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战争的回忆(二)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战争的回忆(二)

129师确定了战斗部署:

385团为主攻,配属喷火1个班、防化观察1个班、防化侦察1个班,在师炮兵群2个营和387团迫击炮连火力支援下,从597高地至16号界碑之间突破,歼灭589高地、班腮地区越军。完成任务后,留1个营控制波隆至班腮公路两侧制高点,掩护师预备队投入向西切断4号公路,385团主力转为师预备队。

387团3营9连从在385团北侧突破,歼灭讷讷、波左公安屯越军,屏护385团侧翼安全。

386团从15号界碑至550高地之间突破,首先歼灭靠矛山守敌,然后沿583高地、楠匡、多玉向班腮以南公路附近进攻,歼灭班所、那杭地区之敌,保障师的左翼安全。

387团为师预备队,在385团攻歼班腮地区之敌后投入战斗,向4号公路附近的弄派山地区发展进攻。

师指挥所在16号界碑以东的569高地开设。

师炮兵群在师指以北地域占领发射阵地。

总攻。1979年2月17日晨6时许,129师各部隐蔽向攻击出发地域前进。6时40分,129师炮兵团炮群对越军边境目标开始炮火准备。15分钟后,全线总攻开始。

突破。385团从597高地至16号界碑之间突破。以1营为主攻,在团的左翼,配属无坐力炮2个排、喷火1个班、工兵1个班,从16号界碑地域突破,向巴波、那扔方向攻击,切断班腮越军向七溪的退路;2营为助攻,在团的右翼,配属无坐力炮1个排、工兵1个班,从658高地一线突破,向安劝北侧无名高地攻击前进,然后向班江、那邦、巴米发展进攻,协同1营歼灭班腮及以北地区越军,保障从17号界碑至班腮间的交通线安全;3营7连配属重机枪2挺、无坐力炮1门,从597高地方向突破,向589高地攻击前进,由团指直接指挥;3营主力为预备队,随1营后跟进,随时准备协同1营歼灭班腮地区之敌;师炮兵群以2个营支援1营方向战斗,团迫击炮连支援2营方向战斗,387团迫击炮连支援3营7连方向战斗。团指将团的大部分无坐力炮配属给连、排使用,以加强步兵的攻击火力。

战斗打响后,各部初期进展较为顺利。1营很快进至巴波南侧,2营进至安劝东侧,3营7连也接近了589高地。

在主攻方向,8时10分,1营1连经巴波南侧向那扔东侧无名高地攻击前进。后边的2连在距巴波约50米处遭遇越军阻击,2连以1个排向巴波村攻击,连主力继续经巴波南侧向西前进。经过10分钟战斗,2连的1个排攻占了巴波村。前边的1连在进至距那扔东侧无名高地约100米时,也遭到越军火力阻击。1连连长卢大坚和指导员廖明贵立即将部队展开,以小群多路的战术进行迂回攻击,很快攻占越军4个阵地及那扔村的越军营房,残敌逃至那扔东北侧的山洞内负隅顽抗。在1连与越军激战的同时,营指命令2连超越1连战斗队形,向波马、龙丁方向攻击前进,营指、3连、炮兵连紧随其后。1连以2排围攻山洞之敌,连主力占领有利地形掩护营主力向波马方向攻击。9时许,2连向波马发起攻击时,遭到越军正面火力拦阻和侧面扫射,伤亡近20人,一时难以前进。

在助攻方向,2营以迅猛动作很快攻下高仑南侧和安劝北侧的2个无名高地,击溃越军长定县边防第2连一部,接近了波隆通向班腮的公路。2营随即兵分二路,4连向西攻击扼守公路正中的班伐村,5连向西南攻击班江村,6连为预备队。5连在进到安劝西南侧稻田地时,遭到扼守在班江村附近和北侧石山的班江公安屯武装公安的阻击,火力猛烈,攻击一时被压制。4连迅速冲上公路,攻占了班伐村,然后向北侧的巴米方向攻击前进。巴米东侧无名高地的越军立即以火力进行封锁,因地势开阔,4连进展迟缓。

在589高地方向,3营7连进至距离高地约30米处踏响地雷,越军立即打来了猛烈的火力,7连的第一次冲锋被压制。7连重新组织火力,正面进攻,另以一部向西迂回,再次发起攻击。因地形不利,迂回分队在途中就被越军火力封锁,无法前进。正面攻击因火力未组织好,没能压制越军,第二次冲锋又一次受阻。敌守军是长定县边防第6连的1个排,并不是团指战前估计的1个班,火力也很强。7连攻击兵力优势不大,387团迫击炮连又没有及时跟进火力支援,战斗陷于胶着。

