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二、加入邓铁梅部东北民众自卫军 推动三角抗区义勇军联合抗战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3305501
  • 工分:83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二、加入邓铁梅部东北民众自卫军 推动三角抗区义勇军联合抗战

二、加入邓铁梅部东北民众自卫军 推动三角抗区义勇军联合抗战

苗可秀在返回北平参加东北大学毕业考试之前,赵侗、赵伟通过调查研究,提出了今后在三角地区的活动方针,苗可秀接受并同意向救国会汇报他们的决议。赵侗、赵伟的决议是:一、必须加入和投身于一支义勇军部队,在其中担任一定的职务,以自己的模范行动影响义勇军领导人。三角地区抗日义勇军中规模最大、人数最多,民众反映最好的队伍是邓铁梅领导的“东北民众自卫军”。赵侗、赵伟及其组织发展的学生团会员决定加入邓部,进行武装抗日。二、加入邓部后,积极担负起与各部义勇军之间的联络工作,以加强各部义勇军的团结,联合一致对日作战。三、建议邓铁梅在“东北民众自卫军”中建立军官学校,培养训练下级军官。四、积极发展学生团团员充实义勇军,同时做好开展抗日宣传活动等民众工作。

根据活动方案,在苗可秀由岫岩返北平后,赵侗、赵伟带领刘壮飞、白君实、刘天福等学生团骨干分子到大营子邓铁梅司令部,正式加入“东北民众自卫军”参加武装抗日,受到邓部的热烈欢迎。由于赵侗、赵伟等有志知识青年的加入,“东北民众自卫军”声威不断扩大,其周边各地凤城、岫岩、本溪等各小股武装,原各地公安、警察及绿林帮伙纷纷慕名前来加入邓部,1932年四、五月间,部队又有扩大。邓铁梅把部队扩编为18个团,3个支队,1个大刀队,部队全员达1.6万余人。队伍发展壮大,人员也更加复杂,急需加强领导骨干力量。赵侗到部队后,即向邓铁梅提出建议,要加强部队战斗力,提高军事干部素质,应建立军官学校,以培训下级军官。邓立即采纳了赵侗的建议,决定在东北民众自卫军司令部所在地尖山窑成立东北民众自卫军军官学校,由赵侗任教育长,负责筹备工作,抽调和选聘过去有过军校毕业或肄业优秀爱国青年任教官,在队伍中选拔优秀青年战士,招募乡镇青年学生入校。赵侗发展的学生团员许多被选入军官学校。在征得邓铁梅的支持后,赵侗立即着手筹办成立军官学校各项工作。

