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帖子主题:[原创]孙大炮如何阅读《孟子见梁惠王》?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44181
  • 工分: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原创]孙大炮如何阅读《孟子见梁惠王》?

《孟子见粱惠王》,算是儒家《四书》《孟子》里的关键章节。战国第一嘴炮在这篇文章和同期其它篇章里火力全开。

望之不似人君,内圣外王,王道霸道,天时地利人和,民贵君轻,土地制度,理想国模型……肚子里的存货全都岀来了。

然而,回到公元前362年这个大背景,一切都可以一目了然。

梁惠王称王,正式结束周王一王天下华夏共主时代,魏武卒横行天下,打得秦国望风而逃。秦孝公一上台就毅然决然重用商鞅,坚决变法图强求存。

这一年,整个周王天下世界好象都乱了套。卫、燕、秦,三家换了当家人。秦、韩两家魏近邻,都吓得学李悝吴起跟风变法图强。变法风潮已成席卷之势。

孟子这时候"当时周天子尚在,何事纷纷说魏齐",跑到魏国开嘴炮。他可不是为了周王,他实际上是既为梁惠王称王叫好捧场站台试图投机下注,又暗藏"二次革命“贩卖私货。满口王道仁政爱民,背后全是政治算计。

把周王与溥仪未代清帝类比,把粱惠王与袁大头划作一类,就不难理解二千年后的孙文孙大炮为何那样推崇孟子了。两人完全是玩的同一个套路。

孟子既要梁惠王扳倒周王天下旧格局(当时只有梁惠王有这实力,还公然率先称王),又明确宣布粱惠王“望之不似人君"。与孙文与袁大头妥协携手逼清帝退位,又随时准备批斗袁大头"窃国大盗”号召诛“一夫民贼"发动二次革命,异曲同工。

公元前362年,不仅有魏惠王这已经无人关注丢在角落的历史"失败者"率先称王,为王前驱破局开道。还有历代研究者重点关注的历史成功者偶像级事件,《大秦帝国》《大秦赋》们因其而源源打开销路来,商鞅变法。

那么,商鞅又算是哪号人物的二千年前真身?是跑路到云南的蔡锷么?

商鞅变法,换个角度,放到另一个历史观察体系里去再观察新观察,又会是怎么一回事?

总而言之,七个666小矮人们葫芦娃们出来之后,历史上的白雪公主们,都得重新阅读。

附:

中国历史上的七个666

公元295一公元960年,洛阳武库大火开启五胡乱华,至北宋建国。

公元961一公元1626年,北宋建国,赵宋(殷)代柴周。至耶稣会士策划制造王恭厂大爆炸,开启华夏卷入全球化时代。

那么之前呢?

战国始于公元前476年,周正式亡于公元前256年。与洛阳武库大火,一个相距700多年,一个相差500多年。中间又是哪一年距洛阳武库大火正好666呢?有预感,不是商鞅变法还能是什么?

公元前362年秦孝公即位,商鞅变法一公元295年洛阳武库大火。

又是一个666年。

关于公元前362年,有必要多写点。

这一年,卫声公去世,其子卫速即位为卫成侯。燕桓公去世,其子即位为燕文公。秦献公去世,其子即位为秦孝公。

同年,还有一件历来不太引人注意的事。

魏惠王最先开始称王。

战国一般认为开始于前476年,以三家分晋、田齐代姜齐为标态。但那时韩、赵、魏、齐中原四国,还都向周王请封诸候。

中原魏国率先称王,也正式意味着周王的一王天下共主时代结束。

魏惠王同年迁都,改称梁惠王。孟子跑去明开嘴炮,暗含捧场站台投机。

同年韩昭侯还用申不害为相,也开始变法。

殷商后裔无论是诸子百家这些明线团队,还是鬼谷子等暗线团队,显然都选择了这一年,都大肆活动。

第三个666,还是有标志性大事件!甚至更多,让人不知该选哪一个作为真正决定性分期事件。

好了,那就再往前推,不会正好是武王伐纣周革殷命或周公东征分封诸候吧?