对峙。战斗至9时许,385团的三个攻击方向都与越军形成相持。团指研究分析了战情,认为全局的关键在于攻下波马、龙丁和但莫东侧无名高地,切断班腮守敌向七溪的退路。因此,团指命令1营重新组织攻击,请求师炮兵群组织炮火支援1营方向战斗,同时命令2营和3营7连继续发起攻击。

在师炮兵群的火力支援下,1营2连以灵活的战术连续进攻,至10时30分相继攻占波马和龙丁,击溃越军1个生产连,切断了班腮通向七溪的公路,龙丁残敌沿公路逃向七溪方向。战斗中,1营2连共歼敌51人,缴获步枪9支、冲锋枪2支、15瓦电台和2瓦电台各1部、高倍望远镜1具、军用地图4份及部分作战物资。2连阵亡6人,战伤25人。

预备队。为抓住战机,不使但莫东侧无名高地之敌南逃,经团指同意,1营将预备队3连投入战斗,在2连掩护下分三路向但莫东侧无名高地攻击前进。3连推进迅速,经过激战击溃越军长定县边防第3连,于13时55分攻占了但莫东侧无名高地,残敌向西逃向但莫村方向。在那扔东北侧山洞,因地势复杂,1营1连发动了多次进攻,堵、打、炸、听、摸、喷、搜,发动政治攻势,反复与敌周旋,战斗至下午17时仍未解决战斗。1连炸药和喷油用完,转而以火力封住洞口,等待后勤补充。

2营5连经过多次进攻,终于将班江村之敌肃清,然后越过公路向那邦方向攻击。班江北侧石山越军以火力侧射5连,那邦正面越军也以火力阻击,双方再次形成对峙。2营连续两次提出投入预备队6连增援5连方向战斗,未被团指批准。4连几次向巴米东侧无名高地进攻,因缺乏炮火支援,未能奏效。

3营7连第三次向589高地发起冲锋,又因火力支援不力而失败,全连伤亡较大。

387团3营9连从在385团北侧突破,向讷讷村、波左公安屯发起攻击。战斗至上午11时,3营9连攻占了讷讷村和波左公安屯,歼敌公安军约1个排。3营9连战伤12人。随后,3营9连巩固阵地,屏护385团侧翼安全,并以火力向589高地守敌进行压制,支援385团3营7连的战斗。

因2营和3营7连的战斗进展较慢,师指要求这两个方向加强攻击力量,以保证师预备队387团按时发起后续进攻。团指于是批准2营6连投入战斗,先协同4连攻击巴米之敌,再协同3营7连攻击589高地。团指命2营的82迫击炮向前沿运动,团的100迫击炮也以火力压制巴米之敌。

发展进攻。2营6连从高仑以北向巴米东侧无名高地攻击,4连从南侧攻击,在师、团的炮火支援下,战至16时40分,攻占巴米东侧无名高地,击溃越军长定县边防第2连,残敌向北逃向良顿方向。6连继续追击,又攻占了巴米村。

129师炮兵团炮群调整火力,重点支援3营7连方向。7连第四次冲锋,终于攻占了589高地。守敌长定县边防第6连1个排大部被歼,余下的向西逃向波隆方向。

在2营5连的连续攻击下,守卫班江北侧石山的约1个排武装公安开始向敦冲方向撤逃。团指命6连出动拦截,因时间紧迫,6连没能拦住敌人,5连追击也不及时,越军大部逃跑。

战斗到下午17时15分,除1营1连继续围攻那扔东北侧山洞外,班腮以东、以北的主要高地都已被385团攻占。团指命令2营继续清剿残敌,1连、7连、团迫击炮连归2营指挥。团主力转为师预备队,准备随师指之后跟进。

1营1连补充了弹药后,在火焰喷射器和工兵的协同下,以爆破开路,逐洞搜剿。战斗至18日凌晨1时,全歼那扔东北侧山洞越军,共毙敌71人,俘敌4人,缴获60迫击炮1门、各种枪支20支(挺)、40火箭筒2具。1连阵亡1人,战伤7人。战后,1营1连被中央军委授予“突击英雄连”荣誉称号。

在班腮地区进攻战斗中,385团共毙敌235人,俘敌12人,缴获82迫击炮1门、60迫击炮2门、高射机枪1挺、重机枪3挺、轻机枪9挺、冲锋枪22支、步枪20支、40火箭筒5具、2瓦电台3部、苏制望远镜1架、各种枪弹11万余发及大批军用物资,炸毁枪炮一部及地雷库1所(内有雷5000余枚)。385团伤亡100余人。385团2营6连在战斗期间积极开展战区群众工作,热情耐心地宣传中国共产党和人民解放军的有关改策规定,严格遵守战场纪律,战后被中央军委授予“遵纪模范连”荣誉称号。

