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甲骨文关键字的破译,已破译两篇甲骨文

共 0 个阅读者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甲骨文关键字的破译,已破译两篇甲骨文

甲骨文字的发现距今已经有120多年了,对于甲骨文字的破译也一直没有停止,今天的中国与120年中国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今天的中国人对于中国文字的普及率也应当是历史上最高的时期,我通过这几年的努力成功的破译了甲骨文中的一个非常关键的字,通过对这个关键字的破译,也成功破译了两篇甲骨文。

关键字:

甲骨文字独特的破译方法、破译成果及重要意义

正文:

中国文化历史悠久,贾湖遗址出土的骨笛、跨湖桥遗址出土的独木舟、仰韶文化出土的彩陶、大纹口文化出土的黑色蛋壳陶等等惊人的发现一次又一次刷新着全人类对于中国文明的认知。作为商朝时期出土的甲骨文字作为中国最早的成熟的文字系统当之无愧。

甲骨文字的发现距今已经有120多年了,对于甲骨文字的破译也一直没有停止,今天的中国与120年前的中国相比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今天的中国人对于中国文字的普及率也应当是历史上最高的时期,我通过这几年的努力,用的是不同于前辈们使用的考证方法成功的破译了甲骨文中的一个非常关键的字,通过对这个关键字的破译,也成功破译了两篇甲骨文。

首先我要致敬我的先辈们,是他们通过努力破译了许多的甲骨文字。现在通常的破解甲骨文字的方法首先应当是寻找这个字最早的,也比较接近的如:商周时期的铭文进行比较,然后对照各种古文献,如《说文解字》等。这种破解甲骨文字的方法应当占大多数。

然后是如:合集号:37986甲骨一样马上能对照释读的我称作“商朝日历”的甲骨,商朝时期就开始了用“十天干”与“十二地支”轮配记日。还有就是偏旁部首的组合、看图理解、会意、形声等方法。其他方法占比率小也容易引起不同意见。

我释读的甲骨文关键字就是原甲骨文字中常用句式中“旬亡祸”中的“亡”字。按照通常的破译方法,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正是由于将这个甲骨文字释为“亡”才使得现在的甲骨文字破译出现了困难,以致于在这么多的前辈在破译了这么多甲骨文字以后仍无法进行继续整篇的甲骨文的破译。

我将这个字破译之后,已经破译了三块甲骨中记录的两篇甲骨文,并理解了这两篇甲骨文所讲述的故事。我觉得按照我的破译的这个甲骨文关键字的释义可以让每个有点知识的中国人都能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按照我的破译的这个甲骨文关键字的释义我相信您也能看懂您所要研究的甲骨文。

我将这个甲骨文字中常用句式中“旬亡祸”中的“亡”字释义为“问”,也就是例如:甲子卜,某贞(我释为在龟甲上凿刻,也就是现在的“錾”字的含义,这个字甲骨文字形的中间两横表达厚度,上下的笔画表达尖锐的刀使厚度变溥)旬问祸,王占曰:……这个甲骨文关键字这样释读以后能够理解这段甲骨文含义的人会比按照“旬亡祸”释义多得多。 “旬亡祸”“旬问祸”虽一字之差但意义相差很远,“亡”“问”两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字为什么通过在释读甲骨文的过程中我将这个甲骨文关键字释为“问”?依据是什么?为什么我非常确定这个甲骨 文字就是“问”?又是怎样破解的两篇甲骨文?

机缘巧合破译这个甲骨文关键字源于我平时喜欢看一些关于古文字的书籍:曹锦炎编,《商周金文选》、徐中舒 主编《甲骨文字典》等等。几年前的某一天我在看《周易》时突然想到了“占卜”、“算卦”、“周易”都有什么相似?又有什么不相同的地方?

商朝的甲骨文主要是记载了当时的占卜的事情,商朝的占卜主要是用龟板,先在龟板上凿刻,主要是龟板太厚不凿刻薄一点,不容易灼出兆形,然后用火灼一下,灼一下会出现“卜”的声音,也就是“卜”的读音。那么当时用什么去灼龟板呢?我分析就是用火堆里未燃尽的树枝,现在看“”字多形像与生动, “卜”的声音直到现在也没有改变,现在用未燃尽的树枝去灼一下龟板同样会发出与商朝时一样的声音,所以“卜”字的读音与当时相同。我猜想当时灼龟的人在灼一下龟板前一定会吹一下树枝,以使未燃尽的树枝前端的火温度更高一些。利于灼龟,利于灼出兆形。用未燃尽的树枝去灼一下龟板的动作叫作“占”,现在的类似这种动作也叫“占”,例如“占酱”(虽然现在不是用这个占字)。

通过上述文字我想要表达的是“卜”字在甲骨文中的释读方法。我释读的甲骨文“问”字是在甲骨文“卜”字的基础上释读出来的。

周朝时作青铜器,并且在青铜器上或刻或铸造铭文多为纪念和歌颂某王、某事,总之应当是好事、重要事,与商朝时用甲骨文记载占卜的占词有很大的不同。周朝时的龟甲已经很少,所以周朝的占卜主要是用蓍草当算筹进行占卜,周朝时的占卜已经开使叫算卦,这种算卦的形式也一直沿用到今天,因为取材更方便,占卜结果更快速,只要根据卦象,照《易经》对照就可以马上得到预测结果,所以《易经》现在叫《周易》。

当然商朝时期也有铭文,但总体的金文数量与甲骨文相比还是少很多,所以郭沫若先生在释《周易》的“易”字时,是在看到了上海博物馆藏的“德鼎”铭文,才恍然大悟,原来一直看到的是“易”字的一种简易写法,当看到了“德鼎”铭文上的“易”字时也就破解了其中的含义。

也正是由于现在普遍总是用这样的方法(在金文中找寻现在能释出的字)去释义甲骨文字,才将这个甲骨文字释成“亡”字,按照这种破译方法,看上去好像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但正是由于将这个甲骨文字释为“亡”才使得现在总体的甲骨文字破译出现了困难,以致于在这么多的前辈在破译了这么多甲骨文字以后仍无法进行继续整篇的甲骨文的破译。

我在理解了甲骨文“卜”字的释读以后,发现这个甲骨文字与甲骨文“卜”字只是略有不同,差在哪里呢?原来就差了一个小竖,那么这个小竖是什么?当时的商朝人想通过这个甲骨文字表达什么?这时我想到了一种方法,能不能往前再找一找与之有联系的甲骨文字?答案是没有,商以前是夏,但夏到目前还没有发现文字,再往前应当是大纹口文化、再往前是仰韶文化几乎也就是中华文明的源头了。这时我恍然大悟“大纹口文化”中的“纹”字,现在仍然念“纹”,wen四声,所要表达的正是中国人在当时烧造的陶器大,产生的裂纹也大,这时我终于明白这个甲骨文字比甲骨文“卜”字多的那一个小竖代表的就是一个裂纹,也就是“纹”“问”在当时是同一个字。

“大纹口文化”为我们留下了这个字的读音,甲骨文中的“旬问祸”为我们留下了这个字的字形,它们在说明这个字的本义就是裂纹,大纹口文化时指的是陶器,而商甲骨文指的是黾甲板。那么我这样破译到底对不对呢?也只有我破译了整篇的甲骨文才更具有说服力。所以我开始寻找整片的甲骨文,最好不是辍合的甲骨文,其中有这个字的甲骨文,在殷墟出土的甲骨文。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1/2/22 17:29:42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甲骨文关键字的破译,已破译两篇甲骨文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