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揭红军飞夺泸定桥的底气:有哪些胜利的必然条件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371779
  • 工分:559288 / 排名:1698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揭红军飞夺泸定桥的底气:有哪些胜利的必然条件

揭红军飞夺泸定桥的底气:有哪些胜利的必然条件

2021年04月02日 17:04:39

来源:牛戈文草

39人参与2评论

原题:红军22勇士飞夺泸定桥,几个史实再考

红军22勇士飞夺泸定桥,是最近这三十多年以来争议较多的话题,笔者也曾参与其中。今天根据新发现的史料,再说点自己的看法。

一,关于守城部队的兵力问题

关于红军要夺取的泸定桥对岸的守敌,从很小的时候就读了无数遍的文字是这样描述的:“守城的两个团的敌人早已在城墙和山坡上筑好工事……”

这“守城的两个团”,是不是那么回事?不是。

红军要攻取的泸定城,一直到夺桥战斗发起的前一天,即1935年5月28日天黑以前,除了国民党地方武装一个县民团大队,还没有任何敌正规军队驻守。

国民党军泸定的防务,属刘文辉属下“川康屯垦司令部”第2旅余松琳部,但余旅的防御重点在康定而不在泸定,摆在泸定的只有包括两个连新兵在内的四个连,而且根据蒋委员长“在大渡河以南对匪作战,应用择要扼守……各城镇之兵力部署则能固守作长久之防已足,不须多留守兵”的微操,这四个连全都不在泸定城里,而在距县城五十多公里的菩萨岗、猛虎岗一带,泸定城没有一兵一卒。安顺场渡口失守以后,敌人对红军下一步要夺取泸定桥的企图还没有判读出来。

到了27日,刘文辉终于侦知红军正在向他逼来,于是在这天的傍晚,向所属2旅余松琳、4旅袁镛等部发出特急的感酉电:

“辉计划如次:

一,康防由余邹两负责;

二,袁旅须团结兵力,以掩护泸定为主任务,在化林坪附近设防。酌派一部据河之险,在沈村或其以南扼匪上窜。并对匪由坭头至化林坪间之隘路注意,等因。”

收到刘文辉电令后,第4旅旅长袁镛这才开始布置泸定的城防。可该旅的三个团,第10团在飞越岭一带、第11团在海子山一带正遭到沿东岸上来的红1师的猛烈攻击,自顾已经不遐,只有李全山第38团(欠第1营)在距泸定城较近的冷碛一带,尚未受到打击,袁遂令李团迅速移防泸定城。

38团得令后,最先是选派第2营烟瘾不算太大、身体尚健的二十多个兵,在连长饶杰的带领下于28日天黑以后赶到泸定城,接着是周桂三的第2营,于当晚二更天赶到,待团长李全山带主力赶到时,已经是29日的凌晨。当兵的气还没喘过来,大烟瘾都还没来得及过一下,就被驱赶着拆桥板,桥板还没完全拆光,对岸的红4团昼夜兼程240里已经赶到了桥那头,两军隔河的枪战打响,而且再没有停止过。

到了当天下午16时左右,也就是夺桥战斗打响稍早的时候,守军38团得到急报,在安顺场渡过大渡河后的红1师先头2团,此时已经击溃第10、11团的防线,逼近泸定城,马上就要抄了他们的后路。李全山和手下亲信一合计:不行,再不跑就让人家给包饺子了。于是留下周桂三第2营断后,李团长带着团主力撒丫子了。

所以,最终留下守桥的就是38团的一个营而已。这一个营也不是“早已筑好工事”,而是连简易工事都没来得及做就仓促进入防御的。

二,关于守城部队的火力问题

大量关于夺桥勇士的宣传文章中,最多最典型的描述差不多都是 “22位勇士冒着敌人密集的弹雨,攀着铁链向对岸冲去。”而在那些越拍越惊险的电影电视剧中,就更是十倍百倍地表现了这密集的弹雨。不信你看吧:守桥敌军的轻重机枪、冲锋枪一挺接着一挺狂吐着火舌,纷飞的枪弹打得铁索火花四溅,夺桥的勇士冒着敌人的弹雨一边攀爬一边用穿越的斯登式和M3奋勇还击……

笔者一个网友,是个军迷的中学生曾经质疑道:如此炽盛的火力封锁,就是一百多米的开阔地,想通过也是难的,何况悬空的一百多米光溜溜的铁索。在那上面攀爬,想快又快不起来,想规避又规避不了,敌人只需用一挺机枪打几个点射,或只要一个步枪班打几个齐射,那将会是怎样的结果?

