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作为二战之后持续时间最长、规模最大的局部战争,越南战争是一场典型的非对称战争,在物资、技术和火力上握有绝对优势的美国试图通过大量杀伤对手来迫使北越屈服,而北越军队则奉行拖延消耗战略,不惜付出高昂的生命代价持续不断地增加美军的伤亡,经过十余年的周旋最终迫使美军黯然撤军。在越战期间,北越人民军在装备火力远逊美军的情况下,依然积极创造战机,敢于集中优势兵力向美军孤立据点发起主动进攻,尽可能地让美军流血,1966年12月底发生在越南中部嘉莱省安溪地区的“小鸟”基地攻防战就是一个典型战例。

“小鸟”基地

“小鸟”基地位于安溪以北的金山河谷内,是1966年初美军第1骑兵师在进行清剿作战时建立的一处火力支援基地,作为扫荡当地越军部队的前沿据点。所谓火力支援基地是驻越美军结合搜剿作战而发展的野战筑垒阵地,它以营连级规模的炮兵阵地为核心,构筑环形防御阵地,配置战壕、碉堡、铁丝网等防御工事以及通信中心、直升机起降场、物资囤积点等后勤支援设施,部署105毫米以上口径的重型火炮和相应的步兵防御部队,构成一个可以独立作战的小型丛林要塞,其作用是为在基地火炮射程范围内活动的己方部队提供及时有效的火力支援,也充当前线物资补给的中转站和部队空中机动的跳板。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这幅彩绘展现了越南战争时期美军修建的火力支援基地的典型面貌。

“小鸟”基地修建在金山河的一处U形河湾内,基地平面大致呈三角形,阵地设施沿东北-西南方向分布,长约600米,宽约250米,基地三面被河道沙洲所包围,对于可以从空中接受补给和增援的美军而言,地形条件非常有利于防御,然而事实证明美军却没有充分利用这个优势。在1966年12月,驻扎在“小鸟”基地的美军部队为第12骑兵团第1营C连、第16炮兵团第6营C连(装备6门155毫米榴弹炮)和第19炮兵团第2营B连(装备6门105毫米榴弹炮),周边方圆30公里都处于该基地的炮火打击范围内。

这幅彩绘展现了越南战争时期美军修建的火力支援基地的典型面貌。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某座火力基地内的美军M114型155毫米榴弹炮。

受到圣诞节轮休的影响,“小鸟”基地所属炮兵连的兵力只有编制的一半,而配属的步兵连也建制不全,整个基地守军仅有154人。更为糟糕的是,营地内的气氛非常松懈,疏于戒备。在此前数月间第1骑兵师在平定省、嘉莱省境内实施了反复搜剿,宣称毙伤数以千计的越军部队,因此基地守军并不认为越军有胆量和力量发起主动进攻,加上正值圣诞,又逢新年,美国大兵们十分懒散,对于防御措施也并不上心。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驻扎在某座火力基地内的美军士兵,背景中可以看到榴弹炮和吊运物资的直升机。

实际上,“小鸟”基地的防御远远称不上完善。美军仅在基地外围挖掘了一道环形战壕,并埋设了绊发照明弹和反步兵定向地雷,但没有架设铁丝网,也没有修建专门的支援武器阵地。在阵地外围没有部署游动哨和监听哨,美军甚至懒得清理射界内的植被,茂盛的象草和竹子完全遮蔽了守军面向北方和东北方的视线。“小鸟”基地在防御上的另一个弱点是,营地内的直升机起降场因为缺乏维护,已经杂草丛生,无法使用,制约了守军从空中得到增援。唯一值得安慰的地方是炮兵连的阵地构筑还算认真,每个炮位都修建了环形工事,并有碉堡和轻武器射击阵地作为掩护。

