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三、创建新型义勇军成立别动队 正式公开中国少年铁血军(2)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305501
  • 工分:8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三、创建新型义勇军成立别动队 正式公开中国少年铁血军(2)

三、创建新型义勇军成立别动队 正式公开中国少年铁血军(2)

然而,正当铁血军发展壮大时,突然传来噩耗,5月31日夜,邓铁梅在小蔡家沟张家堡被汉奸秘密逮捕。6月2日,邓铁梅被押送凤城时,赵侗与苗可秀等得知消息,率队攀山越岭,抄小道连夜追赶,但为时已晚,眼见着日伪军大队人马押着邓铁梅进凤城。当即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决定:由苗可秀、刘壮飞、白君实,组织研究营救计划,赵侗带领诛奸队,抓捕出卖邓铁梅的叛徒。为营救邓铁梅,苗可秀曾联络邓铁梅旧部做三次计划,终因敌我力量悬殊,未能实现。赵侗带领诛奸队,经过一段时间的侦查,得知诱捕邓铁梅的直接凶手是沈廷辅、宁善一等8人。于是,开始抓捕沈廷辅、宁善一等人。8月,赵侗率诛奸队员王新华等将汉奸宁善一处决,不久又将要犯沈吉武处死。消息传出,投敌变节的叛徒和汉奸惊恐万状,收敛了许多。赵侗与苗可秀还着手解决邓铁梅被捕后,一些抗日武装中下层领导人动摇变节等问题。邓铁梅主力部队汪晓东旅,对日作战中屡建功勋,但邓铁梅被捕后,在日军的威逼利诱下,产生动摇,几次与日伪沟通投降事宜。赵侗深知,如果此事发生,将会对三角地区抗日斗争产生极坏影响,遂多次通过汪晓东的好友劝说,并约其会面商谈,但汪晓东避而不见。事情紧迫,凤、岫地区已沸沸扬扬传说汪晓东投日的消息,日本守备军也放风,混淆视听。于是赵侗不顾生命危险,由王新华引领,单刀赴会,去劝阻汪晓东投日。赵侗与王新华不告而来,汪晓东只得出面迎接。交谈中,赵侗动之以情:汪旅长曾为抗日浴血疆场,做出很大贡献,如果中途投日,岂不前功尽弃,愧对先祖,留骂名于乡里……汪晓东无奈应对:有什么办法呢,兄弟们缺衣少穿,饥饿难耐,我这也是为了弟兄们将来能混口饭吃啊。赵侗建议:让我和他们谈谈,如何?汪晓东提醒:手下有两个大队长,胡子出身,铁了心要与日本守备队合作,搞不好他们会先有动作。到那时,你们二人安危,我也难保。赵侗与王新华对视片刻,说道:我们既然来了,决不退缩,自投笔从戎始,已将生死抛在身外了。汪晓东被赵侗的正义决然所震慑,将200多名武装士兵集合在一大户的场院,陪着赵侗来到队伍前面。王新华深知处境险恶,警觉站在汪晓东和赵侗的旁边,手不离枪。赵侗慷慨陈词,讲到了民族大义,志士气节: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万不可认贼作父等等,许多士兵为之感动,自发鼓起掌来。这时,王新华敏锐察觉队伍前两个胡子出身的大队长悄然将手搭在腰间的驳壳枪上。千钧一发,刻不容缓,王新华抽出双枪,一支枪逼住身边汪晓东,一支枪指着对面的两个大队长。这两个大队长对王新华十分熟悉,知道他子弹出膛从不吃素,一时惶然畏惧。王新华趁时高声命令汪晓东的士兵们:把枪架到场院的空地上。大多数队员响应,纷纷摘下肩上的枪。两大队长等少数人左右环顾一番,无奈将枪扔到会场前的空地上。赵侗继续演讲,诚恳说:“你们的武器虽然被我们缴械,我还要对你们说,愿意与我们共同抗日,铁血军欢迎。想回家做老百姓的,我们也不阻拦,发放路费,保证你们安全返乡……”紧接着,出现喜人的结局,绝大多数士兵表示加入铁血军,抗战到底。只有那两个大队长带着几人弃枪而去。

邓铁梅旧部的一场大规模叛变被制止,在研究如何处置汪晓东时,铁血军领导层产生分歧。有人认为汪晓东的举动对三角地区抗日影响太坏,不杀不足以震慑那些汉奸。赵侗等持反对态度,认为:汪晓东曾为抗日做出贡献,如今不愿冒生命危险继续抗日,我们可以把他送到关内。一来能保留他抗日美名,二来保证他全家安全,更能减少同胞与我们敌对。汪晓东得知后感动又羞愧,听从赵侗的安排,1935年初,带领一家人流亡北平,即使生活十分艰难,也没有去充当汉奸,做对不起祖宗的事,直至抗日战争胜利。