我想,有同样疑问的,怕不仅仅只是一个中学生吧。

历史上泸定守军的火力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桥东的守军,是川军刘文辉部。而川军的装备,这一支和那一支往往有着天壤之别。土城之战的刘湘川军,是特别的精良,而邓、田、刘部川军,则占了另一个极端,是特别的窳劣。劣到什么程度呢?请看《长征:前所未闻的故事》中是怎么说的:

"有人问一个曾在泸定桥打过仗的原国民党军官,为什么红军在夺取泸定桥的时候伤亡那样少?他说,因为国民党的枪支太陈旧,子弹都潮湿发霉了,大部分打不到河对岸。"

川军的步枪打不到对岸,当年直接参与大渡河阻击红2团的川军张伯言(24军参谋长)、杨学瑞(24军第5旅旅长)、张怀猷(24军第5旅参谋长)等合写的回忆文章中也有说到:

“红军在对山以火力掩护,部队由山下向野猪岗山顶仰攻。唐灼元团机枪连有一机枪手,用机枪附射山下红军,但被对山红军一枪击倒。这时第五旅部队因枪支射程有限,无法对付对山红军火力,只有向山下仰攻的红军射击。”

看到没有,红军可以从对岸打他们,而他们却无法打对岸的红军,为什么?因为他们的枪够不到。

大渡河不过百多米宽,按说再差劲的步枪,也不至于打不到对岸呀?

回答这个问题,要多罗嗦几句了。

抗战前军阀割据,各路军阀的步、机枪主要产自本军或本辖区能用武力控制的兵工厂。但兵工厂和兵工厂又不一样了,就说当年的四川吧,刘湘21军的重庆修械所称得上是全国最优秀的兵工厂之一,邓、田、刘各军控制并瓜分的四川兵工厂却是全国最差的兵工厂,没有之一。

川造步枪打不到对岸,主要不是子弹的问题,而是枪的问题,是打枪的人的问题。川造步枪刚刚出厂时,和洋枪没什么不同,表尺与射表也是相对应的,但由于枪管钢质不行,打不了多少发子弹,膛线就磨浅了、磨没了。线膛枪没了膛线,射程自然就会大大降低,弹道也就不是出厂时那么低伸,而变成高于出厂时不知多少倍弧度的抛物线了。

弹道改变了,射表就应重新测算,然后才好根据射表调整表尺。可问题来了,谁给他测算这个射表呢?没谁。不能重测射表,按出厂时的射表定表尺,那只能是瞄头打脚,甚至连脚都打不到。

川造步枪不仅射程差,故障还多。据曾任24军参谋长的王靖宇记述,在围堵红军长征那阵儿,刘文辉部士兵手中有三分之一以上的枪根本打不响,不过是吓唬老百姓的道具而已。

再说机枪。泸定桥守军第38团,有机枪连1个,也是赶到了泸定城的。那时机枪连是4挺重机枪的编制,但具体到这个38团,我看他能有2挺就不错了。而且在李全山带团主力逃走时,只留下了2营,没有留下机枪连的记载。到底这守桥的部队有没有机枪,还得打个问号。

轻机枪如何呢?抱歉,四川兵工厂不能生产轻机枪。那不能跟洋人买吗?买过,1933年刘文辉用大量的银子从上海进口了一批洋枪,伪装成民生器具藏在货船里运往西康,但船行到重庆被其大侄子截住掠为己有,花了那么多钱最后连一根枪管都没看到。西康没有出海口,唯一的水路又被刘湘扼控,直到抗战爆发,和全国绝大多数地方土著军阀一样,刘文辉的部队没有轻机枪。