三角地区抗日烽火四起,日伪当局十分惊恐,为控制三角地区,在1932年2月间,日军将伪军李寿山部调到安东,成立安奉地区警备司令部和第三混成旅司令部。李任司令兼旅长。由于凤、岫抗日义勇军发展迅速,活动频繁,日军遂将李寿山部于3月调往庄河境内龙王庙驻防,对抗日爱国军民进行疯狂镇压。李伪军四处张贴布告,威胁民众,不要支持和协助抗日军,“倘敢故违吾言,与其暗通声气(指与抗日武装联络),或私擅供给赃物与藏匿不报军情事,一经查觉,决不姑宽,并其家属,同负连带关系。”李寿山还命令部下:凡是经常接近军营的人,砍头示众,凡是留分发,蓄平头,系皮带,扎红腰带,穿学生服或中山装的都要严加盘查。一时间血雨腥风。李寿山伪军仅在龙王庙一带就屠杀抗日军民300多人,其中一次在大孤山西河沟就杀人45名,而且手段极其残忍,抓人后有时用铡刀铡死。为了教训和还击李寿山这个汉奸司令,邓铁梅率部于7月1日突袭龙王庙,打死打伤日伪军100多名,李寿山弃守龙王庙,将伪军司令部移驻大孤山,邓部也将自卫军司令部移驻龙王庙,隔大洋河与李寿山伪军相对持。李寿山部伪军有日军给予配备的先进武器,且人数众多,单凭东北民众自卫军的队伍很难将伪军击退。必须联合三角地区其他抗日武装共同攻打伪军才有取得胜利的把握。于是赵侗向邓铁梅建议,只有联络各部义勇军联合攻打大孤山,才有可能消灭李伪军。面对李寿山严重威胁的邓铁梅十分赞同,遂将联络各部义勇军联合攻打大孤山的工作托付赵侗具体实施。据当时三角地区抗日武装的实际情况,能参加联合攻打大孤山李寿山伪军部队主要有:邓铁梅的东北民众自卫军、李子荣的第35路义勇军、庄河刘同先(轩)部抗日救国军,还有尚未公开抗日旗号的刘景文部。这些抗日武装中,唯刘景文部队情况特殊。刘景文当时的公开身份还是伪岫岩县长,控制2000多人的武装,并配备日军给予一部分武器弹药。对于刘景文这种一面在日伪政权里斡旋,已取得日伪政权的在经济上,枪支弹药方面补充;一面准备抗日的做法,有些义勇军部队与民众并不理解,唯有公开举旗反正抗日才符合当时广大民众的利益,所以做好刘景文部反正抗日工作极为重要,也涉及联合各部攻打大孤山之成败。经赵侗到岫岩对刘景文说服动员工作,刘景文同意与邓部联合攻打大孤山,并以此为契机,公开抗日旗帜,与日伪政权决裂。赵侗、赵伟又先后联络了其他几部义勇军初步达成协议,计划在1932年“七七八八”(农历七月初七,公历八月八日),共举义旗联合攻打大孤山,后经邓铁梅与刘景文协商,调整了日期,相约8月11日,兵发大孤山攻打李寿山。于是,赵侗再次去往李春光、刘同先等部通知改变攻打大孤山日期。攻打大孤山计划,开始比较顺利,不料好事多磨,突发变故。一是,邓、刘之间爆发冲突。8月10日,刘景文依照与邓铁梅商定的联合攻打大孤山方案,派一团长任福祥为先头部队,由岫岩开往大孤山,中途在达子营附近收到刘景文急令速返岫岩城。原来邓铁梅进攻大孤山的部队于8月10日晚从尖山窑出发后,突然派邓铁珊、刘福田两个团约400人改变行军路线向岫岩县城挺进,于11日拂晓到达岫岩县城外,并向城内进攻。刘景文闻报,一面令人潜出县城调任福祥部队返程救援;一面令留在县城的卫队百余人关闭城门,登城固守。邓、刘双方枪声大作,僵持不下,但邓部人数较多,且有一定作战能力,于12日晨攻进岫岩大街南部,并向县署取包围之势,情况紧急,刘景文由城西缒城出走。调集任福祥等部由城外组织反攻。14日清晨,邓部退出岫岩。俘虏伪县署副参事官白井、参事秘书顿宫等日人多名。邓部在城内未伤及百姓,但刘、邓双方各死伤十余人。第二个意外是,由于改变进攻大孤山的日期,赵侗在赶往李春光、刘同先部队通知的途中,遭遇劫匪,赵侗深陷匪窟,关押在深山老林的地窖中,每天除大便有人带出地窖外,白天黑夜都是绳捆索绑。赵侗无计可施,只能坐在阴湿的地窖中给十几名匪徒讲故事,用英雄侠义故事去感化他们,讲“大八义”、“小八义”、“水浒传”、“岳飞传”等等,引导他们明白邪恶和正义,懂得除暴安良、保家卫国的意义。土匪们听得如醉如痴,并了解赵侗此行的目的,抗日复土的义举,逐渐不再折磨他。赵侗抓住机会,利用出地窖方便的机会,从茅厕后墙跳出,单裤赤脚,迅速钻进丛林,伤痕累累回到家中,赵伟、刘壮飞、白君实前来探望,讲述邓铁梅攻打岫岩的经过。

关于邓铁梅进攻岫岩城,邓、刘双方各执一词,不仅事发当时年代如此,现在的史学研究者也都因地域关系而有分歧,所谓各执一词就是邓、刘双方都强调自己方面的对彼此情况缺乏客观冷静分析。邓说刘景文暗里标榜抗日,发展实力,而不公开抗日旗号,不逼他一下,他仍处于矛盾之中,这对整个三角地区抗日形势不利,广大民众也无法理解他的真实目的,影响军民抗日的决心。我们今天从历史的角度去审视这一问题。老邓之说不无道理。当邓部撤出岫岩后,刘景文于17日给关东军司令部省公署警务局一个电报,略述邓部进攻岫岩城的经过:电报称:真日(11日)拂晓邓匪督带伙匪两千余名攻袭岫岩,因仓促无备全城被陷,县长督部誓死反攻血战三昼夜,于寒日(14日)全城克复。电报提出邓部造成伤亡“城内抢掠一空”等情形都与实际情况不甚相符。电报还有要求伪政权“速赐枪弹”对匪徒“务期殄灭”等语。可以看出刘景文还有处于维持现状,还是公开抗日矛盾之中。而刘景文还强调,邓铁梅派赵侗商约攻打大孤山是调虎离山之计,是想趁机扩充自己的实力,扩大地盘。刘景文已同意与邓共同攻打大孤山,有约在先,邓铁梅临出发时突然改变进军路线,选择的时机十分不当,却也难脱乘机扩充势力之嫌。之所以各执一词,自有其合理与不符合实际之处,这是由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和个人出身、经历以及行事风格不同而形成的认识局限性所致。

