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小人物正侃三国(207) 第八章 玉碎瓦全 第廿四节 潸然泪下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9060232
  • 工分:224520 / 排名:740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小人物正侃三国(207) 第八章 玉碎瓦全 第廿四节 潸然泪下

[力挽狂澜]要知道就算不提及贾诩曾自称是“凉州三明”段颎外甥这档子捕风捉影的事,段煨眼里也容得下贾诩呀。

这是因为段煨不但是典型的“墙头草~~~其实心系王氏”(前面依附董卓,后来追随李傕,可到最后追杀李傕的王师里面竟然是以他的部曲为主力,好一份绵薄之力!又一个皇甫嵩!《后汉书》:三年夏四月,遣谒者裴茂率中郎将段煨讨李傕,夷三族。),而且还知道此刻正是他向“明公”长安王氏聊表心意的最佳时机(这个时间段虽然徐州陶谦已死、皇甫家族已废;可白波贼和张济实力却在他之上~~~先拔头筹。),同时更知道贾诩来此的真正目的--------------《三国志》:“诩素知名,为煨军所望。煨内恐其见夺。”当时的王师只有他段煨可以松动(白玻贼已经于“煮粥济灾”露底了) ,贾诩来这里就是想抽调他的部曲去襄助此刻正与马腾苦战的韩遂(弘农的张济军团甚至不需要稍微后撤一点就可以完成封堵、照料秦故函谷关、潼关、武关一带。),段煨心说你贾诩这何异于请鬼看病人?要不是李傕等人手握重兵而不敢轻撄其锋,早就响应马腾那次“灞桥事变”了(段煨当然心里也明白贾诩这次之所以来找他,正是因为那次事件自己的表现还算中规中矩,岂不知段煨跟本就不在乎什么汉室与“黄天当立”,对他乃至绝大多少豪门望族来说,乱世之时拥兵自重保存实力才是家族强盛的不二法门。PS:当然段煨也不是马腾,虽说睡也不能定义马腾此刻已有称孤道寡的动机,但在此之后他的长子马超却明显心怀这种狼子野心。)、、、、、、

换句话说,段煨已认定贾诩是在施展驱虎吞狼、借刀杀人、釜底抽薪、调虎离山、黄雀捕蝉等一系列的连环妙计,妄想以一己之力力挽狂澜,阻止鼎沸~~~~~水滚为汤[不开的水即为温水-----------这正是温侯的由来,更是蔡邕的死因。如此看来贾诩也被蔡邕潜移默化给祸害了!PS:王允梦寐以求的爵位,应该很大可能就是“汤候”或“梁候”~~~汤,殷商也称商汤、成汤,中斌财神王亥传说也是商国的君主。当时袁术把老祖宗上溯至舜帝之后、曹操自夸是曹参的后裔、羌女之子马腾拿着马援的长生牌敲开了马融一家的大宅门、织席贩履的刘备更是以“皇叔”自居,汤作为一代开国明君试问身世何其尊荣?!何况这个“汤”字还没有以朝代的名号出现过;梁,《左氏春秋》“昔陶唐氏火正阏伯居商丘,相土因之~~~商族兴起于黄河故道下游的商丘。”,商丘位于河南省东北方位,北临山东菏泽、济宁,水泊梁山则位于鲁西南,处于山东省的泰安、济宁、菏泽和河南省的濮阳四地市交界处,而在古代由于地广人稀,大姓、豪门一向以古制“国”、“郡~郡望”为计算单位(这是因为汉室独尊儒术,而为豪门望族所不齿,至东汉末年形势已刻不容缓,刘宏为了缓和“党锢之争”长袖乱舞,既打压“太学院”另创“鸿都门学”,又建“西园”去巴结豪门望族,结果两边不讨好、、、、、、),况且梁本意即栋梁(明君)、膏梁纨袴(早前侃交代刘备初出道时已做简介:汉末尊尚古学,白身不能入仕。)]。

[良苦用心]段煨的才能怎么比得上蔡邕、贾诩?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更别提其三其四。

贾诩来这里当然绝对不止怀着这一个目的(做事情只有一个目的的人估计连普通人都算不上~~~只有死心眼才会一条路走到黑。),他这么做既可以解除关东群雄的后顾之忧(撤去原来防御关东的将近一半兵力~~~东征计划作废),也可以安抚袁术那颗躁动的心(略,前文有述~~~袁术早前一直在弘农附近寻找入关可能,马腾那一嗓子直吓得袁术连刘表、孙策、南阳等等全都不顾了,效仿曹嵩一口气跑到可称天涯海角的徐州去“避祸”。),还可以看作是朝廷对马腾的最后通牒~~~~为兵为贼那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刘镇南正在大肆扩张正愁没有人马(如果贾诩不是看在朝廷正在用人之际,顾及兵圣韩信运筹帷幄有“多多益善”一说,以贾诩的个性以及维护皇室的尊严,正所谓“汉贼不两立”。时间转至211年“渭南之战~建安十六年”,《三国志》:太祖后与韩遂、马超战於渭南,超等索割地以和,并求任子。诩以为可伪许之。又问诩计策,诩曰:“离之而已。”太祖曰:“解。”一承用诩谋。语在武纪。卒破遂、超,诩本谋也。)、、、、、、、

[徒叹奈何]谁能想得到关键时候刘协竟然把贾诩忘到爪哇岛去了~~~~~贾诩去荆州虽然没能把刘表给拉去勤王保驾,但是刘表当时确实有走不开的理由呀,何况当务之急是亡羊补牢,而不是像董承那样虚情假意、阿谀奉承、装腔作势(狐假虎威与鸡毛令箭的组合)、、、、、、

别的不说,试问就算刘表前去洛阳或者在武关一带接驾,试问董承以及其他汉室刘氏等人肯把刘协拱手相让吗?更何况当年刘宏的皇位本来就是骗到手的,刘焉这帮人最怕刘表上位以及报复,而刘表也确实正在紧锣密鼓的打压刘焉与扩张势力(这岂不正是刘表借蔡瑁之便,不待见贾诩的缘由?)!

虽说刘表确有不能去勤王保驾的理由,但是贾诩当时正在荆州,刘协只需口传“圣旨”让贾诩官复原职连使者都无需派遣,就能让刘表乖乖的跟着贾诩前来勤王伴驾,为自己牵妈持鞭------------张绣比那个黄祖只强不弱,荆州有他看守可说万无一失,贾诩早就未雨绸缪好了呀;如果刘表推脱,那就让张绣带着刘表以及他的一番心意,随贾诩前来复命也未尝不失一大好计吧?可他偏偏被董承等人“让贤说”给唬住了,却偏偏又自诩器宇不凡,不计袁绍前嫌而沾沾自喜、洋洋得意[有道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这么肤浅的道理都不能理解,也难怪贾诩不愿再见他、挺他~~~不是“教不严,师之惰。”,而是朽木不可雕也!PS:事实上无论刘宏还是他刘协自己的皇位,都是由家族选举出来的,寻常道理都弄不明白,还吹嘘些啥哦?]!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4/28 14:40:2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小人物正侃三国(207) 第八章 玉碎瓦全 第廿四节 潸然泪下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