穿插。1979年2月19日,43军129师师指率385团、387团向七溪以北的4号公路兼程疾进。沿路地形复杂,草深林密,越军散兵还经常打来冷枪,部队越走越乱,序列拉得很长。加上地图也有问题,标着有路,却遇到悬崖断壁,只好向回绕路。这样来来回回整整走了一天,19日晚还没有到达4号公路。师指急了,命令部队连夜行军。

紧追慢赶,20日下午17时,387团先头部队终于在七溪西北12公里的隆派附近截断了4号公路。当晚,团主力陆续进到了4号公路东侧不远的巴隆地区。团指在附近的一座马鞍山开设,命令部队当夜宿营休息。

21日早7时许,团指率387团主力继续西进。将近10时,部队上了4号公路,随即沿公路由北向南开进。至中午12时前,387团进至弄派山地区,抢占了703、608、330等高地,前卫营离七溪城已只有2公里。团指很快进至4号公路西侧的703高地开设,指挥部队占领有利阵地,构筑工事,形成对外防御正面,以保障42军进攻高平的左翼安全。此时,高平战役正进行到了最后的决胜关头,129师截断4号公路,形成对42军的侧翼护卫,受到了42军军指的表扬。

团指派出侦察排到七溪外围进行侦察,发现七溪越军的车辆来来往往,像是在突击抢运物资。团指命令部队加强监视,同时做好防炮击和越军反冲击的准备。

129师的后勤保障是汽车排从水口关出发向前线送给养,上了4号公路再向七溪方向开进。因班翁山区水障拦路,后勤运输一时上不了4号公路,129师战前携带的3天量的干粮已经吃光了,只好一面组织防御一面就地寻找野菜、玉米、木瓜、南瓜等就食。23日,团指从703高地进行前移,以近距离观察七溪一带越军的动向。24日,公路打通,后勤给养终于运上来了,387团官兵吃上了饱饭。

七溪之战。386团沿波隆至七溪公路的南侧发展进攻。18日凌晨,386团在540高地地区突破越军纵深防御,前进到了班棍三岔路口。这个路口的形状象一个葫芦口,外小内大,周围三条道路汇集在一起,路两边是山地,草深林密。越军在路口附近的高地上部署了约1个排兵力防守。当时大雾弥漫,386团前卫部队很快与越军交上了火。因为地形复杂,通视不好,敌情不明,386团没有展开大规模进攻,而是就地占领有利地形与敌对峙。快中午时,雾气渐散,386团出动1营向敌发起攻击。

越军在路口及附近高地前沿埋有防步兵地雷,1营官兵在冲击过程中踏响地雷,伤亡不小。附近高地上蒿草茂密,1营边搜索边前进。越军的火力点接连现身开火阻击,1营以无坐力炮和火箭筒进行攻击,逐个拔点推进。经过一阵激战,越军见抵挡不住,便抛下几具死尸和部分武器四散撤逃。班棍三岔路口被1营攻占。随后,386团继续沿公路向七溪前进。进到高到一线时,按师指命令形成对外防御。

386团在坚守防御的几天间,也遇到了粮食危机。后方的给养一时送不到,官兵们只好在附近村庄一带就地取食。因为越军散兵和特工四处出没,一些落单的官兵被敌人袭击,伤亡了不少人。

2月26日,129师奉军区前指命令向七溪发展进攻。27日早7时,129师炮兵团炮群对七溪方向进行了5分钟火力准备。随后,386团在东侧,387团在西侧,以钳形攻势向七溪城发起突击。经过了多天的对峙,七溪越军主力已基本撤光,只有少数散兵和民军进行了微弱的抵抗,很快被129师粉碎。11时左右,386团和387团就将七溪城攻占。部队进了城区,只见街道两边的大部分建筑都很简陋,多是普通的茅草屋。好看一些的建筑,多是政府部门所在地,盖成了法国式的2、3层楼房。让士兵们吃惊的是,很多看起来实在不起眼的茅屋里都有收音机,这可是当时不少中国家庭还没有的。越南人在城里扔下了很多物资,吃的、穿的、用的、武器都有,让129师着实缴获颇丰。