邓、刘双方各执一词,各持己见,却令赵侗几乎造成杀身之祸。刘景文怪罪赵侗,认为赵侗欺骗了他。遂命令任福祥带人多次到赵侗家搜捕,捉住后就地枪决。但因赵侗被土匪劫持尚未逃出,任福祥几次搜捕未果。任福祥最后一次搜捕是在赵侗从匪窟逃出后,回到家中时,当日赵侗正与赵伟、刘壮飞、白君实谈话,院门口突然传来喊声:赵侗在家吗?在房门口守望的赵母眼看着任福祥带兵前来,忙进屋通知赵侗、赵伟等人从后窗跳出,爬上后山。任福祥进院后,里外搜查一遍,没有找到赵侗,只好悻悻带队离开。

眼看着刘、邓冲突升级,严重影响三角地区抗日斗争开展,赵侗心急如焚,毅然决定单刀赴会,向刘景文解释误会,以免刘、邓相争两败俱伤,使之亲者痛,仇者快。赵侗这一决定,遭到赵伟、刘壮飞、白君实坚决反对,认为赵侗赤手空拳去见刘景文,是自投罗网,“轻则身陷囹圄,重则绑缚刑场。”。赵侗坚持自己的想法,认为邓铁梅违约进攻岫岩,刘景文误会是正常的,如果不当面向刘景文解释清楚,矛盾会更加恶化,不但影响凤、岫抗日工作开展,而且日伪当局会从中渔利。俗话说,人怕见面树怕扒皮,还是见一面为好。随后,赵侗不待伤痕痊愈,独自一人,前往岫岩县署。

就在刘景文暴跳如雷,责骂任福祥失职之时,赵侗意外出现在他的眼前,不卑不亢,像过去一样礼貌寒暄。刘景文心中愤怒随之消解许多。赵侗开门见山,将事情前因后果剖析一遍,又把离开邓部,去东边寻找李春光,身陷地牢的始末告知。刘景文怒气渐消,表态:“只要邓铁梅承认他不对,我们还可以携起手共同对敌。”而后,在赵侗的说服斡旋下,邓、刘二人终于舍弃前嫌,决心团结对敌。为表示诚意,邓铁梅把在岫岩城缴获的部分枪支弹药归还刘部,刘景文也于9月15日,在伪县公署东侧老爷庙门前召开大会,宣布反正抗日,接受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委任的“东北抗日救国军第五十六路军”番号,刘景文任司令,编成9个旅,部队约5000余人。

解决了邓、刘之间的矛盾和分歧,促进了刘景文公开抗日旗帜的进程,是赵侗对三角地区抗日斗争做出的重要贡献。邓、刘两大部抗日武装力量的团结联合,也促使李春光、刘同先各部的发展,使三角地带抗日形势大好,抗日斗争力量增强,使这里形成了著名的辽东三角抗区。

1932年8月中旬,返回北平向救国会汇报并参加东北大学毕业考试的苗可秀,回到了岫岩县哨子河乡三道虎岭赵家。苗可秀见到赵母说:“老妈妈,这一次来,我就不走了,坚持到驱逐日寇,收复家园,取得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又客气地说:“今后我们就以你的家为抗日根据地了,这里具备隐蔽、联络、集会的优越条件。当然,最让我有信心的是,有您这样一位开明能干的老妈妈做我们坚实的后盾,我们抗日复土的誓言一定能够实现。”