就在邓铁梅被捕的两个多月后,1934年8月5日(农历6月25日)清晨,岫岩日本守备队与伪军上百人,突袭赵家堡子,将赵侗的父母、3个妹妹和7岁小弟赵连中,一家6口抓捕。赵家堡子乡亲阻拦未果,先后株连赵氏亲邻百人。赵氏族人赵子和、赵恩吉,赵母的女婿张子田及其亲属张维中等,都是少年团团员,被日军逮捕,拘押于守备队,饱尝了敌人的压杠子、灌凉水、灌辣椒面、站老虎凳等种种酷刑,九死一生,拒不招供。当日,赵家6口被押进哨子河伪军兵营审问,第3天,押往岫岩城,先后关押在伪县公署东侧日本守备队临时拘留所,再转岫岩监狱。在狱中,守备队指导官曾多次以金钱利诱赵母,去说服苗可秀、赵侗等铁血军将领投降,许诺赵母如果能给皇军办事,一家人马上能得到自由,安排到县城居住,住房及生活费用由县署供给。赵母断然回绝说:“我是个乡下老太太,哪有那么大的本事去帮助皇军办事。”守备队指导官见赵母金钱不能利诱,恫吓又不屈服,便提审赵母两个女儿赵理仁和赵理勇,将二人带到摆满各种刑具的房间,制造恐怖气氛,逼问苗可秀和赵侗去向。女儿牢记母亲的叮嘱:只知上学读书,其它事情一概不问。守备队指导官一无所获,决定将赵侗的父母及两个妹妹处决,以震慑凤岫地区抗日民众。

赵家6口和乡亲被捕时,恰值赵侗保护刘壮飞去沈阳市医院疗伤。苗可秀当即采取各种措施进行营救。这时铁血军不仅拥有数百人的武装部队,还在三角地区遍布秘密联络员,从事秘密收集情报,调查敌伪军政人员一切情况的工作。经过认真分析,铁血军上层领导人认为,单纯动用武装力量解救被捕人员,会有很大伤亡,且危及被捕人员的生命,所以决定采取秘密抓捕敌伪军要员作为人质,逼迫当局释放赵家和乡亲的办法进行。当时岫岩日伪当局有两个人物是日本人倚重的汉奸。一个叫姜仁杰,一个叫张福斋,两个人住乡下,广有田产,是富户,死心塌地做日本守备队的密探,在伪官吏中也有影响。于是,铁血军侦查员锁定抓捕目标,将两个人的底细调查的一清二楚,又散布消息,一定要抓捕二人严加惩处。张福斋听到铁血军的扬言后,立即率领全家躲进岫岩城,深居简出,不敢公开露面。姜仁杰在城里躲藏多日后,放松警惕,于10月下旬,带着几个伪军出城去乡下亲属家吃喜酒。这一消息很快被王新华、吴新民等探知,暗中跟随姜仁杰,寻找时机下手抓捕。

为避免引起铁血军侦知,姜仁杰与便衣伪警拉开距离,独自走在前面,一路安然,心情大好,见田间地头有农民小憩,招摇而过,全无防备。却不知跟踪多时的王新华和吴新民已先行一步,正在其中。王新华确认是姜仁杰后,首先发起攻击,姜仁杰急忙掏枪,被王新华抬脚踢飞,将其扑倒,驳壳枪顶在他的太阳穴上。几个反应快的便衣伪警拔枪冲来,吴新民抄起藏在田垄的轻机枪横扫,白君实、汪福斗等亦从山坡树林中冲出,便衣伪警大恐,纷纷缴械投降。王新华和吴新民迅速将姜人杰押进玉米地,由田间小路,扭送到山林中一座荒废的民宅里。

苗可秀亲自提审姜仁杰。姜仁杰知道铁血军有目标抓捕,狡辩抵赖只能自讨苦吃,老实承认他充当日伪翻译,效忠日军的汉奸身份,表示配合铁血军行动。苗可秀掏出日记本交给他看,姜仁杰看罢大吃一惊,脸色发灰,一身冷汗。原来笔记本上清清楚楚记录着姜仁杰的田产房宅、亲朋好友等状况。苗可秀对姜仁杰说:“你充当侵略者的爪牙,死有余辜,所以我们要没收你的全部家产,抓捕你的家属和亲朋。我们这样做,就叫以牙还牙。铁血军的行动会得到广大民众的支持和拥护,叫你们这些汉奸没有好下场。铁血军不仅对你的情况完全掌握,对其他一批汉奸的情况也都了解的清清楚楚,但还给你们留个改恶从善的机会。”苗可秀义正辞严的训完姜仁杰,转身离去,姜仁杰吓的蹲踞在墙角瑟瑟发抖,等待铁血军的严惩。