综上,守桥的川军形不成书本和电影电视剧中表现的那样密集的火力。

三,关于夺桥红军的火力问题

红4团政委杨成武在后来的自述中,有一句一带而过的话:“由曾庆林指挥全团百余挺轻、重机枪,掩护夺桥和铺桥行动。”不知各位注意到没有。

“百余挺轻、重机枪”,是什么概念?一个团百余挺机枪,那是抗战时国军主力才能达到的标准。

当然,这百余挺机枪并不是红4团一个团的。到5月29日16时战斗打响前,桥西红军除了红4团外,红6团一部和红1军团教导营也已赶到,统由红4团指挥。杨成武说的这百余挺轻、重机枪,包括了红4团、红6团一部和军团教导营全部的机枪。

有人可能要提出疑问了:即使是一个加强团,就能有百余挺轻重机枪吗?

这又要说一说红军的装备情况了。因为全靠缴获来补充,战斗又是异常的频繁,因而红军的装备变化也是特别大。这就像叫花子吃饭,有时饿得不行,有时撑得不行,特别不稳定。可能这一仗主要是大刀长矛鸟铳,打过一仗后就可能把捷克轻机枪配到每个步兵班,或是整营整团的毛瑟枪,然后再过一阵子,打仗消耗了,又会变成大刀做主力了。

围剿红军的国民党军《陆军第十六师(欠一旅)芷江上坪剿匪战役战斗详报》中,有这样的记载:

“是日[1936年1月5日]午后约二时三十分倾,我先头团(九三团)前卫尖兵进至上坪、良田湾附近……与匪接触。匪众千余,均用手提机枪,向我尖兵猛冲……致我九十三团伤亡特重。”

同样是围剿红军的国民党新2军编写的《剿匪纪实》中记载的民国二十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战况中,有这样的内容:

“骑匪一团,占据堡寨六座,向我军扑进,我军以无险可守,遂向西南方面陈家庄集结,匪复三面来攻,令步兵三百各持手提机关枪冲锋……”

国民党军的战报可能有水分,但红军整营整营装备手提机枪的情况却一点也不稀奇,红五军团的交通营、红四方面军各军的交通队,都是整营整连的装备手提机枪。

大渡河战役的前两个月,国民党追剿军的前敌总指挥薛岳,在3月6日打给蒋介石总部的电报中,有这样的内容:“据投诚赤匪供称,(一)匪之现有实力,一、林彪1军团6000余人,枪约八成;二、彭德怀3军团4000余人,枪约八成……教导团有枪900余支,特务团轻重机枪230余挺,”

同样是这个薛岳,在3月20日同样打给蒋总部、又经蒋转给追剿军总司令龙云的电报中,有这样的内容:“据俘匪供称……伪3军团现编为第10、11、12、13等四个团,每团三营及机枪连……每营三连,每连九班,每班十二三人,轻机枪两挺。”

好家伙!红军时期,一个团(薛电中的特务团应系干部团之误)230余挺轻重机枪,每个班两挺轻机枪,这数字是不是有点太那个了,难道是薛岳跟蒋介石摆的乌龙?未必。对这个数字,不敢确信,但也不能轻易证否,我看应给予留意。要知道薛岳不是军盲,薛打给蒋介石的电报也不可能是儿戏。

陈云假托廉臣之名于1935年秋发表的《随军西行见闻录》中,曾说到红军最喜欢与中央军打仗,因为可以缴到洋枪,对于川、黔军的枪则看不上眼,缴获后往往付之一炬。

李天焕战争年代撰写的《红四方面军在川北的发展与建设》一文中,也如是说:

“十月中旬抵鄂北枣阳新集之战……杀伤敌数千,获自动步枪、机枪各三十余架,步枪千余(破坏弃河而去),继续北进……”

将千余支缴获的步枪毁掉扔进河里,奇怪吗?一点不奇怪。由于长途转战,红军一、二、四方面军都有将缴获的枪炮大量销毁的记录,有的时候,因为枪比人多,甚至一次两次三次地销毁多余的枪支。经过了大量如此的轻装后,你想想红军手中留下的都会是些什么枪?