两天后,赵侗、赵伟和苗可秀来到东北民众自卫军司令部所在地尖山窑。邓铁梅见到苗可秀归来非常高兴,任命苗可秀为总参议。为促进义勇军联合抗战,赵侗决定与赵伟沿东边道行走,寻访地方抗日武装,增进义勇军之间的沟通合作,向邓铁梅提议由苗可秀接任军官学校教育长,邓铁梅赞同。赵侗、赵伟遂以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特派员、邓铁梅部东边代表的名义,赴东边道。

赵侗与赵伟向东边步行,沿路说降绿林草莽“访友”部100余众,以及王泽高、曲江文等部400余人。又与李春光、刘同先、康悦忱、华九江等部义勇军千余众相遇。受李春光和刘同先之托,赵侗约会邓铁梅、李春光、刘同先相会于龙王庙,三方挑明误会,一释前嫌。自此邓、李、刘在辽南地区联合抗日,义勇军在三角地区黄海沿岸形成完整的防御体系。

苗可秀继任教育长后,东北民众自卫军军官学校,校址设在尖山窑小学校内,全校共有教职学员约300人左右,分2个中队,每期训练4个月,请邓铁梅任军官学校校长。教学内容以军事训练为主,并辅以文化知识教育,由苗可秀、赵侗、赵伟等轮流讲课,传授爱国思想、民族正气,抗日道理。军官学校培训期虽然短暂,但培养出来的现代军人,很快成为三角地区抗日中坚力量。

10月初,赵侗由东边道归来,正逢李春光攻打大楼房日军久攻不下,派人带着他的亲笔信到龙王庙向邓铁梅求援炮兵。邓铁梅对东边道归来的赵侗说:“李春光跟你熟悉,你就带队伍去吧。”然后,拨出迫击炮营、步兵独立营,令赵侗率领前往援助。

赵侗带领部队从龙王庙出发,经北部山区迂回到距大楼房村“福聚兴”半里地安营,李春光命连长阎生堂率队配合作战。当地的老百姓看到赵侗率炮兵来攻打日军炮台,个个奔走相告,有的还把黄米干饭、菜饼子、地瓜等送到阵地慰劳士兵。将近中午,赵侗命令炮兵向“福聚兴”日军炮台开炮,第二炮命中“福聚兴”炮台,将炮台轰垮,第三炮打在“福聚兴”大院内,顿时爆炸起火。据点里的日兵乱作一团,仓皇用马车拉着尸体和伤兵,朝坎子下方向逃跑。赵侗率步兵营与阎生堂部一同追击,大获全胜。从此,赵侗与阎生堂成为生死战友。

义勇军联合攻打大楼房取得胜利,邓铁梅十分高兴,称赞赵侗具有军事才能。由此邓铁梅想到近日遇到的难题:大刀队的山东籍武术教头离去,群龙无首。他曾考虑过几位人选,但对方均畏难推辞。因为大刀队成立伊始便独立建队,其成员都是“大刀会”会员,信奉一致,兄弟相称,外人难以约束。如今,他见赵侗作战勇敢,指挥有方,便与赵侗商量带领大刀队一段时间。面对邓铁梅的提议,赵侗虽然有些犹豫,但抗日杀敌心切,很想乘此机会锻炼自己,以践行民间势力改造成新型的抗日义勇军的理想,遂爽快受命。

赵侗深知,要领导好这200人的大刀队,必须以身作则,身先士卒,率先垂范,更要尊重他们的行规,尊重他们的信仰,只有这样,才能使这些彪悍的勇士心悦诚服听从命令。于是,赵侗虚心求教,每日清晨苦练刀术,了解行会规矩,很快获得大刀队员的信赖。最为队员欢迎的是,休息时间赵侗给他们讲的古代侠义故事,使得大刀队员更增添为民族求生存,抵抗侵略者的信念。于是,赵侗趁热打铁,向队员们讲授现代军事知识,进行现代士兵技术战术训练,以期将大刀队逐渐改造成为成为新型的抗日武装,提高对现代化日军的战斗能力。正是这样的训练,使得赵侗率领大刀队在黄土坎战斗中,取得骄人的战绩。

黄土坎地处大洋河入黄海口,隔河与大孤山相望,小镇面积虽不甚大,但其水陆交通均为发达,商贾辐辏,每当夏季之际,行商作贾云集而来。黄土坎水产丰盛,鱼、盐收入颇丰,仅盐滩一项,每年即达数万元之多,因此,日伪军对黄土坎争夺甚烈。邓铁梅率部进驻龙王庙之后,黄土坎成为自卫军防地。9月20日,李寿山派其二弟李怀臣率伪军千余众,进攻黄土坎。邓铁梅命朱锡久团堵击,由于应战仓促,阻击失败。李怀臣率伪军进驻黄土坎。