苗可秀审过姜仁杰后,又命人把随同姜仁杰的伪军叫来,对他们进行教育。苗可秀对伪军说:“你们都是中国人,由于各种原因当了伪军,你们被抓捕是和姜仁杰一起外出,铁血君和民众只对铁杆汉奸严加惩处。现在放你们回县城向伪当局报告姜仁杰被铁血军抓捕的消息。你们对日伪当局说,铁血军要枪毙汉奸姜仁杰,抄没家产,株连亲友。我们不仅对姜仁杰严加惩处,其他汉奸走狗如不收敛,铁血军在适当时机也会对他们采取行动。”几个伪军回到县城,向日本守备队指导官报告了姜仁杰被抓捕的情况,并私下四处扬言铁血军对伪军政人员情况都了解,下一次不一定碰上谁。消息传出,一些伪官吏无不心惊胆战,大有人人自危之感,他们纷纷向日本指导官提出妥善处理赵家被捕人员的建议。日本指导官担心在伪官吏中引起更大波动和恐慌,对日伪统治不利,在无奈的情况下,再次提审赵母,准备与铁血军交换人质。日本指导官与赵母提出条件,铁血军放回姜仁杰,日军释放赵家6口。赵母说,只放赵侗家6口绝对不行,必须把受牵连的亲友全部释放,才可以交换人质,态度十分强硬。日本指导官只好答应交换条件。但必须与铁血军先取得联系,方可实施。当日黄昏,赵母出狱,由姜仁杰长兄姜仁斗陪同,前往三道虎岭。夜半时分,赵母带着姜仁斗回到三道虎岭赵家,安排姜仁斗休息后,连夜去赵家堡子找到铁血军地下联络员。翌日凌晨1时,在联络人员陪同下到铁血军宿营地见到苗可秀与刚外出返回的赵侗,讲了与日本指导官交换人质的条件。苗可秀、赵侗表示,也只能释放姜仁杰,换回被捕人员。苗可秀说:“据日伪当局内部传来的消息,岫岩日军守备队准备将你家6口处决,借此恐吓帮助铁血军的百姓。这次为了姜仁杰,守备队可能暂时释放你们,风头过去了,还会寻找机会逮捕你们全家,到那时的吉凶更是难料了。所以老妈妈被放回后,一刻也不能停留,立刻转道去关内。我们已经研究好了,由赵伟护送你们到北平,并在北平设立铁血军联络站。”计议已毕,赵母在铁血军联络员陪同下,于天亮前赶回三道虎岭,叫醒姜仁斗,备马上路。上午9时许,返回岫岩县城到达日本守备队,与日本指导官谈判。此时,姜仁杰已被铁血军释放回到守备队见日本指导官。原来,赵母离开铁血军驻地后,苗可秀立即提审姜仁杰,对姜说:“我们没有枪决你,是因为我们都是中国人,希望你能悔过自新,利用你现有的身份,为铁血军和乡亲们做些好事。”姜仁杰连声发誓:“我以全家作保,一定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保证与日本指导官沟通,把赵家人及乡亲放回。”苗可秀说:“听其言观其行,我们相信你一次。”姜仁杰被铁血军释放后,自己连夜返回县城,一口气跑到天破晓。正在途中遇到一队换防的伪军,把姜仁杰送回县城。姜仁杰见赵侗的母亲正与伪政权谈判,一些伪官吏也纷纷前来探听虚实,见铁血军没有枪毙姜仁杰,也为了自己今后的安危,都向指导官谏言,尽快放回被扑人员。日本指导官面对这种情形,无法反悔释放被扑人员约定,遂将赵家6口及在押的乡亲赵恩吉、赵子和、张子田、张维中等50余人全部释放。

从岫岩监狱出来后,赵老太太按赵侗和苗可秀的安排,带领全家人坐上赵家堡子赶来接应的马车,片刻不停,直奔安东(今丹东),中途赵伟化妆赶来保护。两天后,1934年11月6日(农历9月30日),赵家6口及护送人员在安东码头登上开往天津塘沽的轮船,潜往北平,建立东北义勇军北平联络站,从事联络工作,开展一系列抗日救国活动。

日伪军的疯狂报复,对三角地区抗日斗争产生严重影响。为了稳定各部将领的焦躁失望情绪,团结忠诚坚决的抗日志士,1934年11月中下旬,苗可秀、赵侗、赵伟、刘壮飞、白君实率领卫队及第1、2、3大队,在岫、庄、盖交界的罗关沟,邀请姜护国、李大鹏、于长江、刘熙康、田胜军、任福祥、曹大元、张学骞等40余名抗日首领召开会议。研究于艰难时期,各部义勇军领导人如何坚持三角地区抗日斗争。