当晚,国外某电台发表评述:中国军队今日攻占了越南的长定县一座城七溪。双方因炮火不慎,引燃大火,七溪城陷入一片火海。。。。。。

129师攻占七溪城后,随即巩固防御,转入清剿残敌并守护公路运输线。

部队于2月17月凌晨发起总攻至3月16日19时胜利回撤,历时28天,经过5个阶段:1、突破敌人防御,攻歼班腮、靠矛山地区之敌;二、向七溪以北地区穿插;3、组织防御;4、攻歼七溪之敌;5、回撤。在整个战斗的全过程中,129师脱离武汉军区和43军的指挥,独自在广州军区的指挥下,自己打开突破口,整师穿插至4号公路,拿下七溪,切断高平、凉山之敌之间的相互联系和支援,为整个战役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战况。全师经过大小战斗64次,歼敌1118人(不含炮火拦阻对敌杀伤),其中击毙942人,击伤127人,俘敌49人,缴获枪支287支、弹药17.65万发和军用物资一部。我师牺牲157人,伤439人,消耗各种子弹25.7万发,炮弹7111发,手榴弹3415枚,较好的完全了上级赋予的任务。这次作战地区属于山岳丛林区,山高林密,谷深狭窄,土石山混合组成,岩洞多,地形极为复杂,部队行动困难,车辆难以通行,易守难攻,给后勤保障带来极大困难。我带领财务科长王正其,军需助理员雷永华参加师前方基本指挥所,为的是能及时了解部队进展情况,实施战斗中的后勤保障工作,如部队给养、弹药、伤员、战果等,及时向首长和后勤基本指挥所汇报,提出处理意见。参加战地会议,提出后勤部保障意见。在打七溪前的战地会议上,我提两点建议:一是部队给养弹药携带,根据三八七团给养只有3天量,三八五团现有10天量的情况下,要求部队均储备5天量,不足部分补齐,多余的交师车队运行,弹药补足携行量。二是救护所配置,开设两个救护所,一个在张副部长就在现地隆派山下开设,负责接收385团、387团伤员,另一个从国内派出一个救护所,在班腮开设,负责接收和转运386团的伤员。按照上级要求,不丢一名伤员,无遗失一名烈士,首长当即同意,并以基指名义电告后方指挥所和车队。由于地形复杂,车辆难行,各种保障物资全靠人背肩扛,据不完全统计,动员民工30400多人次。在道路打通后,粮食弹药只能送到一定位置,由于敌情严重,我亲自组织部队下山接运粮弹。在立功事迹摘要上的评语:“该同志在中越边境自卫反击作战中,跟随前指出国作战一个月,负责前后方沟通联系,他不辞劳苦,机智沉着,2月20日奉命从688高地下山,接应运粮队时,敌情严重,他大胆组织部队巧妙绕过敌封锁区,2月23日下山接车队受敌火力袭击,他大胆组织部队反击,完成任务。“

参加师前指。能及时了解全局,实时后勤保障,后勤部参加前指人员力量要强,要有高度的主动性、积极性,通讯设备要强,便于上下沟通,战前储备的熟给养,要考虑意外损耗,适当增加;供应的罐头包装大不便分发,防刺鞋既重又不防滑,需要改进;卫生保障要加大常见病如痢疾、拉肚、感冒发烧等医药的携行量。

修烈士陵园。部队回撤后,我带一个连在龙州县下洞公社修烈士墓一个月,将烈士原来埋的土堆用砖拱起坟状,抹上水泥,立上墓碑。修建墓道、围墙、大门,树立大理石碑,建起一个花园式的烈士陵园,也是对烈士的告慰,这项工作受到军善后办领导的表扬。陵园共安葬2008人,其中对越作战牺牲1879人,主要为42军官兵,包括53214、53217、53247、53253、53256、33610等部队,其中有中央军委授予的斗英雄称号的李定申、朱仁义、王息坤、雷应川、曹保勤。广州军区授予战斗英雄称号的曾春华、李开华、张桥生、成国均、任柱恩。陵园内安葬一等功臣65名,二等功臣232名,三等功臣1007名。烈士人数为云南广西各个烈士陵园之最。

1979年,我国被迫对越南自卫还击战胜利后,越南不甘心,又以武力占领我国云南边境的老山,修筑工事,向我边境地区开枪开炮,造成多起流血事件,不顾我警告,在我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决定派兵解决。于1984年4月28日,我对老山地区发起炮击,我军仅用28天成功收复老山地区。越南不甘心,于1984年6月又组织两次反击,均被我击退,直至1993年4月1日,中越战争才算结束,经中越边境进行多次谈判,最终以和平方式解决。

备注:以上涉及到的时间、地点、人或事,与当时如有不符,敬请斧正!更欢迎期盼多年失散失去联系的战友及其后代通过此文取得联系。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1/3/15 18:26:3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战争的回忆(二)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