公元前1028年,?一一公元前362年商鞅变法。

哈?公元前1028年,恰好是一些人认定的周灭殷商之年。(《全球通史》一书即以此年断商周,但有争论。)

第四个666,依然成立。

继续。

乖乖隆咚强。难道我大邑商不是存活了约六百年,而是精准到666年?或者是商汤这位尧舜禹汤最后一位汤帝,岀生年代就是公元前1694年?

公元前1694,商汤诞生或商汤放桀灭夏。一一公元前1028,武王伐纣或封建诸侯。

且把它当作第五个又是666。

再往前呢?

公元前2360年帝尧诞生,或帝尧即位。一一公元前1694年大邑商成汤诞生,或商汤放桀灭夏。

这就算第六个还是666。

再来一个。

公元前3026年,黄帝诞生或黄帝即位。一一公元前2360年,帝尧诞生或即位。三皇五帝时代。

这算是第七个666。

第七个?这么巧?六、七?少阴少阳之数。

难道华夏文明的周期,以666年为基本周期,以殷商体系为基本底盘?难怪孔夫子能这么牛,难怪赵宋半享大邑商地位、岁月。

这就算是厘清了上古及夏商周历史分期?

夏禹帝夏启王,居然都被这种分期给隐藏淹没了。

6,这个数字,代表的是少阴,是坤,是凤凰。是天命玄鸟降而生商,是凤鸣岐山周兴姬昌。

我华夏难道竟不是龙子龙孙么?

也许公元前1694之前,是以少阳、太阳之数,以777年乃至999年为分期。

公元前1694年一公元前2471年(或公元前2693年)尧舜禹夏。或前商汤时代。

公元前2471年(或前2693年)一公元前3248年(或前3692年)三皇五帝。或前帝尧时代。

张子曰:噫,666,斯数大哉!奇哉!

后记:

从《洪范禹碑》解读开始,到揭开孔子儒家殷商背后隐藏的真相解读,旁及佛教耶教东传华夏某些历史事件真相解读,最后回到华夏文明史分期,大体完成了一个闭环。

这算是文化文明史研究领域最大一盘棋了。它不是一个点、线、面,而是一个全新的体系。

洪范禹碑解读后,世间学术有底盘。

读书不识张新泉,人称大师也枉然。

      打赏
      收藏文本
      1
      0
      2021/1/27 17:26:17

      网友回复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44181
      • 工分: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1,汲冢竹简也是蝌蚪文的一大来源。而汲冢的蝌蚪文字,与儒家也许有很大关系。

      孟子见粱惠王、梁襄王父子,是儒家儒学史上的一件大事。

      孟子见粱襄王时已经大概率很老了,甚至距离他去世也没多久。

      汲冢也就是梁襄王的陵墓(一说是安釐王)。里头的竹简文字蝌蚪文字,大多是儒家典籍。汲冢竹简岀土于晋初太康二年,十三四年后就发生了洛阳武库大火,书籍文物为之一空。此后更是战乱不休直至西晋灭亡。整理释读这些蝌蚪文字需要时间,十几年时间也许根本没有整理岀多少。到东晋再重新收集,更是零落散乱。能留存至今者,更是不多。周穆王传,就是其中之一。

      穆天子传能留存至今,也许因为它当时就是孤本(其它晋代岀土书简,当时已有汉代今古文版本可对照)。西晋时整理释读它就是重点、难点,会引来当时今古文学派争论。

      《穆天子传》晋代就已有束皙、荀勖两个隶书解读整理版本。两者有很多不同之处,束皙版本把荀勖版本里的一卷《周穆王美人盛姬死事记》全部剔除。

      这些历史记载透露了以下信息:蝌蚪文、孟子、儒家经典、梁襄王、今古文学派。汉晋时代儒生学者尤其是今古文学派释读蝌蚪文,常有争议,甚至有根本分歧。

      2,《周穆王美人盛姬死事记》更象是一篇具体记录祭祀礼制的《丧礼》文字。甚至,也许,盛姬并非是周穆王之美人,而是墓主梁襄王之美人。晋代学者将盗墓贼出土时就已经弄散乱的两篇竹简混杂了。甚至这篇《丧礼》记录的也许并非美人盛姬的丧礼,而是墓主梁襄王或周穆王的丧礼。

