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雄师挥剑七号桥(十五)兵家谈兵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雄师挥剑七号桥(十五)兵家谈兵

就我连“七号桥反阻击战”,有兵家讲述:“侦察兵很快测出目标距离,报告指挥员,连长王正下达命令:目标,对面半山腰民房和房前乱石群火力点,直接瞄准射击。”
作为外行,我对这种说法有话要说;
一,加农炮直瞄射击,根本就没有侦察兵的事。侦察兵看着敌人的火力点计算,敌人不把他打成肉泥,也会打成蚂蜂窝。谁在计算?用手枪打十米远的敌人,还要侦察兵计算?你去问问种田老哥。

二 ,“侦察兵报告了指挥员,连长王正下达命令。”刻意刷指挥员存在感,给人感觉,王正是奉“指挥员”命令在行事。
侦察兵为什么不遵守常识直接向连长报告而脱裤子放屁?谁是报告人?谁是指挥员?连长早就把包括自己在内的所有军官的指挥权,全部授予了班长,代理班长,乃至每一个人。他此时怎么可能会干等着自己的部下在敌人枪口前“计算”?
连长在之前“导演”这场惊心动魄的大剧时,“剧本”是这样写的:战斗打响后:“各炮长自行指挥,任何人不得殆战,必须保持最强火力。”这里,没有侦察兵的事,没有指挥员的事。
连长这二十二字作战方针,可谓经典中的经典,我曾试图将这“二十二字”作战方针进行优化,或增或减一个字,无奈,水平太低,无法撼动。
关键是,我们连的战友,就是按照连长写的这个“剧本”,在战场演绎了这场战斗活剧。
这等于是让你在熟读剧本后,又把你送到剧场,看了演出,你还把剧情全弄反了。
直瞄战斗,军官指挥的重要性,必要性,权威性都大幅降低,6炮预备瞄准手打一个目标三发不中,谁指挥的?就是一个新兵自己指挥自己。如果一定要说有人指挥,那就是副班长把他拉到了瞄准手的战位。
本次战斗的第一发炮弹,就是6炮长康存木实施指挥的。
乍看,就是康班长“擅自”开炮。
实则,康班长是按照“剧本”在演绎着真实的战斗故事:我是炮长,我做主!
康班长,一个在战场挺着胸膛的男人!
我连第一发炮弹打出,建筑物里的敌人四方逃命开始,我高射机枪的“荧光利剑”几乎就同时到达敌军丛中,肯定就是瞄准手“擅自”开火,瞄准手就是狼,他还管你指挥?要知道,这门高射机枪可不属于我们炮团,谁指挥他了?全是主动开火,或曰:“擅自”开火,我军早有通则:敌情就是命令,枪声就是命令。
三,“各炮瞄准目标,开炮射击。”这场景,似曾相识:在兵站,大锅饭摆在场地中央,值星官宣布:“开饭。”大家蜂拥而上。
战场不是这样,真的不是这样,在战场,看到敌人,战友们都是狼,都是凶猛的、凶狠的狼,扑上去就抢着撕咬,他还管你连长?就是我们总指挥到场,炮手们都不会敬礼的,他们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抢先开火,消灭敌人,这是对首长的最高礼仪。
营部通信员向我们连长送达前指命令时,就没有行举手军礼,他就是要省下行礼的时间,命令交出后,他举手军礼离开。而我们连长,把还礼也免了,还是抢时间,甚至整队,就用了两个字:“稍息。”而就这两个字,还是为命令的下达做垫辅,这是为了对命令的尊重而不可省略的。
时间比生命金贵,消灭敌人,是生存下来,夺取胜利的唯一手段,这个大小头,战士懂。
全连指战员仰头看着“居高”的敌人火力点不开炮,等着侦察兵计算射击诸元,等着领导指挥,人家不骂我七连蠢?
这次战斗,谁看见敌人火力点了?谁计算了?出来走几步!
四,至于连长下达命令打“民房”,这纯属政治外行,“不伤越南人民一草一木”,这是我军战场纪律,连小炮手都铭记在心,指导员战前政治课反复讲,你岂不是把指导员的话当耳边风?
驾驶班副班长当时就明确界定:——“侵略军作战工事。”
作战工事,只能是作战工事,而且还是侵略军的作战工事。
只能是作战工事,是侵略军的作战工事,开炮才合法,懂吗?我的哥!
人家小鲍都知道拿个塑料袋(有人说是半袋洗衣粉),就说是化学武器,就灭了萨国,亏你还是军人。
还有“半山腰”,“居高临下”等等字眼,更是胡诌,那个山至少有一千多米高,“半山腰”,高程就是五百多米,那个山的山势并不太陡,那样,距离就太远了,敌人的机枪管不管用我不内行,如果真管用,又居高临下,我步兵分队还釆用匍匐战术?他们不想活?
以河床为坐标,我们阵地所在的路面约有七八十米高,那栋建筑的高程,充其量,也不过三五十米,我们是“居高”。
那栋建筑,完全应该用“山脚”或“河边”来表述它所处的位置,用“半山腰”表述它,只能说明你自始至终,根本就没有瞄过它一眼。
功勋连炮手曾看到敌军爬到树上对他们进行观察(功勋连的阵地,比我连阵地低很多),足以说明:我们才是“居高”。就这点而言,功勋连的战士,比你都有灵感,起码人家看了,而你没有。
敌人的这个阻击阵地,唯一的美中不足,就是高程太低,这不是敌军愚蠢,是客观条件所限,也是它的优势所在,真要再高,我远程覆盖早就解决了。
这叫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整个战斗,基本全是俯射,连平射都几乎没有,更不可能有仰射。哪来“居高临下”?
能与我阵地构成水平线的那块地盘,离我们就太远了。建筑物的东侧,北侧,根本就看不到“树坑”,我军为了摧毁敌军的这个阻击阵地,不知呼唤了多少炮火,对那里反复深耕,不要说是溶洞,就是钢筋水泥铸成的碉堡,也一定会被我炮火撕碎的。
为避免战士牺牲,前指会心疼炮弹?那不是149。为减少部下的伤亡,他康老总什么事情干不出来?
至于“6炮边落下敌军一颗未装引信的炮弹。”
谁看见了?
你是怎么看到的?
它还未装引信?
你有特异功能?
炮弹在飞行途中,装不装引信,常人是看不出来的。
敌人真要开炮,他不打离他最近、相对最正面、对他最直接、威胁最大的5炮?反而舍简就繁,舍易求难,舍近求远,打斜角最大,最难打的6炮?你是越军亲兄弟?那时候,你就是他亲爹,也不行。
更离谱的是:我“开炮后,敌军向民房里跑。”
那栋建筑,是敌军作战、休息的最理想场所,东、南、西三面,一目了然(东、南两个方向被我火炮反复深耕,西侧是很低的,较为平坦而宽阔的河床),没有威胁,控制住北方就高枕无忧,他们为什么要在外面、在低处日晒雨淋?
我首发命中、掀翻房屋后,又反反复复对其炮击,敌人还往你的弹着点跑?
解放军火炮射向哪里,人民军就冲向哪里?不能如此污辱我们的对手。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3/1 7:25:43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雄师挥剑七号桥(十五)兵家谈兵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