黄土坎与龙王庙仅隔十华里,不仅使得东北民众自卫军战略上处于不利地位,也减少了自卫军军费来源,要坚持长期抗日斗争,必须迅速夺回黄土坎。于是,邓铁梅决定拔掉日伪这个楔子,任命苗可秀为总指挥,赵侗率领所亲练之大刀队作为进攻主力,第1、10、15、18团配合攻坚战斗,收复黄土坎。

10月19日,黄土坎战斗打响。李伪军依据有利地形,良好武器,负隅顽抗,据守到深夜,以待天明赶来的援军。得知李伪援军赶来的情报,赵侗与苗可秀商议决定,带领大刀队深夜突袭,在敌人援军到来之前攻克黄土坎。翌日凌晨1时,赵侗率大刀队由黄土坎东北坡冲进,队员们勇猛无畏,手起刀落砍杀岗哨,闯进街里,恰遇李怀忱带着两个卫兵查岗。大刀队员扑上去,当即将其砍死,吓得掩体中的伪军机枪手大叫:“不好了,大刀队上来了。”掉头就跑。大刀队乘胜追击,逢敌就砍,见敌就剁,一路血光四溅。李伪军从来没见过这样凶猛的阵势,一时目瞪口呆,忘记开枪。大刀队员愈战愈勇,砍瓜切菜般攻到黄土坎街心。这时,镇外的苗可秀率第1、10、15、18团发起冲锋,里外夹攻,势如破竹,杀的伪军望风而逃,黄土坎战略要地失而复得。此役,消灭伪司令李寿山之弟李怀忱等近60人;自卫军伤亡10余人,缴获步枪30余支,子弹万余粒。苗可秀说:“此役冲锋杀敌,均武术队(大刀队)也”,赵侗率领大刀队推为首功。此役在日伪报纸中均有登载。

邓、刘联合攻打大孤山之战,因邓、刘冲突未能实现。黄土坎收复后,大孤山已成孤立据点,邓、刘等团结对敌又为攻打大孤山创造了条件。于是,赵侗趁热打铁,再次说服三角地区各部义勇军联合攻打大孤山,此举得到各部将领积极响应。1932年10月,邓铁梅、刘景文、李春光、刘同先等在缸瓦窑召开会议,再次商议联合围攻大孤山作战计划。会议决定:战役由邓铁梅指挥。邓铁梅部由赵侗率领迫击炮营、步兵独立营、大刀队等参战;刘景文部派出任福祥、曹国士等旅团;李春光部调动敖锡山旅;刘同先部出动全体将士。三角地区抗日武装组成抗日联军,围攻大孤山。

大孤山镇是大洋河入海口处的最大镇,南濒黄海,北倚大孤山,依山傍水,物产丰富。共有6000户、3万余人口、大小商户500余家。李寿山伪军盘踞大孤山以后,加强防御工事,逼迫百姓和商民为其修筑城壕,筑一道约20华里的坝墙,坝上密布铁丝网,并下令将古建筑魁星楼改建成炮台,在镇的周围修筑重重碉堡,各要道口均有重兵把守,火力强大。

10月24日,各路义勇军向大孤山外围据点发起进攻,经两天激战,连续攻打孤山外围据点,使日伪军终日恐慌,龟缩营区,不敢出动“清剿”义勇军。26日,邓铁梅、刘景文、李春光、刘同先等部向大孤山镇内发起总攻,并逐渐缩小包围圈。27日,清晨大雾弥漫,刘景文部任福祥率先遣队100人潜伏到孤山南关坝上,用砍刀斩断铁丝网,向镇里发起猛烈攻势。李寿山见形势危急,将小洋钱摆在桌子上,5元一堆,叫道:“谁敢去,就去拿一堆。”伪军营长赵书怡见财不要命,组织40人的“敢死队”,红布包头,喝酒壮胆,手提机枪、匣枪,从南二道沟大板桥往外冲战。此时,雾气弥漫,能见度极低,敢死队试图趁机冲出镇外,为李伪部队反击打开通道。任福祥率部密集火力阻击,双方激战至上午10时许,李伪“敢死队”赵书怡等相继送命,少数几个逃回镇内。然而,随着大雾的消散,任福祥部暴露在李伪军火炮射程之内,魁星楼炮台猛烈向任福祥阵地轰击,任部伤亡惨重,约40余人阵亡,任福祥负伤,战势逆转。赵侗亲率大刀队发起冲锋,李伪军出动200骑兵反击。大刀队全然不惧,砍得李伪军骑兵人仰马翻,血肉飞溅,当场消灭30余人。战斗直至傍晚时分,由于伤亡过多,赵侗、任福祥两部战斗力大大减退,加之后援部队没有及时赶到,赵侗、任福祥被迫率部退出阵地。这一场战斗,死伤伪军数百人,赵侗、任福祥两部伤亡战死营长王天石等200余名。