      岀土的竹简很可能已经散杂错乱,蝌蚪文解读当吋就有争议存在版本差异。传至现今的文本中,还有一些晋代之后学者批注杂乱混入。

      《周穆王传》这本书存在很多矛盾、问题。

      周穆王西行这件事,周穆王传这本书,为何会葬入梁襄王墓?儒学儒家孟子,当年把这么一篇文字介绍推荐传播给梁惠王、梁襄王父子,是何目的?

      神话志异+丧礼,满足诸候王们对于死亡丧葬的精神寄托?

      古代历史地理学游记散文?

      晋代汲冢蝌蚪文,是汉代孔子宅壁蝌蚪文之后,另一次蝌蚪文大岀土。又都与儒家创始人圣人孔子、亚圣孟子不无关联。

      3,汲冢,从年代上来说,上启触近孟子见粱惠王梁襄王(前362年魏惠迁都称王),下及触近洛阳武库大火(公元295年)。

      从关联元素而言,孔孟儒家儒学、蝌蚪文字、商周魏晋、《周易》、《竹书纪年》、春秋三传、今古文学派……。

      发汲冢的摸金校尉盗墓贼名字也很奇特,叫"不准"。何止是发丘中郎将名字叫"不准",恰好这一段年代数目也很有点"不准",(前362一295)就只有656年,而非其它那些整整齐齐到有些诡异的666年。

      汉代孔宅蝌蚪文《尚书》(与孔子有关)

      晋代汲冢蝌蚪文《周易》(与孟子有关),还真巧。

      2021/2/24 15:50:51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44181
      • 工分:74
      左箭头-小图标

      儒就是商?为何资本主义在中国就是走不通?

      无论是中国自身历史进程内生发展逻辑的宋、明末,还是引入西洋的晚清洋务,西方侵入裂解主导的民国,资本主义在中国为何就是走不通?

      第一种答案,儒学儒家抑商反商,儒就是商压根不成立。一直且越来越是资本主义在中国走不通的重要桎梏性因素。

      第二种答案,儒本是商,但先是隐藏了这种关联,后来更又有了扭曲变异,变成了小人儒重本重农反商抑商。经常是资本主义在中国走不通的重要因素。

      第三种答案,儒虽然先隐藏后有变异,但本质仍是重商。资本主义在中国古(宋明以来)近现代一直都是“走资派"始终都在走,只不过中国式资本主义形式上与西方体系概念的资本主义有明显差别,其进程常被打断中断扭曲改变。而近代以来在科技革命与工业化道路进程上,中国落后于西方,更是另有原因。

      2021/2/23 23:32:29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44181
      • 工分:74
      左箭头-小图标

      儒就是商?为何资本主义在中国就是走不通?

      无论是中国自身历史进程内生发展逻辑的宋、明末,还是引入西洋的晚清洋务,西方侵入裂解主导的民国,资本主义在中国为何就是走不通?

      2021/2/23 10:23:49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44181
      • 工分: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儒与商的分合,既有儒家自身的问题,也有特定经济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特殊社会结构及儒法斗争等问题。

      商作为阶级、职业、社会分工群体,其源起与士、儒有别,彼此既有联系又各自有本来。在中国古代经济社会及部族文化文明的特殊历史发展进程中,逐渐形成儒商一体士商一体特殊型态(与犹太族犹太文明商教一体有若干可相互比拟之处)。这种特殊型态既有士商儒商整体上的一致及诸多共同同一,又有士、商或儒、商各自的特殊性乃至分离、矛盾、对立。

