人马轮流坐庄。其间有过两次例外,一次是甲午战争期间刘坤一北上参与战事,由湖广总督张之洞暂时代理过一段时间,然后就是1906年到1909年期间,满洲旗人端方被任命为两江总督。前一次只是暂时署理,没有引发任何问题。第二次则完全破坏了太平天国起义被镇压以后的国家权力划分格局,是满洲新一代权贵谋划从汉族官僚手中夺回实权的举动。此次任命之后没过几年,清朝就灭亡了。

      2021/5/1 13:00:02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150730
      • 工分:10169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立石000206
      曾国藩不想造反,继续保留大规模的湘军已没有意义,为了取信于清廷,只有根据朝廷的命令裁军,但是,这个裁军不是一味的裁,而是有保留的裁,一是保留了长江水师,二是把三万多名湘军精锐充实到绿营中去,把民办的湘军摇身一变成为朝廷経制之师。造反不可能,自保绰绰有余。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统领湘军与绿营,湘军是嫡系,不断补充不断加强,有二十万之众。绿营非嫡系,虽然是朝廷之兵,但没有得到补充,减员很多,曾国藩利用整军的机会淘汰老弱,淘汰伤残,再把湘军精锐补充进去,亲选将官,变朝廷之兵为曾家军,无论谁当两江总督,只要动了湘系人马的奶酪,休想干成。
      3楼 汉委奴国王
      所以马案主犯张被凌迟后,有湘军人员给张立庙。
      晚清政治也就是湘系政治,在太平天国之前天下督抚满人占据十之七八,在太平天国之后,天下督抚汉人占据十之七八,大多出自曾国藩幕府,尤为突出的为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左宗棠、李鸿章同源于曾国藩幕府,不断受到栽培、提拔、保举,成为地方大员,出将入相。左宗棠发迹的班底是曾国藩拨给的两营湘军为基础,再自行招募兵员组成,号称楚军,在曾国藩保举下担任浙江巡抚,带兵平定浙江,进而成为闽浙总督,控制浙江福建,拥护曾国藩称帝。从电视剧杨乃武与小白菜中可以看出,杭州将军之子冲创辕门被左宗棠的亲信杨昌俊捕获,不经审判直接杀掉。杭州将军是满洲亲贵,官阶为从一品,浙江巡抚官阶为从二品,杭州将军虽然官阶高也不敢对浙江巡抚怎么着,值得搞到慈禧那里。慈禧没敢立即办理,只是借着杨乃武一案罢免了杨昌俊,顺带罢免了有牵连的浙江一百多位官员。鉴于此,湘系官僚岂可善罢甘休,一年后杨昌俊复职,被罢免的一百多位官员大多复职。陕甘回乱,左宗棠调人陕甘总督,进而进军新疆,平定阿古柏,回京后入阁拜相,完成了对浙江、福建、陕西、甘肃、新疆的控制。李鸿章尊称曾国藩为恩师,在曾国藩幕府任职,在曾国藩的教导下历练成熟,组建淮军。淮军的基础也是曾国藩调拨的湘军加上李鸿章自行招募的兵员组成,转战于江苏,担任江苏巡抚,进而接替曾国藩为两江总督。曾国荃自不必说,曾国藩的兄弟,攻克添加,功劳巨大,曾经担任过陕甘总督。

      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同出一源,面不和心和,都是曾国藩称帝自立的拥护者,问题是曾国藩不愿意造反,只能效忠大清了。但是,湘军系有个特点,入阁拜相可以,不让兼任地方督抚不行,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荣任内阁大学士,回京后担任直隶总督。李鸿章担任过两江总督、湖广总督、两广总督、直隶总督,内阁大学士,从没有放弃过地方大权。左宗棠担任过闽浙总督、陕甘总督,回京后荣任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但其只当了几个月的军机大臣就撂挑子不干了,内情不言自明,晚清的中央大臣不好干,对上要讨好慈禧太后,对下要笼络湘系人马,没有担任大方大员实际。