攻城战斗持续3天,敌我双方战斗10余次。驻在大孤山的李伪军有3个营,共1500人,依仗武器精良和地理优势,开始还能在大孤山外围组织反攻,但在28日以后,则完全龟缩在大孤山镇内固守,义勇军将大孤山镇团团围住,有如铁桶一般。围城20余天后,镇内伪军人无吃粮,马无料草,供给断绝。李寿山派兵抢掠镇内各商家、富户粮草充作军粮,但也难以为继,甚至人吃豆饼、马吃白菜。镇内3万人口,伪军1500余人,饥饿惊慌,李寿山难以控制局面,但又不敢向日军报告求援,怕日本主子说他无能,想出一个请人去邓部求和的办法。伪军指派孤山商会会长王龙德去龙王庙,请求龙王庙商会会长潘子旭作为义勇军代表到孤山镇谈判,潘子旭征得邓铁梅同意后来到孤山镇。李寿山与潘子旭刚见面,便急不可待说:“请你来没别的,就是解围啦!”又说:“潘会长,邓铁梅是抗日的,只不过早一点,而我只是晚点而已。咱们都是中国人,你回去和邓司令说说,给我让一条路,出去就行。告诉他,我给他一些枪和两门迫击炮。”

义勇军未与李伪军达成谈判,李寿山在绝望中才电告日军,请求支援。日军收到求援报告,派田野旅团一部500日军于11月22日赶来,并出动飞机助战。面临日军压境,邓铁梅考虑:大孤山久攻不下,各路义勇军兵力和军火消耗严重,李寿山的援兵又到,如果硬打下去,恐怕对义勇军不利。11月28日,邓铁梅下令各路抗日武装返回原防地。留下的是,孤山街上李伪军遗尸枕藉,腐臭味经月不散。

东北各地抗日义勇军在对日作战中,最大困难是缺乏军费、枪支、弹药。为此辽宁义勇军多次派人去北平,向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报告,请求支持。1932年9月,在辽南地区活动的义勇军,第二军团副总指挥李纯华部派人去北平,经救国会批拨一批枪炮弹药,由水路运回东北,于11月30日,抵达大孤山枣庄(东沟县椅圈乡)。李纯华部联络处长马洪德由陆路潜往岫岩县哨子河三道虎岭,通过赵老太太联络到苗可秀、赵侗、赵伟,商请邓铁梅、刘景文部武装保护海上运来的武器。

邓铁梅安排赵侗在家乡调集25辆大车前往迎接。刘景文派出第2旅第5团团长孙多山率队前往接应,庄河李春光、辽阳王全一、海城卢士杰、顾冠军等亦率部赶到大孤山地区。当地民众看到装载武器的船上升起国旗时,以为是中国军队收复失地的前奏,群情高昂,额手称庆,主动出人,出马,出车,将船上武器弹药从河口运到枣庄兴福商号院里,装上大车,拉往龙王庙邓铁梅司令部驻地,再转移到岫岩乔家沟周家大院。赵侗与苗可秀、赵伟早与李纯华相识,马洪德又是“学生军”战友、“学生团”会员,于是赵侗和苗可秀向李纯华提议,趁此良机召开各路义勇军首领会议,促进抗日武装大联合。此举得到各部首领的积极响应,遂于12月初,经赵侗母亲秘密联络安排,三角地区义勇军联合会议在赵侗家乡哨子河小学召开,由李纯华主持。参加会议的有:邓铁梅、刘景文、李春光、刘同先、王全一、顾冠军、张海天等,共计50余抗日武装首领。会议通过了“联合起来,共同抗日”的决定,分析日伪军未来的军事行动,制定义勇军应变措施,提出公平分配军火的方案等。这次会议是三角地区义勇军规模最大的聚会,进一步提高了义勇军打击日本侵略者的信心。1932年底,是三角地区抗日义勇军鼎盛时期,邓铁梅、刘景文、李春光等部总计约3万人,战斗在安奉、南满两条铁路之间,“扼着日本的咽喉”,向南跨过庄河,直逼日本直接统治的“关东州”地区,向西越过南满路,与辽南、辽西抗日武装连成一片,使得辽宁地区的日伪统治受到严重威胁。为了“剿灭”义勇军,日军实施了第一次大“讨伐”。