      以往人们只看到这种分离谈双方对立矛盾较多,对于两者的同一一致,则忽视忽略认识不够。

      儒家并无重农抑商,重本抑末是战国时商鞅变法法家最先开始搞的。由于秦灭六国的历史性巨大成就,这一条才变成了普遍的所谓共识。

      儒家从根本而言,是反对抑商。历来儒家虽也偶有附和迎合亚细亚生产方式小农经济体系内帝王君主农本思维的言论,但他们更多强调地是反对与民争利,说白了就是兴商而非抑商。

      2021/2/19 5:23:34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44181
      • 工分:74
      左箭头-小图标

      上古帝王不可能太长寿。?

      帝 尧:比萧衍、赵构、弘历这些货活得更久,很难想象?需要很多理由?

      舜帝:老丈人,为何一次送俩?

      2021/2/17 17:39:34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44181
      • 工分: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中国古人的寿命问题,可说算是个历史谜题集。这其中,上古帝王的寿命问题,就是其中一个比较突岀的历史谜题。

      史料记载的诸多上古帝王,寿命都超长。不但远超当时普通人、后世普通人、后世帝王,脱离当时生产力生活水准、医疗卫生条件,甚至较之于今天现代生产力水准现代医疗科技条件下的平均寿命,也高出一大截。

      对这个问题,历来的解读有几种:其一,上古帝王生平寿命多系传说,无当时实际文字书史、也少考古尸骨实物证明。口耳代代传说,就难免失真夸大神化。

      其二,上古帝王多系部落联盟或邦国首领,未必是同一人,只有一人。很可能是一个部落几个几代首领共用一个帝号。尧帝、舜帝、禹帝,可能是三个强盛部落分别主掌部落联盟邦国的不同时期,而并非三个具体帝王个人。

      其三,一些古代方术、上古医家文献资料中,讨论过上古帝王长寿问题。它们认为上古帝王之所以长寿,是他们讲究养生有道,当时医药手段高超得法。

      这三种解读,前两种解读实际上否定了上古帝王的长寿。后一种解释现代人以科学体系去观察,又显然过于牵强。

      那么,上古帝王实际寿命,就真地不可能会那么长寿吗?

      简单而言,上古之帝王比上古普通人寿命更长,这比较容易让人理解接受。

      但限于当时生产力生活水准医疗卫生条件,他们寿命再长也应有合理限度。动辄八九十岁,一百几十岁,还是让人难以理解。

      上古帝王为何往往比后世帝王更长寿?

      首先,上古之时与后世的继承制度不同,也没有后世后宫制度。 夏商周之后,尤其是周礼嫡长继承制、封建制度确立后,帝王广立后宫以求多子多福成为制度强制性需求。这让后世帝王大多沦为生育工具机器,也极大降低帝王寿命。

      其次,上古之时,仍是木石陶器为主。重金属用于饮食餐具极少,上古帝王因饮食而重金属中毒概率减少。

      这一时期,即便统治寄生阶级,也距离普通民众不远,事务繁多,尚未腐朽到醉生梦死成为日常。修仙炼丹之类也尚未发育,砷汞中毒机率极低。

      此外,这一时期地广人稀,人类主要还是与天斗与地斗与自然博斗,与人奋斗尚不严重。宫廷政变、战争叛乱乃至瘟疫重疾等等对于帝王生命寿命的威胁,都比较后世帝王发生概率更少。

      这一时期文字初创,教化远未发展。民风尚纯朴,阴谋诡计还用不上太多,精神焦虑症候较少。

      这一时期,糖、油、盐均属罕有尚未广普,即便帝王,也难得多糖重盐重油,饮食大多清淡,也较卫生。

      所以,上古普通人因为要与天斗与地斗与自然斗,寿命或许不长。但上古帝王们则脱离了这些"低端"生活方式,可以饮食不愁、衣食整洁、不务繁劳,也就具有了长寿的基础条件。

      同时,他们相比后世帝王而言,又缺少各种必须作死、自作孽的制度强制、现实条件。反而具有比后世帝王更长寿的各种现实基础条件。

      综上所言,上古帝王寿命八九十岁,乃至过百岁,也未必全无可能,未必尽是代代传说拼凑夸大、虚构。

      2021/2/17 17:39:34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44181
      • 工分: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儒就是商?