山雨将至

“小鸟”基地的防御弱点和守军的散漫状态当然没有逃过隐藏在附近密林中的眼睛,越南人民军第3步兵师决心抓住战机,集中兵力对“小鸟”基地发起猛烈攻击,力争将这枚钉子拔掉。第3步兵师是根据北越高层的指示于1965年在平定省组建的正规步兵师,编有第2、18、22步兵团,其任务是支援和配合越共游击队与美军和南越军队展开游击战,也是美军第1骑兵师的主要作战对象。针对“小鸟”基地的进攻是越军策划的“圣诞节攻势”的一部分,他们相信在西方人最重要的节日里,美国人更关心圣诞假期而不是打仗,这点他们判断得很准。如果摧毁了“小鸟”基地,越军将增强对金山河谷的控制,将对美军施加更大的压力,而这项任务由第22团承担。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越南战争时期的北越人民军官兵,他们主要装备轻武器,缺乏重型火力。

对于越军的动向,美军并非毫无察觉。早在圣诞节前夕,美军情报部门就通报第22团正向南运动,有可能接替在此前战斗中蒙受较大损失的第18团,或者掩护后者撤退。第1骑兵师情报官威廉·贝中校判断第22团会在圣诞节和新年之间向该师的某个火力基地发动袭击,在圣诞前夜他推测这个行踪不定的越军步兵团已经在“小鸟”基地东南4~5公里处完成集结,但究竟哪处阵地会受到攻击,他无法确定。第1骑兵师师长诺尔顿将军对情报官的看法表示赞同,并准备调整部署,加强对金山河谷的监视,但因为圣诞假期在12月27日前无法完成调防部队的展开,他临时利用直升机从后方基地向前方空运一个营作为预备队,以应对突发情况。诺尔顿认为“小鸟”基地是最有可能遭到攻击的据点,但他并不清楚这处基地防御状况的实情。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结合“小鸟”基地的航拍照片制作的战斗示意图,大号白色箭头所指即为“小鸟”基地,红色区域及箭头表示越军集结地域和进攻方向,右下角箭头指向“波尼”基地的方向。

美军情报人员虽然知道第22团就在附近,但并不知道越军原计划在12月23日夜间发起进攻,只是由于突降暴雨,加上通信不畅,部队不熟悉地形,无法按时抵达指定位置,被迫推迟进攻。12月26日晨7时,5个美军炮兵连向越军可能潜伏的位置实施了30分钟的预备炮击,除了浪费炮弹没有任何实际意义。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美军炮兵操纵M102型105毫米榴弹炮实施炮击。

26日夜幕降临后,第22团开始敌前展开,担负主攻的第8营从北面向“小鸟”基地靠近,借助于夜幕和草丛的掩护,越军尖兵甚至渗透到距离美军战壕仅有12米的地方,几乎把刺刀抵在了美国人的喉咙上。担任助攻的第9营沿着金山河岸隐秘运动到基地东南外围,由于那里植被相对稀疏,为了避免过早暴露,该营没有像主攻营那样过于靠近。第7营担任预备队,在后方待命。战斗部署在晚间18时30分基本完成,到22时三个营与支援部队之间建立了电话联系。23时,越军的迫击炮和无后坐力炮也进入阵地,做好射击准备,所有人都屏息以待,准备给美国人一个迟来的“圣诞问候”!对于近在咫尺的危险,“小鸟”基地的大兵们茫然不知。

夜半狂潮

12月27日凌晨1时,伴随着夜幕中冉冉升起的信号弹,越军82毫米和60毫米迫击炮射出的第一排炮弹掠过夜空砸落在“小鸟”基地的前沿和营地内,猝然炸响,让昏昏欲睡的美国兵们顿时清醒过来,匆忙拿起武器进入战斗位置。越军的炮火准备密集但十分短促,只持续了几分钟时间就停息了,随后转入步兵冲击。越军的进攻战术是首先以迫击炮轰击美军防御工事,再由步兵实施猛烈突击,这是由于当时越军缺乏步炮协同的意识和能力,之前战斗中发生过己方步兵被迫击炮误伤的情况。不过,越军已经摸到美军鼻子底下,距离基地边界只有几步之遥,就算缺乏伴随炮火支援也问题不大,因为越军步兵几乎在战斗爆发的第一时间就迅速突破了美军前沿,冲进基地内部,战斗很快就演变成一场短兵相接的近距离混战。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在战壕内等待进攻命令的北越人民军步兵,他们非常善于利用丛林和地形。