      慈禧太后明面上耀武扬威,实际上是维持会长的角色,要想政令畅通,必须征得湘系大员的支持。

      2021/5/1 12:06:23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150730
      • 工分:10169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立石000206
      曾国藩不想造反,继续保留大规模的湘军已没有意义,为了取信于清廷,只有根据朝廷的命令裁军,但是,这个裁军不是一味的裁,而是有保留的裁,一是保留了长江水师,二是把三万多名湘军精锐充实到绿营中去,把民办的湘军摇身一变成为朝廷経制之师。造反不可能,自保绰绰有余。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统领湘军与绿营,湘军是嫡系,不断补充不断加强,有二十万之众。绿营非嫡系,虽然是朝廷之兵,但没有得到补充,减员很多,曾国藩利用整军的机会淘汰老弱,淘汰伤残,再把湘军精锐补充进去,亲选将官,变朝廷之兵为曾家军,无论谁当两江总督,只要动了湘系人马的奶酪,休想干成。
      3楼 汉委奴国王
      所以马案主犯张被凌迟后,有湘军人员给张立庙。
      晚清政治也就是湘系政治,在太平天国之前天下督抚满人占据十之七八,在太平天国之后,天下督抚汉人占据十之七八,大多出自曾国藩幕府,尤为突出的为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左宗棠、李鸿章同源于曾国藩幕府,不断受到栽培、提拔、保举,成为地方大员,出将入相。左宗棠发迹的班底是曾国藩拨给的两营湘军为基础,再自行招募兵员组成,号称楚军,在曾国藩保举下担任浙江巡抚,带兵平定浙江,进而成为闽浙总督,控制浙江福建,拥护曾国藩称帝。从电视剧杨乃武与小白菜中可以看出,杭州将军之子冲创辕门被左宗棠的亲信杨昌俊捕获,不经审判直接杀掉。杭州将军是满洲亲贵,官阶为从一品,浙江巡抚官阶为从二品,杭州将军虽然官阶高也不敢对浙江巡抚怎么着,值得搞到慈禧那里。慈禧没敢立即办理,只是借着杨乃武一案罢免了杨昌俊,顺带罢免了有牵连的浙江一百多位官员。鉴于此,湘系官僚岂可善罢甘休,一年后杨昌俊复职,被罢免的一百多位官员大多复职。陕甘回乱,左宗棠调人陕甘总督,进而进军新疆,平定阿古柏,回京后入阁拜相,完成了对浙江、福建、陕西、甘肃、新疆的控制。李鸿章尊称曾国藩为恩师,在曾国藩幕府任职,在曾国藩的教导下历练成熟,组建淮军。淮军的基础也是曾国藩调拨的湘军加上李鸿章自行招募的兵员组成,转战于江苏,担任江苏巡抚,进而接替曾国藩为两江总督。曾国荃自不必说,曾国藩的兄弟,攻克添加,功劳巨大,曾经担任过陕甘总督。

      左宗棠、李鸿章、曾国荃同出一源,面不和心和,都是曾国藩称帝自立的拥护者,问题是曾国藩不愿意造反,只能效忠大清了。但是,湘军系有个特点,入阁拜相可以,不让兼任地方督抚不行,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荣任内阁大学士,回京后担任直隶总督。李鸿章担任过两江总督、湖广总督、两广总督、直隶总督,内阁大学士,从没有放弃过地方大权。左宗棠担任过闽浙总督、陕甘总督,回京后荣任内阁大学士,军机大臣,但其只当了几个月的军机大臣就撂挑子不干了,内情不言自明,晚清的中央大臣不好干,对上要讨好慈禧太后,对下要笼络湘系人马,没有担任大方大员实际。

      慈禧太后明面上耀武扬威,实际上是维持会长的角色,要想政令畅通,必须征得湘系大员的支持。

      2021/5/1 12:06:23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立石000206
      曾国藩不想造反,继续保留大规模的湘军已没有意义,为了取信于清廷,只有根据朝廷的命令裁军,但是,这个裁军不是一味的裁,而是有保留的裁,一是保留了长江水师,二是把三万多名湘军精锐充实到绿营中去,把民办的湘军摇身一变成为朝廷経制之师。造反不可能,自保绰绰有余。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统领湘军与绿营,湘军是嫡系,不断补充不断加强,有二十万之众。绿营非嫡系,虽然是朝廷之兵,但没有得到补充,减员很多,曾国藩利用整军的机会淘汰老弱,淘汰伤残,再把湘军精锐补充进去,亲选将官,变朝廷之兵为曾家军,无论谁当两江总督,只要动了湘系人马的奶酪,休想干成。
      所以马案主犯张被凌迟后,有湘军人员给张立庙。

      2021/5/1 9:54:35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150730
      • 工分:101692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曾国藩不想造反,继续保留大规模的湘军已没有意义,为了取信于清廷,只有根据朝廷的命令裁军,但是,这个裁军不是一味的裁,而是有保留的裁,一是保留了长江水师,二是把三万多名湘军精锐充实到绿营中去,把民办的湘军摇身一变成为朝廷経制之师。造反不可能,自保绰绰有余。曾国藩担任两江总督,统领湘军与绿营,湘军是嫡系,不断补充不断加强,有二十万之众。绿营非嫡系,虽然是朝廷之兵,但没有得到补充,减员很多,曾国藩利用整军的机会淘汰老弱,淘汰伤残,再把湘军精锐补充进去,亲选将官,变朝廷之兵为曾家军,无论谁当两江总督,只要动了湘系人马的奶酪,休想干成。

      2021/4/30 19:04:5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4条记录] 分页:

      1
       对两江刺马:湘军势力绝地反击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