当然,以上所列,都仅仅是极少数个别情况,绝大多数情况下红军的装备,比国民党军是差很多的。但是别忘了,飞夺泸定桥,就恰恰是极少数的个别情况。

不管怎么说,杨所说的这百余挺机枪,还只是孤证,所以我也无法确信。但退一步说,即便将这“百余挺”减去一半,甚至减去三分之二,也是对岸守军的十倍以上,因而桥西红军的火力远远强过桥东守军,这是铁定无疑的。

四,在突出22勇士大无畏英雄气概的同时,双方火力的严重不对称不容忽视

在长期的宣教中,给我们建立了一个无比牢固的印象,即红军是以劣势的装备对抗武装到牙齿的国民党军的。

这话对不对呢?也对,也不对。说它对,是多数情况下的确如此;说它不对,是少数情况下并非如此。

长征中的敌我对比,不论兵力还是火力,总的来说是敌强我弱,这不假,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一场战斗都是敌强我弱,因为每战集中强大兵力、兵器,对敌形成压倒优势,是以毛泽东为首的红军的一贯战法。泸定夺桥之战,就正是如此。

除了前边说到的机枪火力的优势,红军还特别擅长狙击作战——尽管那时还不流行“狙击”这个词,这从安顺场战斗、野猪岗战斗中敌机枪手屡屡被爆头即可见一斑,夺桥战斗自然也不例外。

还有一个有利的条件是,泸定桥两岸西高东低,西岸的红军可以有效瞰制东岸敌军。

按常识,假如我是火力的组织者,那我肯定要对重点目标进行编号,然后区分火力,给予监视,并分别对各火力组交待:“你们小组这几挺机枪,还有你们几个特等射手,什么都不要管,你就给我压住X号目标,绝不允许他把枪打到桥上。”而实际上,红军完全具备这样做的条件。

当22勇士开始出击的时候,数十倍于敌的机枪,上千支步枪,众多的特等射手,居高临下压制东岸守敌0~4挺老旧机枪和射程与精度都极差的几百支(未必有几百支)川造步枪,那是怎样的一个暴虐!可以想象到的,只要东岸守军哪个目标枪一响,西岸红军必将会是暴风雨般十枪二十枪的覆盖,那么守军打枪的这个人也就休想再有打第二枪的机会。如果守军有机枪,将更是会受到对岸多个特等射手和多挺机枪的重点关照,想发挥作用也就基本不可能。用长征史专家双石的话说,川军手里那些土枪,至此已经被彻底剥夺了发言的权力。

还有一个情况是,奉命留下断后的守军最高长官,38团2营营长周桂三,也只是作了简单的布置,团长前脚刚刚溜走,战斗还没打响,他就在团长的模范带头作用影响下,丢下部队自己也开溜了。

在如此不对称的红军集火压制下,留下断后的这几百没了首领的残兵,能不能抬得起头来都是个问题。就是有不怕死的敢于冒着红军暴风一般的火力举枪射击,凭他们手中那破枪,能形成对22勇士密集的弹雨?打死我也不信。

所以,各种宣传媒体上描述的密集的弹雨、电影电视剧里表现的密集的弹雨,有是有,也足够密集,但这弹雨不是迎着勇士们的,是伴着勇士们的,是护送着勇士们的。

飞夺泸定桥的胜利,靠了22位勇士气吞山河、壮怀激烈的大无畏英雄气概,也靠了红4团一昼夜奔袭240里夺取的战机,也靠了对岸红2团一路斩关夺隘给守敌造成的压迫,也靠了成功集中的我兵力、火力对敌的绝对优势,也靠了天助的高于东岸的有利地形,等等等等,是诸多因素综合运用的结果。有了这诸多胜利的保障,22人才成其为英雄,故意隐去这些成功的条件,那这22人只能是金刚附体的神仙。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4/6 13:49:2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最后一段,其实是说明了很多,如果没有已过岸的红军的部队对守敌的压力,防守泸定桥的敌人是不会这么快就退了的。泸定桥一战的确是红军生死存亡的一战。

      2021/4/15 16:19:38
      左箭头-小图标

      看到一个贴子,红军当时是在另一个地方渡河,黄永胜当时是红一军才的基层连长,还是营团长,记不清了,已经带部队过河了,因为渡河的木船,只有一条,过不了这么多红军,所以上级临时决定,改为抢夺上游的泸定桥,从泸定桥过河。然后,两岸的红军同时向上游急行军,未过河的大部队先赶到泸定桥,发起了攻击,随后过了河的黄永胜也赶到了,从侧面对守敌发起攻击,所以,守敌是两面受攻,很快就守不住撤了。在飞夺泸定桥一役中,已过河的这只小部队起了很大的作用,但现在基本上是没有提到这一点。网上看到的,不知真假。