尽管此前已经从上级得到警告,“小鸟”基地的美军还是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事发仓促,难以组织起有效的防御,只能依靠官兵个人的勇敢和主动性各自依托工事展开抵抗,至于基地内那些威力强大的火炮面对冲到近前的越军步兵全成了摆设,更要命的是,基地的步兵指挥官和炮兵指挥官在对战况的判断上出现了分歧,在应对方案上各执一辞,导致美军指挥一度瘫痪。战后有亲历者形容越军的进攻就像一股“疯狂的人潮”,冲决了基地的堤防,甚至有越军士兵用英语向美军喊话:“美国佬,你们今晚就要被消灭啦!”“美国佬滚回美国去!”更加剧了混乱局面。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美军某火力基地的炮兵阵地在向越军目标实施齐射。

不过,第1骑兵师毕竟是美军老牌精锐,官兵的基础素质还是过硬的,在经历了最初的慌张后很快镇定下来,奋力反击。在遭到炮击后两分钟内,基地电台就将遇袭消息紧急上报,“小鸟”基地东面的另一处火力基地“波尼”的榴弹炮群迅速开火,发射照明弹照亮战场,进而对“小鸟”基地外围实施火力压制,支援守军作战,阻止越军后续部队投入战斗。不过,“波尼”基地的炮火对于营地内部的战斗影响有限,在那里交战双方已经搅成一团,数百名越军步兵越过外围战壕,像洪水一样漫过营地,在工事建筑之间穿插跑动,投弹射击,在照明弹的镁光和爆炸火光的映衬下仿佛鬼魅,一些还有美军坚守的碉堡瞬间成了孤岛。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美军火力基地内构筑的步兵射击掩体,在射击口架设着一挺机枪。

在命悬一线之际,美军士兵的战斗力也被彻底激发出来,为了自保拼力搏杀,来自第12骑兵团C连的一位上士班长德尔伯特·詹宁斯更是表现出英雄般的机敏和勇气。在战斗打响后,詹宁斯带领他的班占据了一处掩体,以密集的机枪侧射火力阻滞越军的推进,仅他本人就至少击毙了12名越军。在发觉掩体正被越军迂回包抄时,他果断下令向后方掩体撤退,并主动拖后掩护,在转移阵地途中还打垮了一个试图破坏火炮的越军爆破小组,打死3名敌军,他还与冲进掩体的越军展开近身肉搏,用枪托格杀了一名敌人。

无情钢雨

尽管得到友邻基地的炮火支援,又有詹宁斯这样的斗士,但仅有数百米见方的“小鸟”基地面对越军优势兵力的进攻陷落似乎是无法避免的。在发出告急电报后不久,基地电台就被炮火毁坏,与上级失去联系达半个小时之久,在这段时间里,位于营地北部的直升机起降场、炮兵指挥所、火炮射击阵地和营房相继被越军攻占,6门155毫米榴弹炮和3门105毫米榴弹炮也落到越军手中,“小鸟”基地大约三分之二的地区失守,美军伤亡过半,残部只能龟缩到基地西南角做最后的抵抗。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1966年12月27日越军对“小鸟”基地的进攻示意图。

