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我与头部转移灶的斗争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警察一级警监
  • 军号:2209424
  • 头衔:党项人
  • 工分:796297 / 排名:76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我与头部转移灶的斗争

2015年7月8号的手术病理证实,长期以来积劳成疾薄积厚发的恶果终于不客气的爆发了,我患上了肺腺癌!而且,手术发现已经转移到肺门和纵膈淋巴结,病理分类是三A期。用通俗话就是中晚期。

经过两次同步放化疗和持续的中药调理,2016年发现的颈部淋巴转移被暂时控制住。我和家人总算又松了一口气。

一次诊疗时,赵军教授特地叮嘱要定期复查头部核磁“肺腺癌容易脑部转移,那可是要命的。”

人们常说怕什么来什么!这不,2019年1月12号,就在赵教授提醒后的复查核磁平扫,报告虽然提示未见明确转移征象,但提示左侧侧脑室前角内结节灶,性质待定,密切观察。

赵教授看了后,觉得奇怪,认为此处有结节灶“少见,嗨”。随即建议我去首医大附属三博脑科医院找张明山主任,请张主任确定是否手术并查证到底是啥性质。

按赵教授的建议,2019年1月27号,我们请三博医院的张明山主任诊疗。张主任看了后建议在他们医院做一个增强核磁再看看。2019年1月31号,核磁检查结果出来后,左侧侧脑室前角内那个结节灶不见了。正当我们都高兴不已时,却在阅读检查报告时,发现有这样一句话“右颞前异常强化灶,结合病史,考虑转移可能性大。(杜铁医师审核)”。这个结论,顿时像一盆冰凉的水浇灭了我们刚刚的高兴!

老伴当时脸色就变的苍白,走路也不稳当了。我还行,赶忙劝解一番,遂即请刚下手术台的张明山主任继续诊疗。

张主任看了片子后,建议我们还是回到肿瘤医院或放疗打掉或吃药控制“大小大约一点五厘米,做手术不值得”。当时,我还请教张主任这个手术好做啵?张主任连声道好做好做。

来到肿瘤医院,很费力的挂到赵军教授的号。赵教授看后给出两个治疗方案,一是自费用靶向药“入脑效果好,管三年,费用昂贵,每个月(实际二十八天)五万元。不过,买五个月药,厂家可以给送一定期限的药。如果经济条件不行,那就找放疗科放疗。”赵教授特地把处方也给我们开好并指定可以购药五个月后送药的药店“回去商量一下,如果用药,省的你们再跑了”。

遗憾的是,我的确没有那个经济条件用药治疗,只好继续走放疗的路。找到放疗科余副主任医师,我术后同步放化疗和颈部转移病灶同步放化疗,就是余副主任诊疗的。余大夫看了片子,认为还是请肿瘤医院影像科大夫会诊明确一下是否转移灶? 于是,我再挂了个三百元的会诊号,请到影像科专家高顺禹大夫看了片子。高主任医师查看了片子询问了相关情况后,测量那个异常部位大小为16乘8毫米,给出诊断意见“结合病史首先考虑转移”。 拿着会诊结论,我再找余副主任医师。余大夫遂安排我于2019年3月5号对病灶做精准调强放疗治疗。具体剂量为95%PGTV24GY/1次。

说起来,从发现脑部强化灶即转移灶以来到现在,我先后做了十一次头部核磁!十一次的检查均提示右颞前异常强化灶一直存在。而且从2019年1月31号首次发现的16乘8毫米长到最近一次即2021年2月20号的28乘21毫米。 虽然一直存在,大夫们的意见就是观察看。直到2020年8月19号,复查核磁提示,转移灶较前(5月21号)略饱满,从23乘19毫米增加到25乘20毫米,“印象:右颞叶脑转移灶略饱满”。

针对8月19号的核磁复查结果,2020年9月21号我找余大夫诊疗时,余大夫建议换药治疗,有新药入脑效果好,而且纳入医保范围了。虽然个人还需要承担部分费用,但是比过去每月五万元是少多了。我同意后,余大夫遂给我开了方让我按照说明服用。同时,我也坚持请医院党委副书记中医专家薛大夫给我予以中药调理,双管齐下与癌魔斗争!

服用新药后,2020年10月23号,核磁检查提示转移灶从8月19号的25乘20毫米增大到28乘21毫米。余大夫建议继续用药看看“再不行就要请神经外科看怎么办”。12月4号,我再做核磁,提示“转移灶与同前(10月23号),周围水肿较前稍增大”。余大夫看检查结论后,认为对我来说是个好消息“目前看来,可能不是转移灶。你就可以放心了。”当然,有专家也坦诚说因一直没有取得病理标本,所以一直没有像肺部和颈淋巴结取得病理那样肯定,但就目前的情况看,可能是转移灶“不过经治疗暂时控制住了。”

牛年春节后,又是复查时,这次的核磁复查被安排在2021年2月20号下午18时30分。复查提示“与上次(2020年12月4号)的结果相比,转移灶同前,周围水肿带较前相仿)。”也就是说,从影像检查看,没有继续长大或者扩展或者涨幅较小,影像方面的大夫对此不作计较。总之,略微令人有些乐观。

余副主任看罢这次复查的结果说复查结论说明对病症还是控制住了所以就继续服药治疗。至于核磁报告提示的病灶中心呈低强化,周边强化还有水肿。余副主任说是放疗后脑组织损伤的后遗症“影响不大”。针对我提出的脑袋里病灶到底是个啥性质,余副主任建议,可以考虑到外院查一个波谱核磁,判断一下脑部病灶性质。

至此,我与右颞前异常强化灶的斗争,虽然还在进行中,目前尚能饭也的我,是否能斗胆的可以的稍微乐观的说上一句话,那就是斗争还在僵持阶段吧。

      打赏
      收藏文本
      1
      党项人
      2021/3/10 20:00:12

      网友回复

      左箭头-小图标

      请问术后复查如果发现个别淋巴转移,是不是就要再次手术?

      2021/3/11 18:42:4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2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我与头部转移灶的斗争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