      2021/4/15 16:17:39
      • 军衔:海军少尉
      • 军号:7764202
      • 工分:4807
      左箭头-小图标

      3楼 4shen
      塔山阻击战也是,炮火数量,射程可以对抗敌人舰炮。黑山阻击战。也有不少炮火支援。

      打锦州。靠大炮硬敲下来的。

      打的范汉杰在锦州城里四处乱跑躲避炮火。12万守军没多少伤亡就投降了。跟陈明仁守卫四平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2021/4/15 1:50:31
      • 军衔:海军少尉
      • 军号:7764202
      • 工分:4807
      左箭头-小图标

      9楼 ddping
      没胜利的必然条件,要是国民党军将桥炸了,杨成武不是上演了白跑英勇传吗?不知是那个军事家说过“战争就是看谁犯的错误少一点”,在这场战斗中,国民党党军犯的错误多
      军阀部队可是舍不得。花钱修的。炸了就断了财路了。中央红军是路过。他们不卖力气的。

      红四方面军南下创立根据地。要打到成都吃大米。要地盘。那时候四川军阀才9路围攻呢。结果红四就没在4川站住脚。8万最强大的红军啊。被挤了出来。不得不二次北上长征。重新爬雪山过草地。

      李云龙讲话。过草地走了三次。

      2021/4/15 1:45:03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821805
      • 工分:18255
      左箭头-小图标

      没胜利的必然条件,要是国民党军将桥炸了,杨成武不是上演了白跑英勇传吗?不知是那个军事家说过“战争就是看谁犯的错误少一点”,在这场战斗中,国民党党军犯的错误多

      2021/4/13 14:27:28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304660
      • 工分:97
      左箭头-小图标

      很多确如此。

      了解一下上甘岭我军弹药消耗量吧,阵亡美军大部分倒在我军炮火之下。

      2021/4/8 21:07:36
      • 军衔:海军少尉
      • 军号:7764202
      • 工分:4807
      左箭头-小图标

      6楼 redsock2009
      分析不错!只是大渡河铁索桥的宽度是多少,这是分析当时情况的重要依据,没这个就有些遗憾啦,如果是一百米,川军的枪能打二百米,命中效果其实减少不了多少。
      长宽不分

      2021/4/8 1:50:18
      左箭头-小图标

      分析不错!只是大渡河铁索桥的宽度是多少,这是分析当时情况的重要依据,没这个就有些遗憾啦,如果是一百米,川军的枪能打二百米,命中效果其实减少不了多少。

      2021/4/7 22:24:04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49806
      • 工分:23417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东方流水
      集中力量干大事,现在也是这么做的
      这个钓愚者为自己孤寡老妈找寻一个合乎法·理·情的“广场舞伴侣”急切心态可以理解嘛!

      我们任何一个铁叉网友,无论男男女女都难逃孤独一人走完人生路,我等低分值网民都该会坚信~~“团结-和谐-自主-坚定信念~~ 再度持续坚持做到坚守铁血不被骗,不甘为他人手中,独立自主走完自己的人生之路”哟。

      2101-04 07 21:21发送回复

      2021/4/7 21:28:31
      左箭头-小图标

      集中力量干大事,现在也是这么做的

      2021/4/7 17:08:00
      • 军衔:海军少尉
      • 军号:7764202
      • 工分:4807
      左箭头-小图标

      塔山阻击战也是,炮火数量,射程可以对抗敌人舰炮。黑山阻击战。也有不少炮火支援。

      打锦州。靠大炮硬敲下来的。

      2021/4/7 16:02:32
      • 军衔:海军少尉
      • 军号:7764202
      • 工分:4807
      左箭头-小图标

      哈哈。集中有。是我军的一贯战法

      2021/4/7 7:39:2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3条记录] 分页:

      1
       对揭红军飞夺泸定桥的底气:有哪些胜利的必然条件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