“小鸟”基地的美军炮兵只剩下部署在营地最南端的3门105毫米榴弹炮,看着已经冲到数十米开外的越军,第19炮兵团B连执行官约翰·派珀中尉指挥炮手们将原本指向基地南方的火炮调转方向,将炮口放平,对准近前的越军,装填手迅速将2枚绰号“蜂巢”的箭弹装入炮膛。这是一种美军刚刚配发的新型人员杀伤弹药,每枚炮弹内含有8500枚箭形子弹,在引信触发后这些致命的小型钢箭呈30度角向前方飞射出去,形成一片密集的钢雨,任何处在其杀伤范围内的人都将被射成筛子,难有生机。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一门将炮口放平的美军M101型105毫米榴弹炮,在“小鸟”基地战斗中美军火力大概就是以这种姿态发射箭弹。

情况已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不容派珀中尉有半分犹豫,在炮弹装填完毕后他果断下达了射击命令,2枚箭弹脱膛而出,并在阵地前方不远处炸裂,在喧嚣的夜色中突然响起一阵蜂鸣般的噪音,接着就是肉体被利器刺穿的恐怖响声,17000枚烧红的钢箭如同暴风骤雨般覆盖了炮口前方大约300米范围的区域,正在组织兵力准备向美军阵地发起最后进攻的越军第8营首当其冲,越军士兵转眼间被成片击倒,很多人哼都没哼就变成了尸体,身上满是被钢箭穿透的孔洞,死状极惨。当蜂鸣声过后,美军阵地前已经看不到一个站立的人影,呻吟声取代了枪声回荡在战场上。这是箭弹首次在实战中展现出可怖的威力。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装填在箭弹内的小型箭形子弹,每枚105毫米箭弹内含有8500枚钢箭。

遭受如此骇人的火力打击,越军攻势顿挫,美军炮兵继续装填射击,迫使越军无法靠近。趁此机会美军重组兵力,加强火力,稳固了阵地,战局得以逆转。恰在此时,受损的电台被及时修复,“小鸟”基地与上级及友邻部队恢复了联系,并指引“波尼”基地的炮火更准确地轰击越军部队。不久,从东方的天际传来引擎声,从后方基地赶来的“空中炮艇”直升机抵达战场,反复飞越基地上空,用机关炮猛烈射击越军,并发射了424枚火箭弹,将基地周边打成一片火海。在美军空地交叉火力的联合打击下,越军第22团对“小鸟”基地的进攻功亏一篑,只能被迫撤退。当来自第9骑兵团的援兵乘坐直升机赶到时,目力所及范围内随处可见横七竖八的尸体。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由CH-47“支奴干”直升机改装的“空中炮艇”机。

险死还生

12月27日黎明时分,“小鸟”基地在经历了凌晨的激战后终于转危为安,美军在打扫战场时清点出310具越军尸体,其中一部分被箭弹打得血肉模糊,难辨面目。第1骑兵师随后调动重兵展开了为期四天的追剿作战,宣称击毙越军267人。尽管第22团遭受了惨重的伤亡,也未能攻克“小鸟”基地,但越军依然宣称摧毁了8门火炮,打死上百名美军,完成了既定任务。美军报告显示,仅有1门火炮被彻底破坏,守军有27人阵亡、67人受伤,伤亡率高达60%。考虑到此次战斗前美军在情报预警、防御部署和部队警戒上的种种漏洞,“小鸟”基地能够在越军精心策划的夜袭中免于失陷实在是侥幸,而守军能够击退越军的关键在于新型箭弹的首次实战运用,此后这种弹药被普遍配发给在越南作战的美军炮兵部队,作为抵御敌军近距离攻击的终极武器。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小鸟”基地攻防战结束后,大量越军士兵陈尸战场。

在“小鸟”基地攻防战中,准备不足、士气松懈的美军再度凭借火力和技术装备的优势赢得了一场惊险的胜利,战后自然论功行赏:第19炮兵团B连在战斗中扮演了扭转乾坤的角色,因此被授予总统集体嘉奖,勇猛顽强的詹宁斯上士则被授予荣誉勋章,他继续服役至1985年,以军士长军衔退役,在66岁去世后安葬于阿灵顿国家公墓。随着战局的变化和第1骑兵师的调动,“小鸟”基地最后被美军废弃,如今早已回归自然状态,湮没于丛林荒草中,不过如果实地探访的话,也许还能在泥土中找到一枚布满铁锈的钢钉。