12月,日本关东军司令武藤信义下达作战命令,调集日关东军多门师团,阪本师团各一部、独立守备队第四、第二大队,计1万兵力;伪军中央、鸭江、辽河、沈海各地区的伪军共1.5万余众,组成了岫岩、庄河讨伐队,于13日,分兵8路,从盖平、海城、辽阳、本溪、凤城、安东等地进军,“讨伐”三角地区抗日武装。

刘景文部义勇军首先打响反击战,在关门山、黄花甸激战7天。击毙日军山岸指导官等30余人,俘虏辽阳参事官成泽直亮等12人、伪军500余人;缴获步枪500余支、机枪3挺、炮2门,以及弹药和军需用品。反“讨伐”战斗,取得初步胜利。

在进攻刘景文部的同时,以守备队第四大队为主力的日伪军,分三路向邓铁梅部队驻防的龙王庙、黄土坎一线包抄,突破邓部在北井子、黄土坎等地的抵抗后,直扑龙王庙,战斗异常激烈。邓铁梅与苗可秀指挥自卫军和学生大队,在老鸟老鸟窝、文家街等地,与日军顽强战斗,又率部向尖山窑发起总攻击,经过一天一夜的战斗,自卫军总部尖山窑失而复得。

就在,日伪军第一次大“讨伐”期间,救国会召集义勇军各部代表入关讨论“保卫热河”计划,赵侗、赵伟作为三角地区代表奉命前往。

1933年1月,日军占领山海关后,调动2个师团、3个旅团,及配属部队,准备进攻热河。2月11日,国民政府行政院长宋子文到达北平,与张学良等27名将领发表“保卫热河”通电。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和后援会为配合热河抗战,召开东北各部义勇军代表会议,提出东北义勇军赴热河参战的倡议。与会代表对此产生分歧,赵侗、赵伟认为:义勇军离开东北家乡,集中热河与国军协同作战,失去了义勇军的使命。义勇军惯于游击战术,不利于正规攻守战。而且,开进热河的义勇军从此将会被日军阻断,难以回返艰辛开创的家乡抗日根据地,最终被国军或异地武装收编,滞留关内各地区。这正是东北日伪统治者最希望的,从此解除了他们的心腹之患。赵侗、赵伟还建议:救国会、后援会应支持义勇军的军火,在敌后方坚持游击,以配合正面战场作战的东北军,前后夹击,拓展抗日根据地。然而,赵侗、赵伟的建议未被采纳。

2月21日,热河抗战爆发。22日,辽西义勇军骑兵由李纯华率领,穿越辽西到达建平县的朱碌科,随后接受救国会、后援会补给,重组第二军团,参加热河保卫战,在建平、赤峰等地配合东北军第三十旅对日军作战。然而,由于东北军装备不良,士气低落,督军汤玉麟临阵逃脱等原因,东北军节节败退,3月4日承德失守,日军占领热河省。4月18日,李纯华等率部撤至独石口时,战斗人员已不到2000人,弹尽粮绝,遂与国军孙殿英部合编,后远走宁夏。一小部分义勇军准备打回家乡,撤至大虎山时,突遭日伪军前后夹击,仅剩几十人。

热河抗战的失败,使得流亡关内的东北抗日青年抗日热情再度受挫。赵侗、赵伟在北平期间,与曾出关参加义勇军工作的学生军成员讨论今后工作,有的主张在关内做推进工作,有的开始复课考学,对东北抗日局势悲观失望。赵侗、赵伟仍坚定在东北抗日复土,并提出:“现在可以实现新主张与办法,自己武装起来,实际领导行动,吾等以东北农村为对象,研究救国复兴之良策。”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1/2/17 16:51:44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二、加入邓铁梅部东北民众自卫军 推动三角抗区义勇军联合抗战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