      那为何孔子在《论语》里要说"君子固穷,小人穷斯滥矣"。

      这是孔子周游列国在陈绝粮,处境最艰难时,面对子路公开质疑拷问,孔子不无羞恼地给出的回应。

      怎么理解?君子儒不是大豪商吗?怎么会落到断粮七天,穷困到如此地步?

      孔子一行这趟旅行,主要目的其实就是向诸候们推销自己,找机会,也可以看作一次商业行为。

      他们自信满满,自以为自家商品品质高,又是主动推销送货上门,肯定会有很好市场前景,会被热销抢购。

      没想到一路上都是遭受冷遇讥讽。目标大客户无人问津,偶遇市场同行大都经常夹枪带棒,最后还搞到山穷水尽。

      这种情形下,安全总监子路公开提岀质疑:好商品也会根本卖不动?

      孔子这时候的回答有些羞恼:好商品品质高价格高,市场定位通常是最顶层消费者,卖不动是常态。即便这样,也要坚守顶级商品的定位,绝对不能自降身价迎合市场。

      这与低端市场廉价商品不一样。那些商品如果卖不掉,就会各种烂招泛滥无所不为。什么“王八蛋厂长黄鹤带小姨子跑了,""店面明天到期跳楼清仓大甩"……都会出来。

      你们永远要记住,我们是最顶级奢侈品,绝不能自降身价。半年乃至半辈子不开张,那都是常态。我们一开张,那就能管一辈子甚至几代人,这也是常态。

      我们绝不能用那些廉价商品的滥招。大家再坚持一阵子,我们就可以"下周回国",迎来"生态化反"的春天,创下能吃几辈子管几代人的大业……

      到那时候,你们就可以“我脸盲不知妻美“、"我对钱不感兴趣最后悔就是开创xx"、教导别人要"可以先定一个小目标“,写本书《精养……》细致分析详细讲解努力呼应一下"唯女子与小人……"……

      2021/2/16 13:29:11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44181
      • 工分:74
      左箭头-小图标

      前362一295,656年?

      2021/2/9 16:26:47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44181
      • 工分: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杂谈明治维新与同治洋务

      从"儒本是商,商才是儒"切入观察"明治维新""洋务运动"

      一、长期以来一些人脑子里的成王败寇式思维定式并非偶然,因为胜利者才是历史书写者。

      西方文明是近四百年的胜利者,所以一切都是中国古人的错。

      史大林坦然而谓胜利者不受指责。

      子贡就只能弱弱地说:纣之不善不若是之甚也,君子耻居下流(不能做失败者),因为会众恶归之。

      发覆历史,说白了,就是找胜利者历史书写者们的漏洞,被他们隐藏在背后的真相。他们才要隐藏,他们才能隐藏。如此而己。

      孔子生前是个失败者,隐藏的还很浅,一旦揭开便一目了然。但他死后,儒学儒家却越来越成功。同样,儒家越到后来,也就隐藏了越来越多。

      孔子时的儒家儒学,本质就是"儒本是商,商才是儒"。但在周鲁姬姓一王天下统治下,只能打起"吾从周""复礼""述而不作"旗号

      宋代赵普以半部《论语》治天下,赵普一生,帮赵大以宋代周,帮赵二完成兄终弟及(殷商继承规则,宋代开国就搞这个,后来还有几次。周礼所反对),结束五胡乱华以来武人乱世。赵普除了搞这些"类革命",又是如何半部《论语》治天下呢?无它,“本朝祖制不抑兼并",重商而致太平兴国。

      到了明代中后期,东南商业大兴,历史教科书上号称资本主义萌芽。当时东南儒学以王阳明心学为宗,与朱元璋钦定朱子理学从朝堂到学术界,争斗不休。本质无非还是重商与重本抑末之争。