罗关沟会议之后,铁血军再次掀起标语运动。11月25日夜晚,赵侗、白君实、孙学文、盛梅五、张德福、孙福山、关文祥等少年团员17人,以中国少年铁血军名义,在凤、岫的地区散发大量传单:岫岩城内外6000张,凤城4000张,安东、庄河、营口、海城、等处各千余张。一时间,标语、传单布满三角地区各县重要路口,大批宣传品出现在日伪兵营或伪机关办公室,使得日伪当局惊恐万分,以为铁血军要攻打县城,匆忙下令全城戒严。

1935年2月1日,赵侗与苗可秀,在赵家堡子召开第一次少年团代表大会,47名抗日将士出席会议。大会宣布成立中央干部会,以加强抗日力量。会议提出:“少年团本无党派立场的,因为现在环境,抗日重于党争,又加共产党与红军极力抗日,并要求合作。故决定在抗日相同目标之下,与其他党军称友军”会议结束后,赵侗与苗可秀率铁血军一部战士,向安东、宽甸、各县游动,约会各部义勇军,商讨联合战斗。

2月13日,铁血军宿营于凤城六区田家堡子,翌日清晨,西山哨兵发现丛家大沟方向有500余伪军向田家堡子开来,急报司令部。苗可秀对战士们说:“我们的口号第二句是‘联合警备军’,他们既然是伪军。不要和他们冲突。”随后,指挥部队向山后退却,并在山岗上向伪军喊话,高唱《唤醒伪军歌》。铁血军的高呼高歌使伪军心神不宁,队伍徘徊不前,但夹杂在伪军中的日军,用枪逼着伪军前进。在日军的逼迫下,伪军开枪射击。此时,天已将晚,铁血军战士们饥肠辘辘,义愤填膺,纷纷请战,与日本鬼子痛痛快快拼个高低。

黄昏时刻,铁血军甩掉伪军,行抵猞猁沟附近,稍事休息,埋锅做饭。当地百姓对苗可秀说:“这里有一条汽车道,鬼子经常从这里通过,你们快躲开吧。”山上哨兵也向司令部报告:红旗沟方向驶来几辆汽车,距离这里大约10里左右。赵侗与苗可秀、刘壮飞、白君实相商决定:在此抗日低潮时期,痛击日益猖狂的日伪军,袭击日伪军车,振奋士气。是很重要的举动,随即上山观察地形,带领全体战士迅速行动,向当地百姓借锯伐树,堵塞夹谷,然后分散隐蔽道旁的丛林中或石崖后,等待日军汽车返回时,施行突击。

当日伪军车出现,行至猞猁沟峡谷时,被砍伐的树木堵塞无法前进,正准备后退,后面的山坡上又滚下许多木桩,此时汽车上的日伪军方感到情况异常,但为时已晚。苗可秀一声令下,铁血军战士弹如飞蝗,伪警察大队队副李哲英当场击毙。战斗约一个时辰,日伪军失去抵抗能力,铁血军士兵跳到车上,搬出崭新武器和大批粮食。他们忘记饥饿,也忘记伤痛,不断欢呼着。此役,击毙伪警察副大队长李哲英等11人,伤大队长苗次芬等11人,其中包括日本、朝鲜、白俄籍警署属员。俘获伪军150余名。获步枪50支、手枪4支、轻机枪1挺、重手提式机枪1挺、子弹2000余发。汽车就地烧毁。猞猁沟战斗后,铁血军进一步壮大。2月末,铁血军重新整编,总司令部下设两个联队,刘壮飞、白君实分任第1、2联队长。每个联队两个大队,唐广学、王青山、盛梅五、曹大元分任大队长,铁血军直属部队达500余人。

1935年3月3日,赵侗与苗可秀等八人又在岫岩孤家子举行少年团中央干部会议。会议决定:苗可秀负责铁血军总动员,向本溪、辽阳、盖平、庄河等西部各区拓展,约同各部抗日军联合统一战线,3个月内完成;赵侗、赵伟负责少年团总动员,调查全东北的日伪状况、民众状况、抗日军状况,计划3个月内完成。

会后第2天,赵侗与王越,赵伟与王新华,由岫南出发,赴北满各地考察,经沈阳,向抚顺、清源、新宾、宽甸、柳河、桓仁、通化各县活动。了解各县民情地理,中、韩抗日武装发展,日伪军事、行政等等,探讨与东边道地区各部抗日军联合。赵侗与“南满抗日游击队”、“朝鲜人民革命军”取得联系,使得铁血军势力延伸到辽宁北部、吉林地区。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2/18 9:40:06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三、创建新型义勇军成立别动队 正式公开中国少年铁血军(2)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