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

这幅彩绘表现了越战时期美军火力基地内的M101型105毫米榴弹炮实施炮击。

      打赏
      收藏文本
      3
      0
      2021/3/30 11:51:46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风楚

      不要嘲笑北越军队。

      想象关家垴战役。

      没有重炮兵

      2021/5/22 23:25:24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164215
      • 工分:12154
      左箭头-小图标

      北越军作战喜好小范围集团攻击,没有一定的火力配置最好不要做这种冲锋。穷则穿插包抄,富则火力覆盖。他们最终也没能体会精髓

      2021/5/1 21:01:24
      左箭头-小图标

      这种炮弹,现在的解放军应该要装备!!!!

      2021/5/1 16:05:21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34708 / 排名:703
      左箭头-小图标

      复活节攻势,美军战死1011人,南越军不详;北越损失超过10万人,武元甲因此被撤职。

      整个越战,只要是正规战,美军和北越的伤亡比,基本维持在1:10以上,在美军的火海面前,北越的每次人海战术,都以伤亡惨重毫无所得而告终。

      复活节攻势之后,北越因为损失过大,国力不堪重负,民众压战情绪空前高涨,已无力维持战争。

      2021/4/22 17:07:23
      • 军衔:陆军少将
      • 军号:1428360
      • 头衔:大明永历皇帝元年
      • 工分:834708 / 排名:703
      左箭头-小图标

      越南不太懂纯粹的游击战争,偏好于正面战,从德浪河谷战役开始,复活节攻势、春节攻势,总是企图以大规模的人海战术来消耗美军的实力,毕其功于一役。

      结果,正好堕入美军的下怀,在美军绝对优势的地空火力之下,每次都付出惊人的伤亡。

      中国援越部队曾经坚决反对北越这种超级浪费生命的战术,强调应以游击战为主,正规战为辅,可惜,北越高层听不进去。

      2021/4/22 17:06:51
      左箭头-小图标

      中国不参战,美军可以毫无顾忌使用化学武器

      2021/4/19 19:42:29
      左箭头-小图标

      美军为什么害怕中国参战,主要害怕中国使用化学武器

      2021/4/19 19:41:23
      左箭头-小图标

      如果米国早点在朝鲜战争时就研发出这个煎炮,那就惨了。

      2021/4/19 18:37:41
      • 军衔:海军少尉
      • 军号:7764202
      • 工分:4779
      左箭头-小图标

      厉害。枪有散弹枪。炮也有刚箭 炮、

      2021/4/5 11:26:14
      • 军衔:海军少尉
      • 军号:7764202
      • 工分:4779
      左箭头-小图标

      靠轻步兵徒步冲击这种事。早就该结束了。

      2021/4/5 11:24:07
      左箭头-小图标

      北越人民军遭遇的情况好朝鲜战争时期志愿军遇到的情况是一样的,在朝鲜战争中志愿军往往能包围美军一个团甚至一个师但始终无法将其歼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美军地面部队不管是陆军还是海军陆战队,都高度依赖地面炮火和空中火力支援。当美军被围时美军的通信兵通过步话机或电台召唤地面火炮和空中支援火力,对冲击阵地的志愿军一桶狂轰滥炸。对志愿军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在越战时也一样,最具代表的就是1968年1月的春节攻势中的溪山战役。

      2021/4/2 20:11:35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549944
      • 工分:82484
      左箭头-小图标

      不要嘲笑北越军队。

      想象关家垴战役。

      2021/4/1 9:36:5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3条记录] 分页:

      1
       对上千越军围攻美军炮兵连,不料遭遇凶残杀器当场崩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