      二、不脱离胜利者历史书写者西方文明划定的成王败寇思维窠臼,很难真正发掘明治维新与洋务运动的成败根由。

      按西方文明历史胜利者划定的思维窠臼,很多人以为明治维新成功秘诀在于西化乃至是全盘西化。

      然而,其一,明治维新其实引入西方的术很多,引入西方本质的东西、"道",很少。西化,完全西化要到战后麦克阿瑟当太上皇,才算大体是个半调子西化。

      其二,中国从未提倡西化,一直反对全盘西化,但四十年七十年,中国就大体走完乃至压倒胜过西方。又怎么解释?

      或者以为是其它技术物质生产力层面差异乃至某些偶然原因,就更是难以令人信服。

      其实,日本明治维新说穿了,不过是明末心学(在日本,又混杂了日本自己特色)为体,西学为用罢了。

      明治维新的那些人祖师爷都是明末亡国遗民带去的心学。

      以明末心学为本,在明末、清初就有李贽、黄宗羲、顾炎武等等一大堆堪称思想解放革命先驱的异端。

      不考虑势易时易技术生产力物质层面变迁,明治维新在本质上,不过是明末东南心学在日本的翻版。

      明末局势如能维持更久(哪怕南明偏安),东南地区也会逐渐向明治维新方向发展。

      明治维新,不过是把明末中国没有走完就被强行中断的道路,隔了二百多年,由日本添加了若干日本特色变异之后,走岀来了而己。

      从根本而言,日本明治维新以明末亡遗流传日本的心学为体(经过日本"水户学"等根据日本特点有若干变异),它那套东西(其核心、`道',来自明末心学。新儒学?乃至新商学?)本质上就是重商求实开放。

      当然也就与满清的中学为体,本质上仍是重农务虚守旧封闭,根本有别。

      日本明治维新那些人仇清,视满清儒学为奴学、死学。但并不排斥王阳明心学,奉之为圭臬,乃至反而以为自己是正宗嫡传。

      孙中山等人倡导王阳明,一度以反清复明为旗帜拉扰民间江湖社团。皆非偶然。

      2021/2/9 16:26:47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44181
      • 工分: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杂谈"儒本是商,商才是儒"

      1,赵宋一朝最得儒士心,无它,重商耳。儒、商如鱼得水。

      元末,士人厚张士诚而薄朱洪武。亦无他,张以贩盐起家,朱以农夫起义。朱洪武重儒士而多以武力强绑强拉,张士诚重商而士多自归之。

      朱明建政之后,多有儒士以大元遗民自傲。亦无它,蒙元虽蛮夷而重商,朱明虽复汉官威仪而重农抑商。

      近现代士人多爱柿油,柿油者,商人之最爱者也。

      2,夫子《论语》中厚子贡而薄樊迟。筑庐守孔子墓三年者,子贡也。为纣王作翻案文字者,亦子贡也。盖棺而论孔子"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者,依然子贡也。何故?大商人子贡才是圣保罗,是夫子及弟子们集体认同的君子儒代表。

      《论语》中孔子于众人中下考语,唯樊迟以农艺事问而定"小人哉"。何为小人儒?夫子早有定论。

      孔子问志,最后来一句“吾与点也"。那么,曾点的理想生活是什么呢?他说的那种日常生活状态,古今中外,哪种人能活成那样?什么人是那个样子呢?

      两种人,一为祭司教士之流(包括诸位象牙塔中人),一为附庸风雅财务自由之商人。

      3,《三国》与《水浒》。都算是儒生之大作,名著焉。

      三国拥刘反曹。曹重农,而刘起于贩席,桃园三兄弟都是小商贩。第一次出山就是找大商人投资,后主舅家更是汉末两大巨富豪商之一糜氏。

      水浒号称农民起义,却不见几个农夫。头领大都是大小市民大小商贩商户。替天行道,为谁辛苦为谁忙?

      儒生作者眼中,有农夫么?

      4,汉高承陈胜吴广之余绪,明祖以农夫为根基。两人皆鄙儒而用之,儒生亦鄙两人而投之。强扭之瓜两相厌弃而无奈相合。汉明皆至中后期,儒生方得畅快。无它,商渐兴而农益微耳。

      历代流民起事,唯黄巢流窜败亡之中亦时有士人随之。黄巢者,农夫耶?半似士人又半似商贩,独不是农夫。观其所为,待农夫如驱牛马,与历代其它起事之人颇多异趣。

      书生造反十年不成,大多非为工农谋,亦皆非真革命。大多投合于士商之所求,只求改家换姓耳。汤武革命且如此,后世更等而下之。唯汉高明祖依重于农,差强人意。光武承绿林赤眉,再差强一筹。

      五千年来,真革命者,唯百年以来耳。

      5,商六百余年,宋三百余年,明嘉靖后百数十年。

      周八百年,汉四百余年,唐?二三百年,明正德前百数十年。

      五胡五代隋元清民国,胡夷虏洋或主之或杂之。

      姬周稷周,殷商儒商,劳力劳心,士商工农,资本劳动……

      历代更替治乱之原由,气数之所决定者,兼并乎?士商与工农之天壤何以愈离愈远?损下益上因何终究至于否极不交而后颠倒泰来?

      从"儒本是商,商才是儒"论断切入观察,以此论展开分析,似可别开新面,或得一新天地。

      至少由此论可知,数千年来每数百年改姓易朝,绝非原地打圈圈。另有它线交相杂乱错织,多线共存之中,孰主孰从?虽百代皆秉秦制,而代代有差别区分甚明晰矣。

      2021/2/5 14:01:13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44181
      • 工分:74
      左箭头-小图标

      换了角度,事还是那些事,但观察结论会大不同,乃至相反

      2021/2/5 14:01:13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44181
      • 工分:74
      左箭头-小图标

      《全球通史》取前1028年商周断代之说,有三大依据:

      《竹书纪年》史料记载可明确推断;碳14测定范围上下限,此年最近中值;天文星相日月食记录推定的三个年代,它恰在其中。

      三个最可能年份中,它甚至是唯一一个先有史料可确定,后有旁证可证明。

      而非另两个,先选定范围,再据资料(可靠性存疑)一点点推断。

      此外,笔者《洪范禹碑》解读后,《易》《书》《春秋》《三传》需重读,可靠性大打折扣,反不及《竹书纪年》可靠。此亦为一弱效力旁证。此666年怪异周期虽暂不知其所以然,但亦可作一更弱效力之旁证。

      2021/2/1 19:29:08
      • 头像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944181
      • 工分:74
      • 本区职务:会员
      左箭头-小图标

      笔者说这是一个全新的历史观察体系、范式,很多人或许以为是吹牛、玩笑,大概会大度地付诸一笑。

      然而,并不是。

      最简单而言,儒商、官商、士绅,这些词汇都可以从这个新观察体系、范式切入,给予新观察新解读。 过去总认为地主与儒生是一家,耕读诗书一体。然而,儒根本就不是诗书耕读。相反,儒本来就是商,儒商儒商,儒就是商,商就是儒。为什么古代商人商家最重读书?因为商才是儒,儒本是商。 士农工商,士不是天生与农工联系在一起的,士商才是天然在一起的。在皇权不下县的地方基层,就是士绅一体。在官僚体系内,就是官商结合。 这才是观察解读中古时代中国社会结构、本质、变迁历史的真正切入点、正确方式。

      而从这个观察角度岀发,重读重写儒学儒家思想史中国古代哲学思想史、商周以来全部中古史,就都是必然地了。也会有全新的系统性新认知新结论,获得新的完整体系式的成果。

      2021/2/1 14:53:37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4条记录] 分页:

      1
       对[原创]孙大炮如何阅读《孟子见梁惠王》?回复